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花影压重门-第5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花鸾影明知道她说得是敷衍之语,有心想要多问,却又怕自己的妹妹脾气倔强,若是恼了就不好了。
她便试探着问道:“可是觉得这里没意思?既然你也说了要先探一探那女人的根底,再做打算,不如回去看看娘?我怕她一个人无趣,又怕成君不懂事,再气了她可就不好了。”
花卿影点点头:“姐姐说的也有道理。我一会儿便回去看一眼就是。总之离得也不远。”
她话刚说完,那搂在花鸾影怀里的墨然,居然不知道为何又打起了呵欠。
“这孩子,倒是贪睡。想是玩累了?”花鸾影也觉得有些奇怪,然而小孩子贪睡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她也没有放在心上。
她又心急和妹妹多说两句话,便将孩子交给了丫鬟,让领着再去小睡一会儿。
“你回去吧。我这就让人给你备车。若是晚了,今儿也不用回来了。这边我既然和你姐夫把事情都说清楚了,事情便好办了。至于那个女人,我暂且忍她几分。正所谓,蛇打三寸。若是出手却不得要领,反而容易落下把柄。”
花鸾影说完之后,就赶忙让丫头出去准备马车了。
花卿影便起身,和姐姐告辞。
两姐妹一时也无话。
花卿影却并不知道,她这一番离开,这赵府居然又出了一件大事。
此处,先按下不表。
花卿影回了花宅之后,果然就瞧见魏氏正板着脸孔,对花成君耳提面命。
花成君是如同猢狲一般抓耳挠腮,却是不敢再惹母亲生气,只能是耐下性子忍耐着。
他一眼看见二姐回来,简直是如释重负,差点就欢呼雀跃了。
“娘,娘,你先别说了。二姐回来了,二姐回来了!”
魏氏一抬头,看见了女儿,也是笑逐颜开,便暂时放过了儿子,转而将注意力放在了女儿的身上。
花卿影不动声色给花成君使了个眼色,便笑着走到魏氏的身边:“娘,不过才一日不见,我就想您了。您说这可怎么办?”
魏氏心里高兴,戳了戳女儿的额头:“惯是个会甜言蜜语的。这些话,也拿来哄你的母亲?”可是到底还是细细问道,“可是在姐姐家里也睡的不踏实了?唉,你自小就有个择床的毛病,换了床就是睡不好觉。”
说完这些,魏氏又细细问了赵府上如今的情况,以及陆英兰到底是个何等样人。
花卿影事无巨细,一一回答了。又将她的猜测也详细说了。
魏氏细细思忖之下,也是赞同她的想法。
“那女人的底细,务必要弄清楚了,否则将来只怕是有更加麻烦的事情。你们年纪小,却是不明白这种女人比之那些年轻貌美的更加可怕。一则是她们无所依仗,只能是将那赵家当成最后的救命稻草,必然是要用尽浑身解数的。二则是她们无所顾忌,所以更加能够狠得下心,放下身段,做一些咱们不屑于去做的事情。你姐姐速来性子清高,哪里是肯和这些魑魅魍魉计较的?可是越是这样,反而越是吃亏。你且看看,你姐夫的态度,便能明白,她平时是如何只顾着架子,却丢了里子了。”
花卿影暗自点头。心道,自己前世的时候,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总是瞧不起韩素素,觉得这种女人除了以色侍人,使狐媚子之外,一无是处。可是到头来,还不是搭上了自己的姓名。
“既然如此,母亲为何不同姐姐直说?何苦让她这么烦恼?”花卿影不明白魏氏的心思。
“路都是自己走的。总要有些教训才明白自己错了。然而,我已经想好了,明后日就找个机会亲自去一趟赵府。总要叫那赵太太明白,你姐姐不是孤家寡人,而是有娘家做后盾的人!”
“没错!没错!明天我就去,让那赵家的人也看看,咱们花家可不是好欺负的!”
花成君听了母亲的话,自然是摩拳擦掌,兴奋不已。
魏氏却是毫不留情的狠狠啐了他一口:“胡闹!你还敢过去?你老老实实给我留在家里呆着!你若是过去,恐怕不是警告,而是直接拆房子了!”
花成君讪讪的假笑,却是悄悄的退到了花卿影的身后,不敢多言语了。
母子三个正说得热闹,却见紫瑶笑嘻嘻的掀了帘子走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可是听说我回来了?东西都拾掇好了吗?”花卿影问道。
“启禀太太,二姑娘,大少爷!老爷来了!”
魏氏听了紫瑶的话,整个人都愣在了当场。
“你,你说什么?谁来了?”
“太太,老爷来了!人都到了门口了,现如今正往这边来呢!”紫瑶赶忙又说了一遍。
“爹来了?爹来了!”花成君十分惊喜的拽着花卿影的袖子,不停摇晃。
花卿影被他摇得是头晕眼花,赶忙甩开:“知道了,知道了!你快些放开我!”
她心里自然也是惊喜交加。
花强怎么来了?而且来的这么突然?役场丰才。
正当此时,就有人掀起了帘子,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大声说道:“太太,卿卿,成君,我来了!”
来人身材高大,声音洪亮,一身的风尘,却是掩不住他内心的喜悦。
“你怎么来了?都多大年纪了?还这么任性,哪里能够说来就来呢?”魏氏心里自然高兴,却是口是心非的埋怨丈夫。
“你们扔下我自己,我哪里能呆的住?那屋子也是凉的,饭菜都是冷的,我实在是住不下去了!”花强十分委屈的说道,然后就自动自觉地坐在了魏氏的身边。
魏氏听了这话,眉头紧锁:“那些人是怎么做事的?难道我走了,连老爷都敢不好好伺候了吗?真是一个两个都活够了!”
花强急忙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家里没有了你们,实在是太过冷清了,我感觉什么都没意思了!”
魏氏见丈夫目光黏在自己的身上,老脸一红,嗔怪的瞪了他一眼。
她赶忙让丫鬟备好了洗澡水,让花强洗去一身风尘,又亲自帮他换好了衣裳,这样一家四口,倒是坐下一起用了个晚饭。
花卿影见时辰不早,而且父亲又来了,便想着要叫个丫鬟去赵府说一声,告诉花栾影说是花强来了。
花强先喝了一碗魏氏亲自熬制的浓汤,然后才抹了抹嘴:“让成君去吧,免得丫鬟说不清楚话。”
“好好好,我去,我这就去!”花成君被魏氏关了好几天,好不容易有机会出去,自然是乐不可支。
“不行……他就会闯祸!”魏氏当然不同意。
可是花强却说:“让他去吧!他不是小孩子了,应该明白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也应该懂得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花成君有些羞愧的低下头,喃喃说道:“父亲放心,我都明白。我已经是大人了,这次我不回胡闹的。”他经过了这次的事情,也算是得到了很大的教训
“既然你父亲这么说,你就去吧!”魏氏便吩咐了丫鬟和小厮一定要跟进了二少爷,千万不要有任何的善事。
等到花成君终于走了之后,魏氏方才拉下了连脸,对着花强说道:“你蛇蛇蝎蝎,神神秘秘的到底搞什么?为什么要找借口将成君弄走?”


 第144章 和过去永别

花卿影也看出来父亲似乎是故意将弟弟支走的,也就是他接下来的话,是不希望让花成君听到的。
“我这次来了,就不准备回去了!”花强轻轻叹了一口气,“咱们家就算是正式搬到京城居住了。”
魏氏自然是吓了一跳。
“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这么敢这么随便的做决定!这可不是其他的事情。而是关系到咱们家将来的!你怎么可以随意做决定?”
“太太,我怎么可能随便做决定呢?这事情我也考虑很久了。过了元宵之后。只怕宫里的差事咱们就接下来了,到时候如果还是在通州,恐怕是诸多不方便。咱们虽然家大业大的,但是说实话,在通州,咱们还算是个富豪之家,总有人恭敬着。但是若是到了京城,只怕就没有那么简单了。若是不提前进来经营一番,只怕将来容易出问题啊。”
花强这话虽然说得尚且算是有理有据,可是花卿影总觉得有些勉强。
“爹,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好了,为什么非要藏头露尾的?”
花强一怔。脸上流露出几分的尴尬。
“我就知道,总是瞒不过你们娘两儿。”花强从怀里掏了一个信封出来,递到了花卿影的面前,“卿卿,你好好看看吧,我实在气得不行了,就想法子给那蒋家一点子教训了!”
花卿影听着这话头不对,心里不明白,这事情着怎么又牵扯到了蒋家的头上。
她打开了信封,细细一看,顿时气得火冒三丈!
“啪!”
她将那信拍在了桌子上,恨恨的说道:“那蒋家的人好生的无耻!我实在是想象不到。居然有这般不要脸的人!”
魏氏见这父女两个都是义愤填膺的,心里也疑惑起来。
她急忙从女儿的手底下,将那张纸抽了出来,定睛一看,立马也是气得头昏目晕!
那纸上赫然写着三个字——和离书。
“今有蒋氏之妇,花氏之女,失德失礼,又不事姑舅,不敬夫婿,然顾及其名声。怜惜其家门,不将之休弃,故此和离。从今往后,各自嫁娶互不干涉!”
这蒋府居然弄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还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花卿影的身上?真是何其的无耻?
“父亲,这算是什么和离书?除了没有休书的名字之外,和休书又有什么区别?他们怎么敢拿着这种东西来羞辱咱们?”花卿影真是气得不行。
她本来还想着要休了那蒋宏琛,却料不到,人家居然提前弄出了这么一个东西来。
“这东西能作数吗?他们蒋家一张嘴,信口胡说,居然也能当真?”
魏氏也气得直锤胸口。
花卿影却是早就发现了,这纸和离书上,居然有府衙的大印!可见是过了明路的了!也就是说,是真的作数的!
“这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难道爹你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才突然进京的?”花卿影问道。
这也就难怪花强要支开花成君了。若是被这个混世魔王知道了他们一家子。居然被蒋府给戏弄了,只怕他是会连夜骑着马往通州跑,就是为了要给那蒋府弄些不自在的。
花卿影心想,既然这蒋府敢来这么一招先斩后奏,又有办法让知府衙门盖了大印,可见他们是早就想好了的。
那么他们一直这般的隐忍退让,竟然是为了让她家里麻痹大意吗?
他们的用心倒是深沉!
花强这一次被蒋府给耍了,自然是气得不得了。
他本以为之前自己给对方时间,是让他们心里难受,是对他们的一种折磨,可是却没有想到,人家却反而利用了他的这种心态,故意拖延时间,还在他面前示弱,背地里却是打好了主意,想方设法,让知府催大人站在了他们的一边,帮着他们弄了这么一份不伦不类的和离书。
花卿影忽而又觉得父亲的神色似乎不对劲,突然张口问道:“爹,你不是也做了什么冲动的事情吧?”
花强老脸一红,嗫嚅了半天方才说道:“也没什么……不过就是我心里气不过,揍了蒋平那老匹夫一顿!”
花卿影顿时愣住了。
她眨了眨眼睛,回头去魏氏,显然魏氏也是惊呆了。
半天功夫,魏氏方才咬牙切齿的说道:“真真儿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你们父子两个,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一个在京城里胡闹,一个在家里也没消停!”
“怎么?成君在京城里作什么荒唐事情了?”花强急忙追问起来。
“你先别说别人,就说你自己!你怎么就能做出这种事情来?成君不过是个孩子,到也算是有情可原。你贵庚啊?怎么也能干这种混账事情?”魏氏简直是气得头顶冒烟,“那蒋平好歹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你怎么就敢直接把人打了?”
“那老匹夫忒狡猾。一面每日里到咱们家里和我赔礼道歉,一面却又让那小王八蛋去弄了这个什么和离书,分明是将我当成了傻子,我怎能绕过他?”花强到了这个时候,依旧是不依不饶。
“那也不能就这么直接打人啊!可是将人打了个好歹吗?若是被人知道是你做的,你的老脸要往哪里放啊!”魏氏心里生气。这边花鸾影的问题,尚且没有解决,花强居然又惹出这样的麻烦。
“你也太小看我了。我便是真的去揍他一顿,又怎么能让他看出端倪来?自然是找了个晚上,又是在无人的胡同里,给他套了个麻袋,然后狠狠揍了一顿。他不知道是我!”花强得意洋洋的说道。
魏氏无可奈何,只能是啐了他一口:“你若是真的做的天衣无缝,又何苦跑到京城里来?”
“我的太太,我这不是也是想你了吗?”花强舔着脸说道。
“娘,您也别生气。一则,夫妻是为了给我出气,二则,通州也的确不是久居之地。都说是树挪死,人挪活。到了京城,或者咱们有另外一番局面,也未可知。”
花卿影一直都觉得花家的这笔财富过于惹眼,若是一直不想法子遮掩,恐怕将来也会是一桩祸事。
到了京城,那豪富之人,官宦之家都多得是,这花府也就不见得如何显眼了。正所谓藏一棵树最好的办法,就是放进树林里。
“你说的也对。既然和蒋家已经是撕破了脸皮,咱们离开那里,也就算是顺理成章了。不过,咱们家里到底还是有些底子的,只怕是想要搬过来,也要费些力气。”魏氏揉了揉眉心,也是有些为难。
花卿影却是眼珠子一转,走到母亲身边,附在她的耳边轻声说了两句话。
魏氏心里一动,急忙问道:“你这话是何用意?我倒是有些不明白了!”
“娘,您想想,咱们家这样惹眼,恐怕将来总要惹出麻烦的。倒不如趁着这个机会,一劳永逸……”花卿影欲言又止。
魏氏眯了眯眼睛,点点头。
花强就在魏氏身边,自然是也将话听了大半,他也表示十分的赞同:“你倒是想得长远,竟然比我们两个还要稳妥一些!”
花卿影忍不住想要苦笑。
她这哪里是想的长远,根本就是亲身经历过啊!
当初,那蒋宏琛那般的对待她,一则是因为韩素素,二恐怕就是觊觎花家的财物了吧!
她总疑心,他当时是投靠了哪位皇子,想要做人家的钱袋子,所以才会她下此毒手,以便能够顺利的将花家的财产弄到手。
此人用心险恶,又厚颜无耻,果然并非良人。
也亏得这个时候,蒋宏琛尚且是个白衣,没有进入官场摸爬滚打,否则她自问,她的这些雕虫小技,恐怕未必能够瞒得过蒋宏琛的眼睛了。
只是这一次,他只怕也能够看得出来,之前蒋府里发生的种种事情,多半是和花卿影有些牵扯的。
恐怕,他现在是恨毒了她!役鸟叨弟。
不过,她此刻也不在乎了。
她已经将蒋府搅和得不得安宁——
韩氏已经被牵扯到了那放印子钱的地下钱庄中去,只怕就算是蒋府和崔大人关系再好,也不会轻易逃的过去。因为崔大人为了保全自己的夫人,就必须牺牲韩氏。
而蒋平和蒋宏琛父子之间也因为韩素素,起了微妙的变化。父子之间的感情也不见得就像从前那般亲密。不管将来韩素素究竟是真的做了蒋平的妾氏,或者是干脆被送走,这都必然是蒋氏父子心中的一根刺。
至于蒋府的家底儿,因为这次她将嫁妆调换,恐怕也是大大的出血,想要一时半刻的恢复元气,那也是难了!
这样的蒋府,已然是内忧外患,恐怕也没有太多的精力来对付他们了。
否则依着蒋家人那睚眦必报的性子,又怎么会甘于一个和离的结果?
趁着蒋家人自顾不暇的机会,他们搬到京城中来,也是顺水推舟了。何况这里还有花鸾影在,他们一家人终于也可以时时团聚了。
这一次,恐怕是真的要和前世的那些恶心龌龊事情说永别了!


 第145章 孩子病倒了

花卿影心中这般想着,便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虽然,难免遗憾,没有能够让蒋宏琛和韩素素这对狗男女尝到她前世承受的那些痛苦,可是她一想到和离或者休夫之后,将要面对的世人的那些白眼。也着实令人难受。
既然能够就这么一走了之,免于面对那些尴尬。也未尝不是一种幸运。
毕竟,她还是生活在这大梁国里。
即便她内心对于那些什么礼义廉耻是如何的不屑,她也必须遵守世人的常理,最起码,她不能连累自己的家人。
大抵,做一个人就是这么难吧!
来到了京城,知道她底细的人也不多,她便就这么陪着自己的父亲母亲,一直简单轻松的生活,又如何呢?
大不了一辈子做个老姑娘又怎么样呢?
一时之间,她就觉得花强将那蒋平痛打一顿,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了。否则只怕父亲母亲也不会这么容易的就离开经营许久的通州了。
“爹爹。不然你和我讲讲,你是怎么打了那蒋平一顿的,好不好?”花卿影狡黠的眨了眨眼睛。
魏氏急忙瞪了她一眼:“你瞧瞧你,居然还敢问他?难道他不知道羞耻,你也忘了?你别跟着你爹发疯!”
“你看你,这是什么话啊。我怎么了?我还非得和我女儿好好说一说这件事情不可!”说完,花强就笑嘻嘻的扯了自己的女儿到一边,仔仔细细的和她说了起来。
说到他是如何机智的将蒋平从蒋府引了出来,又是如何趁着他不备,将他一棍子打蒙,然后套上麻袋,蒋平自己又忍不住得意洋洋起来。
花卿影抿着嘴在一旁听得有滋有味。时不时还非常应景的问一句“然后呢?”,充分的勾起了花强的兴致。
魏氏一开始不屑,后来居然也听得入神了,露出了一抹有些欣慰的笑容。
三个人正说得热闹的时候,却有个人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
花卿影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却更加惊讶。
“成君?你这是怎么了?不是让你去大姐那里报个信儿吗?”
她想了想,又问道:“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你又是这副模样?”
魏氏也皱着眉头,瞧着慌里慌张,手足无措的儿子。有心骂几句,却又觉得他的神色不对劲。
“我的儿,你这是怎么了?”魏氏突然心中一动,“是不是你大姐那头除了什么问题了?你快说!”
魏氏觉得自己心头乱跳,越发有些不祥的预感。
“娘,我说了。你千万,千万别着急!”花成君欲言又止,嘴长了半天,也没能再多说一句话。
魏氏急的直拍桌子:“你这样我更着急!你快说!到底怎么了?!”
“墨,墨儿高烧,昏迷不醒!”花成君刚说完这句话,魏氏两眼一翻,直接便晕了过去。
花卿影眼疾手快,过去扶住了娘亲。她虽然也是心急如焚,可是到底尚且能够保持镇定:“成君,你把话说清楚了。”
花强接过了魏氏,直接将她抱起来,送到内室里去休息,又对花卿影说道:“你让成君把话说明白了!什么都不许落下!”
他的声音也有些颤抖,显然对于外孙突然病倒,这个做外祖父的,内心也很是焦急。
“成君,到底怎么回事?”
花卿影心道,这明明下午过来之前还见过外甥,还是活蹦乱跳的小人一个,怎么这么一会儿功夫,突然就病倒了?这也未免太突然了吧?
虽然说是病来如山倒,可是总也该有个病因吧?
花成君脸色有些苍白,先自己灌了一杯茶水,又咽了咽嗓子,这才说道:“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方才,花成君得了花强的吩咐,便领着两个奴仆,骑着马往那赵府去了。
因为他是赵家大爷的小舅子,虽然年纪不大,赵府的门房也不敢怠慢,立马过去禀告了赵臣清。
赵臣清一听说是这个混世魔王来了,心里先是一惊,生怕这小子又来什么硬的,便有些不乐意过去。
花鸾影见他这个样子,有些好笑:“你瞧你!成君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孩子,你有什么可怕的?再者说了,他这么晚了过来,必然是母亲让他来传个话而已,你有什么可怕的?”
“我,我……哪里是怕他?我不过是想要陪陪孩子罢了……墨儿,怎么睡了这么久,还没有醒?”赵臣清岔开话题。
“可能是下午玩得累了。你快些去吧。总不好让我一个妇道人家,大晚上去门口见人吧!你放心吧,若不是我母亲放他出来,他哪里敢跑出来呢?所以一定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花鸾影忍住笑意,安慰丈夫。
赵臣清挠了挠头,叹了口气:“要说起来,咱们那位妹夫,可是比成君好亲近多了!”
“你可别胡说!那可不是咱们的什么妹夫!虽然如今妹妹是必然要离开蒋家的了,但是却也没有个明确的说法。你若是胡言乱语,岂不是侮了我妹妹的清白!”花鸾影板着脸孔说道。
“你放心,你放心!我心里有数。怎么又会当着其他人的面说这种事情?”赵臣清急忙承诺,“我不过是认为,那位公子的确是个人品上佳的,若是能和妹妹成了好事。岂不是佳偶一对!”
“你知道什么……那人……不一般!难道你没看见他的衣着打扮吗?”花栾影眼珠子微微一转,便冷笑着说道,“你可别指望着用我妹妹的婚事去换什么!那人,恐怕咱们还是别招惹的好!”
赵臣清见自己的心思被妻子戳穿了,多少有些尴尬,可是却死咬着不肯说破:“我哪里有那种心思呢?你想太多了!罢了。我现在还是先去见成君吧!免得他着急了!”
花鸾影却是暗自叹气。役鸟介技。
她可不是什么无知的少女,还会相信赵臣清的解释。只是他们夫妻之间的确是感情甚笃,又经过了这么一场风波,她不希望在这个时候再次闹僵了。
只能是在以后,再警告夫君,不要轻易招惹那常亦欢了吧。
她正想得入神,却瞧见金兰匆匆忙忙的进来,后面还跟着赵墨然房里的嬷嬷。
“成嬷嬷,怎么了?你怎么来了?可是小少爷醒了?”
“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