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花影压重门-第7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知道,你是最爱干净的,衣裳是每天必要换一套的新的,若是赶上了夏日,还要早上和午后各换一套。”
“我知道,你的肠胃不好,每天的米饭都必须用软糯的碧梗米而且要多煮一刻钟,否则你吃了就难免胃痛。”
“我知道,你最怕冷,每年过了十月份,就要在屋子里摆了炭盆子。可是你又怕别人说太娇贵,所以必须要用闻不到一丝儿烟味儿的银丝碳。”
“我知道,你最爱读的书,都摆在你的左手边,按照笔画从左到右排列。你最爱做笔记,可是又每每总是想到什么便随意写在纸上,有时候总是找不到。所以我总是偷偷的帮着你誊写在干净的纸张上,放在桌子上,等你翻阅。”
花卿影进入了牢房之中,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里,淡淡的叙述着。
蒋宏琛经过了这几日非人的折磨,早已经不似之前的玉树临风,反而变成了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
他被那狱卒猛力的一打,腹部疼得抽搐,只是疼得想要呕吐。因此,最开始的时候,他压根没有留意有人走了进来。
等到听见花卿影那娓娓道来的声音,他却是觉得腹部的疼痛带来的冲击,都比不上这几句普普通通的话让他胆战心惊。
他觉得背心发凉,心里发寒,好像每一根汗毛都竖了起来。
没错,这的确都是他在生活中的小细节,而且每一桩每一件都说得完全正确。
可是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害怕。
花卿影和他做夫妻不过是数个月的功夫,而且两个人几乎没有在一起生活过,她是如何知道他这些生活习惯的?
而且还是知道得如此清楚!
最可怕的是,她说帮他誊写笔记?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他从来就没有让她进过自己的书房!
她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又为何言辞凿凿,仿佛如同身临其境一般?
若是不是他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几乎就要认为他和眼前的这个人是曾经和他生活过五七八年的老夫老妻了!
“你,你,你来做什么?你又在胡说什么?”
蒋宏琛强撑着身体起来,坐在一旁穿着粗气。
他的脸孔上同样都是污泥,还有一些又青又紫的伤痕。
花卿影突然就笑了,声音如同出谷黄莺一般:“我?我当然是来看你的啊……你我好歹也是夫妻一场,你遭了这么大的罪,我怎么能不来看看你?”
蒋宏琛恶狠狠的说道:“你少来这套。猫哭耗子假慈悲!你是来看我的笑话的,对吧!”
“你瞧,咱们之间还有那个赌约呢!我便是为了这个也得来看看你啊!”花卿影慢慢逼近蒋宏琛,却是锵的一声,拔出了那把锋利的匕首。
蒋宏琛觉得一道阴影遮盖住自己,让他本就不怎么清晰的视线,变得更加模糊。
“你别过来!你赢了!你赢了!”
蒋宏琛生怕这女人丧心病狂伤了自己,急忙软了口气。
“你别怕,我费尽心机送你进来,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让你死了呢?那你如何能尝一尝我当初呆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的美妙滋味?”花卿影眯着眼睛,掀起来脸上的面纱,一双眸子直直的盯着蒋宏琛。
蒋宏城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只觉得好似有两道锋利的视线定在自己脸上,甚至划破了他的脸皮。
“你说什么?你送我进来?”
“对啊,正是我送你进来的……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什么都没有,什么都失去!让你的尊严不复存在,让你的骄傲变成烂泥!”
花卿影依旧在笑,就仿佛是在对请人叙述爱慕和痴情。
蒋宏琛惊呆了。
“你,你,你这个疯子!来人!她是疯子!她是疯子!”
蒋宏琛不知道她说得是真是假,可是他觉得害怕。
他本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这两日是又冷又渴,食不果腹,如今更是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花卿影手里那把匕首,就这么突然掉落,正正好好的扎在了蒋宏琛的右脚上!
“啊!”
他发出了一声惨叫!
“疼吗?疼吗?”
花卿影一边问,一边拔出了那把匕首,又扎在了蒋宏琛的右手臂上!
那手臂上顿时多了一个血窟窿,血流如注!
蒋宏城再一次发出尖叫,他用尽全力想要推开花卿影,想要远离这个疯子,可是却不想,花卿影又一刀,捅在了他的左侧肩膀上。
蒋宏琛两个胳膊都受了伤,根本无力抵抗,只能是发疯了一样的惨叫和扭动身体。
然而花卿影压根不理睬他,只是不停的将匕首扎在他的身上,可是却又巧妙的避开了要害——让他疼,却又不让他死。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蒋宏琛身上布满了血窟窿,奄奄一息,却又偏偏死不了。
“你……你……不是……人……你是,是鬼!”
“没错,我就是从地狱里爬回来的恶鬼……”花卿影将手里的匕首重新放回到鞘里。
蹲下身体,静静的看着蒋宏琛:“你知道你为什么会和常亦成的卷子一样吗?因为你背的那份写好的开题策论,本来就和是常亦成写的。”
这怎么可能?
蒋宏琛眼中流露出不可思议和错愕。
“那份策论是我抄写出来,让人交给你的。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常亦成会写出什么东西来吗?”
蒋宏琛已经彻底心胆俱裂。
“因为我是活过一次的人,现在不过是重新再活一次。目的就是为了让你没法活!”


 第194章 皇后的心思

“谢谢你!”
花卿影将那把占满了鲜血的匕首送回到了常亦欢的手上。
常亦欢怔忪的看了她一眼,却是没有说话。
“你不想问问什么?比如,我为什么要这么恨他。”
“那你现在还恨吗?”
“不恨了。因为我知道他从今以后就要变成世间最卑微的蝼蚁,被人利用,被人践踏。”
“卿卿,其实最好的报复。不是让他过得如同猪狗,而是你自己活得胜似神仙!”
花卿影一愣,想要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
“鬼!鬼!有鬼啊!抓鬼啊!”
“常亦欢,常亦欢你陷害我,陷害我!”
“花卿影。花卿影,你不是人,你是鬼!你是鬼!”
蒋宏琛疯狂的叫喊在背后响起。
两个人之间有些奇异的气氛也因此被打破。
“我去锁门,咱们也离开这里吧。阴气太重,对你身体不好。”
花卿影这才发现,常亦欢的脸色有些难看,表现得也不如刚才那般自在。
难道说,他刚才对鲁乾坤那般的洒脱,都是刻意伪装的?
其实。他不知道为什么也有些不喜欢这里?
两个人离开之后,那离蒋宏琛牢房隔了大概三个牢房的一个门突然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一个人!
常亦欢领着花卿影走出了大牢,那本来惨淡的阳光也突然变得热烈而温暖起来。
去了那样的地方再出来,大概总是会让人有种劫后重生的感觉。
鲁乾坤就站在外面,看见两个人出来了,急忙迎了过去。
常亦欢将钥匙扔回给了他。
“我方才对那蒋宏琛审问了一番。我瞧着他似乎是有些神志不清了。一会儿说见鬼了,一会儿又说是我陷害他。”常亦欢瞥了鲁乾坤一眼,“老鲁啊,你该不会将他这些疯言疯语也当成是供词记录在案吧?”
“世子说笑了。这些东西,下官还是懂得分辨的。不过,下官觉得。今日虽然是您一片好意,想要帮着下官审问人犯。但是还是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了。免得有人乱嚼舌头根子,说您逾矩了。”鲁乾坤一本正经的说道。
“到底是鲁大人老成持重,今日也是我鲁莽了。因为舍弟被人连累,家中父母心急如焚,所以才急于想要问出个究竟,没想到,给您添麻烦了。”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得就像是真的一样,乍一看,还真的以为是一位心疼弟弟的哥哥和一位秉公办事的官员。
“既然如此,今日就叨扰鲁大人了。还请您务必好好关照舍弟。在下就先告辞了。”
说完,常亦欢一拱手,便带着花卿影一路离开了。
那狱卒从一边钻出来,凑到鲁大人的耳边说道:“大人,您瞧……那女子的裙子上。好像是溅了血迹……这……”
“闭上你的嘴!你这双眼睛就该挖出来才好!”他把钥匙塞到对方手里,又打了一巴掌,“关好你的嘴!今日的事情,一个字也不许说出去!”
那狱卒捂着发疼的脸颊,赶忙点头。
鲁乾坤从大牢里出来,却是没有到前堂,反而去了后衙,那里坐着一个宫女打扮的女子。
“玲珑姑娘……”
“鲁大人,今日麻烦您了。”
“姑娘,方才您在另外一间牢房里都听清楚了?”鲁乾坤搓了搓手掌,有些忐忑。
“距离虽然有些远,也听不清那女子和姓蒋的对话,不过,世子和她的话倒是听得一清二楚了。”玲珑依旧是面无表情。
“这……既然如此,可是能够同皇后娘娘交差了?您是否听到了有用的内容?”鲁乾坤生怕没有完成好皇后交代的任务。
玲珑沉吟了片刻,说道:“有用还是无用,不是我这个做奴婢的能够判断的。一切还得看娘娘定夺。”
说完,她站起身,恭敬的行了个礼,然后告辞离开。
鲁乾坤忍不住摇摇头,也有些弄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了。
先是成亲王来交代,说是承远侯世子要来牢房探望弟弟。
随后,皇后娘娘又发话,让宫女玲珑在常亦欢来的那一天要负责探听世子所作所为。
可是等常亦欢来了,却是要去看蒋宏琛,这还不说,又带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过来。
并且,还要求让他回避。
这一来二去的,怎么变成是皇后要监视常亦欢了呢?
这究竟是皇后的意思,还是成亲王的意思呢?
“哦?你是说,常亦欢领着去牢房的女人也叫花卿影?竟然和拿人交代给本宫的同名同姓?”
皇后意味深长的问道。
“正是如此。只是,这两人究竟是同一个人,还是只是巧合,奴婢实在不得而知。牢房太过阴暗,那女子又戴了面纱,看不清面目。不过,那身形和体态,的确是极其相似的。”玲珑一五一十的说道。
皇后满意的点点头:“你做得很好。其他的事情,本宫在想法子找机会确定吧。”
她话锋一转,又问道:“可是见到你的弟弟了?”
“见到了。多谢娘娘的恩典!”玲珑急忙谢恩。
“见到了就好。你放心吧,终究有一天,会让你弟弟回到你的身边的。”皇后出人意料的给了玲珑一个承诺。
玲珑却是丝毫不敢造次:“娘娘,弟弟很好。奴婢觉得,没有必要让他非得回到奴婢的身边。只要能够为娘娘做事,无论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皇后终究是露出了一个真心的笑容:“好孩子,若是人人都像你一样,只怕本宫也不至于如此的劳心劳力了。”
“这都是娘娘的教导,奴婢不过是您让奴婢做什么,奴婢就做什么。”玲珑不管皇后如何说话,始终将自己摆在了一个无比的卑微的地位。
“听说户部侍郎出缺了。你可打听到了,皇上有意让谁接管吗?”皇后问道。
“娘娘,龙乾宫的小宫女惠儿说,最近听见皇上总是提起什么崔大人,崔大人的,而且还找了户部尚书来商量的。不知道,是不是……”玲珑不愧名字为玲珑,为人手段颇高,又长袖善舞,帮着皇后在宫中布置了不少的眼线。
“崔大人?崔大人?哪个崔大人?”
“启禀娘娘,成亲王求见!”门外响起宫女的通传。
皇后面上一喜,心道,正愁着不知道是哪个崔大人呢,儿子就来了!
“快让进来吧!”围扑余扛。
她赶紧给玲珑使了个眼色。
玲珑会意,便要退下去,却不想正好和进门的楚云景撞了个正脸。
楚云景皱了皱眉头,看着她匆匆行礼,又匆匆离开了。
“这丫头总觉得阴沉得不得了。母后,您身边放这么个人,难道不觉得碍眼吗?”楚云景和皇后行礼之后,有些小抱怨。
“你懂什么!这宫里,花言巧语的人多,缺的却是这种踏实肯干的。本宫是一日也离不开玲珑的。”皇后很是回护玲珑。
楚云景摇摇头,感到不理解,却也不敢多说什么:“母后,今日身体可还好,吃饭可香甜?”
“哎呀呀,你是将本宫当成了小孩子不成?你放心!母后的身体好得不得了。倒是你应该多注意身子。”
母子两个,互相关心了一番之后,就进入了正题。
“崔大人?您是说,从父皇那边透出消息来,说是下一任的户部侍郎可能是崔大人?”楚云景问道。
“正是!只是母后这边一时也蒙住了,想不出这京城有哪位崔大人是官职相当又风评出色的。倒是有些为难。”皇后终究不是前朝众人,对于那些官员不见得如何的了解。
楚云景一开始也是一头雾水,可是后来才恍然大悟:“母后,只怕那位崔大人并不是京官,而是外放多年即将卸任回京的那位崔大人!”
“崔云之!?”
皇后经过这细细一想,也是禁不住点头:“你说得不错。这崔凯外放了十几年,在任上倒是都风平浪静的,而且据说百姓的评价也很高?难道说这次回京,他是要高升了?”
楚云景说道:“这……父皇的心思也难猜。这崔凯可是一向是太子那边的人,若是真的到了户部,只怕咱们就不好办了。毕竟户部才是钱袋子。那户部尚书又是个油盐不进的老顽固,这么多念,也没能让谁给说动了,只是一心一意的要当个什么纯臣。这么一来,倒是也只能从户部侍郎下手了。现在有了这么个机会,只怕是各处都死死的盯着呢!太子那边若是知道了这个消息,只怕是要欣喜若狂了。”
“那崔云之是个什么背景?难道就是那么忠心于太子吗?这本宫倒是有些不相信呢!”皇后看了儿子一眼,觉得不可思议。
“崔云之……崔云之……”楚云景想到这个名字,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他的儿子——崔凯!


 第195章 父子决裂

“崔云之?本宫倒是听说他有一子一女,只是不知道如今可是曾经婚配?”
皇后的心目中,笼络一个人最好的办法,无异于联姻。
“这,儿臣不知。”
楚云景多少有些心虚。围余阵亡。
那崔凯的事情,别人不知道。他和常亦欢却是心里明白。
那小子虽然了捡了一条命,但是只怕也是半死不活。
若是知道有一天,居然有用到那崔云之的时候,他大约不会因为一时的意气之争而下毒手伤了崔凯了。
只是那花卿影是常亦欢心尖尖上的人,就算是他不动手,常亦欢也绝对不会轻易饶了崔凯的。
却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能够稍微弥补?
皇后不知道儿子心中的想法。只以为他是在思索如何拉拢崔云之。
楚云景本也是在出神,却冷不防听见皇后问道:“说起这件事情,本宫倒是想要问问你,那郑姑娘……你觉得如何?那样的家世和容貌,可是百里挑一的。”
“母后……”楚云景皱了皱眉头,“儿臣如今对于这等事情,实在是没有兴趣。而今,朝堂上一片纷乱,正是各自划分势力范围的时候。儿臣若是将时间和精力都用在选妃上,只怕是得不偿失。再者,那郑姑娘,喜怒皆形于色,不知自持稳重为何物,儿臣觉得这样的性格不适合做成亲王妃。”
皇后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你总是这么说。从十五岁说到了二十岁。而今都已经是二十二岁了,难道还要继续推脱吗?正所谓成家立业,你若是总这般单身,只怕你父皇也会觉得你不够稳重。”
“母后,迟迟再说吧。儿臣对于女色……”楚云景欲言又止。
皇后虽然心中不悦,但是到底是不想当着儿子的面起什么争执,也便随着他去了。
“还有一件事情,我也要问问你。那承远侯家的二少爷……如何了?这两天。倒是总看见陈妃上蹿下跳,到处忙着解救。”
楚云景摇摇头:“这次的事情,谁也救不了常亦成。父皇本就有心要惩治一下官场的不正之风。这次的事情虽然和那些官员未必扯得上什么关系。但是却是为了杀鸡儆猴给他们看的。更何况,依着承远侯在父皇心中的地位,他都没有亲自过来求情,您便可以知道,这次到底是个什么风向了!”
“本宫也明白,那陈妃不过是为了做样子给成员侯夫人看,生怕失去了这个有力的扶持,也是惺惺作态罢了。不过,也可以看得出,她的确是十分的在乎承远侯这一家子了。”皇后心中有了些盘算。
“母后,为今之计,当务之急倒是将常亦欢的世子名分早日确定了,否则若是将来有了什么变数,只怕……得利的是陈贵妃。”
皇后听了这话,却是冷笑:“承远侯一共只有两个儿子。那常亦欢虽然纨绔,然而总算是清清白白,早先虽然名声差了一些,但是也没有什么过分的恶行。那二少爷的确是学问好,可是这一次,闹出了这种事情……前程算是毁了。除非承远侯是疯了,否则怎么可能选他做世子!”
皇后心想,常亦成闹了这么一出,倒是一劳永逸的解决了许多的问题。
真也算是人算不如天算了。
皇后和楚云景倾谈了一阵子之后,便打发了儿子离开了。
然而,她因为之前和玲珑以及楚云景的谈话,内心已经做了一个决定。
常亦欢送了花卿影回家之后,就独自回了承远侯府。
如今承远侯府里,可谓是愁云惨淡。
韩氏每日以泪洗面,哭哭啼啼,而蒋月儿则是跟在韩氏的身边,同样哭闹不休。
两个人你方哭罢,我又哭了起来,简直是凄风残雨,令人心中烦乱。
承远侯日日被夫人缠着要他去宫中求情,已经是不堪其扰,最终只能是躲进了自己的书房,连门都不敢出。
常亦欢对于这种局面,自然是冷眼旁观。
他这边刚进了大门,那边却有人过来拦住他,说是侯爷有请。
常亦欢心中暗自冷笑,却依然还是乖乖的跟着那人去了。
“父亲。您特意找我过来,有什么事?”
承远侯抬眼开了常亦欢一眼,点点头:“你且坐下。为父有事情要问你。”
常亦欢坐下之后,父子两人之间便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你弟弟的事情,你怎么想?”到底是承远侯先开了口。
“父亲这话问的奇怪。什么叫我怎么想?我怎么想又能如何?此事,并非是儿子能够改变的。”
承远侯见常亦欢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心中难免有气,一拍桌子,呵斥道:“你为何如此的无情无义!那是你的亲弟弟,难道你就不能有点当哥哥的担当吗?”
“担当?哥哥的担当?您觉得我应该如何的担当?”常亦欢的声音已经有些发凉。
“你可是去宫里问一问成亲王,试探一些皇上的真实想法,也可以求见皇后娘娘,让她帮着给你弟弟求情。如今陈贵妃到处奔走,却也没有结果……咱们自家人竟然能够一点儿力都不出吗?”
承远侯说得道貌岸然,然而常亦欢却是笑了。
而且笑得特别欢快,特别猖狂。
“哈哈哈……哈哈哈……父亲,父亲,……您真是太有趣了!”
“放肆!你怎么敢对为父如此的无礼?难道为父说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承远侯对于常亦欢的态度极其的不满。
“父亲,没有别的,我只问您一件事情。若是今日被打入监牢的是我,您可会让弟弟入宫去和那八皇子试探,可会让夫人去求了陈贵妃为我求情?”
常亦欢一句话将承远侯想好了的千言万语都噎了回去。
“父亲,您为何不回答儿子?您会吗?若是您现在扪心自问,能说个会字,那儿子现在二话不说,立马进宫!”常亦欢那张俊朗的脸上带着冷漠。
承远侯沉默了许久,方才说道:“你弟弟……和你不一样。他自小就是心高气傲,从来就没有受过这种委屈,而且他才学出众,却偏偏别人指责是考场舞弊,你让他怎么能够心平气和?父亲是怕他会想不开……”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以前儿子一直都不明白,您到底是怎么想的,现在我明白了。正因为儿子受惯了委屈,所以就算是受了委屈也没关系。正因为儿子平时就纨绔得出了名,所以也不必要什么廉耻和名声?对不对?您就没有想过,如果儿子去找成亲王,他若看出我的意图,能不对我起疑心?皇后那更是同陈妃多有积怨,我贸贸然去求情,难道就不会被责怪?”
常亦欢语气一变,厉声说道:“儿子不说,并不代表心里不委屈,儿子洒脱,并不代表就真的不在乎!弟弟的尊严是尊严,儿子的尊严就可以随意践踏?弟弟进了监牢,自有您操劳,更有夫人担心,我又何苦多此一举!”
承远侯从来都认为常亦欢是个满不在乎,甚至不学无术的人,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他想要反驳,却是无从说起。
因为常亦欢说的每一句话,都说到了他的心里,也刻意说是戳破了他虚伪的伪装。
“放肆!你这个逆子!难道为了你的弟弟做出这么一点点的牺牲,你都不肯吗?你算是什么东西!简直是猪狗不如!”承远侯只能是用愤怒掩饰内心的慌张。
常亦欢似乎是早就看清楚了父亲的嘴脸,只不过这一次是更加清楚和确定了。
他不由得冷笑,他的这个父亲,真是从头到尾都没有让他失望过。
都说人心是偏的,可是像这种,偏到了脚后跟的,也可以算得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他深深吐出了一口浊气,慢慢站起身,尽量平静的说道:“父亲大人。我还是告辞了。至于弟弟的事情,我人微言轻,实在是无能为力。”
“滚!你给我滚!”
常亦欢不以为然的嗤笑了一声:“那儿子就告退了。”
常亦欢这边厢和父亲不欢而散,他却不知道,花卿影此刻也正面对着异常惊恐的局面。
“你,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紫瑶将花卿影护在了身后。她看着面前几个面白无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