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木萦仙记-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木萦觉得,会不会根本不是有人告诉她的,而是她无意间听到木戮或木焕之的谈话内容了,所以才只知大概?
  既然这样,那就好办了。
  于是木萦皱着眉头,装作一脸不解地看着木洛:“莎莎她是说过,说不准我真的是万中无一的单灵根呢!她这话你是怎么知道的?而且你刚才都说些什么啊?我服用了宝贝?什么宝贝?”
  木洛听到她问这话,吃惊地张大嘴巴看着木萦,“你……你不知道?”
  木洛会知道这件事情当然不是别人给她说的,正如木萦猜测,不管是木戮还是木焕之都绝对不会把这事情告诉她,她是在前些天有一次晚上路过她爹爹的房间时不小心听到的。但是只听到了几句就立刻被正在房里的爷爷和爹爹发现了。她表面装作什么也没听见的样子应付过了爷爷的盘问,但是就她听到的那几句话便让她记恨上了木萦。
  这世上居然有能够提升灵根的宝物!而且那宝物是爷爷和爹爹准备让自己用的,谁知道是木萦的娘死前居然给了肚子里的孩子,也就是木萦!
  木洛可不管前因后果是什么,她虽然只听到了这两句话,可是她坚定地认为,就是木萦抢走了本来应该是她的宝贝!
  她是三灵根,这资质不算差但也绝对称不上好,可是如果那宝贝给了自己,那她现在决不会才仅仅练气四层!
  本来她没有打算去找木萦的,因为怕被爷爷发现自己听到了他们的谈话,所以这些天她也一直忍着假装什么也没有听到的样子。可是今天一见到木萦那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表情,她就再也忍不住了。
  木萦抢走了本来应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居然还敢对自己这么不尊重!一怒之下,她就不顾一切地说了出来。可是,该死的,木萦她居然不知道?她服用了这等宝贝,居然没有人告诉她?
  一定是木劲峰他们知道是木萦抢了自己的东西,觉得心虚,所以才没有告诉木萦!
  木洛觉得自己已经把整个事情都搞清楚了,可是她哪里知道,这件事情是木家不能传的秘密,所以木劲峰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宝贝!而且她听到的那两句话只是片面之词,她根本不知道前因后果,所以木萦不仅没有抢了她的东西,反而是她爷爷害死了木萦的娘!是她自己歪曲了这个事实。
  木萦见木洛被糊弄了过去,心中一喜,可脸上疑惑迷茫的表情却未变:“知道什么?你先给我说清楚,是什么宝贝?”
  虽然木萦不知道这个事情,可是她服用了宝贝是事实!反正自己已经也不小心说出了宝贝的事,那就再没有顾虑了!木洛压不住满腔愤怒,对着木萦大声吼道:“什么宝贝?能提升修士灵根的宝贝!本来该是我的,都是被你抢走的!你还给我!”
  都吃进肚子了,而且都吃了五年了,即便她想吐都吐不出来了,要她怎么还?再说,这本来就是自己的东西,跟她有什么关系?
  木萦觉得木洛有些缺心眼,而且被她这样吵闹也觉得很烦,所以皱着眉头说:“你说的事情我根本不知道,你听谁说的就去问谁吧,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话说完,她手拿着书和毯子就打算离开这是非之地。
  可是,正在愤怒中的木洛又怎能让她就这么走了?她横跨一步,伸手挡在木萦面前。
  “我话还没有说完,你敢走?”
  木萦无语,觉得今天实在不该出门,就应该待在自己房间里,干嘛要来这清风亭呢。遇上这么一个瘟神,真是倒霉。
  “我说了我不清楚你在说什么,宝贝什么的也没有人告诉过我,你找我吵有什么用?”木萦道。
  当然没有人告诉你,因为他心虚!木洛心中愤恨,越想越气,而这时一直看着她们却从未说话的木柯开口了:“洛姐姐,你是不是弄错了?看她的样子好像真的不知道,要不然你再问问知道的人怎么样?”
  我怎么问!木洛听到木柯这话脸色很不自然,她刚才一个忍不住就把自己偷听的事说了出来,回去后爷爷还不知道要怎么惩罚自己呢,自己哪里还敢问!
  而木萦看木柯说完这句话后木洛没有了动作,还以为她已经想通了,于是就从站在她面前的木洛旁边绕过去,打算离开。
  “你站住!”正在担心回去被罚的木洛一个跑神间就看见木萦一个劲的要走,心想今天都怪她!如果不是她跟自己和阿柯抢这亭子,自己又怎会忍不住地把宝贝的事说了出来,回去又怎会被爷爷罚!
  越想越气,木洛的脸庞变的扭曲,眼睛里射出了阴狠的光芒,手掌一举,在手上注上灵力,一掌挥向了木萦的后背!
  “住手!”一个急切的女声从不远处响起。
  “呦呦!”一声动物的鸣叫。
  “啊!”一个女孩的惨叫。
  几声过后,一切寂静。

016 惩罚
更新时间2014…9…26 17:37:01  字数:3098

 木府,劲草院。
  季欣坐在大厅里,满脸的忧虑之色,在她旁边,木莎正拿手抹着眼泪,不时还有几声抽噎。
  木劲峰刚刚一踏进厅内,就看见这样的一幕。心中担忧,忙疾走两步,到季欣旁边,扶着她的肩膀,沉声问:“听说萦萦出事了?到底怎么回事?”
  他那时正在城北坊市,就收到了季欣的传音符,说木萦出事了,让他速回。他一收到消息就急忙赶了回来。
  季欣看见木劲峰,紊乱的心终于定了下来。
  “我看天色不早了,萦萦自下午出去后就一直没有回来,所以我就去她常去的清风亭寻她,谁知刚过去,就看见了焕之堂兄家的洛洛正出手从萦萦后背偷袭她,而萦萦正往外走,毫无所觉……”
  木劲峰神色一变:“木洛出手偷袭萦萦?”他虽疑惑但却知现在不是问这些的时候,于是又问:“她可用了灵气?”
  木洛是个修士,虽只是炼气四层,但要对付一个凡人,这种修为已经绰绰有余了。若不用灵气那倒不要紧,可若是用了灵气,那……
  想到季欣匆忙让自己过来,那萦萦伤势定然不轻,这样想来,那恐怕……
  果然,季欣下一句带着怒气的回答证实了他的猜想。
  “是,洛洛是用了灵气的。”
  木劲峰眉头一皱,随即问道:“可找大夫给萦萦看过了?萦萦现在怎么样?”
  木萦是凡人,修士的灵丹妙药都不是凡人的身体能承受的了的,所以只能用凡人的医术来为她诊治。
  季欣点头:“已经看过了。不过万幸的是在洛洛出手时,萦萦的灵宠,那只灵心兽一口咬在了洛洛的胳膊上,所以她的力道少了几成,而且出手位置也偏了些。幸好这样,那手掌只是打在了萦萦的左侧肩头,并没有伤及肺腑。大夫已经开过了药,说她的左肩得静养好些时间,不过却并无大碍。”
  灵心兽?那个丑家伙?
  木劲峰很诧异,没有想到它居然还能这么忠心护主,不过也幸好有它,要不然那带着灵气的一掌可不是好玩的。
  还有那个木洛,小小年纪心肠竟如此歹毒。她和木萦都是孩子,能有多大的深仇大恨,她这是想要木萦的命啊!眼眸中闪过一丝不喜,木劲峰又问:“那萦萦现在状况怎么样了?”
  季欣答:“她还昏迷着,一直没有醒,大夫已经给她用了上了年份的药膏抹上了,你是不知道,这可怜的孩子睡觉的时候都皱着眉头,一定疼的很了。”
  她这边话音刚落,那边一直抹眼泪的木莎也抬起了头,声音沙哑地说:“爹!你要为萦萦报仇,也要把洛堂姐给打伤!”
  “莎莎!”季欣连忙劝道:“你爹她怎么能打洛洛呢,你这孩子。”
  木劲峰已经是炼气九层了,木洛才炼气四层,他要教训木洛当然是绰绰有余的,不过,他身为长辈,怎么能对小辈出手?那真是笑话。更何况,木洛违法家规,私下与家族内成员动手,而且动手的对象还是个凡人,这事自然有人会管,还轮不到他们出手。
  木劲峰脸色一寒:“哼,她?会有人处罚的。”
  ******
  木家北苑。
  这里是木家的家主和三位长老所居住的区域。
  而此刻,在木家大长老木戮的住处。
  木洛跪在地上,低着头,牙齿狠狠地咬住嘴唇,身体则在颤抖着。
  “啪!”
  一道鞭影挥过,重重地打在木洛的背上,留下一记长长的血痕。而她的背上此时已经有了十来道痕迹了。
  “嗯……”剧烈的疼痛让木洛忍不住地呻。吟出声,而牙齿也在唇上咬出了一道伤口,让她口中尝到了一股甜腥的铁锈气息。
  “啪!”
  又一鞭过去,她跪着的身子再支撑不住,膝盖一软,直接趴到了地上。
  “爹!”
  站在旁边的木焕之再也不能眼看爱女受此刑罚,一把拉住大长老的手臂,央求道:“爹,不要再打了,已经打了洛儿12鞭了,她会受不了的!”
  “哼!”冷眼看着仆人拿着残影鞭重重地打着自己的孙女,木戮眼中闪过晦暗的光,“不打了?还没有到20鞭,不能停,继续!”
  仆人听到命令,没有迟疑,一鞭接一鞭地抽上已趴在地上无力动弹的木洛。
  木洛紧握手掌,闭上眼睛,尖锐的指甲把脆弱的手心都掐出了血印。她觉得自己的头嗡嗡作响,好像连疼痛都已离自己远去了。
  终于,不知过了多久,鞭声已经停止,身上好似已经没有了知觉,但是她的脑子却是无比清醒。
  “洛儿!”木焕之一等到鞭停,立刻扶起一动不动的木洛,满脸心疼地说:“快,坐椅子上缓一缓。”
  木洛被木焕之扶起来,缓慢地坐到椅子上,刚坐下便牵动了背后的伤,疼的她一阵吸气。
  扶女儿坐好,木焕之眼含痛色,埋怨木戮道:“爹!干嘛一定要打够20鞭?这是在咱们房里,少打几下家主不会知道的。”
  木戮坐下,不理木焕之,而是看了眼脸色苍白,被汗水沾湿头发的木洛,沉声问道:“你可知错!”
  木洛抿了抿了嘴唇,不语。
  看到她的表情,木戮就知道她定是不服气,也是,他这孙女一向心比天高,受此刑罚心中必然生怨,可是……
  想起残影鞭,木戮脸色缓和了些,不再那么僵硬。
  残影鞭,是木家的刑具。只要违法家规,便会按犯的错误大小被罚以不同数量的鞭刑。这残影鞭是用取自望月崖上的坚槐木做成的,打在身上奇疼无比。而且只要被处以鞭刑,修士不仅不能在挨鞭的时候运用灵气,而且在打过鞭后也不能用灵丹妙药和灵气恢复自己的伤势。也就是说,虽然是修士,可是受了此刑后只能按凡人受伤的法子一样,找大夫医治。
  而木洛居然敢对身为凡人且同是木家族人的木萦出手,而且用上了灵力,所以被家主罚以重刑20鞭。即使是木戮,都没有办法求情。不但不能求情,还必须不打折扣地将这20鞭打完,不能轻罚,更不能少罚。否则若被家主察觉,怕是会再罚木洛20鞭!
  所以,虽然木戮心疼而不舍,却也只能狠心打完。
  谁让她不仅动手,还在动手时被季欣和她的侍女看见了呢。
  就当是让她长个记性吧,木戮自我安慰道。
  “你那天终究还是听到了吧?”木戮叹息着问道。
  木洛顿了顿,点了点头。
  “我不知道你听到了多少,但是你的确不该对木萦动手。”
  木洛眼睛里满是愤恨,听得此言,沙哑出声道:“是她抢走了本来该是我用的宝物,我不甘心!”
  木戮听到这话后看了一眼木焕之,两人交换了个眼神,那眼神都很是无奈。没想到这孩子听也就听了吧,还偏偏听到了那两句话,而且还没听全!
  “洛洛,你误会了,你听到的只是一部分,事实并不算是这样。”
  听到爷爷的这话,木洛终于抬起头看向他,面露怀疑:“不是这样?那是怎么回事?”
  木戮哑然,看了一眼木焕之,对方表情也很是不自然。
  他要怎么跟孙女说?说我和你爹本来打算去抢你堂婶的宝贝,结果东西没抢到,还把你堂婶给害死了?说我其实才是你之前打伤的那个孩子的仇人?
  他真拉不下这老脸去对孙女说这话,而且她孙女藏不住话,假如今天对她说了这事的原委,她哪天见到木萦,一个心虚内疚之下说漏嘴怎么办?
  这件事家主严格要求过,绝对不能让木萦知道,对自家人也得要保密。他无意中让孙女听去这件事,家主知道后已经对他发了一通火,最终罚了洛洛20鞭。这也就罢了,说什么也不能让木萦也知道了,否则事情将会更加麻烦。
  于是,他板起一张脸,喝道:“这件事情不该是你能知道的,你不要再问了。而且,这件事家主已经交待过,除了你以外,再不允许别人知道,如果有人问你,你也不要回答!若你不想再挨残影鞭,那就管好你的嘴!至于当时在场的木柯,你也得让她打消疑虑。”
  提到残影鞭,木洛就感觉背上的伤更疼了,到底不敢再开口挑战爷爷的权威,只能闭口不再问。只是眼中暗芒一闪,心想,他们不敢跟我说,那证明我说的就是真的。木萦你等着,早晚会再收拾你!她不后悔今天打木萦,只后悔一个不注意被那丑东西咬了自己一下,失了准头,没能打死她!
  看见木洛不忿的表情,木戮有些不放心,但是想让木洛打消念头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告诉她事实,然而事实却又不能对她说。无法之下,也只能再次劝道:“洛洛,你这次已经受了罚,如果你以后不再提这事也就罢了,如果再对别人提起或者再找木萦的麻烦,恐怕就是家主亲自找你了。”
  听到爷爷提起家主,木洛眼中闪过一丝畏惧,只得不甘的点头。
  不过,不找木萦的麻烦?不可能!只要以后不会被人看到就好。只要出了木府,机会多的是。木洛嘴角含着冷笑。拜别了爷爷,由爹爹将自己扶回房养伤。

017 家主召见
更新时间2014…9…27 17:24:38  字数:3125

 木萦感觉自己好像是睡了一觉,醒来时甚至还隐约知道自己做了一个梦,可等她想去细想时却发现什么都记不得了。
  她迷迷糊糊地动了一下身子,打算起身。可是肩膀一阵剧烈的疼痛让她呲牙咧嘴地痛叫出声,又躺回了床上。
  “嘶……好疼”
  她的肩膀怎么了?刚想到这里,意识逐渐清醒,想起了她和木洛的争执。
  当时她以为木洛想开了所以没有拦她走,可谁知转身后正打算回去时就突然感觉肩膀一痛。她这稚嫩幼小的身体一个承受不住,居然眼前一个发黑昏了过去!
  那木洛居然动手了!而她一个十岁的女孩子,能一掌把自己打晕,那必然是动用了灵气的!
  好狠毒的小姑娘!
  木萦这时很是后悔,昨天真不应该去那个清风亭,或者应该看见木洛就赶紧撤。她一个凡人,有多大的胆子也不敢跟一个修士硬碰硬啊!
  她正在胡思乱想,就感觉床边有什么声响,用右手撑着床沿,她费了好大劲才坐起来,尽管这么小心可还是牵扯到了伤处,又是一阵疼痛。
  坐起来一看,这才知道动静的来源竟是自己的灵宠——灵心兽斑点发出的。
  斑点看见她坐起来,好似关心般的“呦呦”的叫了两声,随即就用水汪汪的眼睛注视着木萦。
  木萦看见它这举动就是心头一暖,虽然斑点不会说话,可是它的意思很明显:它知道自己受伤了,在询问自己伤势如何。
  这个聪明的小家伙!木萦弯腰用一只手把它抱到自己的床上,点点它的小鼻子,说:“我没事了,只是左臂不能动。”
  “呦呦。”又是两声叫,而木萦看见它那会像是说话的眼睛,就理解了它的意思,它竟是好像松了口气般的样子。
  不禁一笑。看见斑点,她本因为自己倒霉受伤而产生的不开心好像一下子就被它那温暖的眼神冲散了。
  “萦萦!”
  房门突然开了,莎莎先是打开了个小缝,把小脑袋从外面探过来,看见木萦居然醒了就是一阵激动,连忙推开门。走到她床边,仔细看了看她全身,然后问道:“娘说你肩膀被洛堂姐打到了,你怎么样?其他地方还有伤吗?”
  木萦笑笑,心中很是感动,柔声道:“没事了,只要不动左臂,应该没事。”可话音刚落,那边木莎就小嘴一扁,梨花带雨的哭了:“都怪我!如果我那天下午没有睡懒觉,而是跟你一起去,你肯定就不会出事了。唔……”
  木萦连忙把手中的斑点放在地上,空出能动的右手拍拍她肩膀:“这怎么能怪你呢?而且这已经是万幸了,幸好她还知道轻重,打的是肩膀不是别的地方,要不然我伤更重的。”
  “哇……”
  看着哭的越发大声的木莎,木萦愣了,一脸茫然:“莎莎,你这是怎么了?”
  木莎抹抹眼泪,“哼”了一声,眼神凶狠狠地道:“她哪会知道轻重!她本来要打的地方是你背后!幸好你的丑……灵心兽突然冲出来咬了她胳膊一口,才让她打偏了的!要不然,要不然你……”
  木萦脸色冷了下来,原本以为木洛是自己任性才动手出气,没想到她居然是真的想要自己的命!
  那带着灵气的一掌若是拍向自己的后背,定会伤及肺腑内脏,那自己是必死无疑的了!木萦眼中带着寒气,冷笑一声,心想,这仇是结下来了!前有木戮和木焕之为了易灵樱害死她娘,今有他们的孙女女儿木洛存心杀自己,她跟这一家子的仇必然不会是轻易能了结的。
  现今自己年幼,但是莫欺少年穷,只要自己有机会,定会不遗余力地让他们知道自己错的离谱!
  却是没有想到竟然是灵心兽斑点救了自己的命,看了看趴在她床边一直睁大眼睛看着她的斑点,心中一阵温暖。而越看它木萦就越是心喜,心里直叹自己买到了宝贝。
  正在想着,门口处就走来了木劲峰和季欣夫妇,二人看见木萦醒了也很欣喜,询问过她的伤势后,木劲峰就说:“你且洗漱收拾一下,家主要召见你。”
  家主要见她?木萦错愕之下就想了个明白:今天这事闹的这么大,自己差点没命,家主必然已经得知了事情的始末,那么就定是要把那“宝贝”的事给她解释一番,以免她因为木洛的话心生怀疑。
  自从自己刚出生后他们的那一次密谈之后,木萦就再也没有见过家主。没想到这次的事居然让他召见自己,他定是心虚担心了。
  虽然知道,但面上还是要装作吃惊的样子,于是讶然问:“家主见我干什么?”
  “定是有事要交待你吧。”木劲峰也不知情,家主平日里很少露面,就连他自己见到家主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的。只是催促木萦快些去,莫让家主等急了。
  木萦应了一声,唤来了侍女听雨,给她稍做收拾后便由木劲峰带领着向家主所在的北苑走去。
  一路走到门口,木劲峰低声对木萦交待道:“你进去后不要乱看乱摸,少说话,家主问什么就答什么,吩咐什么你就应什么,切不可惹了他不高兴。”
  木劲峰虽然知道木萦一向懂事,不需要人多操心,但是这次是面见家主,事不寻常,所以很担心木萦紧张之下犯了错,是故不厌其烦的交待。
  这种话木萦已经听了一路了,他即便不说自己也有分寸,但是感念他的关心,只是听话的点点头,面上一丝不耐烦之色也无。
  请了侍卫进去通报,片刻后侍卫就回来说,家主让木萦一个人进去。
  看了眼木劲峰担忧的眼神,木萦只是安抚的对他点点头。便踏进了这整个木府的最高掌权者——家主木肃风的住处。
  穿过走廊,走进大厅,木萦一眼就看了那个端坐在主座上的中年男人。不敢直接盯着他看,木萦走到中央时就低头行礼道:“木萦见过家主。”
  家主仔细盯着木萦看了半天,才出声道:“嗯,你受伤未愈,不宜劳累,坐下说话吧。”
  谢过家主,木萦就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眼睛直看着前方的地面。
  木肃风见木萦举止沉稳,并没有像其他小辈那样见到他就紧张的手足无措,也没有好奇地东张西望,满意的点了点头。
  “木萦,你先前和木洛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木洛她违反族规,私自对族内之人动手,已被我罚了20残影鞭,这事就这么结束了,你以后不可再找她报复,知道了吗?”
  听着这暗含威胁的话,木萦立刻答道:“木萦知道,既然家主您已经公正处理了,这事情我也就不会再提了。”
  木萦听到过木家的刑罚残影鞭,知道其厉害。没想到居然罚了木洛20鞭,木萦心道一声活该,倒是觉得解气了些许。
  木肃风意外的看了她一眼,心想这孩子倒是挺识时务,没有趁机哭诉撒泼。于是很满意的夸赞道:“你比木洛懂事多了,很不错。”
  木萦听后一副激动的神情,说:“多谢家主,这是木萦应该做的。”
  说完,就趁机抬头打量了一下这个木家的一家之长,木肃风长得很是高大,即使坐着也给人很大的压力,中年模样,眼睛狭窄,嘴唇很薄,面容冷酷,给她种很阴沉的感觉。
  木肃风点点头,随即好似无意的问:“你可知木洛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