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木萦仙记-第19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墨轩把木萦上下打量了一番,突然道,“你跟我来。”

    说着,他就当先一步朝内室走去,木萦愣了一下,有些犹疑,不过只是一瞬间而已,然后就跟着墨轩往里走。

    葛小青与姜孚勇也想跟,不过却被墨轩的一道掌风给逼退了,“你们不许跟上来。”

    木萦回头,看到他们担忧的目光,“你们留在这里吧,放心。”

    她相信墨轩不会对自己怎样,通过墨轩出场的气势,木萦就知道他已经是金丹期修士了,他若是想杀自己,根本没有必要多此一举的把自己叫走,完全可以当场斩杀自己。

    所以木萦还是决定跟他走这一趟。

    迦音圣女的黑渊殿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也许是因为那里死过的人太多的缘故。而这寒冰渊却不然,这里到处都是干净清凉的,让木萦看着就觉得心中有些轻松,完全没有压抑感。

    两人走了一会,墨轩就突然在一个硕大的门前停下了,这道门非常的漂亮,上面镶嵌了许多的宝石,正发着柔和又晶莹的光亮。

    墨轩回头看了看木萦,然后就轻轻敲了下房门。

    “请进吧。”

    里面传来一声温柔的声音,木萦听着这个声音,突然神情一滞,有些呆住了。

    墨轩推开门踏了进去,走了几步后却发现木萦没有跟上,他回头一看,就发现木萦像是傻了一般没有动,他眼中极快的掠过一丝笑意,道:“进来啊。”

    “墨师兄?”

    里面的女子明显是听到了墨轩的话,所以有些疑惑的问了一声,可是却没有得到回应,于是就迷茫的走了过来,想要看看是何情况。

    “墨师兄,你带人……”

    她转过弯时就看到了墨轩,于是就脸上带笑的问了出来,可是话还没有讲完,她就像是脚下长钉一般停下了,双目瞪大的看着墨轩身后的木萦。

    木萦看着墨轩后面的女子,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

    这女子身穿纯白色长裙,衣服的料子十分贴身,勾勒出了女子柔美纤细的身姿,她腰间系有一根冰蓝色的丝带,衣服的袖上与领子上均有着华贵而神秘的花纹,她脖间戴有一个蓝色的冰晶项链,项链与丝带都为她单调纯白的衣衫添了一抹不同的亮色。

    女子长发披肩,头发正好散在了她的腰间,在她那纤巧的腰间荡来荡去,更显得身似弱柳。

    在她头发之上有一个王冠,十分小巧玲珑,而在她的额间,描绘有一个冰白色的菱形图案,为她的面容增添了几分圣洁之色。

    她的眼眸明亮,里面清若溪水,似乎可以洗清世间的一切污秽一般。

    这女子美的实在惊人,让人生不出一点亵渎之心,好似离她近一些就会玷污了她一般。

    而此时,这绝美女子正呆呆的看着木萦,双眼猛然瞪大,与木萦对视起来,过了好久,她才轻启檀口,颤抖问道:“萦、萦萦?”

    木萦早在看到这女子的时候就整个人都愣住了,甚至连眨眼都给忘掉,听到对方出声,她这才像是找到了自己的存在一般。

    “你……莎莎?!”(未完待续。。)

    ps:  看的开心不,开心就把票票和打赏送上来吧,哈哈。

    都出差了,还得时刻想着要码字以保不断更,这就是我们码字工的苦》_《

 432 总有真心人

    眼前这个绝美女子,不是木莎又是谁!

    木萦完全惊呆了,之前见到墨轩时她已经觉得很惊讶,可是此时看到木莎竟然也在这里,就让木萦震惊之余又觉得惊喜非常。

    她找了木莎那么久,她却一直杳无音信,没想到竟然会出现在这极北冰原里。

    而且,看到莎莎如此打扮,木萦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种怪异的感觉:

    “你,是圣女?”木萦试探着问。

    “萦萦……”

    木莎却听不到这些,她盯着木萦,看着看着,眼中就蓄满了泪,将落未落的含在眼中,实在是梨花带雨般惹人怜惜,喊完,就上前一下把木萦给抱在了怀里。

    木萦也感觉鼻间酸酸的,许久未见她也很想念莎莎,以前还总在担心她会不会有事,现在亲眼看到她一切都好,生活好像也不错时,木萦终于是放下了心。

    两人抱着好一会,才慢慢分开,然后就对视一眼,忽然间都笑了。

    “你们聊吧,我就先出去了。”

    墨轩一直站在她们身边,现在已经确认了木萦的身份,也知道两人肯定有话要说,所以说着就看了木莎一眼,关上房门离开了。

    莎莎的美眸一直追随着墨轩离开,然后才看向了木萦,有些激动的问:“萦萦,你怎么会来这里?”

    木萦看着木莎和墨轩间的举动,眼眸一闪,然后就把他们这一行人为何来这里。中途又发生了什么都讲给了她听。

    “你是说小柔姐姐她中了冰卵虫的毒?”

    木莎有些担心的问道。她曾经去过罗家,和罗小柔有过几日的相处,知道小柔性子善良。对她也是挺喜欢的,现在听到罗小柔中了毒就立即道:“冰晶花蜜我有,拿去抹在她的受伤处,就能立即把里面的虫卵给吸收出来。”

    小柔说着,就打开门唤来一个侍女,把一个瓶子递给她,并让她把用法告知葛小青他们。让他们先为罗小柔治毒,又吩咐侍女给他们安排房间,让他们稍做休息。

    之所以这么安排。是因为她还有好多话想跟木萦说,而那边罗小柔的毒又等不及,所以先解了她的毒,其他的事等她们两人聊完再说也不迟。

    “你们是被那两个男修给骗了。”

    木莎皱起眉。眼中蕴起了风寒。声音冷冷,“他故意混淆视听,让你们把迦音当成我,否则若不是你会炼丹,那你们一行人至少得死一个。”说到这里,莎莎就有些恼怒,“他们两人现在何处?”

    “他们已经死了。”木萦看了看木莎。

    “那就好。”木莎闻言就松开了眉头,颔首道:“敢害你们。必须死。”

    木萦微诧,这样的木莎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她虽然从外表看起来与以前没有不同。但是在说话的气势与眼中的寒意却是与以往纯真、不谙世事的她完全不一样。

    莎莎终究还是变了,木萦暗叹。

    不过这却不是什么坏事,在这个世界上单纯是最不能要的东西,也还好莎莎明白的不算晚。

    “对了萦萦,你怎么还跟葛小青有联系?”

    木莎突然想起了这点,葛小青是风陌城葛家人,葛小青也已经进了仙云宗,他们怎么会一同外出历练?

    于是木萦就把自己拜入仙云宗的前后经过给木莎说了清楚,木莎闻言先是吃惊的看向她,接着就忽的笑了起来,端的是百花齐放,冰雪初融。

    “萦萦,我真为你高兴。”

    木萦笑了笑,这时方才有时间去问木莎:“莎莎,你又为何会在这里?你真的是圣女?”

    “是。”

    木莎毫不犹豫的点头,“我就是娑琳。”

    果然如此,木萦到了这时候已经没有一点惊讶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事,还得从我被逐出家门说起。”木莎唇角勾起一抹冷淡的笑容,开始娓娓道来。

    她当时离开了家,心中实在绝望无比,一边是被家族遗弃,一边又被恋人背叛,这让木莎心灰意冷之余又心中憋着一口气,她从来没有独自出过门,也从来不敢一个人历练,但是那个时候的她就想要一个人出发,看遍风景,体味百态。

    如果能在途中遇难死掉,那她也正好解脱。

    就抱着这样的想法,木莎便一路向北的走,在途中遇到了罗小柔,被她收留几日后就发觉了顾致衡的异常,于是就毫不犹豫的离开。

    她毫无目的的走,途中不断被男人接近,于是她只得一直穿着黑斗篷遮住美丽的面容。

    一次次被人骗,使得她的戒备心也越来越高,对人间冷暖也越发看的清了。

    不过她的实力终究是尚浅,而且对敌经验几乎为零,有时候她独自一人会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修士跟踪,想要杀人夺宝,开始时她把自己弄的十分狼狈,幸得有师门中以往给她赐下的宝贝护住了她,她也意识到了自己实力不行,于是就故意走向森林、湖泊的边缘,找些妖兽来锻炼自己的对敌技巧。

    本来都相安无事,不过有一次她在林间小憩时被两个筑基期男修看到了面容,顿时就大起淫欲,妄想对她不轨。当时木莎被吓的花容之色,奈何完全不是对手,本以为只得自杀逃过一劫时,却被突然出现的墨轩救了下来。

    那时她才知道,原来墨轩一直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一点点的成长,并在暗中护她周全。如若不是那一次的敌人太过强大,也许他还不会现身。

    墨轩只是说他也需要历练,正好见到木莎要闯荡。于是便跟着她一起。

    此时的木莎已经经历了太多,哪里还是单纯的小姑娘?她终于明白了墨轩的心意,但是却因为身受情伤。于是却选择不予回应。

    墨轩就像是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更不曾向她提起感情之事,只是以一个师兄的身份陪伴着她一同北行。然后,他们就来到了这极北冰原。

    因为人生地不熟,所以他们无意间闯到了一处危险的冰山之中,那里有一头沉睡的金丹期妖兽,妖兽被他们惊醒。于是就愤起而攻击,眼看着小柔就要被那妖兽巨尾扫中,却被墨轩猛然推了一把。从而把他自己暴露于妖兽铁尾之下,身受重伤而昏厥,然而晕倒前还是以自己全力一击攻向妖兽,妖兽被打伤。

    木莎当时只觉一种心痛与惊慌感铺天盖地而来。但是反应也不慢。借着妖兽受伤没有缓过来时连忙拉着墨轩跑了出去,并用飞舟逃脱追杀。

    她看着生死不知的墨轩,心中痛如刀割,不由后悔起对他的冷淡,她找人多方打探,终于知道白圣女可以救治人,于是就带着墨轩去求见了白圣女。

    “当时白圣女寿元将尽,发现我适合学习冰川一脉的绝学。于是就把圣女之位传给了我。”木莎叹息着道,眼中还有着对上一代白圣女的尊敬与思念。“而且每一代圣女死前。都会把自身功力通过圣族秘法传给下代圣女,于是我就到达了金丹期。”

    “金丹期?”

    木萦见到木莎后只顾得高兴了,还真忘记去看她的修为,此时她定眸一看,发现她果然已经是金丹期修为了,这让木萦惊讶之余也为她开心不已。

    “那墨轩呢?怎么成了圣使?”木萦又疑惑道。

    “圣使便是圣女的守护者,一生只对圣女忠心不二。在每个圣使上任前,都会自愿立下血誓,若负了圣女,就会生生世世不得好死。”木莎说到这里,就有些红了脸,“其实圣使往往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圣女的伴侣。”

    圣使的地位在圣殿中仅次于圣女,他的话往往就代表了圣女的话,所以圣使其实是有极大的权利的。不过,墨轩对圣使是毫无兴趣,他想要的,不过木莎一人罢了。

    木莎在亲耳听到墨轩立誓,说会一生一世都不负她时,就不禁流下了泪来,而墨轩立完誓言后,木莎就飞奔过去拥抱住了他。

    “我也承诺了他,只要他不负我,那我今生只认定他一人。”木莎坚定道。

    是她太傻,一切的心意都是有迹可循的,当初在万剑门中,她误闯到了墨轩的洞府,从此便和那个男子相识。他从认识她起就一直在她困难的时候陪伴在她的身边,他一直知道自己最需要什么,总是及时的为她准备好一切,哪怕她那时已经有所谓的未婚夫了。

    她只把他当成一个对自己很好的师兄,然而他的目的很明确,也幸好他的坚持,才没让自己错过他。

    木莎只要一想到自己承诺给墨轩时他的狂喜表情,就不由得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萦萦,你可记得当时我把风玲珑弄丢,所以自叛师门的事?”

    木萦点头,这么大的事,她怎么会不记得。

    “我当时还很疑惑,风玲珑是万剑门的重宝,为何我把它弄丢了却没受到什么惩罚,反而还能安然无恙的离开门派。”

    “难道是和墨轩有关?”木萦试探着问。

    木莎笑着点头,“全是他的功劳。我也是后来才得知,墨轩他竟然是掌门的独子,只是一直隐瞒了身份在门派中,墨轩他其实并不姓墨,他和掌门一样姓冷。我当初本是要被门派处死或者被施以搜魂术的,幸得墨轩一力在掌门面前求情,才保住我一命。”

    说着,木莎就幽幽的叹了口气。

    木萦终于是明白了当时想不通的地方,那墨轩,不,冷墨轩竟然是冷掌门之子,也难怪木莎得以安然无恙。

    木莎也是心头暖暖,墨师兄他有着那么显赫的身份,却甘愿为了自己离开父亲身边,一直跟随着自己,还为了自己成为圣使,立下了血誓。

    她欠他的,只能用一辈子来还了。

    至于卢屹星,就像是上辈子认识的人了,她现在对他已经无爱也无恨,再见也只是路人。

    “我和墨轩在和那个妖兽生死大战时双双丢了储物袋,于是就和你们都失去了联系。”木莎有些内疚,“而我们在当上圣女圣使前,就一直在跟着上代圣女接受冰川一族的传承,根本就无法离开圣殿。”

    难怪那时自己怎么也无法联系到她,木萦终于明白了原因。

    “对了莎莎,你和迦音为何是死对头?”

    迦音每当提起木莎时就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似乎两人间有着深仇大恨一般。如果娑琳这个人是别人,那她们有再大的仇木萦也不在乎,可是这个人却是木莎,那木萦就不得不问清楚了。

    木莎无奈的摇头,“我们哪里有什么仇。”

    “什么?”木萦目瞪口呆。

    没有仇还一副死仇的模样,这是什么情况?

    “一个冰原分为两派,那不管两派间有没有仇,都总是会被逼出仇来的。”木莎淡淡说道,“若真的要说我两人之间的仇,应该是她觉得我比她漂亮吧。”

    说着,木莎就朝着木萦露出一个狡黠的笑来。

    迦音比木莎做圣女的时间要久,以往的白圣女是个老姑子,自然没有迦音貌美,可是木莎一上位就立即压下了迦音的光芒。且见过木莎的人不少,都把她的容貌夸做天下少有之美,还说西圣女比东圣女美的多,这可是彻底把迦音给得罪了,于是也对木莎没了好脸色。

    木莎想到迦音,就想到了木萦刚才说的迦音和玉朗的事,于是就默然轻叹一声,“不过没有想到,原来迦音也是个痴情人……”

    “是啊”,木萦点头,“那莎莎,你每日只医一人……”

    “那都是墨师兄的意思。”木莎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总有人前来找我求医,起初我看他们可怜,基本上每人来我都会为他们医治,可是每治一人就会消耗我的精力,后来墨师兄看我太辛苦,于是就定下了那个规矩,免得有人来打扰我。这个规矩一定下自然是不好破坏的,不然别人知道了我就会没有宁日了。我也不知道今天来的人会是你们,真是险些坏了事。”木莎懊恼道。

    木萦却笑了,“他对你那么好,我很高兴。”

    “萦萦……”木莎先是腼腆的一笑,突然间就变得有些拘谨起来,“那个,我爹娘他们可好?”

    她把储物袋给弄丢了,没有了传音符。且这极北冰原消息十分闭塞,距离风陌城实在太远,他们又无法离开这圣殿,自然是不知道父母的情况的。

    木莎当时被赶出家门后自然是恨的,但是随着阅历的提升,她的心态也变得平和了,同时还觉得有些内疚,这么多年她一直没有在爹娘面前尽孝,他们会不会十分想念自己,会不会在怪她不回去看他们?

    而木萦却在此时变了脸色。(未完待续。。)

 434 回归

    (上一章应该是433 排错了。)

    因为见到木莎太过兴奋,她竟然把这事给忘了!

    季欣……

    木萦一时惊慌,不知道要如何开口,她这瞬间的表情也入了木莎的眼,她当时就是一惊,失声道:“怎么了?他们难道真的还在恨我……”这么一想,木莎也开始慌乱的坐立不安起来。

    “莎莎……”

    木萦咬咬唇,眸光从犹豫变得坚定,终于是开口道:“莎莎,你听我说,他们没有怪你。”

    木劲峰也许真的是怪过木莎,因为木莎影响过他当家主的机会。可是欣婶却从来没有怪过她,“甚至欣婶还一直内疚,为你的离开而不安,多少日以泪洗面。”

    木莎闻言,方才的惊色就不翼而飞了,面上也浮现出欢喜来,“娘最好了,我就知道她不会恨我,我好想回去看她和我爹。”

    “莎莎……我有事和你说。”

    木萦心跳如雷鼓,她不是不惊慌的,可是却不能不说,这件事木莎绝对有权利知道,她没有资格瞒着她。

    木莎已经注意到了木萦的表情有些不对劲,木萦虽然还未说什么,可是木莎却像是有了预感般有些心惊,她下意识的就有些不想听,但是却仍没有抵抗住心中的疑惑,于是就问:“……怎么了?”

    “欣婶她……”木萦手握了握拳,“她已经不在了……”

    木萦说完就低下头,不敢去看木莎的表情。可是久久都没有听到木莎的回答,于是就有些不解的抬头看了过去。

    木莎就像是被定在了那里一般一动不动,她的双眼呆滞看向木萦。面上一丝表情都没有,就在木萦有些担忧时,才听到她轻轻启唇,“你说什么?”

    木莎的声音十分轻,轻的就好像一阵微风刮过一般,小心翼翼,似乎怕是什么东西碎掉一般。

    木萦鼻子一酸。声音不禁有些哽咽起来。

    “就发生在你丢了储物袋之后,那些日子家中出事,我联系你却没有收到回音。莎莎。都怪我,是我没有保护好欣婶……”

    木莎缓缓把头转过去,背过了身,木萦看不到她的表情。却能看到她僵直不动的背影。

    “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

    “这冰晶花蜜还真灵。”

    姜孚勇看着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罗小柔,有些欣喜。

    “看样子,用不了多久就能醒了。”葛小青点头。

    木萦走了没多久,就有个侍女给他们送来了冰晶花蜜,两人正觉得古怪时,竟然就看到那个圣使过来了,而且对他们也没有一开始那般冷若冰霜,而是给他们说了应该如何用它解毒。

    果然。用上这冰晶花蜜后,罗小柔腿中的虫卵就滚了出来。出来时就像是被冻成了小冰球一样,被葛小青一把火烧了个干净。而罗小柔也渐渐开始恢复了过来,腿上的伤口虽然还没有好,但是脸色却已经好了许多了。

    “她醒来后就让她不要起身,躺两天休养休养。”

    墨轩站在旁边,目光从罗小柔身上一晃而过。“木萦正跟圣女说话,你们就先下去歇息吧。”

    葛小青一蹙眉头,“圣女……”

    他有些不解,因为墨轩态度的转变实在值得玩味,这让他不禁有些疑惑:那个圣女会不会也和木萦认识?不过他这话还没有来得及问出口,就突然听到一声尖厉的凄喊!

    “不……”

    这一声实在太过突然,葛小青和姜孚勇都愣在了原地,没有搞清楚状况。可是旁边的墨轩却是脸色大变,一瞬间就从两人眼前消失了。

    “过去看看。”

    葛小青和姜孚勇对视一眼后同时说道。

    那个女声好像并不是木萦的,但是那个方向却是木萦方才过去的地方。

    ******

    木萦对木莎没有隐瞒,几乎是完完全全的把那些天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

    这么做虽然残忍,但这残忍的事情的确就是真相,季欣的死是确确实实发生的,木莎应该知道这一切。

    木莎一直在静静的听,除了眼中风暴凝聚外一直都没有过激的反应,可是当木萦说道季欣自爆而亡,连个尸体都没有留下时,就听到木莎突然间尖叫了起来。

    木萦心头一颤,忙不迭看向木莎,却发现木莎此时双眼通红,她猛的喷出一口血,那鲜血在她的白衣上洒下了点点红痕,就像是怒放的梅花一般。

    木萦见状大惊,连忙朝着木莎过去,而这时只听房间的门发出一声巨响,待木萦回过头看时,就看到木莎已经斜靠在墨轩的怀里,嘴角有着血丝,双眼迷离的不知看着何处。

    “你对她做了什么!”

    墨轩目光如刀般射向木萦,木萦也不见他如何动,就见他一手还抱着木莎,另一只手就伸到了木萦的脖间,紧紧的掐住!

    “住手!”

    葛小青和姜孚勇匆匆赶来时就看到了这一幕,两人大惊,赶忙过去推开了墨轩,墨轩心中记挂着木莎的安危,所以被这么一推,便松开了对木萦下的手。

    “你怎么样?”葛小青看着木萦颈间的红肿,担忧问道。

    木萦只是摸了摸脖子,丝毫不在意这细微的疼痛,她连忙走到木莎的身边,眼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