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木萦仙记-第28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楚逸看她一眼,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嘴唇动了动却终究没有发出声音。

    “有件事我希望你能答应。”瑶光突然说道。

    “你说。”

    “你跟楚临怎样我不管。但是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寻木萦的事,这事毕竟与她无关。”

    “木萦?你竟然为一个刚刚才见过面的人说话?”楚逸皱起了眉头。有些诧异不解的看向瑶光。

    “我们自己过的悲惨,总不能让所有人跟我们一样悲惨吧?”瑶光忍着心中的酸楚强笑了几声,眼含深意地说道,“她挺对我的胃口,对于她,你还是高抬贵手吧。”

    “难得你会求我去做什么,你既然开口,那我断然是不会拒绝的。”楚逸点头,“好,以前的事一笔勾销,我今后不再找她的麻烦便是。”

    长长呼出一口气,也不知道做何表情的瑶光只得淡淡点点头,缓缓说道:“我现在想到处散散心,并不想回到浮灵,等我逛够了自然会回去,所以你不用催我也不必管我,你想去做什么便做什么好了。”

    说罢,瑶光也不去看楚逸,召出飞剑便踩了上去,身形迅捷的向前飞出,远远地只听到楚逸惊讶的声音传来:

    “你要去哪?”

    “去找木萦!”

    瑶光的话音说到最后,人就已经消失不见了,只留下楚逸看着她的背影出神。

    ****

    “迷瘴林,果然名不虚传……”木萦跟谭渊一起从斑点身上落下,看着眼前的这片林子不由得出了神。

    迷瘴林算是齐星大陆中多数人眼里的禁地了,这里十分不适合生物生存,里面的瘴气更是让大多修士们无计可施,所以这里的修士十分稀少,刚才木萦与谭渊一路行来,甚至连一个人影也没有看见。

    现在两人站在迷瘴林的外面,肉眼便能看到这林子中似是被蒙上了一层青色的纱,这不仅让他们视线受阻,更是觉得有股阴气在不断袭来,修为低下的谭渊受不了这种冷意,已经在不停的搓着他的手臂了。

    “闫湘她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跑来这里,而且还妄图想要从里面闯过去?”

    木萦还没说话,谭渊就颇有些费解的开口问了出声。这里他也是第一次来,以前只是听人说这里怎样怎样,可是亲眼看到后方有明白大家所言非需,这迷瘴林果然是不适合修士过来。

    “也许是需要这里面的什么东西吧。”木萦猜测道。

    这里的环境这么糟糕,若是无事,谁也不会作死的想去打这迷瘴林的主意,闫湘挺乖巧的一个女孩,既然能让她下这样的决定,那必然是她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了。

    “她有没有和你说过她人在哪里,我们去找她。”

    “应该就在前面不远。”谭渊也反应过来此时不是发呆的时候,连忙应声道。

    “哎,你们等等我啊……”

    两人正打算再朝前走走,木萦却是听到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不由得就停下了脚步向后探查了过去,这神识一扫便发现本该和楚逸纠缠的女修此刻却距离自己不远,看那样子竟是她一人追来的。

    “瑶光?”

    看到瑶光正脚踩飞剑跟自己招手,木萦显然有些诧异。没想到瑶光竟然会跟着自己来到这里了。

    瑶光接近之后,虽然神识并未发现楚逸的存在,但木萦的目光还是不由得朝着她身后看了看。

    “不用担心。楚逸没来,而且以后也不会再找你麻烦了。”似是明白了木萦的意思,瑶光从飞剑上下来后便这般说道。

    “不会再找我麻烦?”

    木萦眨了眨眼睛,不是很理解瑶光的意思,之前还对自己恶意满满好似自己与他有仇怨的人,眨眼便能把自己当路人了?

    “他之所以那么对你,不过是迁怒罢了。我已经说服他今后不再找你麻烦,所以你也能放心咯。”瑶光朝着木萦露出个笑容。

    瑶光的模样看起来仍是干净清澈,就连笑容也是明亮而温暖的。可是木萦却能感觉的出她的心情似乎并不好,也许是因为她眼里那道并不明显的阴霾。

    这种感觉很玄妙,瑶光的强装镇定与强颜欢笑好似在木萦面前瞬间就露出了形迹,于是木萦便猜测到。在她离开的那段时间。也许瑶光跟楚逸谈了些什么,而且两人的聊天过程并不是太过愉快。

    瑶光的名字木萦的确听说过,当时还是从楚临的口中得知的,听他的意思好似是瑶光与楚逸之间有些什么关系,但是就方才所见,他们之间的关系却似乎并不是恋人,至于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木萦还无法详细知道。

    楚逸那样喜怒无常。做事狠辣的人竟然还有这么个姑娘喜欢……想到这里木萦就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不知道是为楚逸感到欣喜。还是该为瑶光感到悲哀。

    “他之前的作为确实让我有些困扰,既然如此,那我便要谢谢你了。”木萦心中虽然疑惑两人的关系,但也不便问出口,更是不会参与其中,于是想了想后就这么回答。

    “你的确是该谢谢我,那家伙心眼最是小,若没有我,那他肯定不会跟你善罢甘休的。”瑶光撇撇嘴,眼里却是掠过了伤痛之色,转瞬即逝,“所以为了感谢我,你便让我跟着你一起转转吧,反正我在这齐星大陆也没什么认识的人,你就当是给我做个向导吧。嘻嘻!”

    “好。”

    对于这点木萦倒是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多出个免费的帮手不说,不一定还能从她口中打听到一些关于浮灵的事情,于是爽快的点头应下。

    于是三人便一同走进了迷瘴林,果不其然,大约只找了一刻钟,他们便寻到了闫湘的人影。

    “谭师叔,你终于来了,我……云、云意真人??”

    此时闫湘正在焦急的走来走去,待听到林中有动静后就立刻转过身朝着他们看来,见到谭渊后显然很是欣喜,不过话还未说完就震惊的发现来的竟然不止是谭渊一个人,竟然还有他的师父——云意真人!

    这对于身在外门、平素里连个金丹期修士都少有见到的闫湘来说可是吓了一大跳,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只是请谭渊来帮忙,可是居然连云意真人都跟着来了!

    怪不得仙云宗所有人都说云意真人十分欣赏和袒护她的弟子谭渊,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没想到云意真人竟然为了自己的事也亲自来了,这让闫湘胸口处升起一股热气,不由得感激与激动起来。

    “我与谭渊恰好在一处,得知你有困难便一同过来看看。”看到小姑娘被自己惊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只瞪着一双欣喜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木萦不由得露出个温暖的笑容,柔声对她解释道。

    还好,闫童此时并不在这里,发现这一点后木萦也就放下了些心。

    “感谢真人,弟子真是……真是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闫湘激动的满脸通红,看着木萦望向自己的目光,她心里原本因为上次闫童算计谭渊的事情而生出的几分怯意也慢慢消退了下去,虽然如此,但她的手还是有些紧张地不知道要往哪里摆。

    此时她的眼里已经全都是木萦,甚至都没看到来人中除了木萦与谭渊外还有一个瑶光,瑶光见状就眨眨眼睛,饶有兴趣的看向了木萦。

    “无妨,不过是顺便罢了。”木萦摆摆手,“你现在是什么情况?为何非要进这迷瘴林?这里面的瘴气太浓,一时不慎就有可能着了道。”

    “真人,弟子不能不去……”

    本来还有些兴奋之意的闫湘听到木萦问话后才回过神,整个人都变得有些急躁起来,“我有一个……朋友为了找救命的灵草就进了迷瘴林,进去已经有了一天了,我们准备的丹药也只能让他撑一天的时间,现在时间马上就要过了,可是他还不出来,我实在是害怕……”

    说着说着,闫湘的眼里就氤氲起了泪意,就连声音听起来也有些颤抖了。

    “为了找救命的灵草才进的迷瘴林?”木萦一愣,“难怪你的朋友要找的灵草是雾月霞?”

    迷瘴林的环境的确是恶劣,也的确是不太适合人类与妖兽生存,可是凡事总有例外,一个地方的存在必然有其道理,所以迷瘴林中并非是寸草不生的。

    在其中也会存在一些灵草与妖兽,只不过数量不是太多,可如果说到能救人性命的灵草,那木萦也就只能想到雾月霞了。

    雾月霞长的很小巧,整株灵草的长度也只跟女子的小拇指大小相近,它在顶端开着的花艳若朝霞,十分美丽。

    若是雾月霞生长在别的地方,那要寻找它的难度并不算大,可是它却偏偏生长在迷瘴林,这就注定想找到它的难度相当之大了。

    迷瘴林里有着终年不散的瘴气,导致在林中的视线严重受阻,连用神识的能力都会受到不小的影响,在这样的环境下想要找到体型十分之小的雾月霞,难度便会可想而知了。

    至于它的作用,便是去除戾气,而这戾气指的不是人们脾气里的暴戾,而是特指邪修用恶毒手法留下的那丝毒气。

    邪修手段颇多,且总是十分歹毒,若是被他们之中那些修为高超的人给沾染上,寻常的丹药根本无法根治,只得用那些有着特殊作用的灵草方能治愈。

    “正是雾月霞!”

    闫湘点头,眉间有担忧显而易见,“我害怕时间久了他会出事,这才特意求到谭师叔这里,希望他能帮帮忙的……”

    说到这,闫湘眼里突然绽放出些亮光,她用期待的眼神看向木萦,似乎是把希望放在了木萦的身上。

    有木萦这个七品炼丹师在,想闯过别人畏惧不已的迷瘴林根本就不是问题!(未完待续。)

    ps:  今天两更,这是一大更,晚会儿还有一小更~

 595 迷瘴林

    只要木萦答应帮她,那她想要救出那人,就根本不是问题了!

    想到这里,闫湘就顿时充满了希望,用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木萦,眼里的期待之色不加掩饰。

    闫湘现在心里简直是着急的不行,她本来是想要陪着那人一同进迷瘴林的,可是他却不让,说是让她守在外面,如果时间快到他还不进来,那便让她赶紧去想办法救他出去。还说迷瘴林的危险重重,假如两个人一同进去,那便有可能双双折损在那里,到时便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被那人给说服的闫湘只得留在外面,可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进去的人却仍是一点反应也没有,实在是让她怕的要死,她本来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假如谭渊没有答应来帮忙,又或者是答应了却迟迟未到,那她一定会冲进林子里寻找,而不是傻傻的在外面等待。

    所幸谭渊真的来了,而且不止他来了,就连云意真人也一同来了,这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一天的时间便想找到雾月霞,你们的着实太过乐观了些。”

    听完前后过程后,木萦就有些不赞同的摇摇头。

    雾月霞的体形本来就小,想找到它已经颇为费神了,更何况此处是在迷瘴林,到处都有浓烟瘴气,眼睛视物都困难。

    还有,雾月霞的确会出现在迷瘴林,可是这也只是从理论上来说而已,实际上是不是存在其中还未可知。就算有那数量也是极少,又岂会是如此简单便可以找到的?

    一天的时间未免太过短暂,除非运气好到逆天。否则是绝无可能那么快就找到的。

    “实在是着急救人,我们才不得已为之。”闫湘无奈说道。

    “好吧,那我们便去趟这迷瘴林。”事都已经发生了,再多说也是无益,木萦没有再耽搁时间,点点头便表示同意。

    说完,她就从自己储物手镯中取出了一瓶丹药。分给在场人一人一颗,“把它服下,能有效抵挡瘴气侵袭。”

    木萦递出的丹药。闫湘和谭渊不加考虑的就伸手接过服下了,而瑶光则是挑挑眉,也是未加犹豫就将之给咽了下去,这倒是让木萦多看了她两眼。

    服下丹药后。一行人便走入了迷瘴林。进去后他们便发现这里的瘴气比之方才在外面感受到的还要浓烈,而且随着进去时间的增加,越是往里走便越是觉得视线越受限制。

    开始时谭渊还有些不敢呼吸,生怕吸入些瘴气后人就会出事,可是很快他就想起已经服用过了木萦炼制的丹药,然后瞬间便放下了心。

    让他感叹的是,不管他们朝里面走了多久,仍是觉得头脑清楚无比。除了视野有些狭窄外,好似一点也没有受到瘴气的影响一般。

    闫湘试图用传音符跟她的朋友联系。可是对方却一直没有回复,这让闫湘心情更沉重了些许。

    恐怕对方是真的出事了,否则也不可能在服下的丹药药效已经要过时还不离开,且还没有任何回应了。

    “闫湘,你们要找这雾月霞,是不是有人中了邪修的阴招了?怎么好好的就跟那些邪修对上了呢?”看到闫湘一直都心思不宁的一脸担忧,谭渊便开口说话,想要分散其注意力,让她的担心少一些。

    “这事我也不知……”闫湘摇摇头,“我朋友说他和他的师父一同出去历练,他师父中间消失了几天,再出现时就已经有戾气了,这戾气若不快些化解则后患无穷,事情紧急之下我们便匆匆准备了一番,然后就来到了迷瘴林打算试一试。”

    “你的朋友既然有师父,那可有师门?”木萦突然问道,“若是有师门,那你们大可以通知师门的人前人帮忙,这样胜算不也就大上一些吗?”

    闫湘的修为实在是太低,她的朋友想来修为也不会高到哪里去,两人竟然敢直闯这迷瘴林,不得不说勇气实在可畏。

    “他有师门,可是师祖正巧闭关,师叔们一时半会也赶不过来,无奈之下也就只有硬着头皮上了。”闫湘解释。

    木萦点点头,“但愿我们来的不算迟。”

    闫湘的朋友闯入迷瘴林是为了救人,可若是为此再搭上他自己的一条命,那就真是得不偿失了。

    木萦说完话后闫湘的脸便又白了一分,但是不约而同的,他们几人行走的速度又加快了些许。

    “咦,那里有人?”

    木萦也在寻找闫湘的朋友,不过别人是用眼睛看,她却是用迷识来探查的。

    尽管她炼成的丹药可以阻挡迷瘴进身体中造成损害,可是眼睛却仍是不能看清楚这林间远处的情景,所幸她的神识高,虽然在这里面有些影响但却也算不上大,所以木萦在寻找时速度也是最快的。

    而在此时,木萦的眼睛就朝着某一处看去,同时也开口说道。

    “有人?哪里?”

    谭渊闻言一愣,四处寻找起来。

    而瑶光则更是激动,在木萦发出声音的一瞬间就猛然间一喜,可是待她找了一圈后却没发现人影时就明显有些失望,“我怎么没看到哪里有人?”

    “在那边。”

    木萦伸出手指了指,同时便带着路径直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之前离的太远,木萦就算说清楚位置在哪里,他们还是看不到具体的人影,包括瑶光在内都是如此。可是待木萦带着他们走到跟前时,他们方才看清楚原来那里的确是有一个人。

    “阿华哥……”

    闫湘见到那人所穿的衣服时就是一怔,脸色一变慌忙跑上前去,待看清他的脸后就激动的大叫起来,“是他,就是他,终于找到了……”

    那个人正躺在地上人事不知,面色有些灰白,而衣服上则是有些破损,似乎之前他是跟什么交手了一样。至于他的昏迷究竟是因为伤还是因为中了瘴气,那便需要再详加查看了。

    “来我看看。”

    木萦见确定了这个人的身份,便走上前去,站在闫湘身边看起了他的情况。(未完待续。)

    ps:  这是昨天的第二更~~今天的更新还是在晚上。顺便求个月票~~对了,全订本书的亲可以领取大神之光了,具体领取办法评论区有,大家可以看看。全订的亲们可不止这点人啊,你们怎么就对大神之光无动于衷呢……?

 596 阿华哥

    男子躺在地上,侧着脸,头发把脸给遮住了大半。他身上穿着一件青衣,背后有着一片血迹,将他后背处的青色衣服都染成了深红色。

    除了背部,他在肩、腹腿处似也有着伤口,不过伤处却不算深,最重的伤便是背后了,但这伤却并不会致命,也同样不会导致他的昏迷。

    所以大致一看,木萦便猜测他的昏迷可能会有两个原因,一是他服用的丹药药效过了,他吸入的瘴气过多以致昏迷;二是也许伤他的人还对他动了什么别的手脚,致使他在打斗时中了招昏迷。

    心里有了大概了解以后,木萦心里就有了底,这时便把目光称到了这个男修的脸上,打算看看他的脸色如何,昏迷时间是否过久以及吸进的瘴气多不多,看清楚后也好方便木萦对其用药。

    “他面色青白,不过嘴唇的颜色并不算太重,看情形没大问题,吃下丹药就会没事的。”

    木萦先是看看他的脸色,然后就有些放下了心,说着的时候还把那男修脸颊上的头发给拨开,让其把脸给露出来,“……咦?”

    确定男修身体无碍后,木萦这才去打量起男修的容貌来,因为在之前看闫湘的种种表现,木萦已经可以肯定眼前这个男修应该便是她喜欢的人了。

    心中好奇之下木萦就想着去看看男修的面容,可是这一看之下却是有些惊诧。

    这男修长的,怎么那么……熟悉?

    “真人?”

    木萦盯着男修看。整个人的动作都有些呆滞,这个举动让在场的其他人都觉得有些古怪,尤其是闫湘。她看看木萦,又看看地上的阿华哥,眼里的探究之色越发的浓。

    “哦,我们先出这林子吧。”

    木萦经这一提醒方才突然回过神,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盯着一个男人看了半天,当下就露出些尴尬之色,连忙站起身来说道。

    瑶光看了眼木萦。又用打量的眼神看看地上躺着的年轻男修,撇撇嘴没说什么,可是眼睛却似是有意识一般在四周转了一圈。接着就垂下眼睛安静下来。

    闫湘一心想着她阿华哥的安危,心里头早想快些离开此地了,只是先前木萦那样让她不敢吱声也不好催促,此时听到木萦这么说就立即点头表示同意起来。

    于是几人就一同出了迷瘴林。在途中的时候木萦就给男修喂了丹药。于是他们便能看到男修的面色在渐渐的好转,唇上也多了些血色。闫湘见状显然是十分高兴。

    出了迷瘴林后,几人碍于年轻男修的伤便没有再赶路,瑶光给几人周围布了个阵法,防止别的修士路过会打扰到他们,然后便在等着男修伤势好转。

    闫湘对男修十分的细致体贴,他身上的伤其实并不算多重,可是闫湘却小心翼翼的给他擦拭着血迹。眼里的心疼之色就快要满溢出来了,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会以为男修已经病入膏肓、不久于世一般。

    木萦在这期间一直在看向男修。偶尔也会朝着闫湘看上两眼,闫湘就算是一心扑在男修身上也难免发现了些端倪,于是看向木萦的目光便有些戒备了。

    云意真人一直盯着她的阿华哥看是什么意思?总不会是看上他上吧……

    闫湘感觉自己心里头毛毛的,尽管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这个猜测,可仍是有些古怪的感觉。

    木萦的丹药自然不是凡品,别说男修只是受了轻伤、吸了一点瘴气,就算伤再重木萦仍然可以救活他,所以在过去了一个时辰后,男修终于是睁开了眼睛。

    “阿华哥,你终于没事了,呜呜……”

    闫湘目光不离男修,他只是微微一动,闫湘便立即将视线投向他,颇为激动的低头靠在他肩上哭泣起来。

    “湘湘……别哭,我没事。”

    男修一眼便看见了闫湘,见她此时哭的这般伤心便有些慌了神,手放在她的肩上安抚的轻拍了拍,眼里闪着的疼惜不加掩饰。

    “我说要跟你去,你偏偏不让,你那么久都不出来,知道我有多着急心慌吗!”

    湘湘哭了一会儿后就直起身子,伸出粉拳便打向男修,但是却雷声大雨点小,拳头打的位置是男修不曾受伤的地方,且打上去声音轻的像是听不到一般。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男修双手撑向地面让自己坐起身,一脸歉意的看着闫湘,“不过就算再重来一次,我也不会让你与我一同进去的。”

    他刚刚醒来便瞧到了闫湘,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都发生了什么,此时才感觉到脑袋逐渐有些清醒,同时一些记忆也都浮现了出来。

    “对了,我记得我是在林子中昏迷了,你怎么会把我带出来的?”

    想到一些事情的男修脸色有些阴沉,不过却仍是有些关心的问起闫湘了。

    “我一个人肯定是带不出你的,你当时已经深入到迷瘴林,凭我一已之力恐怕连你人都没找到就死在里面了。”闫湘回道,“我当时看你长时间不出来有些心急,便跟谭渊师叔联系请他帮忙过来一趟,最后不仅谭渊师叔来了,就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