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汉情漠漠-第1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时候你还开我玩笑。”小秋鼓着嘴说,“真是过分啊。”说着用被子把头蒙上睡了起来,看来这个是要好好研究一下了,不过……走不了也不是那么坏的事啊,起码自己现在也会怎么在知道一切的情况下生活了……这是他说的不是吗?
崔雁早早起了床走到马厩这边就见昨天还有些凌乱的草垛已经整理的很是整洁,再一看,马厩里的马槽里也都放上了干草,他看看还有点模糊的日光,谁这么早就起来了?他走近一看,正在喂白玉骢除了小秋还有谁?“小秋,你怎么起的这么早?”他吃惊地说。
小秋听见崔雁喊她,放下水桶,回头说,“崔爷爷,你起的真早。”
崔雁咂着嘴绕着小秋看了一圈打量着说,“小秋你是怎么了?你不是最喜欢睡觉的吗?怎么今天起这么早?”
“我今天有事啦。”小秋把水桶的水倒进水槽里说,“我呀……想把事情全做完了,今天一天就去乐坊了。”
崔雁恍然大悟点点头说,“我料你也没这么勤快,准是隔壁的秦姑娘叫你的。”
“是啊。”小秋擦汗说,“她今天正好没什么事,说一天都可以陪我。”
崔雁摸摸白玉骢说道,“这秦姑娘也是真不容易,年纪轻轻就打点秦家的生意,这姑娘啊,能干!但是……也太爱较真了,她挺固执的吧?”他说着问小秋说。
小秋想想觉得秦紫阳是这样的,她认定的事就一定要做到,“是有点,不过崔爷爷你怎么知道的?”
“老夫这把年纪不是白活的。”崔雁笑道,“看人的这点眼光我还是有的……我看她啊,有点事就要钻死胡同似的,这样的人啊,做朋友那叫仗义,要是讲点感情的事啊……哎!”
小秋想起她和桑弘羊的事,问道,“那崔爷爷你看桑侍从呢?就是对门的桑侍从。”
“他?”崔雁抹抹胡须说,“倒是个精明的人,只是,心事很重,以后是要有大作为的,说不上来,没和他见过几次。”
“公子不是和他同朝吗?”小秋说,“两人也差不多大不是吗?怎么会不熟悉呢?”
“哎……一个文官一个武将。”崔雁笑起来说,“也没什么话说不是吗?公子本来就不太喜欢和别人说话,难道这么久你还不了解他吗?”
小秋点点头,突然回神把水桶放下,往后院跑,“我要去换件衣服了,秦紫阳在等我呢!崔爷爷,麻烦你了啊!”
崔雁看着小秋精神的背影笑了起来,前些日子她说要走,公子几天都沉着脸,他知道是小秋化解了公子这些年的心病,对于公子而言小秋已经是一个特别的存在了,现在她似乎也不走了,自己也是很高兴的,后院多了她,比原来有活力多了。他弯腰拎起水桶,“年轻就是好啊……”

小秋和秦紫阳还没进乐坊的门就听见里面有争吵的声音,以往这么早乐坊根本就没有客人的,她们一听一个女子的声音很像是李泪,赶紧推门进去,就见一个穿桌很是富贵的人正拉扯着李泪的衣袖,李泪的脸色很难看,一边的舞女们急着插不上手来,李延年拉着那人的衣服叫着,“放开我妹妹!”小月也在拉着,可是那人一巴掌就打在小月的脸上,小月捂着红肿的脸没回过神来。
那人转过脸来,简直就是标准的无赖的样子,小秋她们见了赶紧上前帮着忙,虽然一时不明白是出了什么事,不过看样子也大概能到个几分了,估计这人是看上了李泪的姿色想轻薄她便是了。那人见又来两个女子帮忙,使劲推开小秋她们,嘴里骂到,“哪来的小丫头,敢坏了大爷我的兴致!”小秋见力气是比不上那人了,对着一边光是干着急就是不出手的舞女说,“你们怎么都不帮忙啊!老板呢!”
那些舞女见小秋叫着,撇撇嘴走开了,连原本看热闹的也走的远远的,小秋不解之时就听见一舞女走过小秋身边时嘴里嘟囔着说,“谁叫她装着清纯的样子和我们一样不就好了?”小秋更想叫住她让她说清楚,可是眼下是要救李泪更为关键啊,她也顾不上什么冲上去使劲拉着那无赖,嘴里叫着,“你放手啊!你这是犯法的好不好!”
那无赖一听笑着说,“哪来的丫头,难道想一起服侍大爷我?大爷来乐坊找乐子犯什么法了!这些的女人跳着不就是给男人玩的吗?”说着就伸手捏过李泪的下巴想要轻薄她,小秋手快一巴掌狠狠抽到那人脸上,那人估计也没想到会这样,愣住了,拉着李泪的手也是松开了,李泪趁机赶紧脱身,跑到李延年身后,惊恐地看着这些。
小秋看这自己还有些微微发烫的手,觉得自己似乎是惹了麻烦了,转身想向秦紫阳求助帮忙,可是她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的没影了!这个怕死的家伙小秋忍不住骂道,看她平时够仗义,到了这个时候跑得比兔子还快!可是很快她连骂秦紫阳的机会也没有了,那个无赖捂着自己的脸已经回神过来,两眼简直能喷出火来看着小秋,“你敢打我?”
小秋刚想说,打你怎么了,可是一看那人凶神恶煞的脸,外加周围一个帮忙的人也没有,李泪不行,他哥?小秋想想要不是自己出手他妹妹还在那无赖手上呢!指望他?她咂砸嘴的时候,那恶霸已经走了过来,步步逼近,小秋一下子慌了,“那个……大哥……不!爷爷……不,大爷……那是你脸上有个蚊子,我帮你打一下,你可别误会啊……”
“大爷我不误会……”那人松开捂着脸的手,走近说,“看你往哪跑?”
“你想干吗?”小秋退后说,突然他看见后面的李延年冲了过来,她刚想叫就见李延年拿着一个木棍就敲在那人后背上,那人后背一直,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回过身子看去,李延年估计自己也是吓到了拿着木棍的手都在发抖,一下子棍子掉了下来。
小秋一见他连武器的掉了,简直是没话说了,真是靠不住啊!那人转而走向李延年,虽说他是没什么用,不过还是能有勇气打下那一棍,小秋心里还是觉得暖洋洋的,可是眼下不是感动的时候眼见李延年就要惨了,李泪的脸色也变了。
正当这时,门外一声大喝,“谁在这里撒野!”所有人停下了动作向门外看去,之间门口站着霍去病!
“你来了!”小秋叫了起来,总算是来了个不管是力气还是权势都有点用的人了!
霍去病倒是没有回小秋的话,径直走过来对着那无赖说,“你是谁?敢到这里撒野?”
那人一见霍去病,愣住了,“是冠军侯……这……是个误会,误会……”说着弯腰赔礼道歉,灰溜溜地走出了门。霍去病见他走了,哼了一声,“真是没种!”说着走上前对着李泪和李延年道,“让你们受惊了。”李泪赶紧欠身到,“多谢霍公子出手相救,奴家和家兄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回报。”
霍去病笑道,“只是小事罢了,再说那年除夕若不李公子送我回去我岂不是要露宿街头?”
小秋见他们热络的很心里有点不舒服,嘴里嘟囔着说,“我也受惊啦……”
霍去病听见她在后面耳语,回头说道,“我看你还蛮有精神的吗?”
“你!”小秋气呼呼地说,突然手上传来麻麻的感觉是刚才打那人的,好象自己是没怎么吃亏,可是……话不是这么说的,自己刚才真是很害怕啊!
可是霍去病可没说了,只是说,“我还有事,先告辞了。”说着转身就走,还不望回头看了小秋一眼,冲她一笑,那表情分明是说,你这么强悍,有什么好怕的?可是他又不说出来,小秋又不能说什么,实在是憋屈的慌,正好秦紫阳从外面回来,小秋见了就说,“你这么胆小鬼跑哪去啦!”
秦紫阳似乎更有理地说,“难道和你一样比力气啊?要不是我回去叫霍去病,谁来管你们啊!”说着就去安慰李泪了。
“你们!”小秋简直就要发飚了!竟然这么说她,倒是李延年过来说,“还是要谢谢小秋姑娘,要不是她出手怕是等不到霍公子来了。”说着向小秋道谢,其实小秋也不是想要什么谢谢,只不过气不过霍去病的话就是了,见李延年真的要道歉也客气起来了。她想想说,“不过这乐坊里的人还真是冷血啊,简直没有一点感情嘛!”
一边的小月觉得自己虽然挨了一巴掌,可是小秋帮她出了气,对她立刻是好感倍增,“可不是!这些人哪有小秋姑娘你仗义啊!”
“不过也不能这样啊!”小秋抱怨着说。
李泪整理了一下衣服,打开了门,请小秋个秦紫阳进了屋坐下来才说道,“这也怪不的得她们,要怨就怨我们命苦。”她端了茶水一一放在桌子上继续说,“我们本是中山人氏,出身就是倡家。原本想来京城投靠亲戚做些正经的事,可是亲戚已经逝世,迫于生计,二哥只好又开始弹琴,唱曲,我呢就在这里跳舞,大哥在乐坊里干些粗重的活,季儿就帮着买写乐坊里要用的丝绸等用品,一家人也算能过下去。可是这乐坊明着是乐坊,其实里面的姑娘大多是和客人……”说到这里,李泪有点羞于开口,“你们知道的,这乐坊里的姑娘早晚就是要这样的,可是我一直都不愿意,老板也早就不满了,别的姑娘觉得我是自命清高也开始排挤我们,刚才那个客人就是想要……”她低头说道,“我不愿意就跑下了楼,结果就纠缠起来了,那人好像挺有权势的,老板不想惹,或许她就等着我被……这样以后就必须要这么做了。其他的人也是这么想的吧。”
“那你以后怎么办啊?”秦紫阳说,“今天是我们遇上了才能出手,要是以后我们碰巧不在那该怎么办?”
“我们能怎么办呢?”李泪道,“我们也只能是在乐坊你唱曲罢了,全京城的乐坊哪间不是一样的?终究是过不上安稳的生活。”
“我们如今也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李延年说,“看来只能是换一家乐坊,待了几个月,过的安稳一些,可能也只能这样换着待了。”

秦紫阳回了家,整理着桌子上的一摞帐本,突然里面掉落一个竹制的书签,落在了地上,她弯腰拾起来,已经微微暗黄的书签上赫然刻着她的名字,她拿在手上把玩着,最近这样的旧东西老是会出现,真是没办法,她拿过书签走到窗前,打开窗户想扔出去,突然瞧见窗外对院子,里面管家的两个孩子正在那里玩耍,一个男孩把手里的东西举得老高的,女孩跳着够却怎么也够不到,脸涨得通红的……
六年前,洛阳。
“我要啦,你快给我啊。”秦紫阳在院子里追着桑弘羊,他手里拿着这个书签在院子里跑,“你要是能拿到我就给你!”他说着跑得更快了还不时回头看着跑过来的秦紫阳。
秦紫阳穿着长裙跑不快,干脆把裙子撩起来跑,桑弘羊见了笑着说,“羞不羞啊,姑娘家把裙子都掀起来了,看谁以后娶你!”秦紫阳追着他说,“没人要我就不嫁了!”
“哟!你想一辈子当老姑娘啊!”桑弘羊笑着说,跑到亭子里的凳子上坐下来,秦紫阳追了过来抢,桑弘羊起身站着把手举得老高笑着说,“你要是能够到我就给你!”
秦紫阳费力一跳着却怎么也拿不到,脸涨得通红,这边桑夫人正巧过来,瞧见两个小家伙在玩得开心忍不住过来说,“玩什么呢?”
“我要那个啦!”秦紫阳向桑夫人求助着说。
“弘羊!”桑夫人装着板起脸说,“给紫阳就是了。”
桑弘羊只好把书签给可秦紫阳,她接过来一看,上面刻着自己的名字,她吃惊地说,“上面有我的名字啊!”
桑弘羊脸一红向一边走去,桑夫人笑着对秦紫阳说,“这个啊,弘羊刻了一晚上就是给你的。”
秦紫阳红着脸看着桑夫人的笑脸……
突然那张笑脸却变成了一张冷冰冰的脸,那脸上挂着厌恶和不屑,嘴里狠狠丢不几个字,“你以为我们弘羊会娶你这个什么都不是的小丫头吗?”
秦紫阳回过神来,院子里玩耍的孩子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她一握手,竹书签的冰凉传在手上,她咬了咬嘴唇把它狠狠丢出了窗外……

小秋回了家,坐在霍去病的书房里,谁叫她是奴婢还有收拾东西呢,要不然她才不想进来看他的脸,想想早上的事她就生气。她看着这房子里的东西也冒着火,擦桌子恨不得把桌子擦出一个窟窿来,一边擦着一边看着在那边看地图的霍去病。
霍去病也发现小秋的异常,索性搁下地图坐到桌子前面来,看着她擦,“这桌子够干净的了。”他伸手在上面摸了一下说,“你还擦?”
“哪里干净了!”小秋使劲擦着说,“反正我有精神!擦桌子就要擦到一尘不染!”
“哦……”霍去病笑起来说,“你在想这个啊。他凑近她笑着说,难道是吃醋了?”
“我?”小秋把抹布往桌上一扔,“我看是你想演英雄救美是吧!瞧见泪儿姑娘对你一笑,你就兴上天了吧!”
霍去病不说话,只是笑着看着涨红脸的小秋,小秋见了又拿起抹布擦起桌子来,“再说没见李二公子那么护着我吗?拿着木棍的姿势那个有气魄啊!比起你就拿着自己的名声吓人好多了!”她越擦越气,干脆转身走人,“这桌子够干净了!我走了!”
自从那日霍去病在乐坊救了李泪没几日;李泪便和李延年来到了霍去病府上登门道谢。秦紫阳在隔壁知道了便也跑了凑了个热闹。整个后院热闹了不说,连下人也是觉得新奇的很。这公子向来不是怎么和人相处的,平日里着后院从没人来过,今日一来竟然还是烟花之地的乐师和舞女,怎么能不招人注意!尤其是李泪出众的外貌,更是惹得下人们争相去端茶倒水,想一睹芳容。
小秋虽是下人,可在这家里还是说的上话的,更何况来者又是她认识的,她自然是不必端茶倒水了,和他们坐在一起说话。可是才说没几句,这边的话题倒成了李泪向霍去病表达她滔滔感激之情的演讲,小秋撇着嘴看着,听不下去了,正瞧见屋外涌着不少人,大牛更是挤在最前面恨不得把脸挤进窗户眼里!小秋着实是看不下去也听不下了,干脆端着茶壶走了出来,到门口撵人,“都围这干吗啊!该干吗就干吗去!”
“小秋……”大牛贴着窗户不肯走,“我还是第一次瞧见长这么好看的姑娘……”小秋听不下去他那谄媚的腔调,推开他说,“再好看也不是给你看的!”小秋撇嘴在心里想,那是给皇上看的好不好?
“我也是……”一边的奴婢们也议论起来,小清拉着小秋说,“小秋你怎么认识他们的?他们和公子什么什么关系?”
“我……”小秋还没说上话,另一个又把她拉了过去,“那李二公子长得可真是俊俏,他娶亲了没有?”
“要我说这李姑娘长这么好看,从不见什么人的公子竟然见了她!我看啊……”小清得意地说,“怕是这后院是要有喜事了!”
一听她这么说,小秋往屋里瞥了一眼,更是觉得李泪对着霍去病笑的风情万种……可是,她是李夫人啊,和霍去病有什么关系,小秋轻拍自己的脑瓜说,她虽然具体的事和人不知道,可是出名的点的她还是知道的,起码这李泪和霍去病绝对不是路人!她担心这个干吗!可是……自己明明知道不可能可是瞧见了心里也觉得不舒坦,索性拂袖离开去了马厩。可是到了马厩什么事也没有,她推开后门,干脆出门逛逛吧。才走出门便瞧见秦家门口站着一人,小秋上前一看,竟然是桑弘羊,他感觉后来了人,有回头一看,“是你?”

小秋和桑弘羊走在大街上说着话。
“你经常和紫阳在一起?”桑弘羊问小秋,这些年他倒是没怎么见紫阳和别人深交,不知道这个霍去病府上的侍婢和她关系如何。
小秋没有立刻回答,她想了一会,要说自己和秦紫阳的关系在别人看来那真是算是不错了,可是……她想起自己偷听的事,可是这些事秦紫阳又是没有和自己多说的。但是话又说回来自己很多事也没有告诉秦紫阳,要说是朋友那是能算得上的,要说是知己,她自己有觉得底气不足,只好轻摇了一下自己的头对桑弘羊说,“经常在一起倒是真的,若说有什么很深的交情那也是说不上的。”
桑弘羊点点头,自己心里盘算着要是让这个小侍婢帮忙能帮到自己几分呢?不过眼下似乎也没有什么人能帮上忙了,就算是死马当活马医吧。“或许你知道我和秦紫阳以前的事?”他试探着说,倘若她连这个也知道那就真的是可靠的人选了。
小秋点点头,自己是知道这些没有错,只是途径不太好罢了,“恩,我知道以前的事。”
桑弘羊心里一喜又是一酸,喜的是小秋也许真的能帮忙,酸的是自己和她一起那么些年,出了这么大的事,连一个她才认识没有多久的侍婢她都可以相告,若不是兰阳姐告诉自己他还什么也不知道。他想想说,“我希望你明白对于紫阳完全没有任何想害她的想法,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
“这点我明白。”小秋说,就像他劝秦紫阳关了铸铁坊的事自己就知道了,只是这些事在别人眼里是这么荒唐而且有明显的目的性。

这边李季匆匆赶往霍去病府上,说是乐坊里有些事让李延年速回去,自己的二哥已经回去了,李泪一个姑娘家自然是不便多留,也告辞离开。客人都走了,秦紫阳这个凑热闹的人也匆匆告退,本想找小秋,可是问了府上的下人却说是瞧见她出了门。
“真是没义气,自己出去玩。”秦紫阳嘟囔着说,她今个没有什么事,难得能放松一下,倒是落了单。李延年和李泪是急着赶回去了,李季瞧见又遇上了秦紫阳,而她又落了个单,自然是没急着走,而是说想陪她一起去散步。秦紫阳正愁找不到人,见个熟人陪自己自然是愿意,出去说不定还有遇上小秋呢!
“那日在店前遇见秦姑娘真是缘分啊。”李季说道,“到是没想到秦姑娘就是京城有名的秦三姑娘。”
“李公子谬赞了。”秦紫阳说道,也许这些真的就是缘分吧,把这些原本毫不相干的人都牵扯到了一起。
“其实说实话……”李季似乎有点吞吞吐吐地说,“自从第一次见了姑娘我就一直想能再见姑娘一面。”说着眼睛看着秦紫阳,爱慕之情很是明显。
秦紫阳心里一惊,她着实没想到李季会说这样的话,而且这么直接的袒露爱慕的意思,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许她不是很习惯这样直接的表达,她总是期待着那种在淡淡的平静的交往中细细感受出的那种感情,“这……李公子,你这话是……”
李季也觉得自己的话直接了一些,“不……我只是很想见姑娘罢了,秦姑娘不要误会了。”他一直是个直接奔放的人,二哥就常常说他说话太直接,什么都按着自己的想法做而忽视了别人的想法,自己只是真的很想见秦紫阳,没想到说出来倒是让她为难了。
正说着,秦紫阳突然看见前面人群里一个很高的身影,在长安很少见到这么高的身影,而且看他衣冠,是桑弘羊!她心里立刻觉得不舒坦,而心里冰封已久的地方那一丝期待,连她自己也没有感觉到,她转身想往别处走,可是眼睛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却看见桑弘羊身边的小秋!她收回了已经向一边迈出的脚步,继续向前跟着他们走。他们怎么会在一起啊?她安慰着自己,她只是担心小秋罢了,这样她才能有理由说服自己跟着他们。
李季瞧见秦紫阳的样子有点不太对劲便问道,“秦姑娘出了什么事?”
秦紫阳怕他坏了自己的事,便顺手拉着他让他别出身,示意自己要跟着前面的人,她这一随手的动作却让李季心里一乱,莫不是秦姑娘对自己也是有好感的?他经不住笑了起来跟着她跟着前面的人。

“我看这里说话不是很方便,你觉得呢?”桑弘羊问小秋,“小秋若是没有什么事,可否长谈?”
“我是没什么事啦。”小秋说,难道她要回家看李泪对着霍去病放电啊!她可没这么大的忍耐力!
“那是最好。”桑弘羊说“不如去东市那边的长亭好了,那里出了出城的人会经过很少有人。”小秋对这里根本不熟悉,自己也没有什么路线的概念,便点点头,跟着他往前走。
“到这里要做什么啊?”秦紫阳远远躲在一边的树后面看着长亭里说话的两个人,跑这么远,害她跑得一头汗,她伸手就想擦汗,突然发现手上有什么东西,她往那边一看,自己的手上竟然拉着李季,她吃惊地松开手说,“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是你拉着我的啊?”李季笑着说,原来觉得秦紫阳是一个很精明能干的人对她很是敬佩,没想到现在看来她傻傻的样子觉得实在是很好笑。
“啊……”秦紫阳回过神来,自己只顾着跑了倒忘了把他也拉来了,可是眼下又不能赶他走啊,她只好说,“那你别出声啊。”
李季想问问她到底为什么要跟着别人,他自己伸头一看,那个很高的男人他不认识,但是一边的小秋她是认识的,也许是她担心小秋吧,李季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和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