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汉情漠漠-第1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可是去病才十八岁。”卫子夫说,“莫说二姐了,连你我有没办法放心啊。”
“可如今谁有能说什么呢?”卫青道,“皇上早就看中去病这孩子了,不过,我会看着他让他待在我身边,不会让他出击的。”
“那就好。”卫子夫应道,“这孩子想打仗也不是坏事,只怕他年轻气盛,莫出了事才好。”
“我会派人再盯着他的,他想去就让他去见见也好。”卫青笑道,“那也不枉我这么些年的栽培了。”
“这仗什么时候要打?”卫子夫忧心地说,每次出征她都免不了担心。
“前阵子就开始征兵收粮,怕是不出三月就要打了。”卫青说,“皇上下了决心要征罢漠南,又是一场苦战啊!”
听到这个,卫子夫抿嘴一笑,“怎么当朝的大将军的口气也像是害怕了似的?想当初我记得你初战之时对皇上可是说‘不冒大险,难建大功’的。”
“那是当年,就像人说的,‘初生的牛犊不怕虎’,如今千军万马在手,又怎么能不害怕出差错呢。”卫青叹道,“如今又怎么能不当回事呢!”
“不光是这些吧。”卫子夫起身说,“还有我们卫氏一门都系在这战场上了,若是有了差错,莫说青弟你这些的年的战绩和威名受了影响,连我们这一大家都将被牵连。”她说着走近卫青,扶着他的肩膀说,“所以,青弟,我们只能赢不能输!”

秦府。
秦老爷才回府,秦紫阳便迎了上去,“爹,可见了二姐?”
“她不是在家吗?”秦老爷纳闷地说,“怎么不在了?”
“我也不知道,我早上起来不见她,以为她和你一道出去了。”秦紫阳说,“爹出去有什么事?”
“还不是捐粮纳钱吗?”秦老爷叹道,“看样子这仗是挨不到三月就要打了,那征兵的气势……”他坐到大厅的椅子上喝口水说道。
“这么快?”秦紫阳给秦老爷倒满水说,“今年多少人马?”
“我也不清楚。”秦老爷说,“总之不会少,如今皇上接连打了胜仗,定是想把匈奴人狠狠教训一顿,卫将军挂帅这仗就不是小仗了!”
正说着秦兰阳回来了。
“二姐!”秦紫阳见她回来赶紧问,“去哪了也不和人说一声,我正找你呢!”
“找我做什么?”秦兰阳问。
“你不是马上要回洛阳了吗?还跑出去,也不说一声。”秦紫阳责怪地说。
秦兰阳想秦老爷问了一声,便跟着紫阳往后院走收拾东西,她对着走在前面地紫阳说,“我去见桑弘羊了。”
秦紫阳停下脚步,难以相信地回头看着秦兰阳,“二姐,你说什么呢!”
“他什么都不知道。”秦兰阳走近了说,“我把什么都告诉他了。”
“二姐,你在开玩笑是吧。”秦紫阳强挤出笑容转身继续走,“真是的,临走了还说笑呢……”
“你要装到什么时候?”秦兰阳问,“你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可是你却不说,你知道他是无辜的……”
“对!”秦紫阳回头说,“我当然知道他是无辜的!可是大哥也是无辜的啊!”她叫着,眼泪顺着连向下流。
“紫阳……”秦兰阳上前搂住她,秦紫阳靠着姐姐的肩膀,啜泣着说,“我怕见他对我笑,我怕自己一见就会忘记了那件事,我也像告诉他,像以前一样,一被爹责备就去找他哭,可是我不能!我看见他我就会想起,大哥躺在鲜血里的样子,我就会想起大哥拿着那个香囊使劲想递给我却没有做到的样子,我就会想起小时侯大哥抱着我对我说,‘紫阳啊,大哥看着紫阳嫁人的……’,他还说……”
“不要难过了……”秦兰阳搂紧她说,“我,爹,我们都没有怪你,那是意外……”
“可是我自己不能原谅自己,二姐,你知道吗?”秦紫阳说,“是我害了我哥,我亲眼看见他被马车撞上去,我不能当这没有发生,姐,你明白吗?”
“我明白……我明白……”秦兰阳抹去妹妹脸上的泪说,“可是,你不能这样折磨自己啊……”
“我只有恨,才能让自己有活下去,我才不会觉得自己的双手沾满大哥的血……”秦紫阳抹掉眼泪说,“我没有选择……除非——死!”

 霍去病走到马厩这边,今天要进宫去见皇上。只见马厩这边只有崔雁忙碌的身影,他走过去问,“小秋呢?”
崔雁抱着草对这着一边弩弩嘴,摇摇头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也不说话也不做事。”
霍去病一看,小秋靠在白玉骢身边,拿着草有气无力地喂白玉骢,她实在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来了又能做什么,如今看了只是在浪费生命而已。
“有你怎么喂马的吗?”霍去病上前说。
小秋闻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又低头不说话,继续拨弄着干草,他也不过就是这么短命,自己知道又怎么样,反正也只能是看着罢了。
“你有心事?”霍去病还没见她这么没精神过,以前好象受了伤也很有精神的样子。
“恩。”她点了一下头,“我在想,人活着有什么意思,反正什么都不是自己决定的。”
“你怎么会突然这么想?”霍去病奇怪地说,“你原来可不是这样的,你不是说不信命吗?怎么会突然这样呢!”
“不信又怎么样?”小秋道,“可是有时候你什么也做不了的时候,你就会信命了。”
“没垂头丧气了!”霍去病知道她是有了什么事,但是她如果不想说自己也不会问,当初她不也是这样帮自己的吗,他拉着她往外走,“你随我进宫走走吧。”
“为什么?”小秋问,她现在什么也不想知道也不想看见。
“免得你在这里胡思乱想。”霍去病说,见她一脸不愿意的样子,“难道你不想看看你要是准备去上林苑拿你那重要的东西你要怎么走?”
小秋听了犹豫了一下,这个……倒是很有必要的,先摸这路熟也好啊,她进屋换了了身马童衣服出来,牵着马随霍去病进了宫。
骑在马上的霍去病看着走在前面小秋落寞的身影,是想家了吗?虽然不愿意,但是如果她想走,自己会放她走的,他有比和她待在一起更重要的事去做……

小秋系了马,正要往马厩那里休息,霍去病叫住她,“你和我一起去吧,看看东西也就能分神了,别要苦着脸。”
小秋应声随他走,知道他是关心自己,小秋看着他,可是自己却什么也不能做,不能说他以后……头脑的疼痛袭来,她赶紧转移注意力,向四周看去。
霍去病走到一处宫院前,小秋远远见得周围全是侍卫,隐约见里面站着两个人围在一张桌子前看着什么,一个身着红黑袍服,远远的看不清面容,霍去病说是见皇上恐怕这就是汉武帝了,一边一人着曲裾深衣,腰间挂着一把刀,身影魁梧有力,小秋猜测估计就是卫青了。
霍去病大步向前走,嘱咐小秋说,“你在这边的等我。”小秋也是知道自己的地位那能容易见皇上呢,再说她也不想见这些,便站在这院门外望着天发呆。

“臣霍去病参见皇上。”霍去病进去便跪下行礼。
“还不快起身。”武帝抬头望过来说,“快过来,正和你舅父说起你呢。”
霍去病上前一看,桌子上铺着地图,他一见赶紧问,“可是要打仗了?”
“要不怎么叫你来呢。”武帝说,“说你年龄也不小了,又一心想着上战场打仗……”
“皇上可是让我也出征?”听这这话,霍去病也顾不得礼数了激动地接道。
“去病,皇上面前休得无礼!”倒是卫青比他更紧张,赶紧制止他说话。
“莫怪!”武帝笑着说,“去病怕是想这天想得久了吧!”
“多谢皇上!”霍去病赶紧谢恩,“何时出发?”
“你看这孩子急的?”武帝笑着对卫青说,“你这个做舅父的把他看地太死了。”说着对去病说,“快了,今日是来和你说一声,至于其他的你舅父会告诉你的。”
“去病谢过皇上!”霍去病再次谢恩道。
“罢了,快回去收拾准备吧,我和你舅父还有事要商量。”武帝招手说。
“去病先告退了。”霍去病激动地说,他终于可以出征了,以前去次塞上舅父也要找人看着自己,母亲也要叨念个没完,如今他终于要出征了!
见他出了门卫青说,“其实我实在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带他去,我本想再等几年,等他长大一些,他毕竟才十八岁……”
“你不放心?”武帝说,其实这个决定他也是想了很久的,不过他是一个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皇帝,当年他能任用骑奴出身的卫青,如今也自然敢用只有十八岁的霍去病。
“不放心倒不是……”卫青说,“我从小教他骑马射箭,这些功夫都是我一手教的我很放心,只是……我怕他不懂事,一旦出塞就管不住他了。”
“既然管不住,那就不要管!”武帝想想说,“索性看看他能怎么样!一会你亲自选八百精锐给他,让他指挥,看他能如何?”
卫青一听,赶紧说,“可是,皇上……”
“不要说了!”武帝干脆地说,“他既然心高气傲,我们不妨看看他究竟能不能傲起来。这八百人很重要,既然勇猛,又要能听从他指挥的。”
“是,皇上。”卫青知道皇上定了的事是没法改变的,只得答应。
“那就封他为‘剽姚校尉’。”武帝沉思了一下说。
“听候皇上指令。”卫青说,‘剽姚’二字意在迅猛、快捷,真希望这个名字能响彻大漠,威扬四海!

出了门的霍去病拉着小秋就走,激动地说,“我要出征了!”
“你要出征了?”小秋愣了一下,他果然要开始他的戎马生涯了吗?不,这不关她的事,她摇摇头说,“那上林苑的事?”她想赶紧走,再她还什么都没有牵扯进来之前离开。
“这……怕是要这仗以后了吧。”霍去病想想说,此时激动的他已经完全忘记了小秋的心事,拉着她就走。“可要回家好好向母亲说去!”

当霍去病在兴高采烈准备着他的行囊,听着卫少儿的叮嘱时,小秋却在乐坊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这琴弦。
“知秋姑娘怎么了?”李延年见她魂不守舍的样子,停下了抚琴走过去问她。
小秋却愣在那里没有反应,李延年上前轻拍了她一下,她才回过神来,“恩?师傅有什么事啊?”
李延年笑着坐在她身边,“师傅没事,是你有事!”
小秋愣了一下,不好意思地说,“抱歉,我走神了……”
“不是走神。”李延年说,“是散神了吧,想什么呢?”
“没什么……”小秋低下头,轻拨着琴弦。
“你不想说没有关系……”李延年说,“谁都有不能说的事,但是不能说并不代表你不能自己释怀,不愿意是可以,但是不能让自己为了这件事打乱了生活,知道吗?”
“恩。”小秋点点头,她知道,她知道自己不应该为了自己不能改变一切而伤怀,可是当这些鲜活的生命在她眼前由繁华到陨落,他们可以不知道地生活,可是她不能,她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什么都不做。她怕见到这些短暂而光芒的生命,她总是为他们叹惋,在无至尽的叹惋中她甚至为他们不值,觉得他们太傻了,不值的同时她更是恨自己什么也帮不了他们。她觉得好疲惫,她对李延年说,“师傅,我快要走了。”
“走?”李延年吃惊地说,“去哪里?”
“回家。”小秋说,“我想离开这里。”
“为什么?”李延年脱口而出,既而改口说,“不……我不应该为原因的……这是你的事,那你家在哪里?”自己和她只是师徒又岂能问她这些私事,可是他还是忍不住想问,他想知道还有没有相见的可能,坦白地说,他不想她走。
“在一个很远的地方。”小秋说,“走了就不会回来……”

李延年独自一人在房间里抚琴,他总是想起小秋的话,“走了就不会回来……”,想到这里他手一使劲,“噔——”一声,琴弦断了,割破了他的手指,血滴落在琴弦上,又滚落在琴上……他望着琴弦上的血,一动不动。
门外站着李泪,她顺着微微开着的门缝向里看着二哥,她轻叹一口气,小步下了楼,在那大厅前面的台子上,她轻歌曼舞,迷倒众生,嘴上扬着笑,可是心里却是苦涩的,二哥也是一样吧,他们终是只有无奈,何时才是出头之日……

“霍去病要出征吗?”秦紫阳挽着小秋说,不过她倒是奇怪原来最有精神的小秋怎么突然无精打采的,整个人没了神一样。
“恩。”小秋点点头。
“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秦紫阳问道,脸色也不太好,难道真是生病了?
“不……”小秋说,“只是我要走了。”
“走?”秦紫阳很吃惊地说,“怎么好好的说要走?难道是霍去病不让你待了,那你可以去我家啊,我家可不会让你饿着的……”
“我想家了。”小秋平静地说,她只能用这里理由塘塞每个人。她不是怪秦紫阳骗了她,她知道像自己什么也不能做的人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呢?她不过是经过那件事从中醒悟了,只终究不是这里的人,无关感情。
“那什么时候走?”秦紫阳不舍地说,难道连唯一能让她卸下人前精明掌家的秦三姑娘这个面具,而轻松地休息地人也要走吗?她真的不想。
“等他出征回来以后。”小秋说,日子近了,自己终于要告别了。

马厩边。
“我不去。”小秋坚决地摇摇头。
“那白玉骢怎么办啊?”霍去病问,来让小秋一起出征,她却坚决反对。自己其实是拿白玉骢做幌子,实在是想让她散心罢了,他也知道,此番出征自己是要被看得死死的,说是出征不过是见个世面罢了,虽然他下了决心怎么样也要冲出去杀一场,可是有没有机会他也不知道,“你又不要冲锋,你只要牵马就好,崔雁会和你在一起在兵营里的。”
“那也不要。”小秋说,最近一个个向人告别自己已经觉得很难过了,她实在不想再有什么记忆了,越少她就能走得越干脆。
“那马怎么办?”霍去病见自己没有什么用,只好搬出马来说服她。
“那你就当我已经走了呗,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小秋说,“反正以后我走了它也要别人照顾的,难道除了我它就不出马厩了吗?”
“你真的要走?”霍去病突然问起这个问题,让小秋愣了一下,因为他的眼神了直白地显露出挽留的神情。但是小秋还是点了头,“是的。”说完转身要走。
霍去病在后面唤住她,“既然要走,能不能就把这个当成是最后的回忆呢?”

秦家染织刺绣店。
“那进的货就这样吧。”秦紫阳对着店里的掌柜说,“我就先走了。”
“三姑娘走好。”掌柜恭敬地说,别看这三姑娘比自己的孩子还小,可是眼见这秦家的产业都是她来打理的。都说秦家在洛阳是大商人,自打去年秦家搬来长安以后才知道,原来这秦家是一个姑娘家在打点。
秦紫阳掀来布帘,从里间走出到了外面的店堂,店堂的伙计见她出来也是赶紧问好,“三姑娘。”秦紫阳点点头笑了一下向外走,她微皱着眉头,每天在人前要扮演着精明的秦家三姑娘真是累人,她也想放松下来向别人家的女儿一样,诵着些风花雪月,弹这些高山流水,不过……连小秋都要走了,她轻按着额头向外走。
“哎哟!”她按着额头在店门口和人撞了个满怀。
“不好意思。”秦紫阳还愣着,一个声音已经传来,她抬头一看,是一个面容俊俏的少年,她刚想发火,可是一想是自己没看路,赶紧欠身赔礼,“是奴家没看路,撞了公子。”
“姑娘客气了。”那公子赶紧回礼。
见该说了也说了,秦紫阳欠身让他先过去,自己正要走,见他走到了自家的店里,原来是来自己家买东西的啊,她微微一笑,听见伙计招呼说,“李三公子今日要买什么?”
李三公子?秦紫阳只听得这个,也没有多想,便匆匆赶去另一家铺子。
秦紫阳知道小秋要走,怎么说只这个做朋友也要送她点什么做纪念啊,她挨个在自家的店里找能送她的东西,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有合适的,正走出店门,却见了从对面店里出来的桑弘羊,她想起那天二姐说已经把什么都告诉他了,她赶紧转身要走,可是桑弘样已经看见了她,自从那天兰阳把一切都说了以后,他甚至不敢去见她,见了她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可是今日瞧见她他还是忍不住拽住她,“紫阳。”
“桑侍从有事吗?”她心里一惊,还是很快恢复平静说。
“兰阳姐都告诉我了……”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听了这样的事他觉得自己连道歉都显得无力。
“那又怎么样?”秦紫阳望着他的眼睛直直地说,“难道你也要像你娘你一样来羞辱我吗?那么不好意思我还有事,要是桑侍从觉得有这个必要的话,就请以后再说吧。”她微一用力甩掉衣袖上桑弘羊的手。
桑弘羊怔怔地站在那里,手还微微伸着,她的眼睛里……只有恨!

元朔六年二月,十万汉军在边塞集合,准备从定襄出发,随军六员大将分别是:
左将军太仆公孙贺
右将军苏建
前将军翕侯赵信
后将军郎中令李广
中将军合骑侯公孙敖
强弩将军左内史李沮
全军厉兵秣马,只待出发。

营门外,霍去病已经是全副戎装,背弓配剑,跟在卫青后面走,小秋牵着白玉从和崔雁在后面走,她已经是一身随从的打扮了。
见前面的人在说话,崔雁对小秋耳语说,“小秋啊,一会你就和我一起,包准不会出事的,大将军不会让公子出击的,我们只是来见识见识场面罢了。”
小秋点点头,虽然出征前她是被霍去病的话给打动了,就算是最后的回忆勉强同意了真的瞧见这样的场面她还是震惊了,且不说还未出征,就是看着黑压压的人群已经够壮观的了,若真是兵戎相见的时候怕又是一番豪迈的景象了。
走在前面的卫青对霍去病说,“这八百人马都是舅父亲自挑选的,上阵以后那都是强有力的力量啊!”
“若是能上阵那自然是力量,倘若只是让我指挥这些人而不让我上战场那可就不是了。”霍去病说,他早就看出来舅父此次的想法了,虽说皇上的意思是想让自己上战场,可是若是舅父不同意那也是没有办法的。
卫青被他的说的接不上话,他竟然知道自己的打算!他想想说,“去病,你还小,以后有的是机会,这次就当是见见场面吧。”
霍去病不说话,他原本就清瘦的身材再加上平静的面容,虽然是一身戎装可是怎么看也不像是要上战场的,小秋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想,可是有些事又是谁能料得定的呢?
说着一行人已经进了营门,卫青带这他们径直走到那八百人的驻地,有不少人在操练,耍刀的,耍戟的,各个健壮的像牛一样,小秋想。
再走近就有人光着膀子在操练,小秋看着觉得尴尬把头扭向一边,霍去病瞧见了,慢下脚步停在她身边,窃窃耳语说,“可是见了觉得羞了?”
小秋板着脸不说话,霍去病见自己逗她反倒自讨了没趣,正要走,可是却反应过来她是心情不好,这些日子准备出征的事,也没好好问她,只是拉她一起来,说是最后的回忆。想来她是要走了,心里不觉一阵难过,他凑近她说,“既然是最后的回忆,那就好好度过吧,忘了那些不愉快的,像你说的那样,好好过完这几天……”他顿了顿说,“然后开心的离开。”
说完跟上前面的卫青,小秋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是啊,已经是最后的回忆了,那就好好过吧,她扬起嘴角,什么时候开始他这个自闭的人也能开导别人了呢?那就好好过完这几天,像他说的,然后……开心地走!
“啊!真是舒服啊!”她拍拍白玉骢的头说。
一边的崔雁愣住了,怎么这几天都不说话的小秋突然又恢复正常了?公子还真是有办法啊,他摸摸胡须想,这两个孩子还真有点意思。
前面的卫青突然听见后面的声音回头看了一眼,“怎么了?”
就算让她好好度过,她也不用变的这么快吧,他回头瞧她一眼,只见小秋正笑着和崔雁说话,一面为她能笑起来而欣慰,一面又想到她即将要离开,她为什么要走呢?他沉默起来,倒是让卫青糊涂了,“这是怎么了?”
“啊……舅父!”霍去病这才想起舅父的话来,“没事,她一向是这样。”
“他要跟着去?”卫青说,这么点大的马童能去塞上,不过他想想去病也不大啊,这次本来也是不会让他出击的,便不说话了。
正走到这驻地,那八百骁骑对这个看上去文弱的大将军的外甥也是很感兴趣,悄悄地议论纷纷,看来这大将军是很看重自己的外甥了,找这么多骁骑与其说是让他杀敌倒不如说是来保护他的罢了。既然怕他有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