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花影压重门-第5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关,现在才回京,而且那姨太太又是个不着调不懂得调教女儿的便将她当成了妹妹一般的照顾怜惜,好吃好穿的供着,又教她礼仪。哪里成想,到头来,她却是将心思都用在了你表哥的身上!她满口都是和你姐夫旧情难忘。说什么让我退位让贤!”
“大姐,这恐怕不对吧?姐夫比你大着十几岁呢,这位表妹既然能当你的妹妹,那理应年纪比你小。她又是很小的时候离开京城了,难道说,她是三四岁的时候就和姐夫私定终身了?”花卿影也是口不饶人。
花鸾影瞪了她一眼,去也还是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哪里是小呢?其实这位表姑娘已经二十五岁了,比我还大了许多呢!只不过因为是在穷乡僻壤长大的,所以言行举止很有些不识大体的,像是小孩子一样,我这才将她当成是你。唉,也是我糊涂了!哪里有二十五岁的懵懂少女呢?只怕啊。这懵懂不知的是我这个糊涂蛋呢!”
魏氏皱了皱眉头:“我只想问你一句,女婿究竟是个什么意思?难道他是不顾这些年的情分,想要为了这个狐狸精就真的和你生分不成?”
这也是花卿影关系的问题。
在这个问题上。赵臣清的态度非常的重要。
如果说他对于这个什么表姑娘不加辞色,那么无论对方如何美若天仙,又是怎么使用手段勾引,都是没有用处的。
相反的,如果他心里先有了不该有的想法,那么哪怕这位表姑娘貌若无盐,他也一定会上钩的。
“你姐夫……”花鸾影是欲言又止,“你姐夫到是也没有怎么搭理她。只不过,最可恶的是我那糊涂的婆婆,非得说当年,那表姑娘和你姐夫有婚约在先,理应成亲的。只不过因为三姨太太家里犯了事,所以才会远走他乡,这门亲事才作罢了。现如今,既然人回来了,那么就算是不能成亲,当个贵妾也是可以的。”
“大姐,你怎么这么糊涂?你难道连姐夫到底是怎么想的,都没有弄清楚?不管你的婆婆是个什么态度,姐夫必须有个明确的说法!到底是行还是不行!若是他只是一味的模棱两可,那才是给对方可乘之机!”
花卿影现如今最厌恶的就是这种吃着碗里看着锅里,总想着要享受齐人之福的男人。
他们根本就是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两个女人的痛苦之上。
她虽然也知道赵臣清应该是个老实人,但是说实话,她如今是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一个男人了!
花鸾影咬了咬下唇,微微偏着头:“这话,你让我如何问得出口?若是他真有那个心,我去问了,岂不是自取其辱。若是没有,我这么说了,不是等于诬赖他?总之,我是没法说的!”
花卿影心知,姐姐这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了。
她刚要再劝说几句,却冷不防瞧见外面冲进来一个丫鬟,气喘吁吁,又神色慌张。
她心中顿生不悦:“你这是什么规矩?主子在屋里说话,你就这么不管不顾的进来了?看来你们真是清闲的太久了,连怎么和主子说话都忘了!”她看了看那个丫头,突然觉得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看过。
那丫鬟也是心里着急,所以一时之间忘了规矩。此刻,听见花卿影声色俱厉,她顿时慌了,急忙跪倒在地上:“二姑娘赎罪!二姑娘赎罪!奴婢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实在是事情紧急!”
“什么事情?”花鸾影看了那丫头一眼,转而去和妹妹解释,“这个丫头平素是个妥贴的。今日肯定是真的有什么急事了。否则不会这样的!”
“既然如此,那你就快说吧!什么事情让你连规矩都忘了?”花卿影的声音缓和了许多。
那丫头看了花卿影一眼,却是神情有几分古怪,随记才又低头说道:“启禀太太、姑娘,大少爷,大少爷……他刚才自己骑着马跑了!”
“什么?”
魏氏猛地起身,突然觉得眼前一黑,又一下子跌坐了回去。
“这个孽障!早就嘱咐过他了,到了京城千万不要胡闹,一定要循规蹈矩。怎么这才刚到了,就闹出这样的事情!他这人生地不熟的,到底要去哪里?”
魏氏气得直拍桌子,真恨不得将花成君叫回来,直接痛打一顿。
花卿影听了这话,也是一愣,随即就明白了。
她急忙起身:“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他刚才听了个一支半节得,只怕是想要给大姐出气。现在应该是去赵家大闹了!”
“这可如何是好?!”
这下子,不光是魏氏心烦意乱了,就连一向稳重不流露情绪得花鸾影都急了!
“快,快!你快去准备马车,我们现在就去追他去!”花鸾影又赶忙问到,“你可是知道他去哪里了?”
“姑奶奶放心,奴婢怕大少爷有什么危险,就提前让人偷偷在后面跟着了!然后沿途做了记号,咱们跟着过去就是了!”那丫头急急忙忙说道。
花鸾影松了一口气:“多亏了你!多亏了你!快,快,咱们这就去吧!免得去得晚了,成君又要惹祸了!”
魏氏、花卿影也没有多说,匆忙起身,母女三个就上了马车,追着花成君而去了!
而此时此刻,花成君却是手里拿着一柄寒气逼人得宝剑,正将那宝剑架在了一个男人的脖子上!


 第129章 弟弟跑了!

“表哥,你还记得吗?咱们小时候,曾经在这条街一起偷过包子呢!”
赵臣清心不在焉的听着陆英兰的唠唠叨叨,不停的点头,却是根本听不进去对方在说些什么。
“表哥,就是那个时候。你说的你要娶我,要和我开开心心的过一辈子……表哥?表哥?”
陆英兰本以为自己赶走了花栾影,就是赢了,现在她的表哥就是属于她的了。可是没有想到,现在赵臣清居然是这么一副模样。
赵臣清仿佛是刚刚清醒过来的模样,茫然的看着陆英兰:“表,表妹?你刚才在说些什么?”
陆英兰眯了眯眼睛,心中十分不悦,可是脸上却依旧带着甜美的笑容:“没什么……不过是些回忆罢了。表哥怎么了?难道是心里有什么事情放不下?”她裹了裹身上的狐皮斗篷,意有所指的树洞奥。
赵臣清低着头,强笑着说道:“没什么……没社呢……不过是惦记着生意罢了。”
陆英兰明明知道他是口不对心,可是却能够半点都不显现在脸上,依旧若无其事的主动搂着马臣清的胳膊,亲昵的笑着:“表哥,咱们去隆兴楼吧,我好久都没有吃那里的水晶肘子了!心里倒是想得厉害。”
马臣清有些不自在。可是几番欲言又止之下,还是听从了陆英兰的要求。
两个人调转了方向,往隆兴楼走去,这中间却是一定要经过一个狭窄的胡同。
陆英兰做出一副害怕的模样,搂得更加紧了三分。
马臣清安慰道:“你别怕,这里都是常走的,没有什么危险的。”
他的话音刚落,却是觉得后脑一疼,眼前发黑,紧接着。就听见陆英兰发出一声尖叫:“啊!”
随后,马臣清就再也没有意识了。
魏氏母女三人按照沿途留下的标记,一路追踪而去,却是在闹市中的一间古董铺子门前,看到了自己的那个仆人。
那仆人自然是认识自己的主子的,见了府上的马车就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大少爷人呢?难道是在这古董店里?”
花鸾影心里比谁都着急。
她了解自己的弟弟,更加了解赵臣清。
两个人一个是任性,一个倔强。若是真的碰到了一起,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启禀大姑奶奶,大少爷进去了半天了。小人一直守在外面,都没有看到大少爷出来过。想必此刻应该是还在里面。”那奴仆接着解释,“这铺子实在是太小,若是小人进去了,只怕大少爷立马就会发现了。所以小人才守在外面。”
“你做得很好!”花鸾影此刻是心烦意乱,急急忙忙的就要下车去找弟弟。
花卿影跟在后面也跳下了马车,她听了那下人的花。却是心中一寸寸下沉。土见余巴。
恐怕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大少爷进去多长时间了?”她又问了那下人一句。
那人一愣,急忙回答:“大概总有一炷香的功夫了!”
“不好!”
花卿影低声叫了一句,抢在姐姐前面冲进了那古董铺子。
花鸾影见妹妹这幅急脚猫的模样,倒是愣住了,回头对魏氏说道:“娘,你在车上等着。我们抓了成君出来!”
正说话的功夫,花卿影已经是一脸郁闷的走了出来:“果然如我所料。里面压根就没有人!成君早就跑了!”
花鸾影大惊,急忙也进了那铺子,却只看见两个表情错愕的伙计。
“方才,可是有个年轻少爷进来了?”她急切的问道。
其中一个伙计讷讷说道:“是,是有那么一个。”
“那他现在人呢?”
“走,走了!”
“走了?我的人就守在门口。怎么没见他出去?”
“他买了一把古剑,又问有没有后门,就从后门走了!”
其实是花成君多给了两个伙计二十两银子。让他们行个方便。
谁能和银子过不去呢?
那两个伙计,自然是何乐而不为,领着花成君就从后门把人放走了。
花鸾影觉得腿一软,差点就直接跌倒了,幸而花卿影在后面扶住了姐姐。
她却是从方才那伙计的话里听到了了不得的信息。
“你说什么?他买了一把古剑?我没有听错吧啊?”
“对,对啊!的确是前朝的一把古剑……”
花鸾影的身体一僵,脸色越发的惨白。
姐妹两个对视一眼,都是惶恐不已。
花成君那样的性子,又是盛怒之下,居然还买了一把剑,这是要做什么?
花卿影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多谢你们二位了。我那弟弟胡闹,偏要戏弄我们。还请二位帮着遮掩一下。别和旁人说起这件事情。否则我们的父亲是要生气的。”
那两个伙计也瞧出一些不对劲了。若不是那小少爷出手阔绰,他们也不会将这等利器卖个一个不过是十二三的孩子。
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只怕他们也要承担责任的。
想到这里,两个人齐齐点头,都一致答应不将此事透露出去。
花卿影心知,这样的承诺也是防君子不防小人。但是有总比没有好。
她又让那下人给了两个伙计五十两银子,这才扶着姐姐上了马车。
“你们说什么?那孽障买了,买了一把剑?”魏氏觉得心头乱跳,真恨不得此刻就将花成君的腿直接打折。
“这可如何是好?咱们在京城人生地不熟的,要如何找人?”花卿影也是心急如焚。
“鸾儿,不如去赵家……”魏氏小声提议。
“不可。此事万万不可。若是赵家知道成君的目的,肯定是要闹起来的。更何况,此刻也不知道成君究竟对姐夫做了什么,如果有个什么万一……那不是和赵家更加没法交代!”
难得到了这个时候,花卿影还能保持一丝冷静,将事情分析得头头是道。
那魏氏本来也不过是因为心乱如麻,所以病急乱投医,哪里想了那么多?
此刻听花卿影一说,也是清醒了过来,忍不住去看花鸾影,却见她是死死咬着下唇,一言不发。
“为今之计,最重要的就是要快些找到成君,不要让他做出什么傻事来!”花卿影是见识过弟弟的那些小手段的,也知道他的性格,若是真的发起狠来,只怕也不比花强那个混不吝差。
“怎么办?总不能去报官吧?咱们府里就那么几个下人,京城却这么大,到底要去哪里找?”花卿影不停的思索着。
这里毕竟是京城,不比通州。
她们母女三个又都是女流之辈,不可能抛头露面到处奔走。若是花成君闯祸,只怕连行走通融的地方都没有!
她们花家就这么一个男丁,如果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魏氏也不用活了!
更何况,花成君并不是什么罪大恶极之人,要是因为一时冲动而铸成大错,那实在是得不偿失!
花卿影抿了抿嘴唇,心烦意乱的掀开帘子,想要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她的眼睛往外面那么一瞟,却是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她的双眸一凉,用力的拍着车厢,也顾不上规矩了,大声喊道:“停车!停车!”
“卿卿,怎么了?”
马车骤然一停,魏氏吓了一大跳,话刚出口,却觉得眼前一花,原来花卿影居然自己跳下了马车。
花鸾影也是又惊又慌,急忙掀起来帘子,去看妹妹究竟这般慌张又没有规矩,是要做些什么。
她眼睁睁的看着花卿影跑到一座颇为奢华的酒楼门前,寻到了那辆装饰得格外华美的马车,跟那坐在马车的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攀谈起来。
花鸾影看了看那马车,顿时瞠目结舌。
她在赵家这些年,也是有些见识的。
京城不比其他地方,遍地都是皇亲国戚,高官厚爵,因此等级制度是格外的森严。
这样的规制,这样的装饰,绝不是寻常人家可以使用的。
这辆马车的主人,必然是非富则贵。
她的妹妹,是什么时候认识了这样的人物?
魏氏也跟着探头去看,她的眼神到底不比年轻人,就有些看不清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鸾儿,卿卿这是去做什么了?”
花鸾影放下帘子,皱着眉头问道:“娘亲,卿卿这段时间在通州可是有什么奇遇不成?”
“你这是在说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懂了?你妹妹怎么了?”
花鸾影感觉有些没法回答娘亲的问题,想要解释又无从解释,只能说:“您等着卿卿,她马上就回来了!”
果然,花卿影盏茶功夫就回到了马车上,脸上的表情也轻松了很多。
“卿卿……你刚才……”花鸾影一脸狐疑的问道。
花卿影知道姐姐肯定是都看见了。可是她还真是有些没法开口详细解释。
“姐姐,那是正巧碰到的一个熟人。他在京城颇有些人脉。成君的事情,只怕还是要着落在他的身上!”
“此话当真?”
魏氏和花鸾影都是惊喜交加。
花鸾影心道,果然那马车的主人不是个普通人物?
“他让我回去等消息,说是两个时辰之内,必然给我个交代!


 第130章 酬劳

魏氏心中一喜,可是随即又产生了怀疑:“卿卿,那人是谁?我怎么不知道你在京城还有故交?”
花卿影有些尴尬的低下头,搓了搓手指:“没什么……本来是蒋家的亲戚,所以我不乐意和你们多说。”
魏氏点点头。心道,原来如此。怪不得女儿不愿意多谈。
只是如今非常时刻,总得用一些非常手段,也顾不上忌讳和蒋家有没有关系了。先找到花成君才是最重要的!
“那如今怎么办?咱们是继续找,还是回府去等着?”花鸾影问道。
花卿影想想,语气坚定的回答:“咱们回去吧!既然他说两个时辰有消息,那就一定没问题。咱们便是找,也是徒劳无功。而且若是暴露了形迹,只怕于大姐不利。”
魏氏颔首:“卿卿说的在理。那赵家如今正等着挑鸾儿的毛病,咱们还是尽量低调一些才好。只希望卿卿的朋友,能言出必行吧!”
花卿影心想,他是肯定会言出必行的!
这两个时辰,是花卿影重生之后,度过的最漫长的两个时辰。
两个时辰,已经足以发生很多无法挽回的事情。
魏氏忍不住掉眼泪,便用帕子擦眼角,便埋怨:“这个孽障。早就说不让他跟着过来。就是怕他胡闹,没想到,最终还是非要惹出事情来!”
花鸾影陪着魏氏,也是羞愧难当:“弟弟是为了给我出气,才会跑去胡闹的,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我怕我是没脸见您和父亲了!”
花卿影见两个人是越说越难过,急忙将话头接过来:“你们别这样。事情到底如何,现在都是未知数,你们何苦自寻烦恼?再者说。成君虽然有些任性,但是也不是那穷凶极恶的孩子,便是和姐夫有些什么龃龉,也不会造成过分恶劣的结果的。”
然而,她自己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也惶恐不安。
她可是见识过花成君的手段的。
这个孩子往好了说是早熟聪敏,往坏了说就是有些心狠手辣了。
那对付韩氏用的法子,岂是普通的十二三岁的少年所能想到的?
如果他一心认为那赵臣清果真做了什么对不起花鸾影的事情,恐怕也绝对不会手软。
为今之计,也只能依靠着那人的势力,早一刻找到花成君了。
然而,此时此刻,她怎么可能把这些话说给娘亲和姐姐听?
那不是徒增烦恼?
她也只能一味的说着一些乐观的话,帮着魏氏和花鸾影打发这难熬的时间。
大概过了一个多时辰,终于有丫鬟心急火燎的跑进来禀告:“太太,外面有人来。说是要找二姑娘!”
花卿影腾的一下起身,扭头对娘亲和姐姐说道:“我去去就来,想必是有消息了!”
魏氏急忙点头答应,让她快些出去见人。
花卿影跟着丫鬟到了那接待客人的小花厅,便看见里面站着一位面貌平凡的中年人。
那人见花卿影来了,急忙过来请安:“见过大奶奶。”
“常总管。我已经决意和蒋府划清界限。今后再没有什么蒋大奶奶。便是有了,那也不会是我。你现在只叫我花二姑娘就是了!”花卿影出言纠正对方。
那人也不生气,却是意有所指的看了花卿影身后的丫头一眼。
花卿影会意,摆了摆手,就让丫鬟都下去了。
等到屋里只剩下她们两个人的时候,花卿影方才急急的追问:“事情怎么样了?可是已经有结果了吗?”
“大奶奶……不,二姑娘稍安勿躁。事情究竟如何。还得问我们世子。”
“你们世子?他如今人在何处?”花卿影心急如焚,却是看不得对方这副不紧不慢的模样。
“姑娘请移步。世子正在府门外的马车上等候,还请姑娘过去。单独一叙。”
花卿影一噎,顿时面露不悦之色。
“这是什么意思?有什么话难道不能直接告诉我?偏要这样?”
“姑娘可别为难我!我不过是个下人,哪敢左右世子的意思?姑娘既然着急,就更加不应该在这里浪费时间。还请快些移玉趾出府吧。”
花卿影咬了咬下唇,便是千万个不愿意,此刻也不得不按照对方的要求去做了。
她微微颔首,便提了裙角,率先走出了花厅的门。
等到她和那人一前一后出了花宅之后,果然就瞧见之前那一辆马车稳稳的停在一旁的一个颇为隐蔽的巷子里。
花卿影松了一口气。
好在他还是知道收敛的。
“世子在里面?”
她走到了马车前,忍不住又回头去问。
“正是,还请姑娘上车!”
花卿影咬咬牙,自己踩着早就准备好的凳子,上了马车。
她掀起了那仙客归来图样的锦缎帘子,却是眼前一花,就被一只大手给直接拽了进来。
紧接着,她就跌到了一个温热的怀抱,那好闻又熟悉的龙涎香,萦绕鼻尖,让她恍然。
半晌功夫,她方才醒过神来,急忙推开那人,恶狠狠的说道:“你是疯了不成?这青天白日的,就敢轻薄于我?亏你还是承远侯世子?”
“呵呵,我看你也不像是很讨厌?否则怎么现在才想起来骂人?果然,本世子的魅力天下无人可挡!”
只听见刷的一声,那人居然打开了一把折扇,轻轻摇了起来。
这大冬天还要扇扇子的荒唐事,除了常亦欢这个纨绔世子之外,还有谁能做得出来?土见欢才。
花卿影忍不住抬头去看这位久违的“故人”。
只见他剑眉星目、唇红齿白,眼波流转之间,依旧是摄人心魄。身上自然还是那等极为艳丽的颜色,越发衬托得他气质不凡,令人心动。
花卿影心中禁不住啐了几口,心道,不知道这妖孽整日打扮成这副样子,究竟是要勾引多少姑娘?
她努力摇了摇头,终究是清醒过来,撇过头,不肯正眼看对方,就好像只要接触到对方的眼睛,就会迷了心智。
“我弟弟的事情,你可是有个结果了?若是有了,你可快些告诉我。我们家里人都担心的不得了!”
常亦欢见她目光闪烁,说着话,眼睛却看向另外一个地方,分明是不敢和自己对视,心中不免得意。
他故意挪了挪,凑到花卿影身边:“你看,你求我办事,总该有些酬劳才是。否则,我费了这么大的功夫,岂不是白费力气?”
花卿影一愣。
她过去也让他办过不少事,帮过不少忙,却是从来不见他提出任何的要求,怎么今天,反而要求酬劳?
问题是她出来的匆忙,身无长物,又要拿什么做报酬?
“世子,你提便是。只要是我花家有的东西,我们必然是倾囊而出,无有不答应的!”
花卿影实在是想不到有什么东西能拿来应酬这位侯门世子。
银子?
人家这般的地位,显然是不缺银子的!
珠宝?
若是他想要,恐怕有的是人心甘情愿的白白赠送了!
常亦欢笑眯眯的看着花卿影,鼻尖几乎贴到了她的耳朵上,悄悄的说了一句话。
他话音一落,花卿影的脸刷的一下子红了,红得比天边最美的朝霞还要动人。
“你,你,你……你这根本是趁人之危,哪里是什么君子所为呢?”
“哎呀呀,我的花姑娘,我何曾说过我是个君子?你也该先打听打听,京城里谁不知道本世子是最大的纨绔……啧啧啧,可见你识人不明!”常亦欢眨了眨眼睛,用最正经的口吻说着最不正经的话。
花卿影气得倒仰,想要发作,又生怕对方耍无赖,真的不告诉她弟弟的所在。
她左右为难,只好权衡利弊。
最终,她只能是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我,我答应你!”
常亦欢心中大喜,便又将他那张如同冠玉般的俊脸凑了过来。
花卿影却是急忙躲开,又用手将他推到一旁:“你先带着我去找弟弟,事成之后……我再兑现!”
常亦欢想了想,点点头:“姑娘果然不愧是生意人出身,竟然是半点亏都不肯吃呢!只可惜啊,你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