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花影压重门-第2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在下找了左右邻舍打听了一番,他们都说是不怎么见这里的男主人出现……似乎都是晚上过来居多……依着在下的想法,这里恐怕是哪位的外宅……”
他这话音未落,就有一个焦急的声音传来:“哎呦,我的宝贝,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居然被人带到公堂了?”
众人寻声望去,却看见一个四旬出头的男子面容急切的奔了进来,并且谁都不堪,直接就朝着那个年轻女子冲了过去。
他关切的握住那女子的手,柔声问道:“你没事吧……”
韩氏早就看清了那男子的脸孔,顿时一口气喘不上来,一翻眼,直接就晕了过去!


 第069章 一发不可收拾

“娘!娘!”蒋宏琛的内心也是无比的愤怒,可是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娘亲就这么倒在地上。
他冲过去扶住了已经气得晕厥的韩氏,大声喊道:“父亲!难道你没有看到我和母亲吗?”
那一心一意盯着年轻女子的中年男子听见蒋宏琛声嘶力竭的声音,这才一脸错愕的回头。
“琛,琛儿?!你,你们怎么在这里?”
那个惊讶到几乎失魂落魄的中年文士模样的人。可不正是蒋府的老爷、蒋宏琛的父亲、韩氏的夫君——蒋平!
“我们……我们怎么在这里?”韩氏被蒋宏琛掐了人中,便已经醒来,此刻见了蒋平这副模样,正是怒火中烧。
她嘶哑着嗓子喊道:“我倒是要问问你,你为什么要在这里?这个女人是谁?为什么她居然敢顶着蒋太太的名字到处招摇?今日你若是不说个清楚明白,我就要状告她行骗!”
她的手直接指向了那个满身绫罗绸缎的年轻女子!
蒋平此刻是心虚到了极点,哪里肯答韩氏的话。
可是他身边的女子却不是个省油的灯,见了韩氏这般的咄咄逼人,便故意凑到了蒋平的身边,死死的搂住他的胳膊,亲昵的说道:“蒋朗,这个老女人是谁啊?为什么要说我行骗?你倒是说啊?”
说完,还不依不饶的扭着身体撒娇。
韩氏见到她当着众人的面还能行如此无耻下贱之事。顿时气得眼冒金星。浑身乱颤。
蒋平见韩氏双眼喷火一般,急忙将那女子藏在身后:“胭脂,你快莫要说话了。”
那女子原来名叫胭脂。
韩氏见他叫得亲密,又是一副回护的模样,心中越发的恼怒。
她再也顾不得这是在公堂之上,也管不了是不是有人在看笑话。也不知道从哪里来了那样大的力气,直接就冲了过去,一把将那胭脂从蒋平的身边推开,并且直接给了蒋平一个响亮的耳光!
这耳光如此的响亮,以至于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尤其是蒋宏琛,更是瞠目结舌。
在他的印象里,他的母亲一直是一个高贵得体的妇人,何曾像这般如同疯妇一般面目狰狞?
而显然,他的父亲蒋平也没有料到,韩氏竟然会愤怒到这般程度,虽然脸上热辣辣的疼,却是呆愣在当场。一动没动。
然而,那被推到的胭脂却是大声喊起来:“啊!我的肚子,我的肚子!老爷,老爷,救命啊!我的肚子!”
她倒在地上不住的喊疼,豆大的汗珠子从头上滴落,脸色也变得如同金纸一般,显然是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蒋平这才如梦初醒一般,急忙推开面前的韩氏,扑到了胭脂的身边,关切的问道:“胭脂,胭脂,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老爷,老爷,我的肚子好疼。我的肚子好疼!”胭脂的声音都在颤抖,显然,方才韩氏那用尽全力的一推,让她直接动了胎气。
蒋平瞪大了双眼,猛地回头,恶狠狠的说道:“若是胭脂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以命偿命!”
说完,他不顾一切的抱起依旧不停喊疼的胭脂,扔下身后的所有人,直接就往衙门外面跑去。
本来,之前胭脂一路招摇而来,就已经吸引了不少百姓在衙门口围观,只是因为崔大人估计蒋府的颜面,不肯让其他闲人进来围观,所以大家伙儿只好站在外面乱猜。
这时候突然看见一个男人抱着个孕妇从衙门里面冲了出来,众人自然是赶忙围过来,议论纷纷。
蒋平急得不得了,哪里还顾得上脸面?他生怕他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幼子,就这么没了。
这个时候,有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老爷,您这是……这是在怎么了?”
蒋宏琛一抬头,居然看见花卿影一副古怪模样的从一辆马车上探出头来。
紧接着,花强就跳下马车,皱着眉头看着蒋平:“亲家?你这是……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什么人啊?”
蒋平见了这两个人便如同看见救命稻草一般,立即奔了过去,哀求道:“亲家,亲家,快,快,赶紧帮我把人送到医馆去!不对,不对,你们家就开了医馆对吧?快,快!我怕她撑不住了!”上土夹扛。
“老爷,这,这人是谁啊?”花卿影似乎对于眼前的情况万分不解,因此不敢随意答应。
“儿媳妇,这事情,我改日再和你解释!现在救人要紧!救人要紧!她肚子里坏了孩子,若是在耽误下去,只怕是要一尸两命啊!”
蒋平最后几乎是在哭求了!
花强见到这种情况,咬了咬牙,说道:“来人,把人抬到马车上去!先救人要紧!”
那车夫便就歪了头,不敢去看胭脂,帮着蒋平将人抬到了马车上。
等到蒋平同样上了马车,那车夫便急忙挥起了鞭子,大喊一声:“驾!”马车便朝着杏林馆的方向疾驰而去。
等到蒋宏琛将韩氏安顿了,追出来的时候,只瞧了一路的尘烟,却哪里能看得见蒋平和那胭脂的踪影?
到了下午的时候,整个通州城里都在流传着蒋府老爷蒋平的风流韵事。
谣言越传越离谱,越说越香艳,简直已经面目全非。
可是这谣言的当事人却是直到月上柳梢头的时候,都没有出现在蒋府之中。
韩氏早已经被气得病倒在床上,面色发青,四肢无力,甚至连口水都喝不下去。
那副恹恹的模样,说她是了无生趣也并不为过了。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去了一趟衙门,就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蒋老太太邓氏也是气得七窍生烟,也不管韩氏病得如何,便直接将在床头侍疾的蒋宏琛给唤了过来。
蒋宏琛虽然担心韩式的身体,却也知道这事情不和老太太交代清楚是不行的,便将韩氏交给了同样哭哭啼啼的蒋月儿了,亲自来见老太太了。
“老太太,您别急,这事情……唉,这事情,实在是,实在是莫名其妙!”
蒋宏琛便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只是巧妙的将韩氏推到那胭脂的行为轻描淡写的遮掩过去了。
老太太越听是脸色越黑。
这么看来,事情的起因应该就是蒋平背着家里人,在外头养了一房外室,偏偏这又不是个省油的灯,到处招惹是非,竟然还讲人家打伤,又砸了店铺。这才惹得事主上告衙门,最后弄得事情败露。
怪不得韩氏一副生不如死的德行,又是回了家就直接倒下了,连喘口气都费劲。
原来是被蒋平气得!
老太太心里由不得冷笑连连。
这个韩氏整日里掐尖买快,一副眼高于顶的德行,自以为将整个蒋府都捏在手里了,结果却连最基本的事情都没有做到——她自己的夫君都在外面和其他女人过日子生孩子了,她居然都懵懂不知!
真是可笑到了极点!
韩氏的死活自然是不干老太太的事情,然而这蒋平的行踪,她却是必须知道的。
“你父亲到底带着那个女人去了哪里?难道还能凭空消失了不成?”
老太太皱着眉头问道,她可不相信蒋平真能扔下这个偌大的家业就这么跑了!
“孙子,孙子不知……母亲被气得直头晕,孙子照顾母亲之后,再出去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是孙子办事不利……”蒋宏琛今日的事情的确是办得不怎么漂亮,简直是里子面子都同时丢光了。
“嗯,你且让人去城里叫得上名字的医馆里去找一找。”老太太直接吩咐道,“那女人既然是动了胎气,你父亲必然是急着带她去救治。”
蒋宏琛点点头:“老太太说得在理。只是……若是找到了父亲……那女人……如何处置?”
那个女人很明显是怀了孩子,蒋平又待她如珠似宝一般,若是真的让她生下了孩子,将来还能了得吗?
虽然蒋宏琛已经长大成人,然而这样的贱种,他也是不希望出现在自己家里——既给他的母亲添堵,也让他自己心里不舒服。
“你不必担心此事。不管她生下的是金子银子,都不会影响你的地位!你是你父亲的长子,更是嫡子!不会有任何人能威胁到你!”老太太知道蒋宏琛是钻了牛角尖,便开解道,“你年纪小,犯了糊涂也不算是奇怪。只是你要明白,今日你父亲闹成这样,只怕事情是瞒不住的。你若是真的对那个女人动手,难道你的名声不要了?一个苛待庶母和庶弟的罪名,你可能够承受得起?你如今春闱在即,可是万万不能在这个时候行差踏错!否则努力了这么久的时间,就都付之东流了!”
老太太的这一番话,实在是令得蒋宏琛有醍醐灌顶之感。
他终于是明白为什么父亲宁可得罪母亲也要将老太太接回府里了。
单只是这一番话,就绝对不是他的那个母亲能够说出来的。
他那般的巴结知府崔大人家的公子,又给崔大人变相送了许多的礼物,就是希望崔大人能够给他出一份推荐书。
本朝规定,每一位入京参加春闱的士子都必须有一位鸿儒或者朝臣出具的推荐书,以证明参考士子人品高洁,学问一流,有资格参加春闱。
于是乎,每年一到春闱前夕,这些士子们便会四处运作,目的就是为了得到一份有分量的推荐书。
在这通州城里,一方父母官知府大人的推荐书,当然是最最难得的。
本来,这件事情已经是十拿九稳了,可是今天的事情出了之后,却是又生出了许多的变数。
那崔大人今日看向他的眼神,明显带了许久的探究和犹豫,显然是认为他们家里出了这种丑闻,他的父亲和母亲都表现得有些不堪,对于他的人品也产生了怀疑。
蒋宏琛心中懊悔不已。
今日就不应该让韩氏去知府衙门走这一趟!否则是否不会出现这种尴尬的局面?
可是此刻,却已然是没有了化解的办法,更加错过了弥补的时机。
蒋宏琛按照老太太的吩咐派了许多家人出门秘密去寻找蒋平的踪迹。因为是眼看着已经要到了宵禁,他又赶忙吩咐下人一定不要张扬。
他的这一番举动却是被另外一个人看在了眼里。
他急急忙忙的将消息传递了另一个人那里。
这人正是蒋平的庶子蒋宏珏,而他要去的地方,正是他的亲娘宋氏。
宋氏见儿子夤夜来访,心中很是惊讶。她急忙让丫鬟怡红、翠绿两个去门口守着。
“珏儿,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小心被太太给知道了,又要拿捏你!”宋氏看见了许久不见的儿子,到底还是欢喜的,只是心中却是畏惧韩氏的狠辣。
“娘,你放心吧!今日不会有人来理睬咱们的!”蒋宏珏低声安慰娘亲。
“你小心隔墙有耳!我不是告诉你,不要叫我娘吗?叫姨娘!”宋氏吓得够呛,急忙去捂住儿子的嘴。
蒋宏琛却是不想和娘亲纠缠这些无谓的事情,他急忙说道:“娘,你可知道,今日咱们府里出了一件大事!”


 第070章 你就是给我传信的人!

宋氏忌惮韩氏的狠毒,整日里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怎么会知道府里发生了什么?
她见儿子这般兴师动众的特意过来,就知道这一定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到底是什么事情?值得你过来这一趟?”
“娘,太太已经病倒了,老太太也气得够呛。听说是……父亲在外面有一房外室……”蒋宏珏将自己听来的事情七七八八的说了。
可是出乎他的意料。宋氏听了这些话之后,并没有表现出过分的惊讶。
他心里不解,便试探着问道:“娘,难道你知道……”
“没错……”宋氏叹了一口气,“我早就猜到,你父亲可能是在外面有人了。”
她的神情有些落寞:“这些年,我的身子也不好,你父亲对我不过是面子情,用心也淡了许多。这府里的其他妾室也不见得能够得到你父亲的欢心,可是偏偏你父亲身上每每出现一些样式新颖的荷包,或者是颜色和他平时衣衫相近,但是手工却明显不同的衣裳。太太人忙事情多,自然是不会留意的。可是我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蒋宏珏颔首:“原来如此。到底还是娘亲你细心。儿子每日里都见父亲。却也是没有发现这些事情。只不过,这一次的事情,儿子感觉有些奇怪……”
“你这是什么意思?”宋氏眼珠子一转,立马明白了儿子的想法,“你是说,这件事情是有人故意……?”
“正是!想父亲已经将那女人藏了这么久。又没人发觉,想必是不希望她生产之前被人发现的。可是这一次,却是为何这么巧,又闹得这么大,让事情根本没法遮掩?父亲虽然于内宅的事情不上心,可是并不是没有成算的人,怎么会犯这种错误?”蒋宏珏倒是将蒋平这个父亲猜得很透彻。
宋氏沉吟了片刻,脑海里转过无数个念头,最终却是说了一句让蒋宏珏特别惊讶的话:“或许是那个女人故意的呢?”
蒋宏珏一时没有想清楚,正要张口再问的时候,却听见外面怡红急声说道:“姨娘!太太那边来人了,说是太太病了。让所有的姨娘都过去侍疾呢!”
宋氏听了这话,赶忙对蒋宏珏说道:“你也赶紧回去吧!估计一会儿人也就到了你那边了!可不要在这个时候,让人家拿住什么把柄才是!”
蒋宏珏虽然心中仍然有不解,但是到底还是听话的从后门匆匆离开了。
这一夜,蒋府中的大小主子没有一个睡了安稳觉的。
同样的,在另外一个地方,也有几个人难以成眠。
“亲家,今日的事情多亏了你!大恩大德,没齿难忘!”蒋平得知那胭脂平安无事之后,差点就老泪纵横,扯住了花强不住的道谢。
花强心里膈应他老大不小却做事不着调,然而他得了女儿的吩咐,不得不勉强应对。
“亲家,你也太客气了。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只是……你看看。今天晚上,你们二位……这是回府,还是……”
花强的话语中露出几分勉强之意。
蒋平也明白这是为难人家。他们两个人现在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倒是让人尴尬。
主要是如今胭脂的情况还不稳定,他也不敢随意挪动,但是总不能就这么住在医馆里面。而且,蒋府……他也不能不回去说一声。
否则,韩氏那边的狂风暴雨暂且不说,就算是老太太那一关,他也是没法过的。
“亲家……你容我再厚颜求你一件事情……”蒋平厚着老脸恳求。
花强听了这话,脸色有些不好看,可是最终还是说道:“你说吧……我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就是了。”
“今日,我是一定得回府一趟的。但是胭脂……却是得劳烦亲家你安排去处了。”蒋平说到最后,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哪有人让亲家帮着自己照顾外室的道理?
“爹,既然公公开口了,那你就答应吧。若不是没有办法,公公也不会求的。”本来在内室里照看胭脂的花卿影,正好走了出来。
蒋平感激的说道:“儿媳妇,你果然是仁义孝顺。”
花强冷哼了一声:“若是真的这样,你们又怎么会将我的女儿逼着回了娘家?”
蒋平讪讪的说道:“这事情当时我并不在场……你放心,你放心,我回家就去说他们!改日必然风风光光的将儿媳妇接回去。”上土系号。
花强面色不愉,却仍旧是点点头:“既然我女儿说话了,我也就只好答应下你的要求了。只是明日一大早,你就得派人将这女子接到你蒋府去!你可听好了吗?”
蒋平如同小鸡食米一般,不住的点头称是。
他又进到内室去看了一眼胭脂,见她睡得正香甜,这才又放心的离开了。
花卿影见人走了,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父亲,这人可不好接回府里去。不如今日就让她在这里对付一宿。反正这里也是有现成的炭盆和被褥。若是随便挪动,反而不好。”花卿影看了看内室的方向。
花强会意:“你说的在理。就这么办吧。我现在去吩咐那些人今夜不要进来打扰,也免得冲撞了。”说完,他便就推门出去了。
花卿影重新又走进内室,低声问紫瑶:“怎么样?人醒了吗?”
“没有,一直睡着呢!”紫瑶摇摇头,“姑娘,你先看着,奴婢先去把安胎药煎上!”
“也好,你去吧!”
花卿影看着紫瑶也离开之后,这才坐到了那床头,似笑非笑的说道:“胭脂姑娘,你家老爷已经走了,你就不必在费心费力的装下去了。”
那本来闭着眼睛的胭脂,居然真的就睁开了眼睛,目光灼灼的看着花卿影。
她似乎有些没有料到,眼前这个人居然是这么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家,面上难免有些惊讶。
她打量了一番,这才笑着说道:“你就是那个昨日给我传信的人吧?”


 第071章 主动送回蒋府(钻石100加更)

花卿影浅笑不语。
胭脂却是已经认定了她就是昨日送了一封奇怪的书信过来,预言自己将到府衙一行的那个神秘人。
“姑娘,你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是想要帮我,还是想要害我?”
胭脂观察了一会儿,到底还是没有从花卿影那张完美无瑕的脸孔上瞧出半分的破绽。
她这般试探的询问,本不指望着对方能给她什么回应。却料不到,这一次,对方竟然开口了。
“我是帮你也好,是害你也罢。事情只看你自己到底要如何?你究竟是想要永远做个见不得光的外室,还是登堂入室真的进了那蒋家的门儿?”
花卿影不等胭脂回答,便替她给了答案:“既然胭脂姑娘今日已经按照我的安排去做了,显然姑娘还是希望做个堂堂正正的蒋家人的。难道不是吗?”
胭脂一愣,倒是没有料到她会说得如此直白。
她本是那青楼中的清倌人,却是在机缘巧合之下,缠上了蒋平这么个金主。
本以为不过是露水情缘,一朝过后也就烟消云散了,谁承想那蒋平竟然将她从青楼中赎身出来,并且妥妥当当的安排在宅子里做个正经妇人。
每日里也是锦衣玉食。娇婢豪奴的惯着。这胭脂即便是本来没有什么奢求,在有了孩子之后,也难免有了一些小心思。
既然能够有机会真真正正的从良,谁又愿意永远在没人的地方做什么“蒋太太”?
“姑娘的指点,我受教了。只是这事情还得和姑娘好好解释一下。那常家的事情,的确不是我有心授意的。我不过是因为午间歇晌的时候。每每听见隔壁吵嚷不休,因此便叫了府里的下人过去说一声,没想到事情竟然演变到了这种地不去。若是您和常家有交情,还请替我说声道歉。”胭脂解释道。
花卿影垂下眼眸,心道,这胭脂果然是个聪明人,又是个识时务的。
只是,她这番说辞实在是不怎么可信。
若是没有她这位“蒋太太”的指使,那些奴仆又怎么敢大张旗鼓的到处招摇,甚至于还大肆打着蒋府的名义胡作非为呢?
也许,这也不过是胭脂企图逼着蒋平就范的第一步罢了。只不过尚且没有等事情酝酿发酵,就已经被花卿影巧妙利用了。
“胭脂姑娘。这些事情不劳您费心。你且放心,那户人家一定会消失在通州城里的。也绝对不会有人知道,在胭脂胡同里,曾经有位胭脂夫人的。蒋府老爷对你也算是用心了。否则又何必特特选了这么个地方?”这话说完,花卿影便着意去观察胭脂的表情。
果然,胭脂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甜蜜和幸福。
看来,她对于蒋平还是有几分真情在的。
如此一来,就更是合了花卿影的心意了。
“你怀了身孕,不宜操劳,还是早些安歇吧。一会儿有丫头过来给你喝一副安胎药,你便可以安枕一夜。明日一早,我就送你回蒋府!”
说完,花卿影便起身直接离开了。
胭脂心中有话,可是到了嘴边,又终究是咽了回去。
她看着那微微摆动的门帘子。终究只是暗自叹了一口气。
第二日一大早,花强并没有如同约定的那般等待蒋平来接胭脂,反而是主动备好了马车。
“卿卿,你为何非要亲自走这一趟?”花强不乐意女儿操劳,有心阻拦。
花卿影笑着说道:“爹,好歹我现在也还是蒋家的儿媳妇不是?府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能不去看看公公婆婆还有太婆婆?你放心,我吃不了亏。只是不愿意别人过后在背后戳我脊梁骨而已!”花卿影说话间的功夫,紫瑶已经扶着穿着厚重的胭脂慢慢走了出来。
花强见她来了,便住了口,不肯多说了,他只能是等着胭脂上了马车之后,亲自将女儿也扶了上去,又千叮咛万嘱咐车夫务必要小心。
蒋平回府之后,自然又是一番惊涛骇浪。
老夫人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他行事不端,辱没了蒋家的名声,甚至说他不配做蒋家的子孙。
他忍着耻辱,解释道:“母亲,并不是儿子不懂事,年纪这么大了,还要出去鬼混。您且想想,这府里是怎么一个情形,您是再清楚不过了。儿子不过是想要找个消停地方,能够少些聒噪,少些烦恼罢了。”
蒋老太太听蒋平唉声叹气,反而哑然了。
若是蒋平梗着脖子和她据理力争,她自然可以大骂他一顿解气。可是如今,一个年过四旬的“老爷”竟然说出这种可怜兮兮的话,倒是让她无可奈何了。
“哎……你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