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花影压重门-第3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紫瑶笑着跑了出去,可是没过过久,却是神色慌乱的跑进来,身后还跟着同样慌张的紫珞。
“这是怎么了?难道是你们碧珠姐姐害羞不肯出来吗?”
花卿影的笑容却是在听到紫珞接下来的话的时候戛然而止。
“大奶奶,不是您派了人回来,说是要碧珠姐姐过去找您的吗?”


 第099章 碧珠不见了

“啪嚓”一声,花卿影手里的茶杯直接掉在了地上,碎片四溅。
她心中顿时不安起来,急忙追问道:“我何曾叫她过去了?我一直和紫瑶在一起,又是在老太太那边,哪有时间叫她?”
紫珞听了这话。立马慌了神,声音颤抖:“这,这……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来了个姐姐,说了几句话,碧珠姐姐就告诉奴婢好好看家,大奶奶找她有急事,让她立即过去。怎么,怎么……难道不是您找碧珠姐姐?”她已然是彻底蒙了,整个人站在原地直哆嗦。
“你先别乱,你告诉我,人走了有多长时间了?来找她的又是什么人?你可认识那丫头是什么人?”花卿影明知道这事情是万般的蹊跷,可是此刻却是不得不尽量保持镇定。
“大概,大概……”紫珞慌乱的在心里计算着,许久方才说道,“大奶奶走了没有多久。碧珠姐姐就走了,到现在,总有将近一个时辰了!奴婢才刚还奇怪,怎地她没有和你们一起回来!到底去哪里了?到底去哪里了?”
“那个来找人的丫头呢?你来府里时间也不短了,总该认识几个人的!”花卿影亲自扯住了团团乱转的紫珞。
这孩子到底年纪还小,没有经历过什么事情,遇到了这样诡异的事情,自然是无法保持镇定。
被花卿影这么一把扯住,紫珞总算是能够正常思考了。以共纵技。
“奴婢想起来了,来找碧珠姐姐的那个人,奴婢认得的。是,是……”紫珞绞尽脑汁的思考着,终于得到了答案,“是太太身边的良辰姐姐!”
良辰!
“你确定?”
花卿影的脸色大变。
事情牵扯了到了韩氏,问题肯定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了。
“奴婢确定!因为奴婢跟着碧珠姐姐见过这位良辰姐姐几面,方才只是因为距离远。而想不起来了而已!”紫珞笃定的说道。
花卿影抿着下唇,心中纷乱不已,却是毫无头绪。
碧珠不过是她身边一个普通的丫头,就算是韩氏要对付她,也不用为难一个丫头。更何况,为什么要用这种手段,将人给骗走?
那良辰又是用了什么法子把人弄走的?
花卿影眯了眯眼睛,看了一眼慌张不已的紫瑶和紫珞,大喝一声:“好了!你们不要慌!”
两个丫头都愣住了,直直的看着花卿影。
“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紫瑶,你跟着我现在就去慈安堂走一趟。”
花卿影站起身,目光冰冷。
韩氏,若是你敢动我的人半分。我绝对不不会退让半步!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我今生再不会任由你作践!
慈安堂。
韩氏正在似笑非笑的审问那突然出去又突然回来美景。
“我知道,你家里人在外面也给你找了人家。可是那样的腌臜地方,哪里是你这等人品该去的?你如今也是过惯了富贵日子了,还能去过贫苦生活吗?二少爷虽然现在没有什么功名,可是好歹是咱们府里正经的少爷,将来若是你能生下一男半女,那就是正儿八经的姨娘,岂不是比在外头伺候什么臭男人要强得多?”
尽管韩氏自认为苦口婆心的劝说,并没有能够真得打动主意已定的美景的心。但是美景是个伶俐的,便就顺着说道:“太太的恩情,奴婢都记得。太太对奴婢的好,奴婢也看在眼里。这件事情。一开始的确是奴婢想左了,但是今日让大奶奶那么一问,奴婢反而想开了。您放心。以后奴婢不会再犯糊涂了。”
韩氏闻言,心中难免冷笑。
花氏自以为能够算计得了她的人,却想不到适得其反,反而令得美景靠近了自己。
这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然而,她脸上得意的笑容,尚且没有维持半刻钟,就看见陈嬷嬷慌里慌张的跑了进来。
“没有规矩!怎么连你也不知道该如何当差了?”韩氏有些不满的说道。
陈嬷嬷一抬头,韩氏却是大惊失色:“这是怎么了?咋么脸上都肿了?谁敢碰你不成?”
陈嬷嬷捂着红肿的脸颊,咬牙切齿的说道:“还请太太给奴婢做主。否则奴婢是没法在这府里呆下去了!”
“你这话怎么说的?你快说!谁敢动你?打你和打我又有什么区别?”韩氏柳眉倒竖,气得倒仰。
谁不知道陈嬷嬷是她身边最得用的人,居然敢公然去打陈嬷嬷,这不是等同于和她直接叫板作对吗?
陈嬷嬷气恼不休的说道:“太太,大奶奶才刚来了。疯了一样的往咱们院子里面闯,奴婢拦着,却是架不住她身边那个孔武有力的丫头推了奴婢一把。奴婢心里有气,便埋怨了几句,不想大奶奶的巴掌直接就呼了上来!”
说话间,花卿影已经从外面甩开阻拦的丫鬟婆子,自己闯了进来。
她进来之后,看见韩氏和陈嬷嬷说话,也不慌张,只是恭敬的行礼说道:“见过太太。”
“大奶奶大驾光临,又一进门就打了我身边的嬷嬷,不知道是何用意啊?难道说我这个做婆婆的,什么时候得罪了你?”韩氏自然是语气不善。
花卿影就好像压根没有听出韩氏话里面的讽刺之意,只是淡淡的说道:“下人无状,竟然敢对府里的主子无礼,我自然是容不得这样的人败坏太太的名声便出手帮着太太惩治了一番。太太一向是最注重规矩的,想必,是不会怪我的。”
韩氏被她几句给堵住了嘴,心里有些不自在,微眯着眼睛,昂着头,挑着眉梢,用鼻孔对着花卿影:“大奶奶何苦多说废话。你废了这么大的力气闯进来,总不是来和我讲规矩的吧?”
花卿影抬起头,直直的盯着韩氏,毫不示弱:“太太,听说我身边的丫头碧珠,承蒙您的垂青,被您身边的良辰姑娘给叫走了,想必是如今也在您这里?您也说了,我身边的人不多,是万万少不了碧珠的,还请太太立即将碧珠还给我!”


 第100章 不过是个丫头

韩氏听了花卿影的质问,竟然难得的没有即刻就恼了,反而耐心的问道:“你这话是怎么说的?我倒是有些糊涂了?难道是你的丫头丢了?”
有道是反常即妖。
若是韩氏立马反唇相讥,恐怕还不见得有什么大问题,却偏偏她是这么一副慈善的模样。
花卿影的心一寸寸的下沉。
她这么大张旗鼓的过来,甚至于假做恼怒一气之下直接扇了陈嬷嬷一个巴掌。目的本就是为了试探韩氏的态度。
然而,此刻韩氏的反应,却是给她一个最坏的答案。
这件事情,韩氏不但知道,而且只怕也是参与其中,甚至于是她指使了那良辰过去引了碧珠出来。
“太太,碧珠是我身边最最得用的丫头,想必您也是知道的。这丫头是我母亲亲自调教的,又是伶俐,又是体贴,寻常人压根比不上她。若是太太真的知道她的行踪,还请太太赐教,也算是太太疼我一场了。”花卿影尽量见语气放平静。
韩氏见她为了一个丫头对自己低声下气,心中畅快极了,可是却依然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大奶奶这话。我是越发不明白了。我怎么会知道你的丫头的行踪?虽然不用主持中馈了,我这一日日也是忙得不得了,哪里有哪个闲工夫去关注一个小小的丫头?大奶奶莫不是急得得了失心疯?”
“太太,我再说一次,我的丫头说,看见了是您身边的良辰领了碧珠离开的!那丫头言辞凿凿,也绝对不敢欺骗于我,所以还请太太请良辰姑娘出来一见。我也好问一问是不是她带走了我的丫头!”花卿影若不是为了碧珠,怎么肯如此的虚与委蛇?
然而,韩氏怎么可能让他顺心顺意?
“真是不巧的很,良辰今日一大早就回她哥哥那边儿了。她的大嫂今日生产,全家都聚在一处庆祝,是绝对不可能去找你的什么丫头的!这些事情不单单是我院子里的丫头人人皆知,就连守着二门的婆子也是一清二楚的!”韩氏突然就转了口风,态度变得极其强硬,“大奶奶一而再再而三的说什么是我或者我身边的人带走了你的丫头。到底是何用意?是何居心?”
花卿影总算是确定,韩氏的确是早有准备,甚至于连良辰都被支出去了,果然是天衣无缝!以估吉技。
然而,这也说明,她们是一点儿后路都没有留下,恐怕也是不准备将碧珠放回来了吧?
到底,他们捉了碧珠去做什么?
花卿影咬了咬下唇,猛地抬头,直直的看着韩氏,突然笑了。
韩氏脸上得意的浅笑却是渐渐消失了。
她从花卿影的眼中看到了从未有过的冰冷和狠毒和——无穷的恨意。
就算是她之前如何的欺辱花氏,对方也不曾有如此大的反应。
现在不过是丢了一个丫头而已,她为什么却是这副模样?
韩氏很想冷哼着问一句。至于吗?
不就是个丫头吗?
活了、丢了甚至于死了又能如何呢?
那本来就是玩意儿一样的存在,为何能够让花氏如此这般的在意?
花卿影这样的反应,实在是令得韩氏觉得莫名其妙。
“太太,今日的事情,我记下了。若是碧珠安然无恙也就罢了,若是她身上有任何的损伤,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花卿影一字一句的说道。
韩氏皱紧了眉头,强自冷笑说道:“大奶奶这是在威胁我不成?好歹我也是你的长辈,你是否说话应该注意分寸?”然而,她死死的攥着椅子把手的手,害死暴露了她内心一丝的惶恐。
花卿影的双目始终没有离开韩氏的脸孔,不肯放过她一丝一毫的变化,她接着说道:“太太。既然您说事情和你没有关系,那么我这人丢了,就只能去找老太太了!到时候若是发现了什么不该发现的,还请太太别恼了!”
说完,她便扭头往外走去,走到了门口的时候,花卿影突然停下脚步,冷冷说道:“还有,太太养的狗,下一次一定要栓好了,免得到处乱跑,若是不小心被人给宰了,那可就不大好了!”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陈嬷嬷莫名的就打了一个冷战。她知道花卿影说的就是她,她就是韩氏身边的一条“狗”。
“太。太太……这可……大奶奶似乎是来者不善。”陈嬷嬷觉得花卿影不像是在说笑话,而且她对于这位大奶奶的手段也是了解的,若是人家真的盯上了她,只怕她也难以逃脱!
韩氏嗤笑了一声:“她能如何?还能杀了你不成?你日日跟在我的身边,她就算是想要动手,又哪里有那么容易?你怕什么?”
可是正所谓人有失手,马有失蹄。
自以为老谋深算的韩氏终究也有失策的一天!
花卿影出了慈安堂,直奔老太太的住处而去。
紫瑶紧紧的跟着花卿影,低声说道:“方才美景偷偷过来跟奴婢说,今日一大早良辰就离开了,说是家里有事,突然回家去了。既然如此……那又怎么能够去领了碧珠姐姐走……这……”
“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只怕这件事情另有蹊跷。但是我想,事态严重,紫珞应该不会胡言乱语。而且良辰的长相,也不是什么能够和别人弄混的……不太可能看错。”花卿影的脚步略微缓了缓。
问题就是,这些故弄玄虚,大费周章弄没了她的一个丫头,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花卿影不再多言,急匆匆的赶到了老夫人那里,并且直接将来意说了出来。
“你的丫头没了?什么时候的事情?”老太太多少有些不以为意的说道。
不过是一个丫头罢了,没有什么人会真的放在心上。
“已经不见了将近两个时辰了,还请老太太下令在各处找一找。这丫头是我身边得用的,若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我实在是……”花卿影急得几乎掉下眼泪来,“若是再找不到人,我今天就去直接去知府大人那里报案!”
老太太见她真的急了,也不得不上心了。
起码这个时候,她还不希望和花氏闹僵,更加不希望花氏闹出什么丑事,让蒋府跟着丢人。
“不过是个丫头罢了,你何必这样兴师动众?若是你喜欢,祖母送你十个八个都可以。再者说,这也不过是两个时辰而已,或许是这丫头自己私自出府了,也或许是就这么和人私奔了,也未可知啊!这丫头的心思,咱们怎么猜得着?”老太太的想法自然是从主子的角度出发。
她认为一个丫头失踪了,并不是什么大事,而且更多的原因,肯定是出在丫头自身。
花卿影强忍着心中的怒气,不得不虚以委蛇。
“老太太,不管如何,还请您帮着给找一找这丫头,再怎么说,也是我娘家母亲送给我的人,我不能让她就这么不明不白的不见了。”说完,花卿影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老太太见她如此这般,万般无奈,也只好找来了康嬷嬷又吩咐下去,命人在府里寻找是否有人曾经见过碧珠的踪影。
然而,一个时辰之后,即便是花卿影如何的紧张,终究是没有找到碧珠。
只不过是有两个婆子看见碧珠跟着一个男人离开了,其他的就再也没有任何的证据了。
这些话反而是验证了老太太的猜想,她略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瞧瞧,可不是像我说的那样?这丫头只怕是和人走了!至于是不是私奔,就要看她这几日能不能回来了。即便是她回来了,我看这样的人,你也不能再要了。”
花卿影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静静的给老太太行了个礼,随后就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老太太奇怪的看着康嬷嬷问道:“你且说说,她是不是疯魔了?居然为了个无足轻重的丫头就这么没有分寸?果然是商户人家出来的,做事就是上不得台面!”
康嬷嬷却似凑到老太太跟前说道:“奴婢看这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这话怎么说?”老太太更加惊讶了,这么清楚明了的事情其中还有别的什么内情不成?
“那说见到碧珠和男人走的两个婆子,可都是和太太那边的人有瓜葛的。奴婢觉得,事情必然有蹊跷,而且是不是太太又在其中掺和了?”康嬷嬷猜测道。
老太太撇了撇嘴,不以为然的摇摇头:
“她就是忍不住总要和这些小辈争一时之长短。这又何必呢?既然在名份上压制住了对方,其他的方面便是让一让,又如何呢?她就是想不开!算了……不过是个丫头,便是死了,又能掀起什么风浪呢?”


 第101章 凶多吉少

花卿影从老太太那边出来之后,有些失魂落魄的走着,甚至于连碰到了枯枝,残雪掉落在她的头上,她都有发觉。
紫瑶见状,急忙过去。将她头上的雪扫掉,又有些着急的说道:“大奶奶,您小心些,这天气冷,别着了凉。”
“着凉?”花卿影自我解嘲般的苦笑,“我的心更凉。”
她的丫头没了,这是可以肯定的事实。
而且这件事情和韩氏脱不了干系,这也是可以肯定的事情。
最最重要的是,经过老太太这一番查找,也可以确定碧珠的人已经不在蒋府了。
然而,到了现在,她除了知道可能是良辰用某种理由带走了碧珠之外,竟然就一无所知了!
这种失控的感觉,令得花卿影十分的不安。
她的直觉告诉她,碧珠应该是已经凶多吉少了。
无奈。她身在深宅之中,根本没有办法出门去探查一番。
难道真的要想法子去知府大人那里报案吗?
她头脑烦乱之际,突然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影子。
“紫瑶!”
花卿影的声音很大,让紫瑶吓得一个激灵。
“大奶奶,怎么了?您吩咐!”
紫瑶心里也乱得很。碧珠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不见了,而府里的人竟然还说她是和个男人走了?
这怎么可能呢?以估讽亡。
明明大奶奶已经答应了碧珠,允许她出府去嫁人了,她又怎么可能同什么来路不明的男人私奔呢?
“紫瑶,你过来!”花卿影将人拉了过来,附在她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啊?”紫瑶忍不住惊呼出声,“大奶奶,是不是还是应该回咱们家里让老爷帮着……”
“不,你糊涂了。若是你回咱们自己家,没等你出门到地方,只怕就有人将你拦回来了。而且老爷和太太虽然人脉广,但是却不过是普通的商户人家。怎么会在这些事情上精通?告诉他们,也不过是令他们徒增烦恼罢了。”花卿影摇摇头,思路还是十分的清晰明澈。
紫瑶恍然大悟,但是又有些狐疑的盯着花卿影:“大奶奶,话虽不错,但是现如今,……在不在通州都不敢肯定,若是人走了……那又该怎么办?”
“你且放心去吧,即便是他走了,他留下的人也一定会帮着咱们把事情办成的!”花卿影十分笃定的回答。
紫瑶点点头:“大奶奶,奴婢还是过些时候再出去吧,现在只怕要惹人眼的。”
“你不用怕,只照直说就是了。她们只怕也不会多想什么的……”
花卿影冷笑着说道。
在别人的眼里。这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丫头,是不应该影响主子的心情的。
“什么?派人出去买丝绸料子,要做衣裳?”韩氏听陈嬷嬷说花卿影那边派人出去之后,有些惊讶。
“可不是?好像是心情不好,所以特意为了让自己开心。也或者为了给自己个台阶下?不管怎么说,自己的贴身丫鬟跟个男人跑了,也不是什么体面事情。”陈嬷嬷不怀好意的说道。
韩氏冷笑连连:“左不过是个丫头罢了。她便是再做出多么关心的模样,也不过是为了自己的颜面罢了。你瞧瞧,这不是也没能影响她买东西的心吗?哼!”
然而,不管韩氏或者老太太到底是如何想的,花卿影却是呆呆的坐在床头等待着。
直到将捧了不少绸缎回来的紫瑶盼回来了,她急切的站了起来。
可是双腿却是因为坐得时间太长,都已经有些麻木了。以至于一站起来,就又直接跌坐回了床上。
紫瑶扔下手里的绸缎,直接冲过去,扶住了花卿影:“大奶奶,你别着急,奴婢把消息送过去了。那边说了,今天之内,一定给奶奶一个消息!”
花卿影先是松了一口气,可是随即又是眉头紧锁。
已经过去将近四个时辰了,还是音信全无。
只怕是……没有希望了。
“你下去休息吧。今日你跟着我跑来跑去,也是累了。”花卿影摆了摆手,让紫瑶离开。
紫瑶见她双眼赤红,眼眶发青,哪里肯走呢。
“大奶奶,您这样。奴婢怎么敢离开?奴婢还是好好陪着您才是。”
紫瑶也和花卿影内心一样焦急,哪里能休息得好。
可是花卿影却是执意拒绝:“你去吧,我也想一个人静一静。你陪着我,也于事无补。”
紫瑶听了这话,哪里还敢留下呢?只好帮着花卿影铺好了被子,然后就慢慢退了出去。
等到她出去的时候,才赫然发现,原来天都已经擦黑了。
花卿影一个人独自坐在黑暗中,让人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可是她的姿势都没有改变。
外面突然想起来有人说话的声音。
“大奶奶呢?怎么屋里都是黑的?”
这是蒋宏琛的声音。
“启禀大爷,大奶奶身子不舒服,早早就歇下了。”紫珞在门外轻声回答。
“身子不舒服?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无缘无故就不舒服了?”
“大爷,奶奶身边的碧珠姐姐突然不见了,奶奶心里不悦,所以就……”
“不见了?哦……那就罢了。我改日再来看望大奶奶吧。你们要好好照顾大奶奶。”
随后,蒋宏琛的声音就消失了。
花卿影露出一个无所谓的笑容,就仿佛门口那个压根是个陌生人。
蒋宏琛不会在乎她,更不会在乎一个碧珠。
花卿影等的当然不是他!
月上柳梢头。
周围已经是一片寂静。
三更的更鼓声在空旷的夜里不断响起,提醒着人们,夜,已经深了。
可是花卿影还在等待着那个消息。
既然他说今日会给她个答复,那么就一定会有答复。
果然等到五更的更鼓刚刚响起的时候,一个人影通过那扇微微开启的窗户钻了进来。
他的身上带着阵阵的凉气,顿时让花卿影整个人打了个激灵。
“你来了!快说,人呢?到底在哪里?是不是……已经……”花卿影顾不上其他,死死的攥住那人的手,身体都在颤抖。
“你别着急……”来人轻轻的扶住花卿影的手臂,将自己的力量传递给她,让她镇定下来。
“你告诉我实话……她是不是已经,已经……”花卿影的直觉告诉她,碧珠是凶多吉少。
来人轻轻叹了一口气:“人……我已经找到了……只不过……我说了,你千万要支持住……”


 第102章 有未来吗?

花卿影用力咬着下唇直到几乎渗出血来,目光渐渐暗了下去,一双手先是死死的攥着来人的胳膊,随后又慢慢松开了。
那人见她这副模样,以为她是因为心情悲愤而情绪激动,不能自持。所以便情不自禁的想要去安慰她。
可不想,还不等他的手抚上她的肩头,她便扭过头,目光坚定的说道:“世子,今日的事情真是多谢你了。现在……我实在是不方便出去……能否请你,直接告诉我……碧珠,到底……”
她不动声色的躲开了那只想要安慰她的温暖的手。
那人的手悬在空中,有几分尴尬,也有几分无奈。
“你……真的没事?我说之前,你可是确定能够保持冷静?”
原来这夤夜来访之人,正是常亦欢。
他得了花卿影的嘱咐,自然是不敢怠慢半分的,立即便动用了自己所有的关系来寻找这个丫鬟。
通州城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虽然不是大海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