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双规爱情-第1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像是要打破这一气氛般,一道突兀的女声从二人中间插入:“贺大哥……啊,姐姐……”
  “哼,一个妹妹?”林瑶冬冲贺瑾一低声,贺瑾一脸色忽然暗了下来,不安的看了林瑶冬一眼,让她有些莫名,还没来得及问,程莲莲又道“贺大哥谢谢你今天载我来…我遇见我亲生父亲了,你为我高兴吗?姐姐,爸爸一直找你…如果你还生气…我可以先走……你不要让他担心了,我很担心他……”
  ‘你们可以和睦相处吧。’想到贺瑾一之前的话,林瑶冬生平第一次重重甩开了贺瑾一的手,心里翻腾起浓浓的怒火无处发泄。
  人是他带来的,他竟然能面不改色对她那么说话!他们心里,她逝去的母亲算什么……她生日宴会算什么!她的想法,重要吗?
  “我今天不要男伴!”甩下那么句话,林瑶冬踩着五厘米高跟鞋,笔直在宴会中走开,端过一杯红酒一仰而尽,几滴殷红的酒液顺着嘴角流下,划过颈脖,妖魅惑人。
  “姐姐很讨厌我吗?一直,没肯和我说一句话……”程莲莲对上贺瑾一阴郁的表情,似毫无察觉的眨眼说话。贺瑾一只好忍着怒气不再看她,见宾客都看了过来,他提高了音调大喊“林瑶冬,站住。”
  林瑶冬没理他,酒杯放在一旁又碰上了一脸笑意的唐煜,他弯着腰,右手横在胸前“四季…姑父说,今天他只会介绍三象国际大小姐,请…”
  林瑶冬同样无视了他,和他错身而过,唐煜再次围堵而上又道“今天是我们三象国际重大的日子,艾肯集团太子爷和其他所有人一样,都只能是宾客……表妹,我不想寒了你的心,可你得给我身后所有人面子,将来我才能帮亲啊……请。”
  思绪转了转,林瑶冬搭上了唐煜的手臂:“若我父亲在外有的是私生子……煜表哥,不知道,你身后人怎么想?”
  唐煜望着自己手臂上那双白皙的手,但笑不语。
  很不容易追上了林瑶冬,却见她搭上了唐煜的手臂,贺瑾一神色更为阴郁,到林瑶冬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林瑶冬你不是不要男伴吗!哟,原来你身边这男人是太监?”
  闻言,唐煜脸脸上笑意更浓,嘴角却隐隐有崩溃的迹象,熟悉的人知道他肯定是气得不轻。林瑶冬对此也是再清楚不过了。看着贺瑾一这牛气冲天的暴躁脾气,本来就不爽的心情更降了些,故意扬起温柔笑脸,语气阴阴凉凉的“呵呵,贺太子爷,我还以为您追上来是为了给我说声生日快乐呢,原来您是想在我生日宴会上表演大吵大闹活跃气氛吗。”
  一句话,损得贺瑾一面色刷的难看了下来。侧开了身子,在林瑶冬走过他时,冷笑道“行,你继续和他走,我他妈要再犯贱理你一句话我就是你孙子…”
  林瑶冬脸顿时一沉,心里骂了他一句不晓得他哪来的暴脾气,气得直接无视了他和其他人交际。很快的,第一支舞时间也到了。几乎是下意识的,林瑶冬就想看贺瑾一。刚偏头,耳边就响来唐煜的提醒“表妹,第一支舞,还是在本公司里选人吧,这也是姑父的意思…你可不是代表的一个人了。”
  “贺大哥,我想……”程莲莲靠近贺瑾一话没说完,贺瑾一就转身走了,让程莲莲计划激怒林瑶冬的想法破灭了。
  环视周围,她心里又升起莫名的格格不入的感觉,从刚才起根本就没人找她说话,没有人……所有人都用看垃圾的眼光看她,都是林瑶冬,都是林瑶冬那个贱人抢了属于她的目光。
  这样想的她,殊不知周围皆是商人,他们心思转得何等快。毒辣的眼光扫过她一身廉价白色连衣裙和普通高跟鞋,连攀谈的心思都不会有。当然,也有例外,除非……不谈生意。
  不过现下,有心想联姻的,看见她和艾肯集团太子爷似乎熟识,略有退缩。季楠远远的,就看见程莲莲那么无助的站在那,思虑了几秒,走了过去,温声邀请了她第一支舞,让她免于尴尬的境地。
  第一支舞,林瑶冬一直觉得自己被盯得发毛,暗想着是不是贺瑾一还在生气,出了两次差错,5厘米高跟鞋踩了唐煜两次,让他脸上的笑都变得扭曲了起来。
  “表妹……待会第二只舞我不会,失陪。”唐煜扭曲的笑着,松开了林瑶冬的手,夺路狂奔。
  舞池休息一会,林瑶冬寻到了一边脸色级臭的贺瑾一,端过一杯红酒放在了他面前,示意冷战该结束了。不出所料贺瑾一又用手把酒推还给了她,视线看向一边,不说一句话。林瑶冬再次把酒杯推了过去,缓声唤道“瑾一哥哥……”
  来回反复推了几次,贺瑾一才把红酒喝了,不过他仍然推过空酒杯还是不肯看林瑶冬,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一旦吵架,贺瑾一身为男生道歉也不好意思,所以林瑶冬不得不宽心一些。看着贺瑾一又是一脸别扭着,林瑶冬莫名的被萌了下,再次浅笑“和我一起跳舞吧……别生我气啦,好不好?”
  贺瑾一又别过脸,深深看了眼林瑶冬,黑眸里暗藏着些难以觉察的忧伤。最后他哼了声,玩着面前的酒杯就是不理林瑶冬。
  林瑶冬对冷战最没经验,不明白贺瑾一是怎么了,要换作平时,就算吵多大,只要他们一这样,早就和好了,何曾那么…冷淡。等了半天没反应,身边还来了唐煜带来邀请她跳第二支舞的男人,林瑶冬有些急了,最后又看了眼贺瑾一,见他依然不吭声,还冷瞪着自己,心情顿时也又不好了,转身就走。不过。刚把手搭上男人手心瞬间,她就听到贺瑾一把酒杯砸到了地上呵到“林瑶冬!”
  “我要再理你一句话我就是你孙砸~”唐煜说完就做作的哈哈假笑了起来,贺瑾一脸一黑,盯着林瑶冬搭在那男人手心上的手觉得心里难受极了,却不说话,用眼神告诉她自己很生气。
  林瑶冬无辜的眨眼,装作不理解再次背对贺瑾一。暗道,这样不把她生日宴当回事她真就要和他冷战了。
  这一转身,林瑶冬又听到身后贺瑾一的怒气腾腾的呼喊,烦躁的和身旁男人又走了两步。
  “喂,奶奶……”这敷衍意味极强的话从贺瑾一口中吐出,林瑶冬心一软,转头看到贺瑾一半垂着头做无所谓状向她伸手,可那一对耳朵都红透了,噗嗤的笑了。
  舞最后当然没跳成,林瑶冬被贺瑾一拉着四处见熟人,林航看着那情景气得咬牙说不出话。
  这小子,现在是拉着四季见A市未婚的所有少年的父母呢。

☆、【回忆篇】谶语

  林瑶冬第一部参演的电视剧《淳恋》拍摄正式完毕,下了飞机赶回A市为半年前接过的通告做准备。
  国内电视剧一般拍摄3…4月,长达6…9月的电视剧倒是不常见,林瑶冬不怕接不到戏,只怕戏路被逼死,所以早在初接《淳恋》后又接了一部搞笑电视剧《爱的狂想曲》。
  戏中,她需要饰演的一个傲娇,死宅,天然呆的女主之一。为了找感觉,林瑶冬身上穿着运动服,睡在榻榻米上整理手机邮件上经纪人发来的通告单。拍完《爱的狂想曲》,她又必须马上做另外一个通告,大公司艺人都是如此。有通告要在半年前签约。
  林瑶冬翻看了会,忽然被一张通告吸引了视线。那是个代言奢侈品鞋子的近期通告,广告酬劳比起其他品牌开得有些过低了。
  这个通告匪夷所思,全篇只有一句话,一张水晶鞋的照片。
  爱恋,钟声敲响,他会降临,替你穿上遗落的水晶鞋,你将成为他的唯一。
  ‘我要你做我贺瑾一唯一的太太。’
  想起某只少年说过的话,林瑶冬眯眼笑了,打通了经纪人红泠的电话,林瑶冬马上问道“老师,你给我的邮件里有张广告是水晶鞋对不对?我代言的话,厂商会给我水晶鞋吗?”
  “都会这样啊,等等?水晶鞋的广告?…我已经邮件给你了?……好吧,我先提醒你,那个广告酬劳不高,人气倒是容易赚。因为那是香港品牌,他们现在进军大陆的想要噱头……如果你真的想要,你应该能接到,你愿意的话,三象国际大小姐身份或许需要曝光炒作。”
  “那算了……我想要关注下鞋子,是限量发售的吗?老师你估计价位是多少?”林瑶冬顶着A市房产太子爷女友的头衔出道就已经让她备受热议,听到还需要曝光更多身份甚至加以炒作,顿时不想参加试镜了。
  “据我了解,这个品牌的箱包鞋一直是限量发行,价位我不知道,但百万应该是有的,上千万的倒也不是没有……嘛,我刚才说的也是猜测,说不准人家看你身高还行,就让你代言了呢?去试试吧,距离那个新电视剧开拍还有段时间吧,做我艺人一点勇气都没有,我可辞职了啊。”
  “那我还是去试试吧。”听到价格那么高,林瑶冬默默的想起了自己已经被冻结的卡,一阵心塞“说不定试镜的都比我矮…万一成功了呢,是吧…”
  “好!你的上部戏刚完,现在再出广告对你来说绝对是个好机会,你要加油……其他的事…如果不愿意曝光身份……填写信息表的时候,注意填写公司给你的公寓。因为是外来品牌,微博写稿不要全部交给厂商,你就说你稿子一直是由工作室负责的,让他们和你的工作室交涉。一切小心,去吧,我还要洗脸呢,我脸上面膜全干了……哦shit!有事待会说。”红泠细细嘱咐完,站起身的时候撞掉了笔记本,笔记本电池摔了出来,惹得她立马挂了电话。脸上涂着面膜让她之前没能看清自己笔记本,那封水晶鞋邮件她还尚未发出……
  ……被挂电话的林瑶冬嘴角一抽。
  为什么自己经纪人要在公司做面膜?还无所谓的告诉她…她难道要在公司走廊顶着面膜一路走到卫生间去洗脸吗!那场景想想就吓死人好吗!她做训练生的时候,红泠明明是很认真的老师啊!
  吐槽了几句,林瑶冬走到了全身镜面前,不舍的看了眼自己的长卷发,大概母亲有国外血统的缘故,她身材要比寻常女生高上些许。记忆里母亲最后的映像,就是一头漂亮的黑色长卷发,面容都回想不起。
  她以前的头发很顺,没有继承母亲的。现在这头发,是她拍戏时烫的,她也一直很喜欢。下部剧,这头发就需要拉直了,真是相当可惜。
  “怎么照都那模样,我都看腻了,你还自恋呢……”贺瑾一突然出现在门边说话,林瑶冬看见是他,惊吓之余又气恼的将脚边的抱枕踢了过去。
  踢过来的是个抱枕,贺瑾一没受什么伤,但他也被吓得不清,捂着左胸哼道“林瑶冬,你搞谋杀亲夫啊!”
  “还亲夫呢?!突然出现张看都看腻了的脸!哼……”林瑶冬撇嘴,走过去在贺瑾一一脸‘你要认错’的表情下,捡起了抱枕放回了原位。
  “那抱枕丑得和猪似的……”傲娇少年瑾一瞬间开启了嘲讽模式。
  “这就是猪,叫Piglet,你不看迪士尼动画的吗。”瑶冬讽刺了回去。
  “看什么动画片……几岁了,幼稚。”贺瑾一不屑的笑,转身让林瑶冬和他在客厅说话,他们单独一起在卧室……氛围会有点奇怪。
  上次大年初一,林瑶冬把她自己家钥匙给了贺瑾一,之后带他拿走了给他准备的礼物,贺瑾一就没再来过了。今天这样突然造访,让林瑶冬也吓了一跳。
  “艾姨呢?她不在要不要我给你做点吃的。”贺瑾一问到,林瑶冬惊悚的摇头“艾姨一早买菜去了,应该快回来了。瑾一哥哥,你别做菜!冰箱里什么都没有!”
  天啊,贺瑾一平时是看的美食栏目是叫108道暗黑料理珍藏版吧?奇葩又难吃……
  “解释就是掩饰……”贺瑾一明显不信,饶过吃饭的吧台柜,拉开了冰箱,冰箱下方整整几排袋装零食和盒装果脯,哼了声,贺瑾一看向林瑶冬“什么都没有?”
  把冰箱里的零食和罐装水果抱出来丢到了吧台上,贺瑾一对林瑶冬装可怜的模样视而不见,严肃的板着脸训到:“身体好好的不许吃罐装水果这些东西,拿去扔了。”
  林瑶冬家的客厅和厨房是连通的,厨房是采用的欧式古典的吧台设计,冰箱酒柜一面,餐桌是在吧台上,给人吃饭的感觉就像是在异界酒馆喝酒一样。此刻林瑶冬非常痛恨自己这个设计,因为她能看清自己一件件零食就这样被贺瑾一搬离出来,堆积到吧台上。
  林瑶冬算不准贺瑾一是不是来真的,一边拖着身子沉重的身子端着垃圾桶一样样的把零食丢了进去,一边口中念叨不停“遇见你的那一眼,我就深深被你鲜美多汁的果肉吸引,没想到今天我们就这样分离。还有你,我至今不能忘怀你这绿色的皮肤,你这细小的芝麻有多诱人,可惜今日我们就要被邪恶势力分离,终身不能再见……”
  “闭嘴,上哪学的这些!”贺瑾一拍了下林瑶冬脑袋,把零食一下从吧台直接扫进了垃圾桶里,提着口袋出门拿出去丢了。
  林瑶冬很不明白这一点,贺瑾一从小就不让她吃零食,她和他怎么说都没用。等到贺瑾一双手空空的回来,林瑶冬看着他几乎把冰箱里所有零食翻了出来,不开心的委屈开口“贺瑾一你上辈子是零食吧,那么热爱放生同伴…真讨厌。”
  身体僵了一瞬,贺瑾一忽然重重的把零食砸到了吧台上,黑眸无神游离盯着林瑶冬,看得林瑶冬一阵紧张才转过脸苦笑了声:“你懂什么啊,林瑶冬。”
  “怎么了?瑾一哥哥,我惹你不开心了?我那话没别的意思……零食我不吃就是,全丢了!”林瑶冬皱眉,站起身跑贺瑾一面前看他神情,却被揽抱进了怀里。林瑶冬推了两下,贺瑾一没放手,下巴抵到她头上说“林瑶冬,真好,你还记得答应过要理解我的……和我一直那么亲密下去吧,就算你身边再多人,只有我最亲密,记好了。”
  因为有你在,所以强颜欢笑也有了意义。有你关心,好像心脏一点都不疼了,还痒得像火照温暖,像水涤舒心。林瑶冬,我贺瑾一上辈子肯定是欠了你。
  “放开我家四季……”艾姨开门就看到两人相拥,提着三袋菜健步如飞的分开了两人,拉过林瑶冬转了一圈,见她身上没什么诡异吻痕才安心下来。
  林航给她安排了监督的任务。什么孤男寡女,干柴烈火一触即发,休想在她眼皮底下发生!
  “艾姨!做菜的事交给你了!”林瑶冬反应极快,在贺瑾一看向菜的瞬间,拉着他跑到了阳台“我们看看福尼,福尼好久没看见你了!”
  福尼就是贺瑾一小时候送林瑶冬的珍珠龟,养了好几年也只有巴掌大,虽然林瑶冬一直不知道贺瑾一为什么送她一只乌龟王八……不过仔细想想,比起小时候那些男生送她蟑螂、蜘蛛、蜈蚣吓她,贺瑾一这个倒是好多了。
  起码…这笨乌龟…长得蛮可爱的。
  这样想着,林瑶冬看到贺瑾一戳了戳福尼的脑袋,结果反被咬住不松口,又气又好笑道:“乌龟都把你当零食!”
  “松开……”贺瑾一被咬住了手指,吊着福尼在半空甩,林瑶冬怕他把福尼摔地上了,忙伸手抓住了福尼,吐了口唾沫在指尖涂抹在福尼鼻孔上,过了会,福尼张嘴松开了贺瑾一手指,大口呼吸。
  “还有这方法?我刚才怎么甩都甩不开。”贺瑾一吹了吹手,看着福尼各种眼刀子。
  林瑶冬放福尼到了地面让她爬回池里,微恼的瞪了眼贺瑾一埋怨“动物觉得要断气难受了自己就会放弃的……你也真是的,明明知道人家很笨,还吊着她甩,不小心摔死了怎么办!有你难受的。”
  “林瑶冬你今天怎么说话的,我不也被咬疼了吗,我闹着玩玩谁知道她一直咬我?养她那么多年,我舍得她受伤吗,果然笨蛋养的乌龟也是笨蛋。”贺瑾一哼了声,又指着把脑袋缩回去的福尼笑骂“缩什么缩,知道错了?早放开不就好了。欺负你是我不对,下次给你带零食和好啊,今天不和你计较。”
  “噗,瑾一哥哥你真是~让福尼自个待着吧,瑾一哥哥你快把手给我,我看看需不需要上药,我差点忘了,感染了怎么办……”眼见贺瑾一手上被咬伤,林瑶冬心里顿时恼火,红着眼心疼吹了吹贺瑾一的指头,暗想着定要扣下福尼这几天的肉食,丝毫未觉贺瑾一脸上遮不住的笑颜。
  手法熟练的给贺瑾一包扎好,林瑶冬遭到了贺瑾一的质问“林瑶冬你什么时候还会包这个了?”
  “这叫天赋!”林瑶冬歪头眨眼。
  因为拍戏经常会有受点小伤,这些事她看多了也就学会了。但受伤这些事,她还是不想告诉贺瑾一的。和小时候已经有些不同了,他们都有自己的事要做,知道彼此心意就好。

☆、【回忆篇】等

  这大概会是她体验的最诡异的一场试镜了,这是林瑶冬现在的感想。
  安排试镜的地方相当寂静,是个刚开盘的写字楼。四周景致怡人,倒像是景观大厦,虽说刚开盘,但这既没有剪彩庆祝,也没多少人围观,大厦门口站立着两名戴白手套的门童,附近有几名警卫也在不断走动,一派井然有序的模样。
  而就是像这种地方根本不适合办公而且刚开盘的写字楼,在进去后的一楼迎宾处,排着两三百人的长龙队伍。望着队伍,林瑶冬开始头疼了,想起厂商发给她的流程上写着,她需要在迎宾处登记才能通过VIP电梯直达试镜楼层,时间规定为试镜时间为12:30…15:30,现在11点40,林瑶冬习惯试镜时候早到一点,却也不会太紧张的早到太多,忧郁的望着排队的长龙,她开始怀疑自己接的通告根本就是假的。
  她瞧见了什么,排队队伍里有老头,还有魁梧雄壮的男人……这是拍水晶鞋?!拍腿毛的吧?!
  林瑶冬在脑海里迅速排掉了这个可能性,红泠以前也是艺人,她接手过的通告,是会严格筛选的。
  拍了下前面老人的肩,林瑶冬俯身轻声发问“老爷爷您好,打扰一下,不知道这里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在排队?”
  “今天面试啊,别打乱我思路。”老人并不好说话,一脸冷霜难相处,林瑶冬不好多说,望向队伍最前方想计算时间,意外的发现开头竟争吵了起来。
  在那么寂静的地方,突然响起那么大的争吵声,所有人一时间都开始窃窃私语,林瑶冬转头看向不远处的门童,他们木然的站着,似乎像是听不到一般,而整个内部,没有一个警卫。老人想找她说话,注意到了林瑶冬的视线,询问她在看什么,林瑶冬缓缓摇头到“没什么。”
  “小姑娘你是不是看不起我?”老人拉着她问到,林瑶冬挪开了他的手仔细打量了他一眼“如果让你觉得我的态度无礼,我道歉。你面容干净,衣着整洁,我不知道你来面试什么,但我觉得你是值得尊敬的。”
  说完,林瑶冬走到一边,拿起手机准备给红泠打电话。这大厦面试都需要登记,争吵却能听之任之,委实古怪,难道是分工明确不能随意插手吗?
  都没来得及点开通讯录,林瑶冬就被猛撞到了地上,撞她的人是个中年男子,手拿一杯咖啡,因为刚才撞到林瑶冬,全部洒在了林瑶冬身上。
  林瑶冬今天穿的是一件春装红色长纱裙,咖啡污迹迅速在衣服上染开,头上也被浇洒了不少,跌坐在地上,听见耳边阵阵窃笑,林瑶冬格外狼狈。
  不过她心绪可不在窃笑上,她简直有种想在大庭广众下直接脱掉衣服的冲动,因为咖啡!是热的……
  中年男子张着嘴,好似吓坏了,林瑶冬来不及看他,只是提扯着胸前衣服吹冷风。
  啊,真的好倒霉,试镜遇上这公司安排不当,被泼一身咖啡她今天别想试镜了,待会如果烫伤了就不好了……
  气恼的瞪着黄埔,林瑶冬心里有些想哭,她做不出在那么多人面前脱衣服看有没有被烫伤,初来这个公司,她对地形压根不熟悉,想要去厕所却不知道具体位置,这人真是,怎么看路的!
  “小姐你没事吧?”黄埔向林瑶冬伸手,林瑶冬打开了他的手自己起身,看着他冷声“我没事……你走开。”
  保姆车停在车外的,只是试镜,她没要助手,现在她得赶快回车上换衣服看看皮肤……根本不想和这男人计较。
  “真的很抱歉,你是今天来试镜的吗?我见过你的档案……”黄埔又一句话,让林瑶冬愣了愣,保持着停顿的动作僵硬的看着黄埔。
  “我是今天水晶鞋试镜的考核官,我们公司出了点差错,你在队伍末尾,我没想到你会突然转身……抱歉,如果你愿意,和我去三楼试镜场地换身衣服吧,我们会处理好其他事…没有烫伤吧?…”黄埔对林瑶冬诚恳道歉,瞥见林瑶冬身后时,脸上神情变得十分震惊。
  “你怎么泼人家小姑娘一身咖啡啊!”老人为林瑶冬打抱不平,冲过来要对黄埔一番教训,林瑶冬内心实在诡异得很,拦住了老人低声对他说“这位爷爷,我没事,你不是要面试吗。”
  这老人倒可爱…她不小心被泼咖啡而已…他不认识她还那么紧张她。真叫人有些羞愧。她量了下咖啡的温度,原来根本不会烫伤,是她刚才自己心慌了。
  “对啊,我要面试…不该自己身份能管的事不要多管。”老人将面试两字咬得极重,看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