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木萦仙记-第26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业搅四悖夷阆衷诨褂辛苏饷创蟮某删褪保悴恢酪卸喔咝恕!背偎底啪吞究谄翱上б硖宀缓茫裨蛩秸馐潞笠欢ɑ崆鬃怨纯纯茨愕摹!

    “楚爷爷身体如何不好?”

    木萦隐约记得,楚临已经不是第一次说爷爷身体不好,时日无多了,之前那次木萦还不太好意思寻根究底,但是此时知道老人帮了自己这么多,完全把自己当做后辈看待,那她也得有所表示了。

    “他是在从化神期到合体期突破时出了意外,导致晋阶失败,伤了身体的筋脉根基。”楚临说着就皱起了眉,显然是对他爷爷的状况十分担忧。“自此后爷爷就再也没有动用过灵气,终日都在静养,可是显然这并不能解决问题。”

    “化神期到合体期?”木萦听的有些糊涂,原谅她完全没有听过这两个名称,搞不明白这算是什么修为。

    “元婴之上是分神,分神之上依次是化神、合体、渡劫与大乘,传闻到了大乘便可真正飞升成为仙人,而渡劫期便相当于半个神仙,只是已知的并无一人到达大乘,就连渡劫期高人也是少之又少,世人根本无从得见。”

    “元婴之上竟然还有这么多?”木萦听的暗暗咂舌,不由得震惊起来。

    在齐星大陆,元婴期的真君就已经是十分尊贵的身份了,但是这到了浮灵大陆后只能算是中下等水平,两者间相差的未免太多。

    “那楚爷爷的伤,就没有找制药炼丹师看过吗?”感叹完后,木萦就又问起了楚爷爷的事,她对此还是十分关心的。

    “在浮灵大陆,没有制药师炼丹师之分,所有的炼丹师必然都是同品阶的制药师,所以那里的炼丹师含金量会比这里高上不少。”楚临解释,“我们当然也请过不少炼丹师来给爷爷看,可是用尽了丹药,便是连八品炼丹师都请到过,然而最终仍是没有效果。”

    “连八品丹药都治不好?”木萦瞬间就震惊了。

    “其实有一种名叫起灵丹的八品丹可以根治爷爷之症,可是那种丹方早在许久前就已经失传了,我们楚家寻遍浮灵,仍是找不到半点头绪。”楚临揉揉额角,似是为此颇觉头痛,“想来只有那些已经逝去的炼丹师们才知道它的炼制方法,又或者一些高级炼丹世家中才有,不过就算有,也会当宝贝一般看着,想要得到丹方且找到人配制,谈何容易。”

    像是那种已经绝版的丹方,无疑是无价之宝,那些世家就算有,也一定像是看眼珠子似的看着它,又怎么会把它拿出来拱手送人?

    “起灵丹……”

    听着这个名字,木萦默默的多念了两声,心里把它给记了下来,以后多留意一番。

    这般珍贵的八品丹,一般人家自然是不会有,那些名门世家又绝对不会交出来,想要寻到它恐怕是困难重重,但就算这样也不能放弃希望。

    木萦心中正默默想着,脑海中突然有一丝亮光闪过。

    浮灵大陆……炼丹世家……死去许久的炼丹大师……

    这让她不由得想到了一个人,那个她在天罗秘境中见到的一丝魂念,她的……二师父!

    那个二师父说话时的模样,言语中无不在透露着一点,他是浮灵大陆的高品炼丹师,他已经死去了许久,他的炼丹术十分高超。这让木萦越想越是觉得, 她的二师父很有可能会知道这个起灵丹的丹方。

    虽然他已经离世了,可是他曾说过,只要自己能把他留下的所有七品丹方全都炼制成丹,那就可以得到他的嘱托,到时便可以知道这个二师父的过往之事,还有他让自己去的那一家,究竟是何来历了。

    听二师父的意思,他让自己传话的那一家人便是浮灵的炼丹名家,虽然不太确定那一家有没有起灵丹,但是至少也是一丝机会。

    想到这里,木萦越发决定要快些把那些七品丹药全都炼制完,快些知道二师父让自己做的是什么事,这样心中也会有些底气了。

    还有自身的修为实力也要快些提升起来,司徒掌门给了自己终生无限制出入秘炼塔的机会,看来她也得安排个时间去里面闯一闯了。(未完待续。)

    ps:  今天是最后一天双倍月票啦,下次估摸到过年时了,姐妹们给力些,让书再往上蹦跶几个名次吧~

 554 万魂阵

    “听说你要收个徒弟?”楚临突然问道,“这一年拜入门派的弟子可不少,里头还不乏资质上好之辈,可有你看中意的?”

    “现在还没有下决定,但是已经有了方向。”木萦点头。

    “我本来还在好奇你为何要收徒,觉得这有些耽搁你的时间,但是后来仔细一琢磨,就想到你是在报仙云宗的恩情了。”楚临看着木萦缓缓道:“否则你也不会在这种关键时刻还为自己揽上这么件麻烦事。”

    “我早晚是会离开仙云宗、离开齐星大陆的。”木萦怅然一叹,“也不知道这一走,以后还会不会再回来这里,所以就想着给仙云宗留下些什么,这样也不枉费师父和掌门对我的一番爱护了。”

    “既是要还仙云宗的恩情,那这个徒弟就不能选的太过草率,你且给我说说你看中了哪几个人?”楚临问。

    “一个叫闫童,是三灵根的天赋,灵根虽然算不上多好,可是悟性却是极高的,他曾经只看过几眼我炼丹,竟然能当场顿悟。还有一个弟子叫柴凡,他是双灵根弟子,不管是资质还是悟性都算是上佳之才,只是他平日里十分沉默寡言,极少见他跟别人交流,所以也看不出他是怎样的脾性。”木萦仔细说道。

    “能被人看出的,都是他的外在表现,想要知道一个人真正是何特点,只能在他遇到危急的时候方能观察的到。”

    楚临抬眸看向木萦,话中似有所指。

    这话木萦十分赞同。

    就像是金凝雪。在丹艺大比时木萦看她还是高冷如一株寒梅,可是后来呢,她做的那一件件事简直是让木萦诧异。最后更是在死前把思情泪泼上了郭蒙这个深爱她,又甘愿听她差遣的人,便是木萦这个外人看着,都觉得心寒。

    所以只从外表看,的确无法知道一个人的心性究竟如何,想要知道根底,那就得在他们遇到生死攸关。或者是当他们的利益遭到损坏的时候了。

    只是……这要怎么才能让他们遇到这种情况?

    木萦的眉头皱了起来。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不知道你有没有考虑到。”楚临看着木萦陷入了沉思,又提醒了一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如果有哪个弟子是不想早早就暴露自己的实力,惹来众人针对,所以一直以来都在韬光养晦呢?”

    木萦闻言便是一愣。

    “云意真人正在闭关。她本人不在。也不知何时才会出来,在这之前如果我暴露了自己的真正实力,那就难免会遭到众人的一致打击,所以为了保护我自己,我不妨先隐瞒我的实力,等到云意真人出关了,那我再一鸣惊人,从而被她看上。收为弟子。”楚临悠然的说出这么一番话,最后道:“如果有人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所以一直隐没在人群中,没有被你发现呢?”

    木萦沉默了,不可否认,楚临所说的话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也许还真的有这么一两个人隐藏在众弟子之中,从而被她给忽略掉了。

    可即使有这么一个人在,想要将之找出,并且还得考验到他的心性,这无疑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若是木萦光明正大的招收弟子,那便看不出弟子们的心性,可若是木萦暗中观察,那不一定能找到有天分却隐匿起来的弟子。

    “你有办法?”

    木萦自己想不到办法,可不代表楚临不会。木萦猜测着他肯定有了主意,不然也不会给自己这么多的提醒。

    “有一个方法,既可以让你所想的一切事情都发生,还不会有不好的结果,在那里你完全可以按照你所想的去做,也可以因此得到弟子们最真实的想法。”

    楚临这句话说的木萦有些迷茫,她眨了眨眼睛,觉得好似想到了什么,又一时想不分明。

    “那不一定是真实的存在。”楚临又道。

    “你说的……难道是幻境?”木萦突然猜到。

    “正是。”楚临点头。

    幻境……

    一想到幻境,木萦就想起了云家太爷云霆给自己弄的那个幻境了,她在里面待了近一年的时间,直到出了幻境也没有发现自己经历的一切竟然都是假的,足可以见幻境的奇妙。

    自己身为金丹期修士况且如此,如果给那些练气期弟子们整个幻境出来,那的确是会有不小的效果,也不担心会被他们看破。

    “只是我对阵法虽然略懂,但是只有破阵可以,布阵却不行,你可以寻一位在阵法上有些造诣的人来帮你。”

    “这样的人,我应该能找到。”木萦不由得笑了。

    人都是有擅长与非擅长的,楚临所在的楚家都擅长制符,而楚临本人在炼器上又十分有天分,这已经很难得了,若是他再于阵法上都精通了,那木萦恐怕就要觉得吓人了。至于在阵法上有造诣的人……连宇琛所在的连家,不就是吗?

    连宇琛和木萦也偶有联系,他似乎用不了多久就要接任连家家主了,所以整日里都是被连家严格要求训练着。

    看来自己可以找时间去再连家走上一遭了。

    “此事宜早不宜迟,你若是手头无事还是尽快安排为好,教导弟子成才需要花费许多的时间。”楚临提醒。

    “好,那我现在就去。”

    木萦说着便站起来,不过在临走前却忽然想到什么,于是从储物袋里拿出了一物,让楚临看看那究竟是什么。

    “这叫紫峰木,是紫峰树的树身,紫峰树只在浮灵大陆上生长,可能是偶然间流落到这里的。”楚临手上拿着的,正是先前小树疯狂吸收的那块小木头。木萦实在担心小树过些时间就又会继续水土不服,所以就想着搞清楚这种木头是什么,这样也好让她多找一些给小树吃。

    但是楚临说的话却让木萦很失望。

    生长在浮灵大陆上的紫峰树。在齐灵怎么可能找得到,而且看样子一块两块根本就不够小树用的。

    “你说隐灵树需要它?”楚临听到木萦说出根由就失笑了,“它不是需要紫峰木,只是需要灵气罢了,你把修士补充灵气用的丹药给它炼制一些,作用便足以媲美这紫峰木,只不过得经常吃罢了。”

    “用丹药便可以了?”

    木萦听到这个回答不由得喜笑颜开。小树若是需要别的,也许她还得花费些心思,不过既然是需要丹药。那对她而言就根本算不上问题了,那种低品阶的丹药她要多少有多少,小树哪怕每天都要吃,那也是管够的。

    “对了。它吃多了丹药。不会让身体出问题吧?”

    “不会,反而补充灵气的丹药吃多了,隐灵树生长出的隐灵液效果会更好,这你不必担心。”楚临笑着说道。

    木萦谢过了楚临后便满意的告辞了,出了门派便直奔连家所在地。

    连家仍是木萦记忆中的样子,木萦忽然想到第一次来这里时,连宇琛带着自己一个个走这里阵法的情景了,想着想着。木萦突然生出了几分兴致来。

    那些阵法会不会还是第一次时的样子?如果是,那她到现在仍能清晰的记着每个阵应该如何破。

    木萦闲来无事不由得心动起来。她露齿一笑,突然轻轻跃,直接飘到了连家的院落里。

    起初时木萦动作还十分小心,她已经拿定了主意,她只是想要试试而已,如果阵法不变,那她就能直接到达连家家主处,若是阵法变了,那她发现不对就立即停下动作开始喊人,以免自己被误伤。

    不过在闯了三四个阵法后,木萦就放下心来,因为到现为止她遇到的都是曾经见过的阵法,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这让木萦就欣喜起来,在看到下一个阵法也是似曾相识后,木萦便毫不犹豫的左走三步,然后右脚便踏在了地面上的那个圆心上。

    但就在这时,木萦脸上的笑容便忽的不见了。

    因为她发现脚下的触感是踩空了,根本就没有碰到任何东西!

    连家的阵法竟然真的换了!

    木萦感觉自己的身子正在直着下坠,再也顾不上其他,连忙惊喊道:“连复家主,救命啊,我是仙云宗木萦……”

    木萦此时只觉得欲哭无泪,她难得有了点童心,一时兴起就想试试连家这举世闻名的阵法,但是没想到只是走了几步,她就不知不觉的陷入阵中无法脱身了。

    木萦心知如果只依靠自己,那就是在阵法中困上一年也不可能出阵,所以此时她根本不去想什么面子的问题,而是只想尽快出阵。

    她之所以一时兴起想要闯阵,是因为她实在对阵法不精通,越是完全不懂的人越是对此好奇,心里又想着连枫跟她讲过连家的阵应该如何破,这才觉得可能不会出问题。而且她先前也已经想好了,只要发现阵法有一点不对的地方就立即停手,只是没有想到,连家的人这么狡诈,居然更改后的阵法与原先的看起来一模一样,这才让她着了道。

    其实木萦却不知道,早在她踏入阵法的一瞬间,连家就已经有人对此察觉到了。

    “这小丫头是谁?居然会我们连家阵法?”一个男修摸着自己的胡子对身边的老头说道,“难道是连家故人?”

    连家的阵法是有专人管理的,只要在阵中,那不管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们的视线。起初他们看到木萦十分“娴熟”的过阵法也是十分诧异,还在猜想她是不是连家以往的熟客,但是看着看着就觉得不对了。

    她看似熟练,但是一举一动却仍是小心翼翼,好似对自己的动作不太放心一般,这哪里有一点熟悉的样子?

    “莫不是贼人?”

    那老头瞪眼,“也不对啊,哪有贼敢光天化日之下这般莽撞的闯入连家的。”

    两人对视一眼,皆觉得十分古怪,但是却又猜不出木萦究竟是何来历,所以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继续看下去为好。

    前面四个阵法时,木萦走的步子都是正确的,这让两人面上的神情也放松了些,猜测木萦或者真的是位故人,但是在看到她在过第五关时的举动时,两人的就变的紧张起来。

    “错了错了,踩偏啦!”老者激动的站起身来,“哎,这小丫头,是要吃苦头喽!”

    连家的阵法可不是吃素的,从无外人敢擅自闯入,若是知道如何破阵也就罢了,但是但凡踩错,那后果可不容忽视了。

    这也是为何连家阵法举世闻名,那些对阵法狂热的爱好者却也不敢冒然来此破阵的原因了,而木萦一看便知道并不是阵法师,因为她手上连个阵旗阵盘都没有,这也是为何这两人看不出木萦来意了。

    “嘿,敢闯我连家阵法,活该她受点罪。”

    那个中年男修嘿嘿笑了起来,颇有些兴灾乐祸。

    对于阵法师来说,看到别人闯入自己的阵法而且还用尽办法都出不来,那他们而言将是一件非常有满足感的事,所以他也乐得看好戏。

    “这个万魂阵只能算是开胃菜,她还得庆幸自己没有闯的太过深入,不然可就没有这么简单了。”老者道。

    所谓万魂阵,便是人会陷入一个独立的空间中,鬼影森森,声声嚎叫,阴风阵阵。在这里面视线会大大受影响,看东西都模糊不清,可是偏偏耳边听到的声音是响亮无比,那些令人惊恐的声音就像是在人的耳边轻语一样,若是胆子小的修士,在这里面待上一刻钟就会被吓破了胆子。

    “这小女娃看着好似年岁不大,可别一会儿真哭了鼻子。”中年男修不怀好意的笑道。

    他知道此时正是这女修坠入万魂阵的开始,她会不停的下坠,坠落的时间相当之长,让修士还没有落地就已经有些不安惊恐起来,待到落地后还会感觉到有什么阴风吹到自己身上,接着耳边就会回响起声声的鬼叫嚎哭了。

    看到这里,男修不由得有些期待起来,也不知这女娃子在经历过接下来的事情会有怎样的表现。(未完待续。)

 555 议阵

    男修心想,不知她是会哭出声,还是会吓的神经失常?

    然而他还没看到那一幕,就见到木萦先是一滞,接着便大吼道:“连复家主,救命啊,我是仙云宗木萦……”

    “哼,竟然直呼家主之名,真是胆大包天!”男修嗤之以鼻,“以为叫叫家主,就会有人救她吗,真是的。还仙云宗木萦,谁知道木萦是谁!”他边说边撇嘴,显然是以为木萦惊慌之下是在瞎喊了。

    “木萦?”

    那老者却是没有笑,他凝着眉头似乎在想什么,“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木萦,木……木萦??”

    “天哪,仙云宗木萦?七品炼丹大师!!”老者面色大变,霍然站起身便朝着家主所在地走去。

    “什么?”老者已经走远,可是中年男修却是愣住了,他目瞪口呆的喃喃道:“七品炼丹大师,木萦?就是前一段时间闹的沸沸扬扬的木萦?这,这怎么可能!”

    木萦感觉自己在空中下坠了很长时间,时间长的让她都觉得有些胆颤心惊。不知道多久之后,她终于是落到了地面上,但是那强烈地撞击感却让她觉得浑身都快要散架了。

    “嘶……”

    木萦抚着腰,疼的呲牙咧嘴,“这就是任性的代价啊……”

    她正在念叨着,就觉得身上一凉,一种似哭似笑的阴森声音在她的耳边轻飘而过,这让木萦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这什么鬼声音?”

    木萦喃喃道。用力搓了搓手臂,这才把手臂上浮现出的鸡皮疙瘩给揉了下去。

    不过这显然并不是结束,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木萦只感觉那种令人惊恐的声音一遍遍在她耳边飘荡,而且还不止如此,除了声音外,她感觉自己眼前好像也有黑影不时的飘过去,她睁大眼想看清那是什么时却无奈的发现她眼前似乎被布给蒙住了一般,看东西十分的模糊不清。

    这是什么状况?

    木萦此时也顾不上身体的疼痛了,在这种环境下自然是对这种未知的东西更恐惧。

    “这鬼影。这声音……肯定是假的!”木萦很快就想清楚了,她是掉进了阵法中,这阵说不定就是吓人用的。所以这些声音与影像应该都只是唬人的而已。

    不过就算想清楚了这些,木萦还是觉得十分渗人,想了想,干脆直接就闭上了眼睛。开始修炼起来。

    开始时还有些静不下心。但是打坐一会儿后木萦却觉得自己浮躁的心慢慢落回了原地,于是就渐渐忽略了耳边传来的声音。

    连复带着人匆忙赶过来,打开阵法时便见到木萦正荣辱不惊的打着坐,那面色沉静的样子哪里像是受到半点惊吓?连复长舒一口气,轻声开口道:“云意大师?”

    一个七品炼丹师,足以让他喊一声大师了。

    木萦听到有人说话时方才意识到耳边的那些声音竟然已经消失了,待她睁开眼睛时便看到连复家主带着一群人站在自己面前,十分恭敬的模样。而人群中紧挨家主连复的便是连宇琛。

    木萦不由得老脸一红。

    一时兴起想要试人家阵法,结果竟然被阵法所困。困就困吧,还在第五关时就败下阵来,这传出去也真是有够丢人的,而连家恐怕也会觉得十分尴尬。

    “连家主,又见面了。”木萦努力装出一副自然的模样,她站起身对着连复一笑,接着就看向连宇琛,“许久未见了。”

    “木萦,你就算想我了,也不必非得用这种方法来看我啊。”连宇琛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木萦,话语中满是打趣,不过此言却是得到了自己父亲警告的一个白眼。

    连宇琛摸摸鼻子,不吭声了,却是朝着木萦眨眨眼睛。

    木萦于是就笑了出来,“家主勿怪,不是木萦不守礼,只是对连家阵法实在是崇拜有加,这才没忍住想要试一试,却没想……”

    “哈哈,云意大师,失礼的是我们连家才是,应该在第一时间便把阵法给打开,还请你不要怪罪啊。”连家家主说着,就朝着身边那个老者瞪了一眼,老者缩了缩脖子,不由也后悔起来。

    实在是木萦的名头太大,他听到后的第一反应便是将此事告知家主,却忘了人还在阵法中陷着,他应该先把人放出来才是,所以连复得知此后一句话都来不及说,连忙跑过来给木萦解阵了。

    “呵呵,无妨。”

    木萦对云意大师这个称呼坦然接受,并没有因为年龄与辈分有差别就让连复改口。

    必要的排场还是要有的,况且修仙界本就是以实力为尊,别人对她的尊重也是理所应当,她若是自己都露了怯,那才会被人看不起。

    然后木萦便见到连复笑意更浓,“我已备下灵茶灵果,大师里面请。”

    木萦点头,随着连复他们一同进了内堂,抿了口茶后方才说明来意。

    “此次前来是有一事来劳烦连家主帮忙,说来木萦还真是不好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