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木萦仙记-第22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女修也是金丹中期,在她以为她对上木萦定然是不会吃亏的,她手中还有许多丹药没有用,但是两人交手的过程太过短暂,实际上也不过只有那么几秒罢了,直到输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输的。

    “你们是什么人?”

    粉衣女修已经被她困在八卦镜的重力领域中,动弹不得。脖子上还架着一柄剑,已经毫无抵抗之力,所以木萦边问就边去看楚临。这一看之下不由得汗颜。

    楚临正悠哉悠哉的站在那里,在他的身前,那个黄色女修正倒在地上,她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嘴角处正不断的在溢出鲜血。看着楚临的目光颇为忌惮。

    木萦虽然没有用迷魂焰来秒杀对手,但是这速度绝对称不上慢了,可尽管如此还是比不过楚临,看他气定神闲的样子便知道他赢的有多么轻松。

    “小看你了。”

    粉衣女修虽然被制,但是眼中仍有不甘之色,她以为是木萦的法宝太好,她是一时不察之下才着了道,这根本证明不了木萦的本事有多厉害。

    与木萦相比。那个俊朗的男修似乎才是个硬茬。

    女修想到这里,就不由得露出一个不甘心的神色。她偷偷从储物袋里取出一个东西就要捏碎,却被木萦一把夺了回来。

    “怎么,想要传音请救兵?”

    木萦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女修却是很有骨气的扭过了头去,一副拒不开口的样子,但是木萦却看到她跟地上那位黄衣女修交换了一个眼色。

    楚临也见到这一幕,手中轻弹,一阵风便扫中那黄衣女修的太阳穴,她连叫声都没发出就昏倒在地了。

    “你想……”

    粉衣女修见状大惊,她本来是想要让同伴联系莫师兄的,哪里想到她会这么不堪不击,当下就愤怒的回头瞪木萦,想要说些什么。

    但是她话未说完,眼神就有些迷蒙了起来,眼睛没有焦距的看着前方。

    “你是什么人?”木萦的声音轻柔的问道。

    “我是丹香山丹霞峰弟子杜雨。”

    丹香山?

    木萦眉头一皱,“你为什么要杀我?”

    “师门有令,杀掉你为高师兄和韩师兄报仇,再把你的储物袋带走。”粉衣女修声音僵硬的回答。

    木萦闻言脸色便阴沉了下去。

    早在金凝雪逃走的时候,木萦就心知糟糕,她一跑必然会向丹香山告状,而她又是那胡掌门的弟子,他知道后肯定会借机寻事,毕竟那两个弟子的死和自己有躲不开的关系,再说那天香涎又被自己得去,金凝雪又怎会甘心?不少得会添油加醋一番。

    但是木萦本以为他们会在自己出了秘境后再找自己的事,没想到自己还没出秘境,就被那胡老头给摆了一道!

    在山魁巨兽那里发生的事情,木萦并没有告诉楚临,所以他在听得此言后就用疑惑的目光朝木萦看了过来,木萦继续用迷魂焰让女修陷入沉睡中后便把来龙去脉告诉了他。

    “胡掌门本就是睚眦必报之人,你杀了他门派的弟子,又抢走天香涎,他必不会善罢甘休。”

    楚临身为流岚殿殿主,对于同为四大门派之一的丹香山自然是有几分了解,跟那胡掌门虽然没有直接打过交道,但是也见过几面,对他的性格十分清楚,于是此时就不由得有些担忧,“你打算怎么处理。”

    “丹香山金丹期修士来的有五十个,总不能把他们全杀光。”木萦感觉有些烦躁,觉得自己跟那个胡老头真是天生犯冲,“秘境还有七个月的时间才会关闭,既然如此,那以后的时间还是避着他们吧。”

    刚来秘境时木萦都是一直用神识四处查探,见到修士后便会绕路走,这几天是因为想练习一下自己的应变能力,所以这才不用神识随意四处走,没想到这一走竟然被她遇到这样的事。不过也幸好被她发现了,否则也不知道那胡老头下手会这么狠,竟然倾全门之力来杀自己。

    说的倒好听。什么为弟子报仇,分明就是想抢自己的储物袋,夺走天香涎。再把好运鸟的尸体给要走罢了。

    楚临闻言无可无不可的点点头,“那她们两个呢?”

    这事事关木萦,他想听听她的意见。

    木萦把目光投向已经倒在地下人事不知的两女,眉间露出冷色来:“她们,不能留了。”

    她们已经见过自己,若是任由她们回去,也不知道还会惹出什么事端来。现在的木萦深知斩草除根这样的道理,金凝雪逃走成功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这两个女修虽然没有伤到自己。但是却也是留不得了。

    楚临点头,那两个女修已经没了知觉,木萦一刀一个便把两人给杀掉,接着一把火就毁尸灭迹了。至于她们的储物袋。木萦把值钱些的东西取了出来,别的全都一起烧毁了。

    看着两具尸体瞬时消失不见,木萦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的,那毕竟是两条活生生的人命,但是修仙界本来就是如此,她们对自己动手在先,自己杀了她们也不算过分,要怪就怪胡老头。若不是他贪心有余,又怎么会有这两个弟子的丧命?

    只是这样一来。木萦就不能像这几天一般不用神识了,木萦想了想,觉得对那几件法宝的使用也熟练了些,就算不找妖兽练手也没什么大碍,倒是不如练习一下自己的炼丹术。

    这秘境里灵气很充沛,灵气越充沛,木萦炼丹所需要的灵气就会越充足,那样也能多练些丹,所以木萦考虑过后就告诉楚临,她要在这七个月的时间里练习炼丹术。

    楚临对此并没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只是问木萦要选在什么地方练丹。七个月的时间着实不短,若是找的地方随便了,那有修士无意间闯入便会影响到她。

    木萦一想,就想到了她曾经为了躲避楚逸追杀而躲进的那个水下洞穴,于是就和楚临一起去了那里。

    楚临看到水中洞口的那个阵法时颇为惊叹了一番,对木萦说这个阵法绝对不是一般的阵法师能布置出来的,有了这个阵法在,她在这里修炼绝对不会受到别人的打扰。

    看过这里的环境后,楚临就独自一人离开了,跟木萦说有事便传音符联系。

    木萦知道这是给她足够的空间让她炼丹,于是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点点头,但是楚临走的时候,木萦的灵宠袋里便有了动静,原来是斑点跟隐灵树在里面待的有些不耐,所以想要跟着楚临一起出去透透气。木萦想了想,觉得这两个小家伙现在实力都颇为不低,隐灵树在这秘境里又是老人了,况且又是跟着楚临,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且就算有事发生,凭着她跟斑点之间的契约也能第一时间发现异常,到时候赶过去也来得及。

    所以木萦便让它们出去了,只是告诉它们不要给楚临惹祸,两兽乐颠颠的答应后便开心的离开了。

    他们之后,木萦就把百变天君炉给拿了出来。

    她本来是打算在秘境里再练练实战经验的,但是胡老头这手一出,就让她不得不改变策略了。木萦心中有数,等到七月一过,秘境开启之后,自己便会迎来丹香山的发难。

    自己刚刚进阶不久,在修为上是下不了什么功夫了,但是在练丹术上却还是有进步的空间,她炼六品丹早已不是问题,只是苦于没有七品丹方罢了,而现在她不仅有七品丹方,更是有不少平日里完全不得一见的高品阶灵草,这样一来,她想要炼出七品丹的希望便会大了许多。

    只要到达七品炼丹师,那实力就又会高上一筹,实力越高,对上丹香山就会越有把握,不管他们是打算来明的还是来暗的,木萦都不会畏惧。

    一个月的时间,木萦把二师父留下的几十个七品丹方全都记了下来,在脑海中把药理都给想了个通透,又把二师父传进自己脑海中的那些炼丹知识给过了好几遍,确定没有拿不准的地方后,木萦这才炼起了丹。

    她在这边心无旁骛的钻研七品丹药,但是外面却没有她这里这么平静。

    *******

    “什么?还没找到人?”

    胡掌门铁青的脸出现在莫浩的连影珠中,莫浩一脸汗颜的躬身而立,十分不安的道:“师伯,我和众师弟子已经均匀的分散在秘境里了,但是却一次也没有见到过木萦,我问过飘渺阁与万剑门中交好的修士,他们也说从未见过她。师伯,那个木萦,该不会已经死了吧?”

    此时距离胡掌门下命令已经过去四个月了,他们每个人都转成了陀螺,可是让他们沮丧的是,别说跟木萦交手了,就是连木萦的面也没人见到过,起初莫浩以为木萦是不是故意躲着,但是后来问了不少别的门派的好友,发现他们也没有见到过木萦,这不禁让他怀疑,木萦是不是早就死在妖兽的口中了?否则怎么会连个人影都看不到呢。

    “不可能。”

    胡掌门下意识的就给否决了,开什么玩笑,能一举杀死高磊和韩悟的人,怎么可能会死到妖兽的手里?更别提木萦还是个炼丹师,手中的丹药层出不穷,就是真的遇到危险也会有办法逃命,高品阶丹药中多的是毒药,想毒死个人或妖兽不要太简单。

    再说了,她手中还有好运鸟这个神兽,别人可能死,她是绝对不会死的不明不白的。

    “那……”

    莫浩的汗不由得流下来了,他已经发现掌门师伯看着他的不善目光,当下心中就有些暗暗叫苦。

    不是他不努力,他已经把该想的办法都想了,但是他们这么多弟子一起找也没找到人家的身影,这还能让他怎么办?

    还有,李师妹和于师妹已经遭遇了不测,可能是在找木萦的时候被人或妖兽给害死了,他也害怕再这么乱找下去,他的同门会闯入什么妖兽的领地从而被杀死。

    “弟子会再安排他们尽力寻找……”莫浩只得僵硬的开口,但是话未说完就被胡掌门给堵了回去。

    “找什么找!”

    胡掌门瞪了他一眼,一脸的失望,“我都给了你四个月的时间,你却连人影都没看到,现在只剩下三个月秘境就要开了,你确定你能找到人?”

    闻言,莫浩的脸上浮现出苦笑之色来,只得僵硬着脸不敢接话。

    “你这么做……”

    胡掌门突然眼眸一动,接着面上就出现了诡异之色,他放低了声音说了一番话,而莫浩听着听着就有些惊诧的瞪大了眼睛,颇有些惶恐。

    “师伯,这么做,是不是太……”

    “你还有更好的办法?”胡掌门淡淡瞥他一眼,“你若确定能找到她,那不这么做也成啊。”

    莫浩瞬间就一滞,然后便俯身恭敬道:“弟子谨尊师伯之命。”(未完待续。。)

 475 计

    经过几个月的琢磨,木萦不由叹息一声,七品丹药的确相当复杂,这并不是说它所用的灵草数量多,而是在取材时就已然非常有讲究。

    就比如六品及以下的丹药,虽然没有把整株灵草都放入炼丹炉中炼制,也是会取其一部分,比如说花朵、根茎、叶片来入丹,但是这七品丹却不仅如此,它就连取哪部分叶片、哪部分花瓣、要有几滴汁液都需要精密的计算研究,并且取出来后大多还不是直接投入炼丹炉,而是要先加以炼制,或是高温萃取精华、或是晒干碾作粉末等,十分的繁杂。

    就像是木萦第一个用来炼手的无华丹,明明用的灵草只有十几种,但是在炼丹之前的准备工作便要费上五天的时间。若是改练六品丹,这五天的时间都足够炼出两三炉丹了。

    而真正开始炼制之时,才更显其难度,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木萦才明白过来,为何整个大陆就只有丹香山那一位是七品炼丹师——实在是炼丹的过程太过耗费心力,但凡神识有一点点孱弱,炼丹的手法有一点瑕疵,都会产生或炸炉或毁丹的失败结果。

    炼丹时,随着不同药液与灵草的放入,丹炉的火焰都要有不同的改变,火焰的密度、温度的大小,都要靠炼丹师投入炉中的神识来细密观察,随其细微的变化而随时做出调整,便是这一点,就需要炼丹师的控火能力炉火纯青,而且神识强度一定要超强。否则火焰只要有一瞬的凝滞,便会导致丹药的损坏。

    便是木萦这样的炼丹熟手,神识强度也很强的人。也是炼坏了不少炉丹。看着一炉炉的珍贵灵草一次次浪费,木萦也是简直心痛的要滴出血来。

    还有一个比较糟糕的消息是,依木萦现在的观察所看,七品以上的丹药不能再用低品阶灵草代替了,也就是说,想练七品以上的丹药,都得按照本来的丹方严格执行。不管是用量还是灵草种类,一丁点都不能改变。

    木萦在炼制失败过几次后就考虑过要换丹方,想用低品阶的灵草来替换。但是一试木萦就知道这种方法行不通,这是因为越是高阶的灵草,其特性也就越加明显,根本就找不到与之相对应的低品阶灵草。所以木萦也只得放弃这个想法。就算真的想试,那也得在她完全掌握七品丹的炼制之后,也许那时还会有几分的可能性。

    就在木萦试着炼七品丹的第四个月时,她终于成功的炼出了人生中的第一颗七品丹——无华丹,木萦看着这颗丹不禁有些热泪盈眶,激动的都想要仰天长啸了。

    也幸好她有在秘境里得来的灵草,这才能让她炼失败十来炉丹,否则若是灵草不够。那她早就被迫终止炼丹了。

    这时木萦就在庆幸,幸好她有迷魂焰和这个地级的百变天君炉。再加上金丹术的帮忙,这才能较为顺利的炼出丹来,且她炼出的这颗无华丹比起别人炼的,品质会更好一筹。

    有了这第一次的成功后,木萦也越发有了精神,重振旗鼓开始了下一炉的丹药。

    她这边陷入了苦修,但在她这个水洞之外的秘境,则像是被搅乱了的池水一般波澜突起。

    *******

    *******

    “莫兄,你确定这里有宝贝?”

    在秘境的某处,莫浩和同门师弟余珏正与几位平素有来往的万剑门、飘渺阁的弟子小心翼翼 的走着,六人边走边寻找,似乎是在找什么要紧的东西,再看他们神情紧张又略有些激动的样子 ,分明是不想让别人发现他们。

    “应该不会错。”莫浩爽朗的笑着,可是声音却是不高,“我告诉你们,那手札可是我从拍 卖会上买来的,那位前辈游历了整个大陆,里面记有不少稀奇的事情,他年轻时也来过秘境,当 时便提到在这里出现了一种宝贝,他服下后竟然瞬间从金丹初期提升到金丹后期,甚至隐隐就快 到大圆满了!”

    “什么?!”

    除了余珏外,其余四人纷纷惊喊出声,同行的一位飘渺阁女修惊诧的微张檀口,明亮的眼眸 一眨不眨,“竟能从金丹初期到后期,那到底是什么宝贝?”

    莫浩有些困惑的摇摇头,“那东西具体是什么,并没有在上面写明,所以我也无从得知了。 ”

    “莫兄,既然那东西这么宝贝,你为何还叫上我们呢?”

    一位万剑门的男修张致远突然开口质疑了,他和莫浩虽然有交情,但是关系却也不算太过亲 近,此次他突然传音给自己,说他知道哪里有宝贝,但是一人力量太单薄,想和他一起同行,也 允许自己带上一个伴,张致远心里不是不警戒的,但是终究敌不过好奇心,终于还是决定来了。

    但是他到了现在才知道,竟然有宝贝可以让修士的修为从金丹初期到达金丹后期,这实在是 太过让人惊骇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他现在是金丹中期,临近金丹后期,那服用过那种宝贝后岂 不是可以直接到达元婴初期甚至更高?

    可若这样,莫浩为何会愿意把这么巨大的好处与人分享,而不是自己独自过来呢?

    “还有,莫兄为何不全通知你们丹香山的同门,反而找到我们和飘渺阁的师妹?”他继续问 道,口吻微微有些怀疑。

    莫浩苦笑一声,摇头叹息,“为何不是我自己来,是因为那宝贝是有守护妖兽的,而且据说 十分厉害,一两人绝对不能全身而退。且不瞒你们说,此次同行的人中除了余师弟之外,其余的 同门弟子都和我有些不睦。这样的事情我实在不敢告知他们,我也是看与诸位之间相处较好,这 才把这莫大的机缘告诉你们。我们寻到宝贝便可以平分。当然,此行的确是有些危险的,你们若 是想要反悔,现在也可以离开。”

    说着,莫浩就停下了脚步,旁边的余珏也是同样如此,静静的看着他们的反应。

    莫浩说的有几分道理。他这个人性情有些高傲,平日里的确和别人交往不深,所以这个理由 也站的住脚。

    张致远与那三人同时交换了一个眼睛。神情变幻,但犹豫了短暂的一会儿后就纷纷点头,“ 我们愿和莫兄同行。”

    开玩笑,都找了这么久了。或许马上就会见到那宝贝。这个时候他们怎么可能会退回去?

    那种宝贝的诱惑力实在太大,只要得到,便就有很大的机会到达元婴期,这个念头在众人脑 海中转个不停,现在别说让他们主动回去,就算是莫浩赶,他们也不会愿意离开的。

    见状,莫浩的眼中划过一抹幽暗的光。光芒转瞬即逝,

    “既然如此。那我们小心一些。”莫浩点点头,又迈开步子走,“我看到那个手札中写,那 东西就是出现在这附近,标志是一棵针松,只要找到它便算是到了地方。”

    “针松?”

    飘渺阁的一位女修声音有些迟疑,“那边那棵,是不是针松?”

    众人闻言先是一愣,接着便朝着女修手指指向那处看去,这一看,众人脸上都浮现出了惊喜 的神色,在他们视线的尽头正是有一棵细小的树,叶片如针般密密麻麻,不是针松又是什么?

    这下众人都激动不已,不用莫浩说就都直接朝着那里奔去,到达针松处后,就把目光投向了 莫浩。

    他们没发现这里有什么异常,既然莫浩看过那本手札,那他一定知道具体地方是在哪里。

    “你们有没有感觉到这里有高阶妖兽的气息?”莫浩突然问道。

    “这里好似是秘境兽王的所在地。”张致远突然出声,“前些时日山魁巨兽死了,这个兽王 还是刚刚当上的呢。”

    若是木萦在这里,那她必然会发现,这些人现在所站的位置,正是从前的山魁巨兽所在地的 附近区域,这里就是整个秘境里灵气最为充沛的地方,新兽王自然也明白这里对它的修炼更有好 处,于是就把这里给霸占了。

    “正是。”飘渺阁其中一位女修也点头,“这位也是十阶妖兽,但是实力在十阶中比较弱, 之前那两头妖兽都死后才轮到它头上。”

    “如此说来,那东西就是长在兽王住处了。”莫浩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但是接着就又 皱起了眉,“可是十阶,已经是元婴初期的修为了……”

    “莫兄难道是打退堂鼓了?”

    另一个女修挑眉,“就算元婴初期又如何?我们有六个人在,每人手中又都有各自底牌,就 算是对上那兽王也是有一战之力的!”

    “正是,我们联手,未必不能击退那妖兽!”

    “我们可以四人拖着妖兽,另两人去寻宝贝,宝贝一找到就立即抽身。”

    “对,这样一定没问题。”

    女修这话音一落,其余人也纷纷发表了意见,现在宝贝的事已经有了眉目,那兽王虽然厉害 ,但他们也不是毫无准备,他们个个都是名门的内门弟子,颇受师长看重,手中又怎么会没有底 牌?六人联合,不说杀兽王,至少想要拖延些时间是肯定没有问题的。

    “好吧,那我们这便过去。”

    莫浩貌似有些艰难的点点头,答应了下来,然后六人便一同走到了兽王那里。

    但在众人未看到的地方,莫浩的嘴角却微微勾起一道邪魅的弧度度。

    ******

    “咦?岳师兄,我好似听到那边有些动静。”

    就在莫浩他们行动的一个时辰后,距离他们并不太远的地方便听到了些声响,一位相貌清丽 的女修颇有些好奇的对着身边的师兄问了起来。

    “我也听到了。”那位师兄沉吟一声,“走,我们过去看看。”

    两人赶过去的途中,也遇到了一些别的修士,他们也是被那里的动静给惊动了,都想着过去 看一看,等到这位姓岳的师兄与其师妹赶过去时,他们这些在路上遇到的人已经有了一二十人了 ,而当他们赶到事发地时,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里到处都是一片狼籍,地上相当凌乱,有打斗的痕迹,还有不少的血迹。

    且此时的地上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的修士,有男有女,一共六人,而这些人都是面目发青, 口吐黑血,分明是中毒的征兆。在他们的不远处,还有一截妖兽的断尾。

    “张师兄……”

    “李师妹!”

    来人先是被这场面所惊,接着大家都陆续的认出了躲在地上人事不醒的同门们,纷纷惊讶的 叫出了声,并连忙上前查看。

    “天!他们都……”

    一位修士走近后方才发现,他认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