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木萦仙记-第26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是。”

    这些事项都是木萦事先告诉她们的,侍女对此也都是心中有数,看到木萦点头后方才各自抱着托盘在众人面前走动了起来。

    修士的眼力本来就十分敏锐,其实灵草不用放在眼前便已经可以看个八九不离十了,之所以要在每人面前过一遍,也只是为了让他们看的更清楚些。

    “半个时辰,三十株灵草。时间好似不太充裕。”

    正在旁观的修士们有人小声说道。

    半个时辰可不止写这些灵草的名字而已,还是要写大致用途的,这也就说明他们必须要抓紧时间。若是在哪一株灵草上花费太多的时间,必然会导致时间不够用。

    “会了自然写的快,若是不会,时间再长没用。”

    另一个修士回答。

    “旁观者不要出声。否则便自己离开吧。”

    木萦美目淡淡一扫。那两名窃窃私语的修士顿时面色一白,紧接着便闭口不言了。

    他们的确是不该出声,若是有人不小心把灵草的名字说出来,那就算是作弊了,于是这两名弟子越想越是尴尬,觉得方才太过冲动了。

    木萦见场上再无声音发出后便满意了,接着便用神识在下面奋笔疾书的弟子身上来回扫视,把他们的神情收入眼中。

    有些弟子只是匆匆看了灵草一眼。便十分自信的在纸上把名字与效用写了上去;有的弟子每一株灵草都认真的看,确认之后方才下笔;还有的弟子则很让木萦无语。瞪着大眼睛半天也想不起来那株灵草究竟叫什么,越想越苦恼,最后甚至都伸手揪住了头发。

    木萦抽抽眉角,很想说一句:孩子,通不过考试没什么,你头发秃了才叫严重呢。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到了这时,所有的孩子都已经近距离的看过了两个盘子的灵草,木萦的两个侍女此时也只是举着托盘站在场上的正中间,确保每一个角度都能看到她们手中灵草的模样,也方便弟子们抬头去看。

    “云意真人,我已经全部写完,请真人查阅。”

    时间只是刚刚过了一半,场上就有人霍然站起,这个声音在寂静如夜般的空间里就似闷雷一般响起,所有人都不由得朝着那人看了过去。

    严楠挺起胸膛,就像一只骄傲的小公鸡,他迈着自信的步子走到木萦的跟前,双手捧起自己填写的纸张递向木萦。

    “时间还未到,你就要交吗?”

    木萦微微挑眉,眼睛只是在写满字的纸上看了一眼,接着便问严楠。

    “是,弟子已经看清楚了那些灵草,该写的已经全都写了。”严楠自信的笑着,拿着纸的手又朝木萦的方向递了递。

    这一关出的题,并不算简单。

    一共三十种灵草,十种是较低品阶且常见的,十种中等,后十种则是品阶较高比较少见的。

    但就算如此,对于严楠来说还是像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简单,他只需要简单的一看便能清晰的分辨出那是哪种灵草,而每种灵草的功用他都记得清清楚楚,提笔便写,根本不用花费什么时间。

    且严楠也不算是莽撞的人,他在写完之后,又把自己写的从头到尾扫了一遍,再次把侍女手中两托盘的灵草给过了下目,确认无误后方才站起身,第一个要交试卷。

    在严楠看来,自己无疑是新人中最为优秀的,暂且不提他的家世雄厚,仅凭自己的灵根就是新人中的第一,云意真人就肯定会早早留意到他,只要他表现的出色些,那云意真人是绝对会收自己为徒的,这一点他十分确定。

    所以他才要第一个交自己的答卷,这样无疑会使云意真人对自己留下深刻的印象,任谁也夺不走他的光芒。

    想到这里,严楠就不由得露出一抹笑意,他甚至还回过头,朝着下面那些仍在埋头苦写的弟子们挑衅的挑挑眉,眼里的恶意不加掩饰。

    “既然你坚持,那我就成全你。”

    木萦意味深长的接过他的答卷,随手便递给了距离自己很近的伯鸣师兄。

    伯鸣对这次测试非常感兴趣。他不仅想知道这些弟子们是何实力,更想要知道木萦出的究竟是什么样的考题。所以早在测试之前伯鸣便说过,他并不参与测试。不过却是想要看看弟子们的表现如何,木萦自然是欣然答应。

    伯鸣有些好奇木萦为何不看便直接给了自己,不过也没多想,拿过便认真看了起来,但看着看着就不由得露出了失望之色,眉头紧紧凝在了一起。

    严楠瞬间就变了脸色。

    这是什么意思?自己难道哪里写错了?

    伯鸣的水平就算不如木萦,可也绝对不算差。这种测试对他而言是完全没有难度的,他若是说自己错了,那……

    严楠感觉自己的心跳猛的加速。他不由得回过头去看侍女们手中的托盘,看了一遍后仍是没有发现问题。

    他写的并没有错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对,伯鸣方才的神情足以说明他的答案有问题。而且严楠还想到了一个细节。木萦方才知道他坚持交卷时微妙的神情……

    严楠不由得又把目光投到了侍女手中的托盘上,这次他越发认真了,每株灵草都用了很多时间去看,而看着看着,就终于让他发现了问题所在!

    有一株灵草叶片如锯齿,根部呈现白色,颜色碧绿欲滴,个头跟成人的小指头一般大。他写的是齿叶苓。

    可是这一细看,却被他发现这“齿叶苓”的根部虽然是白色。可是在白色的顶端却有一点点微红的色泽,看起来就像是沾上了一点灰土一般。

    但是就这么一点点红,却证明了这东西根本就不是什么齿叶苓,而是比它高出好几等级的染香叶!

    齿叶苓,功效是解瘴气,而这染香叶,它却是高品阶妖兽爱吃的食物!

    严楠在看的时候只是几眼便确定这东西就是齿叶苓,根本就没有往妖兽服用的染香叶身上想,至于底部的那点微红,也被他有意无意的忽略掉了,所以直到最后他也没有发现问题所在。

    如果单单就是这个齿叶苓,那也就罢了,可是最让严楠吐血的是除了齿叶苓外,还有一株灵草也被他给弄错了!

    看着那两株灵草就这么明晃晃的在盘中安稳摆放着,感觉受到了深深刺激的严楠差点一步冲过去把那灵草给踩碎不可!

    一共三十株灵草,他竟然就认错了两株,亏他还自认为自己会给云意真人留个好印象,这哪里是好印象,不是最糟糕的印象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严楠深深呼吸了几下,把头转回去,不让那些弟子们看到他懊悔的眼神。

    哼,最好他们也大意,也发现不了端倪,这样所有人表现都一样差,云意真人便不会把自己的问题当回事了!

    严楠怎么想,木萦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因为早在测试之前,木萦就已经把严楠从自己的侯选弟子中排除在外了。

    严楠写的,木萦并不是没看,而是在他递给自己的一瞬间,木萦便已经把他所写的东西都记在脑海,自然便知道正确率如何了。

    而她此时则是在心中记下来,这场中弟子,都有谁没有被严楠的突然交卷而影响到自己的测试了。能做到这个的实在不多,大部分人都是盯着严楠看半晌,然后在自己接过试卷后又盯着自己看,在自己把卷给伯鸣后又盯着伯鸣看。

    或者是在知道严楠交卷的一瞬间就慌了神,心神不宁的动不了笔,左看右看,想看看别的弟子们有没有写完,自己写的速度是不是垫底之类的。

    木萦把这些人都摒弃在外,对于达到自己标准的弟子则是心中暗暗留意了起来。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眼看着距离最后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有些弟子则是着急了起来。

    木萦拿出的这三十株灵草,并不都是常见的,只有那些博闻广记的弟子们才能全都认得,且就算是认得,着急之下心态不稳也难免会写错或想不起来,越是到最后时刻就越是让人紧张,而在这时,就有弟子开始不安分了。

    一个男修有些不安的挪挪屁股,可是眼神却在朝着四周瞟。

    他本来是想动用神识看看别人写些什么的,可是哪成想,在这里他竟然不能用神识!

    不能用神识,可能是这里被布有什么阵法才限制住了,但是他还可以偷看啊,本来还有些激动的去偷看,却发现身旁的弟子们都跟他自己一样,手在十分努力的捂住自己写住的内容,一个个都捂的严实无比,他想看都没地方看!

    他还算是后知后觉的了,许多弟子刚开始时便发现,这个地方不能用神识,心里有底后在写的时候自然都知道捂了,否则自己所写的心血,岂不是白白便宜了别人?

    于是抱有这种想法的弟子,注定是要白费心机了。

    “时间到了,你们去把试卷收上来。”

    木萦对两个侍女吩咐。

    在严楠之后,也有弟子提前便交了卷,木萦也不阻拦,只是到现在为止,却没有一个人所写的是让木萦满意的答案。

    有些人见识不足,那些较为罕见的灵草根本就不知道名字,更别提药效了。有的名字全写了,却把灵草弄错了。还有人是把名写对,药效写错的。

    但是木萦也不觉灰心,到现在为止交卷的弟子中本就没有她看好的,他们的表现除了让木萦叹气之外也没有更大的影响了。

    侍女们放下托盘后便去收了弟子们眼前的答卷,最后交于了木萦,木萦把答卷分了两半,其中的一半交给伯鸣查看。

    她与伯鸣一目十行,极短的时间便看完了所有的答卷,木萦示意众人安静下来后就说道:

    “身为炼丹师,人们评判你水平好坏的标准便是你炼出的丹药是何质量,却绝无一人在夸奖炼丹师时会说出‘你丹炼的速度可真快’这样的话。”木萦环视下方,把每个人面上的神情收于眼底,“既然如此,为何要过分追求速度?”

    这话一出,方才那些提前交卷的弟子们便不由得低下了头,害臊的一脸通红。

    做炼丹师,本就是要沉得住气,耐得下心,这样才能及时处理炼丹之时出现的各种问题,可是他们呢?在分辨灵草时却一个比一个快,时间未到便迫不及待的交出了答案。

    “分辨灵草的时间快这是好事,但这却建立在你们有着丰富经验的基础上,对于那些炼过几千上万炉丹的修士来说,一眼便可看出远处的是何灵草,但你们自认有这样的水平吗?”

    闻言,那些提前交卷的弟子更觉脸热,而场中也是死一般的沉默。(未完待续。)

 558 第二关

    他们大多是初接触炼丹的修士,经手的灵草数量都数得过来,又有何经验可谈?

    “谭渊。”

    木萦忽然喊出一个人的名字。

    “弟子拜见真人。”

    弟子中有一个男修应声而出,有些不知所措的朝着木萦行了一礼。

    沐谨见木萦当众喊一个人声,便把目光朝着那弟子看了过去。

    谭渊是个样貌很清秀,看起来颇有些腼腆的少年,看年纪也不过十一二岁,在众多弟子中年龄算是中等。

    “你来挨个把这些灵草的名称及用途说一下。”木萦朝着桌上的托盘指了指,对他道。

    谭渊闻言有些吃惊的瞪大眼睛,似乎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木萦对他点点头,他这才真正理解木萦的意思,于是咬咬唇,略一犹豫后便开了口。

    “这一株叫百里星,是炼器时能用到的灵草……”

    起初时谭渊还有此拘谨,说话也是磕磕绊绊的,时不时还抬头看看木萦,发现木萦神色平静后方才敢继续往下说,不过这种状态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在他讲完了五棵灵草后便明显变得流利起来。

    “……它性暖,可解修士体内的寒毒。”

    在说完最后一株灵草后,谭渊便又将视线看向木萦,在木萦朝他挥挥手后便又退回到了弟子中去。

    他倒是表情柔和,可是参加测试的大部分弟子却是傻眼了。

    “你们方才交的答卷中对了多少,错了多少。想来也不用我再说了。”木萦看看有的呆愣,有的懊恼,有的悲观的弟子们。心里暗暗摇了摇头,“三十株灵草中,共有三株灵草容易与别的灵草弄混淆,但是只要你们认真些,多看上几眼,也总是能发现两者间细微的差别,那便不会出现弄错这样的问题了。”

    他们只是以为木萦在考他们认不认识这些灵草。考他们的博闻强识,所以一看到灵草眼熟便有些激动的把名字给写了下来,哪里会想到她竟然挖了这么个坑?

    都怪他们被那几株罕见的灵草给吸引去了注意力。这才将自认为识得的灵草一眼扫过,根本就没有细看!

    “这一关,全部通过的共有三十六人,分别是……”

    木萦教育完他们之后就没有再多费口舌。若是愿意听。那自然会把她说的话都记在心中,可若是不把她的话放在心上,那她无论说得再多也没有任何的作用。

    在木萦说出通过第一关的人数仅有三十六人后,座位在上方的掌门、长老及殿主们不由得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一共几百号人,只是经过了第一关而已,最后便只剩下三十六人?

    这参选的都是什么熊孩子,怎么答个题便成了这样子?现在还没有炼丹呢就已经覆灭一大半了,这让他们看着都觉得丢脸!

    司徒掌门斜斜的看了伯鸣一眼。虽然没有问出声,可是其中意味却透过他的眼神清晰的传了过去:

    “你们天丹殿是怎么带弟子的?这都过去一年了。才教出这种水平?”

    伯鸣眨眨眼睛回视:

    “这可不怪我们,是他们自己不细心!”

    他们是外行人,对这些灵草也只是懂个皮毛,并不知道那些孩子是为何错误百出的,之所以过关率这么低,并不全是因为他们不认得灵草的缘故,最为重要的原因便是他们太过武断,态度明显不认真。

    这就是为何好的炼丹师难寻了,资质、勤奋、心性缺一不可,除此外还得有机遇,如果有好的机遇,那以后会发展成木萦这样不见得不可能。

    “现在这三十六人进入第二关测试。”

    掌门他们之间有何反应木萦也并不关注,她在念完名单后便开始为过关的弟子们安排第二场测试了。

    对炼丹师进行考试,那必然是不可能只考辨识灵草的,于是这第二关,便是考验其炼丹技术了。

    “第二关比试炼丹,你们需要炼出一炉急转丹,我会根据你们炼出丹药的品质来最终评出十个人进入第三关。”木萦缓缓说出第二关测试的要求。

    “每人只给一份材料和一张丹方,时间共有两个时辰。”木萦说着就把目光朝着旁边看了一眼,两位侍女从木萦说出三十六这个数字时,便已经把第二道测试所用的场地给布置好了。

    这些弟子们自己便已经有炼丹炉,因此炼丹炉并不用准备,侍女们只需把位置留好,每个位置上都摆放好灵草与丹方,还有一个蒲团即可。

    “地方已经布置妥当,你们便落座吧,时间从这一刻开始记起。”

    弟子们还没从木萦说的要求中回过神来,这二关便已经开始计时了,这让他们连忙选了个中意的位置,然后便拿起丹方看了起来。

    急转丹是一品丹药中难度稍有些高的丹药,不过也不算过分,只要基础扎实且细心,想要炼出它并不算什么问题。

    木萦选弟子是为了继承自己衣钵的,资质平庸之人她不会收,因为这样的弟子就算收了,也不会对仙云宗起到什么助益,所以她还是想要找一位心性又好、基本功还牢靠的孩子做弟子的,这急转丹便是一个考验。

    一种稍显困难的丹药,材料又只有一份,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中炼丹,综合起来看的话,这第二关可不是那么好过的。

    前两个条件已经够难,可第三个条件则是更加苛刻。一共几百人在旁观,其中还有司徒掌门和各殿殿主,在这么多人的眼前炼丹,这对各个弟子心理素质的高低好坏无疑也是极大考验。

    心一虚,难免出错。材料又只有一份,那后果就不难想象了。

    可就算再难,这丹还得炼。有幸进入第二关的人个个都在垂涎那最后十个名额。没有一个人会想中途放弃的,所以在调整了一番情绪后,便已经有人先开始了。

    木萦给每人都准备了丹方,这是防止有人不知道急转丹是如何炼制的,虽然这种可能性不高,但到底也是以防万一。这些孩子们不管会与不会,都是先拿着木萦给的丹方看了一遍。心中有了底后才生起火来,开始逐步炼化药液了。

    木萦给的时间是两个时辰,可是炼制这丹药根本用不了这么久。最多一个时辰便可以炼制完毕,有些弟子十分慎重的看完了丹方后并不是急着开始炼,而是花了些时间稳定下情绪,确认不受外界影响后方才开始。

    木萦把这些人的表现都收入眼中。暗中点了点头。

    炼丹最忌急躁。既然时间多的是,炼丹的材料又只有一份,那下手太急难免就会出错,所以对于那些几眼扫过丹方,然后便迫不及待炼丹的弟子,木萦其实并不太赞同。

    等所有的弟子都开始炼起来丹来,木萦便把目光从他们身上各自扫过,注意看他们的每一个动作及反应。

    “呀!”

    时间刚过去半个时辰时。有一个女弟子轻叫了一声,原来是她没有注意到火候导致这一炉丹成了药渣。她十分沮丧的捂着脸,半晌后才一脸难过的收起自己的炼丹炉,自己退出了场地。

    所有弟子都在聚精会神的炼着自己炉中的丹,场外旁观之人也是不敢发出丝毫声响,所以这女弟子的叫声虽然轻,可是在这落针可闻的安静之地却是十分的突兀,有四个弟子受到了她的影响,手一哆嗦心一颤,便让自己的那炉丹也跟着毁掉了。

    “真人,这……”

    四人中有位男弟子觉得很不甘心,如果不是这女弟子影响自己,那他未必会炼制失败,所以见状便大着胆子问向木萦,想让她给个说法。

    “退下吧。”

    木萦皱眉,给出了回答。

    不管什么原因,失败了就是失败了,她又怎么会再给他们机会?

    四人顿时噤了声,不得不收起东西离开,不过在走出去后个个都狠狠瞪了瞪那个站在外面旁观的女弟子,女弟子头更是低了些,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退,心下也是觉得有些内疚。

    木萦却是神情不变。

    其实在最早的时候,木萦曾想过给每人分配一间房间,让他们每人都可以独自的炼丹。可是细想之后却又变了卦,觉得还是当着所有人的面炼丹更能看出一些事情,就比如他们在炼丹时手是否稳,是否定住了心神不受外界的影响,还有他们在开始炼丹之初是否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等。

    现在看来此举果然有效,本来是一个人失败,其他四人却因为受到了影响从而一同失败,看似可惜但实际上却说明了他们的心神不定,这才轻易被惊动到了。

    在这五人之后,渐渐便又有人接二连三地炼制失败了,在一个时辰的时候便已经有十五人退了场。

    不过幸好,去掉这二十人,还有十六位弟子仍在炼丹,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的有人成功炼出了丹,再无一人失败。

    这也让伯鸣的脸色好看了些,急转丹的难度在一品丹药中也只算中等偏上的,若这批弟子连炼制这种丹药的水平都没有,最后只有几人成功,那他们天丹殿的脸才真的是丢尽了。

    每有一人炼完丹,木萦就把丹药收到了自己这里查看一番,伯鸣也乐颠颠的凑上前来一同详看,木萦没有推拒,只是请他不要在看的时候发出声音。

    不到两个时辰,所有的弟子都已经炼丹完毕,木萦在最后一人交丹药时迅速查看完,这才悠然的站起身。

    “你们且看看,哪颗丹药的品质最好?”

    木萦说着,便把这十六颗丹药一字排开,展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这些丹药若是单个看还不觉得什么,但若是放在一起,那就让人觉得十分可笑了。

    有的圆有的扁,有的大有的小,有的的颜色浅显,有的感觉稍亮些,有的却是发污。

    “这一颗,还有这一颗!”

    有弟子伸出手指把丹药给指了出来,“这个最好,这个最差。”

    这位弟子一说完,便获得了全场所有人的肯定,显然都是对此表示同意的。

    那颗最好的丹,色泽亮丽、形状圆润饱满,对比之下的确是品质最好的,而那个最差的就不必说了,不仅外表凹凸不平,便是只看光泽便觉得十分晦暗。

    其实形状并没有什么关系,丹药最要紧的是看药效,而药效则是看丹药的火候还有里面杂质被剔除的程度决定的,杂质越少颜色越亮、越有光泽,所以不管让谁来看,都能把这些丹药的品质给分出个三六九等。

    “你们自己炼的丹,自己定能认得出来吧?”

    木萦说着,便抬头在这十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