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花影压重门-第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韩氏又回复了那一副沉稳高深的模样,语重心长的说道:“你也不要这么好强,我自然是相信你的。只不过如今你也看到了,那大奶奶不是个好相与的,虽然她说这一切不过都是巧合,可我却不相信,怎么会这些巧合都恰巧发生在她身上。”
良辰脸上都是恭敬,又做出同仇敌忾的模样,心里念叨的却是,你虽然如今已经发觉到人家的不妥,可惜却是没法预料而大奶奶真正的心思!
韩氏接着说道:“方才让你送她回院子,并非只是让你去看看她的真实情况这么简单,我是另有安排的。”
说完她就说出了需要良辰去做的事情。
良辰听了这话,大惊失色。
虽然她心里感谢花卿影相助之恩,有心帮衬,可是如今她是绝对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去给大奶奶报信的,这该如何是好?
就算是大奶奶再聪明、再有能力,遇到这样的事情只怕也不能说得清楚,更何况,她如今肯定是还蒙在鼓里!
难道大奶奶是注定无法度过这个劫了?


 第053章 先看表妹,再看妻子

身在胜意居的花卿影还不知道,韩氏居然又在马不停蹄的算计她。
她一个人躺在床上,扮演着一个虚弱的受了惊吓的大奶奶的角色。
可是她的眼睛一直是睁着的。
突然她听见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是小动物在偷偷行走的感觉。
花卿影的嘴角溢出了一丝的微笑,眼睛也染上了喜悦,嗤笑着说道:“你终于来了。”
随即她就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咳咳。老夫这不是过来给大奶奶诊脉吗?”
花卿影撇着嘴慢慢起身,说道:“真是不要脸!你怎么好意思冒充老人家?说,你把孙老先生怎么了?”
她看着大摇大摆坐在自己床头的常亦欢,真是有些不知道该喜该悲。
“没什么!不过是给他老人家下了点泻药,要吓唬了一番,然后我就来了!”常亦欢看着花卿影那双明亮的眼睛,心里真是说不出的高兴。
也不枉他“冒死”闯进来这一回了。
“你没什么大事吧?”常亦欢还是不放心,又开口问道。
“老先生不是给我诊脉了吗?难道你不知道我到底怎么样?”花卿影被常亦欢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就扭头说道。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到了这个荒唐世子的面前,总爱说些孩子气的傻话。
可是每当她发觉的时候,往往悔之不已。又无可改变了。
“我不过是跟着任老头儿学了些皮毛,哪里真的会什么歧黄之术?再说了,我这还不是关心你吗?”常亦欢一见她眼波流转,妩媚之态毕现,顿时觉得爱不释手。
花卿影一时心乱如麻,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对方。心头如小鹿乱撞,只是用手揪着被角。
“对了,你扔在地道里的金簪和耳环,我给你捡回来了。”常亦欢从怀里把一个布包给掏出来。
花卿影松了一口气,总算是不用和他大眼瞪小眼:“诶?怎么少了一枝金簪?”花卿影看着那几样首饰,有些奇怪的问道。
“想是掉在哪个缝隙了?这我哪里知道?我那时候急着将那个缺心眼的蒋宏珏弄走,哪有时间关注这些事情?”常亦欢睁着眼睛说瞎话。
“我想他也未必就希望如此。只怕也是被人给算计了。”花卿影冷笑着说道,“你难道没有看出来,今日这分明是两个人在一起算计我呢!”
今日,那被某人安排着过来通昏迷的花卿影相会的男人可不正是蒋宏珏这个小叔子?
常亦欢点点头:“正是的。我后来让人去问那蒋宏珏,他倒是一脸的懵懂不知。只说是有丫头引了他过来,他稀里糊涂的进了屋子里之后,就被人给反锁了门。但是……”他心里有些话没有说出来。他觉得蒋宏珏虽然是被算计了,但是他未必没有那个龌龊念头!
他是个男人,那男人对女人的欲望,是绝对不会瞒过他的眼睛的!
花卿影的心思却不在这上面,反而好奇的问道:“你不是回京城了吗?怎么又回来了?也未免太巧了吧?”说完这话,她似乎是觉得自己和常亦欢之间的距离太近了,又往床里面蹭了蹭。上页大弟。
常亦欢虽然心里舍不得,然而,能够这般和她笑语晏晏的相谈,已然是如同做梦一般了。
他心里明白得很,若不是因为今日这相助之恩。只怕连这份亲近都是不能有的。
更何况,这小女子虽然瞧着柔弱,然而却是个犟脾气的,可万万不能用强。
“我有事情要出京,就顺便过来看一看锦绣阁的情况,没想到正好碰上了你这件事情。”其实,他是因为得了常老掌柜的飞鸽传书,知道紫瑶拿着玉牌到那锦绣阁说明有事需要相助,一时按捺不住便飞奔了两天一夜而来。
然而这些事情,他是不会说出来,让花卿影不自在的。
“嗯,亏得你来了!这次你的确是我的大恩人!”她也是大意了,只顾着提防明显言行不轨的绣娘,却忘了注意那茶水和点心。也是料不到。韩氏和韩素素两个人居然会分别同时对她下手。
看来,她还真是成功的成了这蒋府中的女人的眼中钉和肉中刺!
“你可知道那两个女人到底为什么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对付你?”常亦欢的语气中带着寒意。
“这事情,我还是自己解决。多说无益。”她和这两个人的纠葛恩怨,前世今生,又岂是一言半语能够说得清楚的?
“你瞧着我那锦绣阁可好?”常亦欢又问了一句。
“倒是不错,就是名字俗气了一些。”花卿影也是听紫瑶说起才知道,原来常亦欢居然是这锦绣阁的主人,否则她又怎么会大喇喇的在明知道可能有蹊跷的情形下过去?只可惜到底还是低估了这对姑甥的无耻程度,差点着了道儿!
常亦欢一笑,说道:“俗气些好。那地方不错。将来我送给你!”
花卿影听了,心里一动,刚想要推辞,却听见外面隐约有脚步声响起。随后就紫瑶扬着声音说道:“大奶奶,大爷回来了!”
花卿影急忙给常亦欢使了个眼色。
常亦欢也知道再待下去只怕是不方便,就恋恋不舍的看了花卿影一眼,然后又从另外一侧窗子钻了出去。
“这丫头莫不是疯了?怎地说话声音这么大?真是没有规矩!”蒋宏琛推门进来,不问花卿影情况如何,却是只顾着呵斥紫瑶。
花卿影将手里的首饰掖在枕头下面,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大爷,您来了?”
蒋宏琛这才醒过神来,赶忙走过来,状若体贴的问道:“你怎么样了?我这几天忙着春闱的事情,这才抽空来看你。我听表妹说,你当时晕倒的时候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你怎么这样不小心呢?若是有个什么,那可如何是好?”
听表妹说?
这么说来,她出了事情,蒋宏琛这个做夫君的竟然是第一时间去看了韩素素,然后才“抽空”来看看她?
还真是情深意重!
只不过,这份深重的情谊全都给了另外一个女人!
花卿影即便是早就已经看透了蒋宏琛的虚伪本质,仍旧难免觉得齿冷。
既然如此的喜欢韩素素,何不娶她为妻?
为什么还要答应将她花卿影娶进门?
一面享用着她的嫁妆带来的巨大财物,一面却又对拥有这财富的人嗤之以鼻。
这不是当了婊子立牌坊是什么?
他们整个蒋府就是这世间最大的白眼狼!
“你怎么不说话?可是不舒服了?”蒋宏琛也觉得自己方才的话说得有些过头,而且这些日子他的确是根本就没有关注过花卿影的情况。
这个妻子对他来说,除了带来大笔财物之外,实在是可有可无。
更何况,在他心目中,这个女人就算是柔顺乖觉,不怎么惹人讨厌,也不过是个大字不识几个的商家之女,又怎么比得上满腹诗书的韩素素能够同自己琴瑟和鸣呢?
然而不管是父亲,还是母亲都曾经不停的叮嘱他,一定要暂时善待花卿影,他便也不好太过,便主动伸手摸了摸花卿影的额头,想看看她是不是发烧了。
“别碰我!”
谁知道,他的手刚刚碰上她的头,就被她用手直接挥开了!
这一瞬间,两个人都惊呆了。
蒋宏琛错愕的看着花卿影,似乎不明白一直那样仰慕而渴望他的人,怎么会突然变了嘴脸。
花卿影有一刹那的慌乱,随即便低着头解释:“我……我觉得不舒服……我怕有人给我下了药……我也不知道……我心里很烦……”
蒋宏琛虽然很是不悦,然而,却是不愿和一个妇人一般见识。
他冷笑了一声:“既然如此,你就歇着吧!”
说完,直接拂袖而去。
花卿影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也知道今日自己是做得过分了。
若是这般沉不住气,将来要如何能够对付凶狠的韩氏、狡猾的韩素素还有这虚伪的蒋宏琛?
正当花卿影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她却是听见外面有人说道:“参见太太。”
随后又听到碧珠对人说“大奶奶如今还在休息,我进去回禀一声,还请太太在外间稍坐。”
花卿影赶忙整了整衣衫,随后迎了出去。
她边走边有些虚弱的说道:“太太大驾光临,真是让我这破院子蓬荜生辉!”
她掀开珠帘,就看见打扮得恍如神仙的韩氏穿着一身洋红的缂丝云纹的长裙,头上戴着全套的红宝石赤金头面,无论是笄、簪、钗、环还是那华丽的步摇都显得那样的富丽堂皇。
花卿影一愣,韩氏怎么穿得这般富丽堂皇……?
韩氏也在打量着花卿影。她不过是一身月白的中衣,外面又搭了一件不过五成新的藕荷色褙子,可是整个人看上去还是那样清丽脱俗。
那有些苍白的脸色和缺乏血色的嘴唇,非但没有减弱她丝毫的美,反而增添了一种“西子捧心”般的脆弱的美。就仿佛是那跌落在花瓣之上的折翼的蝴蝶,微微颤颤,好像易碎的玻璃般让人不敢轻易触摸。
韩氏觉得她的美丽是那样的刺眼。
“你的身子如何了,休息了这几个时辰,想必也是好过了许多?但是脸色还是有些苍白,我那里有两支高丽参,最是补身子的,一会儿碧珠去我那里拿来给大奶奶熬汤吃。”碧珠连忙躬身答应了。
花卿影惶恐的说道:“太太,我怎么敢劳驾您送东西,你不要折煞我了。”她怎么敢要韩氏的东西!
韩氏摆了摆手,笑着说道:“胡说!你当不起又有谁当得起。这东西本就是给人吃的,给你的你就不要推辞。”
她之后又说道:“算了,碧珠如今就去吧。免得过一会儿又忙乱,反倒把这事情忘了。”
说完之后,陈嬷嬷就走出来,拉了碧珠的手,把那高丽参递到了她的手里。
碧珠有些犹豫,她总觉得今天韩氏来者不善,而今又明显是找借口再把自己支走。
这样一想,她就不由得想要开口回绝韩氏的提议。
可是她一看那边的花卿影,却发现对方给自己的暗示分明就是要自己听从韩氏的安排。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聪明如大奶奶居然没发现韩氏那边的良辰和自己打了半天的眼色?


 第054章 魇镇

“怎么?难道我居然指使不动你了?”韩氏见碧珠半天不动地方,顿时有些不高兴。
碧珠听了这话,哪里还敢停留,只能是强笑着跟着出去了。
韩氏不动声色的朝身后略扫了一眼,花卿影就看见良辰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似乎是有些不情愿。
可是陈嬷嬷却在背后狠狠的掐了良辰一下。良辰脸上不由得痛苦的抽了一下。
她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出来,勉强笑着说:“大奶奶,真是不好意思,奴婢早先来送你的时候,不小心把一只金镯子落在了这里。”上名何弟。
“你怎么就确定是落在了我这里?”花卿影似笑非笑的说道。
韩氏和良辰都是一愣,一般人这时候不是应该就让人赶忙去找了吗?怎么她倒是纠结在这些细枝末节上?
良辰有些语塞,居然没说出话来。
陈嬷嬷一见出现了僵局,眼珠一转,赶忙笑着说道:“这丫头稀里糊涂的,总是忘东忘西的,回去之后发现了没了东西,早就满院子找遍了。就连来回的路上也找了,都没有找到。这不正好太太要来看您,她才趁便过来看看。”
说完,她又使劲给还在呆愣的良辰使了个眼色,这个眼色实在过于直白,简直令得那些注意力不在这边的丫鬟婆子都侧目注视了。
陈嬷嬷也发现自己的行为过于赤裸裸。不免得有些掩饰般的推了良辰一把,说道:“你怎么倒是发起呆来了。”
韩氏这时候插嘴说道:“你这丫头也是个眼皮子浅的,不过一个金镯子罢了,有什么可找的?回去我再赏你几个就是了。”
良辰实在没有办法,只有接着她的话茬说道:“这金镯子本不值几个钱,只是这是奴婢的母亲送给奴婢的唯一礼物,实在是很重要。”说完就有些忐忑又像是暗示般的看了看花卿影。
正巧这个时候,紫瑶推了院门走了进来,一见院子里这么多人却是一愣。
“见过太太,见过大奶奶,这是……”紫瑶探究般的看向花卿影,似乎不明白,为什么韩氏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正巧你回来了。可是赶上了。”花卿影一笑,又转头对着良辰温声道:“原来如此,既然这样重要,那可真是要好好找找了,反正我和太太也是在此闲聊,与你也没有什么大的干系。紫瑶,你领着良辰上我这院子里好好找找,想必是掉在什么树根地下,草丛里面了。”
紫瑶虽然不明就里,可是还是乖巧的领着故意放慢速度走得奇慢的良辰走了。
韩氏见人终于出去了,眼底流露出了一抹难以察觉的喜色。
花卿影看在眼里。不动声色,只是听话的坐在韩氏身边,陪着她寒暄一些女人间的话题。两厢里都是虚与委蛇,居然还相谈甚欢。
约莫过了一刻钟,就听见院子响起两声惊呼。
“呀,这是什么?”
“啊,怎么是这种东西!”
然后就是一声有些沉闷的物件砸在地上的声音响起。
韩氏的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她的表情却是迅速的调整为震惊和责怪,轻轻瞥了陈嬷嬷一眼,说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大奶奶院子里的人这样的没有规矩!这太太大奶奶都在屋子里,还敢如此的大呼小叫?真是目无尊卑!”
陈嬷嬷立刻低着头说道:“奴婢听着倒像是良辰和那紫瑶的声音,想必是看见了什么吓人的东西,或许是蛇虫鼠蚁之类的?奴婢去瞧瞧,若真是无故惊叫。叨扰主子,老奴必定是要罚她们的!”说完就冲着花卿影微微一敛首,也不管她答应答应,直接冲出内室去一探究竟。
花卿影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都是我不懂得调教丫鬟,才让紫瑶她们这样的放肆,还请太太赎罪。”
这时候,陈嬷嬷的声音适时的响起。
“怎么大奶奶的院子里会埋着这种东西!真是太不像话了!”
韩氏做张做势的说道:“怎么连陈嬷嬷也这般不可理喻起来!这怎么丫鬟到了这个院子都不正常了!”
这话里对花卿影的贬低简直就是明目张胆,可是花卿影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自顾自的说道:“陈嬷嬷一向是个最稳重不过的,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才能让她如此的惊慌失措。咱们还是出去看一看吧。”
韩氏想了想,最后才说道:“也好!这帮不懂规矩的丫头,我也实在该好好教训一番了!”
说完就轻轻扶着花卿影的手,走到院子里去看看那三个人到底实在大惊小怪些什么。
院子里的三个人本来都是在震惊的面面相觑。此时见韩氏和花卿影相携走了出来,都赶忙排成一行,规矩的站在一边。
她们这一让开,也让花卿影看清了方才她们“围观”的那件东西——一个用木头雕刻成的小人。
韩氏看到这样东西也是一惊,她严厉的呵斥道:“这是哪里来的脏东西!怎么会在这里?”
三个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没有说话。反倒是站在一旁的一个婆子冒了出来,口齿伶俐的说道:“这是刚才良辰姑娘找金镯子的时候在那棵树下的浮土里发现的。可能原来是被埋在土里的,却是因为今日翻找东西才被弄了出来。”说完又好像心虚似的看了花卿影一眼。
看起来倒像是她不慎发现了花卿影的丑事,此时不得已说了出来,有些对不起自己的主人的感觉。
花卿影深深的看了那个不起眼的婆子一眼。她记得很清楚,这是自己院子里负责洒扫的李婆子。平日最是沉默寡言的一个,没想到今日倒是伶牙俐齿起来了。
花卿影做出有些莫名其妙的模样,看着韩氏,好奇的问道:“太太,这是什么?怎么成了脏东西?”
“怎么?你居然不知道?这东西怎么看都分明是魇镇所用的小木人!陈嬷嬷,拿过来给我看看!”韩氏声色俱厉。
陈嬷嬷连忙拿了自己的帕子捡起那个木头人,又放在帕子上捧在手里恭敬的递到了韩氏的眼前。
这个小木人不过三寸来高,面目模糊,也看不出来是男是女,然而身上各处却是扎着银针。
韩氏皱着眉头,似乎不堪那湿透的木头发出的腐朽味道,又有些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东西怎么会在这里!”
那边的李婆子突然就适时的插言:“奴婢才刚看了一眼,觉得……觉得……”说到她居然又看了花卿影一眼,然后就突然不说了。
韩氏瞪了她一眼说道:“你这糊涂东西,有什么可吞吞吐吐的,你家大奶奶也不是个胆小如鼠的,也不至于一点事情就吓得破了胆子。有话你就直说!”
“我看着,倒是有几分像表姑娘!”李婆子鼓起勇气说道!
亏她说的斩钉截铁,这样的东西,根本就是一团略微有些人形的木头,她居然能说像韩素素!
“什么?”韩氏顿时身子一颤,露出惊讶的表情,又细细端详了一番,又叫陈嬷嬷也跟着一起看。
果然细心的陈嬷嬷看出了一丝的端倪,她大叫的说道:“太太你看,这小人的背后还写着名字呢!”
“二月二十——这可不就是表姑娘的生辰!……”说完陈嬷嬷既惊又怒的瞪了花卿影一眼。
蒋府的表姑娘乃是花神节出声,这可是整个通州大半人都知道的。这样特殊的生日,也一直都是韩素素炫耀的资本!
韩氏也是凑近了细细一看,那小人背后的确是刻了几个字,赫然就是“二月二十”!
随即,韩氏做出一副就要晕厥的模样,有些失望又带点悲痛的看着花卿影说道:“大奶奶,我一向以为是个懂事守礼的,你怎么会做出这样龌龊狠毒的事情!难道你是对素素产生了误会?还是说你觉得我蒋府有人对不起你!”
花卿影大吃一惊,难以置信的说道:“太太这话什么意思!我实在是不明白,还请您明示!”
“这事情都是明摆着的了,这木头人分明就是你为了诅咒素素才做下的魇镇!”韩氏有些泫然欲泣的说道。
花卿影吓得连连退了几步,倒在了紫瑶的肩头,脸色愈发的苍白,那模样简直是让人怜惜到了极点。
她微微喘息了几下,才控诉般的说道:“太太,你怎么可以胡乱把这种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我的身上!我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做这种事情?”
“大奶奶,你该不会是因为前几日的事情,对表姑娘有所不满吧?大奶奶,你好糊涂啊!”李婆子突然又蹦出来插嘴,同时也适时的给韩氏提供了证据!
花卿影指着李婆子,脸色几乎发青,气得浑身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紫瑶一手扶着花卿影,愤怒之极的看着信口雌黄的李婆子,大声斥责道:“李婆子,你怎么敢这样冤枉大奶奶!”
又对着韩氏说道:“太太,你不要听信小人谗言!大奶奶怎么会干出这样的事情!简直是栽赃陷害!您可不能因为一个婆子的胡说八道就给我们大奶奶定罪!”
紫瑶这几句说的毫不客气,也丝毫没有恭敬之心,但是就是把韩氏说得一噎。
她没想到明日里不怎么显山露水的紫瑶,口齿居然这么伶俐!
她刚要出口责骂,花卿影就仿佛奋力的用尽全身力气挣开了紫瑶的扶持,羞愤的捂着脸直接向院子门外跑去,边跑还边啜泣着说:“我去找老爷给我做主!”
韩氏先是一愣,随后就立即使了眼色,让陈嬷嬷和良辰赶忙拦住花卿影。
谁知那紫瑶却是立马一个箭步,上前拦住了这两个人。
陈嬷嬷和良辰,一个是想拦拦不住,一个是假意不想拦,这几番拉扯居然就给花卿影钻了空子一溜烟跑了出去!
门外本来还守着韩氏手下的几个小丫头和粗使婆子,可是她们没有机会进到院子里去,除了听见几声惊叫和几声哭泣,根本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此时,见到一个大奶奶打扮的人捂着脸跑了出来,她们当然来不及反应,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花卿影离开了。
等到里面的陈嬷嬷大喊了一声,“快拦住大奶奶,别让她做傻事。”
这帮婆子才迈开腿追了上去!
可是她们气喘吁吁的追了足足有一盏茶的工夫也没有看到花卿影的踪影!
几个婆子心里不禁暗骂,这个大奶奶不是说受惊体虚需要静养吗?怎么这会居然跑得比兔子还快!


 第055章 怦然心动

还身在胜意居的韩氏和紫瑶等其他的几个下人,都被花卿影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弄得有些措手不及。
韩氏本来也肯定是要带着花卿影去见蒋平的,可是那是要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她们逼着花卿影“认罪”之后才会实行的。
如今一切都是未知数呢,她这样跑掉了,岂不是增加了变数?若是让她先去蒋平那里胡说八道,倒打一耙。那自己这一番心血岂不是白费了?
她心中气得够呛,费尽心机把那碧珠支走了,她以为这新入府的紫瑶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是慌手慌脚,不知所措,那样她们就更加有可趁之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