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木萦仙记-第28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な奔洳怀隼从行┬募保愀吩ㄊκ辶登胨锩匆惶耍詈蟛唤鎏吩ㄊκ謇戳耍土肥κ宓氖Ω冈埔庹嫒艘补戳耍液糜姓嫒嗽谀悴诺靡训镁取!

    闫湘说到这里就用感激的眼神看向木萦,“所以阿华哥,你也得感谢云意真人才是!”

    “云意真人?”

    男修自醒来起眼神都一直在闫湘身上,都没有注意到闫湘身后不远处还有木萦等人,此时经她这么一说才意识到原来除了他们外还有三个人,而当他听到云意真人这四个字后就是明显的一愣,紧接着眼睛就猛然间一亮。

    “木师叔,真的是你??”

    男修很快便从三人中找到了木萦,当下就猛然站起身,三两步就走到木萦的面前,激动到连声音都有些发抖了。

    闫湘与谭渊顿时都愣住了。

    “……师叔?”

    谭渊眨眨眼睛,看看木萦又看看这个年轻男修,一脸的迷茫之色。

    “阿华哥,这,这是怎么回事啊?”闫湘一头雾水的问道。

    (未完待续。)

    ps:  晚些还有两千字更新~

 597 阻挠之人

    那年轻男修的脸上洋溢着激动与兴奋的笑意,这让他的眸光都显得有些熠熠生辉,看起来更添俊秀。

    “真的是你。”

    见到男修的反应,木萦却显得很淡定,她看着自己面前一派欣喜瞧着自己的男子,不由露出个笑容,“我还以为我看错了,月华。”

    这个年轻男修,不是安映筠的徒弟月华又是谁?

    上一次见到月华似乎是在木萦的金丹大典上,一别就是十几年的时间,方才木萦看到他的脸后一时间竟然没有认出来,现在看到他见自己的反应,木萦也确认自己并非认错了人。

    阿华哥原来就是月华,木萦恍然。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闫湘喜欢的人,竟然会是安师姐的徒弟,这可真是绕来绕去都是熟人啊。

    “你们居然认识吗?”到了这时候所有人都已经反应过来了,闫湘也终于明白为何先前木萦见到月华时会是那样的一种反应,当下就觉得面色有些涨红。

    她只要一想到自己曾有一瞬间的吃醋就觉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说来也是,阿华哥虽然相貌堂堂,可是也没有到达让人看一眼就喜欢上的地步,更何况当这个人是云意大师时。

    “月华,你在林子里遭遇了什么?看你后背的伤,莫非是有人偷袭?”

    若是这个人不是月华,而是其他一位木萦不认识的男人,那她在救完人后肯定就会带着谭渊离开了。不过此人却是月华,那木萦免不得就得多问上几句。

    “的确如此。”

    月华本来还有些欣喜的脸在听到木萦提起林中事时就是明显的一变,眉头也皱了起来。“这迷瘴林里极少有人出入,且就算有人也都是在周围,几乎没有人会往里面去闯,此次若不是牵扯到性命大事,我也不会冒这个风险闯入这里。所以我在里面找灵草时根本就没有提防过附近会有人,当时就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你是被人给偷袭了?”闫湘之前一心在牵挂他的伤势,根本就没有细想过他的伤是怎么弄成的。此时听到月华这么说才刚刚转过了弯,瞪大眼睛满是吃惊。

    “那人你可看清楚了?”木萦接着问。

    “没有。”月华眼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可仍是摇摇头。“那时那个人穿着黑斗篷,突然出现后就与我交起了手,在伤到我后却又退离消失了踪影。别说他长什么样子了,就连他是男是女我都不敢确认。”

    “呵。在林子里埋伏着对你动手。明明有机会杀掉你却没有这么做,而是留了你一命,这可真是有意思。”

    一直不曾说话的瑶光听到这里后就有些忍不住的开了口。

    “阿华哥,你身上的东西可都还在?那个人会不会不为要命,而是取财?”闫湘疑惑的问。

    “我的储物袋都在,除此之外也没什么东西能丢了。”月华在身上摸了两处后就摇头说道,“我从头到尾连雾月霞的影子都没有见到,身上除了储物袋什么也没有。”

    “这个人当时明明有机会杀掉你再夺了你的储物袋。可是他却没有这么做,而只是在伤了你之后就跑了。这的确非常不合情理。”木萦说着说着就是心思一动,“会不会他的出现根本就只是为了阻止你找到雾月霞,而并没有害你性命的意图?之所以遮遮掩掩,都只是为了不让你发现他的身份罢了。”

    这个结论并不难猜,月华无故受伤,那人当时完全有机会杀掉他,因为周围除了他们两人外再也没有其他人在身边,所以他是有下手的机会的。可最后月华除了受了些轻伤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事了,也许木萦他们再晚去一会月华就有可能因为吸入瘴气过多死亡,可这事毕竟是充满不确定性的,那个人完全没有必要多此一举。

    更何况月华身上的储物袋一个不少,这就足以证明那人目的不在于此了。

    所以思来想去,木萦觉得便只有一个可能:动手的人根本就不为杀人,也不是为了月华的储物袋,他的目的只是为了阻止月华找到雾月霞而已。

    “为了阻止阿华哥找到雾月霞?”闫湘一怔,“这么说来这个人不仅与阿华哥认识,还与阿华哥的师父有仇怨了?”

    “而且此人还有点善心,不过也就只有一点。”瑶光接话,“他放过了月华,没有下杀手的确是真的,可是他却把月华一个人留在了迷瘴林,只要时间一长,月华也同样是必死无疑了,所以那个人也许是有些不忍心直接下手,这才选择听天由命的。”

    “月华,这事与你师父究竟是什么关系?”

    闫湘来的时候就告诉木萦,月华的师父体有戾气,月华为了给她去除戾气才决定来这迷瘴林碰碰运气,先前听这话还没什么,可是现在听到却无法不让木萦动容了。

    月华的师父便是安映筠!对于这个安师姐,木萦还是很欣赏的,现在听到她有事的消息木萦当然十分担心。

    月华在林中遇到的那个黑衣人是为了阻止月华找到雾月霞才动手的,而那雾月霞却是月华找来救安映筠的,这么说来,那个黑衣人是与安映筠有些过不去了?

    与安映筠有些矛盾,可是同时却又没有直接下死手杀掉月华,这中间显然有些猫腻。

    这事情想来是与丹香山有着逃不开的关系,但是木萦早便不在丹香山待了,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木萦并不知晓,所以对于凶手是谁也就无法猜测了。

    “师父急需雾月霞救命,而现在我寻找雾月霞失败,那人一定是奔着师父去的。”月华果然是面带怒色,“关于那个人的身份我隐有猜测,可是我却没有丝毫的证据来说那人与这事有关,一切也只是猜测。”

    “没有了雾月霞,那你师父怎么办啊?”谭渊虽然不识得月华,但是月华却与木萦和闫湘都相识,那谭渊也自然对其多了几分亲近,此时便有些担忧的问了起来。

    (未完待续。)

 598 再临故地

    “我也不知道。”

    月华摇摇头,担忧与内疚之色溢于脸上,“都怪我没用,在里面待了一天也没找到雾月霞,反倒差点死在里面……”

    “你师父现在在哪?”木萦开口询问,“你且带我过去看看。”

    月华一心沉浸在未找到雾月霞的难过之中,心中对师父安映筠的伤势担心不已,若不是木萦开口,他甚至都忘了木萦是这个大陆上唯二的七品炼丹师之一了。

    “师父她就在城中,师叔你且跟我来。”月华激动的说道。

    木萦要去,谭渊自然也会跟去,而闫湘当然是要跟着月华的,至于瑶光,她是摆出了一副木萦去哪她就去哪的意思,于是一行五人便直接去了城中,找到了月华安置安映筠的地方。

    见到她时,安映筠正躺在床闭着眼睛人事不知,她的面容与木萦以前相比并无区别,但是因为中了邪修的阴招,她的整个身体上都飘浮着一层模糊的黑气,那股黑气似乎还正在涌动一般,甚至让她的脸看起来都有些朦胧。

    月华一看到安映筠的样子就有些惊慌,连忙转过头对着木萦说道:“木师叔,师父她昨日还不是这样的,这戾气似乎又浓重了些……”

    “这就是邪修的可怕之处。”木萦皱着眉头,安映筠的模样有些出乎木萦的意料,看这个状况她的戾气已经到了一个很严重的地步,若再耽搁下去恐怕真的会无法医治了。

    安映筠并不是莽撞之人。怎么会好好的就与邪修纠缠起来了?还吃了这么大一个亏?

    木萦有些疑虑的凝起了眉头。

    “那木师叔,我们要怎么办?师父她要怎么救啊?”

    越是想,月华就越是懊恼。觉得自己真没用,师父对自己那么好,可是现在师父有难,他身为师父唯一的弟子竟然连一点忙都帮不上,如今雾月霞没有找到,可是师父的情况却是越来越糟糕,这可真是让他气恼不已。

    “雾月霞我虽然没有。不过我手里却有一株清心藤,配以其它的灵草可以制成一炉净元丹,只是在材料里却是少了一颗相思红。这事却是有些麻烦。”木萦思索着回道。

    “有了清心藤,还有那雾月霞做什么?”瑶光突然开口。

    雾月霞虽然可以去除邪气,可是药效却只算一般,而清心藤却不一样。那可是高阶中品灵草。用它来去除安映筠的戾气一点问题都没有,反而也许还会有些大材小用。

    “师叔你有清心藤?这可真是太好了!”月华闻言激动的差点跳起来,听到木萦竟然拿有清心藤,这让他真是兴奋不已。

    “可是相思红呢?”闫湘有些担忧的开口,“相思红可不是短时间内说找就能找到的,万一寻到它的时间慢了点,那安真人岂不是会有危险?”

    “相思红不用担心,我们雁栖峰的灵草库中就有一株。还是三年前师父从外面带过来的,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使用。”月华说着就露出了笑容来。显然是对于师父有救这件事感到十分的开心。

    “师叔,要不你们在这里等,我现在便去门派取回相思红如何?”月华想到这里后就这么提议。

    “既然如此,那我们去你门派不就好了,待木萦拿到相思红后就可以直接炼丹喂给你师父,也省去你回来的时间了。”瑶光道。

    “去丹香山倒是无妨,只是我如今的身份却不能随心所欲的过去,否则对你而言也不见得是个好事。”木萦琢磨着说,同时就看向月光。

    她现在的身份是仙云宗的五长老,不管她曾经与安映筠是什么关系,但是两人却分属两个门派,她现在若是想进丹香山的大门,那势必要通过现任掌门的同意才行,否则便会有挑衅之嫌。

    但是现在安映筠处在生命攸关之时,时间多耽误一分,她的危险也就会多上一分,所以如果确定要跟着月华进丹香山,那就自然不能光明正大的来了。

    “师叔,可否请您走这一趟?”月华也觉得让木萦跟着他回宗门取灵草,然后还得麻烦她去炼制成丹药一事有些难以启齿,可是事关师父的性命,他就算不好意思说也是不得不说了。

    “去可以,只是却得乔装打扮一下,不能被人发现是我了。”

    老实说,木萦也不想亲自去丹香山,毕竟这样做的确与她如今的身份不合,万一此事被人发现,她就算浑身长满嘴也是说不清道不明,那样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可是从私人情感上来说,木萦仍是记着当年在雁栖峰上发生的一切,雁栖峰上包括池宇在内的所有人都对木萦很和善,这让她一直都铭记于心,也想着找个机会能去报答他们。

    如今安映筠有伤,自己明明有能力去救她,可若是因为怕麻烦而拒绝,又或者是非让月华把灵草带出来后再炼丹,那无疑就会影响安映筠的病情,这是木萦不愿意看到的一幕。

    既然这样,那干脆便走这一趟,也好见见池宇与金映筠那师姐弟几人,算是为这许多年的不见来联络下感情吧。

    “好好,只要师叔愿意去就好。”

    月华见到木萦答应下来就已经满心激动了,又哪里会对这有意见?当下就是连连点头表示同意。

    木萦要与月华到丹香山,之后的事便没有谭渊与闫湘、瑶光什么事了,不过三人却都表示要跟着他们一起到达丹香山坊市,之后再说离开的事情,木萦与月华心忧安映筠的伤,见他们执意于此也就只得点头答应了下来。

    从这里到达丹香山坊市的时间并不算慢,到了后把那三人留在坊市,木萦则和月华带着安映筠进了丹香山。

    安映筠的脸守门弟子认得,月华手里则拿着令牌,门派的守门弟子见到安映筠人事不醒的样子也是吓了一跳,没有多加询问便允许木萦跟月华一同进了门派。

    木萦的视线快速从丹香山中一晃而过,看到这些似曾相识的场景后就是轻叹一声。(未完待续。)

 599 见谈

    “木师叔可是想起了在丹香山的那些日子?”

    月华虽然记挂着师父的伤势,也想快些到雁栖峰取得灵草,但是却也一直在留意着木萦的神色,看到她此时轻轻叹息后便问道。

    此时的木萦已经易容成了一个肤色红润白皙、一双丹凤眼颇为灵动的女子,一眼看去除了眼睛外其他的五官都显得十分平凡,恐怕旁人就算是想破了脑袋也无法从这个相貌普通的女子联想到木萦身上。

    “是啊,自从丹艺大比之后便是再也没有来过这里了。”木萦点头。

    “师叔你有所不知,自从你离开后,不管是师祖还是师父,都经常念叨你,还有我那几位师叔也都常常说起你,说平日里你在时总是默不吭声,可是离开了却让人感觉周围空荡荡的。”月华说到这里,面色不禁有些黯然,“以往陶师叔在的时候说起你最多,说你的炼丹水平很好,他以前总是让你教他炼炼丹,你走了之后他在炼丹上有疑问也都无人理会了。”

    陶师叔,陶伦。

    木萦还在雁栖峰的时候,就是与陶伦比较亲近,不过这个亲近的原因就有些尴尬了,那是因为陶伦炼丹次次失败,他知道木萦炼丹炼的好,所以就经常缠着木萦来指点他,一来二去两人自然就会熟络一些。

    陶伦在炼丹上可以说是毫无天赋,基本上凡是去炼高级的丹药就没有成功过,不是灵草搞错就是神识出现波动。一炉丹最后总是会成功的化为一滩药渣,而更让陶伦的师姐弟们无法接受的是,陶伦炼丹总是炸炉。所以那会儿的雁栖峰时不时就能听到那种巨大的爆炸声传出。

    不过陶伦的炼丹技术虽然不行,可是为人却是单纯热心,所以其他的师姐弟们也没有因为他的炼丹不好而瞧不起他,反倒总是会把炼成的丹送他一些。

    可是陶伦最终却是死在胡烈的阴谋之下,其目的便是为了陷害木萦,从而好让仙云宗受世人指点。

    不过幸好,陶伦的仇已经报了。胡烈已经为此付出了血的代价。

    想起陶伦后,木萦就不由得心中暗暗感伤,不免觉得有几分悲凉与可惜。

    月华说完之后也自觉失言。连忙调转了话题,不再提这些让人难受的事了。

    “寻止,师祖可出关了?”

    到达了雁栖峰后,搀扶着安映筠的月华就与木萦一同到了池宇所在的洞府。对守在其门外的弟子这般问道。

    “真人刚刚出关。还不过一刻钟的功夫,你可是有事要见……咦?安真人这是……”

    安映筠身上披着一件斗篷,把她的容貌给遮挡了起来,她一路上都是由月华扶着,想来这个叫寻止的弟子无意间看到了安映筠的脸,这才一脸诧异的问起了月华。

    安映筠身上的黑气越发的浓重了,虽然她现在全身都被斗篷所包裹着,看起来并不算分明。可是当有人瞧到她的脸时便再也掩不住了,正是因为这样这位弟子才会这般惊诧。

    “师父受了伤。急需要灵草来救命,既然师祖出关了,那便替我通报一声吧。”月华忙道。

    寻止闻言就慌张的去了,想来也是意识到安映筠伤的严重,想要快些找到池宇说明情况。

    只是一会儿功夫,池宇就步履匆匆的从洞府中赶了出来,一眼便看向月华及靠在他身上的安映筠,尽管安映筠穿着斗篷,可是池宇看一眼便知那就是他的大徒弟。

    木萦在见到寻止时就心想:许久未见,池宇竟然也找了个子弟在他洞府服侍,记得以往的池宇是不喜欢有外人在自己身边的,果然时间在变,人的想法也会变。

    池宇当时便伸过手从月华那里接过了安映筠,看到安映筠的脸后明显就是吃了一惊,留下一句:“快随我进来”后便带着安映筠进了洞府。

    月华看了木萦一眼,两人随后便一同跟了进去。

    他们进去后便看到池宇把安映筠安置在了塌上,她的斗篷已经被池宇脱掉,而池宇正紧皱着眉头打量着安映筠。

    “你师父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不是去历练了吗,她怎么会中了邪修的招数?”

    池宇听到后方的声音后就知晓他们跟了进来,于是转过头疑惑地质问月华,可是在看见月华身边一脸陌生的木萦时就是一愣,“这是谁?”

    在说话的时候池宇是很有些不高兴的,因为在他看来这种时候外人是不适合进来这里的,可是月华却在自己师父危险的时候还带了一个不明身份的女人回来,还让这人进来了自己的洞府,这种举止怎么看怎么不合适。

    在池宇心里,已经把木萦当成了月华的小情人,因为这还是池宇第一次见月华带陌生女子回来。

    “池大师,好久不见了。”

    到了此时周围再无外人,木萦也没有伪装的必要了,于是就在池宇的面前露出了她的真面目。

    “你……木萦?”

    突然见到眼前这个女子变了个模样,而且这个人还是许久未见的木萦时,池宇整个人都有些吃惊,瞪着眼睛看着她有些回不过神,直到木萦朝他肯定的点头后才终于出声道:“你怎么会跟着月华……”

    “师祖。”月华见状就连忙开口解释,“若不是有木师叔在,我现在肯定会因为给师父寻找雾月霞而丢了性命,木师叔她来是为了帮忙给师父炼丹的。”

    “原来是这样。”闻言,池宇恍然点头,见到木萦虽然诧异,可是此时他大徒弟的伤势才是最让他担心忧虑的,现在明显不是叙旧的时机,于是就皱眉道:“木……大师你的炼丹水平自然是毋庸置疑的。按说有你帮忙我不应担心,但是映筠她的情况太过糟糕,如果手头没有可以去除戾气的灵草使用。那不管是谁来炼丹都是没有用的。”

    池宇原本是想直呼木萦名字的,可是转念便也想到如今两个人的地位已经调转的天差地别,以前他是丹香山雁栖峰的副峰主,而木萦却只是他手下的一个小小侍女,可是如今呢?他仍是副峰主,可是木萦却已经成了齐星第一大宗仙云宗的五长老,更是大陆上第二个七品炼丹师。说起地位来他在木萦面前还该低一头才是。

    身份的调转让池宇多少有些不习惯,不过幸好他此时心里记挂着徒弟的伤,没多少心思去想这方面的问题。

    想起安映筠的伤。池宇就有些无措,他多年来也积累了不少珍贵灵草,可是世上灵草的种类繁多,又岂是他能全部收集齐的?若说能去除一般邪气的灵草。那池宇手里还会有上几株。可是安映筠现在的伤势却不一般,想要完全根治,那所用到的灵草便不能是凡品了。

    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那他或许还可以靠着自己的人脉凑上一凑,可是徒弟现在的情况明显十分不妙,倘若再拖上一拖,说不定就会延误了救治的时机。

    “我手里有株清心藤,现在只需要一颗相思红便可以开炉炼丹了。”见池宇的语气这般无奈。木萦也便直奔主题地说道。

    “你竟然有清心藤?”听到清心藤这个名字后池宇立即就是吃了一惊,接着就露出惊喜的模样来。“只要有了清心藤,那相思红我便可以拿出来给映筠用了,这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池宇的徒弟虽然不少,可是安映筠却是他的第一个徒弟,也是与他相处时间最多的弟子,她的地位与别人相比自然是极不一样的,在方才看到安映筠人事不醒的样子后他的心里就是一紧,当时便有些恐慌起来。

    而现在他知道木萦手里便有他急需的灵草,这便说明安映筠是有救了,这如何不让他欢喜?

    只是……

    “清心藤太过珍贵,给映筠用了,那也许以后就不会再找得到第二株了。”池宇虽然心里欢喜于徒弟的伤有了救治的灵草,可是却也不能心安理得的接受木萦的好意,“所以,你可想好了?”

    “你且放心吧。”木萦点头,“灵草虽然宝贵,却也只是死物,但人却是活着,安师姐曾经对我的帮助我都记在心里,现在她有难,难道我能因为舍不得一株灵草而袖手旁观、看着她去死吗?”

    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