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花影压重门-第7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十六娘倒是一片好心,生怕花卿影久候。
可是紫瑶却是了解主子的性情的,立马摇摇头:“您的好心我明白。只是我们姑娘最是个说一不二的,她既然说了要等,那就一定会等的。您只管将消息传出去,其他的就不用您费心了。”
十六娘无奈,只好答应了立即传递消息。
紫瑶将十六娘的话又带给了花卿影。记围休扛。
她思忖了片刻也便就明白了。
只怕常亦欢此刻是不方便出来见人的。
这原因嘛,无外乎就是因为堂堂一个承远侯世子和她这么个身份不明的和离女子扯上了关系,所以承远侯有些不悦了吧。
这么一来,恐怕今日真的是要白等了?
花卿影自失的摇摇头:“今日若是见不到他,只怕这事情就失去了先机了……真是啊……难道说那个混蛋真的走了什么大运了吗?”
紫瑶有些听不懂她的话,歪着头问道:“姑娘,你说什么?”
“没什么!既然来了,咱们也不能白来,你去让店家上几样他们的拿手菜过来。今儿,你陪着姑娘我再好好吃一顿,正好刚才也没有吃饱。”
紫瑶愣了一下,随即便拍着叫好:“既然姑娘说了,那可不能赖账,奴婢便去让他们上菜了!”
“快去快去!你家姑娘什么时候赖账了?”
花卿影见她欢喜,也有些高兴起来。
也不过是两刻钟的功夫,那小二便上了四样菜上来,正是水晶蹄膀,栗子鸡,文思豆腐羹,竹笋炒肉。
这几样菜倒是南南北北,什么地方的都有,也似乎颇为考研厨艺。
“你们家这么大个酒楼,怎么还弄什么豆腐,竹笋这样的东西?”紫瑶撇了撇嘴,觉得很是不以为然。
那小二却是谄媚一笑,解释道:“客官不知道,这可是最近小店,最最受欢迎的四道菜,分别是春风得意马蹄疾、金榜题名、文思泉涌和步步高升啊!”
花卿影被这名字弄得怔忪了片刻,方才反应过来,忍不住抿嘴笑道:“这是春闱将至,所以你们才弄出了这种名头?倒是心思精巧。虽然东西一般,但是单是这意头,就值几两银子了!”
“哦?什么事情,居然让我们二姑娘这么高兴,本世子倒要好好见识见识!”


 第182章 一箭双雕之计

这充满戏谑又让人怦然心动的声音,除了常亦欢还能是谁?
“你怎么来了?”
花卿影本料不到今日能见到他,见他骤然出现,自然是感到万分的惊讶。
紫瑶是个识趣的,急忙将那小二赶了出去,自己也守在了雅间门外看守着。却发现那个面无表情的中年人已经站在了门外。
“你这话说得好没有道理!明明是你叫人心急火燎的让我过来,怎么我来了,你倒是一副吃惊的模样?”
常亦欢大喇喇坐下,也不客气。拿起筷子夹了一口水晶蹄膀就往嘴里放。
“呸!”
他刚咀嚼了两口,就又歪头吐了出来。
“这什么味道?真是油腻死了!就这东西,也有人吃啊!”
他急忙又灌了一杯茶水下肚,想要去一去口中的油腻。
花卿影嫌恶的将水晶蹄膀推的离自己远了一些:“你方才难道没听见?这可不是什么蹄膀。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人家过来吃饭的士子,不管东西好吃不好吃,单单只是为了这个好意头而已!”
“这些人,都是十年寒窗苦读,一个个都魔怔了。难道说吃了一道名字好听的菜,就能帮助自己一鸣惊人吗?真是可笑!”常亦欢忍不住摇了摇头。
“你身在富贵,自然不明白那些想要依靠科举改变命运的穷苦子弟的想法。他们很多人,吃不饱穿不暖,可是都不肯放弃读书,为的就是改变自己的命运,一步登天。古今中外,这样的例子也不少,当朝的工部侍郎陈可为,不也是最好的例子吗?”记围讨巴。
常亦欢听了花卿影的话,却是嘲讽的一笑:“这都是人们自以为看到的真相罢了。什么寒门子弟,一步登天?那你可知道。为什么他做了将近二十年的探花郎,却始终在外放为官,却是突然在这一两年回到了京城并且步步高升?”
花卿影听了这话,却是一愣:“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其他的原由不成?”
“自然是有的!这位陈可为可是陈贵妃的远房堂哥!只不过因为平时里无人提及,所以寻常百姓都不知晓罢了!这下你明白了吧,便是这等令天下寒门士子引为目标的人物,其实都不过是凭借着裙带关系才能够顺利上位的!”
常亦欢说破了这其中的关节。顿时令得那些传闻中的故事变得可笑而可悲。
寒窗苦读十年,在外为官多年,竟然都比不上宠妃的一句话提携?!
“所以说,这科举的事情,大可以不必太过于放在心上。也不过是皇上为了让天下的读书人安心读书,而做做样子罢了!”常亦欢吃笑道,“比如说,我那个弟弟,这一次也是要下场一考的。即便是我们这种人家,不用走科举这条路,但是依着我父亲在官场上的风光,我这弟弟便是文章烂得一无是处,也必然是能够榜上有名的!”
花卿影看着他那副不怎么舒服的样子,突然狡黠的一笑:“你弟弟。只怕是真有几分才学的吧?不过,我若是有办法,让他名落孙山,并且今后的几年都没有脸再参加科举,你要怎么谢谢我?”
常亦欢眼睛一亮,急忙把脸凑过来:“好姑娘,你快些告诉我,若是真的能够成事,我必然以身相许,报答你的恩情!”
花卿影觉得一股子热气扑在自己的脸上,顿时脸红得如同熟透的苹果一般。
她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又啐了一口:“你就不能正经说话?”
说完,她便从袖子将自己一整夜没睡写好的那几张纸扔到了常亦欢的面前。
常亦欢有些奇怪的捡起那几张纸,打开一看,却发现是一篇锦绣文章。
“这是……我怎么有些看不明白了?”
花卿影便低声回答:“你只需要如此这般,这般如此,那你我便都能如愿以偿了。”
常亦欢眼珠子微微一转,突然明白了什么。他意味深长的看了花卿影一眼,却是没有说破,只是将那几张纸塞进了自己的衣襟里。
“你放心,这件事情,交给我去办!”常亦欢说完了正经话,又忍不住起腻,“这么多天不见面,你难道不想我?也不问问我到底如何?”
“你……那你到底如何了?我瞧着你生龙活虎的,也不像是有什么的样子!”花卿影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又忍不住放软了声音,“侯爷……是不是因为咱俩的那些流言,所以为难你了?”
“可不是嘛!你可知道,我这脑袋上还挨了他一下子呢!唉,也不知道会不会破相!”常亦欢极为夸张的摸了摸额头,又将头上的帽子给掀开。
“在哪里呢?快让我看看!”花卿影一听说他被打伤了,心里也着急,也顾不上什么矜持了,就起身去看,果然就看见他的额头上有那么一处疤痕,一见就是新伤口。
“你父亲也恁的狠心!不过是些捕风捉影的瞎话,难道就因为这些要伤你吗?真是太糊涂了!”花卿影又问道,“可还疼吗?”
“疼,自然是疼的。”常亦欢蹭了蹭花卿影伸过来的小手,讷讷的说道,“虽然疼,但是能让你心疼,我更加欢喜。只是不知道咱们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了。”
花卿影见他依恋,心中也有些不舍,便主动坐到了常亦欢的身边:“正所谓两情相悦,又岂在朝朝暮暮?你我都还年轻,一切还应该从长计议。我不希望你因为咱们的事情而弄得背出家门,也不希望我的父母因此而苦恼万千。总要想个两全的法子才好。”
常亦欢拉着花卿影的手,说道:“卿卿,你若是能明白我的心就好。不管如何,我是认定了你。这条路便是艰难,我也会走下去。大不了,就是放弃一切,你我远走高飞。只是在这之前,你得容我做些我想要做的事情。等到一切都结束了,我自然是要放下一切,跟你逍遥快活的。”
花卿影虽然感激他能够说出这额么一番话来,但是心里也明白,这所谓的远走高飞不是那么容易的。
他是承远侯世子,注定要承担他的责任。尽管他自己能够放下一切,但是他的父亲允许吗?皇上允许吗?三皇子又会放手吗?
然而,花卿影并不是一个乐意给人泼冷水的人,也是因为她还是相信常亦欢的。
他们两个人,本来就是身份、地位、背景乃至于经历都截然不同的两个人,能够走到一起,本来就是一种缘分。
两个人能够携手面对将来,就已经是一种幸福和庆幸了,又何必用太多的将来和奢望来束缚i自己呢?
“你别想太多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我相信你就是了。你对我的心,我都看得明白。只是你好像并不见得如何明白我的心意。”花卿影微微一笑,却是反手握住了常亦欢的手。
常亦欢心中一暖。
他和花卿影之间的缘分,并不是一言两语能够说得清楚的。或许,别人乃至花卿影都觉得他的感情太过于莫名其妙,但是只有他自己明白,他对于她的眷恋是上辈子注下的姻缘。
只是如今时机未到,所以他没有办法据实以告。假以时日,等到真的能够真相大白的那一天,想必她也不会再有任何疑虑了。
“卿卿,你只要相信我就好。我对你,是一心一意,绝对不会看上其他的女人。”常亦欢的话很平静,但是却带着赌咒发誓般的力量。
花卿影点点头,没有说话。
“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不过既然刚才你已经对我说了那办法,想必你也是知道了?蒋宏琛那小子到我家里去了,而且还带着他的妹妹蒋月儿。我的继母倒是十分的热情,将两个人都留下了。而且我那个弟弟现在和蒋宏琛是打得火热。想来,你方才说的那个法子,只怕也是针对……”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就猜测,他应该是去侯府了。只是不知道他还带着蒋月儿。你千万要小心这人。此人心思阴毒,又格外的虚伪,只怕是不容易对付。若是你没法让他上当,倒是不如从赶考的士子之中另外选一个人。否则若是功亏一篑岂不是得不偿失?”
常亦欢听了这话,却是摇头:“你这计策,分明是一箭双雕之计,若是我换了人,不就变了味道?那蒋宏琛虽然多疑,但是却贪慕荣华富贵,又过于自负了。只要想好了办法,其实也是简答。若是这次能够成功,到时候再请人推波助澜一番,只怕是能够一劳永逸的。”
他的心里自然是另外有一番打算的,但是却是不适宜说给花卿影听了。
“事情还是交给你去办吧。我也不过是想了这么个办法罢了,却是根本没有办法实施的。一切都听你安排就是了。”花卿影却是全权交给了常亦欢安排。
她突然又想起之前在路上遇到的那个人,奇怪的问道:“你可知道那有凤来仪是个什么地方?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第183章 如何才能金榜题名?

常亦欢听了这个名字,顿时一个踉跄,面容十分尴尬。
“你从哪里听来的?谁敢和你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自然是心虚,生怕是有人将他过去的那些荒唐事情说给了花卿影听。
花卿影见他如此的横眉立目,却是一愣,本来不过是随意问问。他若说不知道也就罢了,却为何这副气急败坏的模样?
“那里又是什么了不得的地方了?我为什么问不得?你既然不愿意说,那我自去问别人就是了,你何苦这副模样?”
花卿影冷笑了一声。
常亦欢见她如此,心中暗叫不好。
这人本就如同一块坚冰一般。好不容易才用心捂热了一些。如今若是一言不慎,又冻上了,恐怕越发不好办了。
他急忙解释:“你误会了。我并没有别的意思,只不过……那里,并不是什么正经人家的姑娘该打听的地方。那是京城最著名的青楼……”
花卿影的脸腾的一下子就红了。
她到底是个清白人家养出来的姑娘,哪里知道什么青楼呢?
然而,旋即,她心中却是越发的奇怪起来,为什么那个人居然会在青楼楚馆之中呢?
她思忖了片刻。终究是摸不着头脑,只能有些尴尬的看着常亦欢:“是我唐突了。亏了今日是问了你,否则岂不是闹了大笑话?”
“你怎么突然提起那么个地方,难道是有什么人在耳边嚼舌头了?”
常亦欢想了想,到底还是又坐了回去。
花卿影摇摇头:“你别多想,也没有什么。只是今日在路上见到一个故人。打听之后,却说是身在有凤来仪的。只不过,那人照理说来,不应该是到了沦落风尘的地步啊。”
“如此吗?既然这样。你将那女子的形容大概说与我听,我帮你打听一番就是了。你可千万不要自己去那种地方乱转。”
“那便多谢你了。”她便细细的将那人的高矮胖瘦,大致模样给说了出来,临了又加了一句,“哦,对了,她有一个哥哥,是总跟在她的跟前的。”
“诶?”常亦欢听了这话,倒是觉得那人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你是怎么遇到这么个人的?”
“说来话长,那时候我还是刚进了蒋家的门儿的时候,在机缘巧合之下,曾经救了一个刚死了丈夫的寡妇,帮着她从无良婆家逃了出来!”
花卿影话音一落,常亦欢却是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记起来了!你当时不知道对那女子的哥哥说了一句什么话,他告诉了那公公之后,那人就灰溜溜的跑了!对不对!”
“咦?你怎地知道?”这下子,可是轮到花卿影惊讶了。
“你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那时候啊,我正在一旁的酒楼上看热闹呢!”常亦欢眨了眨眼睛又问道,“我早就想要找个机会问你了。你到底说了什么,那不要脸的公公就下跑了?”
花卿影抿了抿嘴,低声附在常亦欢的耳边说了两句话。
常亦欢登时一愣,随即便是哈哈大笑。
“公公不老,叔子不小,不让改嫁,意欲何为?亏你想的出!也就是你这种刁钻的心思,方才能想出此等诛心之语了!”
“他们本来就是无耻,平白无故的让好好的女子枉费了青春,目的不过是为了给死了的儿子守节。却是何曾想过,人家也是人生父母养的,也是在家里金尊玉贵的宠爱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只可惜,这世上的男子,总是不明白这个道理的。”花卿影瞥了常亦欢一眼。
常亦欢立即表态:“这事情,你放心,绝对不可能出现在我的身上……若是有一日,我真的不行了,你务必要改嫁,好好的活下去……”
花卿影觉得他着话说得蹊跷,而且隐隐带着哀伤之意,心中别扭,待要再多问一句,对方却是已经起身。
“我先回去了。你等着我的消息,我帮你好好打听打听。另外岳父大人那皇商的差事,也不能太过敷衍了,该去岑公公那里打点,就打点一些。万事总是不要弄得太过特殊了,随波逐流就好。”
说完,常亦欢便亲昵的摸了花卿影的脸颊一下,然后就推门出去了。
花卿影脸上又是一红,却是也不觉得厌恶,只是觉得他摸过的地方格外的灼热。
承远侯府。
“见过大表舅,不知道您找晚辈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吩咐?”
蒋宏琛看着翘着二郎腿坐在上首,一副吊儿郎当模样的常亦欢,心中真是不耐烦到了极点。
然而这是在承远侯府,他便是有千万分的不悦,也不敢表现出来。
他只能用一种平静的恭顺,来掩饰内心的不甘。
“大外甥啊,你这来了府里都好几天了,也不见你过来给我问安,我这心里自然不是滋味儿。你也知道的,咱们都是旧相识了,在通州那是有过交情的。怎么到了京城,你反而一副陌生的模样?实在是让我心寒啊!”
常亦欢这种毫不在意的自来熟,让蒋宏琛心里膈应。
但是他却丝毫没有表现在脸上:“大表舅贵人事忙,我怎么敢轻易过来打扰?再者说,眼看着春闱就要到了,我学问又生疏,又没有经验,自然是要听了夫人的吩咐,跟着小表舅好好学习的。不想,却是冷落了大表舅,实在是我的罪过。”
这话说得十分圆滑。
既说明他同常亦成亲近乃是因为侯爷夫人的吩咐,更是为了科考。另外一方面也含蓄的说出,之前常亦欢被禁足,他就想见,也见不到的。
常亦欢微微一笑:“大外甥果然还是这么伶牙俐齿的!想必这一次你说一定会金榜题名的!”
听他说起这个,蒋宏琛的表情却是颇为微妙。
本来,他在到京城之前,是十分自信的,并且笃定自己一定能够名列前茅,甚至于得个三甲。然而见了常亦成之后,他的信心却是被击得粉碎。
且不说,常亦成是自小由名师开蒙,又追随着多位名家大师学习,这眼界和心胸都不是寻常人能够比得了的,但只说,这位小他许多的小表舅的阅读量和对古籍典故的理解,都要比他深刻得多。
只是不知道,这京城之中的名士,是否都是这么个水平?如果真是如此,只怕他这一次是没有任何的指望了!
蒋宏琛咬了咬下唇,强笑着回答常亦欢的提问:“晚辈不过是井底之蛙,怎么能够比得上小表舅的高才。这一次也不过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而已,若是说什么金榜题名,那是断然不敢的。”
“切……你提他干什么?他最是个书呆子,活了这么大,除了读书,就是读书,其他的一概不知,算是什么男人?想起来就扫兴。”常亦欢毫不掩饰对于这个异母弟弟的厌恶。
蒋宏琛来京城之前,就曾经听自己的母亲说过,这承远侯那些不可言说的秘密。尤其是韩氏同常亦欢之间的微妙关系,更是耐人寻味。
所以,他自然也不会对对方这一番言论表示如何的惊讶了。
“大表舅,您若是没事儿,那晚辈就继续去读书了。”
蒋宏琛实在是没有心情和他在这里扯闲皮,急于离开。
常亦欢却是招了招手,神秘兮兮的说道:“大外甥你过来。我有事情,找你说一说。”
蒋宏琛见他这副模样,心里厌恶,但是也不敢不过去,便就走近了几步。
常亦欢却是一把将人拉到了自己的身边,用极其低的声音说道:“大外甥,你可想要一步登天,金榜题名?”
“大表舅,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蒋宏琛觉得常亦欢这分明是话里有话。他的心砰砰乱跳,一时之间突然有了一个十分荒唐的想法。
“没什么意思。我只问你,想不想!”常亦欢斜睨了对方一眼。
蒋宏琛心跳的越来越快,却是不由自主的点头:“自然是想的。”
这话说完,他就有几分后悔,然而话一出口,自然是收不回来了。
“我讨厌常亦成。也不想让他独占鳌头,更加不希望他得个什么状元、榜眼的,来碍我的眼。你可明白我的意思吗?”
常亦欢拽住蒋宏琛的衣领子,恶狠狠的说道。
蒋宏琛费力的点点头。
“如果,让他去得这个什么状元,那还不如送给你!起码我的心里不会那么难受!”
蒋宏琛的头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怔忪的看着常亦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你知道本届的主考官是谁?副考官又是谁?”
“是当朝的太子与三皇子!”这是早就定下来的事情了,自然是没有什么可值得奇怪的。
“那你又知道这考题是谁出的吗?这一连考三场的题目,又是怎么弄出来的,你可明白吗?”
常亦欢的话题越来越惊世骇俗,蒋宏琛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滞了。围介丰巴。
他哑着嗓子说道:“不,不明白。”
“那我今日就来告诉你,这考题是早就出好了,封存在皇宫大内的!”


 第184章 密谈

这些事情,蒋宏琛虽然之前影影绰绰的听别人提起过,但是却没有什么确切的答案。
这一次,他才算是彻底明白了。
“大表舅,您,您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要告诉你。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肯定不能保证绝对的保密。这题目既然是皇上出的,自然而然的,他也不能是凭空想出来的,对吧?所以,他肯定是要看看书。才能找到灵感的。”
常亦欢挑了挑眉梢。
蒋宏琛觉得自己的心跳都要停止了。
他这是在暗示什么?
暗示他能够帮助自己提前知道考试题目吗?
可是他为什么这么做?
难道就是为了要杀一杀异母弟弟的威风而已吗?
蒋宏琛不相信。
“你是知道的。世上没有那天上掉馅饼的美事。想要得到,总要先去付出的。如今三皇子在宫中也是艰难,尤其是身边没有个知心得力的人能够辅佐,也甚是烦心。这一次,若是再让太子或者是陈贵妃那边的人拔了头筹,只怕三皇子就越发难以自处了。”
常亦欢的这一番话倒是说得合情合理,让蒋宏琛心中的疑惑去了大半。
然而,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这等好事会落到了他的头上——这也未免太过幸运了吧?
“说实在的。便是真的有办法,也不能满大街的随意找人!我总要找一个自己信得过的,最起码是知根知底的人才行。我想来想去,便想到了你。不管则怎么说,你我总是旧识。而且……”常亦欢故意顿了顿,“我知道。你是想要出人头地的,而且非常的急切!”
蒋宏琛躬身深深的鞠了一个躬,恭敬的说道:“大表舅若是肯给晚辈这个机会,晚辈必然结草衔环。涌泉相报!”
这样的机会不是人人都有的,更不是时时都有的,他不能迟疑,绝对不能迟疑!
常亦欢满意的点点头:“你很好。我想,三皇子也会满意的!只是,如今这确切的消息也并没有传递出来。而且,便是传递出来了,只怕数量也不会少。只怕至少要有十数个。到时候,只怕你也是要点灯熬油,才能有所建树了。你可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