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木萦仙记-第27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惨娜硪淮巍

    她也想要看一看,到底是何方人圣,竟然这么明目张胆的找木家的麻烦,找自己麻烦?

    跟着那男修一路行走,木萦便发现这个方向并不是什么繁华的位置,而是比较集中的民宅,当男修带着她走到一处较大的院落后便停下了脚步,推开门走了进去。

    “木长老,真是贵客,让此处蓬荜生辉啊。”

    才刚刚进走院子,木萦就听到一个中气十足的男性声音,抬眸看去便发现有个中年男人正从里屋出来,站在门口挑眉看着她。

    “有人这般算计邀请,我当然是要来看看了,不然舞台搭好却无人演戏,岂不浪费。”木萦轻笑,目光丝毫不惧的看向中年男人。

    “哈哈,长老真是个妙人,我们不妨进屋再谈,你看如何?”说着,男修就做出一个请的姿势,木萦见状点了点头,随之进屋。

    这个院落可能是他们才买下不久,里面有些空荡荡的,一看便知不是久住人的地方。

    进屋之后,那个出去找木萦的男修给上了杯灵茶后便站到了中年男子的身后,反观木萦这边却只有她自己,这一对比,难免会有几分萧零之感。

    木萦眼睛只是扫了一眼这茶水,却是一点喝的意思都没有,她只是定定的看着那个中年男人,淡淡问道:“我已经来了,想说什么就说罢,你也不必拖延。”(未完待续。)

 566 忽悠

    茶水并没有什么问题,可是这人千方百计把自己叫来,总不会是跟自己喝茶的。

    “木长老,跟人谈生意时是要稳住气,这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看到木萦连坐都坐不住,开口便是毫无城府地直奔主题,那中年男子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显然是觉得木萦此举太过轻率了,她的阅历还是不行啊!

    那中年男修这般说着,面上就得意起来,看木萦的眼神更是有些不屑了。

    什么仙云宗的五长老,就这处理事情的手腕连他手下的人都不如,依他看,她还是只能乖乖在屋子里炼炼丹,这样也算是人尽其用了。

    刚刚想到这里,男修的笑容却是一滞,因为她竟然发现木萦神色不变,反而在看他的眼神却是似笑非笑的,这让他顿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对某些人,也许并不需要歪歪绕绕的浪费时间,不是吗?严道友,你此次之行,是为了你的孙子严楠吧?”

    木萦开口轻描淡写地说道,话语中却是对自己猜测的肯定。

    她这话一落地,便看到对面两人震惊的无以复加,而且那个中年男子的表情更加丰富,看着木萦的眼神像是直冒火星一般。

    “什么孙子,那是我儿子!”

    中年男子愤怒的咆哮出声,到把木萦倒给吓了一跳。

    不过闻言木萦却是诧异了,严楠才十几岁。竟然会是这中年男人的……儿子?

    这怎么看怎么不像啊……

    木萦这边用狐疑的眼神看来看去,那边中年男人的脸却是由白变红,由红转黑。实在是精彩极了。

    他叫严学海,的确是严楠的亲父亲无疑。

    但是无论谁看,都会以为他和严楠的关系是爷孙而不是父子,实在是因为他虽然看着不老,但要说是一个十几岁孩子的父亲,那就感觉有些牵强了。

    他外表大概四十岁,真实的年龄更大。在修士中这个年龄是很难有十几岁的儿子的,也难怪知道真相的人都会觉得古怪。他本人其实也已经习惯这种眼神了,但每次听到别人这般说法。还是会让他觉得心恼不已。

    “哦,原来他是你儿子啊,失敬失敬,呵呵……”

    木萦伸手抹了把头上的虚汗。对自己把人家辈份搞错这一点她也觉得有些尴尬不已。

    早在木萦四处逛街的时候。便已经给师父发了传音符,问了她在这大陆上有哪些姓严的家族实力强,做事高调,结果师父给的回答便是东岭城的严家,而仙云宗新一代弟子中颇有名气的严楠,便是出自严家。

    严家之所以是有名的世家,那是因为他家中的老祖乃是元婴后期的修士,而且严家行事颇有不端。一些阴暗卑劣的事情也有所涉及,正是因为黑白通吃。所以严家也是累积了不少人脉。

    这些也就罢了,最让木萦诧异的,是这个严家竟然便是大名鼎鼎的流云阁的主人!

    流云阁的名气相当之大,在齐星大陆的生意场上算是排得上的名店了,它的店铺分布全大陆,所以严家的资产便是一个十分可怕的数字了,由此也可以想象严家究竟为何出名。

    在那样的家族中长大,又被众星捧月般的娇惯,也难怪严楠会是一副目中无人、自视甚高的样子了。

    若是别的家族,木萦或者还会好奇一下对方的来意,可是在知道来人是严楠的家人后,木萦不用猜也能了解一二了。

    她是看这个男人长的与严楠有几分相似,看年龄猜测可能是严楠的爷爷,只是没想到人家竟然是严楠的父亲,这还真是闹了一个笑话。

    “你竟然能猜到这些,我倒是小看你了。”

    严学海本不欲暴露自己的身份,但是他在这风陌城留了好几日,有时会跟流云阁的管事见个面谈些生意上的事,难免就会在称呼上带上他的姓,想来就是因为这样,才让木萦知道自己是姓严的,从而知道了他的来意。

    木萦挑挑眉,没有接话。

    “既然你知道我是谁了,那我也就不说废话。”严学海冷着脸,用阴鸷的眼神看向木萦,“我儿为了拜你为师执意要去仙云宗,他的资质在本届弟子中绝对是最好的,可是最后你竟然没有选择我家楠儿,而是找了个处处不如他的谭姓小子,你这究竟是什么意思,莫不是看不起我严家!”

    提起这事,严学海就是一肚子气。

    严楠本来并不愿意进门派,他其实是想在待在家里耀武扬威的,严楠天生便是炼丹师的料子,他若是想学炼丹,那严家完全可以让家中供奉的那些炼丹师来教他入门,时间一久他学好了,自然可以脱离那些炼丹师而独立炼丹。严家本来对于他这个想法也是赞同的,因为在他们看来,在炼丹上严家已经完全有资源教导严楠,何必让他去门派里混日子?到了门派还得看人脸色,上面一级压着一级,让严楠受气怎么办?

    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木萦突然间成为七品炼丹师的消息传遍大陆,造成一片震荡,而且这还不算完,她居然紧接着就放出消息,说是要招一个亲传弟子!

    木萦是谁,那可是天下第二个七品炼丹大师啊!

    于竹虽然也是七品,可是毕竟年龄大,没多少年活头了,更重要的是于竹已经有了弟子,早已说过不再收徒了。可是木萦不一样,她年轻有为,膝下又一个弟子都没有,现在收的这个徒弟必然是可以从她那里学到不少东西,甚至完全继承她的衣钵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这个消息传到东岭城后,严楠方一听说就瞬间下了决定——

    他要去仙云宗!他要拜木萦为师!

    严家对此也很支持。若是严楠真的拜到了木萦门下,那他们严家的势力必会大增,更别提这事对严楠来说也是件不小的好事。

    原本一切都计划的好好的。可是没想到,最后木萦竟然不收严楠,而是收了一个不过双灵根资质的谭渊!

    这可把严家上下气的不轻,他们本以为严楠的资质最好,背后又有严家撑腰,这种事实人人都知道,根本就不必他们费心。可是谁知,偏偏有个二愣子木萦,竟然根本就无视这一切。

    想到儿子自从被拒绝后就不再去仙云宗修行。而是天天在家里发脾气,没事就殴打下人的事,严学海便觉得心疼之余又很是气恼。

    你木萦不是有能耐吗,你敢不把我严家放在眼里。那既然如此。我也不会给你面子!

    这才有了严学海故意找人跟木劲峰交好,待他醉酒后又故意把他带到流云阁“冲撞”自己,然后他就顺理成章的过来兴师问罪。

    他也没打算把木萦怎样,毕竟木萦还是仙云宗的五长老,他没有猖狂到敢取木萦的性命,可是既然木萦得罪了他们,那就得给她个深切的教训,让她知道他们严家可不是好惹的!

    原来真的是这个原因。木萦恍然。

    自己收下谭渊后,便听伯鸣曾经抱怨过。说是严楠直接就回家了,在门派里连面都不露,当时司徒掌门还说了一句随他去吧,不来更省心之类的话。

    当时木萦只觉得严楠是被娇惯坏了,自己就算不收他为徒,就凭严楠的资质,若是想要好好学习炼丹,那在别处也绝不会缺什么机会,可是他却连来都不来了,那才是真正的犯傻。

    没想到这才过去半年,人家严家人就来为他找场子了,这真是让木萦哭笑不得。

    “小楠那孩子,唉,我是真不忍心收他为徒啊。”

    木萦自知道严家人来找自己后,便已经开始考虑应该如何应对了。

    对严家人来说,是想要让自己收下他,不过这是不可能的,在这一点上双方肯定达不到平衡。可若是因此而和严家闹僵,自己倒也罢了,但不管是对木劲峰而言,还是对仙云宗来说,这都不是个好事。

    虽然仙云宗并不需要惧怕严家的权势,可谁也挡不住小人捣鬼,若是有人虎视眈眈,时不时的就跳出来给你下点绊子,那无疑是要麻烦不断的,所以想来想去,木萦还是决定将此事忽悠过去。

    “不忍心?这是何意?”严学海迷惑道。

    “我在收弟子时多方考虑,除了弟子本身的天资之外,我更为看重的却是弟子们的脾气。哎,严道友你是不知,我收徒是假,想要借收徒之名找个替我干活,办些杂事的人才是真哪。”木萦一副羞于启齿的模样。

    “替你干活?木长老,你莫不是在唬我?”严学海阴沉下脸,面色不善的看向木萦,“依你的身份,别说要一个替你干活的弟子了,便是十个百个,千个也不是问题,还至于为了这个特意找个弟子?”

    严学海也不是傻蛋,木萦这番话明显没有骗住他,反而更让他气愤了。

    “呵,严道友说笑了。”木萦高傲的半仰起头,“我要炼的丹,那岂是谁都可以碰的?若是让那些杂役来帮忙,那我炼丹还有何安全性可言?你是不知,我本人的脾气比较暴躁,若是教人炼丹那势必是要发脾气的,若是弟子稍微反应慢一些或有任何地方不合我意,我那可是要动手的。”

    “动手?”严学海一愣,不敢置信的打量了一番木萦。

    一个身姿若柳的柔弱女子,竟然爱打人?

    他怎么就不相信呢。

    “所以我在挑徒弟上才特意找那些一看就脾气好,能经得起骂扛得住揍的弟子。”木萦睁眼说瞎话,“我也不瞒你,其实我早听说此次有一个火灵根的弟子时,便已经想要将之收下了,可是后来却知道他是你们严家的宝贝疙瘩,那这手,我是无论如何也下不了啊。”木萦摇头,有些可惜的说道。

    严学海仍是面带疑色的看着木萦,不过却并未再出言讥讽了。

    木萦说的没错,严家现任家主是严学海的亲爹,严楠便是严家家主的亲孙子,自己与妻子成亲了百余年却只得了这么一个儿子,不仅是两人将之视为珍宝,便是家主也对他宝贝的不行,别说谁敢打骂严楠了,就是严楠自己磕碰一下,他都是要大为火光的。

    便是身为严楠的亲生父亲,他与妻子也从未碰过严楠一根手指头。若是木萦收徒后真的是爱打骂教导,那说什么他们也不会把宝贝儿子推入火坑的。

    但是他对木萦所言还是有些怀疑,即便是信了,那也不会如此就作罢的。

    儿子想拜仙云宗木萦为师的事,那些与严家交好的世家可是全都知道了,现在严楠被拒绝,他们背地里可是没少嘲笑他的,严家丢了这么大个人,让他如何罢休?

    此次严学海亲自前来风陌城,除了要给儿子出口恶气外,更多的还是想把木萦叔叔喝酒闹事得罪严家的事给传出去,只要木萦现在认怂并当众对他们严家道歉并赔偿了,那这就相当于打了仙云宗的脸,儿子知道此事后定会消些火气。

    并且,他们严家的地位也会无形中再涨上许多。

    虽然木萦是个七品炼丹师,此举无疑会得罪木萦,可是严学海却并不在意,自己的儿子既然不能当木萦的弟子,那木萦七品炼丹师的身份便对他们严家毫无震慑力,严家日后若真是需要七品丹,那也不必非得通过木萦之手,因为除了她,不是还有个于竹吗?

    正是因为把一切都想通了,严学海才会下手毫无顾虑,直接砍断了木劲峰的一只手,顺便还把木劲峰的修为给全废了,这样的木劲峰已经是废人一个,也算替儿子报了仇了。

    “不管是何原因,我儿子却是因你的拒绝而丢了人,现在他在门派都没脸待下去,整在家哭闹不止,这事总不能就这么算……”

    严学海板着脸说道。

    想让自己给那严楠道歉?

    木萦立刻便从严学海的话语中听出了他的意图,当下心中就冷笑不已。

    她是什么身份,那严楠又是什么身份?想让自己屈尊给严家道歉,好让严家趁机踩仙云宗一脚?这事怎么可能!(未完待续。)

 567 反转

    木萦没等严学海说完就立刻露出诧异的表情,“严道友这是什么话?”

    “什,什么?”

    木萦这明显诧异又不解的表情倒是把严学海给吓的一愣,把自己想要说什么都给忘了。

    “唉,这事一说起来,我都是一肚子气。”

    木萦突然间沉下来,有些生气的看向严学海,“严楠他突然离开,你知道青魅真君有多生气吗!”

    “青魅真君?她为何生气?”

    严学海越发的疑惑了,更不知道为什么木萦方才还好言好语的解释,转眼间却突然变了一个脸。

    “她当然要生气了,青魅本来欣赏严楠的资质,早早便跟我说了不许跟她抢,她一定要收为弟子好生栽培的,可是你儿子却在我收完徒后就跑了,连个人影都没有,青魅不生气,谁生气?”

    木萦瞪着严学海,一副惋惜不已的样子。

    青魅真君想要收下严楠当弟子?

    严学海当然是知道青魅真君的,也知道她是素月殿的殿主,而且因为自己父亲的关系,严学海还知道青魅本事不小,所学所会的相当之多,若不是木萦是个七品炼丹师,那不管是在修为上,还是在学识手段上,木萦都根本没法跟青魅相提并论。

    青魅她竟然想要收自己儿子做弟子?这怎么可能!

    “青魅真君虽然已经有弟子,而且好久也没再收徒,不过却是在我们面前夸过严楠呢。说他是难得的好资质,更长相俊俏,长大后也不知道会迷倒多少女修。”

    木萦忍住心里的怪异。一边还要想着词去夸严楠,这着实让她难为的不轻,“后来单独相处时她曾跟我暗示过,说是想把严楠收为关门弟子,正是因为青魅事先跟我说过这样的话,我才会在收徒时没有考虑严楠的,也正好我需要一位脾气好的弟子替我干活。这样正好两全其美。”

    “可是谁知,我刚刚把徒弟收完,青魅正准备过几日就把严楠给收下时。却发现严楠竟然跑了!”

    木萦说着就责怪的看向了严学海,明显是怪他没有让儿子回仙云宗,而是把他收留在了家里。

    严学海眨眨眼睛,被木萦刚才夸奖儿子的话唬的一阵高兴。顿时就觉得还是青魅真君有眼光。不过他仍是迟疑着问道:“小儿虽然是走了,可是宗门却可以传唤楠儿回去啊,若是真君把事给我们说了,楠儿肯定就会回去的。”

    一边说着,严学海就一边考虑起这件事的可行性了。

    木萦已经收过了弟子,就算是为了声誉考虑,也必然是不会再收下严楠的,可是青魅真君居然看中了自己儿子。若是真让严楠拜到她门下,似乎也非常不错。

    虽然严楠现在不去仙云宗了。可是在名声上却是他们严家的不是,毕竟他在明面上仍是仙云宗正式收下的内门弟子,长此不去,必然会跟仙云宗之间出生嫌隙,这样对严家来说也不是件好事。

    若想要收楠儿当徒弟的是一般人,那他们宁可让楠儿回家也绝不答应,可若这人是个影响力不小的元婴期真君……

    那他们严家也相当于找回了颜面,严楠也不会再觉得丢脸了。

    因为不是木萦不要他,而是青魅真人太看重儿子,所以从木萦手中把他给抢走了!

    这样一想,严学海不禁就有些意动了,但是想到这都事过半年,青魅那边也没有一点表示,就又觉得有些不满了。

    “严道友此话可就不合适了。”木萦冷笑一声,不客气道:“严楠他已经入了仙云宗,那就仙云宗的人,他去哪,何时去何时回,这都应该听门派的调遣,而不是像他这般去留随意。他这般藐视我仙云宗威严,难不成还让我们的殿主亲自去请人不成!”

    “这……是我说话不合适了,长老勿怪,勿怪。”严学海一听就是一惊,连忙赔笑着说道。

    这话一点错处都没有,若说起来的确是儿子做的不合适,仙云宗没有追究着处罚他便已经是网开一面了,现在生气于他的突然离开也是情有可原。

    此时的严学海已经完全接受了木萦的解释,觉得仙云宗没错,是他们没有搞明白状况就来问罪了。既然如此,那严学海的态度自然就有了变化,对着木萦时也重新变回了恭敬与客气,与初见面时的那种阴鸷成了天壤之别。

    儿子若真要拜青魅为师,那就得与仙云宗搞好关系,得罪木萦这个五长老明显是不理智的行为。更何况,真进了仙云宗,那儿子若是想要向木萦请教炼丹术,木萦难道还能拒绝?

    所以只要儿子回去了,不仅可以成为青魅的关门弟子,还能偶尔去向木萦学炼丹,说起来还是他儿子赚了!

    越想越是满意,严学海脸上已经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只是严楠他私下离开那么久,青魅真人还在生他的气呢,就算回来了,恐怕气也不好消啊……”木萦说着就皱起眉来,似乎有些为难。

    “这个无妨,我一定会备下一份厚礼让小儿带去,给青魅真人一个交待的。”严学海连忙接话道。

    木萦点点头,似乎是松了一口气。

    “既然严楠的事已经解决了,那现在便来谈谈我们的事吧。”木萦突然笑盈盈的看向严学海,支起下巴问道。

    严学海本来还带笑的脸瞬时就变了颜色,笑容僵在了脸上,连眼神都有些闪躲。

    天哪,他怎么把木劲峰这回事给忘了??

    严学海在决定要找木萦的麻烦时特意调查了好久,发现木萦从小就没有了父母。一直是跟着叔叔婶婶长大的,跟她关系最为亲近的便是木萦的那个姐姐木莎。本来严学海想要拿木莎来要挟,可是奈何木莎的行踪无人得知。想找也无从去找。而她的婶婶在前些年也已经死了,也就是说他们能找的,也就只有一个木劲峰了。

    其实严学海也是在赌,木劲峰跟木萦的关系似乎并不是太亲近,若是木萦心狠一些,听到消息无动于衷,那他的威胁便没有了作用。可是万幸的是。木萦刚一听到消息便立刻从仙云宗赶了回来,从这里便足以见得木萦对这个叔叔的重视了。

    本来这个重视是好事,严学海可以借此来让木萦给他们严家赔礼道歉。可是现在儿子的事说开了,那木萦对木劲峰的重视便变得有些棘手起来。

    他把木劲峰双手给砍了,这也还好,依木萦炼丹师的手段还可以让木劲峰的断手重新长出来。但是他所做的却不仅如此。除了砍掉手外。他还把木劲峰的修为给废了!

    木劲峰本来的修为是炼气四层,虽然听起来有些寒碜,可也毕竟是个修士,体内还有灵气存在。现在他的丹田已经没了,别说修炼了,就连身体也变得糟糕不少,比起凡人来说还不如,若是这事被木萦给知道了。那跟严家肯定就会生出仇怨来!

    这么一想,严学海头上的冷汗就下来。他心中苦笑不已,若是早知如此,那他何必动那般狠手啊!

    木萦问完木劲峰的问题,便看到严学海神情一变,眼神更是不敢与自己对视,这让木萦心里一跳,一股不好的预感便生了出来。

    她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关键。若是只把木劲峰手废了,那他大可不必如此惊慌,自己手中便有丹药可以让木劲峰的身体恢复如初。可他既然如此,必然说明有些损失已经造成就无法修补了!

    难道……木劲峰已经被他杀了?

    木萦想到这里便神色一冷,坐正了身体直视严学海。

    “严道友,我那叔叔,可还好?”

    听到木萦冷如寒冰的声音,便是见多识广的严学海也是觉得有些畏惧。

    若是木萦恼怒了,当场便给自己下了什么奇毒,那他的一条命岂不是便要交待在这了?

    直到此时,严学海方才有些后悔起来,他不该因为爱子的纠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