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木萦仙记-第27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在他做任务时尽量不给予帮助,只在他们遇到危险时才出手。

    可是没有想到,事情不是出在染香鸟那里,而是那个沙龙兽!

    “沙龙兽那么大的块头,闫童怎么会看不到?”木萦突然道。

    “沙龙兽睡觉时是蜷缩在一起的,看着就像是个沙丘。”谭渊解释。

    “呵,什么无意中找到牙齿,这话恐怕连你自己也骗不了吧。”木萦看向谭渊,说道。

    谭渊没有说话,抿了抿唇,眼眸却是加深了。

    不管是木萦还是谭渊,都已经猜测到这事恐怕从头到尾都是闫童的自演自导了。

    他恐怕早就发现那里有一头沙龙兽在,也知道沙龙兽的身边有牙齿,只是他自己修为太低,不敢上前,害怕真的惊扰到沙龙兽后只有死路一条。

    他遇到谭渊的事不知是无意中遇到,还是说早有料到的事,总之他在见到谭渊后就千方百计让谭渊留下,让谭渊误以为他是要借助他的手来完成染香鸟粪便的任务,就在任务完成、谭渊放松的时候,他便故意离开,试探着拿走沙龙兽的牙齿,沙龙兽真的惊醒后他也不惧,因为当时闫湘和谭渊都在不远处,他们听到动静后必然会过来,到时看到他快死,肯定不会只旁观不上前帮忙的。

    若是论到正面比拼,那依着谭渊的修为肯定不是沙龙兽的对手,可是谭渊的身份却有些特殊,他的师父是木萦,是仙云宗的五长老,那他的手上怎么会没有一些用来保命的东西?

    谭渊出现后,闫童和闫湘肯定就退后,交由修为高的谭渊来独自应对沙龙兽,而他们两人也许只是在旁边稍加协助而已。

    “让你当肉盾吸引沙龙兽的注意,而他们却做好随时跑路的准备,难怪你的身那么重,而他们却只有轻伤。”木萦冷笑一声,脸上的怒气挡都挡不住。

    那闫童当真是好心机好手腕,连她木萦的弟子都敢利用,这是看她已经闭关,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

    “我在跟沙龙兽打斗的时候看到,闫童装作被逼到角落,可是却暗地里在沙中偷拿了些东西,想必是把沙龙兽其它的牙齿偷走了。”谭渊道,“他身上的伤只有一小部分是跟沙龙兽打斗时留的,其他的全都是因为我的爆烈符引起。”

    起初是闫童一人对抗沙龙兽,他和闫湘听到声音后才赶回来,所以在那段时间里闫童是真的挂了彩的,想来他连几人相距的距离也给算清楚,知道他陷入困境后谭渊一定会快速赶来,否则若是没有把握好,就算谭渊赶过来他也已经死了。

    谭渊其实并不愿意动用高等爆烈符,因为伤害实在太大,便是连他都挡不住那种伤害,可是那时沙龙兽已经打红了眼,招招狠辣,他就算不用爆烈符也是撑不过多久了,所以一咬牙也只能扔了出去。

    而谭渊在扔过那些高等爆烈符的一瞬间,便看到闫童大惊失色的拉走了闫湘并飞速跑开,若不是符篆伤害太大,那也许他们连这些伤都不会有。

    在看到闫童偷偷取沙龙兽的牙齿时谭渊便心中发冷,真正看透了闫童的真面目,而在最后闫童毫不犹豫的拉过闫湘跑时,谭渊连愤怒都没了,剩下的只有自责。

    他真是瞎了眼,怎么会对这样儿狼心狗肺的人念旧情?

    若是他在闫童请他留下时不加考虑就坚定拒绝,那也许根本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了!

    而事实呢,却是他对他们心软了,可是自己却差点因为而丧命,现在他虽然没有死,可是却因为他导致木萦的闭关被打断,还让木萦给自己用了一颗救命的神丹!

    越想越是后悔,一想到闫童谭渊便一肚子火,只是在海之滨时当着那几人的面他不好说,这才一路憋到了仙云宗,此时才能对着木萦说明了情况。

    “师父,在你闭关这十三年里,闫童也曾经跟我打交道,他还曾暗示过我,说是希望我能在你面前美言他几句,看看能不能让你把他也给收为弟子。”谭渊带着嘲意说道。

    对此,木萦只是冷笑一声。

    即便仙云宗所有弟子都死完了,她也不可能会收他这么个东西当徒弟的!

    木萦想起来,她在收过谭渊之后还曾对师父沐谨说过,闫童是个天资不错的孩子,只是心性有些问题,如果不加以矫正也许以后会出现更大的问题,沐谨也说过会对伯鸣交待一声,让他们天丹殿的人多注意些闫童,尤其是闫童的那个师父。

    只是现在看来,当初的告诫好似并没有起到效果。(未完待续。)

    ps:  大神之光已经出了,我想看看谁是我的真爱粉,第一个领取到……

 579 兄妹争执

    闫童现在变成这样,除了他的师父没有将他给管教好外,最为关键的还是他的本性便是如此,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想要改变一个人的习性那真是比登天还要难。

    谭渊方才问过自己,如果当初没有他,那自己是不是就会收闫童为徒,原来是闫童曾经向他透露过这意思,所以谭渊也有些担心自己被闫童给蒙蔽,一时心软之下收他为徒。

    恐怕如果木萦方才的回答确定了闫童对他说的话,那说不定谭渊便不会把这件事明明白白的告诉她了。

    “对了,你说是闫童在一直劝你,那闫湘呢?”

    不知为何,木萦对闫童的印象不太好,可是却觉得闫湘那姑娘好似比较善良单纯,所以对她的感官颇佳。如果这件事她不知道也就罢了,可若她也掺合在了其中,那木萦就会觉得有些失望了。

    “她当时似乎想说什么,不过却没有说出来,不知道是不是碍于闫童的关系……”

    本来谭渊还没有想到闫湘,木萦这么一问他才开始回想,“对了,我记得闫湘好似还在暗中给我使过眼色,但是当时我没有在意。”

    木萦闻言似是松了口气。

    闫湘竟然敢当着闫童的面给谭渊使眼色,说明她的心地还是善良的,可能只是碍于闫童在场不能直说出口,这才用了使眼色的方式。

    但是当时谭渊一心以为闫童只是想借他之手完成任务,从来都是以君子之心度人的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抱有那样卑劣的目的。所以对此也没有放在心上。

    “闫童这孩子,要怎么处置呢……”

    木萦皱着眉头自言自语。

    对于这般品性不过关的人,木萦是不想把他留在仙云宗的。可虽然她有着仙云宗五长老的身份,但她从不以此身份过问仙云宗的事物,贸然插手、而且还是对一个小辈,恐怕会惹人非议。自己倒还好,但在外人看来,从那三场考验过后自己就与闫童再无瓜葛,况且自己进秘炼塔修行十三载。一出关就将闫童踢出门派,恐怕别人还以为是谭渊无容人之量故而背后动了手脚。那样对谭渊以后在宗门的发展也是很不利的,所以要做这事也是有些麻烦的。

    首先。这事情可没有清楚的证据指明是闫童从中捣鬼暗算谭渊,一切都是谭渊的一面之词,闫湘虽然可能知道一些,但是她总不会出头作证来害他哥哥。也就是说若明着处置闫童。可能谭渊背地里反而会遭人非议,这样恐怕是不行了。

    其次,闫童如今也是有师父的,虽然对方地位不高,也不跟木萦同属一殿,但她若是想找个理由处置他也是比较麻烦的。

    明着不行,若是暗地里做手脚,木萦又觉得以自己的身份来做这种事未免有些太过于小家子气。她现在怎么说也是一门长老,以她身份之尊来暗中为难一个小小练气期弟子。好似是有些不太合适。

    “罢了,我们且先去见见闫童吧。

    已经这么久了,那孩子说不定也快醒来了,过去见上一见,看看他会说些什么吧。”

    谭渊默默点头,跟在木萦身后一同去了闫家兄妹休息的地方。

    他们两个人是直接被放置在床榻上的,分在两间房间内,木萦因为有些怀疑是他们暗中使了绊子导致谭渊身受重伤,所以连他们身上的伤势都没有处置,不过他们伤的本就不算重,算算时间也快要醒了。

    “……哥,我告诉过你不要动利用他的念头,你偏不听我的。”

    “怎么会呢?她不是在秘炼塔闭关么,怎么会过来……”

    闫童面色苍白的坐在椅子上,双眼目无焦距的盯着一处看,口中还在喃喃自语。

    在海之滨时他虽然是被炸的昏迷,可是其实身上受的伤并不重,只是当时受到的冲击太大才会一时晕了过去。木萦来的时候他正处于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状态,隐约听到了罗小柔和杜心儿她们叫“萦萦”,好似还听到谭渊喊了“师父”。

    闫童本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可是哪知一清醒过来便发现自己所在的这个地方是仙云宗内,这可把他吓的不轻,瞬间便想到自己听到的话应该不是幻觉,而是真真正正发生过的事情。

    他在看到谭渊跟沙龙兽以命相搏的时候还在心中暗喜,觉得他肯定是活不过今日了,他当时甚至已经想好回到门派后要如何交待谭渊的死因,若不是谭渊扔出的爆烈符威力大的远远超过他的想象,那他当时根本就不会受伤昏迷,肯定会有多远跑多远了。

    可是现在他醒来却已经回到了仙云宗,木萦当时亲眼看到过谭渊与他们的样子,晚些时候肯定会来责问他的!

    这个时候闫童心里不由得暗暗祈祷,希望谭渊已经受了重伤死掉了,这样他想说什么便可以说什么,因为没有人会反驳他。

    “谭师叔他怎么样,对你没有任何影响啊,哥你为什么要对他动那样的心思呢!”

    二十岁出头的闫湘出落的亭亭玉立,面若芙蓉肤如凝脂,可她此时却眼里含泪的看着闫童,“云意真人当时没有选择你,即使谭师叔死了,她也不可能会收下你,你这般做岂不是损人不利己么!”

    别人或许不明白闫童为什么敢大胆的把主意动到谭渊的身上,可是闫湘却明白她哥哥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

    自从十三年前木萦收徒没有选他而是选择了谭渊之后,闫童就已经把谭渊给记恨在心中,他一直觉得是谭渊的存在影响到了木萦的抉择,认为如果没有谭渊。那木萦当时一定会收他为徒。至于他自己当时在第三关时的表现,却是被他选择性的忽视了,在他看来。修士就是要夺天地精华来补全自己,那自己所做的事也是顺应修士之道的。

    所以闫童一直以来都在期盼着谭渊出事,只要谭渊死了,那木萦肯定就会想起他的好来,到时候说不定就会重新收下他。

    在闫童看来,木萦当时是亲自在他旁边守着他到顿悟结束的,这就说明木萦对他肯定有好感。每当他想到这里就会觉得有了无穷的力气,也让他的野心在不断的滋生着。

    于是他才会在今天做了这么一个大胆的举动,在他想来那谭渊肯定是必死无疑。到时他回来后再装装可怜,木萦也许就会被他给打动。只是他没有想到,木萦竟然会直接出现在海之滨!

    他现在心里有些慌神,因为木萦是个七品炼丹师。若是她手中有什么丹药能救下谭渊。那谭渊必会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告诉她,到时候他们肯定会对自己起疑心……

    “你闭嘴!”

    本来就心中发堵的闫童听到这里后就忍不住瞪向闫湘,“你当时对那小子使眼色的事别以为我不知道,如果他没死,只要想想你当时的样子便能猜到这是我们计划好的了!我怎么就有你这么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妹妹!”

    “哥,你变了。”

    听到亲哥哥的指责,闫湘的泪水终于是沿着她的脸颊滚落下来,她看看这个样貌俊逸的男子。始终无法把这个心狠手辣的人与那个多年前一心一意呵护自己的哥哥联想到一起,“你是有师父的人。原师叔对你很好,咱们现在的生活也都很好,你为什么就不知道知足呢!”

    “我师父?呵,拜他为师只是想在天丹殿有人庇护罢了,我可从没当他是我师父。”闫童冷笑一声,声音中满是不屑,“若是云意真人看中我,只要一句话,那他必然不敢反对。”

    说到这里后他便恨铁不成钢的瞪向了闫湘,“谁说的现在一切都很好?我虽然在内门,可是根本就不受重视,平日里吃穿用度都是最差的,因为师父不怎么样,使得我现在连筑基丹都没有,一直无法到达筑基期!而你呢,你到现在还是在外门待着,根本就进不了内门,我这么辛苦的算计这些,还不是为了让你过上好日子,让我们有个好的未来吗!”

    “哥,那是你想要的日子,不是我的!”闫湘抽泣着摇头,“我虽然在外门,可是我过的也没什么不好,我想要的东西都能自己给自己买,我不需要你做这些事情!”

    “在外门有什么好?不管你走到哪里都会有人看不起,你用的丹药永远是下等的,你永远都没有机会得到筑基丹从而到达筑基期!”闫童声音严厉非常,看着闫湘的眼神更是冷冷的,“我早就跟你说过,天丹殿江师叔的儿子很喜欢你,只要你答应跟他结成道侣,那他就能让罗师叔收你为徒,到时你便名正言顺的成为了仙云宗的内门弟子了!有江师叔在,你想得到筑基丹也只是迟早的问题!”

    “我不要,我不喜欢江尚,哪怕是能成为内门弟子也不行!”闫湘毫不犹豫的坚决摇头。

    她有时会去天丹殿找闫童,有一次便被那个江尚看到了,之后对方就像是狗皮膏药似的黏着她,软磨硬泡的逼着闫湘答应做他的道侣,还说了一大堆跟了他之后的好处。

    闫湘不仅不喜欢那个江尚,而且对其十分的厌恶,因为那个人长的一副贼眉鼠眼的模样,看着她的眼神更是色迷迷的,有时候好好的说着话却会突然间做些暧昧的举让,让闫湘看到他都倒胃口,更别提跟他结成道侣一同生活了!

    在外门虽然名声不好,做的活计又是些繁琐且费功夫的活,可是至少她活的自在,她想买法衣了便会努力多接些任务,长久积累下来也够她买下喜欢的东西,她不觉得这么做有什么不好。

    “江尚不好,你喜欢的那个什么华就好?”闫童斜睨着闫湘,跟她越说话越生气,这让他连谭渊的事都给放在了一边,“那人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修士,你跟了他又有什么好处,不照样还是外门弟子一个!”

    刚刚哭过眼圈红红的闫湘听到闫童提起的人名后却是脸色一红,眼神有些闪躲,“江尚怎么能跟他比……”

    “你俩的事我不同意,你就算看不上江尚要找别人,那么那个人也得能帮上你才行,否则你找他有什么用?”说到这里后闫童就看到闫湘想要开口反驳,当下就摆摆手不耐烦的道:“你的事暂且先不提,我们得串串话,想想若是晚些云意真人来了我们要怎么回答。”

    想到这里闫童就有些烦躁,他不确定谭渊现在状况如何,究竟是死了还是活着,若是他知道谭渊的情况,那也会有不同的应对之策,否则很有可能就自己说露了马脚。

    “哦?你要串什么话?”

    闫童的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了一道凌冽的声音,与此同时闫童的房门便被推开了。

    身着白衣、发上无一丝修饰的木萦与身后的谭渊一同走进了屋子,两人一踏进门后便看到了两张被惊的毫无血色的面孔。

    闫童只觉得自己从头到脚像是盆冰水浇上一般,让他从心底发出战栗,他有些惊恐的看着木萦,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闫湘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她脖子缩了缩,不由自主的站到了闫童的身后,吓的身子都一直在发抖。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木萦什么时候过来了,明明外面一点声息都没有!

    她到底是何时来的,听到了多少?

    木萦的到来已经够让他们害怕的,可是木萦身后的谭渊更是让闫童吓的不轻。

    谭渊竟然真的还活着,而且看他的样子好似一点伤都没有受!

    一定是云意真人给他喂了什么灵丹妙药,闫童咬牙想道。

    这让他越发的嫉妒,谭渊受了那么重的伤都能活下来,还能在短时间内恢复的这么好,由此可见云意真人的炼丹术果真厉害!若是他不是她徒弟,自己才是,那……

    木萦就这么站在这里,看着闫童脸色不停的变幻。

    她本来想直接来看闫童的,但是却又想起了闫湘那个姑娘,因为知道闫湘算是无辜,所以就想要先去她那里看看情况,如果她身体状况不太好的话便给她喂颗丹药,可是谁知去了后才发现屋子里竟然没人,于是这才来到闫童的房间。

    只是没想到,刚刚走到门口便恰巧听到了这些话。

    (未完待续。)

 580 贪心

    木萦听到最后真的是震惊了,前面的那些话也就算了,她和谭渊本就对此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她却完全没有想到,闫童竟然想要把闫湘嫁给她不喜欢的人,他口口声声说是为了闫湘好,那样能让她有机会进入内门,可是真正的原因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只是可惜了,这些对话她虽然都听到的,但一时惊讶之余并没有想到其它,否则只要把这些话给录入印影石中,那闫童绝对无法在门派中留下来了。

    “谭师叔,你的伤没事了?这真是太好了!”

    若说闫童的反应也是很快的,他虽然不知道木萦和谭渊两人在外面听了多久又听到了多少,但他却是在最快的时间内做出了回应,只见他眼露惊喜的看向谭渊,甚至还不自觉的上前一步扶住他,激动的道:“我醒来后就想要跟湘儿去看你,没想到你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就恢复如初了!”

    他这一番情真意切的表现让谭渊眸光微动,嘴唇扯起一抹冷淡的笑意,“是吗?”

    “是啊。”闫童点头,眼珠子一转,“云意真人的丹艺实在高超,谭师叔当时扔出的爆烈符数量众多而且威力也大,我当时实在是担心不已,可是心中记挂妹妹的安全这才不得不带着她离得远了一些,也幸好谭师叔没事,不然我和湘儿恐怕会愧疚终生的!”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他竟然还想着要讨好木萦并摆脱自己的干系。这让谭渊脸上扯出个满含讽刺的笑容,却是不再言语了。

    他知道现在说得再多也没用,闫童不是凤锦殿弟子。木萦和他就算是亲耳听到他的话也算不上是证据,所以并不能把他怎么办。

    若说他在来此之前还心中愤怒的想要质问其一番,但当谭渊方才在外面听到闫童所说的一切后,就连质问的力气也没有了,对于这样自私自利、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他连多看上一眼都会觉得累。

    不仅他如此,便是木萦也觉得闫童碍眼。对着这张装的若无其事,可是却心如蛇蝎的人,木萦真的是懒得搭理。

    “既然你们醒了。那便快些回天丹殿吧,省得让你师父担心。”木萦对着闫童说道,“谭渊的身子有了些损伤,恐怕会落下病根。我得想办法给他调养调养身体。”语气虽然温和。但眼神中却没有半点暖意,在听到闫童的那一番话后,木萦在心底已然判了他的死刑。

    木萦的面色是淡淡的,说到后来更是微微凝起了眉,闫童本来还以为木萦面色不悦是因为听到了自己跟妹妹的对话,不过听到她这话说完后却是放下了心,眼里还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喜色。

    谭渊竟然落下了病根?这真是太好了!

    也难怪,谭渊当时用的爆烈符至少也有五张之多。把那体大如山的沙龙兽都给炸的倒地不起,谭渊本身距离那沙龙兽便不远。连距离尚远的自己都被余波震得受了伤,他没道理伤势无碍的,现在他若是真的毫发无损,那这其中才一定有古怪呢!

    谭渊如果身体出了问题,那极有可能会影响到他今后的炼丹,而若是他不能再炼丹了……那云意真人还会只要这一个弟子吗?

    越是联想,闫童的眼睛便变得越亮,他到了此时甚至已经忘却了谭渊可能会告状一事,只一心期盼着谭渊的伤势动摇了他的根基从而早些被木萦给舍弃,到时自己再好好表现,说不得木萦便可能会收自己为徒了。

    “是,弟子告退。”

    尽管谭渊很想在木萦面前多晃晃、也好多留下些存在感,可是在看到木萦隐含焦急与担忧的神色后终归是乖乖的退下了。

    “师父,我,我的身体……”

    闫家兄妹两人走后,谭渊便哭丧着脸看向木萦,眼睛中的恐惧简直是一览无余。身体落下了病根,自己竟然还完全感觉不出来,看来这病根肯定是很严重,这不由得让谭渊心生紧张。

    “我是骗他的。”

    木萦看到这个傻徒弟也被自己的随口之言吓坏了,就连忙开口解释,“我若不这么说,他又怎么会再继续耍花招?”

    “您是想……”差点被吓哭的谭渊闻言就长舒一口气,可见方才是被吓的不轻,“可若他做事太过分,又想出什么不该有的想法来呢?”

    “他现在的师父姓原,这个人你可有印象?”木萦突然开口问道。

    “原大师资质一般,做事倒是踏踏实实的,只是听说心胸有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