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木萦仙记-第25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金凝雪下意识的抽了抽手,可是中途却停了下来,她低下头遮住了脸上的冷意,声音却是轻柔,“若是事情办成,那自然是可以的。”

    男修闻言十分激动,握着她的手越发紧了,甚至双手还有些不规矩起来,右手已经想把金凝雪搂在怀中。

    “好了,你快回去吧。”

    金凝雪能让这男修握着手已经是强忍着怒意了,哪里还能让他占更多便宜?只见她眼中有着隐忍的厌恶之色,身体闪躲着他的怀抱,“你不是说你师弟怀疑了吗,那就不要再耽搁时间,等过几日你再来找我。”

    “好,我都听你的。”

    男修有些哀怨的看了一眼金凝雪,却没发现她隐含的厌恶,只是觉得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也就心里一甜,松开手就离开了。

    男修才刚刚一走,木萦就见到金凝雪拿出手帕,手在手帕上用力擦了擦,然后便把手帕扔在了地上。

    “哼,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

    金凝雪口中吐出这几个字,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在确认男修已经走远了后这才整了整装束,离开了房门。

    木萦抿了口茶,不禁叹息一声。

    金凝雪明明可以有更好的生活,可是却偏偏不珍惜,非要到此寻自己的麻烦。对此,木萦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虽然金凝雪同时得罪了仙云宗与丹香山,可是两个门派都没有要把她赶尽杀绝的打算。因为得罪两大宗门的缘故,也许已经没有别的门派愿意收留她,可是她已然是一个五品炼丹师,就算没有门派收留对她而言也并没有太严重的影响。

    炼丹师只要水平高,那自然就会有名气,名气一到,那愿意投奔她的人也不会少到哪里去。金凝雪大可以开一间药馆,自己当馆主,借着炼丹之机收网一些人才与关系,到时候有大把的人庇护她,足可以保她平安,这样也完全够她风光的过完一辈子了。

    可是她自己却不知足,反而还愤恨木萦抢了她的风光,在离开仙云宗后也不死心,竟然不知道从哪勾搭到仙云宗的一名内门弟子,还利用那个人为她办事,妄想对木萦不利。

    木萦心想,看来自己还是太仁慈了,这才让她一点也没把她和仙云宗放在眼里,居然还有胆子从中捣鬼。

    在听到她说的话后,木萦当即就想要取了她的性命。可是后来木萦却想到了更好的办法来对付她,于是就忍下了当时的冲动。

    且容你再蹦跶两日,之后便会让你后悔自己动了不该动的心思。

    想到这里,木萦轻轻一笑,离开了这家茶馆,朝着仙云宗走去。

    那名男修的长相,木萦已经记的清楚,看来回到宗门以后,她要做的事还真不少。(未完待续。)

 542 回返

    木萦一路走向仙云宗,却在快走到仙云宗的大门时停下了脚步,只见她转了转眼珠子,四处看看,发现周围没人,便从储物袋里拿出了一个丹瓶,从中取出了一颗丹药放入口中。

    丹药才刚刚入口,她的脸就发生了变化,只是一瞬间,她便变成了另一副看起来颇为平凡的面容。

    拿着令牌进了门派,并没有引起守门弟子的怀疑。木萦在进入山门后便是直奔沐谨的住处,然而在到殿外时却被秦管事给拦了下来。

    沐谨乃是一殿之主,自然不是谁想见便能见的。且木萦的这个面容他从未见过,也不知道是哪个默默无闻的内门弟子,秦管事当然不会让她直接面见沐谨。

    “你是何人,见殿主做什么?”秦管事皱眉问道。

    “秦管事,还请替我通报一声,就跟殿主说……乔灵来了,殿主定会相见。”木萦行礼说道。

    秦管事上下打量了木萦一番。或许是感觉到她并不是无的放矢,于是就点点头,指派一个侍女进去跟沐谨通传,而他则是站在殿前看住了木萦。

    只是让秦管事奇怪的是,那侍女才刚进去没多久,就有脚步声从里面传了过来。秦管事本以为是侍女要回绝木萦,却没想到,来的人不是那个侍女,而是沐谨本人!

    沐谨一脸着急的快步走出殿外,眼神在四周寻找着什么,当看到站在殿外的木萦时就停住了脚步。有些疑惑的打量起来。

    木萦朝她眨眨眼,露出了一个笑容。

    沐谨当下就眼睛一亮,走到了木萦的身前。“你且跟我来。”

    说着,就自顾自往自己殿中走去,木萦也紧随其后,只留下秦管事颇有些惊诧的看着两人的背影。

    这乔灵是何人,怎么竟会劳动殿主亲自来迎接?而且看其表情,好像是十分激动?

    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秦管事摇摇头,也不再想这件事了。

    “萦萦?”

    木萦跟着沐谨才刚刚回到屋里。沐谨就关上房门,有些惊喜的看着木萦。

    “师父,徒儿回来了。”木萦出声回道。

    “你怎么弄成这副样子?”听到木萦的声音。沐谨这才长长舒了口气,脸上浮现出放松之色,不过随即就盯住木萦的脸看了半天。

    “此事说来话长……”

    木萦接着便把她离开之后的事情讲了一遍,不过在讲到被掳时却是含糊过去了。只说是场误会。后来便弄清楚了。不过却是把方才听到的事告诉了沐谨。

    “呵,金凝雪好大的胆子。”

    沐谨听木萦说到最后,这才明白她为何要换个面容出现,不过在听到木萦说金凝雪安排的阴谋时就冷笑了。“从她离开之后,我们就一直安排有人在盯着她,你说的那个弟子我们已经知道他是谁,只是却不知道他们竟然有着这样的打算。”

    “我故意变换了容貌,就是不想被门派里的人发现我回来了。”木萦点头。“我倒是想要看看,天丹殿的人会为了那个消息乱成什么样子。”

    金凝雪想的那个主意。却真是有些作用。

    如果木萦真的不在门派,那被人鼓动的弟子们闹事后就会发现木萦仍是闭门不出,那就必然会有怀疑,从而觉得仙云宗根本就是在故意骗人,想要借木萦收徒之事而把他们这些天资优越的弟子都骗到仙云宗来,甚至还会怀疑木萦根本就不是七品炼丹师。到时,仙云宗的名声肯定会有大大的影响,甚至这些弟子背后的势力也会做出些小动作。

    而如果木萦在门派,那免不得就得被迫着露面,说不定她就会因为被突然间打扰而导致走火入魔,甚至影响到修为性命。

    而且,就算这个计谋失败了,那此事也跟她金凝雪没有任何关系。

    木萦这时就在庆幸了,幸好她回来的早,若是她真的再晚几天再回来,那岂不是就会被金凝雪给算计了?

    “唉,天丹殿也该整治了,竟然会出现这等事情。”

    沐谨的神色也不太好看。

    炼丹师收了弟子的贿赂,妄想去影响木萦收徒的决定,这件事不仅仅是天丹殿的耻辱,更是在打仙云宗的脸。

    这种事做了就是有风险,现在外面已经有这种风声传了出去,那说明此时早就被人知道了,暂且不说那传流言的人是不是故意为之,但这至少还是能说明问题的。

    “这事应该能查出端倪。”木萦冷声道:“不管是炼丹师还是新来的弟子,都得严惩。”

    “这是自然。”沐谨点头,“也许是不属一殿,天丹殿的这件事,我倒是从未听说。恐怕不止我,就连你伯鸣师兄跟司徒掌门,应该也不知晓。”

    若是知道,那早就下手处理了,又怎么会把消息传到外面去?

    “这恐怕就是灯下黑吧。”木萦想了想就说:“又或者是天丹殿新弟子发现了这个情况,暗叹不公之余便说给了别人听,所以这才会流传出去,可是门派里却极少人知道。也有可能私下有人说,却没人敢传到殿主掌门那里。”

    “不管怎样,这事一定要赶紧处理。”沐谨颇为不喜的道:“收徒乃是光明正大的事,你的炼丹本事在这里放着,竟然有人会觉得能糊弄住你,当真可笑。”

    “当利益够大时,总有人会觉得别人都是傻子,只有他一个脑袋灵光的。”木萦突的笑了,“师父你也不用着急,我留着金凝雪的命,就是想要让她掀起水花来,等到事发时,也许还会有特别的收获。”

    “你是说……”

    沐谨瞬间就明白了木萦的意思,微微思考一番后就笑着点头,“好,那就依你。”

    “师父,我消失这么久,你一定急坏了吧?都怪徒儿愚笨,这才不知不觉的中了招。”

    木萦现在想到方才沐谨乍一见到自己时惊喜的神情,就会觉得有些愧疚。

    她这一失踪就是近一年,在此期间一点消息都没有,也不知道沐谨该是多么的着急。

    “是啊,不止我,就连掌门也是急的不行呢,生怕你发生什么意外。”沐谨瞪了木萦一眼,“你这孩子,就知道让我操心,幸好你没事,否则我们都要着急死!”

    其实对于木萦这一年的行踪,沐谨是十分好奇的,但是木萦的言辞却明显有些闪躲,这让沐谨明白她是有些不能说的考量。既然如此,那她也没有问的必要了。

    人平安回来就好,只要木萦当事人说没什么,那应该的确不是问题。

    但尽管如此,一想到这一年来的担心受怕,沐谨还是忍不住瞪了木萦几眼,直叹她不省心。

    木萦嘿嘿一笑,抱住沐谨的胳膊晃了又晃,向她认错讨饶。

    “好了,别闹我。”沐谨终究是笑了出来。“你且随我去见掌门吧,我们这些日子一直在到处寻找你的消息,却是一无所获,如今你回来也得告诉他,让他放下心。”

    “好。”木萦点头,“师父,真是为难你们了,我失踪时刚好是招收新弟子之时,还好你们想出我要闭关的方法来挡住了他们,不然还真是不太好说。”

    “幸得你回来的早。”沐谨叹息,“虽说这是个好的借口,但你长时间不露面的话,那些人定然会忍不住的想要试探你是否在仙云宗,最近我们便觉得已经有质疑的声音存在了。”

    “若他们只是怀疑也就罢了,可若是别有用心,那就不得不做些什么。”沐谨看向木萦,“你既然回来了,那我便给你安排个身份,你且去天丹殿观察一下吧。”

    去天丹殿卧底,来亲自看看那里的弟子与炼丹师们的情况?

    木萦闻言目光一亮,连忙点头表示同意。

    接着,木萦就跟着沐谨去见了司徒掌门。司徒掌门得知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女修竟然是木萦后,当即就愣了愣神,然后便开怀的大笑了起来。

    司徒峥自然也询问了木萦消失是何人所为,不过木萦却避而不谈,转而跟司徒峥说起了金凝雪一事。

    “她有坏心思这事我们早就知道了。”司徒峥只是平淡的点点头,“你说的那个男修,是她曾经在仙云宗待着时结识的,也不知道金凝雪给了他何等好处,竟然让他甘心被金凝雪驱使。”

    什么好处?

    木萦不由得坏笑,金凝雪为了让那男修俯首听命,就连美人计都用上了,甚至还被人吃了豆腐呢!

    “虽然知道她想要对你不利,却不知道她打的是这种主意。其实早在发现她有异心时,你师父便说想找人直接杀掉她,也省得她再想什么阴招来害你,不过却被我拦下了。”

    司徒峥看向木萦,“对她有了防备,那男修的一举一动我们都尽收眼底,谅他也翻不起什么风浪来。至于金凝雪,我猜想你更想亲自去解决她,所以便把她的命暂且给你留着,打算等你回来后交由你亲自处置。”

    接着,司徒峥就直接给木萦安排了一个去天丹殿打杂杂役的身份,让她去那里亲自看看是何情况。

    为何是杂役?只有杂役才会让天丹殿的众人无视他,这样她在观察情形时也会更加直观且真实。(未完待续。)

    ps:  今天两更,你们抱怨辣么多,我只能妥协的变勤快了~

 543 旁观

    木萦悄无声息地回到仙云宗,除了沐谨与司徒峥外无一人得知她的身份。而在司徒掌门给她安排好身份后,木萦第二天就顶着这张平凡的脸,以杂役张小花之名混迹到了天丹殿。

    “你是何人,为何我从没有见过你?”

    木萦正在把一批灵草搬到天丹殿的药材房,就见一个男修有些好奇的打量自己,然后便问起话来。

    “我叫张小花。”木萦故作憨厚的一笑,“这些日子天丹殿消耗灵草的数量太多,方师叔指派我过来管理这些灵草。”

    木萦眼尖的发现,当自己说出“张小花”这三个字后,对面的男修嘴角明显有些抽搐,显然是被她这个俗到不行的名字给雷到了。

    木萦也很无语,不知道司徒掌门是怎么想的,竟然给她弄了这么一个名字。

    莫非是恶趣味,故意逗她玩的?

    “原来如此。”男修恍然点头,“我是天丹殿的弟子,名叫曹海,本来管理这库房是我和另一位师兄的活计,只是那师兄昨日晚上却突然有些不适,想来也是因为这样方师叔才把你给派过来了。”

    他那位师兄的确是突然不适,但木萦却知道这是司徒掌门的手笔,若是他没有不适,那木萦怎么会理所应当的进入这库房?

    “是,我虽对灵草有些了解,可是却对管理库房不太懂,这些时日还要麻烦曹师兄指点了。”木萦笑着谦和说道。

    “你?对灵草有所了解?”曹海闻言有些诧异,又觉得有些可笑。“灵草种类那么多,便是我,也是在这天丹殿干了三十年才慢慢有些认知。但也未必敢说了解,你这初来乍到的,竟然就敢说对灵草了解?”曹海说着便摇头失笑,“你勤奋些,少说多动,有哪里不懂的便问我,这些东西可是一个都不能错的。假如出了事,那温大师可不会饶了你!”

    “温大师?”木萦假装不懂。

    “正是,温大师如今管理天丹殿大小杂事。做事非常认真,最见不得天丹殿中出事。”曹海一边整理库架,一边扭头对木萦说道。

    “我记得,天丹殿以前好似是杜大师管派……”木萦似乎有些不解。

    “杜大师啊……”曹海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抹幸灾乐祸的笑意。“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哪里还能再管理天丹殿?如今他要么整日待在屋里炼丹,要么就是不在门派,却是很少出现在人前了。”

    关于杜大师如何得罪的人,曹海并没有明说,可是木萦却瞬间明白了过来。

    杜大师,也就是杜堂宏,曾经污蔑木萦偷盗,后来还拿个假货来给木萦赔礼道歉。他之后怎样木萦并没有在意。不过现在看来他的日子也没有那么好过了。

    这还是他炼丹品阶高的缘故,若非如此。那他也许连门派都留不下去了。

    不管是沐谨,还是木萦的两位师兄,可都是非常护短的主,他们因那事对杜堂宏十分不喜,再加上天丹殿殿主伯鸣师兄在事后也是大发雷霆,杜堂宏有此结局,也都是他自找的了。

    “听说最近殿中用灵草很多,这应该是为了培养那些新弟子用的吧?”木萦垂下眼眸,没有再问他杜堂宏的事,而是把话题又拐到了那些弟子上。

    “可不是吗。”曹海感叹,“这一次来的弟子可是这么多年中最多的了,以往炼丹的好苗子都是争破头的往丹香山挤,今年可好,十之七八都跑来仙云宗了!所以这灵草用的如流水一般,很快便没了。说起来,这一切都是因为云意真人,若不是云意真人才能出众,我们又怎么会收到这么多资质上好的弟子?”

    “是啊,这些人大多都是奔着云意真人来的。”木萦面不改色的自夸,然后就像是不经意间问起了曹海:“只是不知这批弟子里面谁最出众,又有谁会被云意真人看中并收为弟子?”

    两人交谈这么一会却是有些熟悉了,木萦说话的态度又是相当温和,对着曹海似是十分尊重,于是他一得意,也就夸夸其谈开来,“嘿,你还别说,这批弟子中资质不错的还真不少,其中还有一个火系单灵根天才呢!他叫严楠,于炼丹上最有天赋。除了他外还有好几个双灵根的弟子,比如说柴凡、张静之、徐茂山,他们资质也都算是不错。不过若说起勤奋刻苦,那就当数闫童了,他虽然只是三灵根,不过悟性却是不差,平日里也是钻研炼丹术最多的。”

    木萦在曹海说的时候,便是认真听着,把他说的这几个人名全都记下了下来,只是在听到闫童这个名字时,木萦手中正在整理药材的东西便是顿了一下。

    “好了,你快些把这里的材料给整完,我得拿几种材料给他们送过去,一会就是温大师授课时间了,要当场考校他们把灵草炼化成药液的本事,可不能耽搁了。”

    曹海给木萦说完,就朝外探头看了看,之后就有些急匆匆的出门了。

    授课?考校?

    木萦闻言眼睛一亮,把曹海刚刚说过让她快些整完材料的话置之不理,直接便紧随其后出了门。

    “……是,都在这儿了。”

    待木萦走到天丹殿主殿时,正好看到曹海正恭敬的对一个男修说着话,那男修看背影十分劲朗,曹海说完话,那人便弯腰查看了一下灵草,于是便跟曹海点点头。

    那男人看完就转过了身,跟站在他身边的一位管事说了些什么,接着管事便把曹海送来的各份材料都分发到了在座的弟子手中。

    这样一来,木萦也就看到了他的面容,发现这位温大师年纪看起来约是四十五岁,气质较为内敛,似乎比较温和的样子。比起飞扬跋扈的杜堂宏,无疑这位温大师更得木萦的眼缘。

    殿内正在坐着的弟子共有五十来人,看其年纪皆在几岁到十几岁之间,看着这些年岁颇小的孩子,木萦不由得恍了一下神。

    “咦,张小花?”

    曹海完成任务后就退到了一边,没想到一转眼睛竟然看到木萦也过来了,于是就连忙走了过来,语气不善的道:“不是跟你说了让你把材料都整理完吗,怎么这么快就跑出来了?”

    “曹师兄,我是没见过温大师,也对这些新弟子比较感兴趣,所以才跟过来看看。”木萦不好意思道:“你放心,等我看完回去就马上整理那些灵草,不会耽误事的。”

    “也罢,那便看看吧,不妨事的。”曹海本来想说什么,不过想想也就作罢,站在木萦旁边一同看着那些弟子,“等到材料都发完后,温大师便会给弟子们做示范,然后他们就该自己动手做,由温大师考评了。”

    果不其然,曹海说完没多久,温大师便开口了。

    “每人现在手中有三种材料,日炎花,清月草,冰晶岩,今天我们要做的,便是不借助炼丹炉,只是用手来把它们分别炼化成药液……”

    这三种材料价格都不高,算是炼低品阶丹药时比较常用的材料了,不过虽然都是低等灵草,可是在炼化时难度却不尽相同。

    日炎花难度最低,清月草算是中等,而那冰晶岩则是比较难的。三种灵草三种难度,更容易看出弟子们水平高低程度如何。

    “不是说今年的弟子很多吗,怎么这里只有五十个?”木萦一边看着,一边小声问起了旁边的曹海。

    “这可是温大师亲自授课,资质一般的弟子怎么会有资格来这里?”曹海白了木萦一眼,似乎为她提出这么简单的问题而感到诧异与不解,“能来到这里的,都是温大师觉得悟性不错的弟子,将来云意大师收徒,必然是要在这五十位中选了,那些连前五十都没进的,是绝对没有希望了。”

    “哦,是这样啊。”木萦点点头,并不介意曹海说话时有些不中听的语气。

    “日炎草属火系灵草,与火相当亲和,在炼化它的时候只需要少许的灵气便能将之炼化成药液。清月草性中和,难度算是中等。这冰晶岩却是属水性灵草,若是炼化时稍有不当,那整株灵草的药性就会被毁掉,所以它的难度最高。”

    “炼化是一部分,但是整个过程中最考验炼丹师水平的,却是剔除杂质,使药液更加纯净,剔除出来的杂质越多,那最后的药液药效也会越强,修士服到体内后在身体中积累毒素也会越少。”

    “接下来我会把这三种灵草分别炼化,你们且仔细看着,途中不许发问,在我炼制结束后你们若有问题才可问我,问完后你们便需要亲自动手炼化你们手中的灵草。”

    温大师在讲解的时候非常细致,讲完后看到众弟子纷纷点头,这才开始拿起灵草开始炼化。

    木萦边看边点头,觉得这位温大师倒是个十分认真的师父,他是真的在细心给孩子们讲解,并没有想要敷衍他们的意思。

    “温大师可是不常讲课的,但是每次上完课,都会让这些孩子们受益颇多,所以他们最喜欢的便是听温大师的课。”见木萦的样子颇为认真,曹海也便边看边向木萦解说。(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到啦~~刚才登录后台才知道,原来从今天开始到下月七号,都是双倍月票时间,一张顶两张,嘿嘿嘿,我又要求月票了~

 544 考量

    木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