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汉情漠漠-第1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那明日我正好要去,不如和你一起好了。”卫青对卫少儿说道。
“那是甚好!”卫少儿笑说,语气里有点开玩笑地说,“倒是省得累了我府上的马了。”也许是因为一家人的关系,卫少儿也说笑起来。
一边说不上的话的陈掌面色却难看起来,一来是这里一家人说话似乎冷落了他,二来刚才霍去病惟独不和自己招呼,虽然他从来也没有招呼过,不过加上一开始就觉得自己多余,这样的常事似乎也让他觉得不好受,便起身说他有点事便离开了。
霍去病说了几句,也告退了,只剩下卫青与卫少儿。
卫少儿从刚才丈夫离开心里就不太舒服了,这会霍去病一走,她便对卫青说,“青弟,我不是怪你,可是你也见了,这去病知道了身世以后似乎……哎……”
“我看倒是比原来好多了。”卫青说,虽然和陈掌的关系没有什么改观,不过他整个人的性格和刚和他说起身世之后相比倒是变了不少。
“这我也觉得了。”卫少儿说,似乎他心里已经没有原来那么压抑了,整个人的感觉已经不一样了,“对了,我在想去病马上就要成年了,如今仗也打了,侯也封了,是不是该娶妻了?”
“恩……”卫青点头说,“二姐不说我倒是忘了,早些年我说不急,可是眼下也是时候了,我看就让我去看看那些朝中大臣家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那这事可就劳烦青弟了。”卫少儿说,也许儿子成了亲,渐渐就能忘记这些不愉快的往事了。

长安街上。
“李三公子邀紫阳去乐坊有什么事呢?”秦紫阳走在路上问李季说。
“秦姑娘就别总是叫我李三公子了,叫我李季就好。”李季说,“我们也算是认识了,这么叫总是觉得别扭。”
“那也好,李季……”秦紫阳试着叫了一声,脸红了起来,她还是很少这么直接叫男子的名字,觉得有点奇怪,“有什么事吗?”
“是我二哥出了新曲,泪儿又编了新舞,本是来邀你和知秋姑娘一起的,可是去她府上却说是进宫了,只好独叫你一人了。”李季说,心里却有点高兴,若不是这知秋姑娘不在,他又岂能独自和秦姑娘走着一段路。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可是要大饱眼福了。”秦紫阳说道,话说回来,自己每次遇上他似乎小秋都不在,也算是巧合了,也许小秋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和他认识呢,想到这里她莞尔一笑。
李季瞧见秦紫阳笑了起来,眼如新月,细眉轻挑,以衣袖遮面,不见笑颜却格外动人,她和李泪不一样,李泪是美,她的笑会让人沉醉在她的美中,但是秦紫阳也好,小秋也好,她们的笑却会让人忍不住也和她们一起笑起来,李季此时心中思绪激荡,面红了起来,他害羞的把脸转到一边,却见了一边的小秋,他想喊却见小秋正和霍去病说着话,霍去病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小秋的脸,他不禁奇怪了,那天不是见着小秋和桑侍从在一起的吗?怎么又和霍去病在一起了,而且似乎……他这一愣也忘了招呼,等回过神人已经走远了。

乐坊。
一曲终了,秦紫阳告辞离开,李季送她出了门,本想再送几步,可是李延年却唤他回去。他有点不乐意地到了二哥这边,“有什么事吗?”
“你是不是喜欢秦姑娘了?”李延年直接问道说。
李季没想到二哥看穿了,不过他也不隐瞒,老实地说,“是的,我喜欢秦姑娘。”
李延年一听叹了气说,“你是糊涂啊,秦家在长安虽然不是地位高贵的官家,也算是地方的豪强,你喜欢她能有什么结果呢?”李延年没有明说,可是话中已经暗示了,他们家不过是乐师或是舞女,地位是最卑微的,就算在人前也算是风光,受人尊敬,可是这人后谁又看得起他们呢?李季若是喜欢秦紫阳是觉得不能,也是不可能娶到她的。
“二哥你还不是喜欢知秋姑娘吗?”李季见二哥这么说立刻回道。
李延年先是一愣,既而说,“我说的是你的事!”
“可是你觉得你就有机会了?觉得知秋姑娘只是别人府上的一个奴婢,可是她和桑侍从还有冠军侯关系都不一般!”李季毕竟年纪还小,听不得这样的话,二哥这么说倒是恼了他,干脆说了个痛快!
“你……”李延年一下子说不出话来,摆摆手让李季出去,其实他又怎么不知道呢?没错,一开始他是以为小秋只是一个奴婢,自己又教她琴,两人经常相处,或许她对自己,或许他们的地位,可是,那日自己不过是动情之时想轻抚一下小秋的发髻,被霍去病一喝的时候,他看霍去病的脸色就知道了霍去病对小秋觉得不是一个主人对一个下人这么简单了。不过,他还是在想,就算是这样又如何,霍去病终究是不能和她在一起的,就像李季和秦紫阳一样,或许比他们还更加不可能!
当正是汉武帝带着卫青和霍去病去围猎的时候,春天正再次降临上林苑,随行的还有卫子夫,这样的关系,看上去到不像是君臣之间好似一个家庭一样,气氛也很是融洽。
半天下来什么收获也没有,其实围猎不过是个借口,实际上说些话才是必要的。小秋跟在霍去病后面,他这个大老爷一句话也不说,还一个人跑的远远的,害得小秋连汉武帝的脸还没看清楚就得跟着他走了,好歹也让她见个市面吧。
他独自在前面跑着马,也不打猎也不说话,小秋的小黑速度实在是够慢,只能远远跟在他后面瞧见个模糊的背影,“小黑啊小黑,你长的没白玉骢好看就算了,怎么连跑得也没它快啊!”她忍不住想抽打这个跑起来像散步的小黑,可是小黑也可怜巴巴地看着她,她只是叹气道,“你就慢慢散吧,别把公子跟丢了就好。”等小黑终于追上白玉骢的时候,是白玉骢停在一处休息的很久的时候。
小秋见霍去病下了马立在一处站着,她也跃下马走到他身边,这不是自己被他射伤的地方吗?她忍不住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是在这里遇见你的。”他拨看杂草,回头看着小秋说,“你还记得吗?”
“我当然记得了!”这样的地方她怎么会不记得啊,她走到一处说,“我就是倒在这里的啦!”她装着上次倒地的样子,却不想脚下一滑,要向后栽去,霍去病赶紧揽上她的腰,可是才下过春雨,地上湿得很,他自己也一下滑倒在地,两人的头狠狠地撞在一起。
“哎哟!”小秋痛得叫起来,想伸手去发现手被压在霍去病的身下,“你起来啦!”
霍去病也是被撞得愣住了,他支起身子才发现两人现在的姿势是多么的暧昧,脸和脸的距离不过一寸罢了。他看着近在眼前的小秋的脸呼吸凝重起来。
小秋捂着撞痛的头,睁开眼,霍去病竟然和自己靠的这么近,她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而且他的眼睛正看着自己,她把脸扭开轻推他说,“还不起来……”她觉得自己连呼吸都困难了。
可是霍去病却伸手握住小秋推他的手,小秋一惊想抽回手,可是手还是被他死死握在手里,“你、你放开……”小秋觉得今天的霍去病有点不一样,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一样。可是霍去病却没有放开手,反而凑近了她,嘴里喃喃地说,“从我见到你的时候,你就是那么的不一样,你可以让我笑,让我说出心里的往事,你甚至愿意陪我在茫茫大漠里和匈奴人撕杀……”小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好静静地听他说话,霍去病的胸膛紧贴着她,她的心怦怦地跳着,他为什么突然要说这些,他的脸靠的那么近害她都不敢直视他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似乎开始对这个注定要陨落的短暂的流星动了心,是在他们相遇的那一刻,还是在他向自己吐露心事的时候,还是在大漠上黄沙一片中他告诉怎么活得精彩,或者是在这一刻……当他把她抱着这么紧的时候她开始依恋他的怀抱,小秋突然明白自己的心,原来她是真的喜欢上他了。
霍去病说着,伸手轻抚小秋的脸,“今天我一定要说了……我……”
小秋却狠着劲一把推开他,霍去病被她这么突如其来的一推,一下子摔在一边,“小秋,你……”
“我什么我啊!”小秋爬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头上的杂草说,“说……说什么不能站起来好好说啊!”她脸红着说,低头装着整理衣服,就算她不反感他抱她,可是她要是在靠得这么近估计话还没听完就要窒息过去了。
“我……”霍去病被她这么一推,也起身了,可是好不容易酝酿好要说的话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他张了几次嘴都没能说的出口。
“你要说什么就说啊!”小秋见他还是不开口,倒是急了起来。
“没什么了……”霍去病牵过马说,“我们……回去吧……”
“哦……”小秋赶紧低着头走过去牵小黑,心里却失落起来,早知道他不说了自己就不推了,可是……那时真的是太紧张了!

走着就瞧见前面正等着的一行人,霍去病和小秋赶紧过去,武帝刘彻得意地举着一只獐子说,“今天可算是有点收获!去病可有什么收获?”
霍去病摇摇头,示意自己一无所获,小秋偷偷瞥了刘彻一眼,今日的他穿着一身轻便的打猎的装束,可是帝王的那种霸气却丝毫不减,他的目光似乎是要朝这边扫来,小秋一惊赶紧低下头。
前面的刘彻和卫青在说着些什么,卫子夫却落在后面凑近了霍去病,“二姐和你说了吗?”
小秋一开始并不想听别人说话,想靠的远点避开嫌疑,可是霍去病的话却让她吃惊不小,可以说是很吃惊。
他说,“我知道,但是我还不想娶亲。”
一听这话,小秋忍不住没有走远,而是想继续听下去,难道这个还刚才霍去病的行为有什么关系吗?
卫子夫笑了起来,眼里藏不住对他的溺爱,“真是个孩子。可是你可是马上就要成年的,皇宫里官家的公子还有谁像你一样现在连个亲也没定的!早个两年,我看你还小,又不愿意倒是帮你推说了几次,可是眼见着就成人了,哪里还能这样胡闹呢!”
霍去病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小秋看见前面的卫青回头看了一眼,似乎知道卫子夫在说这些一样。
“我说啊,如今满朝文武家里有适龄的姑娘的,可都是等着你挑呢!”卫子夫笑着说,看她的样子似乎是以为霍去病怕找不人选呢,“现在可就是等着你说了,昨个你舅父说的时候,我就说我也早就这么想了……”
小秋听着心里有阵酸楚,原来是他要成亲了,所以才说那些,是想和自己说,让自己恭喜他吗?她突然觉得有点难受,心口一阵绞痛,因为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不管将要嫁给他的是谁,终究不会是自己,因为这是封建等级制度森严的汉朝,也许没有出身的人可以一跃成凤凰,可是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进宫,其他的都是不可能的!
她想想把马牵着走远了一些,是的,两年了,她使劲摇摇头,莫知秋啊莫知秋,你还真把你自己当成是这里的人了吗?你忘了东方朔的话吗?你不应该是插手,你只能静观其变……
霍去病见小秋走远,知道她一定是误会了想去追,可是姨母还在这里,他想追去不能,只能看着她远远的走,卫子夫还在说,“我见过你家的姑娘,我觉得……”
“我说了不娶!”霍去病终于是急了,叫了起来,策马就去追小秋,倒是吓愣了卫子夫,不知道该做了什么,“这孩子是……”
从上林苑出来小秋就直冲去乐坊了,推开门就闷坐在那里不说话,李延年见她脸色不太好,走上前关切的问,“小秋姑娘,出了什么事吗?”
小秋正好心里憋闷着难受,也不管是谁了,开了口就冲道,“没事!”
李延年见她这副摸样倒是没生气,只是笑了起来,小秋本是想发泄一下,不想他却笑了起来,弄得小秋泛了迷糊,她很好笑吗?她嘴一撇说,“笑什么?我很好笑吗?”
“不是……”李延年笑着端过一杯水给她,“你呀,有点什么事就放在脸上,生了点气就要发火,还真是像个孩子一样!”
小秋一听火气更大了,“孩子!我是孩子吗?我就这么好笑吗!孩子……”她想起卫子夫的话,“我是孩子吗?孩子有要娶亲的吗?什么孩子!”说着她摔门就出了乐坊,孩子,要是她认为霍去病是孩子干吗要给他娶亲啊!
李延年愣在那里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李泪拉门进来,“怎么了?小秋姑娘怎么冲出去了?”
李延年无奈地一笑,转身起抚琴去了,李泪走近了问,“最近冠军侯可来过?”
李延年继续弹着说,“没有……”突然他手拿了下来,琴声也止住了,“你怎么问这个?”
“没什么……”李泪拨弄着琴弦说,“问问而已。”
“妹妹,你可不是一个糊涂的人啊。”李延年说,他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他们兄妹三人都要陷入这个泥潭吗,还有他自己?

秦府。
“你说霍去病要娶亲?”秦紫阳问坐在一边的小秋。
小秋点点头,她把一个杯子横了过来用手指比弄着它来回在桌子上滚动。秦紫阳见她这副模样笑了起来,“那霍去病要娶亲,你跑我这里来做什么啊?”
“我……”小秋被秦紫阳这么一说,接不上话来,但是她还是辩解着说,“我是正好想看看你。”
“哦……”秦紫阳拖长了声音说,脸上带着笑,她轻啜了一口茶说,“哪你怎么早没想看我啊。”

突然这边下人来说,“三姑娘,冠军侯来问姑娘可见了他府上的小秋姑娘,他还在院子里等着呢!”
小秋一听,手一松,杯子滚落在地上,碎成了碎片,秦紫阳看看她说,“要怎么办?”
“就说我不在。”小秋玩腰去拾碎片,不想轻轻一划,手指立刻破了一道口子,鲜血流了下来。
“那就去说……”秦紫阳正在交代下人,小秋又叫住了她,“不,还是说我在吧,就说我今天不回去了。”她害怕要是说自己不在,他也许会到处找自己的。

霍去病焦急地站在秦家的院子里,自己那会就不应该觉得不好意思不说出来,这些小秋倒是误会了,他追着她出来就不见了人影,回家一看说是没人,等他去了乐坊又说人才走,他实在想不出她还能去哪里了,想来想去也只有这里了,不过他也不能冒冒失失就冲去秦家,还是站在这里等着回话。
不一会,下人就出来了,霍去病赶紧走过去问,“怎么样?”
那下人赶紧说道,“我家三姑娘说了,小秋姑娘却在府上。”
一听这话,霍去病倒是放心了,起码她没出什么事,可是又不见小秋在后面跟来,便问,“那她人呢?”
“我家三姑娘留小秋姑娘在此过夜,让小的来和冠军侯说一声,说一定回照顾好小秋姑娘请冠军侯放心。”下人重复着秦紫阳交代的话说。
“这……”霍去病一听,她果然是误会了吗?他想进去看看,可是那下人却继续说,“三姑娘说了,老爷不在府上,若是冠军侯想要拜访还是等老爷回来下拜帖的好,免得失了礼数。”
霍去病只得点点头,怅然向里面望了一眼,可是什么也看不见,他走出了门,突然见得迎面走来桑弘羊,两人显然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碰面,似乎都觉得有点尴尬,但是还是问候了一声,“冠军侯。”“桑侍从。”
霍去病说完就往自家走,突然听见身后方才和自己说话的那个下人的声音,“桑侍从,我家姑娘说了不见你的,您还是请回吧。”霍去病忍不住停了下来,回头看去,只见桑弘羊落寞地站在门口,随后就是沉重的关门声。
霍去病忍不住走过去问道,“你没什么事吧?”
桑弘羊摆摆手,笑了一下,“我已经习惯了。”说着脸上露出一丝尴尬而苦涩的笑,就要往自己家那里走。
霍去病却叫住了他,“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喝点酒?”

乐坊里。
“真是好地方!”已经喝的有点迷糊的桑弘羊,举着杯子一引而尽说。
霍去病也倒没什么反应,一来是他酒量不错,二来他也没喝多少,倒是桑弘羊一杯接一杯地灌自己,他原本只是见他有点苦闷想让他来陪自己喝的,没想到自己倒成了陪他喝的了!他今日是有点苦闷却不想这桑弘羊似乎比自己还要苦闷。
“少喝点吧。”他拿过桑弘羊手里的酒壶放到一边说,桑弘羊见酒壶没了,伸手就要去拿,可是霍去病握着酒壶不让他拿,他又哪能抢的过霍去病,只能怏怏地放手说,“让我喝……”
“你别喝了,我们走吧。”霍去病道,他不知道这桑弘羊和秦紫阳究竟是怎么了,不过这样看来桑弘羊似乎对她有很深的感情,他想到这里竟然觉得有点好笑,原来他和桑弘羊在朝中见了面也是说不上一句话的,根本就是陌生人,没想到竟然这样认识了。他想拉桑弘羊,可是他却一把挣开他的手,拿过酒壶就往嘴里灌,可是已经迷糊的他连酒壶都拿不稳了,与其说是喝不如说是把酒浇在脸上,冰凉的酒就顺着他的颈项流进他的衣襟,沾湿了一片,霍去病只是看着他,当酒倒完的时候,他似乎是开始呜咽了,他把酒壶一扔,伏在桌子上,“为什么?为什么……如果我没有进京,我们就能在一起了……紫阳……”

夜半,小秋从秦紫阳给她安排的房间里走了出来,也许是换了床她突然睡的习惯,也许是别的原因,总之她是睡不着独自起来了,她走在院子了,天空上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似乎是想下雨了。她总是忍不住去想今天霍去病的话,他的目光那么炽热,似乎是要……可是他却是要娶亲了,而且这门亲事是满朝都要看着的不是吗?他的姨母是皇后,舅父是大将军,他的亲事必然是要惊动京城的,越是重要就越是和她没有关系,不是吗?
她突然一笑,她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她不是一向不在乎这些的吗?再说她是要回去的!就算不能回去,她也要记得自己的身份,不光是她不是这里的人,更何况她现在的身份不过是一个小小奴婢罢了,不过她怎么会想这些呢?难道还是觉得不死心?她自嘲地一笑,转身想回屋去,虽然睡不着,可是屋里让她觉得温暖一些,她才走没几步,突然天上的乌云越发的黑重了,突然“啪!”地有声响,一道闪电劈了下来,把天照得一片惨白。既而就是轰隆的雷鸣,果然是春雷,声音就是够响的,小秋赶紧跑到屋檐下,还没一会,雨就下了下来,一开始就像是倒下来的一样,倾盆而出,小秋站在屋檐下都能被溅到雨,她赶紧回了屋子,坐在桌子前,她看看沾湿了点的裙摆,脱下了外面的长裙,担在椅子,这样明天就能干了吧,她正要上床躺着,看着窗户开着,怕雨大了落了进来,便走过去关窗户,却在雨声隐约听见有人的喊声,她不禁开了房门,立在屋檐下听,她和秦紫阳住的都是后院离秦家的后门很近,似乎声音是门外传来的,伴随着喊声的还有敲门的声音。
这么晚是谁啊?小秋皱眉想,不知道要不要去开门,其实这么晚了,雨声这么大,虽然离后门近,可是距离也还是有点的,要不是她没睡着哪里能听见呢?她等一会,见没有别的下人出来,大家估计睡着了又怎么会听见呢。万一不是什么好人呢,自己只是一个客人又怎么能随便开别人家的门呢。她想想还是回去好了。
突然又是一道闪电劈了下来,小秋心里一惊,这别出什么事就不好了,她想想还是摞起裙摆,冲进了大雨中……
 小秋冒雨走过去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淋湿了不少,她搬开门闩,拉开后门,倾盆的大雨又倾倒下来,她的眼睛都睁不开,她伸手一抹脸上的水,睁看眼一看,敲门的是一浑身湿透的霍去病,她脸色一变,顺手就要把门关上。可是霍去病却一把伸手抵住了门,小秋使劲想关,可是却关不上。
“你要干吗啊!”小秋抹着脸上的水叫道。
霍去病没说话,把身边的人一晃到了小秋面前,小秋一看,不是桑弘羊还有谁!“他……怎么……你们?”
霍去病一手抵着门,一手扶着醉熏熏的桑弘羊说,“他说……一定要来这个,找秦姑娘……”
小秋看看已经浑身湿透,脸色有点惨白的桑弘羊,嘴里还在叫着,“紫阳……紫阳……”她明白是怎么回事,拉开门说,“你们进来吧,我帮你们去叫她。”
霍去病扶着桑弘羊去了大厅,小秋去敲开了秦紫阳的门,外屋的下人开了门,睡眼惺忪地看这小秋,“有什么事吗?小秋姑娘……”
小秋推开她就往里面走,“紫阳……”
那下人一见,赶紧拉住她,“我们三姑娘已经睡了……啊……小秋姑娘,你怎么浑身都湿了?”
小秋推开下人就走到里间,秦紫阳被外面的动静惊醒,已经醒来了,又见一人冲进她房间,便坐了起来,问道,“谁啊?”
小秋拉着她就往床下拉,秦紫阳发现是小秋了,她拉着小秋想问什么事,却见她身上上湿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