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木萦仙记-第25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他的衣服连他的脸也遮了一半,只留下一双有些混沌的眼眸,木萦盯着他看了一会,却仍是没有任何发现。

    “怎么会呢,在云意大师的面前,我怎会想要装神弄鬼?”

    他的眼神轻轻在木萦身上一扫而过,接着就煞有其事的说道:“小人千辛万苦把云意大师请来,就是想要向大家请教,请大师教教我如何炼丹才是。”

    真是荒唐!

    他不说还好,他一这么说,木萦直接就被气乐了。

    别的不说,就说这人能悄无声息的把自己掳来,还让木萦吃下能让她不能动用灵气与神识的药,这样的人,竟然说他的目的是为了要自己请教炼丹术?

    “这话便是我信了,恐怕阁下自己也不会相信吧。”

    未知的东西才是最可怕的。在眼睛看不到,不知道周围有没有人时,那种恐怖是难以想象的。更何况此时的木萦没有一点自保的能力,难免就会气虚许多。然而现在见到了人,木萦却感觉到有些踏实了。

    她心里头也有数,这人不管是究竟为了什么才把自己弄来,必定是有所求才是,他是肯定不会轻易伤害自己的性命的,否则早在先前她失去知觉时便是绝佳的动手机会,又何必还喂自己能让人失去灵力的药,耽搁这么多功夫呢。

    她若是一死,那自己隐形的储物手镯就会现形,所有的储物用品也都会自动解除认主,不用想也知道,她身上装着的东西究竟有多么珍贵了,便是得到那些东西,也足够让一个穷困潦倒的人变成顶级富豪。

    木萦自从能炼七品丹后,就一直在按二师父给的丹方炼自己没炼过的丹,二师父曾说,只要她把那些丹都炼出来了,自己就能得知二师父交给自己的任务,那时她便能还二师父传授之恩了。

    所以木萦的七品丹药着实不算少,仅仅那些丹卖出去便已经是天价了,更别提木萦那里还不止是这些七品丹,其余的丹药与大量的灵草,价值简直是无法估量。

    “我是认真的。”那人的声音竟然带了些认真之意,“若是你愿意,那我完全可以现在便拜你为师,你看如何?”

    木萦心中冷笑,眼里不由带上些自嘲,“怎么,我收你为徒,你便可以把灵力封印解开,放我回到仙云宗吗?”

    这个人知道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是七品炼丹师,还知道她的新道号是云意。

    她离开门派时,是金丹大典刚刚结束不久,她这边才出门派,这个人就把自己给掳了过来,那他极有可能是参与了当天的金丹大典的。

    金丹大典不是儿戏,当初司徒峥安排此事时,特意交待要通知到有价值的人,也就是说那些没身份地位,又没有修为的人,是不可能进得了仙云宗的大门的,而且当天木萦也看得出,来的人的确都是相当有身份之人,比如家族的族长、实力高强的修士、各门派前来的代表等,这个人若是真的参与了,那他的身份必不会是普通人。

    只是,他到底是谁?

    自己也不知道被掳来多少天了,门派里又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可是她现在的情况,想要脱身怕是不易了,师父还不知会有多焦急。

    “咯咯,此刻放你离开是不可能,只要你能把你所会的全部交给我,让我可以炼出七品丹时,那在下定会尊你敬你,完好无损的放你的回到仙云宗,哈哈。”

    这人说完,就瞪着那双浑浊的眼睛,有些认真又有些戏谑的看向木萦,似乎十分期待她的回答。

    木萦翻了个白眼,不说话了。(未完待续。。)

 529 被鄙视了

    这人会说出这样的话,要么说明他是个脑子有问题的,要么,就是根本在调笑着说说而已,并非认真的。

    便是木萦真心拿他当徒弟看,认真调教,也不可能必然教出个七品炼丹师来,否则于竹他成名这么多年,丹香山的七品炼丹师就一大堆了。

    更何况木萦现在被人胁迫,又怎么可能无私的认真教他?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说出这样的话,那木萦的确是无话可说了。

    不过她不急,只要命还在,这人真正要的是什么,她早晚都会知道的。

    那个灰衣人见状眼中似乎有什么异彩划过,不过接着就几不可闻的轻哼一声,站起身朝着古屋外走了。

    木萦盯着他的背影,正在这时他突然转过身,恶声恶气道:“跟过来。”

    木萦眨眨眼,看到他已经打开门往外走了,就连忙跟着他走了出来。

    她方才就在疑惑,不知道自己所在的地方究竟是哪里,可是待木萦看到这里的环境后,却是直接无语了。

    这是一座山头,树木长的稀稀落落,地上也有些泛干,看起来就是一座荒山,它的荒凉让木萦都有些疑惑不解,不知道修仙界怎么会有这种地方。

    那灰衣人也不言语,只是默然往前走,木萦现在连这里是哪都不知道,根本就没有逃离的心,所以就只是乖乖的跟随其后。

    这一走就没有停的时候,木萦直感觉自己的头泛晕眼发花。口干舌燥,腿上就跟灌了铅似的,迈一步都有些费力。这种劳累是木萦许久都没有感受过的了。这让她不禁有些苦笑。

    修士又如何,炼丹师又如何,只要没了灵气,那就连一个体力好的凡人都比不过。

    木萦本来还以为这只是个荒山,可是在走了一段时间后,她就开始暗暗心惊了。这里的植物并不多,可是妖兽竟然是出乎意料的多。几乎每过一个时辰便能看到三四头妖兽的影子,而且每头妖兽的品阶都是在七阶以上,木萦第一次看到一头八阶妖兽的时候。当即就被吓出了冷汗。

    凭她原先的修为,便是十阶妖兽也没什么可怕的,但是她现在是凡人啊!所以当那头妖兽用发红的眼珠在朝自己看过来时,木萦顿时就感觉身子一僵。动也不敢动一下。但是让木萦松口气的是,那头妖兽最后犹疑的看了眼木萦身前的灰衣人,眼中闪过忌惮,最后才不甘心的看了木萦一眼,调转身子甩着尾巴离开了。

    很显然,是那个灰衣人的威严太强,让妖兽不敢妄自行动,否则恐怕早就直接扑上来了。

    木萦舔舔干裂的嘴唇。不自禁的朝着灰衣人处小小的走了一步,距离他更近了一些。

    现在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跟着灰衣人才能活下来,或是她距离远了,那她立刻便会变成这里妖兽口中鲜美的食物了。

    这些妖兽不停的从木萦面前经过,已经让木萦心里发慌了,但是现在木萦最难过的,却是她的身体。

    “那个,我饿了,也渴了。”

    走了十天的时间,这中间几乎根本就没有任何休息过,这灰衣人也不知道要去哪,一路上根本没有停歇的往前走,木萦咬着牙一直跟着他,身体的劳累也就罢了,可是数天的滴水未尽,让她实在有些支撑不住了,无奈之下木萦只得迟疑的开了口。

    她不得不说了,若是她堂堂一个金丹修士,却因为没有食物和水而饿死渴死,那真是要成为一个大大的笑话了!

    这十天,灰衣人没有跟木萦说过一句话,就连回头都没有过,若是外人见到他们这样,恐怕还会以为两人根本不相识,只是碰巧走到一起了而已。

    木萦说完话后,就停下了脚步。数日未说话再加上没有喝过一口水,还赶了这么多的路,木萦说话时那沙哑的嗓音简直都要跟这灰衣人一模一样了,话说完后木萦就难受的皱皱眉,觉得嗓子跟火烧似的痛,甚至还有种血腥味。

    “真是不中用。”

    灰衣人嘲讽的声音响声,他回头斜睨了木萦一眼,眼中写满了鄙视。

    “我没有灵力,当然不能跟你相比。”

    木萦平静回视。

    她以凡人之躯日夜不停的走了这么多路,还不停的跑出些高阶妖兽时不时吓她一下,中途没吃没喝的,若真是凡人,恐怕人早就受不了了。幸好她现在虽然没有灵气,可身体却是灵气滋养过的,否则也绝对撑不到现在。

    “你饿了,想吃东西?”

    那人说着就不怀好意的摸摸下巴,朝着四周打量了一下,“可是我早几百年就不吃东西了,身上什么也没有,至于这里嘛,你也看到了,寸草不生的,你就是想吃东西,我也找不到啊。”

    木萦脸黑了。

    “所以你是要饿死我?”

    “唉,我也是爱莫能助啊。”那人摇了摇头,颇有些无奈的意思,甚至还朝木萦摊开了双手。

    灰衣人的衣服除了眼睛以外,木萦平日里是看不到他的一丝皮肤的,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盯着眼前这双仿佛上等白玉制成的毫无瑕疵的手掌,木萦眸光微微一动。

    感觉到木萦的注视,灰衣人神色未变,等她看够了才把手给收了回去。

    “你不会让我死的。”木萦也懒得跟他多言,“就算你没有吃的,这山里可到处都是吃的,如此就要劳烦你了。”

    说完,木萦也不管他是否答应,直接就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然后开始闭目养神了。

    你不找吃的,我就不走。

    木萦不信这人花费这么大功夫把自己弄来,冒了被仙云宗发现的危险,最后从自己这里什么好处也没得到时会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

    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天,木萦也没明白他为什么要把自己找来,可是不急,他的目的早晚会被发现的,在此之间,自己活着的作用当然更大。

    灰衣人看到木萦就在他脚边坐下,一副不准备再走,甚至也不害怕周围妖兽偷袭的样子,就知道她是算准了自己不会弃她不顾,当即就在木萦没看到的地方抽了抽眉角。

    “喏,吃吧,真是麻烦精。”

    只得“砰”的一声,木萦就感觉到自己身边的土地震动了一下,她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身旁有一头妖兽的尸体横在那里。

    木萦挑眉,“原来你一直都在等着我要吃的。”

    她的声音里颇有些气愤,她记得分明,就在五天前,这个灰衣人在见到这头九阶铠甲虎皮兽时就把它给猎杀了,然后便把它的尸体给装到了储物袋中。这九阶的铠甲虎皮兽皮色的花纹像虎,可是却坚硬如铁,材质是相当受修士欢迎的,可以制成各种法宝。所以木萦本来还以为他要铠甲虎皮兽的尸体有用,可是看他如此作派,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这人竟是早早便给她准备好了食物,只是她不讨要,他就偏偏装作不知道,像是没有发现木萦快要饿死了一般!

    当真是可恶!

    看到木萦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自己,目光就像是要把自己给吃了一般,灰衣人恶趣味的笑了起来,“是啊,我早就备好了,但是看你一直生龙活虎的,就猜想着你估计不饿。”

    说着,灰衣人的目光就从木萦已经干裂、泛出血色的地方一扫而过,不经意间的皱皱眉。

    木萦被气的不轻。

    还生龙活虎?

    自己已经累成狗了,只是堵着一口气这才忍着没有开口,想着他是不会想要饿死自己,总会要给自己准备吃的,但是哪里想到这人这么恶劣,居然非要她自己开口。

    这下木萦终究忍不住了,用力的瞪了他一眼,“你不会让我生吃这东西吧?”

    她现在什么用都没了,肉放在她眼前,也不能做熟吃掉,说来还得靠灰衣人把东西给她做好才行。

    既然非得自己使唤他才肯动,那木萦不介意多多使唤几次。

    “呦,我这是给自己找了个主子?”

    灰衣人被她给逗笑了,身子直直的站着没动,却是朝她扔出了一把银色的剑。“你自己先处理了。”

    那把剑中等长度,剑身薄如纸,上面一丝花纹都没有,可是从剑面上折射出的光,却让木萦没有小觑它。

    木萦拾起剑,忍不住的想要摸一摸,可是手指到了跟前,却是不敢放在上面。

    她看看自己手中的剑,又瞅瞅以皮厚坚硬著称的铠甲虎皮兽,最后咬咬牙,用力把剑捅到了那铠甲虎皮兽的尸体上。

    只听“噗嗤”一声轻响,剑柄轻松没入妖兽的尸体,就像是刀切豆腐一般轻松,像是没有遇到任何阻拦一样。

    “真是好剑!”

    木萦目光不由得一亮,她遇过的好武器也不少,但是能在一个凡人手中也能有这种效果的剑却是绝无仅有的,这让她看着剑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了。

    “真是个没出息的。”灰衣人看木萦的眼神简直是鄙视的不行,“还自称什么炼丹大师,见识却如此浅薄,连珏暗石都没见过。”

    珏暗石?

    那是什么东西?(未完待续。。)

    ps:  我错了成吗,我不补更罪大恶极,我认真改错开始补更 …。…

 530 折磨

    木萦对灵草那是如数家珍,什么灵草长在什么地方,生长周期如何,有何功效。这些东西木萦不用想,随便就能说个滔滔不绝。只是这炼器用的材料,除了跟植物相关的以外,其余的她便是当真不知道了。

    这什么石,她是的确没有听说过名字。

    “真是没见识。”

    看到木萦一副羞赧的样子,灰衣人撇撇嘴,催促起来,“快些把这妖兽处理好,吃完得继续赶路!”

    木萦手下一顿,“你很急?”

    “当然。”灰衣人理所当然的点头,恶狠狠的道:“若不是你耽搁我的时间,我早到了。”

    自己灵力被封形同凡人,可灰衣人不是,他若是真急着赶路,那便会有千百种方法快速到达目的地,何必跟木萦一样靠着双腿赶路?

    虽然他身上有灵气,走路跟木萦不同,完全没有一点劳累感,但是终究还是耗时的。放着飞行法宝不用,自己爱走路,却还责怪木萦走的慢?

    “哦?”

    木萦一边下手褪去妖兽的皮,一边漫不经心问道,“这么急,却是不知道要到哪里去?”

    “要去哪,晚些你自会知道。”灰衣人却是不上木萦的当,轻飘飘的瞅了她一眼。

    木萦低下头,挡住眼中失望的神色,开始加快手上的速度了。

    便是他不催促,木萦也是饿的不行。自然是想要快些把食物吃到口中了。

    ******

    “如何,可有消息?”

    沐谨踏进主殿时,正巧看到一名弟子刚好从里面走了出来。当下就是激动的询问起司徒峥。

    “刚刚弟子回禀,灰衣人在九南峰附近消失不见,接着再找,便已经寻不到他的踪迹了。” 司徒峥皱起了眉,忧色显而易见。

    “那灰衣人究竟是何身份,竟然能让小萦在他手中毫无抵抗之力?”

    沐谨面带惊色,越发对木萦担心了起来。

    仙云宗的行事效率还是很高的。在确定木萦或许遭到了意外后,司徒峥便已经派下了人手下去秘密调查,不过一天。就被他们发现了这名灰衣人的存在。

    灰衣人选择在仙灵城传送阵殿附近动手,是因为这里人多,他的身形容易淹没在人群之中,不易被木萦注意到后引起戒备。但是同样的道理。正是因为那里人多口杂。所以那一幕其实是有人看到的。

    不过这些人看到后也不敢随处去说,谁也不知道木萦和灰衣人究竟是何身份,所以也害怕说出去会被人发现从而杀人灭口。但是在仙云宗执法殿弟子派出后,这些人的嘴巴就牢不起来了,于是关于灰衣人抓走木萦的那一幕,终究还是有那么些细微的声音传到了司徒峥这里。

    他们已经知道,木萦只是回身的功夫就被人给弄晕了,然后就人事不知的被带走。再接着。那灰衣人迅速带着木萦逃离到九南峰附近,可是再去寻找时。就已经没有了他的踪影。

    九南峰以山多险峻为名,那人又擅长隐匿,一入山,想找到他怕是难上加难。更何况他现在不一定还在九南峰,或许早就改了容貌与整束,带着木萦逃往了别处。

    那灰衣人简直是把浑身给捂的滴水不露,除了眼睛外什么都看不到,但是那灰衣服又不是他的皮,他想换便能换,只要一换,谁还能认出来他?

    所以调查到了现在便已经陷入了僵局,再也不能前进一步了。

    “沐谨你别着急。”青魅与桑远也这里坐着,他们是向司徒峥禀报弟子选拔的具体事宜,所以方才弟子的话,他们也都听到了。

    “不管怎么样,那人总不可能要木萦的命。活着就有希望,我相信木萦她一定会找到机会给我们传信的。”

    “是。”桑远点头,“他在暗,我们在明,我们想把他揪出来不容易,可是只要他有所图,就一定会露出马脚来。”

    “你是说……”

    满腹心思的沐谨听到桑远的话后一愣,接着眸间就微微亮了起来。

    “木萦最让人垂涎的,无非就是她身上的财富与炼丹术了。”桑远分析,“我们之前猜测,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参加木萦金丹大典的宾客之一,既然如此,那此人若是求财,就难免有些本末倒置了,而如果求的是炼丹术,木萦的性命则定会无虞。”

    “可不管他究竟是为了钱财还是炼丹术,他总会有所行动,要么是卖出一些丹药,要么就是买进一些灵草。我们可以盯着这一点,看看是否会有发现。”

    不管是买东西,还是卖东西,总要跟人打交道。而且要体现一位七品炼丹师的价值,那买卖的物品定然不会是凡物,量也不会少,假如真的如桑远所讲,那仔细查探九南峰附近,或许能发现些什么。

    “我猜他们在九南峰的可能性很高,毕竟那里容易藏人,而出了那里后,暴露的风险就会增加。”桑远又补充了一句。

    “但愿如此吧。”

    沐谨点点头,现在关于那灰衣人的一切都是未知的,他们并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用这个办法来试试了。

    “可惜当天来的宾客实在太多,想要一一排查他的身份,太不现实,根本无从查起。”青魅叹息道。

    金丹大典那天,来的人数众多,天南地北哪里的都有,其中还不乏一些身份相当尊贵之人。所以就算他们想要一个个筛选出灰衣人的蛛丝马迹,实际上却也是完全做不到的。

    来人那么多,先不说全部查完要耗费的精力得有多大,只说此举动静那么大,难免会引起众多的猜测,这对于仙云宗与木萦而言绝不会是件好事。

    “现在弟子选拔已经开始进行了。”司徒峥此时开了口,“这事先前已经宣传完了,想要改时已然不可能 ,既如此,那就只能按计划去做了。”

    本来他还在想,要不要让木萦一开始就参加到选弟子当中去,可是现在突然间出了这样的事情,木萦是肯定没法参与其中了。

    仙云宗收徒的时间早就已经通知给了大陆修士,所以只能按原先计划的那样开始这项事宜,至于木萦收徒的事……

    “若是弟子们都已经收进来了,可是小萦却一直找不回来,那要怎么办?”沐谨担忧的问道。

    说起弟子测试,这的确是相当喜人的,当这个消息一传下去后,整个大陆都为此沸腾了,当然人们关注的重点都是在木萦这个七品炼丹师所收的首席弟子的名额之上。

    既然她说了要收徒,那到最后是绝对会选出名徒弟的,谁知道这个天大的好事会不会落到自己的头上?所以只要家中有符合条件的,都参与了报名与选拔,这也导致了此次弟子测试的参与者是以往每次的数倍,为了这事,仙云宗还派下了不少的执事弟子来管理此事,只求能选拔出最优秀的弟子。

    这件事现在是所有人都津津乐道的,大家都在猜测最后这个能被木萦选中的弟子将会出自哪个家族,有一些资质与灵根颇好的孩子已经有崭露头角之势了。

    可是现在木萦却不见了,假如最后弟子都收进门派了,可是木萦却不出现,这岂不是会让众人说仙云宗故弄玄虚、戏耍众人吗?

    要知道这次跟以往不一样,以前有些大家族并不想让弟子进入门派修炼,觉得还没有在家族中得到的修炼资源多、环境好。但是此次因为有着木萦七品炼丹师这个身份参与收徒,不少大家族已经把家中资质上等的孩子给送了过来,只为了让他们能有机会获得木萦的青睐,从而将之收为徒弟。若是最后木萦没有亲自出面,他们又怎么会善罢甘休?

    “若真是那样,便只能找借口拖着了。”青魅眼眸微闪,“比如说云意真人正在炼制一种新的七品丹药,已经闭关数日了,正到关键时刻不能停下?”

    闻言,沐谨也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便把眼神投向远方,满是忧愁。

    “现在我只希望小萦能平安归来,少吃些苦头。”

    ******

    沐谨的期望,在此时是完全不能成真的。

    木萦这哪里能少吃苦头,她简直是吃尽了苦头!

    这灰衣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跟木萦有仇,在路上简直是变着花样的折腾她,总是不给她食物吃,不给水喝,有的时候为了折腾木萦,还特意给她猎杀肉质相当粗糙低劣的妖兽,让木萦为了保命而不得不吃东西时还得受这样的折磨。

    就比如前天,灰衣人给木萦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