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木萦仙记-第29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当年仙云宗外一见,还以为你只是可怜的孩子,应该与你父亲并不是同一类人,真是没想到啊……”木萦摇摇头,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受。

    要说止清,也是挺可怜的。他娘很早就被他爹害死了,而他爹生了他却又不养。反倒为了让他探听别的门派的情况而让他当卧底,许多年来都未曾关心过他。

    而他再见到胡烈时,却是知道了胡烈与他娘之间的恩怨,那时胡烈面临着惩处,之后更是失去了性命。这一切对于他而言恐怕都是莫大的刺激。

    这时,木萦突然间明悟了什么。

    是不是正是因为他从小的经历,才让他养成了喜怒无常、敏感自私的性格?所以在面对花言时才会不知如何对她好,不知如何爱她。

    因为他自己从未感受过爱,也从来没有人对他好吧?

    “他是不好,不是个好人,也不是个好爹,可是他那时至少还活着,我一直知道他还在。”止清的脸色一变再变,最终变得安静下来,“可是他后来却是死了,若是没有你,那他还能一直活着。”

    胡烈的存在对于止清而言很特别,就像是一道护身符一般,没事的时候可能无用,但是真当遇到麻烦了,那胡烈便会出现。所以就算止清对他那个爹的作为很不满,也恨他不爱自己,可真当知道他的死讯时,止清还是难过了许久的。

    鲛人全族灭亡,只剩下他一个,而现在连他唯一的亲人,他的爹也已经死了。

    “对你来说是他重要,可是对我来说,伤害到我的人我便不会手软。”木萦声音淡淡,“而且胡烈虽然死了,可他不是把你托付给了于大师吗?你为了易容而服下了大量的丹药,这便说明他至少在物质上没有亏待你。”

    之所以猜到清原便是止清,木萦也是想到了几处关键点。

    首先便是那个鳞片,那鳞片明显是从鱼类的身上掉落下来的,清原竟然拿它当毒药,说明这鳞片本身便有毒。木萦想了许久,终于是想到以前曾在书上看到过的传说。

    传说鲛人的鳞本身无毒,但却与人类相冲,人类若是服下便会身染奇病。

    这种奇病究竟是何症状,书上并未说明,所以当初看到那些女子的症状时,木萦一时之间也没有想到这一点,直到此时看到那片鳞片。

    还有一点,便是清原为了易容而服下的五品丹药了。

    他害了近百个女子,说明他服下的丹药数量也是庞大的,这样的话,那他的身后定会有炼丹师做支撑。

    有什么比丹香山更为合适的吗?

    “哈哈哈,于大师……”

    止清在听到木萦提到于大师后脸上却是露出了嘲讽之态,毫不客气的大笑起来,“在当日那样的情景下,他除了收下我还有别的路能走吗?至于我到了丹香山之后的日子,呵呵。”

    说着说着,止清又是冷笑起来。

    当日在众目睽睽之下,于竹只能答应胡烈把自己照顾好,虽然看似把自己带回丹香山亲自教导了,但是实际上呢?

    别的不说。只凭他是胡烈儿子这一点,丹香山上下包括于竹大师,都不可能对他尽心尽力。

    若不是胡烈。曾经还是四大门派之一的丹香山也不会跌落成二流门派,这一点让丹香山上下都视胡烈为耻辱,里里外外都没有说过他的好处,而他这个胡烈的儿子,便成了众人的靶子,受尽了白眼。

    于竹身份高贵,自然不可能明面上做亏待止清的事。可是实际上却是对他不闻不问。只是在人前给了他许多的自由与爱护,比如说每月门派都会供应给他灵石及丹药,想要什么便开口要。都会有人帮他弄到。

    可除此之外,他就像是一个透明人,人人都知道他是鲛人,对他都有些看不起。只有一些女修因看上了他的容貌从而接近他罢了。

    若非如此。他何苦放着丹香山的大好生活不过,而是天天变幻容貌往外跑?

    止清剩下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在场的几人依着他的神色与语气,便也能猜到他未说出口的话。

    “于竹并不欠你什么,丹香山的众位弟子对你更是没有亏欠,他们没有理由对你好,反而是你爹害得丹香山臭名远扬、不复往日的荣光了。”木萦看向止清,话里说不清是可怜还是可惜。“他们愿意收留你,在物质上满足你便已经算是成全了当日胡烈所求的情分。是你想要的太多了。”

    “哼,若不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于竹答应会照顾我,恐怕早早就找个机会除掉我了,我留在丹香山一天,便会碍眼一天。”止清满脸都写着不服气。

    “这事暂且不提,我问你,这花月色的事,你打算怎么解释?”木萦懒得再提丹香山的问题,这是人家自己的家务事,止清怎么看,都与她无关。

    正当此时,木萦身体微微一动,不易察觉的朝着门外看了一眼。

    “解释?哼,没什么好解释的。”神识仍是在痛,但是比起刚开始的剧痛,现在已经好很多了。止清坐起身,面带嘲讽的朝着四周环顾,“她们做错了事,便该受到惩罚,既然现在被你们发现了,那我也没什么可说。”

    “一派胡言!”一直在旁观的七然听到这里后再也忍不住出了声,怒气冲冲,“你只是在花言那里受了挫折,那是你们两人的事,你何必把事情都推到别人的身上?这里的女子何其无辜,只因为她们替花言说了几句话,便应该受到你这般残酷的迫害吗!”

    “花言是爱我的。”止清眼神有些凶狠,“如果不是这些多嘴的女人,她怎么可能会决定要离开我?”

    木萦闻言就扯了扯嘴角,连话都不想说了。再看身边的谭渊,也是翻起了白眼。

    止清现在的人生观都已经扭曲了,她就算说得再多也是无用,反倒回因为跟他说了这么多话而让自己气的不轻。

    “花言是爱你,可是却被你生生的赶走了,你现在这般自私狠毒,与你爹当初对你娘那样有什么区别!”七然也被他的话气到了,不禁怒斥。

    “这怎么能一样!”止清闻言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就炸毛了,“他觉得我娘是鲛人,会丢他的人,这才想着把我娘给害死。可我是爱花言的,我愿意为他付出一切!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伤她性命的!”

    “没伤她性命,又不断的让花言受到伤害,这又有什么区别?”七然冷笑反驳。

    止清顿时就说不出话了,可是却也气的浑身哆嗦,瞪着七然的眼神像是想要杀人一样。

    “你还有脸瞪我?我告诉你,快把解药交出来,我们花月色近百的女子都被你给害了,就是你那什么鱼鳞!你若不解了她们的毒,今天休想走出我花月色!”

    七然本来并不知道鲛人的鳞片有毒,但这并不妨碍她的猜测,只看止清的动作便知道只要他的鳞片被喂到思儿的口中,那思儿也定然会像别的女子一般身染怪病、卧床不起的。

    她已经为了姑娘们的病愁的茶不思饭不想了,现在幕后黑手被她抓到,她当然不能轻易放过!

    “想要解药,你做梦!”止清眼里光华一转而过,一扬下巴,高傲道:“她们得罪了我,我不会放过她们的。”

    “清原?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就在这时,门口处传来悠悠的一声长叹,顿时把所有人的目光都给吸引住了。

    站在门外的是一个身穿月白色长裙的女子,女子只在鬓角处别了一朵簪花,看起来气质高雅、清新脱俗,她的容貌是空灵的美,就像是不染尘埃的仙子,让人看一眼便不由得想要沉沦其中。

    “花言?”

    七然看到来人后就是一喜,连忙迎上前去,“你可终于来了!”

    “对不起阁主,是我给姐妹们添麻烦了。”花言见到七然便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对着她歉然说道。

    她其实已经来了一会儿了,来之前便大概知道了经过,现在更是明白了一切,当知道事情的根源便是自己与清原的分手时,花言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就因为她找错了男人,便害得阁中姐妹遭受了那么多的罪,这真是让她无颜面对她们!

    花言说着就看向屋子里那个坐在地上,一脸狂喜的看着自己的男人。

    他的脸与身体是陌生的,可他看见自己时眼底的狂热却仍是没变,让花言确认他的确就是清原无疑。

    “花言,你来了?你终于肯来见我了!”

    见到花言后清原挣扎着站起身,已然忘却了神识那隐隐的刺痛,激动的便要上前去拉花言的手臂,但是花言却是冷着脸将他甩开了。

    止清一愣,接着就恍然大悟的摸摸自己的脸,“哦,忘了告诉你,我就是清原,我这是不得已才易了容……”说到这里就有些懊恼起来,“再有几个时辰药效才能过,到那时我就会恢复容貌了。”

    “恢复容貌?”花言的美目扫过止清的身体,“是恢复你真实的容貌,还是你作为清原的容貌呢?”

    止清身子一滞,“你,你知道了?”

    “知道了,知道了你做的那些龌龊事,也知道了你一直隐瞒着的身世。”花言一扯嘴角,冷淡的说道。

    “花言,你要听我解释。”止清见状一下就慌了,“那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是太爱你了,可你却又一直不愿意我见我,我只能奢望着用这种办法逼你出来……”(未完待续。)

 616 处理

    “你爱我?别说笑话了。”花言神色未变,毫不为所动,“你若爱我,又怎会与我相恋两年却仍是以假名骗我,至今都未露真容,若不是今天见到,恐怕你还会瞒我一辈子吧!”

    清原面对花言时一直都是用他易容过后的样貌,也就是清原的面容。花言本来不知道这些,但当她知道清原便是止清,也就是那个鲛人时,自然也就明白了一切。

    世上人人都说鲛人有着无与伦比的美貌,男女皆是这般,可是清原的脸却只能算是俊朗,与那传说中惊人的美貌毫不沾边,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一切吗?

    止清看到花言冷淡的样子有些吓到了,当即便有些手足无措起来,“我也是没办法,我害怕让你知道我就是胡烈的儿子,害怕你知道我是鲛人后就嫌弃我……”

    “我爱不爱你,与你的身份并无关系,却与你这个人有着莫大的关系。”花言看向止清,叹息一声,“我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狠毒,在我跟你分开后居然把气撒在我的姐妹身上,你这样,还让我如何面对她们,如何面对阁主!”

    说到这里,花言的情绪就有些激动起来,连面色都有些涨红了。

    她起初听七然传音告诉她,此事很可能与清原有关时,她还不太相信,觉得清原此人虽然狂妄,但是却不会做出那种事情,可是当现在确定这一切事就是来自清原的手笔后,她就觉得自己果真是遇人不淑。

    而且。口口声声说爱她,离不开她的人,竟然一直易着容与她相处。连名字都是假的!

    这可真是一场笑话!

    “什么爱你,花言,你莫听他胡说。”七然斜睨止清,讽刺的说道:“他害这百个女子可不是简单的下个毒,下毒前他可都疼爱过她们一番呢,离开你的这些天,他真是夜夜笙歌。逍遥快活,哪里就痛苦难过了?”

    花言一怔,不可置信的看着止清。眼里渐渐有水气弥漫,“清原,这,这可是真的?”

    “我……”

    清原面色一变。恶狠狠的看向七然。咬着牙愤怒无比。

    七然冷笑回视,对他眼中的厉色视若不见,反倒还向他挑了挑眉,嘲讽之色显而易见。

    “你把姐妹们的毒都解了吧。”花言见到这一幕,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早就已经灰了心,可是在看到他默认的态度时还是觉得心里痛了一下。她装作毫不在意的模样看向止清,“你把她们治好,你做的事。我便不再计较了,我们一笔勾销。”

    “这怎么行!”七然听到这话就慌了。连忙对花言说道:“此事关系重大,总阁阁主早早便过问此事,我们现在抓到幕后黑手,理应送到阁主管事那里由其惩处!”

    “阁主,当花言求求你。”花言泪莹于睫,“只要他解好毒,我们便让他走吧,好不好?总阁那里的罪责,花言一力承担!”

    木萦皱起眉,摇头轻叹。

    “花言,你糊涂啊!”七然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花言,“像他这样的人,在世上都是一种祸害,说不定以后还会再害别的人,如不惩治,恐怕还会变本加厉……啊!”

    “臭婆娘,你再胡说,看我不掐断你的脖子!”

    止清再也听不下去了,几步上前飞快掐住七然,七然的脸迅速变的涨红,指甲不由得抓住止清的手腕,手腕很快就流出血来,可是止清却毫不介意,仍是一脸愤然的盯住七然。

    “清原,你快住手!”

    花言花容失色,见到七然呼吸不过来时便要去拉开止清的手,可是止清对七然恨之入骨,根本就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木萦无语的一挥手,一道掌风刮过,止清便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直接甩到墙上,七然自然也自然恢复了自由。

    止清是金丹中期,七然是金丹初期,而花言,只是筑基后期。

    “你自己做出那等事,还不让人说?”木萦懒洋洋的瞅了一眼止清,挑眉问道。

    “想让我解毒,不是不行。”剧烈的撞击让止清喉间涌出血意,却被他强压下,“只要花言重新回到我身边,我立刻便能为她们解毒!”说着,他就强势的直盯花言,逼着她做抉择。

    花言的脸色顿时就变的很难看。

    七然揉揉脖子,已然缓过神来,“你休想!”

    止清眯眼看向七然,手腕动了动,七然捂着脖子下意识的就退后一步。

    “花言,你可要快些考虑清楚了。”止清看花言没有回答,便又催促起来,“若是让我等的时间长了,说不定我会变卦,不愿意救人了。”

    “你!”此时什么心情,花言实在说不清,她不想那些姐妹们有事,可是却又不想要回到止清的身边,这让她纠结不已,眼神慌乱的咬着唇。

    看到这样混乱的场景,还有止清略带得意的笑容,木萦不由得叹息一声。

    “你若识相,就自己取血救人,不要逼我亲自动手。”她轻飘飘的瞅了止清一眼,淡淡说道。

    止清还得意的神情立刻就僵住了。

    “取血?”七然一怔,好似明白了什么。

    花言先是有些迷茫,可是瞬间就长松了一口气。

    “他的鳞片是毒,他的血液便能解毒。”木萦点头解释。

    “既然如此,那便好了。”七然面露轻松之色。

    “想跑?”木萦手中束天绫飞速飞出,把那个推开扇便想要往外逃的人给束缚住,面若冷霜的说道:“看来你还真是一点都不死心。”

    “木萦,你上次害了我爹。这次还要害我!我止清跟你没完!”止清万万没想到,木萦竟然会知道解毒之法,若是早知如此。那他今日就不该出现!

    他正想着,便不由得看向了花言。

    花言正满脸复杂的看向他,眼里有痛惜的神色。

    “清原……不,止清,你要迷途知返,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花言对止清并不是完全没有了情分,可是却心知。若是止清不改变,那两人就不会有将来,“你不想让我知道你是胡烈的儿子。怕我瞧不起你,那你又何必要成为胡烈那样的人呢?”

    止清不由得顿住了,眼神也开始迷茫起来。

    “你从小的时候就依胡烈的命令到各大门派当卧底,你明知这不对。可是却没有想过要去反抗你爹。这难道对吗?我和你分开是因为你待我不好,我和你在一起只有不停的吵架与矛盾,可你却把气撒在那些姐妹们身上,这难道就对吗?不管有没有她们,我都不会跟你在一起,因为问题自始至终都是出在你的身上,与任何人都无关。”花言认真的看着止清,把心里话全都倾诉而出。“你说你害怕你的身份被我知道后我会嫌弃你,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我认识的只是你清原,而不是胡烈的儿子,也不是鲛人止清啊!”

    止清身子一颤,眼睛通红的看向花言,嘴唇都在颤抖着。

    “你越是做这些伤害别人的事,我便越会厌恶你,离你越加的远,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回头的。”

    “花言……我错了。”止清终于是嘶哑出声,“是我的错,一直以来都是我的问题。”

    小的时候胡烈让他去潜伏,他心知不对,但是却不敢跟他对着干,只得接下了这个活,心里却在自我安慰:这事并不怪我,我只是听我爹的意思才做了。后来胡烈死了,是胡烈对仙云宗先图谋不轨,才有仙云宗反击致使他丢了命,自己不该把此事往仙云宗、往木萦身上推。后来花言跟他分开,他却只想着这事怪那些多嘴多舌的女人,所以得惩治她们一番,让她们吃些苦,却从未想过,若是他做的够好,那花言又怎么会去听信别人的话?

    至于为何碰那些女人,恐怕心底是存着与花言赌气的意思,想让她得知后吃醋生气,那样便会多看自己两眼吧?

    “止清。”花言见到止清似是明悟,便神色柔软了下来,“我怀念你初见我时的模样,干净纯粹,而不是相处后多疑、敏感的那个你。”

    “花言,我能改。”止清连忙接话,“我明白是我不对,我会渐渐克服这些毛病,你,你还会回到我身边吗?”

    花言挑眉,微笑,“这……便要看你能做到多少了。”

    止清的面容瞬间便熠熠生辉了。

    “咳。”

    七然无奈的看了花言一眼,却不想说她什么,所以便对着止清道:“想要挽回花言,那你就得改邪归正,你现在说说,你是要自己给姑娘们解毒,还是要我帮忙?”

    “我这就给她们解毒。”止清这次对着七然不再是怒视的目光了,连连点头,然后便在手臂上割了个口子,让血液缓缓流在准备好的瓶中。

    “只要让她们喝下,毒两天内就能全解掉。”

    止清说完,七然便端着下去给姑娘们解毒了。

    “你准备如何处置我?”

    止清这时突然转头问起了木萦,“你要把我的事告诉于竹,让他惩处我,还是告诉你们仙云宗,让他们以此为由头寻丹香山的错处?”

    木萦闻言便轻笑起来,“你为什么会认为我会这么做?”

    “难道不是吗?”止清微微有些诧异,“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只要抓住我做的这件事,不管你们想让丹香山名声扫地也好,还是想让于竹前来协商也罢,都是可以做到的。”

    这件事机缘巧合之下刚好被木萦发现,而木萦又是仙云宗的长老,止清又是丹香山于竹照料下的人,所以如果木萦要把这事告诉仙云宗,那仙云宗完全可以把这事当作把柄要挟丹香山,不管是要灵石还是要丹药,于竹想来都没有理由拒绝。

    就算不想要挟,而是要直接把消息散布出去,那丹香山也会继胡烈之后再次大失颜面,从此往后就再难抬的起头了。

    于竹当着天下人的面答应会细心照顾止清,但是止清却背着他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这事若是传出去,那影响力将会是巨大的。

    到时候就算于竹跟木萦一样同为七品炼丹师,但是他的名声却会糟糕透顶,跟木萦完全不能相提并论了。

    所以不管从哪方面看,木萦都会从这两个选择中做出选择,因为这对仙云宗而言只有好处。

    “你恐怕弄错了。”木萦淡然看向止清,“如今的丹香山已经没有哪里比得过仙云宗了,不管是实力,名气,还是……七品炼丹师。”

    说这话,木萦有绝对的自信。

    现在的丹香山已经是二流门派了,仙云宗根本就不把它放在眼里,就算仙云宗要借此机会压丹香山一头,那也不会改变现状。

    再者丹香山名声更差,对于仙云宗而言也不算好处。

    至于借此时机向于竹索要好处,那就更没有必要了,因为于竹有的东西,难道木萦就没有了吗?

    “这么说,你竟然准备放过我?”止清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这天下并没有你想的那么黑暗和邪恶,你以前做的事,我都可以当做你年少无知不懂事,所以没有人想着要把你赶尽杀绝。”木萦直视着止清的眼睛,一副认真的模样,“你是天下间唯一一个鲛人,你现在代表的就是整个鲛人族。族已被灭,但是你还活着,不管你能不能为鲛人族延续下去,但至少你在一日,便应该让所有人都认为鲛人是美好、善良的,而不是邪恶狠辣的。否则大家便只会觉得,鲛族就应该被灭,是他们在咎由自取。”

    “你害了花月色近百的女子,但到底她们没有一人死亡,你最后又自愿去救她们,所以这件事我就当什么都不知道,也不会告知于丹香山。”

    “但是止清,你记得我这句话,若是我发现你再做伤天害理的事,那我必让鲛人族灭族,让你们永远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