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花影压重门-第8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他话音一落,突然有人冷哼了一声,说道:“世子何苦装腔作势的欺瞒?那出了问题,连累了侯爷的商人分明就是花强,也就是那花卿影的亲爹!您便是再遮掩,也是没法改变这个事实的!”
常亦欢皱着眉头转身,却发现那说话的居然是蒋月儿。
他冷冷的一笑:“我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承远侯府家里的事情,也能让外人掺合了?夫人,这是不是有些不妥当?这位姑娘,应该不是咱们侯府的人吧?却是为何此时在这里?真是荒唐!”
蒋月儿气得倒仰。
常亦欢话里话外的意思,分明就是说他压根不认识蒋月儿,而蒋月儿更加不应该开口!
蒋月儿咬碎了一口银牙,心中却是大骂花卿影贱人不要脸。她心中本就是对常亦欢存着那么三分说不得的心思,偏常亦欢对他冷若冰霜,如此一来,她愈发的将所有的怨恨都发泄在了花卿影的身上。
“世子何必和个姑娘过不去?月儿也是可怜,他哥哥和成儿一同入了刑部大牢,如今生死未卜,如今若不是她日日陪伴我,只怕我早就熬不过去了。没想到,现在侯爷又……我真是……”韩氏说着说着就又哽咽起来。
“夫人,你说话怎地如此不谨慎?父亲如今好好的坐在这里,而皇上也不过是让他出城查探罢了,又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你怎么说得如此悲伤?我劝你还是不要如此悲观,否则不吉利!”常亦欢一点儿也没惯着韩氏。
韩氏的哽咽戛然而止,歉然而惶恐的看着承远侯:“侯爷,妾身,真的不是那个意思!”
“罢了罢了!我都明白!”承远侯无意去看儿子和继母之间的争吵,他摆了摆手,“我今日叫了你过来,不过是想要告诉你一声,多关注一下你弟弟那边的动静。我这么一走,却不知道几天能够回来。若是刑部有个什么说法,你务必要抓紧疏通和打听,尽快将你弟弟救出来才是!”
常亦欢听了这话,也没有啰嗦,痛快的点点头。
承远侯终究是起身,看着这一屋子的愁云惨淡,心里也是憋闷不已,摇摇头,背着手离开了。
“父亲,你一路小心。”
常亦欢拱手送行。
这时候,韩氏和那些姬妾才纷纷起身,簇拥着上前,送了承远侯离开。
花府。
“爹啊,这事情好像有点闹大了。”
花成君躲在车子里,瞧着外面的情况,又回头对父亲和姐姐说道。
父子三人得了消息,到了这城门口查看情况,却发现这出城门的居然是一支部队,而且都是甲胄在身,气质剽悍之辈,一看就是久经战场之人。
“顺天府尹说今天有人出城查看咱们家遭遇匈奴劫匪之事,没想到竟然派的是承远侯这等人物?”花卿影掀起来另一边的帘子,却看见一片漆黑色上面书着“常”字的大旗。
在京城,敢于如此纵马驰骋,又能打出自己名号帅旗的,除了承远侯还有谁呢?
“嗯,这样也不是什么坏事,若是能够查出那些无耻劫匪,自然是最好了!”花强却是稳坐如泰山。
“父亲说的对。这样当然是好,只是女儿怕承远侯乃是久经沙场的战将,对于杀敌自然是擅长,可是若是查案,恐怕就未必在行了。”花卿影这话说得有些奇怪。
花成君却是松了一口气。
“不在行就好,不在行就好。”围妖鸟技。
“胡说八道!你就不能稍微内敛一些!”花强瞪了儿子一眼。
花成君有些讪讪的扭头,继续往外张望,掩饰自己的尴尬。
“爹,爹!你快看,那是谁!”
花强气恼儿子大惊小怪,刚要拍儿子脑袋一下,却是从缝隙里瞧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纵马而过。
虽然是一闪而过,但是他实在是恨毒了那个王八蛋,对方便是化成灰了,他也是认识的。
“怎么了?”
花卿影却是没有看清,禁不住去问父亲。
“蒋平那老东西来京城了?他来干什么?”
花卿影立刻便明白,只怕这是蒋平进京帮着自己的儿子斡旋来了。
因为科场舞弊乃是大案,但是皇上却是因为牵扯到了承远侯之子,有意低调处理,所以寻常百姓是不得而知的。花强自然是不知道,蒋平为何要入京了。
“那老匹夫,无缘无故在这个时候只身入京?倒是有些蹊跷!”
花强对于蒋平实在是又恨又忌惮——蒋氏父子大面上看有些不一样,可是本质上都是自私无耻又道貌岸然的人,若是没有原因,他是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候入京的。
“走,咱们先回家去。那老匹夫只怕来者不善。”蒋平拍了拍车厢壁。
花卿影有心将事情的真相和花强说一说,但是又真的是无从说起。
毕竟那样的事情,怎么可能是她一个平头百姓能知道的呢?
之前皇后的事情,也是费了好大的功夫,才让花强勉强相信了那种说法。
如今,皇后却是出乎意料的迟迟没有下旨意,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呢?


 第202章 上巳节

花卿影心里倒是未必见得如何的期待皇后的这份恩宠,只是万事反常即妖。既然皇后是个言出必行的人,那么她的旨意迟迟不下,就意味着可能出现了问题。
“爹爹,这天都开春了,却不知道咱们家的生意如何了?”花卿影想着无事。便和父亲攀谈起来。
花强心里装着蒋平的事情,自然是有些心绪烦乱,皱着眉头说道:“嗯,宫里的差事,不过是做个样子罢了。大头还都是让姓刘的那一家子把持着。我寻思着,到底是强龙难压地头蛇。咱们也不好在这个问题上,和人家争什么。这一次,我都是借着机会,便和那岑公公告了假了。”
“也好。都说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咱们在通州就已经是太过显眼了。到了京城倒是低调些好。还有一事,我还得和爹爹你说说。”花卿影想了想说道,“咱们最好还是不要在京城置办什么产业了。总之皇商不过是采买的差事,其实就是个中间商罢了。若是买了那么多的产业,将来不好处置。”
她之所以这么说。不过还是因为担心几年之后的匈奴攻城之乱罢了。那时候城里不但是十室九空,而且大部分的房屋店舍都被损毁,而这些损毁,国家是不会负责赔偿的,倒是让那些店家和商人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倒不如,现在就不要主动去置办这些,反而到时候还能好脱身,不至于有太大的牵挂。
“你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花强禁不住点点头,“只不过若是真的一间都不买,人家也会议论,说咱们无心于皇商的差事,并不准备在京城长住呢!”
花卿影一愣。
她到底是因为前世经历的种种有些矫枉过正了。的确是如同花强所说的那样。水至清则无鱼。他们家太干净了,人家也要议论的。
“好在这一次。倒是甩掉了不少的包袱……咱们现在剩下的,在京城里也不是如何的显眼了。只怕也没人盯着咱们看了。”花强话里有话。
花卿影听了,不过是微微一笑,没有作声。
花成君在一旁听父亲和姐姐打哑谜。甚是无聊,他只能是趴在窗口,往外面看风景。
“诶,姐姐,姐姐,不对啊。”他突然又扯着嗓子喊道。
“你今儿是怎么了?怎么往外面看,就要大惊小怪的。”花卿影把弟弟拽了回来。
“不不。不是。姐姐你看看,外面那一家子可是姓穆的那伙人吗?我瞧着怎么像是呢!”花成君赶忙拍了拍车厢。又叫道:“停车,赶紧停车!”
花卿影皱了皱眉头,面露不悦之色。
那穆太太和穆承祖都不知道是谁故意派来预备着要暗算他们一家子的。在普渡寺里的那一出,差点害了她的性命,又将本意隐瞒身份的一心大师也给牵扯进来了。
这母子两个做出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刻意结交魏氏,结果却是包藏祸心,果然是恁的可恶。
然而,当她真的向着花成君指的方向看去的时候,却还是愣住了。
那街边的确是站了一男一女,那模样隐约瞧着也真的像是穆家母子,可是那一身打扮,分明就是两个乞丐啊!
如此的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哪里还是之前那副富贵模样?
“这……这是怎地的了?分明之前不是还……怎么突然就……”花卿影急忙去看花强,可是很明显,花强也是十分的惊讶。
“这,我也是不知道。只知道,他们家今年丢了内务府的差事,可是也不至于沦落到这等地步吧?这也太奇怪了吧?”
花成君撇着嘴说道:“呸!真是老天有眼!活该!这样不要脸的人,活该沦落到这种地步!”
花强和花卿影对视一眼,都觉得这事情肯定是另有蹊跷。
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那穆家好歹也是一方豪富,虽然近年也是不比从前了,但是也不至于就到了要沿街乞讨的地步吧?
“罢了。都是别人家的热闹,咱们何苦去看?”花卿影冷冷的说道。
花成君却是跃跃欲试:“我倒是想要过去看看!”说着就要下马车。
花卿影将他一把扯住:“你别胡闹!现在不是你瞎闹的时候。还是快些回家是正事!”
“听你姐姐的话。别弄没用的事情!”花强也板着脸孔呵斥。
花成君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又坐了回去。
等到父子三人回家之后,却是发现门口停了一顶轿子。这轿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着实有些奇怪。
而且这京城里面,除了那些为官之人,寻常人是不会坐轿子的。
三人便都一致认为,这轿子必然是附近的谁家的。
哪成想,他们进了门,却发现魏氏竟然就站在大门里面,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团团乱转。
看见他们回来了,她急忙迎了过去:“哎呀,我的祖宗们啊,你们可算是回来了。”
“你这是怎么了?怎么都跑到这里来了?出什么事情了吗?”
花卿影立马便想起来,那顶奇怪的轿子,问道:“娘,难道是咱们家来了什么人?”
“哎呀呀,可不就是吗?我都要急死了!你们几个又是都出去了。我一个人哪里应付得了呢?说是什么岑公公。又说是你们都认识的……”
魏氏话音一落,花强三人脸上都是露出了惊讶之色。
这一家子除了魏氏之外,其他人自然是都听说过岑公公是哪一位大神的。
花强立马稍微整理了一下仪容,正色说道:“卿卿,你先和你母亲和弟弟去后面稍微休息一下。我去见见岑公公。”
花卿影点点头,便扶着魏氏,边走边说:“娘,岑公公不是别人,正是内务府主管皇商这边的内侍大人。”
“啊?原来如此吗?唉,总听你父亲说起,但是我都没有注意。又何曾想到,这么一位人物,会纡尊降贵到了咱们家里呢!”
“我看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娘,咱们还是等着父亲和那岑公公谈了之后再说吧。”花卿影的直觉告诉她,这位岑公公今日过来,一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果然,魏氏母子三个焦急的瞪了大概两刻钟的时间,才看见花强皱着眉头走了进来。
“爹,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副模样?”花卿影奇怪的问道。
花强一脸的欲言又止,想了想,方才咬牙说道:“这位来了,说是过了几日便是三月初三上巳节,想要接了你入宫去参加宴会。”
“我?”花卿影自然是万分惊讶。
魏氏立马说道:“你这不是开玩笑吧?咱们不过是普通人家,何德何能入宫参加宴会?这不是荒唐吗?”
“这我又如何知道?那岑公公说了,让你精心准备一番,到时候不要失了礼仪。”想起岑公公那意味深长的眼神,和明显讨好客气的语气,花强就觉得背后生寒。
“想来是皇后娘娘的安排吧。否则,他又哪里有这个胆子来决定这种事情?我看……父亲,只怕是皇后有心要找个机会宣布那件事情?”花卿影心里笃定,皇后是要当众宣布收她作为义女。
可是问题是,有必要如此的兴师动众吗?
果然,这皇后行事的深意,她是想不明白的。
然而,事已至此,她现在能够做的,只有听从安排。
“卿卿,这算是什么呢?你又没有接受过什么礼仪的教导,到时候只怕连最基本的都不懂,若是闹了笑话倒是小事,万一得罪了什么达官贵人,可该如何是好呢?”魏氏忧心忡忡。
花强却是不以为然:“你这是杞人忧天。既然是皇后让她去了,谁敢多说什么呢?只不过,咱们家终究不是什么高门,没有那么大脑袋,却戴了那么大的帽子,只怕是要被压死的。”
“爹,娘,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件事情,从本质上来说,看得还是皇后的意思。咱们现在实在是没有什么拒绝和后悔的余地。也只能是听凭安排了。”
花卿影怕的不是什么得罪达官贵人,而是怕皇后。
这位天下至尊的女子,所思所想,都不是她能够揣摩的,她怕的就是被人利用了却不自知。
一家人难免便开始愁云惨淡起来。
而到了晚上的时候,却又有一位不速之客上门了。
“启禀花老爷,花太太,奴婢乃是我们世子派来特意给姑娘送衣裳的。”
花卿影定睛一看,这可不是什么陌生人。
可不就是十六娘吗?
想来是常亦欢知道了她要去参加宴会,却又怕她衣着不得体,失了体面,所以特意送了合适的过来。
“多谢你们家世子惦记了。”
花强自然是知道这位世子是谁了。
他忍不住看了花卿影一眼,到底还是忍住没有质问。
“还请老爷赎罪,我们世子还有安排,他要奴婢在贵府借住几日。”
十六娘始终是恭恭敬敬,让人挑不出一丝儿的毛病。围见厅才。
魏氏有些不悦的问道:“这是何意?”
“世子说了,怕姑娘不懂宫里的礼仪,因此让奴婢特来给姑娘指点一二!”


 第203章 遇见熟人

这可真是雪中送炭了。
魏氏本来就愁花卿影不懂得宫中礼仪,会无意之间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物。可是问题是他们一家子初来乍到,就连京城的情况都没有弄清楚,就更加遑论宫中的情况了。
如今十六娘毛遂自荐,魏氏自然是喜不自禁了。
她也顾不上埋怨那承远侯世子自作主张,不懂避讳了。竟然亲自过去扶起了十六娘:“那真是有劳姑娘了。敢问姑娘贵姓?我们家里粗鄙,也不知道该如何招呼您才是了。”
十六娘落落大方的站起来,说道:“太太,您不必如此的客气。奴婢夫家姓陈,但是丈夫死的早,因为在家排行十六。所以人人都叫我十六娘了。”
魏氏一听这话,见她年纪轻轻守寡,难免心中唏嘘,生声音便又和蔼了三分:“唉,姑娘果然是性情中人。倒是让我这老婆子都汗颜了。既然如此,那我就将我家的二姑娘托付给您了。只求您能让她安安稳稳的入宫,平平安安的回家便是了。”
十六娘笑了笑:“夫人放心。姑娘必然是个冰雪聪明的。一准儿没有问题的。”
她又瞧了花卿影一眼:“事情紧急,奴婢就不多客套了。便请姑娘,随着奴婢去。奴婢先给您讲一讲这宫里的大概情况如何?”围沟向技。
魏氏急忙就扯了花卿影起来:“正是,正是。就不要耽搁了。一会儿我让人将晚饭直接送去给你们。成君啊,你去吩咐一下,今日不许任何人过来打扰你姐姐!”
花卿影见魏氏如此的紧张,也不好拒绝,便领着十六娘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十六娘见只剩下了她们两个,这才又重新给花卿影行了礼,说道:“姑娘别见怪。世子也是刚知道消息,就赶忙传消息,让奴婢过来了。”
“你们世子想得周到,我真是应该好好感谢她的。”花卿影抬抬手,示意她在一旁坐下,“十六娘。你当真应该同我好好说一说,否则这怕这一次凶多吉少。”
花卿影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的说道。
十六娘思忖了片刻,方才说道:“世子让奴婢过来。主要也是防着有人提前知晓了姑娘要参加宴会,会中途使出什么手段。所以,如今要紧的,是让姑娘大致了解一下宫里面的主要情况,起码知道那些人是不能得罪的。”
“你便说吧。我能记下多少便算是多少。到时候只怕你也是不能跟着我的,一切都看我的造化了。”
花卿影前世的时候倒是也入宫几次,但是因为蒋宏琛进了官之后,却是主动将诰命求来送给了母亲韩氏。她这个正头夫人,并没有得到什么朝廷敕封的诰命。所以她也不过是大年初一,跟着韩氏入宫叩谢皇恩罢了。
基本的礼仪她是明白的,但是宫中的各种盘根错节的关系,她却是不知道了。
一则是韩氏不想让她知道,二则是她那时候全副精力都花费在了对付韩素素和挽回蒋宏琛上,哪里有时间去关心其他的事情呢?
只能说是,彼时情爱蒙住了她的心,让她变成了瞎子、聋子,什么都看不清,什么也听不见了。
“嗯,那奴婢就大致说一下,这宫里的基本情况。”十六娘清了清嗓子,说道:“当今皇上正德帝,登基已然是整整三十年了。膝下却是只有三位皇子,分别是去世的元后付氏所出的太子楚云桓,当今皇后司徒氏所出的三皇子成亲王楚云景以及陈贵妃之子六皇子淳亲王楚云昭。另外还有几位不怎么得宠的妃嫔诞下的公主三位,除了最小的九公主,已经都出嫁了。这一次,倒是不知道会不会回来参加宴会的。”
“十六娘,有件事情,我倒是想要问问,往年可是有这等因为上巳节特意开的宴会吗?”花卿影眨了眨眼睛问道。
十六娘心中赞了一句聪明,却是不说破:“并没有这等正式的宴会。多半是宫中的女眷自己乐一乐也就罢了。今年,的确是十年以来的头一遭。”
“原来如此……”花卿影心中大概有了主意,“你在说说,这宫中各位主子之间……到底是个什么关系?”
“姑娘这话问到了点子上。去世的元后,本是皇上的结发妻子,举案齐眉,也很是得宫中妃嫔的拥戴。但是十五年前,不知道为何突然得了急病去世了。后来因为当时的淑妃司徒氏人品贵重,自荣秀丽,就被皇上扶正成为了皇后,也便是如今的皇后娘娘了。至于陈贵妃,宠冠六宫,乃是多年的宠妃,如今膝下的皇子也是十五岁了。正巧便是元后去世那一年诞下的六皇子。皇后和陈贵妃之间……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明争暗斗多年无果,而宫中的低位份的妃嫔们,多数也是各自站队了。倒是有一位无子的贤妃,和元后情同姐妹,一直抚育太子,因此和太子的关系颇为密切。”十六娘说得很是详细,将宫中妃嫔们的大致情况都说了出来。
她说一些内容,花卿影便又多少提几个问题,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倒也不觉得枯燥,不知不觉,居然过了一个多时辰。
魏氏叫人将饭菜送了过来,花卿影见天色已晚,便和十六娘用了饭,又嘱咐人给十六娘安排了住处。
到了第二日一大早,十六娘又是早早的起来,便要看一看花卿影的礼仪如何。
然而出乎她的意料,在礼仪方面,花卿影几乎是没有什么可指摘的。她虽然吃惊,但是还是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和她描述各位贵人的长相、脾气秉性和忌讳上。
这么一来,日子也就过得特别快,转眼也就到了三月初三上巳节那一日。
十六娘亲自给花卿影梳了头,又服侍着她穿了衣裳,还亲自坐了马车将花卿影送到了宫门口。
“姑娘,您放心。今日世子也会入宫,若是真的有什么事情,他断然不会袖手旁观的。至于旁的人,姑娘还是能忍便忍吧。”十六娘扶着花卿影下了车马,又忍不住加了一句。
“多谢你的提点。只是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也不是我忍,便能够阻止和改变的。你放心,我见机行事便是了。”
十六娘一愣,随即苦笑着说道:“果然世子说得对。”
“他是怎么说我的?”花卿影抿着嘴笑道,“可是说我冥顽不灵?”
“不是,自然不是。世子说您最有分寸,一切都是心中有数的。”十六娘急忙解释。
“罢了,罢了。这些日子,总归是要谢谢你的。你实在是辛苦了。一会儿你回去,换了紫瑶过来等我便是。”
说话的功夫,那边就已经有领人的太监过来询问是哪一家的姑娘了。
十六娘目送着花卿影走进了宫门,这才算是放心的又回了马车上。
“敢问姑娘贵姓?”那小太监边走边问道。
花卿影轻轻回答:“小女姓花。”
“花?”那小太监没有反应过来,又再脑子里过了好几遍京城各大世家,哪里有一户姓花的呢?
“敢问姑娘贵府上在何处高就,担任何职务?”他又试探着问道。
“小女家中乃是经商之人。”花卿影不卑不亢。
可是那小太监却是差点惊得掉了下巴。
商人之女?
这样的身份哪里有资格参加宫中的宴会呢?可是方才,分明对方是经过门口的身份查验的。这也不可能让无关的人,浑水摸鱼跑进来啊!
小太监一时之间就觉得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了,也不知道到底该用一种什么态度来对待花卿影了。
于是,两人一路之上,再没有多说一句话。
“姑娘,前面就是那举行宴会的园子了。正是御花园的一角,您走过去几步就是了。咱家就不送了。”小太监态度还是很客气的。
花卿影点点头,却是从袖子里掏了一个小荷包出来,塞到了太监手里:“有劳大人了。还请您笑纳。”
那小太监捏了捏,却没有捏到什么东西,心里难免不悦,觉得这商户人家到底是上不得台面,给个赏赐都这么少。
“哪里哪里。您快去吧,咱家这就告辞了。”
说完,他便匆匆离开了。
那小太监走了几步,到底还是不死心,便又找了个没人地方,将那小荷包打开,看看究竟。
里面的确是没有银子,但是他却抽出来一张折叠的小纸,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