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汉情漠漠-第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罴久挥性偎凳裁粗皇呛退黄鸲阍谝槐呖础

“你要我帮你劝秦紫阳尽快把洛阳的盐业关了做别的生意?”小秋吃惊地问桑弘羊。
桑弘羊远望着说,“是的,没错。可是我说的话可能她是听不进去的。或许你的话……”
小秋想了想,自己的话真的有用吗?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秦紫阳心中是个什么位置,也许只是认识的朋友吧,她想想秦紫阳和桑弘羊的事,她是很愿意帮忙,可是就像奶奶原来说的,自己的事谁也帮不了,“我觉得这事吧……”
“你是觉得这事不好说?”桑弘羊以为小秋是觉得贸然让别人把做的好好的生意丢掉是很无理的事才这么说的,赶紧解释说,“这事是有原因的,这……我怎么说呢?”
小秋知道他是误会了赶紧解释说,“不……我明白,你是……”她才开口,头上的疼痛就袭来,她当场就要栽到地上,桑弘羊见了,赶紧伸手揽住她的腰,“小秋姑娘,你怎么了?”小秋的脸色惨白,嘴唇紧抿着,样子很痛苦。
小秋虽然疼,但是还是有意识的,知道自己又说不了不能说的话,赶紧平静下来,想了些别的东西,渐渐疼痛消失了,她赶紧推开桑弘羊,“不好意思……我头疼了。”
“你没事吧?”桑弘羊也是给吓住了,怎么好好的就会这样呢?
“没事……”小秋说着,坐了下来,“我看,还是这样吧……我只能做这些了……”

远处的秦紫阳只能看见他们在说话却听不见说的是什么,突然看见桑弘羊竟然揽起小秋的腰!她的脸一下就变色了,这算什么!不过转而又想自己干吗这么激动啊,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啊,可是为什么心里却是一种她自己也不明白的酸味呢?她不想再看下去了,转身走了,李季跟在她后面却是糊涂了,若是担心朋友有必要这样吗?

小秋回了家里,崔雁正在把白玉骢往马厩里牵,小秋走上前说,“崔爷爷,怎么牵马了?公子出门的吗?”
“可不是,你走了一会,李公子他们也告辞了,过了一会公子就给招进宫了,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崔雁系好马说,“不过小秋姑娘,这李姑娘是什么人啊?”
小秋正抱着草喂白玉骢,“问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崔雁说,“老奴是觉得这李姑娘似乎对公子有点意思……只是不知道公子的想法就是了。”
“那你觉得公子是什么意思啊?”小秋丢下草就凑过来问,她不得不承认崔雁看人的眼光还是很准的。
“我觉得……”崔雁正要说,突然看见小秋凑得这么近,他故意不说了,“你关心这个干吗?”
小秋也觉得自己问的好象不是很适合,改口说,“这个李姑娘也是我的朋友啊,我怕公子打她主意,我是担心她啦!”
“是吗?”崔雁笑着说,“那你可以安心了,公子啊,绝对不是那种会玩感情的人啦。”他说着出了马厩向后院走。
“喂!崔爷爷!你说请楚啊……到底是怎么样啊。”小秋撇着嘴说。

桑府。
桑弘羊回忆着今天小秋说的话。“我不能说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你们之间的事只有你们自己才能做,我唯一能帮你的就是让秦紫阳和你见面,该说什么,该做什么,那就是你的事了。”正想着突然房间的门给推开了,桑夫人进来了。
“娘?”桑弘羊把手上拿着的那个香囊塞到衣袖里起身问候母亲。
“弘羊啊……”桑夫人唤了一声,坐在桌子前面,其实这些年她心里一直很矛盾。自从那年在洛阳发生的事,虽说自己没有直接害了秦家的人,可是事情也是自己引起的,直到现在自己也没有弘羊说起这些事,她怕,对!她很害怕,特别是当秦家也搬来长安的时候,虽然秦家人没有再提这些,就像他们说的那样和桑家恩断义绝,永不来往!可是自己心里却一直过着心惊胆战的日子生怕有一天,弘羊会知道这一切。而如今,似乎弘羊还是放不开秦紫阳,当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倒也真的不再有以前的那些想法的,但是秦家的人的恨却没有减少。就算她不再反对了,可是秦家人还会同意吗?与其让弘羊一直为这个纠缠,更是怕他知道真相,她实在是没什么办法了。“娘,给你定了一门亲事,女的是……”
“娘!”还没等桑夫人说完,桑弘羊就打断她的话,“孩儿没有这个想法。”他知道母亲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知道了,更是怕父母在自己面前很尴尬,所以他一直都没有说。倘若真的是秦紫阳变心,也许自己会放弃,可是知道真相的他又怎么能放手呢?
“弘羊……你听娘说……”桑夫人想了想说,“我知道你一直和紫阳青梅竹马,可是现在的情况你也看见了。”她想反正儿子不知道,知道了只会更加的无奈,不如让他死心好了,干脆说,“秦家的人已经不和我们家来往了……”她说着看着桑弘羊的反应“紫阳也不像以前那样了,或许,娘是猜测她按理说也是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而她对你又这么冷淡,或许她是有了别人了?”
桑弘羊本来就对父母瞒着他的是耿耿于怀了,如今她明明知道事情不是这样的还这样说紫阳,如果说一开始不说真相是因为觉得没法对自己开口,那如今这番话又是什么用意呢!“不可能!”他还是顾着母亲的面子,只是坚决的回答说。
不知情况的桑夫人还在继续说,“娘知道你不愿意相信,可是紫阳却是变了不是吗?还有秦家的人……简直就是不和我们家来往了,我怕你有这个心,人家没有这么意思啊!”滔滔不绝说着的桑夫人没有注意到桑弘羊脸色的变化,还在自己说,“若是他们家不愿意呢?要是愿意怎么秦老爷这些年一直不来看我们呢?”
沉着脸的桑弘羊终于是忍不住了,“是他们不愿意还是你们不愿意啊!”
他这么一说,桑夫人愣住了,整个人的脸色一变,声音也有点颤抖,“你……说什么?”
“我原本是不想说的,可是你还在这里抱怨人家秦家!”桑弘羊实在是忍不住了,干脆说了个过瘾,“人家做错了什么!我们害秦家害得好不够吗?被你拒绝婚事还不够?你还要把紫阳说成是什么样的人!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了,你们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桑夫人的脸已经是一片惨白,“你知道什么了?是紫阳说的?”
“不是!”桑弘羊说,“你觉得这个问题的关键难道是谁说的吗?”
“不……弘羊,你听娘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桑夫人怎么也没想到桑弘羊已经知道了,看见儿子眼中的绝望,她也慌了,“事情是……”
“事到如今你还要说什么呢?”桑弘羊也没有想到自己真的说了出来,一时间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自己的母亲,他干脆走出了房门,出了家。
__________________
这周就这样吧
又要上课了
桑弘羊出了家门,走在熙熙攘攘的长安街上也不知道究竟是要去哪里,他终究是说出了口,其实他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可是不管是怎么样他到底是说了。对!他是一直忘不了秦紫阳!而且他想娶她,这个念头从一开始就没有改变过,只是就像母亲说的……还有兰阳姐说的,他们还能回到过去吗?他突然觉得好笑,有些事真的是说不清楚,当他们是商人的时候总是觉得自己的地位是卑微的,就算是有丰厚的家产,可是在外人眼里总是一身庸俗的铜臭味,他听见小时候的紫阳望着那些大官坐的轿子说,她也想以后能那样,被大家都看得起,而那时他们都是商人。
当他能进宫的时候,他似乎看见了紫阳高兴的样子,他们会有一个不一样的未来,可是命运却总是爱开玩笑,他的身份却是他们之间最大的鸿沟,他走着走着竟然又绕了回来停在了秦府的门口,而他却迈不出一步,只能静静站在门口。
突然一边的一扇门开了,小秋正好出来,正好看见站在门口的桑弘羊,她先是一愣,然后明白了过来,“桑侍从。”
桑弘羊回过神来,“小秋姑娘,你……”他没想到会有人看见自己这般摸样,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你是在……”小秋没有明说,只是有眼神示意秦家的院落。
桑弘羊知道她了解情况,只好点点头,小秋望望那边秦府紧闭大门,她知道秦紫阳就在家里,可是他却不能去,“你要不要进来?”小秋打开自家的门问,看样子他是没地方去了。

“你和桑夫人说了?”小秋和桑弘羊坐在草垛上说,“那秦紫阳知道和你没关系吗?”她不知道秦紫阳的情况,准确的说是秦紫阳根本就不知道她已经知道了,她正在想要怎么样对她说呢,总不能说她是偷听的吧。
桑弘羊点点头,“我说了,但是紫阳,她似乎不知道……其实这已经不重要了,而且我又怎么能算是没关系呢?”
小秋没有立刻说话,拨了拨手边的杂草说,这事还真不是一般的麻烦,她想想说,“对了,我帮你约秦紫阳出来,你和她慢慢解释好不好?”
一听这话,桑弘羊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可是眼神又黯淡下去,“她会见我吗?”
“她又不知道是你,我帮你啦!”小秋说着伸手拍了一下他的后背,突然觉得自己做的不妥了,赶紧拿开手,“不好意思。”现代的习惯就是不好!
桑弘羊也确实也是一愣,但是他倒是没怎么在意这个动作,而是更在意她的话,“你真的帮我?”
“谁叫我和秦紫阳是好姐妹呢?”她跳小草垛说,“我知道她还是喜欢你的,而且你也不会辜负她我才愿意帮你的!你要是敢对她不好……我就!”小秋伸手做了个威胁的手势。
桑弘羊见她这副模样笑了起来,难怪紫阳和她关系好了,这个认为人确实能让人心情变好,“姑娘你就放心吧,那我……”他看看空无一人的马厩,“我贸然造访,也没有和霍侍中下拜帖,实在是有失礼数,我还是不久留了,他日定当登门到访。”说着他就和小秋告辞了。

次日,乐坊。
“师傅,这就是你们新换的一家吗?”小秋坐在自己完全陌生的地方说。
“恩。”李延年端过琴说,“虽然没有原来那家客人那么多,待遇也不如原来,可是在一个新环境也许能过一段时间的安静日子。”他把琴端在小秋面前的琴桌上,“我们开始吧。”
小秋刚要把手放上去,突然想起了什么,她对着李延年说,“师傅,你每次都教我弹,你还没有弹过一曲给我听呢?”她可是很想听听啊,每次都是一点点教她的,她都没有听过很完整的曲子,作为一个听众。
“这……”李延年好象很吃惊,“你想听?”他的眼神直直地看着小秋。
小秋笑着说,“是啊。”她说着退到靠远一点的地方,“我就在这里听好吗?”
李延年似乎有点紧张,他的脸泛了微红说,“那你想听什么?”
小秋想想,她实在是不知道有什么曲子,“那就唱你最好的曲子吧,或者你想唱什么给我听呢?”
李延年一听这话,脸又是一红说,“我最近写了一首新曲,那就在知秋姑娘面前显丑了。”说着他轻手一抚,清泠的琴声已经在空气中漾开了,他望了小秋一眼,清秀的脸上浮起羞涩笑,他轻启嘴唇伴着曲子唱了起来,“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他空灵的声音加上婉转的琴声,一首仙乐就在小秋儿边想起,其实这首名曲小秋早就知道了,可是她没想到亲耳听见却是另一种震撼,小秋闭上眼睛,似乎在脑海里出现了一幅美景,北国苍莽,一位杏目柳腰、清艳妩媚、雪肤冰姿、妆淡情深的美人,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让人神往,忍不住为了美人倾城倾国,然而纵然是倾城、倾国,也别失去获得佳人的良机-美好的佳人,毕竟是世所难逢、不可再得,难怪汉武帝一听此曲就对李夫人神往难忘……
就在她发呆的时候,琴声停止了,小秋回过神来,李延年已经站在她面前了,眼睛深深凝视着小秋,小秋一时间愣住了,她觉得气氛有点让他喘不过气来,她傻笑起来打破了僵局,“哈……哈……唱的真好……那是写给泪儿姑娘的吧……写的真好。”
李延年被她这么一说,也收回了自己的眼神,脸一红,道,“恩……”
小秋还是觉得这个气氛有种她说不出的味道,她觉得有点难受,正瞧见自己眼前立着的李延年白净细长的手,干脆一把拉过他的手道,“哇!师傅的手真是好看,难怪能弹琴这么厉害了!”这样不就扯到了琴上了吗?她说着又伸出自己的手一比,“你看我的手指就没有师傅这么长了……”她手中李延年的手一缩,小秋抬头一看,他的脸更红了,再一瞧那收回的手似乎在微微颤抖一样,他是怎么了啊?
“我们还是来学琴吧。”李延年说着,走回琴边说,似乎是不敢直视小秋,目光一直在躲闪着,小秋也是弄的有点糊涂了,转想那年下雪时倚在窗前的那张脸,也许并不是自己看错了……

 霍去病书房内。
霍去病坐在桌前,仔细地看着地图,手指在粗糙地布上画着什么,眉头紧锁,嘴里自己喃喃地说着话,一边的书简也是凌乱地散着。
小秋见夜已经深了,那房里灯还是亮着,而自己也在为秦紫阳的事情担心地睡不着,干脆起身起了他房前,正要敲门,又觉得不妥,毕竟已经是这么晚了,别说是眼下这个年代了,就是现在这么做也有点不合礼数,可是又一想,自己不是他的贴身奴婢吗?有什么不可以的,干脆敲了门唤了一声,“公子。”
霍去病看的专注,突然被人这么一唤,回过神一看窗外,夜已经深了,自己竟然都没有注意,他一边走过去给小秋开门,一边暗自想自己真是糊涂了。门一开,一见是小秋,他倒是一愣,“你有什么事?”
小秋看着他有点疲惫的面容说,“不过是见你这么灯还亮着,来看看你休息了没有?”
“我还没有休息,忘了时间了。”霍去病笑着说,觉得让小秋就这么站在门口,有点不妥,便让她进了屋子。
小秋倒是没有想真的要进来,不过他都说了,自己也只好进来了,坐在一边,却突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霍去病坐在她一边的椅子上等着她说话。
“那个……”她想想说,“我今日去乐坊,李姑娘和李公子已经搬了一家乐坊了,已经不是原来的了,李公子说要是你以后想再去听曲别去错地方了。”话一说完她又后悔了,自己岂不是给他指了一条去找李泪的路?
“哦……”霍去病点点头,“不过以后也不一定有什么机会去了。”他这话一说小秋突然觉得心里松了一口气。
“你好象不希望我去的样子?”她的这点小反应并没有逃过霍去病的眼睛,他一语说破她的心思。
“哪有啊……”小秋掩饰着说,“我是……我是怕你迷恋这个就分心啦!”她的表现很明显吗?她怎么都没有感觉啊。
“是吗?”霍去病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那你也别去与乐坊啊。”他从上次就觉得那个李延年似乎对小秋有意思了,他看得就觉得不舒服,一个乐坊的乐师有什么可靠的。
“我才不要呢!”小秋说,难得她遇上一个不要钱的老师,这样的好事她到哪里找去,而且这个老师很值钱的说!
“为什么!”霍去病说,“你别忘了你可是我的贴身奴婢,你怎么能去学这个呢?”
“大汉哪条律例说贴身奴婢就不能去学这个的啊?”小秋问道,李泪能歌会舞,难道她就要只会喂马啊!
霍去病给她一说倒是接不上话了,“总之你少去的好,那种地方你一个姑娘家去不好。”
“你不是觉得我很强悍根本就不用担心的吗!”小秋回击道,想起那日的事她就火大。
“喂!”霍去病也叫起来,“一事归一事啊,你别这样好不好!”
“一事归一事!”小秋气呼呼地说,“要是一事归一事,那李姑娘干吗来我们府上啊!要道谢的话那天不是已经谢过了吗!”她想起李泪对着他放电的样子就鼻子不来风!
“我看你是吃醋了吧!”霍去病笑着说,“你怎么这么在意李泪啊!”
“我吃醋?!”小秋恨不得学周星星仰天大笑三声,“笑话!难道我为你吃醋!我有这么无聊吗!再说人家李二公子对我可是好的很呢!今天握我的手还会脸红呢!”她也不管事情究竟是什么样的了,总之现在一切对她有利的事她都要说,虽然她也不明白碰个手干吗要脸红。
“什么!他牵你的手!”霍去病一听脸色大变,“你就让他牵!”
“我为什么不让他牵啊!”小秋得意地笑着说,“实话说吧,是我主动牵的怎么样!哎……牵手都会脸红,我倒是不觉得牵个手有什么要脸红的。”她说着拉过霍去病的手说,“比如你吧,真是一点反应也没有……”可是当她的手一握上去的时候,身体突然觉得是向被电击了一样,她感觉到一种火烫的感觉正在往她脸上涌!天啊,她的反应怎么和李延年一样,难道她要当着霍去病的面脸红?!她才不要,她赶紧甩开他的手说,“就是没感觉!”说着冲出门外去了。屋内的霍去病还站在那里久久没回过神,手还保持着刚才小秋握他的姿势,她竟然握他的手,他觉得脸上突然有种火烫的感觉,可以一想她的话,李延年也握过!他顿觉如一盆冷水浇了下来。

桑弘羊站在乐坊楼上的一间房,小秋让他在这里等,她已经约了秦紫阳出来了。可是真的当小秋说要让他和紫阳说话的时候他竟然不知道自己要说些什么了,他要说什么?道歉?可是他的歉意在她所受的伤害面前是那么的虚假和不堪。正当他在迷茫的时候,门打开了,一个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进来了,秦紫阳突然一见是桑弘羊,脑子嗡地响了一声,是自己走错了门?还是……他看看没有别人的房间,原来她是被骗了!她转身就要走,桑弘羊已经快了一步走过来关上门,拦在了门口,“紫阳,你就不能听我和你说句话吗?”
秦紫阳的脸涨得通红,一把推开他要走,可是桑弘羊却一把拉住了她的手,他修长的手握着她手,紫阳的脸一下子红了,想抽回手,可是却收不回来,她怒视着他说,“放手!”
桑弘羊握着她的手不放,坚定地说,“除非你愿意听我把话说完。”他不想再一次松开他的手了。
秦紫阳试了几次都没能甩开,只好说,“那好,我听你说,你说完就要放我走!”
桑弘羊点点头,拉她坐下来,秦紫阳把头扭到一边不想看他,可是手上的温度却一点点从她的掌心传来,她竟然有点希望他们能这样一直握下去,不要松开,这样她就能给自己一个和他相处的机会,再次感受过去的回忆。
“我知道你恨我,我也知道我对不起你。”桑弘羊看着她扭向一边的脸说,此时的他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当他面对她的时候,那种巨大的愧疚感让他不知道怎么用言语来表达。“我真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
秦紫阳的心里也是酸楚,其实她怎么会不知道这一切不是他的错,可是她又能怎么呢?她承认自己一直都没有忘记他,就像年少时一样,可是他们终究是错过了,拦在他们面前的不仅仅是身份,更是哥哥的死,就算她明白他对自己也是一样的,可是她却只能让你不断的逃避这些。
桑弘羊拉过她的手说,“我知道你比谁都更痛苦,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秦紫阳听着他的话,心中一阵痛,她觉得自己要落泪了,她使劲睁大眼睛不想让眼泪流下来,桑弘羊继续说,“如果能让你别这么痛苦,我希望你能恨我一辈子……”
“弘羊……”秦紫阳已经是忍不住,轻声喊了这个她在心里喊了无数次的名字,泪已经滑落。
“紫阳……”桑弘羊见他喊自己已经是一惊,再见她清泪已落,伸手就去拭她脸上的泪,“我知道你是在恨你自己是不是?可是我希望你别恨自己……”
桑弘羊的手轻轻滑过她的脸,是的,最了解她的人永远只有他,如果有恨,有哥哥的死,有身份的差距,那也请让她忘记一会吧!她一把抱住他痛哭起来,“我……好想和你说,想告诉你,我很想见你,我在洛阳一直等着你,可是哥哥就在我眼前死了,他的眼睛睁的那么大,他是不瞑目啊……他的手就伸在我面前,可是却没有能碰到我,你知道吗?”
“我知道……我都知道……”桑弘羊紧紧抱着她,她怎么会不知道,她一定是把一切都放在心里,把一切的发泄在自己身上。
秦紫阳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拭去自己的泪,她轻推开桑弘羊,离开这个她依然依恋的怀抱,“好了,已经够了。”她放纵的时候已经结束了。
桑弘羊不解地看着她,“紫阳,你……”
“我不应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