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花影压重门-第4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你请便吧!我这里也收拾收拾,继续做生意了!”
花强和陈掌柜便就告别了。
第二日一大早,韩氏打着呵欠刚刚起床,却是眼底下一片青色,显然是没有睡好。
“太太,怎地起得这么早?何不多休息一会儿?”陈嬷嬷见她如此的憔悴,急忙上前扶着。
韩氏慢慢起身,穿上鞋,走到了一旁的桌子旁边,重新坐下,叹了一口气:“我能睡好吗?我哪里敢睡呢?昨天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
说完,韩氏柳眉倒竖,恶狠狠的说道:“那杀千刀的,真是不要脸面了!那小贱人更是个白眼狼!白白养了她这么多年,居然勾着老爷不放了!”
陈嬷嬷看了韩氏一眼,却是什么也不敢说。
因为昨天晚上,是蒋平又过来闹了一大通,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要给韩素素一个名分。
他说得虽然冠冕堂皇——是因为韩氏的族人找上门来,说是韩素素的问题如果不解决,就要将蒋平的丑事传扬出去。
可是谁又看不出去来,其实蒋平自己心里也是千万个愿意的?
“那贱人果然狡猾。居然知道将事情透露给其他人……若不是她自己说了,谁还能知道的那么详细?我那三妹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竟然就真的找上门来了?还找了族长太太也跟着凑热闹,让我实在是头疼!”韩氏捏了捏眉心,感觉内心烦恼不已。
若是将韩素素给赶走了,这贱人难保鱼死网破,出去到处乱说,到时候不但蒋府的名声没了,蒋宏琛的功名之路更是岌岌可危。
可是若是让她就这么认下这笔糊涂账,忍住这口恶气,她又实在是没法说服自己。
正所谓是进退两难。
这一次还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非但没有让韩素素嫁给蒋宏琛,让那花氏贱人添堵,反而将韩素素和蒋平送上了床!
实在是可恼!
韩氏也不是没想过,这事情是不是有花氏那贱人在中间掺和,可是却是始终是没有找到任何的破绽!
如今,这事情乱成了一锅粥,又难以收场,到底该如何是好?
“太太,您也别想太过了。胳膊拧不过大腿,那表姑娘如何能同您相比?老爷也不过是一时糊涂罢了!到底还是有想明白的那一日。”陈嬷嬷亲自给韩氏围上了小披风,又端了手盆过来,给韩氏洁面。
她一面给韩氏用干净的手巾擦脸,一面说道:“您瞧,那林氏一开始的时候还不是千宠万宠的?现在也不是扔在一边,几天不过去一次了吗?可见啊,这样的人在老爷心里也不过是玩物罢了!也就是逗弄几日,就不放在心上了。”
一想到林氏这几日的落魄,韩氏总算是露出了几分笑容。
“那贱人活该!谁让她故意陷害我?活该没了孩子,活该老爷不理睬她!看她如今还要如何嚣张?”韩氏吐出一口浊气,仿佛胸中压抑已久的郁闷得到了纾解。
“太太,这就对了。这么多年了,老爷的性子,太太是最了解的。何曾对谁长情过?早几年的那几个也不都是轰轰烈烈的开始,惨惨淡淡的结束吗?咱们也不用多生气,只静静的等着这些人自取灭亡就是了!”
陈嬷嬷的话也是真的说到了韩氏的心里。
然而,这些话说起来容易,坐起来又谈何容易?
到底是自己的丈夫,又是年少夫妻,哪里能一点儿感情都没有?
看着他去对别的女人嘘寒问暖,她这心中的怒火就难以平复。
“罢了……不说这些了。想起来就头疼!”韩氏按了按太阳穴,晃了晃头。
“太太,现在摆饭吗?过一会儿还要去老太太那边请安呢!”陈嬷嬷询问。
韩氏点点头:“也好。你就去安排吧。我也没什么胃口,吃点清粥小菜就好了。”
陈嬷嬷听了吩咐,便下去安排了。
过了一会儿,就有丫头拎了红木食盒子进来,又端出来一大碗碧粳粥,并八个小菜。
陈嬷嬷刚给韩氏端了一碗粥送到她面前,就看见蒋宏琛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
韩氏一见儿子,到底是心里高兴,便急忙拉住了他:“你来得正好,快坐下,跟着我一起吃个早餐吧。这粥正热乎,小菜也爽口。要不我再让厨房送一个你爱吃的鸡蛋羹过来?”
“娘,娘!”蒋宏琛打断了韩氏的絮絮叨叨,“您先听我说!有件大大的好事!我要告诉你!”
“什么事情,这么好?再好的事情也不耽误吃早饭啊!”韩氏还是自顾自的给蒋宏琛盛了一碗粥,就要递过去。
“娘,东西找到了!偷咱们府里东西的那几个贼人已经被知府衙门找到了!”
蒋宏琛的话音刚落,却是听见“啪嚓”一声响!


 第117章 两个人一起下跪

蒋宏琛吓了一跳,一回头,却看见韩氏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手里的那碗粥却是已经掉在了地上,瓷碗摔得粉碎,粥也四处乱溅。
“娘。您怎么了?可是烫到手了?”
蒋宏琛急忙过去看韩氏是否有大碍。
“找,找到了?”
韩氏勉强裂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讷讷的问道:“不是,不是说不可能找到吗?怎么,怎么又找到了?”
“这具体的事情经过,我也不是十分的清楚。只说是,那伙贼人胆大包天,居然跑到通州城里的当铺去典当,然后就被知府衙门的衙役给逮了个正着!”
蒋宏琛不知道韩氏为什么会是这么个反应,但是也觉得不过是因为这个消息过去突然罢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韩氏嘟囔了几句,又紧着问道,“那东西呢?东西都找到了吗?”
“现在一切都是未知之数。如今,花氏的父亲正在那大厅之中等着说明情况呢。父亲让我过来,请您赶紧收拾收拾,然后也一同过去看看。”蒋宏琛说完了这一通话,就急匆匆的告辞了。
韩氏却是跌坐在椅子上。直愣愣的看着前方:“怎么又找到了?怎么又找到了?这也太巧了吧?”
陈嬷嬷也是十分的紧张:“太太。那事情不会……不会……不会……”
“没事儿,没事儿,大不了到时候都推到那些盗贼的身上就是了!”
韩氏也不知道是在安慰陈嬷嬷还是在安慰自己。
花强神情严肃的坐在那大厅之中,尽管有蒋平陪着寒暄,他还是表现的十分不悦。
“亲家今日是怎么了?这东西找到了,贼也捉到了,怎么还是这么不高兴?”蒋平忍不住开口问道。
花强冷笑着回答:“不敢不敢,我们这样的人家,到了你这里,哪里还敢不高兴?不过是觉得事情太过蹊跷,所以心里疑惑罢了。”
“这话怎么说?什么蹊跷?难道不是那些贼人头的东西吗?”蒋平满脸的疑惑。
半晌,花强只说了一句“等一会儿人到齐了再说吧!”便不肯再多说什么了。
蒋平心中疑窦重重,却不知道花强这副模样,就竟是因为什么。
然而。说什么这也是他的“金主”,他到底还是希望好好应酬的。
不一会儿的功夫,蒋宏琛、韩氏、花卿影便先后进来了。
看见人到齐了,蒋平便站起身,咳了咳:“既然人都来了。我便直接说了,前几日偷盗咱们府里东西的贼人已经被通州知府衙门抓获了!”
“真的吗?”花卿影惊喜交加的说道,“那我的那些嫁妆可也都找到了吗?那里面有好些个我母亲给我的珍贵之物。若是能够找回来,那是再好不过了!”
“亲家,人都来了,你就说说吧。你刚刚从衙门那头出来,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蒋平冲着花卿影点点头,就将话递给了花强。
花强看见了女儿,脸色总算是缓和了许多。
“这伙贼人一共有三个。乃是里应外合。又收买了贵府上的一个不成器的小厮。找准了府中最忙碌的时间偷偷溜了进来。瞅准了机会,给那两个看守的婆子下了迷药,所以才能堂而皇之的分几次取走了那许多的物件!”
花强的这种说法同蒋府众人的猜测基本吻合,所以大家也没有什么可质疑的。
蒋平接口道:“我府上的确是有个小厮在出事的第二天就失踪了。至于那两个婆子,我也是早就让内人给赶到了庄子里去当苦力。本以为东西追回来是无望了,没想到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
“亲家说的对,我也料不到,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本以为这东西丢了,便是丢了,哪里能够这么容易找回来?却料不到贼人如斯的胆大包天,竟然想要趁着年节,官府防范不利的时候,直接去到当铺典当了。所幸的是,那当铺的掌柜,恰好是我的故交好友,因此便虚与委蛇,找了机会出来报信。这才让我有机会给官府报案,将贼人们一网成擒!”花强将事情的经过大致说了一下。
蒋宏琛插嘴道:“果然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等贼人自以为无法无天,却料不到根本就是自取灭亡!”
“爹爹,那丢的东西都找回来了吗?咱们府里可是丢了不少东西。有太太的东西,也有我的东西,还有公中的库房也丢了两样。”花卿影关心的还是失物的去向。
花强却是突然一声冷笑,变了脸孔:“这问题正好是出在了这失物上!”
“这话怎么说?难道是那些个贼人不认账,不肯说曾经偷盗过那些珍贵物品?”花卿影皱了皱眉头。
“他们进了知府衙门,就直接入了天牢。昨天一日都是鞭子伺候,直到打得皮开肉绽,他们才真的是招了。说,的确是他们一时鬼迷了心窍,瞅准了蒋府举办宴会的机会先下手为强的!”
花强回答花卿影说话最是和蔼。
“既然如此,为何爹爹您还是说有‘什么问题’?将那些东西早日送回来,也好让老太太和太太安心!”花卿影催促道。
花强便说:“你稍安勿躁,听我慢慢说。若是事情真的如此简单,我又哪里会大清早来这里走这一趟!”
他清了清嗓子,慢慢说道:“昨日,那贼人虽然是供认不讳,可是却是死活不认,他们曾经偷了这么多东西!他们只说,他们就拿了那两个箱子的东西,其他的东西碰也没碰。无论如何用刑,他们就是不肯承认。”
“亲家老爷这话也是的,那做贼的人的话哪里能够相信呢?他们说是没拿,那也必然是假话。保不齐,他们讲东西藏到了哪里去,过后等着自己出狱了再去逍遥!”这时候,韩氏突然插嘴说道。
“亲家太太这话也算是在理。只是在下不明白,他们既然已经认了偷了那些东西,又何苦纠结在其他这几样上?若是不认,那便死撑着不说,若是认了,为何又一半认,一半不认?我真是觉得匪夷所思了!”花强冷着脸孔说道。
“想必是他们这些贼人真的是有什么其他的阴谋诡计?”蒋平觉得花强好像是话里有话,便试探着追问。
花强从怀里将那份单子掏了出来,送到了蒋平的面前,说道:“这是贵府提供给官府的失物单子,你看看,可是对吗?”
蒋平看了看,又递给了韩氏,问道:“这是你上次给我送来的,你瞅瞅,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韩氏心头砰砰乱跳,也不敢细看,只“嗯”了一声就又递了回去。
蒋平也不以为意,便对花强说:“的确是内人拟好的单子,可是有什么不对吗?”
“自然是不对!”花强从怀里掏了一个布包出来,直接扔在桌子上,却是发出了锵锵的金属声音。
“亲家,你可好好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花强的话里带着怒气,却是让蒋平一头雾水。土坑有血。
他过去,打开那布包一看,发现里面是一套精致的赤金头面首饰,一看就是做工精细,分量十足。
他看了看,也没察觉出有什么不对劲。
可是蒋宏琛和韩氏却是都白了脸孔。
“这是我从我的老朋友家里的当铺赎回来的首饰!”花强气恼的说道,“这可是我闺女的嫁妆!是我儿子送给他姐姐的嫁妆,居然出现在了当铺里!难道说贵府上已经艰难到了这种地步,要靠典当儿媳妇的嫁妆度日了?”
“亲家老爷息怒!这绝对不可能是我蒋府做的事情!”
一个苍老而坚定的声音响起。
众人齐齐扭头,就看见蒋老太太扶着康嬷嬷走了进来。
显然,她也是听到了风声,又放心不下,这才亲自过来看看。
却是料不到,人刚进了大厅之中,就听见了这么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所有人自然是同时给老太太请安。
老太太在上首坐好了之后,便直直的看着韩氏,问道:“孙子媳妇的嫁妆一直都是由你看管,好好的放在库房里的,为什么居然会在当铺出现?”
韩氏还没有接口说什么,花强就紧着说道:“不但如此,而且这几样首饰赫然还写在那份单子上面!我竟然不知道究竟是贼人偷了这些东西,还是贵府典当了这些东西?只不过,我的老朋友却是依稀记得那典当东西的人模样!”
他继续冷冷的瞥了在场的某个人一眼:“我也实在是不愿意当场说出来。否则老太太也没有面子,亲家老爷也是没有面子!虽然说咱们都是一家人,可是这样的事情,也实在是太过了一些。若是贵府缺银子,大可以告诉我。我们府上虽然也不见得如何,也能资助一些,大可不必非要用我闺女的首饰典当度日!”
这一席话出口,却是让老太太和蒋平老脸通红。
这花强说话虽然难听,但是话糙理不糙。
老太太气得直拍桌子:“到底是谁?若是你们现在不说,一会儿亲家说了,我就让老爷直接将人撵出去,送到官府!我们蒋府没有这种吃里扒外的混账东西!”
她的话音落下,又过了一会儿的时间,却是扑通一声响。
“老太太,是我一时糊涂!”
老太太顿时愣住了。
这话是一样的,但是怎么是两个人的声音?


 第118章 和离!

老太太本不过是做样子给花强看,目的是让他觉得蒋府并非如同他想象的那般龌龊。
哪里成想,居然真的有人走出来认账?
她定睛一看,却发现下面跪着的居然是陈嬷嬷和花卿影。
“卿卿,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还跪下了?”花强显然是有些惊讶。
“爹爹,都是我不好。是大爷说手头紧。没法周转,所以我才拿了这些首饰去给他……”花卿影脸色通红。拿自己的嫁妆去给丈夫用,本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不过一般在大户人家自然是不会缺银子的,这么死自己的贴补自己的丈夫,其实是有些跌面子的。
花卿影说得越多,蒋宏琛的脸就越红,后来就几乎红得如同猴子屁股一般的。
他这么管自己的妻子要银子,也是没了读书人的节操,够丢人现眼的了。
蒋平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虽然也偷偷拿了几幅字画出去招摇,可是却也不会明目张胆的用儿媳妇的金银这等黄白之物。他最是鄙视这些阿堵东西,现在自己的儿子却偏偏做出这种有辱读书人名节的事情,真是让他老脸通红。
老太太的面色更是如同锅底一般黑。
蒋府早就是外强中干,她当然是一清二楚的,可是自己知道,和别人揭穿。那完全是两码事。她深深的感觉,她几辈子的脸面都被丢尽了。
“亲家老爷……这,这……真是……小孩子不懂事,又不好意思管家里要钱。所以才……怎么能想到……会这样。真是太抱歉了!”她急忙和花强解释。
她心里觉得尴尬,就想着要化解自己这份尴尬。
她便瞪着那同样跪在地上的陈嬷嬷问道:“你又是怎么回事?”
“奴婢,奴婢……”陈嬷嬷本来想说些什么,没有人知道,不过她转了转眼珠子,已经是改变了想法,“奴婢并不知道这东西在大奶奶自己的手上,所以在那丢失的清单上写了这几样首饰,是奴婢的不对!”
她这话本是避重就轻。却想不到根本就是自掘坟墓。
韩氏心中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她本以为自己的灾难就此可以过去,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她真是恨不得之前堵上陈嬷嬷的嘴!
老太太此刻却是不以为然,只觉得这就是个小失误罢了,又能如何呢?
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她这种小事实在是不值得一提了!
老太太让陈嬷嬷退到一旁,却听见花强冷了脸说道:“难道老太太就不想知道,为什么我女儿的嫁妆明明是放在贵府库房里的。现在去又回到了我女儿手中?”
老太太倒是没有多想这些。听了花强的话之后,她才突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她楞了一下,问道:“亲家老爷的意思是……”
“不瞒老太太说,我女儿手中的这套头面首饰,本就是我从相熟的当铺里赎回来的!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第二次又在当铺里看见这些!”花强冷笑了两声,“我只想问亲家太太一句,这东西都已经两次进出当铺了,您居然不知道吗?据我所知,我女儿的嫁妆一直是您亲自看管的,到底是什么人如此胆大包天,能瞒过您的眼睛,将东西偷出去?您可别说您什么都不知道。上一次赎东西出来到现在至少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
老太太眯了眯眼睛,终于是明白了花强话里的意思。
既然东西丢了,那就不可能在嫁妆里,而过了这么长时间,韩氏怎么可能不知道?
若是韩氏知道了,她便应该明白,这些东西不是这次被盗贼偷走的,那么她又为什么会让陈嬷嬷将这些写在丢失的清单里?
这说明了什么呢?
韩氏是想要让其他人觉得这些首饰是在这次盗窃事件中丢失的!
老太太是在后宅里浸淫了多少年的,哪里能不明白这其中的含义?
而同样的,花强作为一个精明的生意人,也不可能不知道这其中的含义。
老太太虽然知道韩氏肯定是用花氏的嫁妆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却料不到,她会用这么蠢的办法,又让他人家给看出了端倪。
而且,既然韩氏铤而走险,出此下策,那就证明,她一定是盗用了很大一笔银子,否则断然不会用这种法子遮掩。
她目光如炬,像一把剑一样扫到了韩氏的脸上。
而韩氏却是面如金纸,整个人如同木鸡一般,呆愣愣的站在那里。
虽然还不至于露出窘态,但是也是大大的异常了。
蒋平虽然没有想清楚这其中的弯弯绕绕,但是看到韩氏的反应,也猜到了大概。
他心中大骂韩氏愚蠢,弄这些小九九,却还让人猜到了,简直是愚不可及!
“老太太,我也实话实说,我们家不缺银子。可是我们家也不是傻子!虽然闺女嫁过来了,那就是你们蒋家的人了,可是也不可能任由你们折辱!自古以来,这媳妇儿的嫁妆就是归本人所有的,断然没有被婆家随意盗用,甚至典当的道理!别说是大户人家了,就连寻常贫苦人家也没有这样的丑事,没想到蒋家自诩望族,却做出这种事情?”花强越说越生气,最后几乎是拍案而起了。
“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土布台技。
花卿影仿佛是受了很大的打击一般,怔怔的盯着花强。
“我说什么?你难道还没有听懂吗?我说你的婆婆盗用你的嫁妆银子!而且还想要趁着这一次你们府里被盗,将事情都推到那些贼人的身上!真是可笑!”花强竟然是直言不讳,直接将事情给说了出来!
“亲家老爷,你这话也未免太过偏颇了!不过是一两样东西出了问题,怎么就认准了所有的一切都有问题呢?”老太太强做镇定的说道。
花强几乎忍不住要仰天大笑了:“老太太,难道你是忘了?我说那抓住的三个盗贼,死也不肯承认他们偷了另外那一部分东西的事情?我看这根本不是他们拒不认罪,而是他们根本就真的眉头那些东西!剩下的那些东西恐怕是贵府的太太给用了吧!”
花卿影面向韩氏,像是痛心疾首一般的说道:“太太,真的是这样吗?你为什么这样?如果你真的要用,大可以告诉我,难道我会拒绝吗?难道说,在你们的眼里,我就只是这么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就只是为了我的钱?”
她不等韩氏回答,就又去看蒋宏琛:“大爷,你也是这么想的吗?你是不是也只是为了我的嫁妆才和我成亲的?你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
花卿影似乎是十分的激动,走到蒋宏琛的身边,直直的看着对方,似乎是想要一个答案,却是死死的紧逼着蒋宏琛,让他退无可退。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蒋宏琛终究是被她逼得恼羞成怒,“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怎么敢这么和我说话?”
可是他说完之后,又有些后悔了。
这样的情况下,他若是再火上浇油,那不是将事情激化吗?
可是话已经说出口了,想要收回来已经是不可能的!
而且,花卿影也是听了个一清二楚,并且露出一副十分受伤的模样。
她慢慢的往后退,想要离开蒋宏琛尽量远一些。
她一直在摇头,仿佛是不相信眼前的事实,却又不得不相信眼前的一切。
“不,这不是真的,你以前不是这样子的!你以前不是这么说的?难道你一直在骗我?一直在骗我?”花卿影喃喃说道,“怪不得,怪不得,你和表姑娘……怪不得你一直不肯和我圆房……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花强冲过去,扶住了自己的女儿:“卿卿,卿卿,你怎么样了?你别伤心……这样的人,不值得伤心!”
他阴冷的眼睛盯在了蒋宏琛的身上,直到逼得对方都后退两步。
“亲家,亲家,你别这样……他们都是孩子,不过是一时话赶话罢了。不是真心的,不是真心的!我回头一定说他!一定说他!”蒋平看出花强浑身泛出一股子彪悍之气,心中有些害怕。
“爹,我想离开这里……我想离开这里……不想再看见他们……”花卿影转身,不愿意再多看蒋宏琛。
花强搂着自己的女儿,坚定的说道:“你说得对,这种鬼地方,没有再呆下去的必要!”
父女两个人就要离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