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花影压重门-第4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提醒他?为什么要提醒他?若是他自己不愿意,又有谁能勾引得了他?……”花卿影冷笑了两声。
她心道,看来林胭脂之前引她去小树林,除了要害她,只怕也是为了让韩素素和蒋宏琛成了好事!
只不知道林胭脂和韩素素又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两个人不疾不徐离开了春水阁。
花卿影刚和紫瑶走了两步,就被一只大手拉住,随后,花卿影就跌入了一个宽厚而温暖的怀抱!
花卿影身体一僵,正要挣扎,却又转念一想,能让紫瑶无动于衷,又惯会占便宜的,除了那一位还有谁?
本来花卿影因为今天林胭脂的一通神作。心里就有些不悦。再者说,又觉得自己和常亦欢之间实在是差距太大,似乎根本就看不见将来,所以说,照理,她实在是应该对常亦欢不假辞色的。
可是偏偏的,她就是贪恋他怀抱中这一点点的温暖。
也或者是因为他前几日那番推心置腹的肺腑之言。也或者是因为他之前做得种种努力。
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了。
她重生之后,面对了太多前世的今生的仇人、对手,可是真正能称得上给她些微安慰的却是只有常亦欢!
她明知道自己这样做,根本就是在纵容常亦欢继续想入非非,可以她却就是没有办法推开他!
真真是饮鸩止渴!
过了一会儿,她也不过是小声而无力的抗议道:“你这个无耻狂徒!”
“大奶奶真是会说笑,明明是约我到这里相会的,怎么反而冤枉我是狂徒?”常亦欢,突然低下头,在花卿影的耳边,沙哑着声音说道:“你真是好生的无情!”
那略带着暧昧的动人声音迷惑着花卿影的心跳也随之颤抖,她的脸瞬间浮起了两片红云。以沟助亡。
虽然在黑暗中,很难发现她的变化,可是她自己却知道,自己此刻的模样,有多么尴尬。
“你来找我做什么?”她推开常亦欢,想要再做个若无其事的蒋大奶奶。
无奈,常亦欢却是不让她如愿,悄悄附在她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这事情我知道了……虽然我也没有什么可不高兴的,但是,今日这蒋府的人特别多,我倒是想要你帮我个忙……”花卿影眼珠子一转,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低声讲了一通话。
常亦欢立即一愣,随即有些无奈的说道:“真不知道你这些主意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你这是夸我,还是骂我?”花卿影眼波流转,瞪了他一眼。
这夜色之下,她似乎也变得自在放肆了许多。
常亦欢心里欢喜,便欢快的说道:“你等等我便是!我去去就来。”
花卿影点点头。
人走了,她回头一看,却发现紫瑶躲得远远的,在一旁冻得直跺脚。
花卿影也脸上发烫,又想着常亦欢一会儿要回来,便也走到了暗处,却是和紫瑶保持了距离。
不过盏茶的功夫,常亦欢便又出现了。
他先是将一个暖烘烘的手炉塞到了花卿影的手里,然后才故作神秘的说道:“大奶奶,有狗男女在那边偷/欢,咱们到底要不要打扰他们的雅兴?”
花卿影捧着手炉,心中一暖,抿嘴一笑:“自然是不能做这样的缺德事!不过……”
她拉长了声音:“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好事,倒是特别想要看一看!”
常亦欢戳了她的额头一下,然后自然的拉了她的手,蹑手蹑脚的走了一段距离,到了一处墙根底下,偷偷的往那一处黑漆漆,又人迹罕至的小楼里竖着耳朵,细细听去。
两个人为了防着里面的人发觉,都不敢走的太近。可是也能隐隐约约的听见一个人喘着粗气的低吼,和另外一个略带兴奋和压抑的呻吟。
两个人脸上都是一红。
他俩早也不是什么不谙世事的少男少女,自然明白这令人心跳的声音,到底是怎么回事!
常亦欢借着一股子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居然轻轻在花卿影的脸上就亲了一口!
花卿影气恼不已,刚想要回头破口大骂,却又想到这里压根不是说话的地方!
她赶忙狠狠的掐了常亦欢的胳膊一下,直掐的他冷汗直冒,这才算是解了气。
两个人生怕待得时间久了会引起里面人的注意,就又慢慢退了出来。
花卿影这才硬是挣脱开常亦欢的怀抱问道:“里面的人……”
常亦欢骤然觉得怀抱中空落落的,然而近日能够一亲芳泽已经是意外之喜了,所以就笑着说道:“我估摸着他们这一时半刻是完事不了的。”常亦欢琢磨着时间。
花卿影脸上又是一红,随即问道:“你这是给他们下了什么药?”
常亦欢低声笑嘻嘻的说了出来。
花卿影瞪了他一眼:“你真够卑鄙的!”
“瞧这话说得,我以为你是喜欢我这种卑鄙的!”常亦欢简直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呸!”花卿影狠狠啐了一口,可是那模样却是娇俏无比,竟然是看呆了常亦欢。
她或许没发现,只有在常亦欢面前的时候,她才会流露出稍许的少女情怀。
在旁人的眼里,她或许是个阴沉狠毒的女人。她智计百出,甚至毫不犹豫的会取人性命,可是常亦欢明白,那不过是因为她想要用自己柔弱的身体去保护自己和自己爱的人。
前一世,他错过了她,可是现在,他逐渐变得强大,他绝对不会允许她再离开自己的身边!
花卿影转而又问道:“对了!你的身上怎么会带着那种东西?难道说……”她眉梢一挑,眼角露出几分锐利。
常亦欢一怔,然后赶忙解释:“你可千万别误会,那东西不是给你准备的!我可是绝对不会强迫你的!”
“你胡说什么呢!什么用在……谁管你这些龌龊事情!”花卿影气得直跳脚!
常亦欢看她又羞又恼的模样,却是觉得格外的娇媚,忍不住捂着嘴呵呵偷笑。
眼见着花卿影就要动怒,他这才继续说道:“你是不知道我的家里都是什么人!平常便是喝口水,都可能不小心就一命呜呼了。若是自己不上心,我岂能活到现在?我自然是要带着些东西防身的!否则只怕骨头都剩不下了!”
花卿影听了他的口气,觉得其中的无奈和辛酸,似乎不是一言两语能说的清楚。
她的心中忍不住升腾起了阵阵的怜爱之意。
所谓的惺惺相惜就是这种感觉吗?
花卿影突然感觉自己劝说自己不要对常亦欢抱有幻想的理由,此刻都成了可笑的泡影!
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屋里的声音终是渐渐小了下去。
“表哥……表哥……”
韩素素轻轻的推了推身边的男人,发现他似乎是累得昏睡了过去。尽管只有幽暗的月光,可是她依然能清晰的看到男人那健硕的身体,微微泛着令人心跳的潮红。
韩素素忍不住有些害羞,可是又觉得过了今夜,自己就应该正大光明的享受这独一无二的温存,又有什么可害羞?
韩素素虽然身体也十分疲劳,可是却依然喜不自胜的等待着,等待着自己安排的应该捉奸的那人的到来!
韩素素的丫鬟翠如此刻正急急的走着,她正是被韩素素安排了要找表姑娘吴兰过去捉奸之人。
她方才又是哭,又是跪,声称不见了韩素素的踪影,这才把吴兰给骗了出来!
“你这个糊涂东西!既然是表姑娘失踪了!你又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不去找老太太和我姨母?偏要等着过了这么久,才来回报?你现在来找我,又有什么用?”吴兰是真心关心韩素素,一则是她们小时候关系不错,二则是她们好歹也是姨表姐妹,她自然是脚下急匆匆,心中乱糟糟。
翠如只能是嗫嚅的说道:“奴婢还以为姑娘是和表姑娘在一起,哪承想到处找都找不……而且,今天来了这么多亲戚故友,奴婢怕现在过去,太太会不高兴!”
吴兰一想,这丫头说得也有几分道理。
这样大好的日子,若是韩素素弄出什么意外来,依着韩氏那个性子,一定会心中不喜的。
“表姑娘!你如此行色匆匆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翠如的话突然被凭空打断。
她连忙抬头,居然看到了一张芙蓉花般的脸孔。
翠如心中一惊,这不是大奶奶吗?这可如何是好?姑娘反复嘱咐,千万不要让大奶奶知道这事情!
花卿影匆忙上前,拦住了吴兰的去路。
吴兰虽然着急,可是她并不觉得韩素素不见了这件事情有什么可隐瞒的。
于是她就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照直说了。
翠如真是气得倒仰,饶是她那样使眼色,这位表姑娘居然就是像没有看到一样,还是自说自话。
“表姑娘,你糊涂了!”花卿影叹着气说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吴兰有些不高兴。
“素素姑娘丢了,你怎么会这般没头没脑的自己到处找?自然是应该先回禀我们太太才是!然后让她派人手大规模的搜查!要知道毕竟姑娘们的安危为重!若是真的有什么意外,可是攸关性命啊!”花卿影说得是一本正经!
吴兰听了这话,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显然是深以为然。
翠如见状,吓得不行!
派人手大规模搜查?
这可如何了得?
她赶忙张口说道:“不可!万万不可!”
还不等吴兰开口,花卿影就冷冷说道:“为何不可?你这丫鬟好没规矩!主子说话插口不说,还说出这般毫没道理的话!若是不细细搜查,如何能知道表姑娘在何处?难道像你这样没头苍蝇一般的瞎跑就能找到人了?只怕等到你跑断了腿,你家姑娘都已经有危险了!”
翠如被噎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吴兰此刻已经是彻底被说服了!她立马掉头去找自己的姨母韩氏!若是不快点,只怕是韩素素会有生命危险!
她心中担心韩素素的安危,又被花卿影的危言耸听弄得心烦意乱,再加上她平日思考问题就过于简单,所以这时候已经是顾不上细细思考了。
翠如急得直打转。
她想了半天,到底还是决定应该要直接去给韩素素报信,免得一会儿闹出大笑话!
可是她的腿刚刚迈出半步,就听见花卿影又冷然说道:“你要去哪里!”
随后就有一只如同铁箍一般的手,死死的攥住了她的胳膊。
她想要挣脱,却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她只觉得手臂生疼,疼得她几乎要掉眼泪!
她一回头,就看见一个身材不高,面容平常,丫鬟打扮的人,站在自己身边。
而对方那只看着纤细修长的手此刻正狠狠的握住她的手臂!
“大,大奶奶……你,你这是什么意思!”翠如忍着疼,质问花卿影。
“没有什么意思!既然表姑娘都去回禀太太了,你这个贴身丫鬟自然是要跟着去说明具体情况了!你要是走了,可怎么了得?快,还不快点跟着吴家表姑娘!”花卿影的双眼黝黑的如同一潭深不见底的池塘水,让翠如觉得毛骨悚然。
翠如即便是脚下不愿意,心中不喜欢,却也压根抵挡不住紫瑶那一双钢钳般的手,就这样半是威胁,半是推搡着跟着花卿影去了!
“什么?素素不见了?怎么有这样的事情?”韩氏表现得很是惊讶。
她心里自然是明白韩素素究竟是去做什么了。可是问题是已经被人这样大庭广众之下给问了,她总不能无动于衷吧?
韩氏皱了皱眉头,对着身边的婢女说道:“去!把二少爷叫来!”
那婢女点了点头,匆匆就向门外走去,谁知道,人还没有掀起门帘子,却看见蒋宏珏自己从外面进来了!
“二表哥,你怎么来了?”吴兰自然是心里欢喜,可是也奇怪,怎么蒋宏珏来得这么巧?
蒋宏珏的面色多少也有些慌乱,全然不似平日的镇定模样,她没有理睬吴兰,就快步上前,大声说道:“大事不好,大哥不见了……”
花卿影听了这话,身体一僵,失声道:“怎么可能?”
蒋宏珏无奈的点了点头:“千真万确。方才已经到处找过了。就是不见人的踪影!”
花卿影接口道:“怎么会这样巧!这边也丢了一个人!”
即便是蒋宏珏自认为够淡定了,可是听了这话,也忍不住大惊失色了!
蒋宏珏也不过是惊呆了片刻,就赶忙说道:“不管是真是假,或者人到底是不是丢了,咱们都得找一找!”
韩氏心里怪蒋宏珏多事,可是见下面坐着的众人都是一脸的不解和慌乱,个个都盯着她看。
她只能点了点头,说道:“陈嬷嬷,你跟着二少爷过去,好好到处搜一搜,可不要漏下什么地方!”说完又对着陈嬷嬷使了个眼色。
陈嬷嬷会意,便急匆匆召集了人手,跟着蒋宏珏、吴兰等人去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韩素素自己也累得睡了过去,等到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却是被一阵纷乱的脚步声和晃眼的火光给弄得不得不清醒。
她眯着眼睛,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听见有人粗暴的直接撞开了小楼的门!
她整个人的头脑依旧有些昏昏沉沉,紧接着就发现屋子里面火光大盛,她的双眼都被刺得睁不开了!
她半晌才感到身上一凉,她方才意识到自己此刻正是全身赤裸!
她赶忙胡乱拿身边那已经被男人撕得不像样子的衣服挡在自己的身前,然后大声喊道:“放肆,是什么人居然敢就这么闯了进来!”
那些明火执仗的婆子和家丁们简直都傻了眼!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栋平日里空置的小楼里,居然会突然冒出这么一个白花花,赤/裸裸的美人儿!
那些家丁的眼睛更是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有那大胆不要命的,更是不住的把猥琐的眼神溜上了那白皙的胸部和挡也挡不住的修长大腿!
韩素素气得半死,大声吼道:“都给我滚出去!滚出去!”
“什么人这般大胆……”找人找得灰头土脸的蒋宏珏,背着手气哼哼的走了进来。
可是他一进来,看到这般香艳的情景,也是惊呆了!
半晌,他才赶紧扭过头,然后又吩咐道:“你们都赶紧给我出去!”
那些家丁这才依依不舍的走了出去!
“是不是找到表妹了!”吴兰一脸惊喜的跑了进来,却是在看到这情景的时候,也是当场呆住!
二人忍不住面面相觑,都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又似乎都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吴兰最是个心直口快的,见到如此荒唐的情况,忍不住呸了一口:“真是不要脸!你居然是这么不要脸的人!”说完,就要直接出去。
韩素素见到突然钻了这么多人进来也是傻了眼!
她是安排翠如让吴兰过来“捉奸”,可是那是单独让吴兰一人过来,并不会大规模的损害自己的名誉,而且还可以利用表姐对自己的回护之心,将生米做成熟饭!
可是如今,自己的身子都被那些粗人看光了,自己的名声简直可以说是臭不可闻了!
她赶忙梨花带雨的哭道:“表姐,二表哥!我是被害了啊!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可是蒋宏珏的注意力,却是全然放在了那依然在昏睡的男子身上!
怎么如此的吵闹,他居然还能安睡?


 第107章 上错了床,睡错了人

“表姐,表姐,你千万不能误会我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身在此处的!”韩素素依旧是那样一副梨花带雨的娇弱模样。
此刻,她的眼角噙着最最晶莹的泪珠,她的头发虽然凌乱但是却又增添了三分的柔弱之美,更别提她那若隐若现的身体。带来的强烈的视觉刺激了!
吴兰,本就是和韩素素交情颇深,此刻又见她实在是哭得委屈,心里就越发觉得,会不会真的是韩素素受了什么人的陷害!
“你!你怎么会好端端的来了这个地方!”吴兰皱着眉头,说道,“还有,又怎么会……会和这个男人坐下苟且之事?”
说到后来,即便是吴兰自诩性格豪放,也忍不住红了脸庞!
“表姐,难道我的为人您还不清楚吗?最是规矩胆小的!又怎么会自己和表哥做下这等事情?我实在是不知道原因啊!”说完,韩素素就委屈的嘤嘤哭了气啦。
蒋宏珏皱着眉头说道:“表哥?什么表哥?”
韩素素的哭声一噎,虽然抬起头来,奇怪的问道:“那自然是我……我身边的……你是什么意思?”
韩素素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自己的心咯噔了一下。
蒋宏珏的表情看着不像是作伪。可是他怎么会无缘无故问这么无聊的问题?
蒋宏珏终于是按捺不住,走上前去,指着那依旧背着身子,呼呼的大睡的男子说道:“你说的是他?他是你表哥?什么表哥?”
韩素素自然是越发的不解,低声说道:“当然是大表哥!”
不是蒋宏琛又能是谁?这个人蒋宏珏真是莫名其妙,总是问一些让人无法回答的问题!虽然是没有穿衣裳,可是难道他连自己的大哥都不认识吗?
蒋宏珏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说道:“表妹。只怕你是看错了!”
“什么?”韩素素整个人一震,顾不上继续妆模作样的遮掩,立即光着屁股爬了过来!
说起来,方才因为月光昏暗,她又觉得有些羞涩,所以她其实真的是一直没有敢直视身边人的脸孔!
她这才有些粗暴的把那人用力的翻了过来!
剑眉星目,鼻梁高挺,虽然年纪有些大了,可是依旧是一副俊朗的模样,怎么看也觉得充满了男子的气概!
这果然是一位难得的美男子!
可是……
韩素素整个人僵在当场。如同泥塑一般,一动不动!
这不是蒋宏琛!
这不是蒋宏琛!
这不是蒋宏琛!
……
她的脑海中只是不断涌现着这六个字!
这个和她一夜缠绵,抵死悱恻的男人,居然不是她心心念念的蒋宏琛!
蒋宏珏却也在那人翻身的一瞬间,整个人都愣在了当场!
他虽然瞧出来这人不是他的大哥,却也料不到竟然会是……
这位浑身赤裸的男子不是别人,居然正是他的父亲——蒋平!
他见到这种情形,心中已然是震惊到了极点!
这等荒诞不羁的事情,居然发生在了他的父亲身上!
这对赤身裸体的男女,一个是他的父亲,一个是他的表妹——也就是韩氏的外甥女!
这不是等于是外甥女爬上了姑父的床?
这简直是闻所未闻的丑事!
正在他犹豫不决,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却听见一声惊叫:
“啊!老爷!表姑娘!你们!”
蒋宏珏急忙回头,却发现花卿影一脸错愕的站在门口,整个人如同泥雕木塑一般,动弹不得!
她这一叫。倒是让在场的人都瞬间清醒了过来。
吴兰最先反应过来,她大叫了一声,便推开了身边的韩素素,捂着脸跑了出去。
随后,蒋宏珏也是立即将身上的黑色斗篷解了下来,赶忙遮住了韩素素的身子。
花卿影看到了这荒唐的一幕,双腿一软。似乎是不堪打击,整个人瘫软在地上。
蒋宏珏过去扶住了花卿影,又用身体挡住了那不堪的情景:“大嫂,大嫂……你没什么吧?这里……你还是先离开吧……”
花卿影扶着蒋宏珏的手,木然的站了起来,如同被抽了魂魄的木偶一般,转身离开。
等到了外面的时候,正巧紫瑶赶了过来,见到花卿影这般,吓了一跳,大声问道:“大奶奶,大奶奶,这是怎么了?”
“走!走!咱们赶紧走!”花卿影死死的攥着紫瑶的手臂,声音都在颤抖。
外面站着的奴仆们见先是吴兰没头没脑的跑了出来,随后花卿影又是这副模样,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花卿影那一声“老爷”“表姑娘”,外面那些到处寻找失踪的一男一女的奴仆们瞬间都明白了,原来里面这对狗男女之一居然就是蒋府的老爷蒋平!
而另外一个,更是令人惊讶不已,居然是韩氏的外甥女韩素素!
所有的奴仆们互相之间都传递着带着一丝淫邪的笑容,而且眼中都是掩饰不住的鄙薄。以肠状亡。
说什么身份高贵?
说什么大家闺秀?
还不是如同最最下等的下人一样,就这样在黑暗之中偷欢?而且还是姑父睡了外甥女!
简直就是丢人现眼!
当人们知道了那些平日高高在上的人们其实也是和他们自己一样的龌龊肮脏的时候,他们仿佛就满足了内心的仇富心态!
根本不用任何人吩咐,他们就会把今日看到的奇闻传播出去!
即便是他们的主人或许会警告他们,威胁他们,可是流言就如同长了翅膀的雄鹰一般,最是流窜得飞快!是任何人或者事物都难以阻止的!
蒋平本就是一夜“操劳”,整个人不说是精尽人亡也算是精疲力尽了!
他只觉得身体无比的燥热,就是想要寻找一个发泄的出口,当他接触到一个温凉的躯体的时候,哪里还有心情理睬这人是美是臭,是猪是狗?
他只是赤红着双眼撕裂了那人的衣服,直到他觉得身体内最后一丝的燥热都消失殆尽,他才终于停止了近乎癫狂的动作!
可是彼时,他身体内的最后一点点力气也全然被抽取,他顿时觉得眼皮沉重的如同铅块,他生平头一次有这种无法控制的感觉,他只能是沉沉的睡去!
此刻,他感觉有人粗暴的硬是翻过自己的身体,紧接着又有人在大呼:“父亲!父亲!”
他突然整个人都激灵了一下,随后清明的思绪渐渐回到了他的头脑之中。
他猛地睁开了眼睛,看到的就是蒋宏琛那张又是尴尬又是愤怒的脸!
他刚要起身,大骂蒋宏珏无礼,居然敢在自己休息的时候,贸然闯了进来,却又觉得他的身上一凉。
蒋平心中顿时觉得大大的不妥,他慢慢起身,借着月光,定睛一看,先是发现自己全身赤裸,紧接着一错眼,又看见了那和自己一样的,白花花的躯体!
蒋平大惊,似乎是一时没有明白眼前的情景!
蒋宏珏看到父亲尴尬,急忙起身,想要在散落在地上的衣物中间,找一件覆盖在蒋平的身上。谁知道,这一夜不知是如何的疯狂,那地上的衣衫居然是没有一件是完整的!
他只能是脱了自己身上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