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木萦仙记-第27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那先不急着找他。我们还是捉些银月鱼吧,要不然多可惜啊!”

    谭渊没有给她回信,想要找到他还不知需要多久。杜心儿来这里一是为了谭渊,二却是为了海中的银月鱼,此时便有些按捺不住了。

    罗小柔闻言也点点头,既然来了便不能空手而归,可以多弄些银月鱼回去给姜孚勇尝尝鲜。

    两人说好后便一人拿着颗避水珠走进了海中,有避水珠在,她们周身的圈子内都没有水的痕迹。同时也让她们与那些毒鱼隔绝了开来。

    “这里可真是黑啊……”

    刚入海时还有些光亮,可是随着她们的深入,周围的视线也是越来越暗。渐渐的几乎都看不清楚了,在她们拿出月光石后方才有了些光明。

    银月鱼生活在较深的海域中,它的身体在黑暗中能发出如皎月般银色的光泽,所以才名为银月鱼。

    银月鱼本身的品阶并不高。只不过是四阶妖兽。但是它却是在海的深处,这就意味着修士若要找它,必须要潜到深海里去才行,而这海之滨中偏偏又多是些毒鱼,这无疑就增加了捉捕它的难度。且这银月鱼行动间十分的灵活,游速飞快,想要抓到它十分不容易。

    “我们得快些,不然恐生变故。”两人把气息给隐匿起来。虽然不能做到完全无声无息,但是也能减少些存在感。当她们到达银月鱼活动的深度后便停了下来。罗小柔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些跟沙子般大小的红色粉末,把这些东西均匀的洒在海水中,很快周围便氤氲起清淡的香味。

    银月鱼在海底,行动间又灵活,想要捉它并不容易,反而还可能因为动作过大而引起那些毒鱼的注意力,所以现在有些店铺里便会出售这些红月砂,红月砂溶水后便会散发出清香,这种香味对别的鱼类并无影响,可是银月鱼却非常喜欢这种味道,因为它的味道与它们爱吃的食物味道特别相似,所以当闻到这种味道时,银月鱼就会从群居之处出来寻觅食物,到时便是捕捉它们的好时机。别看小柔只抓了一把红月砂,但就是这一点便花费了数百块灵石。

    花费了这么多,总归是要有所收获,两人在红月砂溶开后便有些警觉的四处观察着,来回寻找银月鱼的踪影。

    罗小柔和杜心儿下水时动作十分小心,气息也收敛了,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神识发现哪里没有鱼群便朝哪里走过,也许是她们运气好,下来的一路上只零星遇到了几只海鱼罢了,并没有惹上什么麻烦。

    但是接下来她们却是要抓银月鱼,难免因为这个就制造出动静来,到时候难保不会有成批的毒鱼朝这里赶来,所以不管怎么说,她们都得抓紧时间、速战速决了。

    “来了!”

    杜心儿眼睛一亮,朝着某一处看去,还向罗小柔小心的指了指,口中的声音几乎低不可闻。

    果然,距离她们较近的地方已经有了些朦胧的光亮,看起来一点两点的,像是天上的星星般,这正是发着光的银月鱼了。

    罗小柔闻言便朝那里看了过去,当下就是一喜,点了点头,手中拿出一个细密的有绳子的网,却并没有冲动的扔出去,而是与心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等着银月鱼自己往这里来。

    红月砂是炼丹师特制成的药粉,虽然闻起来很香甜,和银月鱼爱吃的一种食物很相似,可实际上却并不能食用,反而里面还有些迷幻的作用。

    所以当银月鱼越游越近,到达红月砂散开的那处后没多久,小柔两人便能发现它们游动的速度越来越慢了,有些鱼儿还晕头转脑的晃起了圈。

    两人见状就露出喜色,小柔手一松,拿着的绳网便丢了出去,那个网在转瞬间便大了十倍,一下子便把这附近的银月鱼网住了近一半!

    如果不是怕声音大了引来毒鱼的注意,杜心儿差点就笑出声来,幸好她记得来前罗小柔的叮嘱,这才生生把笑意给忍住了。

    两人网住鱼后便把它们收进了储物袋,接着便再放出网,这样几次下来,刚刚冒出来的数百条银月鱼就都被她们给收走了。

    “又来了一些呢。我们把它们都收了再走吧。”

    虽然收获已经颇丰,可是人都是有些贪心的,她们虽然把最早来的那批银月鱼抓走了。可是还有一些嗅到红月砂的味道后来赶过来的银月鱼,见到它们后心儿就有些走不动了,拉了拉罗小柔的胳膊示意。

    被红月砂迷住了的银月鱼毫无攻击力,捉它们简单太轻松,再说它们花费了近千块灵石才买了这么些红月砂,如果放着这些银月鱼不抓,总是感觉会有些吃亏的样子。于是罗小柔也心动了。

    红月砂溶于水之后可以维持两刻钟的效果,现在时间只是才过半,反正抓它们也不花费什么时间。不如等红月砂效果过了再走?

    这么一想,罗小柔就看了杜心儿一眼,杜心儿略显激动的点点头,又对着罗小柔指了指数量已有过百的银月鱼。

    其实两人在来的路上便已经商量好了。只要抓有过百的银月鱼便赚回了红月砂的价值。那时候她们要不留恋的转头就走,以免会有毒鱼寻上前来惹上麻烦。但是她们却没有想到这里的银月鱼竟然会有这么多,只是几网下去就已经几百条了,如果她们再留一刻钟,那说不定抓到的数量便会上千!

    于是就连平时心思平稳的罗小柔也意动了,在看到眼前这些银月时就止住了想要离去的脚步,又拿起网开始捕起鱼来。

    罗小柔用着网,杜心儿则负责收鱼。两人开始时还知道观察周围的环境,可是这样做着做着便放松起来。觉得之前不会有危险,那之后应该也不会有事。

    大约又过了一刻钟的时间,红月砂的效果已经没有了,水里的那股淡香也开始消散掉,除了之前来的银月鱼外再也没有新来的鱼儿了。

    而罗小柔之前还有些激动的心情到了此时也有了平复,看到附近的银月鱼只剩下一点后也就收起了网,对着杜心儿道:“我们走吧,再晚就不好了。”

    她说完话后就有些紧张的后退,可是身边却没有杜心儿的动静,罗小柔有些疑惑的转身,“心儿?”

    这丫头怎么还不走,难不成还想再抓些银月鱼不成?罗小柔正想回头训斥心儿,可是转过身后就瞬间呆住了。

    “心儿?!”

    杜心儿不知何时已经晕倒在了礁石上,其面色有些通红,罗小柔惊慌的上下打量,却发现心儿的脚踝处有着一道明显的血痕,血液在水中飘散着,而且伤口处也不断有着血液往外冒!!

    这是怎么回事??

    罗小柔又惊慌又担忧,她方才一心在那银月鱼上,过程中杜心儿还收取过银月鱼,所以她一会儿不出声时罗小柔并未觉得异常,若不是此时回头去看,她根本就不知道心儿已经遭遇了不测!

    看她脚上的伤口,似乎是被什么利齿所咬,若只是被咬也就罢了,可是看心儿面色不正常的潮红,恐怕咬它的根本就不是普通的鱼,而是这海之滨的毒鱼!

    罗小柔跑过去连忙扶起杜心儿,从储物袋里取出提前准备好的解毒丹给心儿服下,又拿出些药粉涂在了心儿的伤口处,药粉很快见效,伤口渐渐便不再流血了。

    见状,罗小柔先是微松口气,不过却没有全然放松。

    此时还是在海中,若是不尽快离开,说不定便会生了事端。

    心儿已经在不知不觉间着了道,假如现在再有什么毒物来袭击,说不定今天自己两人都得交待在这里!

    想到这里,罗小柔再不迟疑,扶起杜心儿靠在自己身上,然后便朝着来时的路退去。

    来的时候还并不觉得时间有多漫长,但是此时一心记挂着心儿的安危,更是有些害怕危险临近,这让每分每秒都过的漫长无比。罗小柔一路都是提心吊胆的四周张望,但当她看到眼前这一群剑嘴鱼的时候,罗小柔的心瞬间便坠到了冰窖中。

    剑嘴鱼,嘴角尖如长剑,极为锋利,它们在捕捉食物时便会一个飞速冲到对方身前,用它尖尖的利嘴刺中它,受了伤的鱼儿便会任它宰割了。

    这些还没什么,但是让罗小柔惧怕的是,这剑嘴鱼是有毒的!当它的利齿刺中时,便会施放毒液,这也是只要被剑嘴鱼刺到就无法脱身的原因!

    假如来的是一只两只也就罢了,她还能想办法来躲一躲,可是她不知是哪里暴露了目标,现在在眼前的剑嘴鱼竟然直接就有一群,看数目不下二十条之多!

    看到这一条条长着利齿的剑嘴鱼,罗小柔只觉得心头一片冰凉,此时是在水中,修士的速度本来就受限制,更何况剑嘴鱼的速度是公认的快,现在这么多剑嘴鱼,她要如何躲?

    一个人时都不一定躲得了,更何况她现在还带了一个人事不知的杜心儿!

    眼看着那些鱼儿已经朝着自己这方冲来,罗小柔甚至连跑的力气都没有了,因为她知道自己是绝对无法逃过去的!

    此时罗小柔简直是悔的心都要滴血了,若是她们两人不贪图后来那批银月鱼而是早早便知足的离开,那她们很有可能早就已经逃出海面了,又何苦像现在这样等死?

    罗小柔苦笑一声,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姜孚勇,而就在她觉得今天小命休矣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手臂上被一种大力拉扯,她在没回过神来便被拉的猛然一动。

    “啊……”

    被吓的半死的罗小柔忍不住尖叫出声,心中的恐惧已经到达了顶点,但是耳边传来的声音却是让她猛然间一喜。

    “是我,快走。”

    “小青?”

    罗小柔不可置信的回头,声音中是掩饰不住的惊讶和惊喜,因为方才恐慌过度致使她的声音都有些嘶哑。

    刚才拉她的人竟然是葛小青,这是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不过在看到葛小青的一瞬间罗小柔就彻底放下了心。

    葛小青此时已经是金丹期修士了,对她而言威胁巨大的剑嘴鱼在葛小青面前却是不足为奇的,她终于算是安全了!

    “小青,你怎么会在海之滨?”

    修为的差距到了此时便清楚的体现了出来,葛小青不费多少功夫就逼退了剑嘴鱼,他们带着昏迷不醒的杜心儿回到了岸上,罗小柔忍不住擦了把头上的冷汗,然后有些疑惑的问起了葛小青。(未完待续。)

 576 千里追音符

    “我来这边收集一种毒液,今日刚刚下海,看到你们那里有光亮这才过去看看。”

    葛小青简单的解释了两句,接着就看向躺在地上的杜心儿,“她中毒了?可有吃解毒丹?”

    “已经喂过了。”

    罗小柔还有些惊魂未定,方才在死亡边缘上转了一圈的经历让她的面色直到现在仍有些发白,她低头看了看杜心儿的脸色,这才长舒一口气道:“幸好有萦萦给的丹药,这毒看来已经解了。”

    杜心儿现在看起来除了昏迷未醒外其它都十分正常,这便是毒已经解了的缘故,依罗小柔看,她醒来也不过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果然,不出一会功夫,杜心儿便幽幽的睁开了眼睛,她醒来后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听小柔解释过才想起来刚才的经历,这让她不由得后怕不已。

    “你说你们是来找谭渊的?”

    十三年过去,葛小青的容貌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仍是美的雄雌莫辨,不过他的气质却是比以往要深沉许多,这让他的面容看起来也多了些沉稳与内敛。

    “是啊。”

    杜心儿点点头,神色间带着许多担忧:“他接这个任务后都一个月没有回去了,我们给他发传音符他也没有回应,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我大约在六七日前见过他,那时他便已经快把紫魁软虫收集够了,这都过去了这么久。没道理他还不回去。”葛小青闻言也凝起了眉。

    “那怎么办,他会不会是……”

    三人还正在担心谭渊,却冷不妨听到远处一阵轰隆巨响。那声音大到让他们听的一清二楚,似乎连地面都跟着颤了一颤。

    “走,过去看看。”

    几人对视一眼,运起飞行法宝便朝着声音响处而去。

    待到他们赶到时,便看到这边沿海处有着一个庞然大物,那东西高似小山,整个身体都像是沙子做成的一般。不过此时它却有些狼狈的倒在地下,身上四处都有着窟窿,还在朝外流着金色的液体。

    而在那东西的旁边还有着三道身影。两道身影似乎痛的有些厉害,昏迷之余身体还有些蜷缩,可是另有一道却是躺在地上无声无息。

    “谭……谭渊??”

    杜心儿一眼便看到那个躺着不动的人正是谭渊,当下就尖叫一声连忙冲了过去。而当她看到谭渊此时的模样后眼中就不禁含了泪。颤抖着手将他扶起。

    “谭渊,你怎么了,你醒醒啊……”

    谭渊距离那庞然大物最近,而他受到那爆炸的影响也最大,他此时满身都是鲜血,就连七窍也都在往外冒着鲜血,这让他几乎变成了一个血人,看起来实在是恐怖。

    “这是沙龙兽?”

    葛小青第一眼看到的不是谭渊。而是那个躺在海边的庞然大物,瞬间就认出这东西正是有着沙中霸主之称的沙龙兽了。

    这东西便是自己看到也会觉得有些棘手。怎么会被谭渊他们给遇到?现在这东西竟然被打死了,可想而知这里之前是经过了什么样的大战了。

    在沙滩上打斗后并没有多少痕迹,但是只从这三人的状态便可看出他们之前遭受了什么,只是另外两人还好,为何只有谭渊受伤这么重?

    这么想着,葛小青也走上前去,近距离查看谭渊的情况。

    远处看时便看到谭渊浑身都被血给浸透了,而走近时葛小青面上凝色更重,当他发现谭渊出气多进气少时心中便是咯噔一声。

    “谭渊,谭渊……怎么办,小柔姐姐,葛师兄,怎么办啊,唔唔……”

    谭渊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活不成了,杜心儿吓的早忘了该怎么去做,只得扭过头来求助的看向罗小柔和葛小青。

    葛小青蹲下身体,往谭渊身体中输送了些灵气,可是灵气进去之后却像是进了空洞,瞬间就消散掉了,葛小青不得已之下收回了手,沉着脸摇摇头:“我没有办法。”

    他看着谭渊一身血,只能施放个法诀把他身上的血污洗去,露出本来面目的谭渊面色苍白如纸,如果不是仔细去看,根本发现不了他还在喘着气。

    这个人是她的徒弟,她对他好似也极为照顾,若是自己有能力那肯定会救他,只可惜自己做不到,若是她在场或许还有几分机会。

    “我这里有萦萦给的丹!”

    罗小柔也被谭渊的样子给吓到了,过了半晌方才想起来木萦给她留了不少的丹,其中有一种叫做续命丸的丹药可以在紧急时候续命用,能不能真的续命她不知道,但至少可以让谭渊多活一会。

    想到这里她就连忙把那丹药找了出来,手忙脚乱的喂给了谭渊,丹药喂进后,在场三人便眼眨都不眨的直盯着谭渊看。

    “嗯……”

    过了一会,谭渊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口中似是发出一声痛苦的轻吟,片刻后他的眼睛便睁开了。

    “谭渊,你醒了?你这是怎么了?”

    看到谭渊睁开了眼睛,杜心儿激动的不能自已,情不自禁的露出了笑容,罗小柔和葛小青也都轻松一口气。

    但是紧接着,罗小柔的笑容就止住了,因为她看得出谭渊的情况并没有得到根本的缓解,这丹药好似只能让他有片刻的清醒罢了。

    “你们……怎么在这儿?”

    谭渊的声音十分的沙哑,他说话时好像牵动到了身体上的伤,这让他面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说完这句话,谭渊好似用尽了身上的力气,他眼皮十分沉重的抬了抬,努力让自己不昏迷不过去。“我,恐怕……是不……不行了……”

    他能感觉到自己浑身的力气正在消散,就连神智也有些不清楚了。这让他不禁苦笑起来。

    不过突然间,他就好像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他身体先是一僵,接着就扭过脖子努力的朝一边看去。

    “你胡别说,你不会死的!你……你在找什么?”

    杜心儿害怕的差点哭出来,她从来只听说过别人的死亡,这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和自己亲近的人受了这么重的伤。尽管她自己心里也知道谭渊说的也许是真的,可是却不敢接受这个现实。

    谭渊却不说话,他吃力的转了转头。当他看到自己右侧不远处的那两道人影后就愣了愣,眼中露出复杂的神色来。

    “谭渊,你不是有萦萦给的一张符篆吗,你把它拿出来。”

    罗小柔心中本因为谭渊命不久矣而难受。却突然间想到了谭渊曾说过。木萦给了他一张撕开后就能直接联络到她的符篆,那符篆好似可以传送一个人过来,只要木萦来了,那也许谭渊还有救!

    所以想到后罗小柔立刻是精神一振,连忙催促起谭渊来。

    “师父……”

    提到木萦,谭渊的眼中似乎绽放出了光彩,他的嘴唇蠕动了一下,已是成年男子的他清秀的脸上划过纠结之色。“闭关……不能……”

    他说话已经颇显吃力了,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生机正在涣散。如果不是体内有一团灵气正在为身体撑起一线生机,那他根本都无法开口讲出话来。但即使如此,他也知道自己所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怕打扰她闭关!”

    罗小柔不由得急了,谭渊说的话虽然少,可是她也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当下就斥责道:“她若是知道我们眼睁睁的看着你死,那不知得多生气!闭关这事随时可以继续,但你的命只有一条!”

    “就是啊谭渊,你快些把符篆拿出来,再晚些时间就来不及了!”

    杜心儿听到罗小柔提到符篆后也是眼睛一亮,显然是想起了有这回事,不过在听到谭渊的回答后就气恼不已,“你师父可就你一个弟子,你死了她得多难受啊,你是不是想让她后悔一辈子?”

    这话显然是把谭渊说动了,他在这时便想起了木萦对自己付出的心血,若是他明明能求救却因为她在闭关而不敢打扰,那等自己死后,师父该有多难过?

    这么一想,谭渊的手就动了动,片刻后他颤抖着拿出一张符篆,罗小柔见状连忙接了过去。

    ******

    修炼无岁月,整日都在修行之中,木萦根本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这么久过去,她已经从秘炼塔的第一层走到了第五层,每过一层她就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灵气有了突飞猛进的增长,而在近日,木萦则有了明显的预感,似乎过不了多久她便可以到达金丹后期了!

    这种感觉很微妙,那种临界的状态就像她是一个装满了水的水瓶,瓶子已经很满了,等到她多一滴水也装不下时便会产生质的变化,只是如今还未到达那种程度罢了。

    秘炼塔每层给人的感觉都不相同,第一层时是高温、第二层时是严寒、第三层时是重力、第四层时是恐惧、而这第五层则是贪欲。

    前三层都是外在的表现,让人身体感觉到不适,但是从第四层开始,考验的便是一些内在的东西了。

    就比如在第四层时,她会从心底生出一种对前方未知世界的恐惧,她什么也看不到,一切都在她的想象之中,这种恐惧最初让她连一步都不敢向前,每走一步就会感受到心灵深处的震颤。

    可是若真的停步不前,那就会永远都没有一点进益,所以想要通过第四层,就必须压制住那种恐慌感朝前方走,这种难度完全不是第一关那种身体的痛苦可比的。

    而第五层也是如此,木萦就像是进了一个幻阵,这里面有许许多多让所有修士看一眼就走不动的东西,当你朝着那些东西前进时,实际上就是在朝后方倒退,当倒退的过多,那便直接会跌落到第四层。

    这些看到的幻像不仅仅是物质上的东西,甚至还有些精神上的幻影。

    就比如说木萦曾在里面“见到”了她的爹娘,体验到了亲人间相处的温暖,她还见到了“复活”的季欣,季欣会露出温暖的笑容,让她看一眼便舍不得离去。

    起初时木萦也曾深陷在其中不能自拔,那种温暖实在让她留恋,可是当她在朝着那些幻像前进的时候,却能感觉到心中的悲凉与空虚,于是渐渐的,木萦便努力克制住了,再也没有被她心中的弱点所迷惑。

    她现在已经闯到了第五层的尽头,再需要些时间便能成功到达第六层,可是就在木萦一步步朝前走的时候,却是突然间停下了脚步。

    “谭渊?”

    木萦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画面,那画面就像是一道光幕一般浮现在她的眼前,她在里面看到了谭渊的苍白的面容,当下就惊讶的喊出了声。

    这时木萦也想起来了,这好似是她曾经给过谭渊的一张符篆起了效。

    那符篆名为千里追音符,是楚临在她金丹大典时送给她的符篆,一共有五张,她给了师父和谭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