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木萦仙记-第30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三道劫雷全部放完,天上那朵金云的颜色清减了许多,接着它便像是完成了自己任务一般晃晃悠悠的飞走了,不过在走之前却有些白光从中直落而下,像白雪似的飘落在木萦的身上,还有一小部分落在了斑点的身上。

    “天哪,这是成功了?”

    “肯定成功了,最后落下的那些天泽不就是证明吗?”

    站在华樱树旁的众多修士顿时就沸腾了。

    与此同时,他们也不再忌惮,连忙把神识探向谷中那个渡劫的人,看看她现在情况如何了。

    “恭喜你。”

    楚临含笑看着木萦,由衷地替她开心。

    第三道雷劈在身上时。木萦只感觉浑身都有一种焦麻感,那一瞬间她还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全身上下也因为疼痛而几乎完全都没有了知觉。不过接着,当那天泽沐浴在身上时,她便觉得神清气爽起来。

    天泽,就是云中落下来的白光,那便是天道给予成功渡过天劫的修士们的一种奖励,沐浴过天泽后修士因天雷而受到的所有伤势便会瞬间痊愈,同时。就连修为也会稳固一些。

    这就是被别人挡下天劫的修士们为何会实力不继了,那是因为天泽给了承受天劫的修士,和他再没有一丝干系。

    “谢谢。”

    木萦站直身体。眸光盈盈,笑意浅浅。

    一天之内从金丹中期晋升到元婴期,这巨大的变化让她的气质看起来也有了些不一样。

    她仍是带着笑,但是身上却还是不可避免的有了高阶修士特有的威严。此时的她看起来并不明显。但是楚临却从她睁开眼睛的一瞬间看到了不同。

    “斑点,你还好吗?”

    木萦探手摸摸斑点的头,斑点便伸着脑袋凑近了一些,“主人,我没事。”

    不仅没事,它还因天泽而受益匪浅。

    若是仔细看它,便能发现斑点的身体有了些微不同,它的翅膀上隐隐泛起一层银边。这是它实力提升的证明。

    要知道不止是天雷落到了它的身上,并且同样的。天泽也降落在它身上一部分,这便让它有了受益。

    “多亏了你,不然我恐怕撑不下去。”木萦叹息说道:“没想到天劫竟然这么可怕,差点就没了命。”

    斑点虽然不说,可是她却能感觉到斑点为何会突然间冲了出来。

    一是因为这天雷能让它的身体得到淬炼,二是它能感觉到以木萦当时的状态根本撑不过第三道劫雷,若是它不出现,恐怕木萦还真的有可能没了命。

    斑点是木萦的灵宠,它身上沾有木萦的气息,天劫便认为他们是同一个人,所以雷便一分为二落在了斑点与木萦的身上。只要有着渡劫之人的气息,便可以替人挡劫。

    说到这里,木萦也觉得有些奇怪。

    天劫的事,她也有所耳闻,也知道第二道第三道劫雷威力会越来越大,可是,自己这第三道未免也太大了吧?

    自己修炼时从未用过提升修为的丹药,按理说修为已经足够精纯,可是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却有些承受不住,那这若是换成别人,还能撑得下去吗?

    “元婴期的天劫并非都这么恐怖的。”楚临道,“据我所知,你的第二道劫雷,才是别人第三道劫雷的威力。”

    “什么?!”

    木萦一下子便惊呆了,同时刚刚跑过来准备向木萦贺喜的谭渊也愣住了。

    “怎么可能!这是怎么回事?”

    木萦一头雾水,“这天劫还能出错?”

    “你没有发现吗?”楚临提醒她,“你从修炼到现在,突破的时候可曾经历过心魔劫?”

    心魔劫?

    木萦一愣,似乎有什么念头从她脑中一闪而过。

    “没有……”

    是,没有,从来都没有。

    她从练气期修炼到现在,从来都没有过心魔劫的情况,尤其是方才,听说所有人都是在突破到元婴时,会经历心魔劫与天劫两个关卡,只有两个都过去了,才有可能正式成为一名元婴期修士。

    而她却只经历了天雷劫,那传说的心魔劫还未曾到来,但她却直接沐浴了天泽,成为了一名元婴期的修士。

    楚临若是不提醒,那木萦恐怕还一时兴奋之下想不起来这件事,可他这么一说,木萦也感觉到有些怪异了。

    为何别人都有心魔劫,可她却没有?

    “因为你是元灵根,得天独厚的元灵根。”

    楚临也是刚刚想明白这一点。

    在见到三道雷时,楚临已经很惊诧了,不知道为何天雷会变得这么强大。起初他还在想,会不会是因为齐星大陆本就如此,但是一想便觉得这个解释行不通。在浮灵这种灵气充沛的地方,天雷都没有这么强。齐星本就落后,上天怎么可能会降下如此高程度的天劫?

    那样岂不是会让齐星的修士水平越来越低,高阶修士也越来越少吗?

    而再一想。楚临便想到了关键处。

    那就是木萦的灵根。

    “元灵根?”

    木萦恍然大悟,“竟然是因为这个吗?”

    “对。”

    楚临点头,“只要有了合适的功法,元灵根便会是修炼速度最快的灵根,这一点显然不是天道想要看到的,所以为了制衡,所有的元灵根修士在渡劫时都会与他人有所不同。”

    木萦闻言便有些惊恐。“这么说,那以后也……”

    元灵根在修炼速度上面的确是远超其他修士,可是经受天劫威力加倍这一点却让木萦很是无奈。如果每次历劫都是如此,那她今后可如何是好?

    这一次若不是有了斑点,她就差点撑不过去了,倘若还有下一次……

    “放心吧。不会的。”楚临笑了。“从元婴期再往后,灵根在修炼上所占的作用便会没有那么大,到时看的便会是修士自己的悟性与机缘,所以差别也就只有这一次。”

    也就是说,以后渡劫时她的“待遇”就会和别人一样了。

    知道这一点,木萦瞬间就放下了心。

    “咦,外面怎么那么多人?”

    这时木萦就注意到山谷外好似有不少修士在那里,而且有人还正在用神识探查自己。

    “师父。他们都是被你引过来的,想要借你的光沾点福泽呢。”谭渊答道。

    若说沾福泽。最受益的自然就是谭渊了。

    楚临修为远超他们,自然不会因为元婴期的天泽而受惠,但是谭渊修为较低,就能从中获利了。

    木萦成为元婴期的一瞬间,不管是身上的灵气外溢,还是刚刚吸收过的天泽,都被谭渊沾上了一小部分,这一小部分随时极少,但是却为他今后的修炼埋下了一颗种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跳出来助他一臂之力。

    “是这样啊。”木萦点头,笑了,“那走吧,也不要让他们白来一趟。”

    天劫的动静如此之大,也难怪有修士会被这给吸引过来,她现在刚刚突破,心情很好,不介意给别人送些福利。

    “天,那位真君出来了。”

    “好像在朝我们走啊?”

    “真的是!”

    木萦与楚临、谭渊一同朝着华樱树那边走去,在走到那些人面前不远、能让他们肉眼看清自己时,木萦便停下了脚步。

    “恭喜真君突破元婴期!”有人惊诧过后连忙开口道喜,他一说完,其他人也都纷纷恭贺起来。

    “多谢各位。本座仙云宗云意,不日便会举办元婴大典,届时还请各位前来参与,饮杯灵酒。”木萦笑着说道。

    “原来是云意真君……”

    “云意真君竟然邀请我们去元婴大典?”他们又沸腾了。

    木萦笑而不语,说完这话后便悄然退去。

    他们要看自己,那自己就在他们面前转一圈,话说到就好,没有必要再呆下去了。

    木萦先是给师父沐谨发了传音符,把自己成功晋升到元婴期一事告知了她,一想到沐谨在传音符里声音惊诧的样子,木萦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走吧,我在凤渺山再留几天,看看瑶光和楚逸的事有没有进展再回门派。”

    木萦对着楚临说。

    “看来你是决心管到底了。”楚临失笑摇头。

    “现在想要不管也不行了。”木萦苦笑起来,如今瑶光像是把她当救命稻草一般,她想甩手不干都不行。

    “谭渊,你便回仙云宗吧,协助你师祖安排我的元婴大典,尽快通知到旁人。”

    “是,师父。”

    谭渊闻言立即点头,跟木萦告别后便离开了。

    不过临走之前却是回头看了木萦与楚临一眼,那眼神……分明就是看出了什么。

    木萦不由得老脸一红,轻咳一声。

    楚临见状就笑了,不过却没有打趣她,而是与她一同回到了瑶光的那个小房子。

    “……楚逸,你个混蛋,你凭什么不让我去!”离门还有些距离时便就听到了瑶光大吼大叫的声音,木萦不禁心里一跳,这是又怎么了?

    “瑶光,你别闹了,你这样的身子,哪里能出去?”楚逸却没有发火,而是带着些无奈的口吻哄着她。

    “我不管,我要去看热闹,有人在凤渺山突破,我想看!”

    “这是要突破到元婴期,到时候还有天劫降临,你就是去了也什么都看不到啊。”楚逸颇有些无语,声音都有气无力的。

    “……那我可以在他结束后看看他长什么样子!”

    “一个元婴期修士有什么好看的,连给你提鞋都不配!”楚逸十分不屑。

    木萦的脸直接就黑了。

    “咳。”

    楚临故意咳嗽一声,让里面的两人争吵瞬间停止。

    “你们回来了?怎么这么久啊,诶,你们有没有看到有人突破渡劫啊,我都听到天雷劫的声音了!”瑶光一看到木萦就开始喋喋不休起来,声音虽然虚弱,可是说话时的劲头却是十足,让木萦着实有些无奈。

    “哼,都是楚逸,若不是他拦着,我就能去看看了!”瑶光说着便朝着楚逸瞪了一眼。

    楚逸气的转头不看她。

    但是却仍未朝她发火。

    瑶光是真的生气,病也不是那么好装的,她天天要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还得装出一副虚弱的样子,这对她而言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她瑶光何时有过这般的模样?若是被她爹看到的,还不知会笑成什么样子!

    她甚至有时会想,干脆答应跟楚逸双修好了,这样就再也不用装病了。

    不过最后为了她的大好姻缘,还是被她生生忍了下来。

    “天雷劫,我见到了。”木萦淡定回答。

    楚逸抬头看了她一眼,一下子就发现了她的不同之处,一怔之下立刻恍然,当即就面露尴尬之色,“那个,我出去找点水喝。”

    说完,不管木萦和楚临什么反应,直接就闪身离开了。

    瑶光一脸莫名,“找什么水喝,上午不是才刚刚去过吗,楚逸真是的。”不过转头就又不管楚逸了,一脸激动的问木萦,“那个突破的人是谁,你可见到了?”

    木萦眉角抽了抽。

    “是我。”

    “什么?”瑶光眨眨眼。

    “我说,是我。”

    那个给你提鞋都不配的人就是区区不才在下我。

    木萦心里暗道,算你楚逸跑的快!不过这笔帐我可是记下了,你给我等着。

    于是瑶光就大笑出来,再也不装病装柔弱了。

    “哈哈哈,竟然是你,哈哈,楚逸他,哈哈……”

    她算是明白为何楚逸以找水为由遁走了。

    不过笑完,瑶光就感叹起来,“半天不见你竟然都成元婴真君了,真是恭喜恭喜,小姑娘前途不可限量啊。”

    木萦回以一笑,“借你吉言。”

    瑶光的年龄多大,木萦还真不知道,不过只看她喜欢了楚逸两百年,便也能知道她比木萦大的可不止一点半点。

    这句小姑娘,她还真说得起。(未完待续。)

 623 关键人物

    待瑶光一番调笑后,木萦借着楚逸因尴尬而暂时离开的机会,便跟瑶光提起了那个名叫墨留的男修一事。

    瑶光眨眨眼。

    “你是说,让我借着墨留的事,故意去气楚逸,好让他心里不舒服?”

    “嗯。”木萦点头,“他知道你身中火毒,心中难免就有些笃定,只有他才能救你,而你又一心系在他身上。所以不管是从哪方面说,似乎都是你非他不可,而他却处在一个可以选择挑剔的位置。但如果你有一天突然间表现出并不是非他不可了,那他一定会有慌乱感。”

    两百年时光的陪伴,如果瑶光真的要放弃他,木萦就不信楚逸对此还能表现的这么轻巧。

    更何况木萦已经有了几分把握,楚逸对瑶光绝对不是毫无感觉的。

    “那个墨留,的确是拥有灼心灵火。”

    瑶光听到这话后不由得沉思起来。

    墨留此人曾经还追求过她,只不过她当时一心都在楚逸身上,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自然也就明确的对他表示了拒绝。而墨留此人也识趣,在发现瑶光明显心有所属,且摆出了一副非楚逸不嫁的样子后,也就知难而退,没有穷追不舍了。

    这么多年过去,若不是木萦贸然提起他,瑶光甚至会忘记这个人,更别提他是灼心灵火的拥有者这个事情了。

    “多年没有联络,现在却让人家来配合我做这样的事。我怕他……”瑶光有些意动,却有些拿不准,生怕墨留会拒绝她的请求。

    “不管怎样。试试再说吧,楚临有那个墨留的传音符,可以先问问他,看看他是否同意。”

    “那好。”

    瑶光最终还是点了头。

    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她实在不想要轻易放弃。若是她机关算尽最后仍然无法得到楚逸的回应,那她也是时候做回她自己了,毕竟该做的能做的她都已经做了。

    这两百年。她就像是个尾巴一样跟在楚逸的身后,不管他是奚落也好、冷眼也罢,始终都没有放弃。但是她现在也已经感觉到累了,不想再继续空等下去。

    瑶光答应了这件事后,楚临便当起了牵线人,通过特殊方法与身在浮灵的墨留取得了联系。并把瑶光和楚逸的事情告诉了墨留。

    “他很爽快就答应了。而且……好似很兴奋?”

    木萦回头给瑶光说起的时候有些不太确定。

    当时楚临就在她身边,她清楚的听到那男子的声音中表达出一副饶有趣味的样子,并说他左右无事,立即便能赶往齐星。

    至于赶到的时间,应是在明日。

    “他那人最是喜欢凑热闹。”瑶光还留有几分印象,“以前的时候便是如此,听到哪有热闹看就会迫不及待的凑上前去,拦都拦不住。”

    “这对你而言却是好事。不是吗?”木萦放心的笑了笑。

    若是墨留不爱凑热闹,那又怎么会答应这样看似有些无理的请求呢?他这一答应。倒是便宜了瑶光了。

    墨留说话算话,第二天便准时来到了齐星,更是下午就到了凤渺山所在的地方。

    “瑶光,你怎么伤成了如此模样?”

    近几日木萦也住到了瑶光所居房子的周围,与楚临一样,一人搭建了一个简易的小屋子容身。墨留来的时候木萦还正在整理当日从凤渺山上顺手摘下的灵草,陌生的声音响起的一瞬间她还愣了一下。

    待木萦与楚临闻声赶到瑶光的屋子时,便看到有一个白衣男修正在瑶光的床前弯着腰,一脸心疼的神色看着她,“你都病成这样了竟然还不告诉我,若不是我问起了楚临,恐怕你还不知道要瞒着我多久呢!”

    木萦眨眨睛,看向楚临,楚临朝她点点头。

    好家伙,这个一脸情真意切的人,就是墨留?

    看他现在的样子,听她声音中带着的几分责怪,若是不了解情况的人见此情景,恐怕还会以为他是瑶光的情郎呢!

    不止木萦吓了一跳,就连当事人瑶光也是被唬住了,她想了好久,才想起这个人就是墨留。

    ……这入戏的也太快了吧?

    瑶光刚想翻白眼,就看到自己身边正倒灵茶准备招待客人的楚逸愣了一下,用满是狐疑的眼神在墨留身上扫来扫去。

    “墨留,你怎么就来了?”瑶光虚弱的开口,脸色苍白的微微一笑,她嘴唇现在都有些干裂,看起来格外的惹人怜爱,“我本不想让你知道的……”

    “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墨留不满的瞪了瑶光一眼,嗔怪道:“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以后不许再这样了。”

    木萦身子一抖,不由得后退了几步,距离楚临更近了些,这人的演技太可怕了。

    楚临默默的环着她的肩,给她无声的安慰。

    墨留此人就是如此,她慢慢就会习惯的,楚临暗道。

    楚逸的眼神飘到了瑶光的身上。

    “你伤这么重,听说是因为中了灼心灵火的火毒?”墨留却似没有发觉这些人的异常,仍是面露关心的问道。

    “嗯。”

    瑶光悄悄的瞟了楚逸一眼,点点头。

    “灼心灵火的火毒啊。”墨流沉吟了一下,“那只要怀有灼心灵火的人便可以救你。”

    他突然间握住瑶光放在床边的手,一脸深情的看着她说道:“瑶光,我追求你那么久你却没有回应,现在你深染重病,我看着实在不舍,只要你答应,那我便愿意救你!”

    瑶光身子不由一抖,眼神有些慌乱的偷偷看着楚逸的脸色。

    楚逸脸上一黑,立刻上前推开墨留:“哼。只有灼心灵火的主人才能救她,你以为是谁想救便能救的?”

    “你是何人?”墨留漂亮的眼睛瞪向楚逸,“我都说了怀有灼心灵火就可以救瑶光。又说我可以救她,那自然说明我就是灼心灵火的主人了!你这人真是愚笨,脑子都不转弯的吗?”

    “你说你有灼心灵火?真是笑话!”楚逸被墨留气的不轻,“灼心灵火岂是谁想有就能有的?”

    灼心灵火当真不是好得到的,他当初若不是因为有瑶光在,那也不一定能顺利把灼心灵火收服,成为它的主人。眼前这个看起来举止轻浮的男人竟然说他有灼心灵火。对此楚逸第一反应就是不信。

    墨留一挑眉,二话不说便把灼心灵火亮在了手指尖上,当看到他指尖上那红的似血的火苗。楚逸的脸越发黑了。

    “瑶光,你答应我好不好,我现在便可以救你!”

    成功震慑到了楚逸后,墨留就又回身趴在瑶光的床前。诚恳的问她。“给我一次机会,我会为你负责的,我愿意娶你!”

    瑶光这下真的被雷到了,大睁着眼说不出话来,这一刻她甚至都觉得墨留这话是真情流露了!

    演技绝对是实力派,一边看着的木萦再次感叹。

    可是这些在楚逸的眼里,却是瑶光被感动的说不出话,他心里不由得一跳。沉着脸对墨留道:“瑶光既然一直不回应你,那自然是证明对你没有这方面意思。你又何必死缠烂打呢?”

    墨留话里话外的已经透露了不少信息,楚逸也知道是墨留追求瑶光,而瑶光一直没有答应他,这让他也有了些底气,在跟墨留说话时难免就有了嘲讽之意。

    瑶光不易察觉的一喜,但是接着就是心里一痛。

    自己在楚逸的眼里,是不是也是死缠烂打?他是不是也一直想要让自己放弃,从而离他远远的,不要再缠着他不放手?

    而他对墨留说这话,究竟是因为看不惯他,还是因为……楚逸他吃醋了?

    瑶光觉得头脑有些不清醒,当局者迷的她根本拿不准楚逸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瑶光只是一直在考虑而已,怎么能说我死缠烂打呢?”

    墨留不屑的瞟了一眼楚逸,讽刺说道:“我能一直对瑶光好,宠她疼她,不让她再受苦,而且正好可以治她的火毒,我对她而言是最合适不过的选择,自然有发言权。你又有何人,瑶光还未开口,你说什么话?”

    “我是……”

    楚逸下意识的便想开口,但是话到嘴边却是堵在了心里。

    是啊,他是瑶光的什么人呢?

    “我也可以解她的火毒,因为我也有灼心灵火。”楚逸这般说着,语气中带着些勉强。

    “你也有?”墨留一副诧异的样字从头到脚看了一遍楚逸,仿佛他真的不知道楚逸有灼心灵火一般,顿了顿不以为然的继续道,“就算你有又如何了?我能真心待她,我能娶她为妻,你能吗?”

    楚逸默然僵在原地,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苦笑,“你说的对。”

    这话说完,他就再不去看瑶光,而是满是苦涩的转身,走出瑶光的屋子,一个人离开了。

    “嘿嘿,楚临,我演的像吧?”

    楚逸走远后,墨留就收起先前那副深情的样子,嬉皮笑脸的拍了拍楚临的肩。

    “嗯,何止是像。”楚临点头,“把楚逸都给气走了。”

    “就凭他,跟我斗?哼!”墨留撇了撇嘴,又看向瑶光,“我说瑶光,你这眼光真是有问题,就为了楚逸那样的人拒绝了我墨留,唉。”

    瑶光未说话,眼里却渐渐蓄上了泪。

    不知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