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木萦仙记-第23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边却好似真的没有察觉。直到金凝雪到我们手中,他们那边也没有采取什么行动,这很有可能证明,胡掌门是留有后手的。”

    金凝雪的重要性毋庸置疑,胡掌门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那他又怎么会只是简单的交待金凝雪几句,让她不要外出?那个侍女或者经过胡掌门的授意,派她盯着金凝雪,可这人手明显不够,难道胡掌门就这么放心?

    他既然这么放心,那必然还会有别的安排,这个安排,或许便和金凝雪的昏迷有关。

    闻言,众人都默然了,盯着躺在地上一派沉静的金凝雪,说不上是何滋味。

    “伯鸣,你再检查一下,看看她到底被胡掌门下了什么手脚,我们能不能将之解除掉,让她醒过来。”司徒掌门过了一会儿就看向伯鸣安排道。

    伯鸣闻言就点点头,站起身走到金凝雪处,不过木萦却在此时开口了。

    “让我来吧。”

    她的声音一出,别人就不自觉的看向她,走了一半的伯鸣也停了下来,回头看向她。

    “我是女人,伯鸣师兄查看多有不便,不如找个房间把她抬过去吧。”木萦解释道。

    现在这样穿着衣服,不免有些东西会看不到,伯鸣又不好把她给脱光检查,因此这所谓的检查也只是看看那些能看到的地方罢了,但是既然已经看了一遍又没有发现异常,说不定就跟她衣服下的身体有关系了。

    “那就再好不过了。”司徒眼中一亮,接着就点点头。

    用伯鸣太顺手,他竟然都忘了在座的还有一个人比伯鸣更厉害,有木萦检查,那便有很大的希望去找到金凝雪的问题了。(未完待续。。)

 495 血灵蛊

    得到了同意之后,木萦就把金凝雪给抱到了屋里,正准备关门的时候才发现沐谨竟然也跟进来了。

    “师父?”木萦有些诧异的看向她。

    “我担心她动手脚。”沐谨看了一眼躺着不动的金凝雪,跟着木萦进来了房间,然后就关闭了房间。

    木萦闻言不禁心里一暖,沐谨这是害怕金凝雪是在装昏迷,万一木萦正在检查一时没有防备,那样便会吃了大亏。想得这般缜密细腻,可见沐谨是真的把她这个徒弟给放在了心里。

    “师父,真是谢谢你。”

    看着这个外表就如同芳华少女似的女子,木萦不禁觉得有些感叹。

    起初拜沐谨为师只是因为在当时那是个不错的选择,她正好需要一个门派来栖身,仙云宗便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只是没有想到,她无意中认的这个师父竟然在她的生命中起了那么重要的作用。

    若不是沐谨拿出了莲云令,那木萦也许在丹香山时就无法离开,之后更不可能会有这么久的时间不用过问世事、专心炼丹了。

    沐谨成了自己师父以来,虽然并没有教自己太多东西,但自己却是实实在在的得到了不少的好处。若不是沐谨成了自己师父,她又怎么可能会获得《元灵秘录》这部功法?假如得不到它,木萦的修为又怎么会跳的这么快?

    自木萦在秘境出事以来,她就成了众矢之的。胡掌门要针对她,别的门派也想杀她为弟子们讨个说法,在这种形势下沐谨一直在护着木萦。从来没有责怪她,反而是在掌门及各殿主面前为她说尽了好话,那时木萦是七品炼丹师的事她还不知道,但即使如此,她还是要保着木萦,从没有想把她抛弃的意思。

    木萦表面上也许不显,可是心里还是很自责的。因为她一个人,导致整个仙云宗都被人戳脊梁骨,她心中自然内疚不已。沐谨早就看明白她的不安。并没有跟她说什么,但是每当她需要人帮助的时候,沐谨总是第一个冲出来,护在她的身前。这份恩情。木萦又怎能不感动?

    不知不觉,这份师徒情早已融入了木萦的心底,而沐谨,也早已成了木莎以外木萦最亲近的亲人了。

    “你是我徒弟。”沐谨不知木萦在这短短一瞬间便已经想了那么多,还以为她只是感谢自己随她进房罢了,于是就颇不在意的应了一句,接着就走到了金凝雪的面前,开始脱起她的衣服了。木萦见状深深看了她一眼,也未多言。只是随着走了过去。

    很快,金凝雪就被脱的一丝不挂了。

    不得不说,金凝雪虽然长相不是绝美,但身材却十分不错,很是玲珑有致,不过不管是木萦还是沐谨,都对她的身材没有一点兴趣,而是在她身上找起异状来。

    “咦,这是……”

    金凝雪的肤色很白,所以皮肤上有什么异常,很快便能被看出来,木萦只是眼神在金凝雪身上扫了一圈,便发现有个地方不太对劲。

    木萦的反应很快就被沐谨发现,她当即朝着木萦看的地方看去,当即眼神就是一亮。

    那里是在金凝雪的锁骨处,有一个很小的小红点,乍一看去,还以为是颗红色的痣,但是当凝神一看,就发现那个红点中间竟然还有一个凹陷处,就好像那里有一个非常细小的洞一般。

    沐谨虽然发现了不同,可是却没有看出来这个东西是什么,于是就看了眼木萦,发现木萦正凝着眉头盯着那里,脸上的表情绝对称不上轻松。

    “小萦,怎么了?这个是什么东西?”她轻声问。

    “这是血灵蛊。”木萦很快给出了答案,但是表情仍是凝重,“真没有想到,胡掌门竟然会给金凝雪下这血灵蛊……”

    沐谨闻言就变了色,“血灵蛊?就是一蛊双生的那个?”

    “嗯,没错。”木萦点点头,不由叹息一声,“我们出去吧。”

    沐谨从听到木萦说血灵蛊时就再也没有轻松之色,闻言只是默默点头,跟木萦一起给金凝雪穿上衣服后就走出了屋子,走进殿里时发现其他人正在翘首以盼的看着这个方向,当看到她们出来后伯鸣便露出了喜色,可是其他人的脸色却有些沉重。

    原因无它,实在是木萦跟沐谨的表情称不上好看,见到她们这样的反应,他们心中都有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心知恐怕事情要不顺利了。

    “木萦,可看出来金凝雪是怎么回事了?”司徒掌门先是看了看沐谨,发现沐谨根本就没有朝他看,只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时,便出声问起了木萦。

    木萦跟沐谨坐下,木萦还未说,沐谨就回答道:“小萦说,那是血灵蛊。”

    “你说什么??”反应最快的就是伯鸣,他当即就直接站起身, 有些不敢置信的道:“那是血灵蛊?金凝雪,中了血灵蛊??”

    木萦感受到伯鸣焦急的眼睛,终于还是点了点头,“是。”

    这话一说,伯鸣就有些失魂落魄的坐了下来,双眼无神的盯着前方,沉默不语。

    “什么血灵蛊?”桑远和青魅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们听到这个名字好似是觉得似曾听闻过,但是一时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看到伯鸣的反应后就对这个血灵蛊更好奇了,不知为何木萦他们在知道这个东西后都是这般的反应。

    楚临眸子微微一动,紧接着便浮现出惊色,他下意识的就看向木萦,发现木萦正一脸沉寂的坐在那里,全身都被一种幽冷的气息给包围住了,楚临眉毛不由得蹙了起来,接着就轻不可闻的发出一声隐隐的叹息。

    “竟然是血灵蛊。难怪,难怪啊……”大长老直到此时方才长叹出声,接着就摇摇头。“若真的是血灵蛊,那金凝雪便没有用了。”

    二长老三长老也紧接着点头,然后就接连看看木萦,有些沉重的摇摇头。

    他们这样的反应把桑远和青魅弄的越发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他们这是在打什么哑谜。“你们倒是说说看啊,这血灵蛊是什么东西,为何说金凝雪中了这蛊就没有用了?”

    好不容易掳来的人。现在可好,连用都没用上,就已经没用了?

    “血灵蛊是一种灵虫。生而一对,因为色泽血红且进入修士身体后喜隐于血液之中,于是有此得名。”木萦慢慢开口了,对桑远及青魅解释:“当灵虫有一只进入修士的身体后。当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会在修士的身体中沉睡,但是当另一只灵虫有反应时,它便也会跟着有反应。”

    “血灵蛊是由修士培养的,虫子分雌虫与雄虫,雌虫专为放入修士体内所用,而雄虫则起着指挥的作用,修士通过控制雄虫,便可以让修士体内的雌虫跟着做出同样的反应。”

    “雌虫若是安静潜伏在修士的体内。那修士便没有一点感觉,也不会有任何影响。可是当雌虫跟着雄虫有反应时,那雌虫的寄主便也会随之出现反应。”

    木萦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看向青魅,“现在,金凝雪就是跟着雌虫,雌虫跟着雄虫,雄虫跟着蛊虫的主人起了连环的反应。”

    “你是说金凝雪的体内有个雌虫,而那个雄虫是在胡老头那里?”青魅瞪着眼睛问道,看样子是受到了惊吓。

    木萦于是就点点头。

    “天哪,这不就是说,不管金凝雪人在哪里,都会受她师父的控制吗?那她师父能不能在远处取她的性命?”桑远惊喊出声,颇有些不敢相信此时听到的话。

    若真的如此,那血灵蛊岂不是也太逆天了?只要被下了这个蛊,那不就是完全任人宰割?不管血灵蛊的主人在哪里,都可以远程控制一个人,想让她生也死,想让她死也可以!

    “是,血灵蛊天生便是一对,两只虫子心有灵犀,不管离开多远,都是可以互相影响的。”木萦说道,“只要有一只虫子死,那另外一只便也会马上死去,只要胡掌门手里拿有雄虫,那金凝雪的一举一动便都会在他的掌控之中。”

    说到这里,木萦脸上就浮现出了冷笑。

    她之前还在想,胡掌门这个人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对他的徒弟倒还真是全心爱护,对她一直委以重任,当作下一代的丹香山掌门候选人看待,她甚至还在想,金凝雪虽然身世不太好,可至少遇到了这么一个关心照顾她的师父,这也真算是有福气了。

    但是没有想到,这里面竟然还有血灵蛊这一出。

    只是不知道金凝雪是何时被下的这个蛊,这是早有所谋的事,还是说近期为了防止她逃跑这才刻意用的手段,但是不管怎样,这个举动未免也太过让人寒心了。

    在自己的亲传弟子身体中下蛊,以此来控制她?这哪里是什么关心和照顾,是想对徒弟不轨才是真吧!

    那胡掌门果然不是东西,木萦竟然曾经觉得他有良心,这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血灵蛊不能去掉吗?”青魅很快就回了神,开始提问题,“既然是在金凝雪的身体里有个虫子,那就想办法把它逼出来不就是了?它一死,那金凝雪不就没事了?”

    金凝雪的死活并没有什么要紧的,这也跟他们没什么关系,但是那得在他们用过她之后。

    胡掌门是不要想了,那个神秘人的身份也不明,所以金凝雪现在是他们唯一的希望,她若是再出事,那他们还要怎么在七日之后的一月之期上给那些人证据?

    现在情况很明显,胡掌门给金凝雪下了血灵蛊,并通过那个雄虫控制了金凝雪体内的雌虫,于是她便跟着胡掌门的雄虫一般陷入了昏迷之中,假如就任她这么昏迷下去,那他们这步棋岂不是完全不能走了?

    所以,想要为木萦脱罪,给仙云宗正名,那就必须把金凝雪给治好才行。

    “不行的。”

    木萦苦涩的摇摇头,眼中的光芒越来越淡,“这种血灵蛊不是不能去除,但是想要去掉,必须要依靠雄虫方可。”

    假如真有解决的办法,就算稍难一点,木萦也不至于这么沮丧,可现在情形却十分糟糕,她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雄虫,怎么说?”

    沐谨也不禁有些好奇了。

    这不是说他们太孤陋寡闻,而是这血灵蛊实在是太少见了,平常人连听都没有听过,所以他们要么一知半解,要么只听过其名,却不懂其用,更不要提如何解这个蛊了。

    “想要让金凝雪好,那它体内的雌虫就得跑出来,可是它是受雄虫控制,又怎么可能会自主的离开宿主的身体?所以只有唯一的一个办法,那就是让雄虫来到它的宿主身边,呼唤它出来。”

    说到这里,木萦的脸上就不由得有了苦涩之意。而一直在认真听她说的桑远和青魅听到此处,也不由得傻眼了。

    那雄虫现在还在胡掌门手里,怎么可能会跑到这里把她体内的雌虫给呼唤走?

    “照这么说,是没有办法了吗?”

    沐谨十分担忧,如果不能把金凝雪的蛊给去掉,那他们安排的这一切岂不是都没有了意义?

    “那胡老头还真是狠。”

    桑远突然开口,声音里的愤怒把众人给吓了一跳,“他这么做,不是把金凝雪都给舍弃了吗!”

    他现在肯定知道金凝雪已经落到了他们的手里,不然也不会控制让她昏迷了,但是这样一来,金凝雪就等于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大怒之下的仙云宗众人难道还会把昏迷的金凝雪送到丹香山不成?

    得之无用,又不可能把人送回去,那么最大的可能性,便是把金凝雪这个祸端给杀掉,斩草除根,也省得日后再给他们仙云宗带来麻烦。

    所以,金凝雪等于已经是胡掌门的弃子了,他为了让自己的计划得逞,竟然不惜因此舍弃自己最宠爱的小徒弟,由此可见胡掌门有多么心狠手辣了。

    他这一手倒是狠,不仅抛弃了金凝雪,还把仙云宗的人逼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让他们陷入无比的被动之中。(未完待续。。)

 496 把我交出去吧

    “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

    沐谨不由得看向司徒掌门,眼神中有些希翼的光芒。

    胡掌门既然早就有了这样的安排,那他必然是不可能在一月之期以前让金凝雪恢复正常了,也就是说,金凝雪这条线已经断了。

    那个黑衣人究竟是谁,不仅他们不知道,就连金凝雪也不知道,既然这样,那想找出他的身份便难上加难,如今时日不多,他们想要查出那人的身份并找到人,谈何容易。

    若是如此,那几日后别的门派攻过来,他们要怎么办?

    “木萦,我们是不会交的。”司徒峥有些安抚的看了沐谨一眼,少见的有些沉静,“他们既然这般小瞧我们,那我们也是时候让他们见识一下我们仙云宗的手段了。”

    先不提木萦千年那难得一见的绝佳炼丹资质,便是他把木萦交出来,想来那胡掌门也不会简单的善罢甘休了。

    布这么大一个局,若收网的只有木萦一个,那他们岂不是得活活气死?

    “我们当时若是把金凝雪承认的场景给记到印息石上,拿出去能否当作证据?”伯鸣突然问道。

    “自然不行。”楚临回答,“只看印息石,他们完全可以说金凝雪是受了我们的逼迫才不得不做假证,这么一来,那所谓的证据就一点意义也没有了。”

    正是因为清楚这一点,他们当时才会没有一人去做这件事。做了也是白做,有何用处?

    “拿不出证据,我们又不交人。那他们必会含怒出手。”沐谨皱着眉头,陷入了忧虑。

    现在的情况真是够糟糕,不仅门派要出事,且这出事的根源还是在自己的亲传徒弟身上,让她舍弃木萦是肯定是不行的,但是若因此对她的宗门造成太严重的影响,她也觉得于心不忍。

    “现在便做好准备吧。”司徒掌门说着。就看向楚临,“前些日子安排你的事,可都做了?”

    “是。”楚临点头。“已经向所有本门外出的弟子下过通知,让他们在这几日内尽快赶回门派。”

    “嗯。”司徒掌门沉吟一声,“事情还没有到最后一步,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届时我们先拿出诚意。给他们些赔偿,看看飘渺阁与万剑门是何态度吧。”

    若是那两个门派犹豫了,那丹香山就肯定就不敢出手。

    “这么些天,怕是他早就把那两派给搞定了。”

    青魅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同时也给他们众人泼了盆冷水,“胡老头若没有万全的把握,会做出这等惊世骇俗的事?还有,他可是把他的亲传徒弟给丢弃了的。若是没有取得他预想的结果,那他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虽然这么说。但这总归是分希望。”司徒说道,“万剑门不是一直想要咱们门派珍藏的那个《剑心绝谱》吗,那就把那个东西拿出来。至于飘渺阁……便给出她们名额,让她们得以进入秘炼塔吧。”

    司徒掌门这话一说完,除了木萦以外所有人都当即变了神色,沐谨更是惊喊出声,“什么?这怎么行!”

    《剑心绝谱》?秘炼塔?

    木萦一头雾水,来门派一些日子的她竟然连听都没有听过这两样东西,也不知道这两种东西究竟是有多么厉害,竟然会让这些元婴前辈和长老们这么吃惊。

    剑心绝谱也就罢了,听起来像是一本剑法,但那秘炼塔是个什么东西?司徒掌门说给飘渺阁的人名额让她们进去,那地方莫非有什么宝贝?

    木萦不由露出疑惑之色,但是看他们间的气氛很紧张,犹豫一下终于没有问出声来。

    “司徒,这么做的代价是不是也太大了?那可都是我们的绝学啊!”大长老不由变色道。

    “代价?”司徒掌门一挑眉,却是十分冷静的反驳,“跟我们整个仙云宗的根基相比,区区绝学又有什么要紧?”

    “话是这么说,可是那《剑心绝谱》是我们仙云宗剑谱里的最高功法,此等功法便是在万剑门也是能排到前三的,正是因为如此,还有一些想习剑道的天资卓绝之人拜于我仙云宗,若是连它都给了万剑门,那我们就永远失去习剑的好苗子了啊!”大长老露出些急色,“还有秘炼塔,只有年纪在一百以内,且修为在金丹期的修士才能进入其中,如果对飘渺阁也开放了,那让我们仙云宗的弟子怎么想,让外界的人又怎么看?”

    “老大,你冷静冷静。”

    司徒掌门尚未答话,二长老就开口劝解了,“宝贝固然重要,可是如果不能让他们两派退去,我们想要度过这次难关恐怕是难了,到得那时,整个仙云宗都要蒙受巨大无比的损失。”他说到这里就看到大长老想要说什么,也不给他机会,继续说:“我知道你想说事情还未成定局,但是不可否认这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假如真到了这一步呢?”

    楚临闻言就凝重道:“但是这其中仍有问题。”

    楚临的话虽然少,可是别人对他的话却很在意,所以听言就看向他,想要听听他的意思。“如果万剑门和飘渺阁觉得,他们假如攻陷了我们仙云宗,这些宝贝岂不是想拿多少拿多少,那要如何?那时,这功法和绝学恐怕也没有那么吸引他们了。”

    “想拿多少拿多少?”

    青魅听到这里就不由得冷笑起来,“他们若是傻到相信丹香山,那才真是没救了。”

    “没错。”

    桑远也点头,“丹香山外援无数,万剑门和飘渺阁就算是帮助了丹香山,那在事成之后也不见得会落到太多的好处。反而会背上不少骂名。”

    就算仙云宗大受打击,那他们也并不能得到多少实际的好处,反而会是便宜了丹香山。可假如仙云宗真的被攻陷了。那丹香山绝对会收得大部分的宝物。只是因为一个弟子杀了人,就导致第一门派从此覆灭,这会让天下人怎么想?

    仙云宗这个第一门派的名头早已经深入人心,就算木萦的事被人拾以话柄,但也没有影响到动摇仙云宗根基的地步,到时明眼人一看便知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丹香山的狼子野心在作祟罢了。丹香山若是因此事跃为第一门派,那万剑门和飘渺阁又能得到什么?天下人不敢说第一门派丹香山。只会议论他们这两个捅刀的大派。

    “各位。”

    木萦听到这里就再也坐不住了,不由得站起身来发出了声音。

    正在讨论的众人便自然而然的看向她,对她此举不解其意。沐谨更是问道:“小萦,你有什么提议吗?”

    木萦咬咬唇,突然觉得心里酸酸的。

    这件事她是从头到尾参与的,正是因为看到了。才会更加意识到这次的祸事究竟有多大。大到就连他们也不一定能在保住自己的同时让仙云宗完好无损,甚至司徒掌门还打算拿出两个颇为让人心动的巨利来收买万剑门及飘渺阁,由此可见就连他也对那天的局势毫无信心的。

    仙云宗就算再强,又如何能抵挡三个大派还有那些看不透底细的后援呢?

    这一切的根源就是自己,是她没用,没能把金凝雪当场杀死,让她得以逃跑后才惹出了这么多的祸端。金凝雪知道好运鸟与天香涎的存在,所以就以此来污蔑她。她有好运鸟的事被众人亲眼所见,在别人眼里更是坐实了自己的罪名。

    如果金凝雪是好好的。那这事就能解决,可是胡掌门技高一筹,现在金凝雪就跟个活死人一样,还如何给自己作证?

    之前木萦一直默默的看着他们护着她,那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