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花影压重门-第1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美景姑娘,你的心意,我虽然能看见,但是却不明白。我不过是个刚进门的,在蒋府是人生地不熟,不知道又有哪里能帮得上你的忙呢?”
美景收起脸上的笑容:“大奶奶,今日您的手段,奴婢都见识过了。奴婢知道,只有您帮得了奴婢。奴婢不求其他的,只求能早早的离府,去和奴婢的未婚夫成亲过平淡日子。”
花卿影倒是有些意外了。
她一直以为美景是个心高气傲,不肯甘于人下的,甚至于她还因为和良辰争权夺势,而互相攻讦撕虐过。
而今,骤然听她说这些话,花卿影下意识就觉得自己听错了。
美景是个伶俐的,一见对方的模样,就知道自己并未能够取信于人。
她咬了咬下唇,心道,今日免不了要吐露些事情出来,否则是请不动这尊大佛帮自己脱身了。
“大奶奶,实不相瞒,奴婢之所以突然不想呆在蒋府,实在是有原因的。奶奶可还记得您被柳氏陷害得病发的那一日?”
花卿影自然是颔首。
“那日,本不是奴婢值夜,可是奴婢向来浅眠,所以稍微有响动就醒了,想着要去看看太太,却听见了太太和陈嬷嬷之间的一番对话。”她便将韩氏如何嘱咐陈嬷嬷经心京城之事,又是如何轻易的将良辰送给陈嬷嬷做儿媳妇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花卿影心下了然,却是故意问道:“这我可不懂了。既然良辰走了,那岂不是你一家独大,怎地你还也急着要离开呢?”
“大奶奶这是在笑话我?我往日虽然和良辰有些口角,但是到底是梅香拜把子,都是奴婢,谁能比谁更高贵些?更何况太太一向是更宠爱良辰一些,却也能够一句话就将良辰送给那陈嬷嬷的不孝儿子……那奴婢,只怕也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美景苦笑着将自己的想法直白的表达出来。
“你倒真是个明白人。只是,此事恐怕不好谋划。你若肯再委屈一些日子,我必然给你安排个万全的方法,全身而退。”花卿影喜欢这种聪明而有自知之明的女子。
她们能够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的处境,并且不会将自己的命运交给那些不可信的人,而是自己努力争取。
美景明白,花卿影这话里的意思就是让她继续在韩氏身边当个策应。这本来也是她预料到的。
“大奶奶放心。奴婢一定唯命是从,只希望大奶奶能够遵守诺言。”美景郑重的给花卿影磕了一个头。
“你放心。我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不过你行事还是应该更加谨慎一些才是,否则只怕会引起太太的疑心。”
花卿影又嘱咐了两句,便就让紫瑶带着美景离开了。
“大奶奶,你看她说的是真心话吗?”紫瑶皱着眉头回来,却是开口追问。
“你觉得不像真话?”花卿影笑了笑。
“也不是那样,但是就是觉得好像并没有那么真。她是不是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呢?”紫瑶的感觉很敏锐,一针见血的说道。
“嗯,你说的对。我也觉得她没有全部说实话。”花卿影打了个呵欠,“不过,我想有这么个人呆在太太身边,帮着咱们也不是什么坏事,你说是吗?”
紫瑶不得不点点头。
花卿影由着她帮着自己去了头饰,散了头发,又换了一身全新的中衣,便就准备吹了蜡烛,躺下安歇。
“大奶奶,奴婢放肆,多问一句。您是不是压根就不喜欢大爷?”
紫瑶的话让花卿影的动作直接停顿下来。
过了一会儿,她方才又继续一口气吹灭了蜡烛。
在黑暗中,紫瑶听见花卿影的声音幽怨而生硬。
“我怎么会不喜欢他呢?我喜欢得连命都没了呢!”
第二日,花卿影再起身去瞧蒋宏琛的时候,就觉得豆蔻、兰香的眼神都是怪怪的,尤其是看见她的时候,竟然隐隐瑟缩之意。
花卿影心里冷笑。
碧玉昨儿是被韩氏硬生生给杖毙了,听说死相可是不怎么可人,想必这些被警告的猴子们,一个个都噤若寒蝉了。
韩氏这一招杀鸡儆猴,倒是让这几个蠢蠢欲动的丫头都瞬间安分了。
“碧珠呢?怎么不见她过来伺候?”花卿影奇怪的问道。
豆蔻走出来,小心翼翼的说道:“碧珠今儿早上告了假,说是身子不爽,头上有些发热,只怕是着了凉。不敢过了病气给主子,所以就留在房间里休息了。”
“嗯。也罢了。你好好伺候大爷洗漱吃药吧。昨儿我在静安寺里是许了愿的,大爷身体康复必然是指日可待了。”花卿影看了一眼依旧正在酣睡的蒋宏琛,压低了声音:“我去给大爷看看熬的药好了没有。”
她出门拐进了茶房,看了一眼那在炉子上冒着热气的药壶,又嘱咐小丫头一定要仔细看着,不要烧干了。
这时候一早上不见踪影的紫瑶走了进来,却是冲着花卿影点了点头。
花卿影走出茶房,又找了豆蔻说道:“药煎好了,便即刻给大爷喂下,切不可耽误时间,免得失了药性。我去给太太请安。”
豆蔻两个人,立即恭敬的送了花卿影离开。
等到了韩氏那头,却正巧赶上丫鬟过来回话,说的正是韩素素的病情。
花卿影瞧了瞧那丫头,隐约记得这个好像是叫翠如的。
“你说什么?”韩氏不屑的嗤笑了一声,“这真是可笑到了极点,从来没听说这吃人参还能吃过敏了的!”
翠如显得尴尬无比,站在那里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虽然她也没听说过有人吃人参过敏的,但是这大夫的确是那么说的。
“太太,这话我却是听过的。”花卿影插口道,“您知道的,我们府里还有一间不大不小的药堂,里面也有不少坐诊的大夫。他们是接触药材多过一般大夫的,若是您信不着,不如找他们来问问?”
韩氏思忖了片刻,心道,这样也好。总好过那韩素素整日里做出一副病西施的模样,楚楚可怜的博人同情,好像是蒋府如何亏待了她一样。
“既然如此,那就劳烦你去找个信得过的大夫过来,给素素好好诊治一番!也好叫我们长长见识,知道什么是吃了人参过敏!”
韩氏说话依旧是夹枪带棒的。
若不是因为韩素素之前曾经舍身救了蒋宏琛,只怕是她要直接破口大骂韩素素矫情了。
翠如倒是感激的看了花卿影一眼,似乎这大夫来了就能帮她们姑娘洗刷冤屈了一般。
也不过是多半个时辰的功夫,外面就丫鬟来回禀,说是杏林堂的孟大夫来了。
韩氏自然是吩咐着将人直接带到韩素素那边去好好诊脉,等到有了结果再过来回禀。
翠如便急忙出去,领人去给韩素素诊脉。
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便有丫鬟领了那位孟大夫过来回话。
韩氏一见孟大夫那副模样,倒是愣住了。
这位大夫未免太过年轻了。
这人一身半新不旧的蓝布直衫,倒也算是干净整洁。身量颇高,容貌也算是端正,瞧着倒是更像是位教书先生,哪里像是那些须发皆白,每日里与药材病人为伍的大夫呢?
“孟大夫?”韩氏有些迟疑的问道。
那孟大夫落落大方的做了个揖:“正是在下,见过太太,大奶奶。”
韩氏见他谈吐文雅,倒是生了几分喜欢,便问道:“敢问这位大夫,鄙府的这位表姑娘,到底是何病情,又是如何导致的呢?”
“实不相瞒,这位姑娘不过是普通的过敏而已,又因为她之前中了蛇毒,所以两下里热毒相冲,所以才会脸上生了好些的疹子疙瘩,只要好好调理,是不会有什么大碍的。”孟大夫目不斜视的说道。
“难道真的是前一段时间人参吃的太多了?所以才会过敏?”韩氏心里暗骂那韩素素是个没福气的,亏了花卿影特意将自己手里的好人参拿出来,她却竟然吃了过敏。
“的确是有这个可能性。毕竟每个人的体质不同。人参虽然是大补之物,但是那位姑娘体寒,虚不受补,多食人参其实并无益处的。”
孟大夫这平常的一句话,却是让韩氏又多了心。
体寒?
韩素素有体寒之症吗?
她正在心里思忖,却听见孟大夫人又加了一句:“只是您府上这位表姑娘却是有些奇怪,我在她那边发现了一些颇为诡异的东西!只是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第048章 黑影将她笼罩!

“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韩氏见孟大夫年轻俊朗,又是言之有物,心中已然是先生了几分的好感。此刻他欲言又止,韩氏便不由自主的问道。
孟大夫皱了皱眉,好像是有些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他想了一会儿,这才斟酌着开口:“蒋太太,此事……不如,情人先将之前那位姑娘放在梳妆台上的一个白色小瓷瓶取来。”
韩氏眉头紧锁,越发的疑惑。
这孟大夫瞧着不像是信口雌黄的,难道是韩素素那边又有什么幺蛾子?
她指了指陈嬷嬷说道:“你去,按照孟先生的说法,去表姑娘那里把东西取来!”
陈嬷嬷应声去了。
这边厢,韩素素得了那孟大夫的准话,知道自己这不过是过敏,将来总要痊愈的,便就放了心,心情也好了不少。
她的脸上厚厚的涂着孟大夫的外敷药膏。
这药膏是青绿色的,涂抹在脸上清清凉凉的,很是舒服,只是这味道有些过分呛鼻了。
“翠如,你瞧瞧,这药涂上了之后,我果然是舒坦了很多。看来,我的脸是没有什么问题了。”韩素素总算是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翠如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若是韩素素再这么肆无忌惮的闹下去,只怕是这屋子就没有能用的东西了!
“姑娘就是爱杞人忧天。您天生丽质,哪里是说能没了,就没了的呢?”她禁不住多奉承了几句。
韩素素果然是眉开眼笑,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你去把镜子拿来,我瞧瞧。”
翠如生怕她看见自己的脸又生气,磨磨蹭蹭的不肯过去。
正当这个时候,却是有人不通报一声就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
韩素素吓了一跳,再那么定睛一看,才发现来人竟然是韩氏身边的陈嬷嬷。
她有些不悦,可又不愿意得罪了陈嬷嬷,只好强笑着说道:“嬷嬷?什么事情这么着急,竟然都来不及通传了?”她怕自己涂抹药膏的脸孔吓到人,便刻意用袖子遮掩脸孔。
陈嬷嬷先是拿眼睛溜了一下那边的梳妆台,果然在妆奁匣子的旁边放在一个不起眼的小瓷瓶。
她眼珠子一转,却是似笑非笑:“表姑娘,这脸上抹的什么东西?可真是有些奇怪!是太太让奴婢过来的。才刚那孟大夫说了,您这病啊,的确是过敏之症。看来以后是要多注意保养了。”
说着,说着,她便不动声色的往梳妆台那边靠过去。
“多谢姑母的关怀。这是消肿散瘀的膏药。我这也不过是因为蛇毒未清,所以才会和人参相冲了。这些日子,我会多加小心,不会在食用性燥热的食物了。”韩素素还是不忘提醒别人,她是因为舍身就了蒋宏琛,才会有此一劫的。
陈嬷嬷的袖子一扫台面,却是又立即回身:“既然这样,那奴婢就不打扰您休息了。过几日,太太自会来看望您的。”说完,陈嬷嬷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韩素素狐疑的看着快步离去的陈嬷嬷,等到人走远了,方才问翠如:“这是怎么了?她年纪这么大,怎么还像是急脚猫一般的不稳重?我瞧着怎么有些不对劲。”
翠如眼尖,却是发觉桌上好像少了什么东西,她便过去问韩素素:“姑娘,那桌上可曾放了什么东西不成?”
“东西?不曾啊!那桌上有什么东西,难道不是最清楚吗?何曾有过什么呢?”韩素素表示不解。
翠如眨了眨眼睛,心道,难道是她看错了?
“先生看看,可是这个瓷瓶子吗?”陈嬷嬷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一旁的小几上。
孟大夫瞥了一眼,便点点头。
“先生,此物有何特别?你乃是杏林堂的人,可千万不要胡言乱语,坏了我花家的名声。”花卿影终于忍不住开口。
孟大夫做了个揖,回禀道:“正是因为早先听丫鬟说,这位姑娘曾经被蛇袭击,在下又见了这东西,所以心里才会特别奇怪。”
韩氏心里突然就有不好的预感,她略微变色:“先生,有话不妨直说。那是我的娘家外甥女儿,若是真的有什么好歹,我也不好交代。”
孟大夫亲自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拿起了那个瓷瓶,拔开了那瓶塞。
很快的,一股又是腥涩,又是怪异的味道便就弥漫开来。
韩氏和花卿影都不由自主的掩住了鼻子。
“这是何物?为何这般难闻?”花卿影强忍着恶心开口追问。
孟大夫随即便又将瓶子塞住了,那味道过了好久方才消散,韩氏和花卿影才能正常呼吸。
“两位,得罪了。在下不过是想要确认一下,这是不是我方才想得那样东西。”孟大夫从袖子里掏出一块帕子,擦了擦手。
“这乃是蚯蚓的体液,最是腥臭之物,因此才会如此的难闻。”他细细的解释起来,“这东西很少见,只因为它有一样很特殊的用途。”
韩氏终于觉得能够呼吸顺畅,便急忙追问:“这东西,我实在是闻所未闻,更不知道为何竟然会出现在我的府里!”
“这蚯蚓的体液的气味能够吸引蛇类,使之从阴暗潮湿之处出动。”
孟大夫的话令得韩氏目瞪口呆,随即又恍然大悟。
“你的意思是,用了这东西,就能将蛇招引而来?”
“太太英明,在下正是这个意思!”孟大夫点点头,“所以在下才会奇怪,为什么一个刚刚被蛇咬过的人,屋内会有这种东西呢?若不是因为这蚯蚓体液的味道太过刺鼻,在下也没法发觉的。在下是怕贵妇的女眷不知道此物的效用,所以误用了此物,只怕将来会后患无穷啊!”
孟大夫一副医者父母心的慈悲模样。
韩氏却是已经气得脸色涨红,如同猪肝一般。
花卿影却是还嫌韩氏不够气恼,接口说道:“难道是因为当日表妹误用了此物,所以才会招来了毒蛇?怪不得这个季节,咱们府里还会有蛇出没了。真是无妄之灾啊!”
韩氏见她说的全然不是问题的关键,对于花氏的蠢顿,颇有些无可奈何。
然而,这毕竟是内宅的阴私,家丑不可外扬,她断然不会在一个外头的大夫面前说这些事情。
她强笑着说道:“多亏了孟先生提醒,否则将来只怕是要招来祸事了。陈嬷嬷,快,重谢孟先生,送先生离开吧。”
孟大夫拱手回身跟着陈嬷嬷离开了。
韩氏心里一股子气,便挥挥手打发了花卿影离开。
过了好半天,陈嬷嬷方才回来说是将孟大夫送走了。
“怎地拖了这么久时间?”韩氏没好气的呵斥。
“还请太太恕罪。不是奴婢拖延,而是半路遇见了世子,世子说是身子不爽,就拉了孟大夫过去诊治了一番。”陈嬷嬷急忙解释。
“原来如此?那也就罢了。”韩氏此刻也没有心思追究常亦欢究竟是胡闹还是真的不舒服,“韩素素这小贱人竟然如此的阴毒,为了勾引琛儿,使出这般无耻的手段!若是当时伤了琛儿,又该如何是好?”
陈嬷嬷却是想得更加明白一些:“太太,若真的是表姑娘,她为何要将这东西来留下?这岂不是平白给人把柄?”
韩氏此刻心中已经笃定了是韩素素使了阴谋手段,想要让蒋宏琛死心塌地,便冷笑着说道:“这贱人自然是怕随意将东西扔了会引人侧目。而且,若是流出来,却又引来了更多的蛇,那又该如何是好?贱人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陈嬷嬷听了这话,也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很有可能的猜测。
韩氏眯了眯眼睛:“贱人忘恩负义,我也不会让让她好过!”
月上柳梢头。
花卿影却是依然没有入睡。
紫瑶陪在她的身边。
两个人依旧睡在了东厢房里。
“大奶奶,孟大哥说了,您吩咐的事情,他都已经办妥当了。您放……”
紫瑶正站在一旁低声说话,声音却是戛然而止。
花卿影正听得入神,骤然没了动静,便就扭头去看,却发现,紫瑶闭了眼睛,颓然瘫倒在上!
一个黑影也渐渐靠近,将花卿影的身体整个笼罩!


 第049章 外甥媳妇,等着表舅的八抬大轿!(万更)

黑暗之中,那个身影显得格外的狰狞而恐怖。
花卿影却是颇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这又何必呢?难道非要将我的婢女打晕了,你才能和我正常交谈不成?”
“外甥媳妇,我不过是过来谢谢你的药……东西我收到了。”那人的声音突然软了三分,“你的这份情,我领了。”
花卿影本是带着几分戏谑之心和对方说话。她本来细心,自然很快发现对方的语气和神态都有些古怪。
她不由自主的微微抬头,却是装进了一双深邃而悠远的桃花眼里。
那双眼睛形状优美,眼角微微上挑,仿佛无时无刻不在述说衷肠。又似乎满怀心事,难以言表。
花卿影心头一动,却是不知为何好像心肝脾肺肾突然同时揪了揪。
她急忙收回视线,否则只要自己再多看半眼,便要沉沦深陷,不能自拔。
“世子……不,表舅,您又何必如此的客气?咱们不过是礼尚往来。你帮了我的大忙,我又怎么能吝啬几近一枝蒿?”
那站在黑暗中的人,对于她明显的疏远难免有些失望,颓废的抬起头,生生叹了一口气,彻底露出那张英俊到令人窒息的脸孔——
赫然正是承远侯世子常亦欢。
他不得不强颜欢笑。转移话题:“那小大夫却是哪里来的?倒是艺高人胆大,行事颇有章法,也很沉稳,这可不像是个坐诊大夫的做派。”
说完,他却是自然而然的坐在了花卿影的床头。
花卿影觉得有一个温热的躯体就在自己身侧不远的地方,不时散发着令人不安的气息和温暖,甚至于,她能够感觉得到他的每一个呼吸和微弱的移动。
花卿影已经不能习惯和另外一个人保持如此亲密的距离,她觉得自己即将窒息。
她只能是不由自主的往一旁移动了一些,口中不着痕迹的应付:“那人的确不错,可是你却是刚刚将他依附于我的原因给直接打晕了!”
常亦欢敏锐的发觉了花卿影的不安,他有心安慰,却无从开口。只能是专注于这无关痛痒的对话。
“你的意思是,那个人是因为地上躺着的这个小丫头才听命于你的?”
“正是。那孟淳乃是紫瑶的邻居,这些年来颇受紫瑶父母的照顾,所以两家关系密切。否则他一个正经大夫,怎么会在后宅里帮着我弄这些事情?果然还是为难了人家的。”
常亦欢听了这话,却是撇了撇嘴:“你这人好生的无情。他帮了你些微小忙,你是不住口的感谢,却不想想,我为了帮你将那个什么蚯蚓的体液放在韩素素的房间里,也是费了不少的功夫啊!你可不知道啊,我和常保为了这个什么体液。弄了多少蚯蚓!上次从静安寺回来,就卷了裤腿子去挖泥,你却是半点不领情。我果然是好生的冤枉!”
说完,他还似模似样的送出一声叹息。
花卿影心中自然是感念常亦欢的帮助,否则也不会在得知他们不方便公然出现在药房之中抓药的时候,特意安排了人采用这种方式给送了进来。
这一次,虽然也是趁机算计了那韩素素,但是从她心里来说,更多的还是为了给常亦欢送药。
只是这样的话,她怎么好意思说得出口?
重生之后一直果决不犹豫的花卿影,竟然第一次语塞了。
常亦欢揶揄了半天,也不见对方有回应,心里倒是奇怪了,再一看。却见对方低垂着臻首,微蹙着峨眉,仿似正在因何事烦忧。
这神情似曾相识,仿佛是让他回到了许久之前。
多久了?
想一想,好像整整有五年了?
那时候,她好像也是这么微微皱着眉头,脸上却是带着世界上最圣洁的微笑,就好像天上皎洁的月光,让他一辈子没有办法忘怀。
直到生命的终结,回荡在他脑海中的只有那句:“咱们黄泉路上做一对同伴吧!”
只是到底是他走得太快,还是她行得太慢,为何他等了足足五年,才能看见她?
“世子……您……怎么了?”
常亦欢猛然醒过神来,脑海中的那张如同莲花花瓣一般的脸孔终于现实中的花卿影重叠起来。
此刻,她那形状优雅的雪白脖颈由于动作幅度较大,因此露出了大半,衬着那黑鸦鸦的青丝,显得格外的白皙细腻,仿佛上最上等的羊脂白玉,令人心生喜爱。
花卿影见他始终不言语,却是能觉察到那道有些灼热的目光肆无忌惮的落在自己身上,她顿时如坐针毡,有些恼了。
“世子,若是无有事情,不如您请吧。到底是漏夜相会,你我……不方便!”
常亦欢自然听得出她的不悦,却是觉得今日不将自己的意思说明白,下一次再相见不知是何夕!
“卿卿,你可快活吗?”
花卿影一愣,目瞪口呆的瞧着常亦欢,却是无论如何不能从他脸上找到半分的戏谑之态——显然,这一次,他是认真的。
“我……这话我倒是不明白了,快活不快活,又如何呢?不管如何,我总得活下去……人这一生,不就是如此吗?”
花卿影的话音一落,自己的手就被人死死的攥住了,那微凉的触感,让她觉得从头到脚都冰冷透顶。
“你跟我走了如何?离开这个破地方!你放心,我保你一世平安喜乐!你舍了这身份,我自然许你来日的自由自在!”
常亦欢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花卿影来不及深究,可是她却是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轻视和不尊重。
这种感觉,她前世承受了太多,也煎熬了太多,以至于她敏感的神经,在一刻绷紧了弦。
“平安喜乐?”她冷笑着嗤了一声,“世子的平安喜乐难道就是躲躲藏藏一辈子,做你承远侯世子的禁脔?还是改名换姓,成为你的某个不起眼的姬妾?若是如此,请恕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