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木萦仙记-第7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木萦犹豫了一下,这才道:“小柔姐姐,我要离开雨岚城了。”

    “什么?”罗小柔不敢相信的从椅子上直接站了起来,“你要走了?去哪?”

    罗小柔是知道木萦的情况的,她没有什么亲人,在这雨岚城已经待了好几年了,在金家药馆也待的好好的,怎么会突然说要走?

    木萦并不隐瞒她,去丹香山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再说了她要做的事也是光明正大的,所以没什么可瞒着她的。

    “金大师安排我去丹香山学习一段时间,时间未定。过两天就要出发了。”

    “丹香山?!”

    这下罗小柔更惊讶了,下意识的就问:“可现在不是还没有到下次弟子选拔的时候吗?”说完后才反应过来,木萦说过是金大师安排的,那肯定是有门路的。

    “不是作为正式弟子。”木萦解释着,“只是作为一个打杂的,过去学习学习而已。”

    罗小柔这才点点头,但是又不高兴起来:“萦萦,你过两天就要走了,怎么现在才告诉我啊,这也太急了吧!”

    木萦也知道太突然了些,不过这些都是金七安决定的,她哪能做得了主,“对不起啊小柔姐,是因为金大师通知的太晚了,我也是刚刚才知道。”

    罗小柔耷拉着脑袋,很是沮丧,“怎么突然就要走了呢。”

    木萦看着她笑了,道:“别难过嘛,也许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回来了呢,再说了,丹香山离这里也不是太远,你完全可以找机会去看我啊。”

    木萦用了很多时间才劝解了罗小柔,罗小柔也知道这个机会对木萦来讲有多么难得,所以后来就开始替木萦高兴了。

    “唉,再过四年时间,下一次宗门测试就又要开始了,到时候我也得选个门派了。”

    上一次弟子选拔时,罗小柔因为不想离开家,所以就没有去参加,但这一次却不能不参加了,在门派学到的东西和在家族中得到的好太多,她不能一直任性下去,所以早晚得进宗门的。

    “时间还早,你可以多考虑考虑,再说不是还有罗叔呢吗,让他帮你选选吧。”木萦道。

    又和罗小柔说了会儿话,木萦就被她带着去见罗列江了。柳烟此时并不在家,所以木萦就把自己要去丹香山学习的事情告诉了罗列江,罗列江对她突然要离开也很吃惊,但在得知她是要去丹香山后则是看着她叹息一声,道:“方有如此才能不辜负你的资质。”

    并说道:“如果有事需要罗叔帮忙的就尽管开口。”

    木萦谢过了他,并与他和罗小柔告了别,就离开了罗家。

    很快,离开雨岚城的这一天就到来了。(未完待续)

 181 丹香山来人

    两天后的早上,木萦就听到张旭跟她说,有一位看着很威严的老人去找金大夫了。木萦算着时间,想着这个人也许就是来接她去丹香山的,不过可能有事和金七安谈,所以木萦就选择在房间里等他们。

    此时,金七安房间。

    金七安正背着手站在桌案后,桌上泡着一壶热茶,茶正在散发着腾腾的热气,而在桌案前,则站着一位身量很高,眉目凌厉,很有气势的老人。他头发花白,正站在那里看着金七安的背影。

    沉默了很久,那位老人才道:

    “我就知道你不会甘心。”

    金七安的身影一动未动,但是眸子却轻微的转了下。

    见他如此,那位老人似是低叹了声,又道:“若你当日不是一时冲动,那现在的成就只会高于我,又怎么会是区区五品炼丹师呢。”

    若是被旁人听到这人的话,绝对会惊的下巴都掉下来,在别人眼中高不可攀的五品炼丹师,在这人的口中居然会以“区区”二字来替代!

    听到这人的话,金七安终于有所动了,他嗤笑一声,说出一句让那老人不敢相信的话来。

    “五品?呵,让你失望了,我现在和你是一样的。”

    “什么?”

    那老人一愣,下意识的惊叫:“你也是六品炼丹师了?不,这怎么可能!”他一直有关注金七安的消息,所以当然知道金七安是五品炼丹师的水平,怎么今日一问,他竟然是跟自己一样,是六品炼丹师了?!

    “怎么不可能?”金七安终于转过身。正视眼前这个老人,语气很有些不客气,“怎么了,只许你丹香山的人能到达六品,我一个无背景的老头子就必须得低你们一头?”

    金七安其实早就是六品炼丹师了。只是如果是五品炼丹师的话还好,不会有太多势力关注于他。但假如他是六品炼丹师的事情被传出去了,那他的生活就没有这么平静了。

    所以。他一直都隐瞒了自己的真实品阶。对外一直宣称自己是五品炼丹师而不是六品。

    闻言,那身着蓝衣的老人无奈的摇摇头,叹息道:“金师兄。你若当初不执意离开宗门该多好,又何苦如今要吃这么些苦,一切都要从头做起。”

    金七安眉头一挑,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可别叫我师兄,我早已不是丹香山的人了。”

    那蓝衣老人似是想说些什么。但是见金七安脸上出现的隐约愤恨之色后,就住口不提了,反而说起此次的来意来:

    “你说的这个小姑娘是什么来头?竟然为了让她去丹香山,还让我亲自跑这一趟。”

    金七安毫不客气的翻了一个白眼。“我可没让你来,我是让你派一个人来接她,是你自己不请自来的。”

    “你……唉。”那老人露出一丝苦笑来,似是对金七安这样很是无奈。“好好,是我不请自来,我这不是想来看看师兄你近来好不好吗。”

    又听到他喊自己师兄,金七安朝他瞪了一眼,见那老人尴尬的摸摸鼻子后才说道:“这丫头天赋不凡,若是能,以后就照顾她点吧。”

    听到这话,那老人倒是有些诧异了,“哦?师……你对她这么看重?”问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自问自答道:“也是,如果她不是资质了得,那你也不会让她去丹香山,以得到那了。”

    金七安没有答话,已经算是默认他的话了。

    “她能有进丹香山的机会,也算是她的造化了。不过你也知道,那人一向与我不睦,我在这个时间突然带个人过去,他肯定能想到我是抱着什么目的的,以后不找那姑娘的麻烦就是好的了,我若是对她照顾有加,那他肯定会不消停。所以我对她冷淡些,反倒是对她好。”

    那老人的回答显然是事实,就连金七安也无法反驳,沉默良久后方才叹息着道:“这我也知道,也罢,你只需在她遇到事时帮一把就好,至少不要让她跟我当年一样。”

    这次老人并未推辞,点头道:“你放心,这点我还是能做到的。”

    金七安点点头,目光有些复杂,又似是有几分解脱轻松之色。

    木萦正在屋里等着,就听到有人在敲门,心知这是叫自己出发了。果不其然,等开开门后就见张旭道:“萦萦,金大师叫你了。”

    边说着,看着木萦的眼神就有些不舍,迟疑了下,还是问道:“你此番一去,要多久才能回来?”

    木萦微微一笑,回答说:“最少十年,最多……就不清楚了。”

    金七安让自己竞争的东西名为,那东西每过二十年方才竞争一次,最近的一次就是在十年以后。所以如果顺利的话,木萦在十年后应该会得到它。但是若十年后的那次竞争失败了,那说不定还得再等一轮,那就是三十年以后了……

    幸好每个人只允许参加两次,且参赛人的最大年龄不得超过五十岁,否则依金大师言语中的势在必得,那自己还不知道得在丹香山待多少年呢。

    听到木萦的回答,张旭的嘴角抖了抖,“十年!”

    天哪,这一去最少就是十年,这时间未免也太长了吧!

    张旭颇有些失落,毕竟也是相处过五年的人了,他也可以说是看着木萦在这五年内成长的,乍一听她要走,而且要走这么久,多少还是有些受不了。不过想着她是要去学东西,也许还会有回来的一天后,脸色也好看了一点,最后还关切的道:“你出门在外要照顾好自己,不要涉足险地,要记得尽量保全自己,知道吗?”

    看到张旭关切的神情,木萦的心头像是有一股暖流走过。修士之间的感情大多寡淡,因为经常要面临分别,所以大家其实是对分别较为看得开的。但是木萦这几年从未离开过药馆出过远门过,和药馆里的人虽然并不太熟稔,可也到底是有几分情谊的。

    自己要走的事,在这两天里已经告知过药馆里的人了,他们也都向自己或多或少的表达了关心,木萦也对此很是感激。

    一去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就连木萦自己都不知道,十年甚至三十年后,她还会不会再回到药馆来,那时自己又是何种样子?

    一边在内心默默感叹着,一边和张旭一起往大厅里走,待她看到大厅里站着的两个人后,就是心中一紧,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

    木萦刚走过去,金七安和站在他身边的一位威严老人就朝着她看来,金七安还好,可那位与木萦素未谋面老人却是目光如炬,毫不收敛的打量起她来,同时还释放出了威严。顿时,木萦就觉得膝盖一软,差点当场就跪在了地下!

    金丹期修士!

    木萦用起全身的力气撑住自己,没有让自己在第一次跟这人见面时就露了怯。那人似乎也只是想要考验她一下,知道她修为低微,所以没有太过刻意为难她。在她撑过那一瞬没有跪下后,就收起了自己的威严。而与此同时,站在他旁边的金七安不满的朝他瞪了一眼,不过这老人就当没看见一样,并不曾往金七安处看。

    此时的他虽然面色不显,可心里早已翻起了惊涛骇浪,他虽然听金七安说起这女孩资质好,但没想到刚才凝神一看,发现她竟然是练气九层的修为!

    天哪,她才多大!看着无非才十二岁,怎么可能会到如此修为了!他们丹香山的内门弟子,弟子中的精英翘楚,在木萦这个年纪也没有炼气九层的!

    这等逆天资质,何必要以一个侍女的身份进入丹香山!若是被掌门以及其它峰主知道了此女的资质,肯定会抢着将她收到门下的。金七安倒好,不仅让她以侍女的身份去了,还根本没有打算让她留下来!

    想到这种天才就要与他们丹香山失之交臂了,这位蓝袍老人再耐不住心中的可惜之情,朝着旁边的金七安狠狠瞪了几眼。

    金七安对他的怒视视若无睹,嘴角挂着几分得意之色,斜着眼瞟了那老人一眼,似是在说:我就这么做了,你能怎么着?

    见他这样,那蓝袍老人像是吞了一个苍蝇似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不过心中却在想着:木萦听金七安的话又怎么了,还有十年的时间,这十年的时间里,他一定会想尽办法说服她,让她留在我丹香山的。反正这孩子还小,十年的时间对她而言太过漫长了,会发生些什么谁又能肯定呢。

    金七安看见他的神色,大概也能猜得到他是在想些什么,不过却依然神色不变。

    木萦这孩子虽然小,但是在这相处的几年中,他对她也是有几分了解的。所以他知道她既然答应了他不会留在丹香山,那就绝对不会变卦的。如果在这十年的时间内她真的被池宇说服了,并答应留在了丹香山。那他就只能自认老眼昏花、看错了人吧。(未完待续)

 182 离开雨岚城

    “你怎么也不想个办法遮挡一下这孩子的修为,她这样子被那些人看见了,她以后的日子肯定太平不起来的!”

    想了想,蓝袍老人终是忍不住,对着金七安传音道。

    金七安一挑眉,同样传音给他:“这个不用你担心,我自有安排。”

    木萦虽然是用拙劣的手法把她的真实修为给遮住了,使其外面看起来不过是练气五层修为,但这种手段又怎么能瞒得过金丹期以上的修士呢。在平时还好,她在药馆中无人注意,修为高的人又不会闲的无聊去注意她,可是她如果去丹香山的话这样就不行了。丹香山中修为高的人比比皆是,她这么突然出现,那些人肯定会对她好奇,到时候她的修为肯定会穿帮的。那时候免不了会生出许多事端来。

    金七安当然也知道这一方面的问题,所以也早有准备了。

    他们两人在背地里交谈,可木萦那边却没这么轻松了。

    刚才那老人乍一出现就对着木萦施以威压,他也许是照顾着木萦年纪小修为弱,所以威严也只是施放了一部分,但这对于还处在练气期的木萦来讲却是一个强大的冲击。虽然那威压只是一瞬,可木萦还是被那股巨大的压力弄得浸湿了后背。直到他收回威严了好久,木萦方才缓过神来。

    不过就凭那一瞬的威严强度,木萦也能感受到他是个金丹期修士,只是不知道是金丹的哪个阶段了。

    她之前猜测的没有错,看这人跟金七安的熟络样子就能知道两人是有过深交的,能和金七安有如此关系,并把自己托付给的人。那修为与炼丹等级肯定不会比金七安低上多少,说不定还会高上些许呢。

    金丹期修士,在丹香山这样的地方也能算是修为不错了,这人在丹香山的地位应该不会低。自己以后也许不少事还得要仰仗他。毕竟除了他以外,自己在丹香山还真是孤立无援了。

    木萦刚在脑子中转过这样的念头,那边金七安已经发话了,“来见过丹香山的池前辈。”

    木萦闻言也收起了这些心思。乖乖上前见礼道:“木萦拜见池前辈。”

    那蓝袍老人点点头。问:“可准备好了?若是准备好,那现在就要出发了。”

    木萦回道:“回前辈,都已准备好了。”

    她一个人。平时用的东西也都在储物袋和储物手镯里放着,所以根本没有收拾这一说。只不过因为要走,而且走的时间不短的缘故,所以在这两天的时间里与熟识的人打了声招呼。并且在店铺里购置了一些常用的东西罢了。这些都是花费不了什么时间的。

    若说需要准备的,也只是她的心情了。毕竟此次一离开。也不知道她的生活究竟会发生多少变化,但这变化肯定不会小就是了。

    木萦答话后,池前辈就点点头,并看向金七安。

    金七安看着眼前的十二岁少女。少女依然是一副很乖巧的样子,但是他却是知道她是很有主意的人的,正是知道她的内心坚强。并且成长和进步的空间很大,他才放心让她独自一人去丹香山。替自己做一个对于任何人来说都难比登天的任务。

    十年的时间,足以让一个少女长大成人,到得那时,她又会成长到哪一步呢?

    突然的,金七安有些期待起来了。

    木萦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一只手,和手中的一个精致的盒子,有些诧异的看向金七安。金七安却是示意她收下,并道:“在路上看。”

    木萦点点头,听话的接过了盒子。

    “池宇,你们出发吧,骐车在门外,会送你们出雨岚城。”金七安看见木萦收下了盒子,就转身对着那蓝袍老人道。

    池宇点点头,看木萦与金七安无话说了,就说了声:“如此,那我们就走了。”

    说完,就看了木萦一眼,当先走向门口,上了已经等在门口的骐车上了。

    木萦跟在他后面走到了门口,却没有直接上骐车,而是回头看了一眼。

    因为池宇来的事情药馆里的人都知道了,所以只要此刻无事忙的伙计和炼丹师们都已经站在了大厅内。因为方才自己与金七安和池宇说话的缘故,他们并未上前跟她道别。此时木萦回头看时,就看到了他们看向自己的担忧与祝福的目光。

    徐牧、姜隶、任晰、吴管事、胡磊、张旭、封源……

    木萦一一看过他们,最终朝他们露出一个笑容,然后转身就上了骐车。

    我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十年后,我一定会混出个样子回来。

    十年的时间,足够让自己成长了,到得那时,自己也许对上木戮,也有一战之力了!

    她和池宇没用多少时间,就从药馆坐骐车出了雨岚城。因为城中不允许乘坐飞行类法宝,所以他们只能坐骐车。但是到了城外就无人管了,于是当他们下了骐车,骐车被车夫赶走了之后,木萦就池宇扔出了一个小白舟,并念出了口诀。

    随着口诀的念出,那和木萦的手掌差不多大小的白舟随风而涨,转瞬间就变成了能容四五人坐下的飞舟了。

    池宇看了木萦一眼,示意其上了飞舟后,自己也走了上去。之后才手臂一挥,就见那飞舟缓缓腾空而起,只用了一会儿就在天空中飞了起来。

    早在飞舟升腾而起时,池宇就给飞舟上加上一个光罩。这样外面的风都吹不到人身上了。木萦坐在里面,一点颠簸都感觉不到,同时看见脚下的景物越变越小,很快就远的看不真切了。

    若说起来,这是她第一次坐飞舟呢。她从小到大都没怎么出过远门,迄今为止最远的一次,就是从风陌城到青苏山了,不过那一途都是靠步行,她连飞舟的影子都没瞧见。所以此番倒是让她长了些见识。

    池宇见她上了飞舟后的好奇神态就能猜出她以前从未坐过飞舟。对于这个能被金七安看中并且资质过人的少女,他无法不好奇。所以开口问道:“你是雨岚城的人?”

    木萦正好奇的往飞舟下面看,欣赏着底下的景色,冷不丁听到池宇的问话,先是愣了一下,之后才有礼貌的回答道:“不是,我是风陌城的人。”

    风陌城的人为何会到雨岚城来?而且又是这么小的姑娘,莫不成是家人带来的?

    “那你是如何认识金……大师的?”池宇本来想叫金师兄,但是又一想,金七安并不想让自己这么喊他,并且也不想他曾经在丹香山待过的事情被人知道,所以就及时的换了称呼。

    他对金七安很了解,那人眼高于顶,平常人是肯定看不上眼的。木萦小小年纪就能进金家药馆,肯定是有一番机遇的,只是不知道她是如何认识的金七安?

    木萦迟疑了一下方才答道:“我们是在他的一个病患家里遇见的,当时我正在那户人家做客。”

    池宇看了木萦一眼,心知她不想过多谈论这事,于是就轻轻一笑,不再追问她,而是闭上眼睛开始打坐了起来。

    到了他这个修为,一边打坐修炼,一边控制着飞舟行进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根本不担心飞舟在行驶过程中会有问题。

    看见他这样,木萦倒是松了一口气。因为她实在担心这人追问她的事,她不擅于说谎,也不想去骗人家,所以假如他问起自己的事情了,那她解释起来就会很麻烦。

    因为只要一提,就免不了要说起她是为何从风陌城来到雨岚城的。她又不想提起自己以前的那段经历,毕竟木洛还没有死,自己的仇人还活着。在没有能力把木洛和木戮都杀死的情况下,她还是默默的存在着比较好。如果到处宣扬自己的来历,总有一天会被他们知道的。

    木萦并不是怕了他们,只是木戮筑基期的修为在那里放着,自己却只是练气期。两方根本没有可比性。所以在她的实力可与之匹敌之前,木萦不想过早的暴露自己。

    池宇在打坐,她觉得自在了些,毕竟跟一个金丹期的前辈在一起还是有几分忐忑的。不过突然的,木萦想到了刚才临走前金七安给她的那个盒子。

    雨岚城距离丹香山距离挺远,就是坐飞舟,估计也得几天的时间。金七安嘱咐自己在路上时看,现在正是在路上。所以木萦就把那个盒子取了出来,并将之打开。

    这一打开,木萦就看见了放在里面的三个玉简。

    玉简?不知道这里面都记载着些什么东西。木萦这样想着,就随手拿起一个玉简,贴在额头上看了起来。

    片刻之后,木萦就睁开了眼睛,脸上带着欣喜的笑容。

    这个玉简,记载的竟然是如何掩饰修为,并将修为调整成自己想要的层次!

    木萦知道,她现在虽然能控制一下修为,但那不过只能唬唬修为较低的人罢了,遇上那些修为高的,如金七安和池宇这种的,那是根本隐藏不过去的。(未完待续)

 183 易颜

    木萦本来也在担心自己到了丹香山被人看出修为怎么办,没想到金七安竟然早有准备,给了她这个玉简!

    这个玉简来的简直是太及时了,这对她以后在丹香山的生活将是一个莫大的帮助。看着这个玉简,木萦不由得笑了。

    看完后,木萦并不急着修炼它,而是拿起了第二个玉简来。

    等她看完第二个玉简时,她目光复杂的咬了咬唇,过了许久才拿起第三个玉简来。

    待这三个玉简全看完,木萦就陷入了愣忡中。

    这三个玉简,第一个是遮掩她的真实修为的,这已经够让她惊喜的了,但是第二个玉简给她了更多的惊讶。因为那里面竟是记载有五品以下的所有丹药丹方!

    竟然是丹方!

    木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