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花影压重门-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大奶奶,你瞧,那人怎么看着像是金风姐姐?莫不是奴婢眼花了?”
金风乃是花太太魏氏身边的四个大丫头之一,如今突然出现在蒋府,自然是令人奇怪。
花卿影却是瞧准了,那的确就是金风。
金风此刻听见声音,回头也看见了花卿影主仆两个,她赶忙迎了过来,笑着说道:“给二姑娘请安。姑娘可安好?”
“你怎么来了?可是娘亲有什么重要事情?”花卿影略微一想,便张口问道。
“到底是母女同心!都不用奴婢张口,您就知道是太太惦记您了。”金风口齿伶俐,模样又好,很是得魏氏的器重。
花卿影一边往院子里走,一抬眼就瞧见了那头站着的一个年纪不大,低着头的小丫头。
她身体一僵,神色微变,却是又瞬间清醒过来,笑着问道:“怎么?你还带了人过来?这人我可不认识,难道你新带的小丫头?怎么还过我这边来了?”
“姑娘说笑了。这人,是太太让奴婢带过来送给您的!”说完,金风招招手,“紫瑶,快过来,见过二姑娘!”
那小丫头年纪虽然不大,但是性子倒是沉稳,到了这陌生的地方,一点儿惊慌失措都没有,反而是稳稳的躬身行礼:“奴婢见过二姑娘!”
她的模样很是平常,可是自然有一股子不俗的气度。容长脸、丹凤眼,衣裳也干净整洁,瞧着就让人心生好感。
花卿影骤然见了故人,内心隐隐有些激动,声音微微颤抖:“快,快起来吧!”
金风见状,心中纳罕,二姑娘这是怎么了?怎地瞧着好似有些不对劲?
紫瑶也觉出些不一样,忍不住抬头去看,却是瞧见了一双饱含温情又柔和的眼睛……
她心里奇怪,这姑娘,怎么好像是认识自己吗?


 第037章 蒋宏琛上吐下泻

花卿影看着紫瑶尚且稚嫩的脸庞,心中生出阵阵的愧疚之意。
她稍微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尽量表现的如同第一次见到这个丫鬟的模样。
“紫瑶?这到是个好名字。是娘取的吗?”
金风抿嘴说道:“这姑娘可是猜错了。这名字啊,可是少爷亲自娶的。他说了,你这边有碧玉、碧珠,所以才特意取了紫瑶来应和的。”
“他惯会在这些无关痛痒的事情上用心,于仕途经济上却是一点心思也没有。”话虽如此说,但是花卿影对于弟弟的细心,还是感觉十分的受用。
“还不是大少爷心里惦记着您吗?”金风扶着花卿影说话,不动声色的将一样东西塞进了她的袖子里,“这是大姑娘从京城来的信,特意夹了一封单独给您的。”
金风的声音很低,只有她们两个能够听见。
花卿影心里纳罕。
大姐花鸾影最是个稳重老成的性子,轻易不会做这种落人口实的事情。给刚出嫁的妹妹单独写信,虽然不算是什么大事,但是在花卿影的记忆中,前世是不曾有过的。
她觉得,一定是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
花卿影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只是又问问紫瑶的出身、年纪等问题,便命碧玉送了金风出府了。
她命人将紫瑶安顿好了,却是借口她身份不高,特意不让她通碧玉、碧珠、豆蔻、兰香等人同居一处。
等到到了晌午,花卿影用了午饭,就声称要午睡,便将所有人都打发走了,倒是留下了紫瑶,说是要瞧瞧她做事是否妥帖。
“紫瑶,你去帘子外头守着。”
紫瑶听了花卿影的吩咐,一点也没有犹豫,就乖巧的走到了那珠帘子外头站着。
花卿影这才将大姐那封信打开,细细看了起来。
信不长,不过是几行字,可是却是着实让花卿影倒吸了一口冷气。
“原来,他大老远的跑来通州,竟然是为了这件事情?”
花卿影合上信,沉思起来。
这也可算是个不大不小的机会。姐姐说的有道理,若是抓住了,将来就是一桩大大的好处,尤其是对花成君,更是大有裨益了。
花卿影想了想,便就将信塞回了信封中,又藏在了枕头底下,这才又唤了紫瑶进来。
“紫瑶,我记得你有个表哥是做大夫的?”
紫瑶一愣,禁不住脱口而出:“大奶奶如何知道的?”她来了蒋府之后,可是从来没有和人吐露过这些的。
花卿影暗自懊悔,不该心急之下,说错了话,便就改口道:“自然是金风才刚告诉我的。你那叔叔,如今可还在通州城里?你帮着奶奶我去做一件事情!”
她招招手,便附在紫瑶的耳边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说了两句话。
紫瑶脸孔一僵,吞吞吐吐的说道:“这……这……奴婢,奴婢不敢。”
“不敢?为何不敢?你自然是我的丫鬟,我让你做什么,你就该做什么!我不过是让你去问一些事情,又有什么打紧?”花卿影脸孔一拉,就带出几分不悦之色。
紫瑶此刻也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小丫头,自然经不得花卿影这般吓唬,立马变矮了半截。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是到到底她还是慢慢点头,算是应允了。
“傻丫头,你自去办事,我将来断然不会亏待你的。”花卿影指着放在梳妆台上的一个妆奁匣子说道,“你去把那雕花红木的匣子取过来。”
她接过紫瑶递过来的匣子,打开之后,从里面捡了两个赤金宝石的戒指和一个赤金镂空的镯子塞到了对方的手里。
紫瑶哪里见过这等大手笔?顿时呆住了。
“你别怕。我是信得过你,才会这样的。只是这毕竟不是咱们自己府里,若是真的赏了金银,那才是扎眼呢。你老娘身子也不好,你拿了这些出去,找个当铺换了,总也值个五六十两银子,给你娘买点好药,好好补一补身子。”
紫瑶听了这话,眼泪顿时涌出来。
她一个好端端的清白姑娘,之所以自愿投身为奴,为的就是给重病的娘亲治病。
“姑娘!您的恩情,奴婢永远都记得!您放心,奴婢一辈子都不会背叛您的!否则天打五雷轰!”
紫瑶跪着接了花卿影手里的东西,又诚心诚意的结结实实磕了两个响头。
“好孩子,你不必赌咒发誓的,我自然是信得过你的。你当然是不会背叛我的……也只有你始终守在我的身边……”
花卿影喃喃说着,虽然明明眼睛是瞧着紫瑶,可是却又似乎在透过紫瑶看更加遥远的地方。
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然开始微微颤抖起来,就好像是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可是却又没法将这种痛苦宣诸于口。
渐渐的,她的眼神有些涣散,额头上也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紫瑶瞧着不对劲,也顾不上什么规矩不规矩了,便就走过去,攥着花卿影的手,在她的虎口处,狠狠的掐了一把。
手上吃疼,花卿影方才骤然清醒过来。她喘了几口粗气,方才平复了自己的心情。
她揉了揉有些发疼的手掌,笑着说道:“你这份手劲儿,果然不是一般的女子能够相比的。”
紫瑶有些讪讪的退到一旁,心道,这姑娘真是心细如发,方才都那副样子了,还能看出这些门道。
“去吧,今天下午你就去办这件事情就好了。对了,你只说是出门帮我买糕点就是了。就是那福源楼的菊花糕和茯苓饼。”
紫瑶点头,便就退下了。
花卿影慢慢躺下,可是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合上眼睛。
她怕一闭眼,就看见那些穷凶极恶的匈奴人,看见他们丑恶的嘴脸,看见他们那充满欲望的双眼。
她的紫瑶,就是为了救她,活生生被那些匈奴人给奸污而死。可是到底,也还是没有保住她的主子的清白——花卿影同样被人侮辱了!
她的清白葬送了,却还要被人冠上淫妇的恶名,承受三千鱼鳞刀的凌迟极刑!
这就是她的痴情、她的固执、她的婚姻带给她的无穷的屈辱和伤害!
这辈子,她到死也不要再沾染情爱这样世间最凶猛的毒药!
约莫到了日落时分,蒋宏琛终于是想起妻子也同样是大病初愈,便就恋恋不舍的离开了韩素素那里,回到了胜意居。
花卿影自然是一副贤妻模样,对于蒋宏琛的冷落毫不在意,反而还劝道:“大爷怎地这么快就回来了?还是该多陪陪表姑娘才是。人家孤家寡人的住在咱们家里也不容易,如今为了救你,还受了伤,若是将来落下什么病根,可都是咱们的不是。”
蒋宏琛想到这里,难免觉得花卿影大度懂事,便就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早前倒是我错看了你了。你虽然出身差些,可是知书达理,的确是堪为良妻!你对表妹这份心意,我会记在心里的。”
花卿影觉得他放在身上的那只手如同毒蛇一般黏腻的令人作呕,便就故作娇羞的一转身子,顺势将那手甩开了。
“大爷这话说的,倒像是我故意为了讨好大爷才关心表姑娘的样子。这话可是冤枉。我今儿送了人参过去,又特意吩咐厨房给表姑娘做了当归炖鸡,这都是对身体大补的。倒不如,过一会儿,大爷用些点心,便就去和表姑娘一同吃晚饭吧!”
蒋宏琛见她盛意拳拳,自然也是乐得同韩素素多腻歪半天。
然而此刻他腹内略有些饥饿,便就真的想要用些点心,这时候瞧见桌子上放了两盘子点心。
“这是什么?”
其中一盘点心形似菊花,外形美观,晶莹剔透,又透出了丝丝菊花的冷香,看着就讨人喜欢。
蒋宏琛一边问,一边就捡了一块儿放到嘴里。
花卿影笑着说道:“今儿下午,我也是嘴里发苦,就想着要吃一口福源楼的点心,便就让丫头出门去买了两样。”
“以后再要吃点心,不用特意找内宅的丫头出门。这样可是有些不成体统,让人看了说咱们没有规矩。你可以禀明母亲,让她派了外头的人去买回来就是了。”
蒋宏琛觉得那点心入口即化,味道甘美,忍不住又多吃了两块。
花卿影接口道:“大爷说的是,我下次会注意一些的。”
“嗯,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咱们家到底和你们花家不一样。规矩也多,也更加讲究!所以你以后也要多多留意了。”说话的功夫,蒋宏琛又吃了一块。
随后,他看看时间,觉得晚饭应该送过去了,就和花卿影道别,往韩素素那边去了。
这一顿晚饭一直吃到了月上柳梢头的时候。
等到花卿影都要睡了,人还没有回来。
碧玉等人自然是一个个咬碎了一口银牙,反倒是花卿影表现得很是淡定,只是平静的让大家熄灯睡觉,又特意叮嘱今夜是紫瑶值夜。
然而,当晚,等到三更刚过的时候,刚刚回到胜意居的蒋宏琛却是上吐下泻,差点没了半条命!


 第038章 多亏你的菊花糕

“我的儿,你这是怎么了?”
蒋宏琛是上吐下泻,吐得几乎连整个胃部都要反转了。他听着身边母亲的呼喊,却是虚弱的连回答一句的力气都没有。
花卿影如同每一位称职而伤心的妻子一样,在一边是又是拍后背,又抹眼泪,简直是伤心欲。
“大夫呢?大夫怎么还不来!都是废物!废物!”韩氏气得见到蒋宏琛那副面色苍白的模样,心中已然是气恼不已,自然是心疼的大声质问起来。
“启禀太太,已经让人去外头请了。只是这时间,宵禁也开始了,街上不让跑马,恐怕是要耽误时间……”豆蔻作为蒋宏琛身边的大丫头,走过来回话。
“正好,你过来!你说说,大爷究竟晚上是吃了什么东西?竟然吐成这个样子?”韩氏怎么敢善罢甘休,自然是要追根究底。
豆蔻有些慌乱,可是随即就冷静下来,低声说道:“太太,今儿大爷大半的时间都不是在胜意居度过的,不过是晚饭前的功夫,回来歇了一会儿,随后就又走了……这过了掌灯的时间,才回来的。大爷怕扰了大奶奶的清净,便就肚子回了书房休息。哪里成想,就突然……”
言外之意,蒋宏琛这番无妄之灾和胜意居的人等,没有多大的关系。
韩氏自然也听出了端倪,立即问道:“他到底去了哪里?”
“这……”豆蔻支支吾吾。
“放肆!我问话,你也敢敷衍于我吗?好大的胆子!”韩氏立即呵斥。
豆蔻可不是傻子,这一番以退为进之后,见韩氏恼了,便就毫不犹豫的说道:“大爷始终是陪着表姑娘一处的!连晚饭也是陪着表姑娘吃的!”
韩素素!
韩氏顿时气得咬牙切齿。
这贱人,这几日勾得蒋宏琛是神魂颠倒,今日又弄得儿子上吐下泻。
“胡,胡说!和表,表姑娘……恶……什么相干……”蒋宏琛到了这个时候也不忘回头维护韩素素,却是没等话说完,就忍不住腹内绞痛,便就扶着丫头的手,脚步虚浮的往净房走去了。
花卿影直抹眼泪,一副心疼不已的模样,想要哭好像是又怕韩氏忌讳,只好强忍着,而且时不时自己也跟着咳嗽两声。
韩氏见她眼眶红红,一脸的担忧不似作假,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毕竟蒋宏琛连晚饭都不是在胜意居吃的,也实在是怪不到花氏的头上。
“你也不要太担心了,想必没有什么大碍。琛儿吉人天相,不会有什么的。只是,你如今也是府里的大奶奶了,自然该有大奶奶的威仪,怎么能让琛儿胡闹?这深夜逗留在表妹的房中,传出去,可是对他的名声大大的不利啊!”
韩氏终究还是挑出了毛病,将花氏教训了一番。
花卿影哽咽着点头,如同小鸡食米:“太太说的是,都是我的不是。也不知道怎地了,这府里的人接二连三的出问题,我这心中着实惶恐。真不知道是不是冲撞了什么?阿弥陀佛,真该去庙里好好拜一拜了。”
韩氏听了这话,倒是动心,刚要附和一声,恰好大夫却是来了。
这几日府里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出事情,这大夫出入蒋府简直都是家常便饭了。
老先生似乎都习以为常了,这一次见出问题的又变成了蒋家大爷,虽然有些意外,但是表现的还算是镇定。
最后,给出的结果也不过是食用了相冲的食物,所以导致了食物中毒。
然而,至于究竟是吃了什么,却是因为时间过得久,而且蒋宏琛自己吐得七荤八素的,也难追究了。
毕竟,这老大夫也是个人精,自然是不愿意牵扯进这大宅门里的阴私争斗之中。
他主要目的不过是为了治病救人,收取诊金,至于到底是吃了什么,中了什么毒,对于他来说,实在是不怎么重要。
他大笔一挥,写了一副温胃养脾的房子,又令人给蒋宏琛多灌下几碗绿豆水,便也就告辞了。
说句最实在的话,这病,只要是将肚子里的东西尽数泄尽了,也就罢了。
死人是死不了的,但是难免遭罪。
然而,这话老大夫是不敢和韩氏、花氏直接说的。
韩氏见老大夫给了方子,而且蒋宏琛虽然是面色苍白,嘴唇发青,但是跑了几趟净房之后,的确是好了不少,总算是放了心。
在花氏一再的劝说之下,她方才扶着陈嬷嬷的手,有些疲累的回去了。
“今儿晚上,那个女人那边到底是吃了什么东西?竟然会将琛儿弄成了这副模样?”韩氏此刻言语中对韩素素已经全然没有亲昵之感。
这几日,蒋宏琛的种种表现已经证明,他已经被韩素素迷得神魂颠倒,连最基本的体统和廉耻都不顾及了。
她也明白,那贱人舍了性命,宁可被蛇咬了一口也要救了儿子的性命,肯定是要让儿子这个多情种子大大的感动的。可是问题是,花氏毕竟是刚入门没有几日。就这样同其他的女人卿卿我我,事情传扬出去,那简直就是其身不正!这要如何在通州城里继续博得好名声?
陈嬷嬷早就知道韩氏要问这个问题,已经提早让人去厨房问过了。她小心翼翼的服侍着韩氏脱了外衣,轻声回答:“奴婢问了,说是今儿特意给准备了当归炖鸡,还是大奶奶好心要给表姑娘补身子的。这东西,自然是都是上等的材料,谁不敢怠慢了表姑娘,至于为什么只有大爷吃了上吐下泻,那就真的不得而知了。”
“那贱人倒是毫发无伤?这事情果然奇怪得很!同样都是吃了东西,为何只有琛儿病倒了?难道真的如同花氏所说,是冲撞了什么?”韩氏此刻也不得不信,否则就无法解释今晚的事情了。
陈嬷嬷这时候可不敢乱说,只是利手利脚的帮着韩氏将头发散了,又换上了干净的中衣,扶着她坐到了床头。
“事情不对。你还是好好去查一查厨房吧。虽然那里都是咱们的人,难免又一二宵小之辈,有什么要不得的心思!你可别忘了宋氏那贱人,可是一刻都不肯消停的!”韩氏难免将事情的根源又追溯到了后宅的斗争之上。
陈嬷嬷心想,这宋氏虽然是二爷将宏珏的亲娘,可是一贯是安分守己,轻易不肯招惹是非,就连院门都不肯迈出半步的。虽然谁都明白,能在韩氏这等严防死守之下,顺利的生下儿子,这不可能是什么善男信女,然而最起码,从表面上看,宋氏还是做得很好的。
再者说了,这一次虽然蒋宏琛折腾的够呛,但是却并没有生命危险,对于宋氏和将宏珏更加没有任何的好处,他们怎么可能做这种蠢事?
所以,从心底里,陈嬷嬷是不相信这事情乃是这对人精母子动手的。
不过韩氏自来就是将宋氏侍卫眼中钉肉中刺,甚至都不乐意多看她半眼,以至于直接免了她每日过来请安的规矩,所以,陈嬷嬷还是十分恭敬的应下了韩氏的要求。
“还有,韩素素那边,你以后也不可让宏琛没事就过去乱逛了!这病一场倒也事小,若是弄出了什么首尾,咱们的老脸才是丢尽了!”韩氏虽然厌恶花氏,可是也不会让儿子为了一个女人前程断送。
陈嬷嬷急忙答应:“太太说的是。表姑娘如今身子也不好,还是在屋子里静养才是。奴婢这就吩咐下去,不许人随意去打扰她休息。”
“嗯,你办事我还是放心的。去吧,我也累了。”韩氏打了一个呵欠,便躺下睡了。
第二日,韩氏刚刚起床没多久,便瞧见花卿影扶着丫鬟的手走进来。
韩氏见她愁眉苦脸,吓了一跳,以为蒋宏琛有什么,赶忙追问:“这是怎么了?可是琛儿有什么不对?你可别吓唬我!”
花氏摇摇头:“太太不必担心,大爷如今已然是好多了,也睡下了,想必几日就能复原的。只是……”
韩氏提起的心刚刚放下,却是又忍不住皱起眉头:“你这是怎么了,说话吞吞吐吐!”心中就生出些厌恶。
花卿影却是不以为然,接着说道:“太太,今儿我想去庙里上香,给夫君祈福,顺便也求道平安符。最近夫君又是遇蛇,又是急病,接连遇到意外,我这心里很是担心。”
这可不是也是韩氏的心病?她昨儿就疑心是人为所导致,可是现在听了花氏的话,又觉得恐怕是冲撞了什么。
总之是病急乱投医,什么要都试一试了。
“你倒是有心了。罢了,虽然你成亲没几日,不方便出去走动,但是如今琛儿的确是流年不利,一再遇险,你去庙里问个签,求个平安也是应该的!”韩氏倒是不反对,“既然如此,你不妨就去静安寺,那里香火也鼎盛,签文也灵验。”
“太太说得有理,我也不多耽搁,一会儿就出发了,想必过了晌午就能回来!您别怪我心急,我实在是担心大爷的身体。”花氏很是真诚。
韩氏见状,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就安排陈嬷嬷给安排了车马,让韩氏去静安寺烧香拜佛求签。
等到韩氏领着紫瑶上了马车之后,总算是露出了一个有些意味深长的笑容。
“好孩子,这次多亏了你那份菊花糕!”


 第039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紫瑶见花卿影又夸奖自己,连忙摆手道:“这都是姑娘的吩咐,奴婢不过是听您的话罢了。”
其实她心里纳闷的很。
怎地,好端端的,那蒋宏琛就突然病倒了?而且花卿影又偏偏这时候让她又是去买糕点,又是去问大夫事情的。
这也未免太巧了吧?
如今花卿影这句话都是很好的解答了她的疑问——看来,蒋宏琛的病的的确确和花卿影这个大奶奶脱不了干系。
虽然,她也搞不清楚,一碟子菊花糕有什么打紧,也不见得就能吃死人了啊?
紫瑶忍不住偷偷看了花卿影一眼,却是努力的忍住,不要多问废话。
她的表哥,就是那位当了大夫的,一再的警告她:“身在后宅,最重要的不是聪明伶俐,而是少说话多办事!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看的更不要看!否则等到你能出来那一日,也不会有性命在了。”
花卿影心里却像是有些心事,只和紫瑶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就再也没有开口了,反而是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通州城外的静安寺,是个很是神秘又偏偏香火鼎盛的地方。
说它神秘,是因为这里在十几年前也不过是个冷冷清清,乏人问津的小庙宇,甚至连庙里的和尚都只有那么十几个。可是那位现如今名噪一时的一心大师,就那么横空出世,在此处剃度挂单。随后就有一位不肯透露姓名的大金主,将大量的金银投入,翻新房舍,重塑佛像金身,甚至于将这寺庙左近方面十几里的土地都买下来,供奉给了一心大师。
这等大手笔,自然是引得人人侧目。
人们都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竟然能够令人如此心甘情愿的供奉金钱?
于是陆陆续续的有人上门拜访、求签,愈发的发觉,一心大师乃是个难得一见的风雅妙人——不但词锋犀利、言语精妙,而且又是慈悲为怀。
这十几年以来,一心大师早已经名扬天下,甚至于连京城的达官贵人都不远千里前来求见。
到了静安寺的上门之下,果然就发现进香的人流不断,男女老少个个都是表情虔诚。
那高高的一百零八阶石阶,直直的通向那做神圣而又神秘的寺院。
每个人到了这里,即便是身份再高贵都要下车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