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汉情漠漠-第1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秦紫阳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拭去自己的泪,她轻推开桑弘羊,离开这个她依然依恋的怀抱,“好了,已经够了。”她放纵的时候已经结束了。
桑弘羊不解地看着她,“紫阳,你……”
“我不应该这样的。”秦紫阳起身说,“你的话已经说完了,我也要走了。”
“你……”桑弘羊又想去拉她,可是秦紫阳却已经灵巧地避开了他,“那你刚才……”
“那是我糊涂了。”她冷静地说,她只是一时迷糊罢了,“我们不应该这样,而且也不能。”她一字一顿地说。
“可是我会让我娘同意的,我能决定自己的事!”桑弘羊坚定地说,他不愿意相信刚才的一瞬间就想是梦一样。
秦紫阳已经拉开了门,“也许吧,可是哥哥却永远也不可能活过来了。”
桑弘羊一下子觉得很无力,他坐在空荡的房间里,觉得很冷……
皇宫,椒房内。
“青弟,可曾听得现在长安城内传唱之歌?”卫子夫浅笑着问卫青。
此时的卫青已是脱下戎装一身王侯的打扮,“皇后怎么也听得这样粗俗的曲子,不过是些市井小民闲极无聊而作,怎能沾了皇后的耳呢?”也许是做官久了,或许是到了他这个年龄已经不由自主地分了君臣之别,即使是亲人也要句句斟酌。
“青弟说笑了。”卫子夫倒是语气很随便,也许她已经是皇后了,她的随便反而是显示她的谦和罢了,“怕是不光是这些市井小民,连天下人都是这么想的,或许……”她细眉一挑,“皇上也是这么想的。”她看了卫青一眼,清唱出一首曲子,“生男无喜,生女无怒,独不见卫子夫,霸天下!”
“皇后的意思是……”卫青倒是觉得进宫以后以前那个傲气,不屈于任何人的三姐似乎变的平静甚至是冷漠了。
卫子夫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也或许只有在面对亲人的时候她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进了深宫的她也许真的是没有情感的,她只是反复说着最后一句话,“霸天下……霸天下。”说着她笑了起来,“我们就是霸了天下又如何!想我们卑为人奴的时候,他们就应该想到,没有人一辈子是别人的奴仆,我们也一样!”

小秋牵着马跟着霍去病往皇宫里去,突然一辆马车驶过,里面似乎坐着一个懒醉如泥的人,飘出浓重的酒气,当马车从小秋的身边驶过时,车的后帘掀开着,小秋看见里面醉倒着一个人,那人口齿模糊地唱着,似乎旁无一人,毫不在意周围的情况,“生男无喜,生女无怒,独不见卫子夫,霸天下!”周围的路人听见他唱着都停下了脚步,目光投向了一边的霍去病,小秋也忍不住把目光投向了霍去病,看他的反应,他的脸色有点难看,但是却没有说话,小秋见他不说话,也只好不说什么,继续往前走。
到了皇宫,小秋牵了马就去马厩边,觉得实在是无聊,想想自己来了这么久好歹也偷偷看看着皇宫是什么样吧,便溜出了出来,还好也许是这么地方本来就比较偏僻,或许这个时间侍卫在交班,又或许能进来的都不是什么危险分子,更可能马童是不需要管的,周围一个侍卫也没有,只有几个和她一样的马童正往马厩里走,还有些早就在外面休息,原来真的是没人管啊,早知道她以前也不要像个傻子一样在里面干坐了,她想想往一边走,散个步,正好在想秦紫阳的事,上次帮桑弘羊约她见面以后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结果,自己究竟是帮忙了还是坏事了?
正说着瞧见前面栏杆边立着一人,约有近三十岁的样子,儒雅非常,独身立在围栏边,小秋看他的样子不是侍卫,又不似那些官员们衣着华贵,便忍不住走上前看了几眼。谁料那人明明是目视前方却对头也不转地对小秋说,“姑娘有什么事?”
小秋一惊,心想自己是一身马童的装扮,即使不合身露了马脚也是要看了才知道了,而他根本就没看自己更是没听见自己说话,怎么就知道是女的呢?她还在想,那人又开口道,“姑娘不必惊讶我知道你是女的,鄙人无德无能,唯有对猜谜这事有点天赋罢了。”说着转身看着小秋,脸上的笑容似乎是漠视一切,有点自负的感觉,不过小秋料得此人一定是非比寻常了,而且又是在皇宫了,恐怕是有点来头的,赶紧行礼道,“先生好眼力,小秋佩服。”
“秋?”那人笑道,“可是四季之秋?”
“恩。”小秋点头说,“小女名叫莫知秋。”
“莫知秋?”那人一听笑了起来,“那姑娘你是知秋还是不知秋呢?”
小秋被他这么一问,倒是愣住了,不知道要说什么,那人继续说,“那姑娘心中可有秋?”小秋想想点点头,谁心里没有秋啊。
“可姑娘是有愁咯?”那人浅笑着说。
“先生怎么知道我心里有愁?”小秋吃惊地说,难道是自己脸上写着愁吗?还是自己的脸色不太好?
“小秋心中秋,岂不是愁?”那人一笑说着要转身要走,小秋赶紧追问,“那先生,什么是愁呢?”
那人已经走出了好几步,笑了几声说,“情人心上秋啊!”
等他走远,小秋还在回味他的话,“情人心上秋,紫阳和桑弘羊也是这样吗?”原本是美好的东西,可是感情越深就越成了忧愁了吗?

乐坊里,小秋有一下没一下地拨着琴弦,李延年见她根本就是有心事,自己也停了下来,小秋听得琴声停止了,自己也回过神来,“师傅……”
李延年不说话,走到一边端了一杯水给她,“我看你是有心事吧。”
小秋接过水点点头,“师傅,你说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呢?”她说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李延年的想法,只是自己在想秦紫阳罢了,可是李延年却脸红了起来,他起身说,“或许……”他看了小秋一眼,可是小秋却没有察觉,他走到琴边,抚起一曲,曲声起先婉转哀长,如山涧溪流,陡而冲天而去像是龙腾于空,既而跌入谷地,水花激荡,波澜迭起,归于平静,小秋痴痴地听着,似乎忘记了一切,置身于一片河流边聆听水声,突然琴声停止,李延年走到小秋身边,而小秋还沉浸在乐曲之中,李延年本想唤她一声,但是见她如此痴迷,眼睛也迷醉地闭上了,忍不住伸手想轻抚小秋的发髻,突然门口一声传来,“你要做什么!”
李延年一惊收回了手,小秋也从曲子醒来,睁开了眼,却见门口站着霍去病,“是你?有事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小秋走过去问。
霍去病没说话,只是一把拉过小秋就向外面走,小秋却拉开他的手,“你干吗啊!怎么这样呢?来也不说一声,走也让我和师傅说一声啊。”可是霍去病却又拉住她的手向外走,小秋一把拉住门框不往外走,使劲探头对里面的李延年说,“师傅,我先走了,我明天再来!”
霍去病拉着她出了乐坊的门还要走,小秋一把挣开他的手,自己的手腕已经青紫起来,火辣辣地疼,“你究竟是怎么了啊!”
霍去病正要说话,突然李泪从一边走了过来,看样子是正要进乐坊的瞧见了霍去病,她眼里似乎露出惊喜的神色,“是霍侍中,不,是冠军侯来了?”
霍去病转脸一看见是李泪,觉得当着她的面不好说话,只好礼貌地问候了一声。李泪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完全按她自己的想法做,“既然来了那就进去吧。”
“我……”敢情着小姐是以为他们才来啊,小秋正想解释自己是要走的,霍去病却接了话说,“那好吧。”说着又把小秋拖了进去。
“喂……”小秋在后面叫起来,这……是在耍她玩,还是怎么的!难道李泪一句话就能把他从要走又折了回来,小秋一下子心里憋了气,甩开他的手说,“你自己去吧,我要回家了!”李泪很吃惊地看着小秋说,“是不是我……”
小秋一见李泪这么说,一下子为难起来,正僵持着,李延年也从楼上走了下来,瞧见小秋竟然还在,又见自己妹妹也在,霍去病也在,气氛有点尴尬的样子,匆匆走下楼来,“怎么了?”
“没事……”小秋抢先说,“就是李泪姑娘邀我们进来坐,我怕家里有什么事情……”
“我也是想今天碰巧遇上了想请冠军侯和小秋姑娘来坐坐,一会我不是要跳舞的吗?”李泪说道。
“是李姑娘要跳舞啊!那就是有天大的事也是要留下来的。”小秋看看气氛着实尴尬,也不知道刚才是发生了什么事,赶紧给自己找了舒坦的台阶下。
李泪一听笑了起来,“那就太好了。”说着招呼小月,“你先带他们坐下来招待吧,我去换身衣服。”说着便去了后台。
小月招呼小秋和霍去病在正对着台子的一张桌子坐了下来,李延年虽然是觉得刚才的是事让霍去病对自己似乎有了反感,可是也不好走来,只要也硬着头皮坐了下来,立刻一桌的气氛紧张起来。小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对霍去病很是来火,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外加李泪一句话就把他招了进来,更是生气,扭过头,和李延年说起了话,“那泪儿姑娘到了这家就没有再遇到上次的人了吧。”
“恩。”李延年一边应着小秋的话一边小心地看着霍去病的反应,毕竟刚才的事他自己也觉得有点尴尬,其实他只是想摸一下小秋的发髻而已,并没有什么不轨的想法,可是落入霍去病的眼里总是要招人误会的。
“那就好了。”小秋说,她突然想想说,“那你们要是以后又遇上不是又要换一家,以后总要想一个能长久安顿下来的地方吧。”说着她自己又后悔了,人家以后是要进宫的要你操什么闲心啊!
一边的霍去病却冷着脸看着小秋和李延年说的高兴,他忍不住想骂小秋真是笨的可以,人家对她心怀不轨她还不知道,可是又转想,自己为什么要管她啊。于是把脸扭开不看。
这边音乐已经响起,李泪已经曼妙走上台子,莲步轻移,水袖挥舞,柳眉舒展,红唇微启,她扬眉一笑,却又以袖遮面,一双清亮的眼眸里散出勾婚的神采,下面的看客早就是看呆了,说不话来,小秋也没有想到李泪一舞竟然是这等的妙不可言,难怪能迷倒汉武帝,可是最后……也免不了是……她不禁心里一惊,看着台上此时美丽动人,轻歌浅笑的李泪,她竟觉得有点想哭,可是这样的人又何止李泪呢?还有很多人,她看了一眼身边的霍去病,心更是狠狠地一揪,这次不是头疼,却是揪心……她看着冲着他们这边笑的李泪,嘴上忍不住用极小的声音轻念道,“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闲愁最苦……”

军营里。
莫归云走出了帐篷,望着天上清亮的弯月,从怀里拿出一个埙,手指覆在上面的六个音孔,埙独特的低哑悠长的声音就在这寂静的军营里响开了,声音似乎异常的哀伤,凉彻心底。
帐篷里的严安国翻了一个身,突然模糊地听见外面的声音,他起身批上盔甲,走出了帐篷,看见莫归云独自站在月下吹着哀凉的曲子,他看了一会,就静静地走回了帐篷里,莫大哥又是想起了自己的家人了吧。他又翻了一个身,不过……他想起了上一次的战争,不知道下一次又是什么时候了,不过跟着这个他们一开始看不起的大将军的外甥似乎还不错,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不是吗?而且他又一种强烈的感觉,或许这将是他们一生最精彩的时刻了。他看看一边熟睡着的何天,他自从那战回来以后就再也没有说过这个官家公子的闲话了,莫大哥也是这么想的吧……

从乐坊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小秋一步步跟在霍去病身后向家里走,两人谁也不先开口说话,就这么僵持着,终于小秋憋不住了问道,“你干吗把我拉出来啊!”
霍去病见她说话了而且问的还是这么问题,道,“你还问我?”
小秋差点没晕过去,“大公子啊,我不问你我问谁去?你是突然拉我走的好不好啊?”这话是人说的吗!
“那我问你,你是不是在听那个什么李二公子弹琴的?”霍去病见她还一脸有理的样子,索性停下了脚步说。
“是啊,那又怎么样?”小秋迎上去说,“难道就因为这个?”他自己还不是听曲啊,难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不成!
“那他要摸你的……”霍去病伸出手,想比画一下李延年当时深情款款的动作,可是手却停在小秋头上没有做下去。
小秋看看他的奇怪动作说,“他要干吗啊?”她自己比画了一下,“这样好象没什么啊?”
“这个!他是要……”霍去病突然觉得难为情,这个动作是不怎么样,关键是他要继续做的下面的动作啊,而他当时是被自己喝住了才没有做的,具体的说,自己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是觉得反正不是好事,可是现在要他模仿,他怎么知道要怎么模仿啊!
“他要干吗啊?”小秋实在是觉得好笑,这个霍去病把手放在离自己头半尺的地方,这究竟是要做什么啊,而且按他的话说这个是李延年的动作,那这个动作又什么意思呢?
霍去病想想干脆一巴掌拍在她脑袋上,“就是这个!”说着就向前走去。
“哎哟!”小秋捂着被莫名其妙打了一下的脑袋,冲前面的霍去病叫道,“你这么是什么意思啊!”疼死她啦,他当她的头是皮球啊,这么用劲地拍下去,而且简直就是奇怪嘛!人家李二公子怎么会没事要打她的脑袋啊!一定是这个霍去病闲极无聊才会这么做,别人哪里会和他一样呢!但是……那李二公子究竟是要做什么呢?
 
当小秋再次遇见那日与自己说话的那人的时候已经是那一年初雪的时候,小秋跟霍去病进宫去见皇后,小秋瞧见满地的白雪,几个像是负责清扫的人在扫着雪,小秋走了过去,在栏杆上抓起他们还未来得及清理的雪握在手里,有的涩涩的冰凉从手掌中传来,小秋把玩这个雪球,突然就见得一边扫雪之人皆弯腰行礼道,“太中大夫大人!”
小秋一听,想来是来什么官员,也赶紧回过身子弯在腰,眼睛的余光向上一瞥,好似那人是一招手,这些人都起身又扫起地,小秋也抬起头,却见那人正笑着对着自己,这不是那天和自己说话的人吗?“是你?”小秋脱口而出,突然又发现是说错了话,赶紧低头改口,“大人好!”
那人似是笑了一声,走到小秋这边的栏杆前,也握了一团雪,笑说,“按说着初雪是要收起来的,好来酿坛上好的美酒。”
小秋一听,这是什么大人啊,张口就说酒,又想那日他与自己说的话,语气随便,好象是在说笑一般,不禁好奇打量他一眼,“大人你……”
“知秋,是吗?”那人搓着手中的雪,水流了下来,他说着看了小秋一眼道,“我看你是不知秋。”
“大人怎么这么说呢?”小秋奇怪的问。
那人看着水一点点滴落,笑了一下,“我看你是知又不知。”小秋越听越是糊涂了,这究竟是在说什么呢,便只是傻傻看着他,等着他的下文,他继续说,“你知秋,可是此秋非彼秋,你若是知秋知的却不是此处之秋,所以我说你是知又不知。”
这话是什么意思?小秋不禁眉头一皱,这是话中有话啊,她不禁提高了警惕,小心翼翼地说,“小秋不知大人的话。”
“哈哈……”那人反倒爽朗地笑了起来,“难道你自己还不知道吗?”他退了一步说,“鄙人东方朔,见得姑娘异于常人,不似此处人,却在此处生,异也?常也?”
“大人何出此言?”小秋原本是紧张的心情一下子倒成了敬佩,原来此人便是“智圣”东方朔,她突然觉得自己以前学的那都是些什么啊,就知道有这些人,有些什么大事,根本什么都不知道!而且这些似乎都是超出高中课本的知识了!课本最多就是说说汉武帝吧,说了半天也不过是那些主要的功绩,学了还没学根本就是一样!不过眼下看来这东方朔确实不是简单,竟然说自己不是“此处人”。说些别的什么小秋倒是不信,不过他这话一说,小秋立刻是敬佩的恨不得趴在地上膜拜一下,不过心里又有疑惑,忍不住想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说,毕竟这样的话可不是随便就能说出来的。
“哈哈……”他仰天笑起来,“若是这样的本事人人都有,那我东方朔岂不是无异于常人,那我又怎能立足于此,听你们唤一声‘太中大夫大人’呢?”
小秋一听,倒是笑了,这话说的没错,且不说这本事别人就算是听了也不定会有,就算能会,这东方朔又岂能贸然就说了出来呢,换句现在的话说,这不是砸人家的饭碗吗?“小秋倒是糊涂了。”
“糊涂是常事,人生若是能多几本糊涂也不是什么坏事。”东方朔笑说,“我看小秋姑娘这是小糊涂大智慧。”
“大人怎么知道小秋不是小智慧大糊涂呢?”小秋觉得这个东方朔真是有点意思,而且语气随和,一点也不没有官架子,倒是像一和年长的爱开玩笑的大哥哥似的,不禁自己也放松了起来,没有了平时见了那些当官的那种拘束了。
“因为你知道什么是你能做的,什么是你应该远观的。”东方朔说,“很多人往往就是分不清楚这些,这世上有很多事,不是每件你都可以插手的,有些……”他说着笑了一下,“就像你做的一样,静观其变。”
小秋一听心里一惊,想这东方朔还真是有点神奇,可是心里又是一丝苦闷,他又哪里知道自己不是想远观而是插手不了了,自己只要一想讲什么未来的事,别说做什么了,估计连小命都不保了,这其中的压抑又有谁知道,不过是霍去病的话让她释怀罢了。“大人真是厉害,不过大人和我说这些又是要做什么呢?”
“不过是偶遇姑娘,略说一二罢了。”他笑说,“我与姑娘倒是很投缘,不知可否算是与姑娘结交?”
东方朔竟然说要和她结交?小秋激动的简直是说不上话来,“大、大人身份高贵,小秋不过是一个奴婢,又怎么能说是与大人结交呢?”
“我东方朔交人,一不看富贵,二不看出身。”他走近了说,“别看着皇宫内苑高官皇亲,我还不愿意与他们结交呢!”
这话小秋倒是相信,自古以来这样的人物的性格都是有那么点奇怪的,不过这样的事对自己也是百利而无一害,单不说这东方朔是高官了,且说这样的千古奇人,能和他认识那不是自己祖坟冒青烟了吗?小秋赶紧行礼说,“那就多谢大人看得起小秋了。”

没想到自己误打误撞竟然和东方朔也结识了,小秋简直是乐的合不上嘴,回去的路上自个咧着嘴傻笑,连霍去病也看不下去了,“我说你乐什么呢?笑成这样!”霍去病语气里是责怪,其实是好奇到底是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我乐难道也不能?”小秋回他一句,可是却掩不住满脸的得意,正走着,突然瞧见秦紫阳在街上走,正想唤她一声,却见她身边还有一人,正是李季!
“李三公子?”小秋自己喃喃地说,他怎么会和秦紫阳在一起的呢?两人说笑着,隔着人群走过小秋身边,都没有看见她,小秋想叫她可是话到了嘴边又说不下去了,她想起了今天东方朔的话“因为你知道什么是你能做的,什么是你应该远观的。”她伸出的手也收了回来,看着秦紫阳走远了,霍去病也看见了,见人走了,又见小秋收回的手,问,“那不是秦姑娘吗?你怎么不叫她?”
“她……”小秋想想说,“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她回头望了一眼对霍去病说,“那进宫有什么事啊?”
“也没什么,不过是姨母见见我罢了。”霍去病说道。
才进府,崔雁就站在门口像是在等着一样,小秋奇怪地问,“崔爷爷,你等什么啊!”
崔雁急忙地说,“等公子啊,你们走了没多会儿,大将军就来府上了,我说公子进宫了,他便去前院和夫人说话了,这会还没走呢!”
“舅父来了!”霍去病一听立刻来了精神,虽然此时的他已经是贵为王侯,可还是像一个孩子一样盼着见自己的舅父,他说着就冲进门里去。
“公子和大将军关系还真是好。”小秋牵着马说。
“可不是!”崔雁说,“对公子来说,大将军就像是父亲一样,他又怎么能不高兴呢!”他和小秋向马厩里走,“而且公子的这身本事也都是大将军教出来的,如今公子有今天也都是大将军给的。”
前院。
“舅父!”霍去病还没进门这声音已经是先进去了,他迈进门,卫少儿,陈掌都在里面,霍去病对卫少儿问候道,“母亲!”转脸见了陈掌并没有说话,只是简单的点头问候了一下,便坐在了卫青旁边。
“去病见皇后回来了。”卫青问道,“有什么事吗?我一来就说你刚走没多会!”
“姨母只是见见我罢了,问候母亲安好,说是连着好久母亲都没进宫见她呢!”霍去病说道。
“你不说我倒是忘了。”卫少儿自责地说“我前些日子身子不爽,也就耽搁了,是好些日子没进宫问候了。”
“那明日我正好要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