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花影压重门-第2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蒋宏琛和蒋宏珏都是识相的站起身来,恭敬的告辞了。
等到两个人走远了,老太太口中依旧在念叨着:“木头,木头……”
昨天,花卿影去看了看林姨娘,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会那副样子,但是那人的痛苦不像是作假。难道真的是病了?
“奶奶,大爷说了,今儿中午还是没工夫回来吃饭。说是外面有应酬。”豆蔻进来之后,恭恭敬敬的说道。
花卿影的思绪被打乱,不得不先来应酬着丫鬟:“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豆蔻难免觉得这位大奶奶似乎比之前更加冷淡了三分。
她想了想,又多加了一句:“大奶奶,您不要放在心上,大爷也不是故意的。想是最近因为春闱的事情,应酬太多了。”
“你怎么就觉得我会多想呢?”花卿影淡淡一笑,“你去吧,我知道大爷是什么样的人,不会误会的。”
豆蔻听了这话反而越发的不安,可是又不肯多说了。她刚要起身离开,却又听见花卿影发问:“表姑娘……最近怎么样?”
“这个……奴婢不知……”豆蔻心中一凛,有些不敢说话。
“哦?那可能是我想错了?我本以为你一定会知道的。”花卿影的笑容意味深长,却是令得豆蔻胆战心惊。
“大奶奶,若是没事,奴婢便就退下了。”豆蔻急于想要离开,却在出门的时候差点撞上了要进门的紫瑶。
“哎呦,豆蔻姐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走路也不看着人。”
然而平时最是要强的豆蔻听了紫瑶的话,却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强笑着说了声抱歉,就匆匆离开了。
“她这是怎么了?”
紫瑶觉得莫名其妙,便去问花卿影。
花卿影冷冷说道:“没什么,不过是被我戳中痛处罢了。李婆子的事情,我可是还记在心里呢!而且早先的不少事情……只怕这丫头都在中间掺和了吧。”
“大奶奶说的是……”紫瑶有些没想明白。
“那时候你还不在,自然是不知道的。早先有个姨娘给我下药……”她将之前柳氏的事情简单扼要的说了一下。
“你的意思是,那个下药的人,其实是豆蔻姐姐?”紫瑶睁大了眼睛。
“若不是贴身伺候的,哪里有机会给我下药呢?只不过,当时我使了一些手段,将柳氏给除了,也没让她得到任何的好处。现在,我觉得也是该敲山震虎的时候了,否则我的大事,就要被她们给耽误了。”花卿影冷笑了两声。
她看了紫瑶一眼,问道:“我不是让你去看看林氏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大奶奶,是这样的……才刚我出了咱们院子不远,就遇见了……”紫瑶低声说道。
“哦?他说要见我一面?”花卿影微微蹙了蹙眉头,“我倒是不怎么愿意见他。”
“大奶奶,奴婢瞧着他不像是胡言乱语。不如奴婢陪着你过去吧?”紫瑶的感觉总是很敏锐。
“也罢了,既然如此,你就陪着我亲自去看看林姨娘吧。”花卿影自己拽了屏风上搭着的斗篷,披在身上就往外走。
“林姨娘?不对,是二……要见你……啊,我懂了。大奶奶,你等等奴婢。”紫瑶急匆匆追了上去。
主仆二人一前一后来到了蒋府的园子里,却来到了一个位置有些偏僻的凉亭附近。
如今,天气越来越冷了,这里又是四处透风,必然是少有人来。
可是偏偏的,那凉亭里竟然坐着一个人。
当他听到附近有脚步声出现的时候,他带着惊喜即刻回头看去。
“大,大嫂,……”
“二叔,就别客套了。我也不想闹那些虚的,你特意让我的贴身丫鬟叫我来这里,到底是有什么事情?”花卿影和他保持了三尺左右的距离。
蒋宏珏岂能看不出她明显的疏离,即便是有心想要靠的更近,也只好望而却步了。
“大嫂,我不过是想要问问,你可知道大哥这几日休息得好吗?可是曾经噩梦连连?”
花卿影觉得这话颇有些莫名其妙。
说实在的,她真是没法回答合格问题。因为她和蒋宏琛始终还是处于分房而居的状态。
虽然,他对她的态度也称不上多么的坏,但是也绝对不像是普通的新婚夫妻。
至于蒋宏琛到底睡没睡好觉,她当然无从知晓。
然而,依着她今日早饭的时候看到他的样子,应该不像是做了什么噩梦吧?
“二叔,这事情我却是不知了。我刚刚回来两日……能否问一句,为什么二叔要问这些呢?”
“是这样的。这几日,我都跟着大哥在外面应酬,瞧着他精神挺好的,并不像是被噩梦困扰的模样。然而,今日他在祖母的面前却说是连着做了好几天噩梦……”蒋宏珏将之前在老太太那里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花卿影戏中冷笑,他的梦只怕困扰的不是他自己!
“多谢二叔提点了。只是……”花卿影眉梢微微一挑,“这话是你自己想要告诉我的,还是宋姨娘呢?”
“大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蒋宏珏脸孔有一瞬间的僵硬,“我倒是听不明白了。”
“没什么……我就是想要你知道,有些事情,我会做,但是并不见得就要稀里糊涂的去做。宋姨娘,和你,跟我之间,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以后还是不要互相来往的好。更何况,我也不是一个喜欢给人当枪使的人。”
花卿影前世也和宋氏打过交道,知道这是个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女人。只是,她这份难得的糊涂,却是不简单。不但是成功的在韩氏的阴谋连连之下,生下了儿子,并且还将这个儿子最终培养成了当朝的探花!
看着花卿影渐渐远离的背影,蒋宏珏心中五味杂陈。亚叨团号。
“珏儿……”
宋氏从另外一侧的假山后面,慢慢走了出来。
她因为风寒未愈,还有些咳嗽,却是不带着一个丫鬟,自己来到了这里。
“娘?你怎么来了?”
蒋宏珏急忙过去扶住了宋氏,又将身上的斗篷解下来,给娘亲披上。
“天这么冷,您怎么跟过来了?”
蒋宏珏有些埋怨的说道。
宋氏看着儿子,过来半晌方才说道:“这种女人,不是你应该觊觎的。而且,即便是她不是你的大嫂,你也驾驭不了她。”
“娘……你,你在胡说什么?”
蒋宏珏为亲娘说中了心事,显得十分慌张。
“珏儿,知子莫若母。你在想什么,我岂能不知道呢?”宋氏叹了一口气,“然而,现在正是最关键的时候。若是事情成了,你便可以出人头地,若是不成……那么一切便会付之东流……”
“娘,我明白,我都明白的……”蒋宏珏抿了抿嘴唇。
“现在,必须要将太太和大少爷的注意力转移到其他事情上。否则她们就会注意到你……而你之前那么多年的掩饰,很可能就要暴露了。”宋氏一再的提醒蒋宏珏,“大奶奶……便是你的最佳帮手,也是掀起风浪的最佳人选。”
“娘,我懂了。你放心吧……我懂了……”蒋宏珏扶着宋氏的手微微紧了紧,强笑道:“我扶您回去吧。风大,小心风寒更加严重了。”
宋氏点点头,母子两个这才一同离开了。
回到胜意居,花卿影刚刚坐定,就叫了紫瑶过来,低声吩咐了几句。
“这事情就拜托你了,若是办不好,你以后就不用回来了!”
紫瑶吓了一跳,没想到花卿影平淡着声音居然说了这么一句话出来。
碧珠掀着帘子正要往屋子里走,就看见紫瑶像火烧屁股一样,疯了似的冲了出去。
“死蹄子!这是得了癔症不成!乱跑什么!”可是紫瑶却像是没听见碧珠的话一样,自顾自的跑了!
“大奶奶!她这又是怎么了?成天跳脚猫一样,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碧珠话里都是嫌弃。
“没什么!不过是她娘病了,她急着回去看一看罢了。”花卿影吹了吹茶末子,轻轻抿了一口。
“什么?她娘又病了?”碧珠翻了个白眼说道:“大奶奶,她到了这院子才几天,她娘可是都病过三回了!”
花卿影一笑:“估计她娘真是体弱多病吧……”
她转了话锋问道:“林姨娘那里怎么样了?还是病得死去活来?”
“可不是吗?这连着两天了,每天都是鬼哭狼嚎的,真是……”碧珠满脸的不屑。
在她看来,这根本就是林姨娘借着怀孕,就做张做势,故意装病,为的就是吸引蒋平的注意力啊!
“那父亲和祖母有没有说怎么解决这么个问题?就这么一直‘病’下去,也不是什么办法吧?”花卿影接着问道。
碧珠一脸神秘的凑过来,悄悄说道:“奴婢听说啊……好像都觉得林姨娘这一次不是病了……”
“不是病了是什么?”
“听说……听说,都觉得应该是中邪了!”碧珠饶有兴趣的说道。
中邪?
真的是中邪了?
“啊!老爷!我好疼啊!你救救我!救救我!”
林姨娘依旧是不停的在床上打滚,模样痛苦无比。
原来娇嫩丰满的小脸,居然也因为这两日的折腾显出了几分的憔悴。
丫鬟婆子在一旁看着干着急,却是没有什么好办法。
就连是蒋平此刻也是愁眉不展。
这么个折腾法,不要说是孩子,只怕就连大人也难保住了!
“老爷……”一个丫头突然畏畏缩缩的走了过来,低声说道:“奴婢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说吧!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可避讳的!”蒋平烦闷的揉了揉眉心,看了一眼那个丫头,却发现这是一直跟在胭脂身边伺候的人,好像是叫春兰的。
“老爷!奴婢瞧着,我们姨娘……我们姨娘分明是被什么冲撞了!不如请个有神通的道长或者是仙姑……”
“闭嘴!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堂堂一介丞相,府上的女眷病了不好好去看大夫,却要请什么道长仙姑?这不是贻笑大方!”蒋平立即怒容满面的斥责!
恰在此时,林姨娘在床上又尖叫了一声。
蒋平吓了一跳,再一看,就发现林氏捂着心口凄凄惨惨的哭泣着。
蒋平顿时觉得心头一阵绞痛。
春兰见状,扑通一声跪下:“老爷,求求你了!找个道长或者仙姑过来吧!您瞧着姨娘这模样,要是再折腾下去,只怕是肚子里的小少爷也保不住了!”
蒋平一呆,再看了看那痛苦万分的林姨娘,终于一咬牙一跺脚,说道:“罢了!你去吧!只是不要惊动旁人!一定要悄悄的去!”
春兰赶忙爬起来,低头说了声:“是!”
可是她的嘴角却是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个有些得意的笑容。
春兰出去了大概一个时辰,就请来了一位道姑。
那道姑看着年纪不到五十岁,容长脸,一双眼睛略微有些浑浊,可是却显得十分的精明。她穿着土黄色的道袍,手中拿着一柄拂尘,摆出一副严肃的模样,倒真的有几分道骨仙风了!
“老爷!这位京城里出名的周道姑,最是善心有灵通的。京城里好些大户人家都找她做法驱邪,保护宅邸平安!有了她,咱们姨娘一定可以逢凶化吉,母子平安的!”
蒋平审视的看了看那道姑,瞧着不像是个招摇撞骗,敛财无德的,这才一脸严肃的说道:“那便劳烦你了!若是如夫人真的平安无事,本官必有重谢!”
那周道姑点头说道:“老爷放心,贫道必能斩妖除魔!”
她进去看了看林姨娘,随即脸色阴沉的说道:“这位姨娘,的确是中邪了!”
蒋宏琛心中一惊,似乎是有些不相信这道姑的话,忍不住又追问了一句:“你确定吗?真的是中邪了?”
周道姑的模样似乎有些不高兴,撇着嘴说道:“老爷这话也太过奇怪了,难道贫道竟然会骗人不成?只怕是这院子里有其他人冲撞了这位姨娘!”
冲撞?
蒋平心里回想起,这段时间,府里发生的种种事情,心中也难免有些心虚了。
之前,又是有人突然病了,又是有人被蛇咬了,莫名其妙的出了很多事情,难道都是因为有什么冲撞了?
这一次,林氏乃是怀了身孕,本就身体虚弱,容易被邪祟入侵,是就应验在了她的身上了?
蒋平心中发起慌来。
“道姑,那在下的如夫人?此刻没有么危险吧?”蒋平急忙询问。
“无妨,贫道已经给如夫人行了道术,暂时压制住了那邪灵作祟。但是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所以还是需要及时开坛施法!”
蒋平看了一眼林姨娘的方向,发现她居然变得安静了许多,而且表情也没有那么痛苦了。心中倒是叹服这道姑,只怕是有三分法术的。
周道姑推算了一番之后,一本正经的说道:“贵府的西南方向,似乎有些黑云,恐怕有不祥之兆,不如请老爷带贫道过去瞧瞧。”
西南方?蒋平一愣,便就多了三分的犹豫。
那不是蒋宏琛的住处吗?


 第082章 又一次泼脏水

“道姑,你是否看错了?那里住的乃是在下的儿子,最是阳气旺盛的,又怎么会阴气重?”
蒋平觉得这周道姑是不是有些夸大其词。总不能自己的一个儿子妨碍了另外一个儿子吧?
“贫道绝对不会看错!只怕是那邪灵也意欲吸取少爷的阳气,若是不除,恐怕是连贵府的少爷也会有灾祸!”周道姑闭着眼睛。煞有介事的说道。
蒋平一听这话,更是惶恐,赶忙说道:“快去,快去!让大少爷都把院子给空出来,一会儿道姑就去那边为姨娘祈福,为大爷化解煞气!”
到了胜意居,春兰发现蒋宏琛居然不在,多少有些意外。
她皮笑肉不笑的对迎上来的豆蔻说道:“奴婢奉老爷之命,过来求见大爷和大奶奶。”
“呦!这不是春兰吗?怎么不去伺候姨娘,反倒跑到这里来了?”花卿影笑着问道,这个丫鬟她是见过的。之前她曾经跟着那林胭脂一起去到杏林堂,帮着照顾。只不过,当时因为花卿影有话要对林胭脂说。所以找办法打发了这个丫头。看这个架势,这春兰应该是跟着林胭脂一同入了蒋府了。
“没什么大事!不过是姨娘身子一直不踏实,所以请来一位有大神通的道姑,想要开坛做法,去除妖孽。选在了大爷这里,还请大奶奶行个方便!”春兰的口气不是很恭敬,竟然和早先的时候判若两人。显然,随着林姨娘地位水涨船高。这位丫鬟也有了骄娇二气。
豆蔻听了这话,叉着腰冷笑着说道:“放肆!你是什么东西!大爷的院子岂是那些乌七八糟的人可以进来的?大爷这里都是珍贵的古籍,要是少了一本半本,你的命都赔不起!”
“姐姐真是……这又不是奴婢自做主张?这可是老爷的吩咐!”春兰特意在“老爷”两个字上,加重了音量!
花卿影拍了拍满脸气恼的豆蔻。说道:“豆蔻!你何必和一个丫头置气!既然这是父亲的吩咐。咱们只遵守就是了!”
“碧珠!”花卿影喊了一声。
碧珠立马跑了进来,说道:“请大奶奶吩咐。”碧珠的眼睛却是不屑的瞪了春兰一眼。方才的话她可是听了个一清二楚。她不由自主就在心里骂了一句:亚大夹号。
狗仗人势!
“去收拾一下院子,让没有事的丫鬟婆子都回避一下!可千万别打扰了开坛做法!否则这林姨娘有个三长两短,只怕是就要咱们负责任了!”花卿影斜着眼睛看了春兰一眼。
春兰是知道花卿影和林姨娘之间的“渊源”的,好歹算是没有敢冒犯花卿影。
她草草的行了个礼,就出去了。
过了约莫盏茶的功夫,碧珠进来说:“大奶奶,都准备的差不多了。一会儿这里烟熏火燎的,咱们还是到外面去吧。方才奴婢见大爷也已经等在外面了!”
“大爷回来了?”
花卿影心道。蒋宏琛回来的倒是巧。
她扶着碧珠的手往外走,果然就看见,外面春兰领着一群人在不停的忙乎着。
而蒋宏琛也是面无表情的站在一边冷眼旁观,更加令人惊奇的是,那站在他身边的竟是许久未见的韩素素。
韩素素皮笑肉不笑的行礼:“大嫂,真是好久不见了。”
“表姑娘。”花卿影也是微微躬身回礼,“看来表姑娘的身体已经安好了?你身子可不好,怎地大老远来这里吹风?”
她看着韩素素那盈盈不堪一握的腰肢,还有那薄如蝉翼般的衣裙,心里忍不住冷笑。
也别说,这样的天气里,也只有她肯穿成这副模样,又弄了个那么惹眼的银狐皮裘,装出这副飘飘欲仙的模样。
奈何,蒋宏琛就吃这一套。
“大爷,天气也日渐冷了,你总该多穿些衣裳才是。”
花卿影故意走到蒋宏琛的身边,帮着他整理了一下有些敞开的衣领,就像是一个最最贤惠的妻子。
“嗯,知道了。你也要注意身体。”
蒋宏琛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几个装神弄鬼的人身上,对于花卿影的话并没有放在心上。
然而,韩素素却是经不起这样的刺激,立马就脸色变得惨白,不停地咬着下唇。
三个人眼见着一个不大的法坛就在胜意居前面的位置建了起来。
法坛四周挂着一圈白绳,上面贴满了黄色的符咒。一条长案摆在其中,上面防着一个颇有些年头的黄铜香炉,其中已经放好了三支香烛!香炉前面则是三牲祭品。
倒是难为春兰,短时间内居然准备的如此齐全!
正当众人忙乎的不亦乐乎的时候,突然有人大声喝道:“放肆!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春兰赶忙回头。
居然是韩氏领着陈嬷嬷等人来了!
此刻她满面怒容,显然是被眼前这荒唐的景象激怒了。
“这是什么地方!怎么容你们如此胡作非为?”韩氏指着春兰的鼻子大骂!
蒋宏琛三人赶忙过来给韩氏行礼问好。
“琛儿,你就由着她们胡作非为?你这大爷的体面都忘了吗?”韩氏表现的非常气愤。
“母亲息怒。并非是儿子纵容她们,只是……这乃是父亲的吩咐!”蒋宏琛的脸上露出三分的无奈。
韩氏看了花卿影和韩素素一眼,两个人也附和般的点了点头。
“你父亲最是厌恶这等神鬼之事,怎么可能允许这些事情发生?我不相信!”韩氏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
春兰赶忙上前说道:“启禀太太。姨娘实在是病得没法子了,就请了位道姑过来查看,说是府中阴气太盛,恐怕有不祥之物作祟!老爷这才答应了开坛做法。”
“既然如此!自在林姨娘的院子里做法!为什么又过来叨扰大爷的安宁!”韩氏继续问道。
“那道姑说了,只有大爷的院子最适合做法,所以才只有委屈大爷和大奶奶了!还请太太,看在林姨娘肚子里的小少爷的份上,不要横加阻拦!”春兰语气是在哀求,可是话里话外都很强硬。
韩氏气得倒仰,甩了帕子说道:“好!好!如果不让你做法,只怕你是要去回禀老爷,说我故意不想着林姨娘好了!我倒要看看,这道姑到底有什么神通!”说完,她也站到一边,可是眼睛里却有一闪而过的冷芒。
春兰得意的一笑,回头接着去收拾她的法坛。
此时,那周道姑就在众人的簇拥之下,慢慢走了过来。她先是看了一眼这法坛的布置,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就是妆模作样的掐指一算,说道:“时辰已到,贫道即将开坛做法!”
那些丫鬟婆子们立即退到了法坛之外,又离开了一段距离。
只听那周道婆口中念念有词:“玉清有命,告下三元;十方曹治,禀命所宣;各统部署,立至坛前;转扬大化,开济人天;急急如律令!”
随后她将手中的拂尘一甩,那三根燃着的香烛之上居然突然爆出火花浓烟!
“碰”的一声,众人都是心惊胆战,也越发的觉得这道姑是真的有三分法术。
花卿影冷眼看着那左腾右移的周道姑,双眸射出令人冰冷刺骨的寒气。
蒋宏琛站在一旁,看到她的目光,顿时一怔,可是随后,再去看时,却发现,花卿影依旧是那一副温柔得体的美人儿模样。
他一时之间有些恍惚,难道是自己看错了?
周道姑神神叨叨的跳了半天,终于是指着胜意居,大声说道:“此处有不祥之人!此人属羊……”她的手指不停的掐算着,然后说道:“且是三月出生的阴人!”
春兰听了这话,心头一跳,这怎么和当初商量的不一样啊?不是说应该说是大爷的院子里埋了什么妖邪之物,然后当众挖掘出来吗?
怎么变成什么不祥之人了?
她急忙给周道姑使了个眼神,可是偏偏周道姑将脸扭了过去!
韩氏走了过来,看着周道姑道:“仙姑,你说的可是真的!”
“太太,信不信由你!若是您不愿相信,只管撵了我出去。只不过贵府那位姨娘的病,只怕是……就难了!”周道姑也不生气,语气却是很强硬。
春兰见这架势,心道,逮住一个也好,否则只怕是没法和姨娘复命!
她赶忙走过去,跟韩氏说道:“太太,为了姨娘着想,咱们还是把这个人找出来吧!否则如果姨娘肚子里的小少爷有个什么,如何和老爷,老太太交代呢?”
韩氏点了点头:“我方才见这位仙姑,似乎是有些法力,只怕她说的是真的。到了这个时候,自然是宁可信其有!”她的模样倒像是被周道姑的神通给征服了。
她回头看了花卿影一眼,说道:“你们看……这事怎么办?”
“自然是以林姨娘的病为重了。虽然大爷是不可能沾染什么脏东西的。可是若是不让这位仙姑找一找,只怕是林姨娘……和太太都不会放心!”花卿影目光灼灼的盯着韩氏。
韩氏微微一颤,随即恢复镇定,说道:“还是大奶奶明白事理。既然如此,那就找!把胜意居所有的丫鬟婆子都召集起来!”
“且慢……”花卿影突然又拉着长音说了一句。
韩氏回头,问道:“怎么?大奶奶可是又反悔了?”
“若是找不到这个人,又该如何?”花卿影笑着问道。
韩氏一见花卿影笑得这副模样,就心里发毛。
可是,她还是笑着说道:“这自然得问问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