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木萦仙记-第19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次日天一早,他们集合后就赶往了船边,那天见过的韩叔和另两个老者正在船边,有三个男修上前递上了竹签,又交过去三百块下品灵石。韩叔接过后,那三人便上了船。

    “你们来了。”

    韩叔这时一转眼就看到了他们,显然是对他们有印象。于是就笑着打了招呼,木萦他们和他寒暄后就把剩下的四百灵石交上,准备进船了,可是这时却突然听到一声高喊:

    “等等。木萦。你们等等!”

    那道声音似乎离的还很远,但却清楚的感觉到说话人的急切,木萦他们听到了声音后就朝后面看去,却见一个女子正朝着这里飞速的跑了过来,看来还是动用了灵力,否则也不会跑的这么快了。

    “崔悦音?”

    木萦看到她后有些诧异,她又不坐船,来这里是做什么?

    崔悦音很快就跑到了几人的面前。她此时根本没看葛小青,而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投注在了木萦的身上。木萦刚打算去问她什么时,就见她膝盖一弯,竟然直直的跪在了木萦的面前,然后还在木萦呆愣的时候就突然的磕了一个头,额头狠狠的碰到了地面,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声音。

    她这一个举动把所有人都给吓了一跳,不管是木萦四人,还是韩叔他们,甚至是同样来坐船的其他几个修士,都是诧异的看着这一幕,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崔悦音的动作实在太过突然,等木萦回过神来时,她就已经磕过头了,木萦连忙把她扶起来,疑惑道:“快起来,你这是做什么?”

    “谢谢恩人!”

    崔悦音激动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她站起了身,可是双手却紧紧拉着木萦,“谢谢你,我爷爷他有起色了,他腿开始有知觉了!”

    崔悦音看着木萦,恨不得再向她磕几个头才行。

    木萦给了她丹药后,她虽然有些将信将疑,可是爷爷的病情不容乐观。她心里也清楚,如果再没有治他的办法,只靠自己买来的灵参吊命,那爷爷肯定活不了几日了,所以她回家后拿着丹瓶犹豫了许久,最终终于是一咬牙一狠心,拿出一粒丹药给了爷爷服用。

    药刚服下时,爷爷身体并没有什么异常,可是在大概两个时辰后,她就发现爷爷有些不对劲了,他的身体内好像起了什么剧烈的反应,整个人的身体都微微有些抽搐,而爷爷的表情也很是狰狞。

    那个场景都把崔悦音给吓傻了,还以为丹药不是解药而是毒药,当时就想冲过来找木萦算账,但是接下来她就发现似乎有些不对。

    因为她爷爷身上渐渐出了一层汗,那层汗有着非常难闻的味道,又酸又臭,让她都被熏的头脑发晕,后来连忙关闭了嗅觉,这才觉得舒服多了。

    一夜多的时间,她爷爷一直在忍受着强烈的痛苦,手也一直在捂着腹部,可是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竟然发现随着那些汗的排出,她爷爷的眸光清楚了很多,没有以往那么浑浊了。

    这一认知让崔悦音镇静了下来,回想起木萦说过解毒的过程中的确有些痛苦,而且看样子爷爷的身体好似是有些变好,所以她这才强自忍了下来,直到今天凌晨。

    到了凌晨时,她爷爷终于不再疼了,而那时他身上的全部衣服和被褥也会都被他的汗水给浸湿。当时流汗的时候还不觉得,可是等到她清洗衣服和被褥时,才发现洗出来的颜色竟然泛着黑紫。

    这还没什么,最让崔悦音激动的是,她在给爷爷换衣服时不小心磕到了她爷爷的大腿,爷爷当时就是眉头一皱,然后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揉被撞到的部位,这一举动让两个人都是一愣。

    要知道在昨天以前,就算用拳头用力去砸腿,他也没有任何知觉的,可是他现在竟然觉得痛了!

    到了这时,崔悦音哪里不知道这是碰到神医了,所以一把爷爷安置好。就连忙飞也似的跑了过来,生怕木萦已经离开而让她没了报答的机会。

    “小崔,你说什么?你爷爷他快好了??”

    他们说话并没有避着别人。所以站在一边的韩叔也听到了,当下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起来。老崔是他的朋友,他身体状况自己可是知道的,前不久他还去探望过的,那时他下半身就已经没有知觉了,原本以为他殒落也是早晚的事,可是没想到他竟然到了此时有了好转了!

    “是真的。韩叔,都是木萦炼了丹,我爷爷才有好转的!”

    崔悦音笑的欢喜。木萦给她的药是一个月的,共吃十次才能好彻底,现在虽然只是服用过一次,可是效果却是实实在在的。她现在再也不怀疑那些药的效用了。只等着一个月时间过去后爷爷能恢复正常。

    “天哪,竟然是真的!”韩叔转过头看着木萦,一脸的惊叹之色,那毒尾鱼的毒如此之顽劣,可是木萦竟然真的能治好,这一定是个高品炼丹师无疑。

    韩叔心中有了底,但是看环境不合适,所以也并没有说太多。只是心中对着木萦的态度明显不一样了。

    “真是恭喜了,小崔你也守到头了。”

    崔悦音为了这个爷爷变卖了所有家产来买灵参。只为了让爷爷能多活些日子,甚至连房子都给卖了,只寻了城中最破旧的一个房子租住了下来。她爷爷瘫痪在床不能少人照顾,她白天守在爷爷床边照顾他,只有偶尔她爷爷身体状况能离开人了,她才会下海去寻海蚌找灵珠再变卖,勉强能维持两人的生活开支。现在她爷爷身体一好,小崔也终于可以过上轻松的日子了。

    “是啊韩叔,这真是要多谢谢木萦了。”

    崔悦音对自己能遇到木萦一行人感觉到十分的庆幸,若不是她,恐怕她爷爷不久就要去世了,她就是她的恩人!

    “木萦,为了感谢你救我爷爷,我要送你一个礼物。”

    崔悦音表情十分认真,她把一个看起来很沉旧的盒子递给了木萦,“这个东西你等我走了再看吧,这是我的心意,请你一定要收下。”

    木萦看到她这个样子,下意识的就觉得手中的东西很珍贵,于是就想把东西递给她,可是崔悦的双手紧紧按住她的手掌,根本不容她拒绝,“若你不收下,那你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直到你收下为止!”

    崔悦音轻抿着嘴唇,十分坚持。

    “你就收下吧。”韩叔也劝木萦,“这孩子小时候爹娘就不在,只有爷爷和她相依为命,她爷爷就是她的命啊,你救了她爷爷,她肯定是要表示的,若不想她心里难受你就收下来吧。”

    木萦看看韩叔,又看看崔悦音,终于是手一松,把盒子收进了储物袋里。

    “好,那我便收下了。”

    木萦笑着道。

    崔悦音见状终于是松了口气,她点点头,朝木萦身后的船看了一眼,道:“时间快到了,你们就上船吧,祝恩人一路顺风。”

    “再会。”

    木萦颔首,韩叔看着时机便把她和其余三人领进了船上。

    “你们住这里吧。”

    韩叔给他们指指紧挨着个四个房间,在往这里来的路上木萦也看到了别的屋子,发现屋子有大有小,大的屋子能住四到六个人,小屋子能住一两个,而韩叔给他们的这四个房间则全都是单间,这在船上而言算是环境非常好了。

    “你们是崔丫头的朋友,又救了她爷爷,所以就给你们安排个好的房间,这里在船中间,在你们对面的那个屋子就是金丹期前辈的。”

    说着,韩叔就朝那间房间指了指。

    “谢谢韩叔,真是麻烦你了。”

    罗小柔连忙道谢。

    对面是金丹修士的屋子,那他们这里无疑是整个船上最安全的位置了,如果有风吹草动那前辈肯定能第一时间发现。不仅是单人间,还在安全上有了保障,不得不说韩叔给了他们不少的便利。

    韩叔摆摆手说声不必客气,然后就笑呵呵的出去了。

    他走后,罗小柔他们就直盯着木萦看,木萦被他们看的浑身不自在,“干嘛?”

    “萦萦,你太厉害了!”

    罗小柔眨眨眼睛,眼中全是对木萦的崇拜。

    那一天,她也跟着木萦一块去了崔悦音的家,当时看到了她爷爷的情况的确非常糟糕,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死气,可是这才过了一夜多的时间,他竟然就明显好转了!

    不愧是五品炼丹师,真的好厉害啊!

    “师叔,以后在门派就要你罩着我们了。”姜孚勇的桃花眼深深的注视着木萦,似乎里面有个漩涡能把人吸进去一般,可是木萦却是白了他一眼,完全对他的媚眼视若无睹。

    亲眼看着木萦他们进了船,崔悦音才松了一口气,摇摇头笑了笑后就转身离开。

    那个美的惊人的男子就像是她的一场梦,她本来也没有资格妄想什么,只是在看到美好的事物时情不自禁的想要接近这份温暖,给她灰色的生活中带来一抹亮色罢了,现在梦做完了,她也要开始她崭新的生活了,也许在某些年后她还会想到那天的初遇,那时她必不会介怀,只是会释然一笑吧。

    木萦他们回到了各自的房间里,木萦等关上了房门后,才把那个盒子拿了出来。

    盒子的盖子是闭着的,虽然没有上锁,可是刚才崔悦音递给她后一直在紧紧压着盖子,所以木萦并没有看到里面是什么,现在周围无人,她也就伸手打开了盒子。

    盒子打开的瞬间,就见一抹极为浓郁的紫光划过木萦的眼眸,木萦下意识的一眯眼睛,等再次睁开看清楚盒中是什么后,木萦就惊诧的愣住了。

    这……好美的海灵珠!

    木萦昨日去逛街时曾看中了一颗紫色的海灵珠,但是却被一个小男孩抢先买走了,她当时心中还是有些沮丧的,只是觉得东西不是非得到不可,所以这才没有继续难过下去,但是在看到她现在手中这颗海灵珠后,她觉得昨天那颗珠子就像是被蒙上了一层纱似的失去了所有的光泽。

    这颗海灵珠个头比起木萦昨天看的那个还要大,大小倒没什么,关系是这个紫色的海灵珠颜色浓郁非常,且还水润十足,看起来就像是泡在水中似的有股清透感,又像是用手一摸,就会碰到水一般的感觉。

    木萦虽然对海灵珠不太懂,可是只看到手中这颗,就知道这绝对是极品海灵珠无疑!(未完待续。。)

 421 给个教训

    木萦记得昨日小柔去买那个品质比这差的黑色海灵珠时就花费了不少的灵石,而她现在手中这个比起昨日那个可是好了一倍不止,那是得有多值钱?

    崔悦音不是家底都被她爷爷的病给掏空了吗?又怎么会有这等极品的海灵珠?

    木萦拿着海灵珠陷入了疑惑中,那紫色的海灵珠在她的手中泛着幽幽的紫色水光,照的她的面容都有些朦胧了。

    而在此时,崔悦音也已经回到了家中。

    “爷爷,感觉好些了吗?”

    她一到家,就连忙跑到了爷爷的床前,爷爷虽然仍是躺在床上还不能动,但是面上却明显的有些轻松之感,比起之前死气沉沉的样子是要好上太多了。

    “舒服多了。”

    药虽然只吃了一次,但是他却觉得身体舒服许多,本以为是必死之身,哪里知道只一粒丹药下去就能起到这么大的作用,这让崔爷爷十分激动,也不由得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希望。

    “东西给恩人了吗?”他紧张的看着孙女问道。

    “给了。”崔悦音连忙回答,“爷爷,就算您不说,我也会把那紫灵珠送给恩人的!”

    “乖孩子,爷爷还怕你舍不得呢。”

    崔爷爷知道,自己孙女对那紫灵珠十分喜爱,平日里总是要拿上观赏一番,那紫灵珠是他们崔家历年以来最为贵重的东西,是他爷爷那一辈时就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别说孙女,就是自己也是舍不得把它送人的,但是恩人既然救了自己的命。那这身外之物也不必挂怀了。

    “不会的爷爷。”

    崔悦音是很喜爱那个紫灵珠,这珠子还是她娘临死前传给她的,一直都被她保管的很好。若是爷爷不出这个意外,说不定她还会继续保管着它,然后再把它传给自己的下一代。

    她爷爷中了毒后无药可解,只能拿灵参来吊命,她把家里的东西都卖了个干净。才能让她爷爷撑了这几个月的时间,这些日子她家中的钱已经花了个干净,她又没有下海寻到好的灵珠。本想着把自己家珍藏的紫灵珠卖掉给爷爷再买些灵参回来,可是店铺里和她熟的掌柜却说,她不用买了,因为她爷爷的日子快要到了。

    什么日子?自然是距离死亡的日子。

    她爷爷也自知身体不好。没几天活头了。所以也拦住了她不让她去变卖紫灵珠,她认清了事实后只得打消了那个念头。

    虽然灵珠贵重,但是她爷爷的身体更要紧,若是换了有用,那谁也拦不住她。然而现在知道了那样做没有用,所以她也就没有动作了,可是没想到,木萦却在她和爷爷都绝望的时候出现了。并且炼制出来了可以治他毒的灵丹。

    所以,把家中最为珍贵的紫灵珠送给木萦。她一点也不后悔!

    ******

    木萦在韩叔给她安排的房间中打坐,那颗漂亮的紫灵珠已经被她给收到了储物手镯中,而她虽然在打着坐,可是神识却已经放了出来,在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在她打坐的这个时间里,还有人在陆陆续续的上着船。这个大船的两侧都是房间,而是中间部位则是一块公众区域,摆放有桌椅和茶点,有些人可能是不想去房间中沉闷修炼,于是就干脆留在了中间的位置上,和别的修士们说起了话。

    又过了一会儿,修士应该都到齐了,于是就见到韩叔和另两个管事簇拥着一个人进了走来,并且关上了舱门。

    “诸位,欢迎大家乘坐我们陆家商船,船现在就要出发了,此行前往极北冰原,路上要花费半个月的时间。我身边这位前辈姓齐,便是保证此次行程顺利进行的金丹期修士。”

    韩叔这话一出口,船上顿时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恭敬问好声:

    “见过齐前辈!”

    那齐前辈身形高大,也算得上是气质不凡,不过他从出现起就一直面无表情,此时听到这么多人的问安,也只是鼻孔朝天的不看任何人,只是傲然的微微点了点头,那点头的幅度实在是太小了,若不是木萦一直在看他,恐怕还根本留意不到。

    好大的架子,木萦暗道。

    不过是一个金丹期修士而已,木萦也见过好多金丹期和元婴期修士了,哪怕就是仙云宗或是丹香山的前辈,面对别的弟子们问安时也没他这么高傲,而且他又不是白白守护他们的安全的,每人上船交的那两百灵石,其中不知有多少最后都进了这人的口袋,他还这么一副别人欠他钱的样子,看着好似就不是容易相处的人。

    木萦只看了他一眼,就把目光给挪开了。

    “此次路途漫长,因为是在海上航行,所以偶尔难免会遇到一些海上的妖兽,若是一般的妖兽自有我们来对付,但是假如真的遇到了厉害的妖兽,还望各位道友能伸以援手,共闯难关!多谢各位了!”

    韩叔似是习惯了这个齐前辈的做派,所以见他如此后面色不变,只是迅速的找了个话题分散了众人的注意力。

    “这是自然,哈哈。”

    “是是,若有困难,大家都会上的,毕竟我们的目的都是安全到达极北冰原嘛。”

    众人纷纷点头响应。

    韩叔这话也是说在前头,但往往并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有齐前辈在,一般的妖兽就算来的再多也不会让他处理不了,只有偶然会出现特别罕见的情况,会遇到连金丹期修士都对付不了的妖兽,到得那时才会有众人一同出手的机会,不过这样的机会是每个人都不想看到的,因为如若遇到了。那就肯定是整船人的大危机了。

    该说的话都说完,韩叔他们也都各自离开了,木萦这时就看到那个齐前辈走到了自己房间的对面。不过却没有直接走进去,而是放出了神识四处看了看,见没有什么异常这才走进了房间,并关上了房门。

    船开的那一会,木萦还觉得有些新鲜,于是就一直把神识往外面探着,观察一下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可是看了一圈后也只看到没有尽头的海水,而海水中还有一些来回穿梭的鱼类,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乐趣。

    而在后来。木萦也懒得去看外面一成不变的风景了,而是陷入了修炼中。

    她并没有炼丹,这种场合去炼丹并不合适,万一出现什么突发情况有人破门而出。或者是有人来找自己。那丹药就会废掉,所以木萦也只是安静的打坐,只有过上一天半天了才放出神识去检查一下外面是否安全。

    虽然是有那个齐前辈在,可是木萦还是更相信自己。

    他们这艘船打造的十分坚固,在水上行走起来非常的平稳,但是也许船这种东西对于妖兽来说是外来物,它们觉得这是侵犯了它们的领域,所以每天都有妖兽来攻击船体。不过它们的品阶并不高,根本不用齐前辈出手就被韩叔他们给解决了。

    韩叔对木萦他们也很照顾。有时候杀死一些肉质鲜美的妖兽后就会将其做成佳肴,到时候就会分给木萦他们四人一份,当然这也少不了齐前辈的。

    那些海底妖兽长相甚是恐怖,丑陋的身躯,尖锐的牙齿,但是它们的肉质却是非常的好,吃起来鲜美不说还有淡淡的灵气在其中,罗小柔每吃一次就要感叹实在是太有口福了。

    能修炼,有美景,还有美食,这些对于木萦来说都很不错,可是让她觉得有些讨厌的是,对面的那个齐前辈总爱把神识毫不遮掩的放出来,把整个船上的人都观察一遍。

    用神识来查探情况说起来也没什么,可是这个齐前辈却做的有些过分了,他的神识并不是悄无声息的掠过众人,而是十分有侵略性,就像是知道对方察觉不了,所以才肆无忌惮一般,这对修士而言是很忌讳的,你若是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也就罢了,可是这么明目张胆的是怎么回事?

    木萦起初还想着低调一些,所以在感觉到他神识扫过来时就当做什么也没感觉到一般,但是一次两次也就罢了,当他这个举动一天就要进行两次,这样过了三天以后,木萦就有些受不了了。

    让你保证人们的安全,你就看着海上就好了,总是用神识来扫人是怎么个情况?

    于是木萦很不高兴,于是在他下一次用神识扫的时候就直接用自己的神识将之挡了回去,让他根本看不到自己这个房间里的情况。

    她在做完这个举动后就开始观察齐前辈的反应,发现他明显是吃了一惊,接着就有些惊疑不定的盯着自己这个方向看,可是却并没有做出进一步的举动。

    就当木萦认为他学乖了的时候,没有想到才过去了一天,他就又把神识给扫了过来,虽然这次没有前几日那般明显,可是这举动本身而言就是一种挑衅。木萦之前的表现就足以说明她的神识并不比他差,他若是识相,就应该将自己这个房间给略过去,可他并没有那么做,而是依然我行我素。

    所以木萦也不再跟他客气了,在发现他的神识到自己这里时,并没有警告的挡回去,而是直接神识用力朝着他刺了过去!

    木萦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并没有要赶尽杀绝,所以刺这一下并不算太重,可是神识本来就是修士身上最脆弱的一处地方,所以那齐前辈当时就觉得头部一痛,一阵头晕目眩起来,倒在床上躺了一个时辰方才缓过劲。

    “噔噔噔。”

    那齐前辈刚刚缓过来,就连忙跑到木萦门前敲起了门,他看对方能直接用神识伤到自己,就以为他是个比自己修为高的前辈,于是此时再也没有不可一世的模样了,而是低下头惶恐的在木萦门前恭敬道:“前辈,在下齐富,此前无意冒犯了前辈,所以特来向前辈谢罪。”

    他保持低着头的样子等了很久,方才听到房中传来一阵低低的嗓音:

    “我在修炼,恕不见客,退下吧。”

    “是,在下告退。”

    齐富闻言连忙低着头对着门行了一礼,这才慢慢的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就是从这时起,他再也不敢再乱拿神识看人了,这也让木萦松了口气。

    神识太强了也不是好事啊,别人看自己一下都能感觉到,也实在是太没有安全感了,木萦嘟囔完,就又陷入了修炼中。

    此时距离她上船已经过去了八九天了,行程已经过了一半,这些天也一直都是相安无事。也许是坐船的时间稍长,所以有些在房间中的修士也都陆续的走出房门来透气,留在舱中部和众人聊起了天。

    “……听说那极北冰原的圣女可是真漂亮啊,比起前几代圣女都要美,也不知道人长的究竟怎么样。”一个男修边喝茶边说道。

    “哈哈,冰雪圣女本来就是美极,若是能有一见,那我此生也是足矣了。”另一个男修爽朗的笑了起来。

    “美又怎么了?”一个女修不服,语气泛酸的道:“就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