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花影压重门-第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 ╭╭ ⌒         
︱田︱田田| ╰……  
     ╬╬╬╬╬╬╬╬╬╬╬╬╬╬╬版 权 归 原 作 者
                 
。。  【白雪公主好美丽】整理
附:【】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花影压重门》 作者:月清璇 

前一世,她瞎了眼,盲了心,情财两失,却成全一对狗男女;
前一世,他信亲情,讲孝义,命丧黄泉,方明白侯门无真情。
无有交集的两个人重生归来,她本想剐了狗男女、剁了恶婆婆、拿着万贯嫁妆潇洒度日,却被只有一面之缘的表舅舅硬搂着卷入宅斗的漩涡。

“常亦欢,你为什么非我不娶?”
“因为……”某世子突然羞涩起来,“因为人家曾经同你坦诚相见……”
“什,什么时候?”
“卿卿,你可记得花前月下,断头台前,你我共度中秋佳节?”

人前是表舅舅和外甥媳妇,人后是小忠犬和二嫁毒妇。
这一世,她誓要将他调教成妻奴,
这一世,他情愿将她培养成毒妇。
且看夫妻携手重生,虐渣斗表,翻天覆地!
=

 第001章 身受凌迟的女人

大梁正德元年。
刚刚经历了一场兵祸的大梁国都,此刻正百废待兴。
然而,那刚刚改了国号,身为国主的大梁皇帝却是来不及修复残破的靖安城,反而率先处置了一批死囚。
这些人,都是在匈奴攻城之时犯下了不可饶恕大罪的犯人——这其中有那里通外国的国贼承远侯嫡子这等大人物,也包括一些做了有辱国体之事的市井小民。
皇帝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了泄愤亦或是以此来堵住天下责怪他失德的悠悠众口,总之,午门口的脑袋是砍了一批又一批,竟然是连那石板地面都染红了。
入夜。
天上的月亮异常的明亮,晃得花卿影的眼睛都睁不开。
如今她身上早已经没有一处完整的皮肉。
她此刻是赤身裸体,不着半寸丝缕。这已经是对女子来说极大的耻辱,若是寻常人,只怕此刻早已经寻了短见。她那一向引以为傲的纤腰,此刻已经被剐得露出了白骨,触目惊心,让人简直不忍直视。她的双乳已经被割下,只剩下两个干涸的血窟窿。大腿内侧的肉也被用刀细致的一片片的割下,让人痛如骨髓,可是却又奇痒难当。那一双纤纤玉手上的指甲已经被一个个掀开,血肉模糊!
可是花卿影心中想的却是,不知道那些刽子手明日还能不能在给自己一碗粥喝?若是没有了食物,她到底还能撑几天呢?
她不由自主的看了看身旁那个同样受刑的人,甚至想要和对方说两句话。虽然一起身受凌迟之苦,可笑的是,她竟然不知道这人是谁。然而,他那副样子,实在是让人看不出来,究竟是死是活。
她的身上虽然疼,可是心思依旧还是明澈。
她费力的抬了抬头,又看了看天上那又圆又大的月亮。
她想了想,忽然记起,今日应该是八月十五,万家团圆的日子。难怪月亮会这么耀眼,难怪看守的人都不见了踪影。
“姐姐!妹妹来看你了!”
那甜腻腻的声音如同黏腻的毒蛇粘液一般,令人浑身不舒服。
可是花卿影一点都不奇怪。
她挣扎着抬头,就看见一个穿着大红色衣裙,满头珠翠的美人儿,一只手小心的提着自己的裙角,另外一只手却拎着一个粗布袋子,笑意盈盈慢慢走上了高台,挑眉看着她。
花卿影上下打量了一番:“妹妹啊,怎地过了这么久,你还是如此的不懂规矩?你还是个妾,怎么能穿着大红色到处招摇?难道不怕给夫君招祸吗?”
她的身体虽然被鱼鳞刀剐得残败的如同一块被蹂躏了一千次的破布,可是那绝美的面容却只是有些惨白,反而如同头顶那皎皎的明月一般,显得越发的耀眼。
看着那碍眼的笑容,韩素素真恨不得上去咬她一口!
这个该死的贱人,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居然还能如此嚣张!
最可恨的是,她居然还是这样的美丽!
凭什么!
凭什么!
花卿影知道这个韩素素被自己压制了这么多年,如今是要过来看笑话的。此时此刻,她虽然口中说着讥讽的话,但是她的心如同被千万根扎了一般的疼。
那样兵荒马乱的时节,到底有多少女人被糟蹋了,又有多少贵妇人沦为那些匈奴蛮人的玩物?
然而,那些人家的丈夫和公婆为了名声,大都是隐忍不发,最多将这女人送到家庙里青灯古佛。
可是她,通州首富的爱女,却是被丈夫供了出来,作为天下“淫妇”的表率,受了凌迟刑罚!


 第002章 嘴里咬着的耳朵

韩素素听了花卿影这一番话,气得心肝脾肺肾处处都揪着生疼!
她一再的告诫自己,一定要忍耐,等到这贱人死了,就可以光明正大风风光光的做蒋夫人!
然而,现在,她真想一刀直接捅死她!
可是她不能!
历朝历代都有这样的规矩,受了凌迟之刑的罪人,如果不死,是不能再执行其他的刑罚的。
她只能是咬牙切齿的从手中拎着的粗布口袋里,抓了一把什么直接扔向了花卿影。
花卿影觉得一些细小的颗粒劈头盖脸的扑了过来,随即她的身上就是一阵阵钻心的疼痛!
有一些小颗粒扔到她的嘴边,她微微一舔干裂的唇。
盐!
居然是盐!
花卿影的脸上登时露出痛苦的表情。此刻,那些细小的盐粒粘在她那些无数的血洞之中,简直如同万蚁蚀心,疼痛不已。她只能是不停的扭动着自己的身躯,想要让自己好受一些,可是这一番挣扎却又使得那些已经结痂的伤口重新裂开,鲜血直流,不过片刻的功夫,花卿影就变成了一个血人。
花卿影虽然命贱,可是偏偏骨头却硬,她只是灿如春花的笑着:“妹妹,你别费心了。我都已经这副样子了,还在乎你这点手段吗?我怎么舍得死?只怕你想要做个名正言顺的蒋夫人,还得再等一段时间了!”
蒋宏琛和韩素素这对“情深意重”的表哥表妹,委屈了这么多年,隐忍了这么多年,盼着的不就是能够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吗?
然而,她这样的淫妇不死,蒋宏琛哪里有脸面停妻再娶?她虽然是淫妇,可也是他蒋家明媒正娶的夫人!
她不死,才是那忘恩负义的蒋宏琛永远的污点!
她不死,那些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的人就只能就这么憋屈的活着!
韩素素一见她那恶心样子,心中又恨又怨,顾不得蒋宏琛一再的嘱咐,冷笑着说道:
“贱人!你果然是淫妇!到了这种地步你还是不肯去死吗?你的父母为了救你,捧着全部家财来求夫君!他们真是蠢到了极点,被打发着回了通州等消息,如今只怕是要流落街头当乞丐了吧?你做出这种丑事,你的大姐也受了连累,都被夫家休弃了!他们都是被你害的!你如斯的狠毒,之前又害死了夫君多少妾室和孩子?你真是活该有如此的下场!”
“你说什么!”花卿影目眦欲裂,一双眼睛几乎渗出血来。
她即便是身受凌迟之刑,也能撑着不死,因为她本不是那受了委屈就一死了之的性子!否则早在她的夫君将她推出去“送给”匈奴人凌辱的时候,她就会自戕了!
然而,她的父母、她的姐姐,竟然都被这对狗男女给坑害了!
花卿影身体上的疼痛也比不过亲人受苦带来的心痛。
她咬着牙,呆了一阵子,突然说道:“你以为你顺心顺意了?难道你不知道婆婆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不过是个孤女,什么都没有,又帮不了她的儿子,你以为她能留你几天?”
韩素素听了这话,登时愣住,口中不停地念叨:“不会的,不会的,太太不会这样对我的……”可是她的表姑母一向是心狠手辣、唯利是图,花卿影带着二十万的嫁妆入府,如今还是这样的下场,那自己呢?韩素素心中愈发的惊慌。
花卿影双眼圆睁,脸上露出一抹惨笑。
她缓缓闭上双眼,再次睁开的时候,眼底都是冰冷。
她斜睨着那边还在嘟嘟囔囔的韩素素,俏生生的一笑,说道:“你知道我是一向是个伶俐的,从来都是给自己留条后路的。只是如今,我已经是必死无疑,留着这秘密又有何用?我在蒋府这么多年,手中岂能不留一些体己银子……只不过……我有个要求!”
对方立刻清醒过来,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说道:“姐姐,姐姐,你说,你告诉我!我一定帮你完成心愿。”她最了解花卿影的,这贱人肯定是留了一手,她这些年搭理蒋府的中馈,手中一定攥了不少的银子!
花卿影惨然一笑,说道:“我不过是希望你能饶了我的弟弟。他是无辜的。”
韩素素顿时松了一口气,笑着回答:“这事情我就可以答应你。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韩素素如今只顾着要得到那个保身立命的秘密,自然没法掩饰自己的情绪。花卿影看着对方无意间露出的轻松表情,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你且过来,我悄悄和你说。”花卿影心中都是悲戚,只怕弟弟也……
韩素素迟疑着不敢过来。说到底,她还是对花卿影往日的狠厉和毒辣存了几分的惧怕之心。
“你再离我近些,你我斗了这么多年,如今又怕什么?呵呵呵!”
听了这犹如夜枭般的笑容,韩素素更怕了,可是想着婆婆的厉害手段,要想永得平安,她必须要得到这笔能够安身立命的钱财。
她只能又靠近了几步,凑到那血肉模糊的花卿影的跟前。
“啊!”一声惨叫传出!
鲜血喷涌而出……
韩素素捂着自己的脸孔发了疯一般的大喊大叫起来,她的手指缝隙之间露出汩汩的鲜血。
而花卿影却是如同鬼魅一般的笑容满面,看着她狂叫,嘴里却赫然咬着一只耳朵!


 第003章 新婚之夜晒月亮

“贱人!贱人!”韩素素脸孔惨白,痛苦万状的捂着那流血不止的耳朵——不,现在那里只剩下了一个洞。
她冲下了高台,如同疯了一样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花卿影“呸”的一声,吐出了嘴里的耳朵。
那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道却是始终留在了唇齿之间。
她自作聪明了一辈子,好强争胜了一辈子,最终却是毁在了一腔执念上。
明知不爱而强求之,明知不能而强迫之——到底还是害了自己,甚至害了自己的父母!
正在此时,那刚刚离开的韩素素居然又回来了——手里还擎着一只燃烧的火把!
韩素素顾不得脸颊一侧还流着鲜血,狰狞的大喊道:“贱人!你去死吧!”
说完,就将那燃烧的火把朝着这高台扔了过来!
这高台乃是木质结构,瞬间就燃烧起来,花卿影的身侧迅速变成一片火海!
花卿影感到面前燃起了一阵的火光,身体无比的灼热!
她却是安然的闭上了双眼,唇边溢出的是释然的叹息。
罢了,罢了。
就这样把她烧成灰烬,让她能化成一缕青烟,干干净净的去吧。
若有来生,绝对不会痴心错付,更加不会将一生都葬送给那虚无缥缈的情爱!若有来生,她要好好侍奉自己的父母,不要钻牛角,要自由自在的过一辈子!若有来生,她要想法子让奸夫淫妇也尝一尝凌迟之苦,烈火焚身之痛!
她忍不住瞥了一眼身旁的人,心中着实有些抱歉。
“对不住,倒是连累了你陪我一起死。咱们黄泉路上做一对同伴吧!若是有机会,我下辈子还你这份人情!”
人若是憋屈了一辈子,痛苦了一辈子,大概就算是死了,都要有种大石压胸,不能畅快呼吸的感觉。
不对,人都死了,还怎么呼吸呢?
花卿影猛地睁开眼,看见的便是漫天遍地的红色,几乎要将她淹没和窒息的红色。
她最讨厌红色。
这种血淋淋、赤裸裸的颜色!
她皱了皱那秀气的鼻子,心道,原来十八层阿鼻地狱是红色的吗?
然而手下那种熟悉而实在的锦缎触感却在提醒着她,这应该不是她想象的那个地方。
多年的后宅浸淫,让她早就练成了一副喜怒不惊的死人脸。
花卿影慢慢吐出一口浊气,然后慢慢起身,开始环顾四周,观察周围的情况。
这地方,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花卿影心里一阵的膈应。
她想起来了……这里是……
“表哥,你说为什么,我就不能和你在一起?”
这甜腻得如同最最美味的糕点一般的声音,却是成功的让花卿影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
她蹑手蹑脚的想要走过去,却发现繁复的头饰和沉重的衣裳,让她根本没法迈开步子。
花卿影小心翼翼的将头上碍事的金银钗环都摘下来,随手扔到了床上,又将外头最重的那件大红蜀锦龙凤呈祥嫁衣也脱下来,只剩下里头雪白的中衣,然后又脱了鞋子拎在手里,慢慢的走到了那传来声音的耳房门外。
“表妹,你是了解我的,我怎么会喜欢这种粗俗鄙薄的女人?若不是为了……我怎么会这么委屈你?”那声音里有着花卿影从来没有听过的温柔和耐心。
“表哥,我还是走吧,你去陪着她吧……其实她也很可怜……今天是你们的新婚之夜啊……你却一直在这儿陪着我……”瞧,这位表姑娘还是那么善解人意。
“表妹,你还是那么善良,她那么无耻卑鄙,你却替她着想……我真不知道该如何爱你……哦……素素……”
接下来,就是一阵阵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花卿影的脸却是一点点变得惨白。
原来,打从成亲的第一天起,他就压根没有将她放在心里。
这哪里是他们的新婚之夜呢?
这根本就是他和他那亲亲表妹的洞房花烛!
即便是早就知道了结局,花卿影还是觉得胸口疼得厉害。
怪不得她那时候昏昏沉沉了整整一个晚上,第二日却被蒋宏琛耻笑说新婚之夜睡得如同死猪一般。
原来,人家只怕是对她下了什么药吧,否则又怎么敢明目张胆在她隔壁苟且?
真是奸夫淫妇!
花卿影越想越恶心,便扔下那一对陶醉的人儿,走出了这所谓的新房。
春夜如斯美好。
月光皎洁无暇,树叶随着微风沙沙作响,寂静的夜里偶尔传来春虫的叫声。
花卿影深深吸了一口气。
活着的感觉真好。
这一次,她可不会那么蠢了!
忽然间,一支娇艳无比的红杏从天而降,正好就飘落到了花卿影的身前。
“外甥媳妇,这么有兴致,新婚之夜出来晒月亮?”


 第004章 表舅枝头春意闹

花卿影心里奇怪,不由自主就抬头。
迎着那有些皎洁的月光,她的双眼禁不住眯了起来。可是却意外的跌进了一双黑如乌漆的明眸中!
花卿影突然一个激灵,紧接着就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好一个俊俏非凡的美男子!
那男子好整以暇的坐在枝桠上,一只手搭在支起的大腿上,支撑着那张洁白如玉的脸庞,另外一只手里还拈着一支开得璀璨的杏花,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花卿影。
他穿了身大红色云纹缂丝长衫,腰间束着一条和田美玉制成的腰带,这么艳丽的装束套在他的身上,却是一点都不显得庸俗。
他的双眼亮如繁星,嘴边噙着难以捉摸的笑容,这让人很容易就忽略了他那有些苍白得过分的脸旁。
花卿影觉得,对方和自己对视的刹那,仿佛有抹流星倏忽而逝,却是快得让她怎样也抓不住。
原来是他?
花卿影有片刻的怔忪,随后就反应过来,眼前这位俊美异常的男子究竟是谁。
她略微一晃神的功夫,那男子撩了撩衣角,姿态潇洒的纵身一跃,落在花卿影的眼前,嘴角弯成一个迷人的弧度,用独具魅力的嗓音沉声说道:“怎么?难道卿卿不认得我了吗?”
对方身上那股子好闻的奇兰香的味道,就这么萦绕在花卿影的鼻端,令得她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半步。
“见过世子!”
这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记得,上一次……明明没有他啊?
她低着头半天,那人一直没有说话。
花卿影好奇的偷瞥了一眼,却发现那美男子却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脚下。
她陡然醒过神来,再看看手里拎着的那双大红绣鞋,这才记起来,方才出来的着急,又是心情激愤,竟然是赤足到了这里!
她那双白净如玉般的莲足就这么大喇喇的露在了裙子外面!
花卿影急忙背过身去,匆匆将鞋子套上,这才有些赧然的说道:“世子,是……是我失礼了。”可是她的心里却是在埋怨对方,这般无礼的盯着一个妇人的双足看,这不是登徒浪子的行径吗?
然而,那男子的脸孔上连一丝的羞色都没有,反而意犹未尽般的摸了摸下巴:“卿卿,何必如此见外?你该叫我表舅才是!或者叫我亦欢?”
花卿影听他越说越不像话,方才心里堵着的那腔子火气,顿时爆发了出来。
她冷笑着说道:“还请世子自重!就算是你站在杏花树下,也别指望人人都和你一样坐上枝头春意闹!今日算是我不小心撞鬼了,还请世子千万别记得和我见过!告辞!”
说完,她转了身子,气咻咻的离开了。
“有意思……的确有意思……”那俊美男子如同星子般的双眸始终就那么盯着花卿影的背影,直到她彻底消失在眼前。
“世子,世子!”远处传来丫鬟焦急的呼唤。
男子方才从怔忪之中醒过神来,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慢悠悠的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他的一只手依旧夹着那枝杏花,花朵微微颤动之间,偶然有一两瓣轻轻飘落下来,他用另外一只手接住,那红彤彤的花瓣衬着白玉般的手掌,煞是好看。
他的口中喃喃念着颠七倒八的诗句:“红杏枝头春意闹,无人知是故人来!”


 第005章 一见蒋郎终身误

花卿影回到新房的时候,竟然还是不见她的“夫君”蒋宏琛的身影。
可见这对有情人是何等的你侬我侬,以至到了全然忘我的境界!
她心里一阵一阵的恶心。
人这漫长的一生,大抵是不可能不会犯错的。
然而,花卿影的一个错误,却是彻底毁了她的一生。
她有些呆愣的坐在床头,脑海不停的浮现她那有些荒唐的前世。
遇见蒋宏琛,一见钟情,痴心全付,带着她沈家三分之一的财产嫁到了外强中干的蒋府,凭借着一己之力,将蒋府振兴,随即又帮助蒋宏琛考取了功名,全家搬回京城,重新成为大梁的新贵……
她希望能成为他生命中的唯一,却不能阻止他坐享其人之福——他娶了他的表妹,纳了她的贴身侍婢,甚至还要染指她的庶妹。她也毫不手软,痛下杀手,在后宅之中做下了不少亏心事……以至于博得了一个“悍妇”之名。
京城里提到她花卿影谁不嗤之以鼻,冷眼讥讽?
可是即便是如此,她的强硬、她的痴缠,到底是留不住那早就变了心的男人的脚步……
“你怎么这副样子?”
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响起,语气中全然都是不耐烦的质问。
花卿影的心暮然揪了起来,她抬头,茫然的看着面前的人。
是了,这不是蒋宏琛吗?
通州城里的大姑娘小媳妇们都说:“一见蒋郎终身误。”
蒋宏琛的确是有一副上佳的皮囊。
他长身玉立,剑眉星目,又因为出身良好,始终有着世家公子的矜持和傲气,正是一股子不凡的气度,吸引了花卿影。
她觉得只有这么骄傲优秀的男人才配得起她的爱情,却从来不曾想过这份爱情是否所托非人!
这就是她的夫君。
就是她全身心爱了十年,奉献了十年的夫君,就是那个遇到了匈奴蛮人之后,一把将她推出去挡剑,却在她身受凌辱的时候,跑去看爱妾是否无恙的夫君!
她花卿影聪明了一辈子,好强了一辈子,怎么就将心放在了这个衣冠禽兽的身上?
都是情爱害人!都是痴心遮眼!
“瞧你,哪里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蒋宏琛皱了皱好看的剑眉,脸上都是嫌恶,可是不知道为何,又突然收敛了情绪,勉强放柔了声音,“我不是说你,只是你现在既然嫁到了蒋家来,总该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才是。”
花卿影低眉顺眼,脸上泛出一丝娇羞:“大爷说的是,是我突然醒了,觉得身上热,就脱了嫁衣……大爷,不会怪我吧?”
蒋宏琛眼珠一转,故意抓住花卿影的手,问道:“娘子什么时候醒的?我方才回来一身酒气,怕熏了娘子,就在外间里醒酒。”
花卿影眼底闪过一丝厌恶,却是不动声色,貌似羞赧的抽回手:“我是刚醒了没多久,大爷就进来了,所以才会迷迷糊糊的。”
蒋宏琛才算是放了心,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呵欠,翻身倒在床头,含糊的说了一句:“都累了,睡吧……”然后就再不啃声了。
等到他轻微的鼾声响起,花卿影方才抬起头,怔忪的看着那桌案上燃着的龙凤蜡烛。都说这对龙凤蜡烛是象征着夫妻二人是否能够白头偕老,哪支早燃烧殆尽,哪个人就会早些去世。
花卿影努力的回想了很久,也没有想起来,当时到底是哪一根蜡烛先燃尽的。
她慢慢走过去,一口直接吹灭了两根蜡烛!
蒋宏琛,我会让你好好记住,有时候早死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第006章 莺莺燕燕绕身旁

刚过寅时,花卿影就睁开了眼睛。
她静静的躺在床上,身体距离蒋宏琛尽量的远,努力不去接触他。
她记得前世的时候,她是新嫁娘,一心想着要和蒋宏琛鹣鲽情深,做一对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璧人。
如今呢,她除了想要报复这对狗男女,就是赶快离开蒋府这个令人恶心的大泥潭。
门外响起开门的声音,花卿影坐起身来,就看见四个丫头鱼贯而入,分别托着铜盆,手巾,青盐等物,预备着伺候两位主子洗漱。
蒋宏琛也起身,却是看都不看花卿影一眼,只闭着眼睛由着丫鬟们给他洁面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