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花影压重门-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蒋宏琛也起身,却是看都不看花卿影一眼,只闭着眼睛由着丫鬟们给他洁面、擦牙,端的是一副豪门贵公子的架势。
进来的四个丫头里,有两个是花卿影带过来的陪嫁丫鬟,碧玉、碧珠,另外两个则是蒋宏琛的贴身大丫鬟豆蔻、兰香。
豆蔻两个是伺候惯了蒋宏琛的,自然是手脚麻利,行动快速,压根让碧玉和碧珠插不进去手。
碧玉恨得牙痒痒,却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得过来问花卿影:“大奶奶,您也过来洗漱?一会儿就要去给老爷、太太请安了。可千万别误了时辰。”
花卿影自然知道,这四个丫头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豆蔻、兰香这两个身子窈窕,腰细臀圆,眉目之间隐隐带着风情,时不时就故意在蒋宏琛身上蹭一下,可见是早就和蒋大爷有了首尾。
至于自己的陪嫁丫鬟,也是明眸始终黏在蒋宏琛的脸上,显然也是被这位金玉其外的美男子给吸引了。
若是放在前世,花卿影必然是要气得半死,并且狠狠的处罚这几个不要脸、没有分寸的奴婢,可是现在,她却是一副熟视无睹的模样,淡淡说道:“你们去伺候大爷吧。叫紫瑶进来帮我梳头吧。”
两个丫头一愣,顿时有些错愕,异口同声的问道:“紫瑶?”
花卿影这才醒过神来,此刻紫瑶只怕是还在人牙子手里不曾入府呢!
“是我糊涂了。既然这样,那你们帮我拾掇一下吧。”她咳嗽了两声掩饰了自己的失言。
碧玉、碧珠面面相觑,都觉得今日的花卿影有些奇怪,可是又说不出到底问题出在哪里。两女生怕是被这位精明的主子给瞧出来她们对大爷的心思,便也不敢再乱送秋波,只是一心一意的给花卿影梳妆。
镜子里映着一个杏脸桃腮的女子,年方二八,正是绮貌韶华之年。尤其是一双眸子深邃幽怨,令人一见忘俗。
花卿影对镜理妆,又在自己乌油油的发髻上簪了一支赤金镶金刚钻蜻蜓簪,并一支水头极好的碧玉钗。两样首饰虽然瞧着都不怎么显眼,可是若是那有见识、识货的人一看便知,单只那两颗小拇指大小的金刚钻就是价值连城。
花府乃是通州的首富,花老爷对这个小女儿又是一贯宠爱有加,自然不会在这方面可待了花卿影。
可是,当她发觉蒋宏琛那两只眼睛时不时盯着她头上的那只簪子瞧的时候,她的心里忍不住冷笑连连。
瞧,这就是什么所谓的眼高于顶的贵族大家公子,其实还不是个见钱眼开的俗人?
“大爷,大奶奶,夫人那边派人来问,什么时候能过去请安?今儿来了贵客,可不要误了吉时。”
花卿影慢慢起身,不动声色的抿了抿嘴唇。
终于要和这位前世最和蔼、最得体、最挑剔也最狠毒的婆婆重逢了!


 第007章 有贵客自远方来

那过来传话的是个衣饰整洁、略微发福、慈眉善目的嬷嬷。
她说完了这些话之后,却是并没有回避,由着蒋宏琛和花卿影继续整理仪容,反而是似笑非笑的站在那里不动。
蒋宏琛有些不明白,便皱着眉头道:“陈嬷嬷,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了,你下去吧,我随后就过去。”
陈嬷嬷依旧岿然不动,低眉顺眼的笑着:“大爷,太太吩咐了,让奴婢陪着您们一起过去。顺便说一说规矩给大奶奶听。您是知道的,今儿来的那位可是身份不一般。”
蒋宏琛一想到那尊毛病多多,又架子奇大、性子古怪的“神仙”,也生怕商贾之家出来的花卿影露怯,因此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等到夫妻两个收拾妥当了,陈嬷嬷便在前面引路,边走边说道:“还请大奶奶恕罪,奴婢少不得要托大,给您说一说咱们府里的规矩了。”
花卿影清楚的记得,上一次可没有人来同她这般耳提面命的指点,倒是真的让她因为习惯、规矩的不同,闹了一些尴尬。
今日这位韩氏的心腹如此郑重其事,只怕还是事出有因。
“大奶奶,旁的事情都不要紧,顶顶要紧的是,近日咱们府里来了一位贵客。”陈嬷嬷低声说道,“这位乃是咱们太太的贵戚,也就是京城承远侯府上的世子!”
她说这话的时候,不无炫耀之意。
可是花卿影心知肚明,这所谓的亲属关系不过是韩氏乃是承远侯府继室夫人的远方侄女,而且都是出了五服的关系,除了都姓韩之外,可以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眷了。
只不过,韩氏每每为了标榜自己系出名门,压制花卿影这个“暴发户”,所以才会将承远侯府时时挂在嘴边上。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直到蒋府因为蒋宏琛中举决定举家入京陪他参加春闱之外,他们姓蒋的,和那高高在上的承远侯府压根就没有任何的往来。
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他们是用了什么办法,竟然让承远侯世子纡尊降贵,大驾光临?
一路之上,陈嬷嬷也不过是夸耀承远侯府的富贵无双,让花卿影不要胆怯,不要失仪罢了。
花卿影心里虽然不以为然,面上还是十分配合的点头。
走到了半路,陈嬷嬷却是借口有其他事情,又掉头回去了,另外换了韩氏身边的大丫头良辰带路。
“这位姐姐,你可知道陈嬷嬷是去做何事?为什么突然离开了?”花卿影开口问道。
良辰哪里肯说实话,自然是敷衍道:“今日中午咱们府上要吃顿阖家团圆饭,所以陈嬷嬷去安排宴席了。”
花卿影眉梢微微一挑,不再言语。
这边厢,那应该去安排宴席的陈嬷嬷却是回到了蒋宏琛和花卿影的住处——流云苑。
“陈嬷嬷!”
几个正在打扫的丫头,一看见陈嬷嬷突然回转了,都是唬得不行,赶忙放下手里的活计,过来问候。
陈嬷嬷乃是韩氏身边的第一得意人,位高权重,岂是这些丫鬟们敢得罪的。
陈嬷嬷理也不理这几个或是眼生或是面熟的丫头,径直就往里间的寝室走去!


 第008章 没洞房哪有元帕

那碧玉见陈嬷嬷不管不顾的就往主子的寝室里面冲,心里就有些着急。
她好歹也是花卿影的陪嫁丫头,若是被人就这么闯进去了,或者豆蔻、兰香两个还能逃过一劫,她和碧珠岂能有好结果?
她们府里的二姑娘虽然瞧着年纪不大,又是对姑爷一往情深,所以在人前尚且能够表现得温柔体贴、娇羞柔弱。可是实际上,只有花府的人心里明白,这二姑娘乃是花老爷和花太太的掌上明珠,最是娇宠惯了的,那争强好胜之心最强。若是被她知道,她们两个在外人要闯进她的寝室的时候,无动于衷,她们就别想有消停日子了!
碧玉瞧了碧珠一眼,果然见她也是皱紧了眉头。
两个丫头对视了一眼,都立即起身,前去阻拦陈嬷嬷。
碧玉拦住陈嬷嬷的去路,笑着说道:“嬷嬷慢着些,您要找什么东西,奴婢帮着您找,何必劳您大驾?”
陈嬷嬷在蒋府横行无忌惯了,何曾有人敢挡住她的去路?
她由不得上下打量起了碧玉。
碧玉模样俏丽、一双杏核大眼颇为动人,的确是个美人坯子。
陈嬷嬷心想,这大奶奶带了这样的人物过来,可见不是个心思浅薄的。
只是这等狐媚妖物在大爷面前晃悠,难保大爷年轻把持不住,若是伤了身子却又如何是好?
陈嬷嬷想到这里,脸色越发不好看了,可是又不好在新婚第一日,就和花卿影的丫鬟撕破脸。因此,她便只能是假笑着说道:
“姑娘,这事情只怕不是你这个大姑娘家能管得了的!难不成你还知道你们奶奶的元帕放在何处了?”
碧玉毕竟是个没有出嫁的姑娘,听了这话哪里有不脸红的?
她怎么会知道这新婚之夜的元帕在何处?这东西一向都是那新郎自己捡了收在匣子里的。
陈嬷嬷似笑非笑的推开碧玉,径直走了进去。
可是一旁的碧珠却是变了颜色。
昨夜是她值夜,碧玉或者不知道实情,碧珠却是明白的。
虽然前半夜姑爷特意说了不让人打扰,所以她避开了,可是后半夜,她分明没有听见任何的动静!
很有可能,她们家二姑娘和这蒋家的大爷压根没有圆房!
这却要去哪里弄个染了血的元帕出来?
这边厢,蒋宏琛和花卿影夫妻两个,已然是一前一后进入到了蒋家会客的中厅之中。
花卿影稍微一抬眼,便瞧见了那坐在上首正中的一对中年夫妇。
左侧的中年美妇正是蒋宏琛的亲生母亲,韩氏。韩氏容貌极美,且又会修饰,因此虽然年过四旬,可是瞧着却像是刚刚三十出头。
只不过,她的一双眼睛过分精光毕露,显得有些刻薄。
韩氏也在打量这个刚刚进门的儿媳妇。
说实在的,若不是蒋府到了危急存亡之时,她是不会拿儿子的婚事当筹码,弄这个一个商贾人家的女儿进门的。
这种每日与铜臭之物为伍的女人,怎么配得上她的儿子?
想到这里,韩氏忍不住冷笑了一声:“琛儿,怎地这么没规矩?明知道家里有长辈过来,你却姗姗来迟?你往日可不是这样的!”
花卿影眉梢微挑,心道,往日不是这样?这是怪她带坏了她的儿子?


 第009章 不着调的小姑子

若是换在前世,花卿影必然是要忍下这委屈,当然不单单是为了讨好她的婆婆,更重要的是,她不希望蒋宏琛对她有什么不好的印象。
那是因为彼时,她还不明白,她的婆婆压根是没法讨好的,而她的夫君从来就对她没有什么好印象!
花卿影“扑通”一声,重重的跪倒在地上,膝行到那韩氏的脚下,哽咽着说道:“太太,都是媳妇的不是,是媳妇不该晚叫了大爷起身。昨儿晚上,大爷回来的晚,媳妇以为他累得很,所以……”
这话刚说了一半,蒋宏琛就急忙拦住:“母亲,都是我不对,是我起来晚了,和她什么相干呢?快让她起来吧!”
若是被这女人说出他昨夜晚归之事,那母亲必然怀疑他的去处,到时候,只怕他和素素之事,就要败露!
果然,他稍微错眼,就瞧见韩素素也是面露惊慌之色。
韩氏见儿子竟然出人意料的给花卿影说情,狐疑的看了看他,却发现他一脸的担忧之色。
这看在韩氏的眼中,就变成了儿子担心自己欺负花卿影,薄待了新媳妇。
韩氏的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儿,可是要再继续刁难,却又显得她过于刻薄……
她正在犹豫的时候,一旁的蒋府老爷蒋平却是张口了:“大喜的日子,你又何必为难儿媳妇?不过是晚来了一会儿,有什么关系?更何况还有贵客在……”
蒋平的声音透着不耐烦。
韩氏抿了抿嘴,假笑着亲自起身扶了花卿影起来:“你这傻孩子,怎么这么糊涂?我不过是一句闲话罢了,哪里至于这么严重?快起来吧,地上凉,小心身子。”
花卿影本来也不愿意给韩氏下跪,既然对方给了台阶,她自然也是乐不得起来。
“多谢母亲大人。”
韩氏见她站稳,也是忙不迭的松手,又冲着一旁站着的丫鬟美景使了个眼色。
美景便匆匆去取了两个蒲团过来,摆在了蒋平和韩氏的面前。
蒋宏琛和花卿影便一左一右跪下,向父母大人请安问好。
韩素素瞧着那对格外合衬的背影,觉得刺眼极了,恨不得过去直接撕了那个粗鄙的商人之女。
她只能是自怜身世,恨没有一个疼爱自己的父亲,更没有那万贯的家财作为依仗。
韩氏接了新媳妇的茶,也不过是做样子轻轻抿了一下,嘴唇都没有沾湿,就将茶杯放在一旁。
“来,我给你引荐引荐咱们府里的人。”韩氏便将手指向了那边坐着的三个人。
第一个乃是一位二十出头的男子,身材瘦削,长身玉立,文质彬彬的起身行礼:“大嫂。”
“这是琛儿的二弟。”韩氏淡淡的介绍,语气中不带一丝的感情。
蒋宏珏,乃是蒋平的爱妾方氏所生的庶子,平日里很得蒋平的器重。
“二弟。”花卿影躬身回了个平辈礼。
接下来的,是一位二七豆蔻年华,姿容俏丽、神情倨傲的姑娘。
本来今日是花卿影大婚的第一日,她自然是要穿一身的大红衣裳。寻常人在这种时候都不会也穿了大红,免得相冲。可是,这位姑娘,却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竟然也穿着一身耀目的大红衣衫泰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是琛儿的妹妹。”韩氏的面容明显带了一丝的宠溺,笑得也自然许多。
花卿影岂能不认识这位呢?
蒋月儿,可不就是那位一面嫌弃她满身铜臭,庸俗不堪,一面又不停的拿了她挣得银子到处挥霍的小姑子吗?
“我瞧着你头上的簪子怪好看的,不如送给我吧!”
蒋月儿竟然一把直接扯下花卿影头上的簪子,放在手里把玩起来!


 第010章 当表子还立牌坊

花卿影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蒋月儿居然会无耻放肆到如斯的地步!
本来一只簪子也没有什么要紧,她又如何会放在眼里?
只是这只簪子意义不同,乃是花卿影的大姐特意托人从京城送回来给她的添妆,她怎么会送给蒋月儿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妹妹,这簪子对大嫂很重要,你能不能还给我?改日,我再送了更贵重的首饰给你可好?”花卿影尽量心平气和的说道。
蒋月儿一向是眼高于顶,对于花卿影这等出身商贾,没有什么见识、上不得台面的女儿怎么会当回事儿?
她连头也不抬,毫不在意的嗤笑:“都说你们家是通州的首富,却原来如此的小气!不过是一根簪子罢了,有什么了不起?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再者说,我要你的东西,是抬举你,你真是不识好歹!”
花卿影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对于这种漠视和鄙薄,她前世已经受过太多了!
姓蒋的没有一个好东西,都是些披着贵族外衣的白眼狼,一面用她辛辛苦苦挣来的银子摆门面、装高贵,一面却又背地里嫌弃她整日里算计、只懂得黄白阿赌这种俗物!
她费尽心机的养活他们一大家子,到头来还要受他们的奚落和白眼!
这不就是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
想到这里,花卿影心中的怨气难免掩饰不住,那双眸子如同浸了寒冰一般直直的盯着蒋月儿。
蒋月儿本以为自己吓唬两句,像花卿影这种没见过世面的人就该乖乖低头了,却料不到对方反而像要吃了她一样。她到底是才不过十四岁,心里难免有些害怕,就求助般的看着韩氏。
韩氏心里怪自己女儿眼皮子浅,做事不妥帖,可是更加讨厌花卿影不识大体,在这种情况下和蒋月儿一般见识。
“卿影啊,你看月儿年纪小,又是你的妹妹,她实在是喜欢,不如你就……”
“不行!”花卿影此刻心中正是气恼,哪里顾得上韩氏的颜面,“这是我大姐特意送给我的,不能转赠他人!”
韩氏自觉得脸面挂不住,也拉下了脸,冷冰冰的说道:“好大的架子!月儿!既然你大嫂不肯迁就你,你就不要纠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赶明儿娘给你买十个八个就是!”
蒋月儿本来不想听话,她虽然是不识货的,可是这簪子的水头极好,晶莹通透,单单只一打眼,就知道一定是好东西。
可是韩氏死死的盯着她,她又不好不听话,只能是气咻咻的将簪子随手一扔:“切,不过是根破簪子,谁稀罕!”
花卿影尚且没有来得及反应,那簪子就叮的一声砸在了地上,应声摔成两截!
花卿影气得咬碎一口银牙,只觉得这蒋府众人个个都是不可理喻,又蛮横粗俗,她怎么就在这么个地方忍了那么多年?
她正要发作,却有一个充满戏谑之意的声音冒了出来。
“哎呦呦,这是怎么了?一个个吹胡子瞪眼的?不如让本世子来审一审官司如何?”


 第011章 爱挠手心的表舅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花卿影听了这声音,心中的火气莫名其妙就去了大半。
好像是心头之火,被一股清泉给凭空浇灭了。
只是,这人的声音并不清爽,反而腻得如同糖霜一般让人甜得头疼。
一见来人,蒋平和韩氏双双起身,满脸堆笑的迎了上去。
一个说:“表弟,昨儿可睡好了?今天姐夫带你去外面好好乐一乐可好?”
一个道:“亦欢啊,你可算是来了,赶紧的,让你外甥和外甥媳妇儿给你请安!”
常亦欢中等身材,略微瘦削,多少显得有些单薄。他眉目如画,俊美非凡,眼波流转之间似乎有星辰闪烁,令人几乎移不开眼睛。
他身上那股子阴柔之气愈发显得神秘莫测,可是却又不带一丝的女气,反而散发着浓烈的男性气息。
这正是一个充满着矛盾,充满着神秘的男子。
那一身扎眼的湛蓝色袍子穿在他的身上却是没有任何的庸俗之感,反而带出了贵气十足的高高在上。
即便是如同蒋宏琛这种自诩温文尔雅、容貌俊朗的贵公子,到了常亦欢的面前也多了几分矫揉造作和虚情假意。
蒋宏琛虽然不耻常亦欢每每强人所难又故意戏弄家人,但是此刻也不得不自惭形秽,承认对方的形容举止的确是无可指摘。
常亦欢笑嘻嘻的接受蒋平和韩氏的嘘寒问暖,一双桃花眼却是是不是的飘到了花卿影的脸孔上。
他到底是按捺不住,假意询问道:“这位……想必就是外甥媳妇?果然是一表人才,和大外甥天生一对啊!”
他这话明明是夸奖,可是听在蒋宏琛和花卿影的耳朵里,都别扭极了。
什么一表人才,什么天生一对?
简直是词不达意、胡言乱语。
“你们两个还不过来和长辈请安!”蒋平板着脸孔呵斥,仿佛是晚了半刻都会怠慢了这位贵人。
蒋宏琛和花卿影便走过来,各自躬身行礼:“见过表舅!”
“乖,乖!表舅舅给你们两个红包!以后你们要相敬如冰……啊不对,是相敬如宾!”
说完,他居然真的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两个红封,分别塞到了两个人的手里。
花卿影接过红包的时候,却是眉头微微一皱。
却原来,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那位表舅在给她红包的时候,却是在她手心轻轻搔了两下。
花卿影抬头去瞧,却见对方一本正经的教训蒋宏琛如何才能夫妻和睦、生活美满,哪里像是个故意骚皮的登徒浪子呢?
花卿影攥紧了手里的红包,收敛了脸孔上的惊讶和狐疑,慢慢退到一边,轻轻拾起了已经摔成两截的玉簪子。
“嫂子果然是个会持家的,这簪子都已经这副德行了,你还要?不是说贵府上家财万贯?看来竟然是徒有虚名?”
花卿影一扭头,就瞧见韩素素摆着腰肢,不甘寂寞般的走了过来。
花卿影微微一笑:“这位姑娘是谁?我可没听说宏琛还有一个妹妹!你这嫂子却是叫得我莫名其妙!咱们蒋府从哪里冒出你这么个人?”


 第012章 两人竟然洞房了

韩素素本是蒋府的当家夫人韩氏庶出弟弟家中的独女,也算是出身诗书之家,当得上一句淑女的称呼。
奈何,她十三岁那年,韩氏的庶弟和妻子外出之时发生意外,双双身亡,于是便就遗下了她这个一个孤女。
韩氏彼时已经嫁入了蒋府这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没落家族二十余年,虽然表面上光鲜,但是内里的污糟却只有她这个当事人知道了。却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她竟然好心收留了韩素素。
对此,花卿影一直都百思不得其解。
说起来,韩素素不过是一介孤女,即便是听话懂事,遇上韩氏这等唯利是图之人,又能有几分用处呢?
除非,她一开始就打定了主意,要利用韩素素来辖制蒋宏琛未来的妻子——如果真的是如此,那么韩氏的用心就实在太过刻毒了。
此刻,花卿影十分满意的看到韩素素绿了脸,就连她一向自诩淡雅脱俗的风姿都减弱了许多。
韩素素的脸孔渐渐从绿变红,显然是恼怒异常。
她方才本来就有些尴尬,轮到介绍她的时候,好死不死的,那个常亦欢就跑来凑热闹,导致她不上不下的被扔在那里。
此刻,这个该死的花卿影居然还大喇喇问她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韩素素只能是一脸幽怨的将一双美眸盯在了爱郎蒋宏琛的身上,奈何,此刻她的心上人正被韩氏扯着同那承远侯府的世子套近乎,却哪里有功夫理睬她呢?
花卿影见状,火上浇油般的说道:“美景姑娘啊,怎么咱们府上的规矩是这样的吗?这下人没有吩咐,也能出来乱转吗?快,把你的这位姐妹赶紧请出去,免得一会儿冲撞了贵人!”
韩素素此刻已然是气得七窍生烟!
这贱人竟然将她同美景那些个伺候人的奴婢相提并论,这分明是讽刺她寄人篱下,身份尴尬,比之得脸的奴婢也好不了多少!
美景听了这话,万分尴尬的看着一脸不解的花卿影,强笑着解释:“大奶奶,这……这位是府上的表姑娘,并非是什么……您误会了……”
“哎呦?!”花卿影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这话怎么说的,只是我怎么就没听大爷提起过?表姑娘,你可别见怪。我初来乍到的,不认识你,也是正常的。”
说完,她还一本正经的给花卿影福了一福,算是赔罪。
韩素素心道,我的表哥自然是不敢提起我的,否则只怕要被你看出来,他有多么的讨厌你!
“嫂子也不必放在心上。我早就听说这商贾之家不怎么讲究规矩,和咱们官宦人家有诸多的不同。你将来可要万分小心啊。今日弄错了我不要紧,将来若是弄错了那些个大人的女眷,拖累了表哥,那就大大的不好了。”韩素素假惺惺的好意劝说。
然而,她脸上的笑容并没有维持多久,就看见陈嬷嬷走了进来,喜滋滋的说道:“恭喜太太,贺喜太太。这大爷和大奶奶已经礼成了!您瞧……”
说完,她就打开了那个放着元帕的匣子。
韩氏闻言,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