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木萦仙记-第23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峭蝗恢湟蚕氩怀龈鍪裁矗坏谜鲎盼诹锏脑惭劬醋拍据樱呛闷妗

    “走吧,带你们去看看。”

    木萦弯腰摸了摸两个小家伙的脑袋,接着就一马当先走地出了门,斑点见状连忙飞到木萦的肩头,而隐灵树呢?也是灵活的很,瞬间就跃起身体蹦到了木萦的头发上,在上面待了起来。

    木萦有些无语的抽抽嘴角。

    “斑点,你是不是跟飞羽学会了啊,怎么也喜欢待在肩上呢?”

    斑点嘿嘿的笑,也不答话。木萦见状就把话头挪到了隐灵树身上,“小树啊,你虽然是变小了,可是别人不瞎啊,你这么一根树杈留在我头发上,看着很古怪哪。”

    “管他们做什么?”

    隐灵树丝毫不在乎,只是高傲的晃了晃枝条,奶声奶气道:“这里待的舒服,而且看的远,我喜欢!”

    木萦:……

    好吧,随它们去吧。反抗无效,木萦也就由着它们了。

    若是出秘境后没有经历过胡掌门那一出,木萦也许还会把斑点给藏起来。不让别人看到。毕竟它的身份实在不一般,这么明晃晃的带出来是有些招眼了,不过现在不一样。经过胡掌门那么一宣传,自己抢了别人的好运鸟的事早就已经被传遍了,所以木萦对此也是颇为看的开,就算要出门也是光明正大的带着斑点和小树,此举招来了不少人的注目,但是木萦对此视若无睹,完全不放在心上。

    她只是最讨厌麻烦而已。可不是真的胆小怕事,说句自大的话,凭着木萦现在的实力与背景。能动她的人还真没有几个,既然低调不成,那不如就索性高调起来,谁想要寻事。就放马过来好了。

    一路走到仙云宗的大门。木萦远远地看到仙云宗门口站着的人影,眼眸中就倏然间透漏出别样的神采来。

    在前面不远处一个女子正背对着她站着,女子身穿白衣,头戴帽檐,虽然浑身上下一点皮肤都没有露出来,但是通体的气质却让人见之难忘,她分明离着木萦还有很远,但是木萦却明显的从她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冰雪般清凉的气息。在那股气质的衬托下,让这个简单的背影看起来便不一般了。

    似是感觉到了身后的注视目光。那女子身形微微一动,转过了身来。

    木萦与隔着层面纱的女子对视了半晌,接着就忽然间笑了起来。

    与此同时,白衣女子莲步轻移,似慢实快地走到了木萦身边。“萦萦,我来了。”

    木萦笑意更深,可是眼睛却有些发红,她点点头,“走,到我住的地方再详说吧。”

    白衣女子的脸全被帽檐遮了个彻底,看不到她的表情,只看到她似是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就一声不发的紧跟在木萦的身后,一路跟着她回到了木萦的住处。

    一走进来,木萦就把房门给关上,与此同时,白衣女子也伸出素手取下了帽子,顿时,一张艳丽却明显有些泛冷的绝美面容就显露在木萦的眼中。

    “莎莎,快坐,你是何时到的?”

    “来了几天,在外面听了些关于你的传言,然后就来你这里了。”

    木莎先是微微一笑,泛着冷意的脸颊上就像冰雪是初融般透出许些暖意,可是接着,她就轻轻蹙眉,担忧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四大门派之争现在外面已经传的沸沸扬扬,听说明天就是丹香山定下的一月之期,你们可有应对之策了?”

    “胡掌门挖空心思想要丹香山做四大门派之首,阴谋阳谋用了不少,这样的场面,确实没有好的应对之策。”木萦的声音不由沉了下去。听到木莎都这么说,便可以想到外面究竟是把此事给传成什么样了。

    “莎莎,你怎么离开极北冰原了?你难道是自己来的?”

    刚听到木莎传音说她已经到了仙云宗脚下时,木萦还是有些不敢置信的。木莎她不是在极北冰原做圣女吗,怎么就突然来到大陆了?

    “还能为什么?”木莎闻言就瞪起了眼睛,明显有些不悦,“萦萦,你现在身陷这么大的麻烦之中,怎么都不告诉我?如果不是墨师兄收到了消息,恐怕这事我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你远在极北冰原,竟然连这事都听说了。”木萦先是愕然,接着就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叹息道:“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只是此事我也实在心中没底,便是你来了又能如何呢,你这一走,极北冰原的子民们怕是难过了。”

    木莎如果在,还能一天医治一个人,这一走就得一段时间,那里的人们想来是要等急了。“这么说,你是跟墨轩师兄一起来的吧。”

    木莎和墨轩的感情已经很稳定了,且此次事情还涉及万剑门,墨轩身为万剑门冷掌门之子,听说了这事是绝对要赶回来看看的。

    “是啊。”提起墨轩,木莎不自禁的露出了柔和的笑意,让她美丽的脸庞上更添艳色,“不过他已经去找他爹了,看看能不能劝劝冷掌门不要找你的麻烦。”

    “莎莎……”

    木萦闻言就感觉自己的心如被阳光照耀一般暖和了起来,有些感动,也有些不确定,“墨师兄他……能行吗?”

    木萦不是没有考虑过冷掌门这个关系,只是现在木莎跟墨轩毕竟还没有成亲,她就是想要用墨轩之名求见冷掌门,见面之后也没有说服力的,所以木萦虽然也曾想要劝冷掌门放弃攻上仙云宗,但却最终还是没有做什么事。

    “此事不太好讲。”

    木莎的面色有些严肃,她看着木萦认真说道:“你把这件事清清楚楚给我说一遍吧。”

    木萦先是有些沉默,之后就点点头,原原本本的把来龙去脉都给木莎说了个清楚。

    “你杀了五个万剑门弟子,还被人看到?”越是听,木莎的眉头便皱的越紧。

    “嗯。”木萦苦笑,“若是知道有那么大一个局,我一定会留着他们的命,谁知……唉。”

    若是没有这一出,那也许事情还会好处理一些,但是自己刚杀完人,就被万剑门的弟子看了个正着,自己之后又承认了,现在就算是想要抵赖也是没人信的。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当时木萦不承认,也一样没人会愿意信她。

    “看来墨轩那边,是难办了。”木莎沉默一会后幽幽叹了口气,“冷掌门他十分注重面子,你一下子就杀了万剑门五个金丹期弟子,而且其中还有一位是堂主的亲孙子,别说冷掌门不会善罢甘休,就算是那位堂主,也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万剑门的堂主便相当于丹香山的峰主与仙云宗的殿主,这么说来,那位堂主也是个元婴期修士了。

    木萦闻言越发的阴郁,直觉得自己实在是命不好,怎么连这种事都能被她给碰到呢?

    杀人,被人看到抓住了证据,且自己杀的人还是人家元婴修士的亲孙子,就算墨轩去了,也很难劝住那位爱面子的冷掌门,更何况还有那么一个堂主。

    木萦不由得哀叹一声,往后靠着椅背呈挺尸状。

    “罢了罢了,莎莎,假如我明天死了,你记得一定要为我收尸,嗯……就把我带到极北冰原,葬在那里好了。”

    饶是木莎心里沉甸甸的,也被木萦给气的哭笑不得,“不许乱说话,有墨师兄在,说什么也不会让你死在那里的。”说着,还不客气的朝着木萦白了一眼,似乎对她的话颇为生气。

    “你们能来,我就很感激了。”木萦坐起身,直视着木莎,“不管帮到还是帮不到,你们的心意我都明白,即使我……那也是我的命,你千万不要介怀。”(未完待续。。)

    ps:  我还欠多少更来着?哪位亲来提示提示我,我已经忘的差不多了……

    这月开始真的无比的忙,要一直忙到十二月底一月初,本来四个人干的工作,现在就成了我和另外一个妹子做,天天就像上了发条一样转转转。但是再忙也不会断了更,最多一月请两次假,至于欠的更,我给大家慢慢还吧,善良的妹子们要原谅我,5555……

 499 一月之期

    “一切可都安排好了?”

    此时的仙云宗主殿,三位长老及七位殿主都已经聚集,司徒掌门坐居高位,声音沉稳、不辨喜怒。

    “外出的弟子基本都已经回到宗门,护宗大阵安排妥当,可随时开启。”

    此时说话的男修十分魁梧有力,修士间多是修炼灵力,很少有人会去选择炼体,但他明显与常人不同。他身着黑衣,虽然看不到裸露的皮肤,但是仍能感觉到浑身有力的肌肉,木萦第一次看到此人时不由得把他跟清瘦的司徒掌门做了个对比,发现他的胳膊竟然都跟司徒掌门的腿一般粗细了,当即就不由有些咂舌。

    此人名为扬秦,是霁月殿殿主,沐谨说此人极为爱战,仙云宗的这番变故对于别人来说是场灾难,但是对他而言却是一个提升自己的好机会,甚至在今天之前就有些跃跃欲试了。司徒掌门便把一切的安排准备工作交给了他,而一向潜心钻研武艺、不问俗事的扬秦竟然也欣然应允,没有一点推辞。

    今天便是一月之期,天一大早,木萦便跟着沐谨一同来到了主殿,和众位长老殿主聚集到一起,等待着三大门派到来的那一刻。

    “弟子方才已经传话,说是其余三大门派的人都快要到了,看时间,最快便可在半个时辰后到达。”

    桑远说道。

    “其他门派可有动向?”青魅闻言略一挑眉,转头问起桑远。

    “暂且看不出动向。”桑远的脸上出现一抹意味深长的神色。“还有那些大门派,表面上看也是风平浪静,没有什么异状。”

    “风平浪静是假。观望才是真吧。”

    青魅冷哼一声,嘲讽之色显而易见,“说不定他们已经暗中出发,就潜伏在咱们仙云宗的附近呢。”

    “他们来或不来,差别并不大。”司徒掌门缓缓开口了,“他丹香山虽然凭着炼丹积累了不少人脉,可是我们仙云宗若是无根的浮萍。又如何能屹立万千年不倒?别派与世家中也有我们的人,真要拼下面的势力,他也不见得真比我们强多少。”

    仙云宗的第一之名并不是他们自封的。而是大陆人有目共睹的,既然如此,那他们肯定就是有硬实力,丹香山虽然有人脉势力。但是仙云宗又怎么可能会差他太多?

    “是啊。此番最为关键的点,还是在那另外两大门派手中。”沐谨点点头,口吻有些迟疑,“他们若是真的偏向丹香山,那丹香山根本不用那些中型门派与世家也一样可以压倒我们,同样的,假如那两个门派向着我们,那就算有再多的世家与中型门派支持他们。他们也无法跟我们匹敌。”

    四大门派这齐星大陆上最最顶尖的势力,别的家族便是再厉害。也无法跟他们匹敌。

    “不用偏向我们,哪怕只是保持中立,抑或是有一个支持我们,另一个支持丹香山,这对我们来说也都是好消息。”司徒掌门说道,“可我担心的是,那两个门派已经……唉。”

    “恐怕真是如此。”沐谨柳眉轻蹙,有些担忧的说道:“若非这样,丹香山或许根本没有这样的底气敢与我们正面抗衡。”

    丹香山胡掌门本就是个有野心之人,这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变的事,但他以前从来没有这方面的举动,只是在如今才表露出来。这说明契机到了,他自认为可以不用再等、现在便能动手了。

    木萦的事只是一个导火线罢了,能让他真正下定决心的原因,一定是他心中笃定自己底牌够多,否则他是不会草率动手的。

    “你们到时听我吩咐。”司徒峥眼眸一凝,对着众人说道:“若是可以抵抗,那我们决不犯怂,可若真的实力相差悬殊,那我会安排所有人退居山门,同时开启护宗大阵。”

    “是。”众人虽然面上表情不好看,可还是点头应下来了。

    “沐谨。”

    司徒掌门突然喊了一声沐谨的名字,沐谨有些茫然的抬头,就看到司徒掌门凝视的目光,“如果真的无力抵抗,你便带上我门中的精英弟子迅速退到大阵中,只要他们还在,那我们仙云宗便还有一线生机。”

    “司徒,你……”

    沐谨闻言心神大震,面色瞬间变的惨白,有些不敢置信的盯着司徒峥看,颤抖着嘴唇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次的机会对胡掌门来说千载难逢,他若真是手中底牌够硬,绝不会允许我们就此安全退出,我担心他有什么后手。”

    司徒掌门收回视线,语气淡淡,“他若逼着不肯收手,那少不得也就只有硬上了,我是仙云宗掌门,保护仙云宗众人是我的责任,我责无旁贷,可是那些精英弟子不能有事。”

    木萦听闻此言不由得手中一紧,把目光投向司徒掌门,却发现他口中虽说着沉重的话语,但是面上却仍是带着几缕清浅的笑意,就像是对此毫不在意一般。

    “掌门,此话言重了。”

    青魅站起身,认真的看着司徒掌门,“门派有难,跟每个人都有着脱不开的关系,我们若是全都不在了,那些精英弟子又怎么可能会有好的成长环境?所以若是可以,哪怕拼着面子不要,也不能死,人若死了,又能剩下什么?你是掌门,那就更不能死了,我们还指望着听你吩咐命令呢,你不在了,那我们立刻各奔东西,逍遥自在去。”

    青魅的面容上隐现怒气,不仅她这样,所有的人听到司徒掌门的话后都是又担忧又气急。

    他们自然听的出来,司徒掌门的意思是他以身犯险。让沐谨他们想办法带着精英弟子退离到安全地方,这样也给仙云宗留下了希望。

    “我不答应你。”

    沐谨面色阴沉,怒视司徒峥。“你要是死了,我管别人是死是活,想让仙云宗不在大陆上除名、不被人所遗忘,那就自己活着去护他们。”

    木萦本来心里也是有些担心惊惧的,可是看到司徒掌门和沐谨的对话与神色互动,突然间心里微微一动,在两人之间来回打量了一阵子。又把目光看向了其他人。

    青魅此时已经坐了下来,饶有兴趣的看着沐谨;伯鸣似是毫无所觉,只是面色有些沉重。似是在为仙云宗今天的命运而担忧;桑远则是看看司徒掌门,又看看沐谨,似笑非笑的不说话;大长老微微摇了摇头,眼眸低垂。

    司徒掌门看着恼怒的沐谨。好似有些无奈。又有些心事重重,最后也只是收回目光,没有再多言。

    “不管形势如何,都会有解决之法,现在莫要在意这些。”

    就在这时,二长老突然开口了,他先是带有警告的看了一眼司徒掌门,接着就说道:“人还没来。你们怎么就能自己乱了方寸?”

    “长老说的是。”

    司徒掌门朝着二长老微微行了一礼,脸上也重新带上了笑意。他环视众人说道:“方才的话便当我没有说过,还望大家能齐心协力,共度难关。”

    “这么说就对了嘛。”

    青魅对着司徒掌门抛了个媚眼,脸颊上带有迷人的笑意,笑完后还别有深意的看看沐谨,沐谨见状皱了皱眉,接着就白了她一眼。

    木萦看着看着,就不自禁的露出个笑容,就连因丹香山要来寻事而生出的压抑感也在此时有些烟消云散了。

    但就在众人都有些放松的时候,就见有弟子走了进来。

    “禀掌门,丹香山的人已到。”

    顿时,众人皆是心中一紧。

    “他们还真是积极,第一个到。”桑远嘲讽的说道。

    “既然来了,那我们便出去和他们正面交锋,把他们打的滚回他们丹香山去!”扬秦兴奋的握拳道。

    木萦闻言抽抽眉角,忍住没有笑出声。

    “莫急。”

    司徒掌门却是稳坐不动,“那两个门派很快也要到了,丹香山一来我们就要迎出去?那也太给他们脸了,等到人都到齐,咱们再出来不迟。”

    “如此也好。”

    桑远点头同意。

    扬秦颇有些忍不住,但是看看三位长老的神色,最终也只得安生的坐了下去,没有再坚持着此时出去。

    大概又坐了近半个时辰,这期间丹香山的人已经通报了好几次,但是他们仍是坐着没动,直到万剑门与飘渺阁的人纷纷到齐,司徒掌门这才悠悠的站起身来。

    “你们便留在这里吧,如果发生什么事,就立即组织众弟子做出相应的对策。”

    临出门时,大长老便对二长老和三长老交待,安排他们在此坐阵后,他便跟着众人一起走出山门。

    木萦跟着他们走到宗门的大门处时,眼眸就是蓦地一凝。

    呵,好大的阵仗。

    只见整个仙云宗外面宽阔的地面上,正泾渭分明的站着三派的人,丹香山站在正中间,其余两派都离他有些距离。而除了这三大派以外,在偏后面的地方还有不少修士站在那里,显然是想来看热闹又怕惹怒仙云宗,所以这才离的远了些,免得发生祸端时会殃及池鱼。

    胡掌门在外面生生等了半个时辰,这中间他派人几次去催促,但每次都被仙云宗的弟子给不软不硬的挡了回去,这早让他气的不行,却因要维持掌门的风度威严而被他硬生生的忍住,但是心中早已经是怒火中烧了。

    他和带来的众人就这么站在这里,有一些听到风声想来一探究竟的修士见到他这个丹香山掌门,都是惊奇的盯着他看,这让胡掌门更觉得丢人,此时看到司徒掌门终于过来,就是阴森的一笑。

    “司徒掌门如此姗姗来迟,害得我三大派苦等许久,莫非是心中害怕了,这才不敢出来面见我等?”

    “哪里哪里。”

    司徒掌门做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鄙人正在睡觉,不知道胡掌门已经前来的事,我醒后方才得知,这就连忙带着人前来迎接了。”说到这,就责怪的看了胡掌门一眼,“胡掌门也真是客气,不远万里的过来也就罢了,竟然还候在我们仙云宗的门口等我睡醒,哎,我可真是过意不去。”

    司徒掌门这话一说完,身后就传来“噗嗤”的笑声,木萦一看,笑出声的人却是青魅。

    “想来胡掌门是年纪大了,身子骨不太好,这才早早过来站着,想要锻炼一下身体吧。”她说着,就带着挑衅的看了看胡掌门,问道:“我说的可对,胡掌门?”

    胡掌门早在听到司徒掌门的话后就气的不行,此时又听到青魅如此奚落,整张脸都被愤怒涨成了猪肝色,眼看着他就要发火,但是却在最后忍了下来,只是胸膛正在不住的起伏,明显是气的不轻。

    “闲话不多说,我丹香山今日来此只是为了要一个公道。司徒掌门,你门中弟子木萦于天罗秘境中杀害我丹香山金丹期弟子共计一十六人,不仅如此,万剑门及飘渺阁也有弟子死于木萦之手,她手段残忍令人发指,且杀人也有人证及物证,这是不容抵赖的事实。如今一月之期已到,不知司徒掌门准备如何给我丹香山一个交待?”

    说着,胡掌门就阴冷的一笑。他话是对司徒掌门所说,但是眼神却是投向了司徒掌门身后的木萦,眼里的得意不加掩饰。

    木萦接收到了胡掌门不怀好意的笑,但对此她完全漠视,眼神只是在他身上一晃而过,接着就看向飘渺阁与万剑门处。

    飘渺阁水掌门淡然无波的站着,从她的脸上看不出真实的想法,她此时明显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只是静静看着场中。而万剑门也是如此,冷掌门正在盯着司徒掌门看,面色沉静。

    木萦不由得就皱起了眉。

    这两家门派究竟是什么意思?从出现到现在都是一言不发,这是代表他们不打算参与声讨,还是说……现在他们只是静观其变,之后看看仙云宗与丹香山之间讨论的结果,然后他们再做打算?(未完待续。。)

    ps:  甜心你坏蛋,小云你真的没骗我,是欠七更咩?还有茱朱,我肯定会还更的,要不月票就先投了吧,嘎嘎嘎。

 500 人证

    木萦看到那两个人的淡然的表情后,就微微眯起了眼睛,就在她想要把目光给收回来的时候,眼角余光突然瞅到了一个人。

    那人气宇轩昂,正站立在冷掌门身后的位置,一半的身影都被冷掌门给遮住了,但是他的眼神正直直的盯向木萦,所以她才会发现这个人的存在。

    有时候被人注目,自己也是会有感觉的,尤其是当那个人用不加掩饰的眼神盯着你时,那种感觉也就会越发的明显了。一般人更尚且如此,修仙之人五感敏锐,则更是容易产生感应。

    当木萦看到那人时,心中先是一喜,可是待看清他脸上的神情后,木萦就感觉自己的心直直的坠入了谷底,心头一片冰凉。

    墨轩正看向木萦,当发现木萦发现自己后,就朝着木萦缓缓摇了摇头,并朝她露出一个遗憾又无力的表情。

    墨轩此番前来,是和木莎一起的,他们所为的就是自己的事,这几天他定是一直在万剑门内劝解冷掌门,而他现在的表情是何意义,也就不难猜了。

    这么看来,事情是不顺利了。

    木萦心头发冷,她不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