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花影压重门-第3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然而,一则是为了蒋宏琛的前程,二则是为了扭转如今她在府里的颓势,她也不得不提前实行自己的计划了。
“老太太说得是。我又焉能不担心?然而孩子毕竟大了,若是不让他出去闯荡,又怎么能够成人?再者说,京城里好歹也有个承远侯府可是作为依仗,断然不会让琛儿吃大亏的。现如今可科考,同从前也不一样了,不光是看学问。更要看威望和文名。咱们地处通州,虽然不说是穷乡僻壤,但是比之京城那可是差远了。若是琛儿能够提前过去,结交一番,只怕又是另外一番光景了!咱们蒋府自从从京城搬出来之后,就再也没有机会重回京城,振兴门楣,这可说是最大的一个机会了!然而……现在唯一让咱们为难的就是两件事。”韩氏欲言又止。
老太太其实已经让韩氏给说动了。
去世的额蒋老太爷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让蒋家重回京城,再次成为京城的名门望族,并且以此为目标一直努力终生。无奈独子蒋平实在是资质有限,又无心科举,所以也算是抱憾而终了。
而今,蒋宏琛和蒋平却是不同,早早就考取了举人,可见是在科考一途上大有前程的。若是他真的能够借此机会在京城站住脚,赢得一席之地。那么对于蒋家来说,不啻于中兴的大好时机。
然而老太太一颗火热的心,却是被韩氏接下来的话给直接泼了冷水。
“老太太,我这里虽然事情想得样样周全,琛儿也不是那等让人操心的孩子,然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若是真的要提前进京,恐怕这填进去的银子数目不小。而且承远侯府那边,也不能不打点!咱们家如今是个什么光景,您是最清楚不够的。说句不中听的话,不过是外强中干罢了。哪里来得这么多银子供琛儿去各处打点应酬呢?哎……一想到这里,我就难免觉得对不起孩子,否则又何至于让他跟着吃亏?若是因为这些而导致孩子不能金榜题名,恐怕咱们一辈子都要后悔!”
说到这里。韩氏忍不住有些哽咽。
老太太听了这话,也知道韩氏并不是夸大其词。
蒋府如今何止是外强中干?根本已经到了苦苦支撑的地步。虽然大面上依旧维持着豪门的体面,但是实际上府里的各项开支都在缩减。可是又怕蒋宏琛那些小辈看出什么端倪,所以老太太现在也是小心翼翼的拿捏。
然而,她早先是一直将希望放在了蒋宏琛这一次成功金榜题名,而他们蒋府也可以趁着这个机会重振门楣。却没有想到,如今世易时移,这世道早就已经不是光靠着学问就可以独占鳌头的时候了。
她早前在祖宅那边也曾经听人说过,有人中了进士居然花费了数万银子的。当时她不过是一笑置之,当成是危言耸听的笑话。但是现在看来,却并非是空穴来风了。
到了这个时候,她总算是明白了韩氏为什么千挑万选之后,独独选了花氏这么个不匹配的人物做蒋宏琛妻子。
目的很简单。无非就是为了一个钱字!
老太太终究是叹了一口气:“你也算是用心良苦了。我知道,你为了琛儿,是苦心孤诣。但是问题是,若是将来琛儿真的发达了,这个花氏,便就是他最大的污点!”
到时候,人人都说蒋宏琛是靠了妻子娘家的钱财才能够上位,只怕他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老太太,这都是我的肺腑之言。我今日说了这番话说来,就是希望您知道,现如今,对我来说,什么都不重要,只有琛儿的前程最重要。”韩氏的言辞很是恳切,“而我。也知道,老太太是个有见识的,比我更明白如今琛儿才是蒋府的未来。只要能够让他有个大号前程,无论做什么我都愿意。”
她见老太太略有动容,又冷冷的加了一句:“至于花氏……我不是会让她阻碍了琛儿的前程的。儿子只有一个,儿媳妇……若是想要,自然是要几个有几个!”
老太太闻言,却并没有多少惊讶的意思。彼此都是在后宅浸淫了多年的人,也没有什么可装作懵懂不知的。那花氏的的确确不能匹配蒋宏琛,将来若是蒋宏琛有了更好的前程,是势必要想法子休了她的!
“我听说,那花氏嫁进来的时候,是带了不少的嫁妆的?”老太太挑了挑眉梢,“那嫁妆如今可是攥在你的手里?”
“一部分在我的手里,另外一部分,我碍于名声,却是放在了咱们府里的库房里,不敢动。”韩氏倒也算是实话实说。
她如今已经是和老太太站在了一条阵线上,自然是要表示一些诚意的。
老太太点点头:“你做得也算是谨慎。若是咱们府里占了儿媳妇的嫁妆,实在是也不算是什么体面事情。还是要防着那花氏知晓了我们的目的。若是她真的拿住了什么证据,要闹开了,咱们蒋府三四辈子的老脸就算是丢尽了!”
韩氏心里一慌,迟疑的说道:“我多少也动用了一些,不过都是些不起眼的首饰,也没有什么明显的标记,我想应该没什么的。不过前些日子,花氏突然提起了嫁妆的问题。我倒是有些怀疑,她是不是得到了什么风声?”
“嗯……的确不可不防!那花氏乃是商户人家的女儿,最是精明的,如今不过是因为痴迷琛儿,所以词汇任我们摆布,若是将来有一日真的想明白了,恐怕却是心腹大患!”老太太眯了眯眼睛,转而又问道:“既然如今一切都已经妥当,不如早些安排琛儿入京?我想着,若是真的结识了什么达官贵人。即便是今科不中,来年也是十足的把握了!”
韩氏颔首称是:
“只不过,如今最要紧的事情,却不是琛儿能不能适应京城的生活,反而是要挑个可靠的人选陪着琛儿进京,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这……”老太太有一瞬间的迟疑,“无论如何,让花氏跟着过去,都是不妥当的。必须将她攥在咱们手里才妥当。”
“老太太的话的确在理。我也是这么认为的。”韩氏拿捏了一番,方才试探着说道,“您看,素素如何?”
“她?”老太太的声音带着怀疑。
“她虽然不见得能够担当大任,但是做个侍妾还是绰绰有余的。她好歹是我的亲侄女儿,而且又是这些年都在咱们府里的,人还是信得着的。也不怕她能翻出天去。若是她去照顾琛儿的生活起居,只怕还要比外人更加妥帖一些。”
韩氏一边说话,一边偷看老太太的脸色。
她的小心思是不可能瞒得过精明的老太太的,现在只是看老太太是否愿意给她这个脸面,也或者说是否有诚意了。
老太太思忖了片刻,笑着说道:“你想得果然周到。就这样吧。”
她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只不过,这花氏可未见得就是省油的灯。这几次她的行事都不是很有规矩体统,倒像是并不在乎她的名声和咱们府里的名声。若是被她知道事情是你背后谋划的,恐怕……她不会善罢甘休。”以团阵技。
韩氏的笑容有些难看。她这几次在花卿影手里吃了不少的亏,而且更有些事情莫名其妙的被牵扯上,令人心中不安。
就连之前林氏小产,她都觉得好像有花卿影在中间搞鬼。
这也许是她捕风捉影,也或者是心鬼作祟,总之,她如今越来越讨厌花卿影。
虽然从一开始,就是她自己为了那大笔的嫁妆将花卿影弄进来的,但是现在她有时候忍不住会想,到底自己这个决定是不是正确的呢?
她带来的财富和她带来的麻烦简直就是不相上下!
“老太太,自古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难道她还能阻止婆母给她的丈夫纳妾不成?您是不是太抬举她了?”韩是面色不豫,显然对于花卿影很是不喜欢。
老太太淡淡摆了摆手,说道:“既然你要让表姑娘跟着琛儿,那就不妨使出一些非常手段……既让花氏没法开口,又让你能够心愿得偿……比如……偶然……”
老太太面无表情的说出了一番话。
韩氏的脸色慢慢明朗起来,她尽管和老太太敌对了十几年,也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
婆媳两个第一次达成了统一,并且一同密谋着这件大事!


 第095章 崔府不简单

花卿影心有余悸的想起在崔府发生的种种,越发觉得事情有些不那么简单。
三皇子和常亦欢在花强拱手奉上那座山的地契之后,明明已经离开了通州城,为什么却又去而复返?
难道真的只是为了那个什么靖远侯府的郑姑娘?
还是说,这只是一个蹩脚的借口?
这些不说,单单只是崔凯那个该死的人死而复生。就已经让花卿影焦头烂额了。更何况还有那个自以为被戏弄了的崔璧云对她虎视眈眈?
这一趟知府府之行,实在是得不偿失!
“大奶奶,表姑娘来了!”
紫瑶的声音打断了花卿影的思绪,她皱了皱眉头,显然是不想要在这种时候见韩素素。
可是韩素素却并不是一个知情识趣的人,她根本不管花卿影的丫鬟是多么的不情愿,却还是一意孤行闯了进来。
“大嫂,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大奶奶,奴婢已经和表姑娘说了,让她稍候,可是……”紫瑶十分气恼的想要拦住韩素素。
“算了!你下去吧!咱们的表姑娘一向是如此一意孤行的!”花卿影一脸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紫瑶撇撇嘴,躬身退了出去。
韩素素自顾自的解下了身上的斗篷,甩在一旁,大喇喇的自己坐下。
“表姑娘,你是不是弄错了?”花卿影瞥了她一眼。“这蒋府或许是你的家,但是这胜意居……却不是……”
“大嫂,我过来,也不是为了其他的,就是想要让你对在崔府发生的事情……守口如瓶……”韩素素见花卿影态度强硬,她反而就软了一些。
花卿影似笑非笑:“这我可不懂了。表姑娘难道不是觉得那位公子对你与众不同,颇为倾慕,所以才会……以心相许的吗?难道是我理解错了?”
韩素素很是心慌意乱。
她本来的确是存了那些个龌龊心思的,但是如今不同了,她有了更加可靠的出路,怎么会去追求这些虚无缥缈?更何况,那位压根也对她不假辞色,没有如何的特别,她若是真的上赶着去做什么,那才是真的自跌身价!
可是问题是,当时发生的种种。花卿影是看得一清二楚,若是她存了什么刁钻心思,将事情传扬出去,她哪里还有活路呢?
尽管明明知道花卿影不会给她好脸子,她还是不得不厚着脸皮过来。
花卿影揣摩着韩素素的心思,也隐隐约约觉出了一丝的不对劲儿。
好歹是在前世斗了那么多年的两个人,花卿影对于韩素素的心思还是能够猜到大半的。
这个女人最大的目标不过是追求荣华富贵,而且是切切实实能够摸得到手的东西。以团尽技。
她是个再实际市侩不过的人了。
既然有机会搭上更加高贵的人物,为什么还会如此着急的生怕自己把那日她的丑态说出去呢?
说不定,若是她说出去,那依着蒋府众人的个性,还会将她送给那三皇子做个侍妾呢?
“大嫂?你在想什么?到底你能不能答应我的要求?”韩素素见对方不说话,有些心急的追问起来。
花卿影思忖了一会儿。笑着说道:“这事情,本来也不是什么体面事情……我若说出去,于我又有什么好处?你放心,我是不会说给第三个人听的。”
她当然不会说出去,否则岂不是会坏了蒋宏琛和韩素素这对苦命鸳鸯的美梦?
她今生今世的愿望可是要用尽办法撮合这对狗男女,然后再想办法让他们做一对泣血鸳鸯!
“大嫂,你这话当真?”
韩素素真的是没有想到,花卿影会如此痛快的答应,她有些难以置信的愣在那里。
“表姑娘,你请吧?若是你在这里呆的时间太久了,只怕是太太和老太太都会怀疑吧?”
花卿影是不愿意多看她半眼的。
韩素素在眨了眨眼睛,慢慢起身,拿起了一旁的斗篷。有些怔忪的走了出去。
等人走了,紫瑶掀了帘子走了进来:“大奶奶,她怎么来了?真是讨人厌!”她很不喜欢韩素素这个矫揉造作的表姑娘。
“没事,不过是希望我不要将她的丑事宣扬出去罢了。”花卿影便将发生在崔府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些,自然是隐去了崔凯无耻伏击她和三皇子、常亦欢出现的事情。
紫瑶听了之后,倒是有些沉默了。
“你怎么了?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花卿影见她的样子和平常不一样,便起了疑心,询问起来。
“大奶奶,奴婢有句话,不得不说。”紫瑶犹豫了许久,到底还是开口说道。
“你说,你我之间难道还有什么需要这般啰嗦的?”花卿影头一次见她这般郑重其事,心里倒是有些不安了。
“大奶奶,奴婢倒是对崔府的那些事情有些了解的。只是不知道对大奶奶是否有用处。”紫瑶的神情有些哀伤,“您是知道的。我爹爹是因为一辆莫名没了的镖车才送了性命的……这趟镖,正是当时还没有成为通州知府的崔大人要送到京城的!”
花卿影眼睛一亮,急忙问道:“此话当真?你可知道当时那镖车里放的是些什么东西?又是如何没的?”
“当时奴婢年纪还小,只知道那时候一共押了四五辆飙车进京,可是最终却是只丢了这么一车。偏偏这一车才是最最要紧的。当时崔大人是极为震怒,死活不肯放过我们一家。即便是我爹爹送了性命,他还是不依不饶。否则我们家又何至于成了这副模样?”
紫瑶说着说着,声音里带着一些哭腔。
“也是那个时候,我们搬了家,又碰见孟家大哥。后来,又碰到了太太……”紫瑶渐渐有些语无伦次,“奴婢只是想要告诉您,崔府绝对不是像您想象的那么简单。”
花卿影点点头,轻轻将眼眶发红的紫瑶搂在了怀里,安慰道:“好孩子,我知道,你受了很多苦。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然而,她的心里却是惊涛骇浪。
从崔府运往京城的,能是什么呢?
当时崔大人并不是知府,却是通州城里主管钱粮的同知!


 第096章 她和你长得有些像!

不知道为何,花卿影下意识的就想把这件事情告诉给常亦欢。
可是等这个念头转过的时候,她又觉得大为不妥当,甚至不明白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花卿影一时之间有些慌乱。
什么时候开始,她居然担心起那个人了呢?
紫瑶在默默的啜泣了一阵子,终究是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便抹了抹眼泪,讪讪的看着花卿影:“大奶奶,是奴婢没有规矩了。本来是想要提醒您的,结果自己却反而哭了起来。实在是荒唐。”
“罢了罢了。你也想多了。你本来就是和我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以后有什么事情,也尽可以直接来找我说。”经历了一世的主仆情谊,显然,对于花卿影来说,紫瑶是个特殊的存在。
“哎呦,这是怎么了?怎么跑到大奶奶跟前哭鼻子?”碧珠正好掀了帘子进来,看见这一幕,自然是忍不住要揶揄两句,笑话一番紫瑶。
紫瑶和碧珠相处了这么一段时间,彼此早就互相信任了。也不怕害臊了,撇嘴跺脚:“就你嘴最坏了!我便是哭了,又怎么着了?我就是爱哭!”
碧珠已然将紫瑶当成小妹妹看,也素知,她和花卿影的关系不一般,虽然多少有些吃味,但是却也拿捏着分寸,不会太嫉妒。
“你可别笑她了。她这么大了,也是会想娘的!”花卿影抿着嘴笑,“不是让你去瞧一瞧大爷那边可短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大奶奶真真儿是多此一举了。那边安顿的再妥帖不过了。”碧珠一脸的不屑,“表姑娘那边的翠如和翠柳都跟着忙乎呢,竟然连豆蔻兰香都插不进去手,何况是奴婢呢?”
说实在的,碧珠也瞧出一些不对劲了。
花卿影听了她的话,居然一丝儿的不悦都没有,反而平静如水。以女扑才。
“既然这样。那便更好了。我如今身子也不好,这一趟去了崔府回来,竟然觉得脑袋沉重得很,只怕是染了风寒了。有人帮着操持,是好事。你有什么可不高兴的?”花卿影淡淡的,反而去劝说碧珠。
碧珠有心要问问花卿影内心的真实想法,但是却又碍于紫瑶在一旁,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才好。
花卿影不愿意再多说关于蒋宏琛的问题,便转了话题道:“我让你趁着今日我出门,回咱们家里去问的那些事情,可是问清楚了?太太都准备好了吗?”
“回禀大奶奶,奴婢寻思自己亲自回去实在是有些太显眼了,便命了咱们带来的一个小丫头回去了。”碧珠回答。
“哪个丫头?可靠得住吗?”花卿影自然是信得过碧珠的。但是还是免不了要多问一句。
“您放心。人本来就是咱们从家里带来的,而且这些日子也是奴婢亲自调教的。”碧珠心中也有些小心思,只是现如今不便和花卿影说出口。
“叫什么名字?却是不见你带来给我瞧一瞧。”花卿影倒是起了好奇心。
“奴婢给起了个名字叫紫珞,倒是和紫瑶正是一对儿。您看可好?”碧珠笑着说道。
花卿影眼珠儿一转,夸了一句:“嗯,这名字起得好。”
“那丫头办事道是也算是妥帖。不如奴婢让她过来亲自回话?”碧珠询问。
花卿影点点头,倒是也没有拒绝。
不一会儿功夫,就看见碧珠领着一个个子不高,模样俏丽的圆脸小姑娘走了进来。
她衣着整洁干净,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进屋之后就规矩的行了个礼:“奴婢紫珞,见过大奶奶。”
“起来吧。你把太太给你说的话,说给我听听。”
紫珞笑着说道:“太太说了。已经将大部分的东西都备好了,只是不知道如何运过来给您才是?或是找了老爷那头认识的三太太帮忙?也或者是您找个机会回家?而且太太还让她问候您,说您这些日子可好吗?这边的太太可为难您了?老太太又如何?太太又说,京城里的大姑奶奶来信了,问您什么时候给她回信,她那边的太太也有些麻烦事,希望问问您的想法。”
她这一篇子话说完之后,紫瑶就彻底迷糊了:“大奶奶,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哪里来这么多太太、奶奶的?”
“你一贯是稀里糊涂的,自然是听不明白。这里面三四件事情,好家子呢。倒是难为紫珞能把事情说明白。只怕你碧珠姐姐也未必有这个记性和口齿呢!”花卿影倒是着实有些喜欢这个小丫头了。
她也不得不承认,碧珠的确是个精明的——这个丫头的确是符合她的心思。
“紫瑶,你领着紫珞先下去,我有事情和你们碧珠姐姐说。”花卿影使了个眼色,紫瑶就带着紫珞下去了。
“怎么?你这是生了去意了?所以特意给我培养了一个接班的?”花卿影沉默了一会儿。主动开口问道。
碧珠知道这事情迟早也会让人知道,也不想瞒着花卿影,便点点头:“大奶奶英明。奴婢年纪大了,的确是……家里已经给找好了人家。只等着奴婢到了岁数,给放出去……”
花卿影算了算,才记起来碧珠今年应该也有十八了……而显然她经过了种种之后,已经是断了要给蒋宏琛做小的想法。既然如此,自然是要想好了后路。总不能就这么一辈子跟着花卿影做个丫头。
花卿影笑着说道:“倒是我糊涂了。忘了你年纪的确不小了,我也不能总拖着耽误你的青春。既然今日你也开口了,我自是不能拦着你的。你放心,这边的事情我去和咱们太太说,过了年我就放你出去成亲。只不知道那人究竟是谁?能不能配得上我的碧珠?”
碧珠的脸孔刷的一下子红了,嗫嚅了半晌,方才吞吞吐吐说了一句话:“是奴婢娘亲家里那头的表哥,也算是知根知底的,虽然没有什么大出息,总算是本分老实,奴婢也知足了。您可不要再取笑奴婢了。”
花卿影很羡慕碧珠。
人能知足,也是一种幸运。
多少人都是因为不知足,所以才会看不见眼前的幸福,而去选择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可是大多数人还是看不清这些,总是要如同飞蛾扑火一般的,宁可牺牲了自己的性命,也不肯轻易放手。
“嗯,你是个好的,也是个明白事理的。我一定会给你好好备一份嫁妆,让你风风光光的出嫁!”花卿影真挚的祝福她。
碧珠红着脸接受了这份祝福。
“这些日子,你也准备准备,把能交代的事情都先交代给紫瑶和紫珞,让她们也熟悉一下,免得到时候慌手慌脚的。”
“什么慌手慌脚?”
出人意外的,蒋宏琛突然闯了进来。
花卿影有一瞬间的错愕,随即给碧珠使了个眼色,让她赶紧退下去。
碧珠慌忙起身,给蒋宏琛匆匆行了个礼,便退了出去。
蒋宏琛却是不知道为何,死死的盯着碧珠看了两眼,半天不回神。
花卿影自然是以为他又起了什么歪心眼,凉凉的说道:“大爷?怎么了?可是我的丫头哪里失礼了?”
“不是……我只是突然觉得,这个丫头和你有几分相像。”蒋宏琛意味深长的看着花卿影说道。
“是吗?”花卿影觉得他的话莫名其妙,便敷衍着回答,“我倒是不曾注意呢。不过之前,倒是也有人说她像是我们家的人呢。也或者是她身材和我相仿?”
蒋宏琛倒是自己转了话锋:“你今日可听说了?崔府的公子突然受了伤,差点就命丧黄泉了。”
“什么?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实在是太意外了!”花卿影不知道蒋宏琛突然说这些话是为了什么,只能是做出惊愕的表情。
蒋宏琛直直的看着花卿影,过了一会儿才接着说道:“这事情很是突然,我也是因为和崔兄关系紧密,这才知道了消息。崔府那边的意思是不要声张消息。我只是想要问问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