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汉情漠漠-第2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知道你和秦姑娘以前就认识了。”李季说,“也许你的时间比我长,但是我对她的心意不会输给你的。”
“是吗?”桑弘羊说,似乎有点同情这个人了,他想想说,“但是我想劝一句,有些事情是双方的,你一个人想得再好也是没有用的。”他倒是真诚地在说这些。
“你说什么!”李季自己也清楚秦姑娘似乎对他一直没有表现出什么来,这也正是他紧张不安的,没想到这时却出了一个和秦紫阳从小一起长大的桑弘羊,自己想和他谈谈,却被他这样嘲讽,他原本就冲动,一把就去拽桑弘羊的衣襟,虽然李季个子挺高,可是像桑弘羊这般身高的确实少见,桑弘羊不想和他计较,轻轻一拉就把他的手拉开了。瞧见他似乎有点怒火,本来就没什么要说的,转身便要走。
李季一见这个桑弘羊如此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又想起了二哥的话,说他是没有希望的,突然所有的怒火全都转移到了眼前桑弘羊的身上,他冲上去就拉住他的衣服,桑弘羊本来被他拉了衣襟就已经不悦了,想走了算了,没想到他竟然还冲上来纠缠不放,两人立刻就扭打了起来。
桑弘羊的高身材似乎有点优势,几下李季都打不到他的脸,可是毕竟是文官又是商人出身,再加上一身宽大朝服,实在是不方便。李季虽也不懂什么武术,可是怎么说也是在乐坊里做事的,平时总是少不了一些冲突,总算是在拳脚上占了优势。  
祸不单行(下)几次下来两人还在纠缠,桑弘羊觉得自己一个当朝侍从官和人这样打都确实难看,便放了手对李季说,“够了!我想再和你说下去了。”说完他整理了一下衣服要走,李季却是怒火正旺,桑弘羊又是这样对自己一副看不起的样子,他脑子一急,冲了上去就拉住他,“你给我站住!”
桑弘羊虽说平日见人三分笑,不和人计较什么,可是今日这李公子也够无理的,且不说自己本来就可以不来见他,出于尊重他来了,接着又问一写逾越他尺度的问题,再者和自己拉扯,他也火了,皱起了眉沉下声音说,“放手!”
李季却没说话,趁着他转脸之即,一拳变打在桑弘羊脸上,也忘了这是朝廷命官,打了后果也抛在了脑后。
桑弘羊一开始只是和他推搡了几下,他这一拳上去,他的脸立刻就沉了下去,一把拎起李季,李季上去要已经打他,桑弘羊把他往地上一推,摔在地上,他转身要走,却不料后面的李季一个猛扑上来,正走到山坡往下的台阶前的桑弘羊一下就给后面这股力一击,滚下了台阶,脑袋撞在石阶上,李季望了滚下去的人,也慌了神,本来是想拉他的,却不想把他推了下去,见桑弘羊落在半山坡上,这时脑子才清醒过来,感觉一盆冷水浇了下来,赶紧冲了下去,可是待他走到桑弘羊身边是,却见已经有人向上走到了这边。
是秦紫阳!
“弘羊!”秦紫阳一眼便认出躺在地上的人是桑弘羊,正惊慌的时候就见李季从上面冲了下来,“是你?”
“不……”李季没想到竟然会撞上秦紫阳,原本就吓的惨白的脸白的更厉害了,“这是……”
秦紫阳没看他,而是赶紧扶起桑弘羊,额角的血正向外流,一边的紫鹃叫了起来,“他流血了!”
“弘羊!”秦紫阳紧张地唤着他的名字,她觉得心里揪了厉害,这么多年了,自从哥哥出事以来她就再没见过这么多血了,一下子慌了神,“你醒醒啊!弘羊!”
可是还在流血的桑弘羊却没有反应。
“赶紧送他去看大夫吧!”李季走上来要扶他,秦紫阳一把打开他的手,她厉声问他,“是你找他来的?”
“我是……”李季迟疑了一下说,“是的。”
“是你推他的?”秦紫阳的眼里写满了不相信,可是她还是用微微颤抖的声音问道,他和她也算是朋友不是吗?
“我是想拉他结果……”李季的声音很无力。
秦紫阳转眼一瞥桑弘羊嘴角的淤血,难以相信地问,“你打他了?”
“我……”李季垂下了头,他不知道要怎么和秦紫阳说才好。
“为什么!”秦紫阳问他,“你和他又不认识,为什么要这样!”她现在最不明白就是李机做这些的原因。
“你!因为你!”李季叫了起来,“因为我也喜欢你!你知道吗!”秦紫阳愣在那里说不出话,嘴唇微微的颤抖,她看着喘着气的李季,对身后的紫鹃说,“我们走!”紫鹃上来帮着她架起桑弘羊要走,李季走上前要扶,秦紫阳避开他,冷眼说,“够了!我不想再见到你!”说着就和紫鹃一步步下了山坡,她的狠狠咬着下唇,印出淡淡的血痕,她看一眼流血的桑弘羊,你可不能出事啊,她不能再承载一次这样的痛苦了……

李季久久立在那里,脑子全是秦紫阳最后的冷眼,以及冰冷的话语,“我不想再见到你。”二哥说的没错,他果然不可以吗?
当他落寞地走回乐坊的时候,还没到乐坊就见门口涌的全是人,不像是来听曲的,倒像是看热闹的。
他赶紧走上去,挤了进去,却见里面全是官兵,他正在进去想看看是怎么回事,突然就见二楼下来两个官兵押着李延年下来了。
“二哥!”他叫了起来,李延年抬起了头,“季儿!”他叫了一声,李季正想冲上去,就给两的官兵推开了,这边李泪也从楼上冲了下来,“二哥!”才冲了几步,就被后面的官兵推倒在地上,李季赶紧走上去扶起她问,“究竟是怎么了?”
李泪没说话一下子哭了起来,“都是我害了二哥……二哥……”

桑府。
“大夫,我儿怎么样了?”桑夫人焦急的问着大夫,躺在床上的桑弘羊头上裹着纱布,血是止住了,一边秦紫阳也焦急的等待着。
“没什么事。”那大夫整理这自己东西说,“撞伤了脑袋,只要醒来没什么事就好。”说着开了一个方子说,“再吃一些安神的药就好了。”
一听这话,所有人都松了口气,桑夫人让下人去送大夫,秦紫阳见没什么大事便也要告辞,可是桑夫人却叫住了她,“紫阳,等一下。”
桑府院子里。
“紫阳,我知道这么些年,我们桑家和秦家都是交好,可是我们却害了你们……”桑夫人叹道,语气诚恳真切。
“夫人……”秦紫阳想说什么,可是桑夫人打断了她,“听我说完吧。我知道你恨我们,所以你恨弘羊,可是他却是最无辜的,这么多年他对你一直都念念不忘,就是这样我们才会去你家说那些话的。可是这么多年来,我没有一天不再后悔,我怎么这么糊涂呢……我想了很久,我想过几日,等你爹从洛阳回来就和弘羊的爹去亲自赔罪。我不求你们原谅,可是如果不这么做,我一生都会不安的。”她说着抹了抹眼角,“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原谅我们,其实……原谅不原谅我们我也没有这么奢望了,你能原谅弘羊就好,他真的是最无辜的,他这孩子想怎么做就一定会做下去,如果离开他的话,我真的怕他要出什么事啊。”
“夫人,其实……”秦紫阳为难地说,“我没办法……”
“是因为青阳吗?”桑夫人问道。
秦紫阳点点头,“夫人,我没办法忘记这些……我……我还是先告辞了。”她匆匆离开了。桑夫人望这她的背影,难道真的错一次就没法挽回了?

皇宫,椒房内。
一个宫女匆匆进来,对着正在喝茶的卫子夫跪下来说,“启禀皇后娘娘,宫里来了前方的战报,骠骑将军霍去病,大胜匈奴,冲破焉支山,现在正在回军的路上!”
“什么!”卫子夫赶紧放下杯子,“去病打胜了?!”自从去病出征以来,整个卫氏一门都在紧张,这样的战争总是关系这家族的命运,胜则兴,败则衰!
“皇上知道了消息,非常高兴。”那宫女说,“卫大将军也被招进宫了!”
“好好好……”卫子夫似乎激动得说话有点颤抖,“赶紧去见皇上!”

马上就要回京城了,霍去病先派了一个人先行报了捷,自己则和大军一齐慢行。
“你说回去之后,皇上会赏你什么呢?”小秋问霍去病说。
霍去病笑了说,“我哪里知道这些?”
“不过就是封赏食邑罢了。”崔雁说道,“你问这么做什么?”
“那……”小秋笑了起来,“这个应该是按照战果来封赏的吧。”
“这是当然。”崔雁说。
“那,那我那金人也要算一份的吧!”小秋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意图,她算过了,既然说金人要交公,那封赏里面自己这个金人这份的奖赏应该算是自己的吧。
“哈哈……”霍去病一下笑了起来,看着很是期待的小秋,他无奈地摇摇头,“原来你是在想这个。好好!算你的!”他叹了口气,“真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什么比金子对你来说更重要的了!”
“你说话可要算话啊!”小秋笑起来说,心里暗想,怎么没有呢,他看着此时英武的霍去病,如果用金子能改变你的命运,你的生命,就好了……
 祸福旦夕间(上)霍去病一行在全京城都知道他得胜后的十天左右才回军长安。一路上的颠簸,小秋累的趴在马上,去的时候一天接一天的打,一日接一日的冲,似乎都没有了距离的概念,待慢慢行军回来的时候才觉得路程的遥远。
“我们究竟跑到了多远的地方啊!”小秋没劲的说,去的时候好歹有点激情,这会在回程就无聊到了家。
“马上就快到了!”崔雁笑道,“不出一个时辰就能到了。”
“那敢情好了!”小秋有点得意,“我回去可要好好洗洗了。”莫说她嫌霍去病那日身上一股汗味,这一个多月下来,她身上也是一股味道了,再加上黄沙地里滚打,总就脏到她已经受不了了,她摸摸了自己的头发,把手放到鼻下一闻,“真够恶心的!”她撇嘴说,她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脏到她自己闻都想吐的地步。
霍去病瞧见的样子,凑上来要闻,小秋一把推开他,“去去去,小心把你熏晕过去。”
“我还什么没闻过吗?”他说着凑了过来,末了哈哈笑了起来。
“闻了好受吧!”小秋白了他一眼,他自己也不比她好多少,她回头看看那后面的士兵,光是想象下他们的味道小秋都要呕吐了。
“挺好的。”霍去病说,“比起那些大家姑娘身上带着的香囊的味道好多,我一闻那个就头晕。”
“真的?”小秋迟疑了一下,拉开一点衣领,低头去闻,“呕……”小秋差点要吐了,翻了霍去病一眼,“好的鬼!”不过臭成这样竟然被他闻见了,小秋突然觉得好丢脸,闻什么不好,偏偏让他闻见了这个。
霍去病叫她好象很尴尬的样子,半开玩笑的说,“怎么了,觉得难为情了?”
“难为才怪!”小秋涨红了脸回他说,“我还巴不得臭到你呢!”说着转了马头,向后骑去和骁骑说话了。
崔雁凑过去对霍去病说,“公子啊,你有什么打算呢?”
“恩?老人家你是说?”霍去病奇怪地说。    
崔雁回头看了小秋一眼说,“当然是小秋的事,我听得夫人有意让你成婚,而公子你……”他停了一下,“公子可是对小秋姑娘有意思?”
霍去病脸一红,“恩”了一声。
“那公子可有打算呢?”崔雁问道,“难道让小秋姑娘做妾不成?”
“这个嘛……”霍去病露出一丝笑,“我已经和人做了个生意,现在……”他看看小秋,“就看她了!”

小秋回家立刻就冲去洗了个澡,一连换了几次水她都觉得自己身上的味道还在,可是再洗觉得皮都要给自己搓掉一层了,便换了衣服回了房间。她整理着东西,听见一边房子里的几个下人再说话。
“听说了吗?夫人一听公子得胜,去了前些日子谈亲事的人家把亲给退了。”
“难道是觉得公子得胜要升官看不上那家了?”
“也许吧,要不怎么就不谈这个了呢!”
说着两人就走了出去,小秋听的不清不楚,正好也梳洗完了干脆往霍去病房里走去,他却不在房里,小秋想八成是去见他母亲了,便坐在房里等了起来。
不出一会,霍去病便回来了,瞧见房里的小秋,笑着说,“有事吗?”
“恩。”小秋点点头,起身给他端了一杯茶,把自己听到的话说了一遍,“这是怎么回事?”
“没想到娘也知道了!”霍去病已经才二十岁,喜悦的表情流露在外掩饰不住。
“知道什么?”小秋反问道,难道他真的要定亲,定一门更配的上他的亲事?
霍去病笑了起来,“你是以为我要娶别人吗?”
“我才不是想这个。”小秋嘴硬着说,“恩……我是觉得这样退了亲事太始乱终弃了,那你要升官了就看不上人家了吗?”她越说越激动倒像是在说自己一样。
“哦……”霍去病早就看出她的心思,干脆说,“有道理,我还是和娘说不要退亲了,我要做个有始有终的人!”说着装佯就要走。
小秋急了一跺脚,“那……我不是给弃啦!”
霍去病再也憋不住笑了起来,“原来你真的在吃醋啊!”说着转身走过来,扶着气呼呼的小秋坐了下去,“开玩笑的!”
“耍我这么好玩吗!”小秋回道,害她担心了半天。
“我出塞前和姨母做了个交换,我说如果我此次获胜,就让我娘退了亲事。”他看着小秋认真地说。
“什么!”小秋叫了起来,“怎么能拿这样的事开玩笑呢!这……”她现在光是想想霍去病每次在战场上的命悬一线的场面现在都会后怕,而他这个大少爷竟然用这个做赌注!
“那我也没办法啊!”霍去病对着她说,知道她说这些话是在为自己担心,“不过我命大不是吗?我小时侯都能活下来的,现在都活这么久了!”他越说说这些安慰她的话,越让小秋难受,她一把抱住了他,在他耳边说,“傻瓜!”
“可是只有这样傻瓜才能和皇上说他要娶你啊!”霍去病在她耳边说,“不过,你是怎么想的呢?”
这是求婚吗?小秋自己问自己,为什么她会有一种幸福的感觉,可是……算了!不要可是了!可是他们只有四年了是吗?可是他们真能在一起吗?可是……当太多的可是在一起的时候一切都显得那么不重要了,命还是在他们自己手上不是吗?只要活着一天就不要去相信明天可能发生什么,因为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小秋想起奶奶的话,狠狠地点点头,把头紧靠在霍去病颈窝里。
他轻轻把小秋推开一点,眼神沉静地望着她,轻轻微侧了头,靠了上去,小秋配合的闭上了眼睛,可是就在这时门口不配合地响了咳嗽的声音,两人一惊赶紧把对方推开,惊慌地看去,崔雁扭过身子站在门口。
“崔……崔爷爷啊!”小秋尴尬地说。
“大将军来了,请公子过前院去!”崔雁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说,看了他们一眼,转身就走了。
“我知道了……”霍去病也红这个脸赶紧要出去,这个崔雁真是会坏事。他心里实在是不痛快,见崔雁一走,瞧见小秋一脸的绯红,猛地一低身子偷香一个。小秋还在吃惊之际,他已经出了门去。
“你!”小秋红着脸要说话,可是却说不出来,唇上微微的触碰感还很清晰……

次日一早,霍去病便被宣招进宫了。
小秋收拾了东西,想想这么久都没见秦紫阳了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便匆匆出门去了秦家,可是却得知她去了桑府。
“这么快就窜门了啊!”小秋得意的想,早就知道这两人好的很!她觉得自己不方便去桑家,一时间竟不知道要做什么了,原来除了秦紫阳她就是去乐坊,可是眼下这个乐坊也不知道当去不当去了。正在门口踟躇的时候,突然秦紫阳从桑家出来了。
“小秋!你回来了!”秦紫阳见了她立刻笑着跑了上来,虽然她是在笑,可是满脸的愁容却分毫不减。
“你怎么了?看上去很憔悴啊!”小秋关切的问,怎么觉得自己这个奔波了一个多月的人都比她有精神啊。
 
祸福旦夕间(下)次日一早,霍去病便被宣招进宫了。
小秋收拾了东西,想想这么久都没见秦紫阳了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便匆匆出门去了秦家,可是却得知她去了桑府。
“这么快就窜门了啊!”小秋得意的想,早就知道这两人好的很!她觉得自己不方便去桑家,一时间竟不知道要做什么了,原来除了秦紫阳她就是去乐坊,可是眼下这个乐坊也不知道当去不当去了。正在门口踟躇的时候,突然秦紫阳从桑家出来了。
“小秋!你回来了!”秦紫阳见了她立刻笑着跑了上来,虽然她是在笑,可是满脸的愁容却分毫不减。
“你怎么了?看上去很憔悴啊!”小秋关切的问,怎么觉得自己这个奔波了一个多月的人都比她有精神啊。

秦府,院子里。
“你们走了十多天就出事了。”秦紫阳轻声说,“总的来说是两件吧。”
“你不会要说什么一件好,一件坏,还问我要听哪一个吧!”小秋想不通这好好日子能出什么事啊。
“不……”秦紫阳说,“两个应该都不是好事吧。”
“恩?”小秋看她的样子,心里有点不安,“什么事?”
秦紫阳简单地说了一下,桑弘羊和李季的事,小秋那日见了她和李季在一起就觉得这个李三公子似乎对她有点意思,可是没想到却出了这样的事,“那桑侍从没什么事吧?”
“应该算是吧。”秦紫阳说,可是脸上却越发的惨白,“头上的伤好了,身体也康复了,一切都回到了以前那样……”
“那就好了!”小秋说,身体没事就好了。
“可是……”秦紫阳一下子哭了起来,“他真的回到了以前,他不记得来长安的事了,他以为他还这还是七年前,我们在洛阳的时候,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什么!”小秋叫了起来,“那……这,他现在呢!”
“和朝廷说他病了在家休养。”秦紫阳抹了泪说,“大夫说了,这个他也没办法,只有等他一点点想起来……”
“那有好转吗?”小秋这下总算是感到事情的严重了,那这么说的话,另一件事难道也这样糟糕。
秦紫阳摇摇头,“一开始他都不能接受现在的一切,现在他知道自己忘记了过去,可是就是想不起来,一点办法也没有。”
“那……另一件呢?”小秋试探地问,她觉得背后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了,衣服紧贴在背上。
秦紫阳没有马上说话,而是深吸了一口气,好象是在想要怎么开口似的,过了一会她才说,“那天李公子走了后,我把弘羊带回他家请了大夫,没过多久大夫还说没什么事,我就回了家,不一会,李泪就来了,她说乐坊出事了,现在全长安她认识的人只有我们了,你和霍去病不在,她只有来找我,想请我让桑弘羊去官府里救救她哥哥。”
“师傅?!”小秋惊讶地叫了起来,“官府?师傅出了什么事?”虽然她不能接受李延年,可是这不代表她不把他当朋友,当师傅。
“恩。”秦紫阳点点头,“那天乐坊里来一个人,就是那一次我们遇上的调戏李泪的那个人,他又遇上了李泪,便要李延年唱曲,李泪跳舞。”
“又是他!”小秋叫了起来,“师傅为什么要理他呢!”
“他们可是乐坊的乐师和舞女,又怎么能拒绝呢。”秦紫阳说,“这里本来就是一个新去的地方,谁知道以前的事呢。”她浅啜了一口茶继续说,“没多久他就对李泪动手动脚的,李泪怎么会依呢,便要走,可是那人更狠拉住她不放就在李公子面前就非礼李泪,李延年情急之下,拉不开那人,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叫人帮忙,可是……”
“情况和原来一样是吗?”小秋已经猜到了一些,“那些人还是这样冷血是吗?”
“你说的没错。”秦紫阳说,“不过这次我们谁都不在,李公子急了举着他琴就砸向那人的后背。”
小秋一惊,难道是杀人了?
秦紫阳继续说,“把他砸伤了,那人捂着头冲出了乐坊了。”
“啊。那就好了!”小秋说,“本来就应该这样!”
秦紫阳轻摇了下头,一开始她也是这样想的,“可是这事情大了,这人去报了官。”
“他还敢去报官?”小秋说,这也太狠了吧!
“可不是,当官府来处理的时候,李公子便说了是他想非礼李泪的。”秦紫阳说,“可是那人却反咬一口,说是李公子唱的歌曲不堪入母,说他唱的是淫曲,所以自己才把持不住了,还说是李泪主动勾引他的,问自己要钱,自己不肯反倒把他打伤了!”
“这……这简直就是污蔑!”小秋激动地说,“李公子是什么样的人难道大家不知道?那官府怎么可能相信?!”
“可是官府信了!”秦紫阳一字一顿地说,“因为乐坊里那些早就嫉妒李泪的人都说李公子确实唱了淫曲,也说李泪表面上很端庄,可是骨子里……那些话说的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