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花影压重门-第3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她尊重他的情感,可是轻视他的作为。
“不,大嫂,你不明白,我想要保护你。”蒋宏珏依然按照自己内心的对花卿影的印象,不停地述说着:“你曾经是那么的快乐,那么明艳,可是现在呢?你每天都皱紧了眉头,要去面对那样严酷的现实?你明明知道,大哥喜欢的不是你!你一定后悔了吧?你一定想要逃离吧?这是多么可怜的事情?你跟我走吧,让我为你承担这一切!卿影……”
“二叔!”花卿影虽然不知道,他是从哪里知道她曾经如何如何,却是不得不打断对方的自说自话,“我希望你明白!我一点都不后悔,一点都不想逃离,我可以为自己的决定负责,也可以承担后果。我不但能够保护我自己,也可以保护我关心的人!我怎么可以不负责任的扔下我的父母,自己离开?请你不要随便替我做决定!”
蒋宏珏愣住了。
她拒绝了他。
他这才抬起头仔仔细细的看着面前的女子,她还是她,她依然还是那么美丽明媚;可是她却又不是她,因为她的眼睛里闪烁着之前自己从未见过的坚强和镇定。
蒋宏珏突然觉得一阵无力,他摆了摆手,说道:“大嫂……是我,我错了,我……是我想得太多了。”
他需要时间来祭奠这段爱情,这段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的爱情。
花卿影本来想要劝说对方几句,可是看到他那张有些无措的脸,她感觉还是让他好好安静一下才好。
毕竟过去的花卿影已经走了,如今的她承担不起这种过于超然过于自私的爱情。
她慢慢退出了那座八角亭,穿过了那片遮挡住众人目光的小树林。
可是到了大路上,她突然意识到,她迷路了。
花卿影左右张望,却没有看到有哪个丫鬟或者下人经过。看来这里已经是颇有些偏远了。也是怪她自己,方才和崔璧云一路走来,却是没有留意路途,也没想到堂堂崔府姑娘居然会安排女客人和其他男人私会。
“翠兰,刚才那个小贱人到底和你说什么了?居然把你吓成那副模样?你快说啊。”
“没,没,……没什么,我不过是可怜她一个商女被咱们孤立,感觉有些于心不忍罢了。”
“真的?你别开玩笑了……对了那边有个八角亭,咱们过去,你和我细细说。”
花卿影心里一惊,这不是马翠兰的声音?
八角亭?蒋宏珏肯定是还在哪里悲春悯秋!
若是被其他的姑娘看到自己居然在离八角亭不远的地方出现,难保不会有“私会”、“苟且”等等流言!
想到这里,她赶忙离开了大路,朝着一旁一条颇为隐秘的小路躲了过去。
花卿影慢慢试着走出一段距离,心想着说不定能再从另外一条小路回到大道上,却发现自己似乎是越走越偏。她不禁有些后悔,自己方才过于鲁莽了,应该先找个地方隐藏一番才是。可是又转念一想,方才那地方只有一片小树林,又哪里有什么地方可藏身的?
正自懊悔的时候,一个穿着青色小袄的小丫鬟,手里捧着个托盘从那边走了过来。
花卿影心中一喜,赶忙拦住那小丫鬟说道:“敢问这位姐姐,我迷了路,要到琉璃水阁该往哪个方向走?”
那丫鬟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试探着问道:“您是过来参加我家赏梅宴的姑娘?”
“正是,正是,我夫家姓蒋,还烦请姐姐帮我带路。”花卿影赶忙邀请对方帮忙。
那丫鬟行了个礼说道:“原来是蒋府的贵客?倒是奴婢无礼了。只是方才各位姑娘们已经离开那水阁,往梅园那边赏花去了。”
“我乃是蒋府的大奶奶。只是这梅园?又在何处?”花卿影一想也是,她这边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人家换个地方也算正常。
那丫鬟甜甜一笑,说道:“那奴婢就领着您过去吧。想必我家姑娘也在找您呢。我送您过去,倒成了功劳一件。”
她才不会找我呢,就是她把我弄到这里来的。
花卿影暗自腹诽,可是还是谢了丫鬟的好意,又悄悄塞给了她一个小荷包。
那丫鬟捏了捏荷包,脸上露出了更加真挚的笑容,当先领着花卿影往那梅园走去。
大约走了两盏茶的时间,可是那丫鬟还在不知疲倦的走着。花卿影心里生出阵阵不安,就问道:“怎地这梅园如此远吗?”
那丫鬟回头笑着说道:“就快到了,蒋大奶奶。其实从琉璃水阁到那里并不远的,但是离这里就真的有些远了。”她好似怕花卿影无聊,又接着说道:“蒋大奶奶,你可知道,那梅园的各种梅花都是我家大少爷亲自伺弄的,人人都说这是通州城里最美的梅花园。”
花卿影觉得无话可说,只静静的跟在丫鬟后面。
又过了一会儿,那丫鬟指着一处假山说道:“蒋大奶奶,穿过那个假山就是梅园了。”
花卿影一看那假山,竟然真的浑似一座天然的长廊一般,通向了另外一边。她心内有些迟疑,可一想这里是堂堂的知府大人府上,难不成还能有什么不测?
她暗笑自己实在是有些草木皆兵了。
那丫鬟依旧稳稳的走在前面,花卿影轻轻提了裙角跟在后面,免得被残雪污泥弄脏了衣裙。
假山里其实有些昏暗,但是那丫鬟却像是十分熟悉路途一般,东转西折,一点都没有犹豫。
但是花卿影怎样也没有料到,拐了一个弯之后,那丫鬟突然不见了踪影,面前反而出现了一个颇为高大的身影!
虽然看不清楚他的面容,但是很显然,这不可能还是刚才那个丫鬟或者其他女子,而是一个身材很高的男子!而且那微微传来的好闻熏香,还证明这是一个出身不差的男子!
花卿影瞬间明白了,自己掉入了被人设下的陷阱!


 第090章 迟来的救星

花卿影的指甲深深嵌进自己的手掌里,她想用痛楚唤醒自己,让自己彻底的冷静下来。
那个男人慢慢转过身,笑着走了过来,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火折子点亮,似乎是想要好好看看自己的猎物。也终于让花卿影看清了他的面目。
那人容貌尚且算得上是英俊。然而双目浑浊,眼下发青,一副酒色过度、放纵淫邪的模样。他细细端详着花卿影,随后露出一个自以为颠倒众生的笑容,说道:“大奶奶,果然是缘分。竟然让在下在这里遇见了你!可见是功夫不负有心人!”
花卿影反复的回忆,确定自己的确不曾见过这个男人,更加不可能认识他。可是他为什么会说什么功夫不负有心人的鬼话?
她看着他一步步的逼近自己,心中明白,恐怕这人就是那指使了小丫头哄骗自己进入陷阱的幕后黑手了!
她知道自己这次是阴沟里翻船了。
她只顾着提防那些吃干醋的小姐们明面上的算计,却没有想到会有人用这样阴损的手段来对付自己。看来她是低估了这些人的龌龊卑鄙。
花卿影一时的轻敌却给她带了这样大的麻烦。
想必眼前的人或者其他人也是认定了,她这样一个弱女子,是没有办法对付这个无耻之徒的。
可惜……现在的花卿影。可不是当初那个手无缚鸡之力,任人宰割的弱者!
花卿影微微低下头,露出惧怕的表情,可是手却掩在袖子中轻轻的拽下了压裙的荷包。她好似紧张般的将双手握在了一起,脸上流下两行清泪:“这位公子,我是已经出嫁的妇人,不能没了清白。求求你可怜可怜我,不要做出什么有违伦常之事。”说完。美目微红,泪水盈睫,楚楚可怜的望着那大汉。
那个男子见到花卿影这般的柔弱,目光中的欲望却是更盛。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角嘴微微上翘:“大奶奶。在下仰慕你已久了。这才费劲心机的想办法找机会相见。有道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乃君子,你又是淑女,今日何不做对露水鸳鸯?”
花卿影的头脑在不停的转动着。听到了对方的这些无耻到了极致的话,她心头灵光一现,终于明白了对方是谁。
“你,你是崔公子?”
那男子露出一丝的惊讶之色,然而不过是一瞬间的怔忪之后,便笑得更加得意。眼神也越发的热切。
“大奶奶果然是佳人,不同凡响的佳人!在下没有看错……你和其他女人不一样……不一样……”
这人竟然真的就是这崔知府府上的大公子,崔凯!
花卿影咬紧嘴唇,心里燃起熊熊怒火。这个卑鄙的小人,居然为了自己的私欲,设下这等陷阱,存心要毁了她的清白。在这样一个社会,一个女子没了清白就等于没了性命!如此的狠毒,真是令人齿冷!
哼!这样的人死不足惜!
花卿影内心鄙薄,握紧了手里的东西,面上却是更加的惊恐,身子也微微颤抖。
“崔公子,你也是世家出身,更加和我的夫君是至交好友,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情?”
那崔凯却是不屑的撇了撇嘴:“大奶奶,你这般的女子,哪里是那样的俗人能配得上的?你放心,你今日若是从了我,将来我必想法子,和你做一对长久的夫妻。那蒋府不过是日薄西山的破落户,哪里比得上我们家?大奶奶,你就从了我吧!”
崔凯轻轻打了个响指,就有一个小厮从一旁钻了出来,讨好的看着崔凯。
崔凯努了努嘴,说道:“还不帮着本大爷动手,让大奶奶顺从些?也免得一会儿伤了大奶奶。”
那个小厮一步步逼近,花卿影摇着头流着泪,慢慢后退,直到她的后背撞上了坚实的山壁,她意识到,自己已经无路可退!
小厮张开双臂,猛地扑了过来!
他双手紧紧抓住花卿影的一只胳膊,拉扯着她往角落里走去。崔凯见小厮得手也是阵阵冷笑,往这边走了过来。
崔凯刚要也扑将上来,却看见花卿影猛地向小厮的头上打了一下。
这轻轻一打之下,小厮就突然松开了住着花卿影的双手。
紧接着,他便是颓然倒地,人事不省!
崔凯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大活人就这么突然没了声息,心中又惊又怕。
他瞪大了双眼,似乎还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方才还生龙活虎的小厮,怎么会被一个弱女子这么一拍,就这么倒地不醒了?
这个女子莫不是妖孽!不可能!不可能!怎么看都是个普通的姑娘!
如果说刚才崔凯还存了一丝留下花卿影性命,将来作对露水夫妻的想法,那么现在他就已经是完全起了杀心。
崔凯咬了咬牙,不管她是个什么东西,他就不信今天不能让她就范!大不了就用强,然后再杀了她就是!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他从靴子里掏出一把带刀鞘的匕首,“呛”的一声抽出匕首,目露凶光,朝着脸上早已经没有了泪痕的花卿影一步一步走过去!
花卿影捏住了手中的又一只银针。对方如今已经有了防备,肯定不能像方才那般一击得手,恐怕会伤了容貌或者是损失一只手脚?
她心中冷笑,那又如何,经过了那一场生死,她如今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生命!损失容貌又如何?少了手脚又如何?只能自己可以坚强的活下去,一切都可以解决!
她体态轻盈,便也那崔凯玩起了猫和老鼠的游戏,两个人一个追一个躲,果然也令得崔凯损失了不少的体力。
然而两人到底男女有别,虽则崔凯气喘吁吁,但是最终还是将花卿影迫在了一个角落困住!
花卿影估量着那柄匕首的长短,细细琢磨,边故意用自己的左肩冲着那刀锋迎了上去!
崔凯怎样也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有胆量自己上来送死!登时愣住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刀锋即将刺入花卿影肌肤的时候,她也高高举起了自己的右手,可是还没等她将那银针刺入对方的百会穴,那崔凯就提前一步瞪大双眼,倒了下去!
他的勃颈处,赫然是一柄银光闪闪的飞刀!
花卿影眼见着鲜血从对方的颈项喷薄而出,赶忙躲到一侧,生怕那鲜血溅到自己的身上,到时候就算是想和别人解释也无从解释了。
她稍微平静了一下心神,收起了手中的银针,随后就朝着空气冷冷的说了一句:“看了半天的好戏,总该下来让我看看‘恩人’的真面目!”
她可不信这飞刀是凭空出现的,更不信有什么仁人志士会突然拯救自己于危难,恰巧在这匕首就要伤到自己的时候出手。
这人一定是在一旁窥探已久,这才能够在千钧一发之际出手救人!
四周一片平静。
花卿影静静的等待着。
果然,片刻过后,一个人影飞身而下,出现在了花卿影的面前。
她眯了眼睛微微侧头,就看见一个带着温文尔雅笑容的贵公子正有些慌乱的盯着自己。
花卿影觉得自己双腿一软,差点就跌倒了。
原来是他!
她刚要追问两句,却发现他的身后还跟着另外一个人,赫然是那日见到的紫衣男子。只是今日,他穿了一身墨绿色的衣裳,倒很是低调。
常亦欢见花卿影很是虚弱,也顾不上什么礼数不礼数,走过去,直接将她搂在怀里。
“卿卿,你别怕,都怪我来晚了。你没事吧?”
三皇子楚云景直直的看着眼前的这位略显狼狈的小姐,试图从她的脸上找到一丝慌乱、恐惧甚至惊讶的神情……
可是在看到那双犹如冰潭般冷漠的眼睛的时候,他知道,自己想错了。
尽管他已经从常亦欢的口中得知了许多关于这位“蒋大奶奶”的不凡事迹,可是他也不过将她当成了一个普通女人。
而今,他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年方二八的女子,面不改色的用一根银针就解决了一个身强体健的男人。又看见她居然大胆的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撞向锋利的刀尖,目的不过是为了让那恶人有片刻的迟疑,她才能有机会把手里那根银针插入对方的百会穴!
这需要何等的智慧,何等的胆量……何等的残忍!
不但对敌人残忍,而且是对自己残忍!
花卿影没有理会常亦欢的关怀,反而推开了她,微微喘了几口气,等到顺气之后,便气定神闲的用手梳理了头发,又把鬓角有些凌乱的发丝拢在耳后。再整理了一番已经出现褶皱的衣裙,却是突然发现裙角等处沾上了不少的青苔和泥土,她这才微微皱起了眉头。
仿佛在她眼里,这裙上的污迹比那地上的两具尸体更加的让她烦恼。
花卿影这才笑着对常亦欢说:“你放心,我没事。只是一不小心,居然又欠乐你这么大一个人情。看来,我想要还清是很难了。”
常亦欢急得直跺脚,恨恨的说道:“你说什么混账话?谁要你来还了?你只告诉我,你现在是不是安然无恙?”
他也瞧出来,她是因为有楚云景在场,所以不方便和自己太亲昵。
“我真的没事。只是还得麻烦你帮着我处理这两个人了。这个崔公子……恐怕是要费些力气处理的。”好歹是个知府的公子,就这么死了,只怕不是一言两语能遮掩过去的。
“哦?你怎么倒是认定了我们一定会帮着你处理?难道你不怕我这个外人将事情给说出去,或者直接告诉崔大人?”那边看热闹的楚云景突然开口说道。
花卿影的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个男人身上充满了危险的气息。说到底,其实这个男人和常亦欢的气质很是接近,只不过常亦欢在和她一起的时候,往往会收敛锋芒,而这个男人显然并没有收敛的意思。
“阁下若是真有此意,那我倒是求之不得了。只不知道这世界上有几个人肯相信,我这样的弱质女流能杀了两个大男人?更何况……您如今身在此处,又见死不救,恐怕牵扯更大吧?或许,您是希望将自己的行踪公之于众?还是说,家父手中的那座山,没法令您满意?”
花卿影语气淡淡的,却是让楚云景胆战心惊。
这女子……果然是……有些意思……
他嗤笑了一声:“亦欢,你们说话吧,我出去帮你们守着。”
“你告诉我……你跟那杨小姐说了什么话?居然让一个趾高气扬的小姐俯首帖耳!”常亦欢似乎是不想让花卿影再去多想之前的恶心事情,嫌恶的将那两个人踢到了一边。他一边说话,一边不动声色的仔细查看,确认花卿影是否真的无事。
花卿影也懒得去想对方是如何知晓此事的,又觉得这事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就说道:“我不过是问她,她家旁边的药铺是不是还有松根皮买?”
“松根皮?”常亦欢眼睛一亮,“松根皮是马尾松的幼根或根白皮,具有奇异的清香味。”
“没错!此物入药能香身爽神,令人体香。是做体香丸必需的一味药材!”花卿影翻了个白眼,“嗯”了一声。
原来,花卿影家里经营药铺,自然是有不少的名医坐堂。而她,于医术一直非常有兴趣,所以虽然魏氏觉得医术乃是三教九流之术,不适合女儿家学习,她还是背地里跟着那些个老大夫学了不少的东西。
前世的时候,曾经有个偶然的机会,她听说有家药铺经常从杏林堂里进松根皮,而且是定时定量,数量也不少。亚介每巴。
她一时好奇,便问了那坐堂的老大夫,什么人会用这般用松根皮这样东西?
那老大夫当她是半个徒弟,自然是知无不言,便就神秘兮兮的说道。
原来是某位官家府上的姑娘,患了隐疾,就是——腋臭,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狐臭。
于是,就有大夫给她开了方子,用炙甘草、瓜子、大枣、松根皮等物研磨成粉,配成了一味“体香丸”,给那小姐服用,果然效果甚好。
又因为松根皮此药颇为生僻,寻常药铺少有,时常抓药会引来有心人的侧目,所以那姑娘只敢找了一家信得过的药铺,定期帮着她出去定药。
而杏林堂作为通州城里最大的药铺,便成了这药铺定药的对象。
而这位所谓的官家姑娘,恰好就是姓马的!
花卿影便忍不住猜想,会不会正好就是今日这位马翠兰姑娘呢?
没想到,她不过是试探的一提“松根皮”,那马翠兰就立刻心虚的联想到了自己的隐疾,自然以为事情败露,被花卿影知晓了自己天大的秘密,哪里还敢与花卿影继续叫嚣!
“大奶奶,这就是梅园了。”一路领着花卿影过来的那个丫鬟微微站定,就低着头说道。
果然,花卿影一抬头就看见了一个半月形的拱门,门上方一块匾额,刻着三个隽永的大字,可不正是“梅园”?
花卿影深深的看了这个貌不惊人的丫鬟一眼,抿了抿鬓角,说道:“替我谢谢你家三皇子,说我一定会还了他这个情!”她欠着常亦欢的人情,倒是也罢了。至于这位三皇子,她可不敢招惹。
那丫鬟一惊,她已经是装成无意撞见她的模样,怎么还是被柳小姐识破?到底哪里出了纰漏?身份暴露了,又该如何自处?
她哪里敢搭花卿影的话头,赶忙行了个礼,有些狼狈的一路小跑离开了。
花卿影心里感慨,没想到这个三皇子的手伸得还挺长,居然连个偏远的通州城的知府府上也安插了人。前世里,他都是以温文尔雅著称的,哪里像是城府如此深之人?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想到这里,她又有了三分疑惑。他应该知道她是能够轻易猜出这丫鬟的身份,怎么还是派了人来接应她?难道是怕她太迟回去,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还是说,又是常亦欢吩咐了什么?
花卿影心里有些不安。哪里成想,今日会发生这种事情?还弄出了人命?这样一来,只怕是这辈子都要和常亦欢搅扰不清了。
“大嫂,你怎地现在才回来?”
花卿影收回思绪,才发现蒋月儿一脸不满的瞪着她,似乎不在乎旁边还有其他人家的姑娘。
而半藏在蒋月儿身后,满脸狐疑的审视她的,可不就是今日种种纷争的“始作俑者”——崔璧云。
花卿影有些羞恼的瞪了崔璧云一眼,随后才说道:“不过是被某些人给绊住了,这才耽误了这么久的时间。而且,崔姑娘突然不见了踪影,我自然是迷路了。所以才会拖到了现在……”
蒋月儿神情古怪的看了一眼崔璧云,似乎奇怪,为什么她会和花卿影单独出去干什么呢?
崔璧云心头乱跳,很是奇怪为何花卿影能够安然无恙的出现在这里。难道说哥哥失手了?还是哥哥有什么意外?
“大奶奶莫怪,都怪我不仔细,忙着和丫鬟吩咐事情,竟然忘了大奶奶。真是抱歉。”崔璧云是一脸的懊悔之色。
她倒是撇得一干二净!
花卿影可是知道这两兄妹,只怕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若不是崔璧云引了她去见蒋宏珏,她又怎么会慌不择路的往小路走?又怎么会碰上那个带路的丫鬟?随后,再入了那崔凯的陷阱?
恐怕,这位崔姑娘,正是那“协助”崔凯的最大帮凶!
“算了,我也知道崔姑娘不可能是存心的。只是连累我迷了路,一顿好找。也找不到个可以问路的人,到底还是一路乱走,最后眼瞧着到了这边,才逮住了一个丫鬟。还污了裙子。”说完她还拎起自己的裙角,特意展示给崔璧云看。
崔璧云半信半疑的问道:“大奶奶这一路上都没有碰到能问路的丫鬟?这倒是有些奇怪了。”
“可不是?我也觉得十分的奇怪,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走错路了,明明是挑了大路走的,却是半个丫鬟婆子都没有见到。倒是好像听到了马姑娘几个说话的声音,但是走过去的时候,人又不见了。”花卿影边说边抱怨,倒是让人难以挑出什么毛病来。
崔璧云抿了抿嘴唇,怎么瞧也觉得花卿影不像是在说瞎话。再者说,若是个女人碰到了那种事情,怎么可能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这太过不正常了吧?
难道说,真的是花卿影走错了路,所以没有碰到引路的小丫头?
可是她明明在各个可能经过的路口都安排了人啊,怎么就偏偏被她给错过了呢?
恐怕也只有老天不作美能够解释了吧?
也算了。
反正,本来她对哥哥的这种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