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花影压重门-第5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是这样吗?”
花卿影忍不住雀跃,果然是天助她也。
“奴婢怎么敢欺瞒于您?您放心,这事情,多则十天,少则七天,总会有个结果的。”十六娘拍着胸脯打包票。
“嗯,那真是多谢了!既然如此,你先帮着我谢谢你们家世子。若是有了消息,我再来见你就是!”上次分别之后,花卿影总觉得心里有些别扭,好像常亦欢是有些恼了?役每宏弟。
若不是为了大姐的事情,她是委实不愿过来求他的!
奈何,这京城不比通州,人生地不熟,想要做什么都是寸步难行的。
她唯一可以说得上是认识的,只有这么一个人——常亦欢。
两个人将该说的话说完了,就静静坐着等着金兰。
谁知道,这也奇怪,左等右等,这金兰竟然就是不上来。
“可是在下面遇到什么意外了不成?这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不见人回来?”花卿影有些担心起来。
这里龙蛇混杂,难保就不小心得罪了哪个达官贵人,若是给姐姐惹了麻烦,那就大大的不好了。
十六娘也是有些心里打鼓,便起身道:“姑娘,要不咱们下去看看吧。那小妹子虽然瞧着稳妥,毕竟是不熟悉,可别真的冲撞了谁。”
花卿影也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便也不啰嗦,直接起身跟着十六娘一起下楼了。
两个人刚到了二楼的时候,便听见楼下传来一声尖利的呵斥:“你家的主子到底是哪一个?你这样粗鄙无礼的奴婢,主子定然也不是什么正经东西!”
花卿影面露不悦。
十六娘也是奇怪,到底是谁敢在这里大呼小叫。
谁不知道这锦绣阁背后有大贵人撑腰,寻常人哪敢如此飞扬跋扈?
她紧着走了两步,探了头去瞧。
她这一看不要紧,却是惊得脚下一滑,差点直接跌了下去。
花卿影眼疾手快,拽住了她,很奇怪一贯是沉稳得体的十六娘为什么会这般失态。
十六娘尴尬的谢过了花卿影,却是忍不住自言自语:“这个姑奶奶怎么来了?真是冤家路窄!”
“冤家路窄?”
花卿影心道,这话怎么听着像是在说自己?
果然,十六娘讪讪的盯着她看了一眼,随后又逃避般的躲开了。
花卿影难免好奇起来。
她便自己也往下走了几步,就看见了一个窈窕而纤细的背影,那一头青丝绾成了繁复的高髻,也是珠翠满头。
那女子正插着腰,而对面站着的,可不就是战战兢兢的金兰?


 第141章 莫名其妙的恨

花卿影看不见那站在金兰对面女子的面容,可是却能从金兰脸上的表情,感觉得到,这丫头之前想必是受了很大的委屈。
金兰一眼便瞧见了下楼的花卿影,便低声叫了一句:“二姑娘……”
那女子听金兰开口,便知道是她的主子来了。便就着皱着眉头转身。
当她见到花卿影的脸孔的时候。整个人一愣,随机脸色便渐渐的发白。那张柔美的脸庞却慢慢呈现出了一种穷凶极恶般的愤怒。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花卿影顿时惊呆了。
她禁不住再三的自己打量,反复确认,不论是前世今生,她都没有见过这个女人。
那她这股子不可抑制的愤怒,又是从何而来的?
“这……这位姑娘,可是我的婢女冒犯了您?”她只能是试探着转移话题。
那女子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深深吸了两口气,方才压制住怒气,冷冷说道:“正是她冒犯了我!这奴婢这般没有规矩,恐怕也跟你教导无方有很大的关系!”
她轻轻拎起了自己的裙角,果然那上面撒了不少的茶叶。本来这也没有什么,只不过因为她的衣料乃是蜀锦绣了金线牡丹的,那茶叶又颇为细小。有许多都钻进了那绣线之间,若是弄出来,恐怕这费尽心思绣制的精美牡丹,就要毁了。
花卿影一瞧,心里虽然不喜这女子说话咄咄逼人。可也知道,的确是金兰闯了祸。
这条流仙裙,单只这布料和绣工,恐怕也得值个几百两银子了。
“姑娘,的确是我的婢女不谨慎,居然犯了这样的错误。实在是抱歉。既然事情已然如此了,不如我赔给您一条裙子就是了。可否请您高抬贵手,饶了我的婢女?”花卿影给金兰递了个眼色,示意她到自己身边来。
然而,这边金兰刚刚动了动,那女子就将人拦在了后面,冷笑着说道:“你这女子,到底是个什么出身?动不动就张口闭口赔钱,竟而是满身的铜臭之气,难道是个商人不成?真是可笑!你知道这裙子乃是宫里的贵妃娘娘赐给我的!你赔得起吗?”
那女子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竟然想都不想,直接踹了金兰一脚。
花卿影急忙过去,护住了金兰,不让这女子继续伤害于她。
金兰在地疼得弯起了腰,显然这一脚是用尽了全力。
她却是压抑着不肯痛呼出声,然而那痛苦的表情却是说明了一切。
花卿影慢慢眯起了眼睛。
倒是没有料到这裙子居然是宫里贵人所赐之物。这倒是有些棘手了。
只是金兰是姐姐的陪嫁侍女,一向勤谨,又是个办事妥贴的,她是无论如何都要保全的。
“姑娘这话说得倒是对了,我的确是出身商家。只不过我们是商家也是讲道理的。若是您觉得我的婢女做错了,我可以道歉。若是这裙子果然珍贵,我或者赔钱或者想法帮您复原就是,又何必如此对待一个婢女?只怕也是跌了您的身份吧!”
此时此刻,周围已经围了不少的女客在看热闹。她们中有人似乎是认识这位衣着华丽的姑娘,便小声嘀咕道:“这不是林大人府上的姑娘吗?怎地今日这么生气?平时她不是这个脾气啊?”
“可不是,想必是这婢女真的做了什么错事!”
……
出乎花卿影的意料,围观的众人,却是一面倒的站在了那伤人的所谓林姑娘的一边。
“哼!你的婢女做错了事情,自然要惩罚,你却这般维护?真是让人齿冷。早就知道你们商人是唯利是图,根本不懂得何为礼义廉耻,如今看来,竟然并非虚言!你这样的女人,怎么还好意思到处招摇?我都替你脸红!”
花卿影越听越觉得不对劲。
这林姑娘根本就不是就事论事,而是一味的开始折辱于她了!
这一字一句,都是带刺的,而且若是换个说法,就近乎于辱骂了。
她到底是哪里得罪了对方,对方竟然如此这般的不依不饶?
赔钱也不要,赔罪也不肯。却就是咬住了她不放,不断的用言语羞辱她。
这到底是何目的?
“你们家里是不是从上到下,都是这样上不得台面?婢女莽撞无礼,主子也是只认得钱,难道你的父母也是这般粗俗吗?啧啧啧,你们这样的人本来就不应该到处走。正所谓士农工商,这商人正是世上最低等的存在!”
那林姑娘越说越开心,越说越过分。
可是花卿影的脸孔却是一点点的阴沉。
这人说她几句,她当然可以当做是被狗踩了,一笑置之,可是现在她居然公然辱骂起了她的父母亲人,她如何能忍?
她一面弯腰将一旁的金兰给扶了起来,一面似笑非笑:“姑娘,的确是我粗鄙,是我无知。我怎么能比得上您这高贵的人?想来您也是个幕天席地,树叶做衣裳,喝风吃露水的仙人了?”
一旁有人偷偷笑了起来。
林姑娘立即反唇相讥:“你在说些什么?难道连如何说话都忘了吗?”
“不不不,我只是听您刚才说商人是如何的不堪,想必您是从来不和商人有任何的关联,也不肯同他们有任何的接触吧?”花卿影歪着头问道。
“这是自然!”林姑娘白了她一眼。
“这可是让我大大的不解了。那你今日来这里做什么?难道这里不是商家,不是买卖东西的地方?还有您头上戴的,身上穿的,口里吃的,每晚睡的,哪一样东西不是从商人手里买回去的?哦……您要说了,那些东西都是我们家里自己做的,可是您家里不养蚕吧?您家里没有一座金山吧?您不回每天弯着腰自己挑着粪水去是非吧?那这些不还是从商人手里买回去之后,你们再自己加工的吗?既然您如此的看不起商人,何不从今天起,不吃不喝不穿不睡,否则这商人的铜臭之气,沾染到了您的身上,可是要大大的罪过了!”
花卿影话音一落,周围立即有人开始低声议论起来,中间还夹杂了低沉的笑声。
“这林姑娘伶牙俐齿,居然也被说得哑口无言了!您瞧,她气得脸都变色了!”
“可不是,这位姑娘说得在理呢!林姑娘也太过于自命清高了吧?”
林姑娘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这种气,更加没有被人如此讥讽过,如何能够忍得下这口恶气?
她咬着牙,也顾不上体面了,直接扬起手,就要给对方的一个大巴掌!
花卿影眼见着巴掌过来,心里早就盘算好了,若是她真的敢打自己,自己也不会客气了!
然而,说时迟,那时快,却是有一双手,一下子抓住了林姑娘那白皙纤细的手臂。
“表妹,不要胡闹!”
花卿影抬头,却是愕然的发现,来人居然是常亦欢。
常亦欢此刻并没有多看花卿影半眼,反而是全副注意力都放在了林姑娘的身上。
“这里大庭广众的,难道你就不怕姨夫姨母的脸面都被丢尽了吗?你也该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
常亦欢将那林姑娘推到一旁劝说道。役刚帅号。
原来这位林姑娘,赫然正是那日在侯府之中陪着承远侯一家的林晴。
林晴看了常亦欢一眼,发觉他全身心的都只关心自己,顿时心中好受了不少。却是借机委屈的撒娇:“表哥,你看,我的裙子!”
花卿影真是受够了“表哥”两个字。
难道这世界上,只要是个男人,就必须有个表妹不成?
她斜眼一瞧,却是看见刚才突然不见的十六娘,此刻正气喘吁吁的在一边顺气。看来正是她之前跑去找了常亦欢过来解围。
如此说来,十六娘也是认识这位林姑娘的了?
这位,恐怕和常亦欢关系匪浅!
“裙子脏了,就换一条就是了!难道陈贵妃还能因为一条裙子就怪罪你?你若是喜欢,在这里随便挑就是,我都送给你!”
“真的吗?”林姑娘眼珠一转,若有似无的看了花卿影一眼,接着撒娇,“我要你陪着我,直到我挑一条满意的新裙子。”
“好,就这么定了!”
这边厢,十六娘却是悄悄拉了花卿影和金兰退出了人群。
人们的注意力也都放在了那突然出现的俊美男子身上,有认识他是承远侯世子的,又再议论起来,倒是也没有人再去注意那主仆两个了。
十六娘将两个人送回了马车,十分抱歉的说道:“今日实在是对不住姑娘了。那位,是承远侯侯夫人的金兰姐妹府上的千金。因为父母此刻外放在外,所以暂时住在侯府……您也看到了……大家都为难。”
她话里有话,却是不方便当着金兰的面多说了。
花卿影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心中却是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此时此刻,方才还同常亦欢撒娇卖痴的林晴却是借口如厕,从那雅间中退了出来。
她刚一离开常亦欢的视线,就立即变了一副表情。
她扯过了自己的贴身乳母,恶狠狠的说道:“鲁嬷嬷,你可是认得刚才那女人的容貌了?”
“姑娘放心,老奴都已经记在心里了!”那老嬷嬷凑上前来,听从吩咐。
“你务必想办法把这女人的底细给我打听出来!她家里到底有什么人,父母兄弟姐妹,都要事无巨细的弄清楚了,任何事情都不能放过!”林晴一口贝齿,咬着下唇,竟然是恨意涛涛。
“这……姑娘,这等女人,怎么值得让您如此的关注?不过是一条裙子罢了,您何苦如此的计较?”鲁嬷嬷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样无足轻重的女人,为何要如此大费周章?若是被那侯府夫人知道了,会不会觉得自己家的姑娘太过睚眦必报,不是宽厚大度的人?
虽然姑娘叫世子一声表哥,那还不是为了近水楼台先得月?
她刚要再劝说几句,却料不到林晴目光阴冷,声音带着寒气说道:“嬷嬷,你可知道,那女人我并非是第一次见到?”
“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那种商户之女,您哪里有机会见到呢?是不是认错人了?”鲁嬷嬷很是惊讶。
“我不是见过她的真人,却是曾经看过她的一副画像!”


 第142章 奇怪的请柬

鲁嬷嬷越听,越是一头雾水。
那女子虽然容貌不俗,但也不是什么绝色佳丽,哪里就能入诗入画?
“姑娘,您这是怎么了?”
“嬷嬷,不是我小题大做。这个女人的画像。我在常亦欢的书房里看见过!”
林晴是在一本合着的古籍里发现那副小像的。不过是画在了一张一掌见宽的普通宣纸上。
可是那画像却是画的十分的精细,连发丝都是一点点精心画就。惟妙惟肖,宜嗔宜喜,颇是画出了几分的神韵。
林晴自然是疑心,但是却也没有办法直接求证,只想着等哪一日有机会了,偷了出去,去问问侯夫人。
只是没有想到,还没有等她得到一个答案,居然就在锦绣阁里意外的发现了一个女人——
一个和那小像之上画着的,一模一样的女人!
她怎么能不惊心,怎么能不恼怒?
显然,常亦欢是特别重视这个女人的,否则不会将她的画像偷偷藏在古籍之中珍而重之的保存着。
而今日。他看似是为了劝说她而来,可是实际上,恐怕是为了那个女人解围!
林晴自然明白,这京城里觊觎常亦欢的女人太多了。而常亦欢本身又是喜爱招蜂引蝶的个性,所以即便是有些什么风流韵事。她也是打落牙齿和血吞了。
但是这一次不同。
这个女人让她不安。
常亦欢的态度也让她不安。
“嬷嬷,你也不必多说了,就按照我说的去做吧。这件事情,务必要瞒着侯府之人,有了结果即可来告诉我!”役刚欢亡。
林晴怕常亦欢疑心,便又别了鲁嬷嬷。重新回到雅间里去了。
鲁嬷嬷便小心翼翼的将事情安排了下去,过了几日自然有了结果。此处不提。
这边厢,花卿影坐在马车上,不停的安慰哽咽的金兰。
“二姑娘,真不是奴婢的错。是奴婢拿着茶叶正要上楼去,那位姑娘突然从楼上气势汹汹的冲了下来,奴婢措手不及,便打翻了茶叶罐子。”金兰抹了抹眼泪,“都是奴婢连累了姑娘,让您跟着奴婢受了委屈。”
“你别多想了。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我既然是你的主子,自然要护住你的平安,否则要我又有什么用处?”花卿影掏出自己的帕子递给了金兰。
金兰感激的接过来,又擦了擦眼角,抽了两下鼻子,方才又说道:“只不过,那姑娘好像不是什么善茬,若是给二姑娘惹了麻烦该如何是好。”
花卿影自然也看出来了,那林姑娘并不单单是因为这件事情而发飙,而是应该还有什么值得她始终针对自己的原因。
但是,这原因究竟是什么,她此刻实在是不得而知了。
“你把眼泪擦干净吧!小心回去被姐姐发现了,到时候又是一场官司。”
金兰听话的努力擦拭眼泪,又闭了一会儿眼睛,果然等到回到赵府的时候,已经是好了许多了。
花鸾影见妹妹回来了,就笑着说道:“你回来了?倒是手快脚快。可是买了什么逞心如意的东西吗?千万别怕花钱,姐姐都送给你。”
花卿影道:“嗯,就只是去锦绣阁看了看,但是也没有什么太过令人满意的,也就算了。权当是散心了。”
“那地方虽然贵些,也的确是不错。怎么,竟然没有能否入你眼的吗?”花鸾影很是好奇。一般女人进了锦绣阁,但凡是兜里有些钱的,基本都忍不住要卖东西。
花卿影故意打了个呵欠:“有些累了,我先回去歇一会儿,过会儿再陪着姐姐说话吧!”
“去吧去吧!你也是该乏了,这一路上都没有睡好。进京之后,也是操劳了。”花鸾影心疼妹妹,急忙然金兰跟着过去帮着花卿影铺床。
花卿影本是为了敷衍姐姐,却不想,躺在床上假寐,居然真的睡了过去了。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的功夫,隐隐约约之间,她好像是听见有人在外面议论什么。
“这也未免太奇怪了吧?这……每年都有,每年也没有邀请咱们过去的,怎地今年却……”
“你说得对。所以我心里才惶恐。虽然咱们当了皇商也有个将近二十年了。但是也不过是这几年,才算是扬眉吐气了。这样的场合若是贸贸然去了,会不会贻笑大方?”
“嗯,我觉得,若是不去,那才真的是跌了面子呢!”
“母亲也是这个意思。只是她说几个弟妹都有些上不得台面,倒是不如让我的表妹去见见世面。”
“太太这言外之意,是让我带着表姑娘过去了?我看恐怕不妥当!”
“姐姐,你们在说些什么啊?”
花卿影一向是浅眠,有些什么风吹草动,都很容易醒过来。
此刻赵臣清和花鸾影夫妻两个对视了一眼,便吱吱唔唔半天,才说到:“也没有什么,就是宴会的问题。忽然被某个非常重要的宴会邀请了。我们都觉得有些奇怪。”
“哦?此话怎讲?”
“你们来得正好。正巧赶上了正月十五元宵节。每年的正月十五都要在那宝悦楼举办一次特别隆重的灯会。参加都是京城的达官贵人,和一些在皇上面前特别有体面的皇上。不想到了今年,居然突然给咱们府里也发了帖子,所以我们都有些诚惶诚恐。”
花卿影一听说元宵两个字,倒是想响起另外一件事情——之前在通州的时候,她可是收到了一封信,当时也是说元宵佳节,不见不散。
难道这竟然是那人的安排吗?
花卿影接过姐姐递过来的请柬,细细的看了起来。
这烫金的请帖,果然显得很是庄重。打开之后,里面也不过是简单的几个字——时间地点人物。
然后就别无其他了。
“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为何姐夫和姐姐都似乎是有些为难呢?”花卿影追问起来。
“好事自然是好事。那样的地方,不知道会结识多少达官贵人,也能给府上多找些机会。只不过,这其中有些蹊跷,令人不安罢了。”赵臣清说道。
花卿影放下请帖:“有道是事情总有个意外,这样的事情,我们如今也不过是默默接受罢了。既然是好事,就不妨跟着过去。便是怕这您被人给算计了,也现在也不得而知了。不知道太太什么想法?”
“太太直说是让表姑娘跟着你大姐姐过去。可是你大姐姐却是有些不乐意的。”赵臣清骚了骚头,看了一眼花鸾影。
花鸾影却是翻了个白眼,但是并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
那样的女子,便是到了哪里也是一样捣乱的。
既然赵太太主动开口了,那就不如将计就计才好。
“姐姐,这样的机会,能否让我也跟着过去瞧一瞧。我想着,跟着您,总是能学到什么东西的!”花卿影不动声色的拍姐姐的马屁。
花鸾影却也是正中下怀。
让她自己带着那陆英兰出门,她真是生不如死。若是加上了自己的妹妹,恐怕还要好上很多!
“既然如此,那我去和母亲说一说,让二妹也跟着过去给你做伴!”赵臣清说动就动,直接就起身往自己母亲那边去说明情况去了。
花鸾影拍拍妹妹的手:“这几天真是委屈你了。我现在也是左右为难了。又想要对付那个女人,又实在是不想将事情闹大了,最后弄出了这么个作战计划。”
“姐姐,有道是请君入瓮。估计若是真的将那人带到了什么重大的场合,她可能还会觉得一切都没有那么容易。也好让她明白,这个赵府的当家奶奶,并不是什么体面的活儿!她以为挂上羊头,就真的能够卖狗肉了?”花卿影冷冷一笑,“姐姐就是太好面子了。其实那等人是压根没皮没脸的。若是这次让她过去了……我倒是又想了个办法整治一番!”


 第143章 花强来了

因着花卿影等人入京的时候,就已然是过了初五了,又消磨了这两日,距离那正月十五,也不过是六七日的光景。
花卿影心想,若是真的跟了姐姐去那什么灯会。恐怕还需要多多留心注意才是。
若是有机会给那陆英兰一个教训。自然是好,若是没有。那也不能太过放肆了。
这京城不比通州,什么达官贵人都有,遍地都是皇亲贵胄,若是一个不小心,就会惹了天大的麻烦。
比如今日,去了一趟锦绣阁,不是还碰到了一个林姑娘吗?
想到这里,她这心里又多少有些不舒坦。
那林姑娘似乎是和常亦欢关系匪浅。
虽然也知道他之前的行为,可能更多的是为了帮自己解围,可是看到他和林姑娘那副亲密的样子,她竟然心里有些酸溜溜的。
想不到,就连他的身边也是围了不少的莺莺燕燕呢……
她又忍不住苦笑,到底是个侯门世子。父亲又是手握重兵的,怎么可能没有人盯着呢?倒是她想的太简单了!
这世家之间本就是讲究共荣,彼此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像他这样的人,注定似乎要找一位名门闺秀的吧?倒是她想的太简单了!
想起之前。他的种种表白,难道只能看成是他成婚之前的某种痴心妄想吗?
花卿影莫名的就有些不好受。
花鸾影本来在一旁哄孩子吃梨子,却是半天不见妹妹开口说话。
她奇怪的抬头,便看见花卿影皱着眉头,怔怔的发呆。
“姨,姨。怎么……不说话?”她怀里的孩子倒是先出声了。
花卿影听见外甥的声音,醒过神来,勉强笑着说道:“没事,小姨是刚才想墨儿,想得入神了。”
花鸾影明知道她说得是敷衍之语,有心想要多问,却又怕自己的妹妹脾气倔强,若是恼了就不好了。
她便试探着问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