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双规爱情-第1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对啊,我要面试…不该自己身份能管的事不要多管。”老人将面试两字咬得极重,看着黄埔摇头转回了身,林瑶冬心里无奈的叹息,不知自己怎么又得罪了这个老人,不愿意老人因为自己面试被刁难,她忙和黄埔交谈拉开了话题。
  黄埔一路上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带林瑶冬到了三楼试镜场地,对她指着试衣间接了个电话走开了。
  独自去了试衣间,林瑶冬看见一屋全是清一色的婚纱,虽然知道可能是待会试镜得穿的特殊服装,但林瑶冬还是不想穿婚纱去试镜场地,毕竟太招摇了些。扭开了试衣间的门,林瑶冬正待开口,听见了黄埔的惊呼“什么!?一楼迎宾台那打起来了?该死,等我下楼,这种闹事打架撒泼的人,我们不会录用……”
  之前一楼吵架的人,打起来了?这样想着,林瑶冬更觉得郁闷了,心想这次试镜的地方实在奇葩,小声的叫了声黄埔,黄埔没挂电话,手拿着电话继续对那头说话,听见林瑶冬声音,他只是敷衍的冲她点头,一句话也没有的走了,脚步焦急匆忙。
  见黄埔完全无视自己从VIP电梯下去,林瑶冬不由抚额,重新回了试衣室,一件件婚纱看了过去。
  这些婚纱一半全是露肩的,她内衣肩带可是有颜色的,她之前果然应该先去保姆车换了衣服再来。心塞的想着,林瑶冬忽然瞥见不远处一件假人模特身上的白色吊带婚纱裙。
  全真丝面料的婚纱,前幅裙只短过膝盖上方一点,拖地的裙后摆下方用银丝绣出了独特的海浪波纹,有水晶纱和粉末修饰,朦胧轻盈。
  假人手上,安放着一枚9克拉大的淡蓝色钻石胸针,林瑶冬拿过胸针仔细看起来,胸针侧边,刻着细小唯美的雪花,她顿时心如雷鼓敲打。
  就是这件,毫无疑问!
  小心翼翼的在试衣室里换好了婚纱,别上了胸针戴好了首饰,林瑶冬看向光秃秃没戴戒饰的手指,从包里拿出戒指,不好意思的看了下四周,把假人当观众,她垂下手仰起头,在假人的注视下轻轻点头,自己用右手把戒指戴在了左手无名指处。
  ‘给你的这枚戒指,叫做瑾一,我自己留着的这枚,叫做四季。’林瑶冬耳边仿佛回响起贺瑾一温柔得足以让人沦陷的语调,嘴角漫出几抹笑意,林瑶冬举起手对着灯光方向看了大概一分钟。
  听到一声异响,林瑶冬思绪回转,张望四周见是一个假人头饰掉落,讪讪的放下手,她开始觉得自己的行为实在是犯傻,又把戒指取下戴到了右手中指上,忍不住呢喃了声“瑾一。”
  咚——
  又是一声异响,林瑶冬寻声看去,是之前那个掉落头饰的假人整个倒了下来。林瑶冬顾不得其他,赶快走过去,把假人扶正摆好顺带理了下婚纱,她可不能让一件艺术品就这样损坏。
  专心整理婚纱的她,可没看见相隔数米的另一个纸箱后,有双深棕色眼,注视她的举动,在听见那声瑾一时,眼里露出辛酸得分明,缩回了阴暗处,闭眼无声叹息。
  在他百般筹谋为和她相隔几米沾沾自喜的时候,另一个人无需做任何事就已经在她心里牢牢扎根了!纵他与她相隔数米她看不见,那个人与她相隔几十里之外她都能想着他,真叫他妒忌,真叫他心酸。
  不再去看近在咫尺的林瑶冬,她柔情的呢喃细语唤醒了他心底最深处的荒凉,少年拿起随身携带的控制器按了下,头顶的光徒然熄灭。
  还在整理假人头饰的林瑶冬诧异的抬头看了下灯,垂头又看了眼假人拟真的面容,害怕的抖了抖脖子。
  额,这怎么和恐怖电影的情景那么类似呢……独自一人在黑暗的空间,附近全是假人,还有种被窥视的感觉……
  林瑶冬环视四周,忽然看见似乎有个假人正在走动,一下子就后跳了几步,还惊呼出口“哇啊?啊!”
  那假人其实是真人的皮肉做的?每逢夜晚便化身为杀人狂……惨了,听见她的声音它会杀掉她的。
  这样想着林瑶冬立马闭眼抱头蹲到了地下,半晌,没有预料的恐怖脚步声,她才缓缓抬头向四周看去,这一看,她发现四周黑漆漆的,假人走动,似乎就像她的错觉。
  虽然松了一口气,林瑶冬却不敢回头再看看身后是不是有异常,她生怕一回头就看见一张血肉模糊的脸。猛地甩下了脚上的高跟鞋,林瑶冬提着高跟鞋冲出了试衣室,跑到外面走廊,不出所料,外面走廊的灯也熄灭了,却因为窗外有阳光照进来的关系,看上去温暖清有生气得多。
  平复了内心,林瑶冬看着手上拿着的高跟鞋,又凝了一头冷汗。
  她刚刚,把包包忘记在试衣室里面了……
  吞了口唾沫,林瑶冬已经开始脑补自己再次进试衣室然后和猛鬼大战三百回合的故事了,郁闷的盯着试衣室的门,她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再进去,因为她觉得自己是真的看见假人走了几步,实在太匪夷所思,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了。
  强迫自己散去了脑海里奇怪的思想,林瑶冬手又搭在了门把上,往下扭了扭,没有任何反应。
  ……这门从外面开得要钥匙。
  领悟到了这一点,林瑶冬头又开始疼了,只好重新穿起脚上的高跟鞋准备一会下去一楼看看,毕竟她的手机也是放在包包里的,一身上下一点东西也没有,怎么试镜都是问题。
  突然停电,电梯有后备电源能下去吧?她还不知道楼梯在哪。怀着这样的想法走到电梯处,林瑶冬深深的觉得自己那么乐观简直是个错误,原因无他,这电梯还真给停了。
  郁闷到了极点,林瑶冬只好原路返回,走过试衣室时,门边站了一名二十左右的女子,见到她,疾步走过来,伸手客气道“阿冬,你好。”
  “你好……请问你是?”礼节性的回握了下女子的手,林瑶冬见女子一身职业工作装还唤着粉丝一样的亲切昵称,不由发问。
  “我是这次水晶鞋广告的考核官之一,带上你的东西跟我来。”女子话很简短,瞄了眼林瑶冬身上的婚纱,眼神微闪。
  “非常抱歉……我的东西都落在试衣室里面了,您如果有钥匙,可以让我进去看看吗。”林瑶冬听见女子提起带上自己东西,沮丧道出自己把重要的东西搞丢了的事,对她又指了指试衣室。女子面色突然变得颇为狐疑,冷声问道“你这身婚纱是我们试衣室里的藏品,这是一会试镜才能调用的,你之前又是怎么进去试衣室的。”
  她被另外一个面试官泼咖啡然后被带上来的,这…难道有哪里不对?林瑶冬隐约嗅到了阴谋的味道,眼前女子却完全不给她多说话的机会,拿起手上的通讯器就开始呼叫保安。
  “你误会啦!”林瑶冬忙解释,女子警惕的看着她,仰头厉声看着林瑶冬的眼道“在保安没来之前,你不能走……”
  言语里,大有怀疑林瑶冬偷窃之嫌,林瑶冬拿不出身份证明,又孤立无援,场面很是难堪。女子通过通讯器联系保安,那头回应称一楼有闹事纠纷,一时半会难以抽调人手,无奈挂了通讯器,女子又和林瑶冬大眼瞪小眼。
  僵持了好一会,林瑶冬才觉得不对,这试镜,两次都是突发事件,两次都遇到考核官亲自来接待她,这运气,是不是有些太诡异了?
  “您有手机吗?请借我一下。”林瑶冬已经恢复了冷静,温和的笑着说话。女子摇头,侧了下身看着林瑶冬的眼,语气冷淡“我也看过你的档案,先和我去试镜场地吧,之后我再找人来试衣室看看。你这身婚纱做工上乘,价格昂贵,损坏了……呵,赔不起可就不好了。”
  面对女子眉飞色舞略带炫耀之色的骄傲,林瑶冬回以沉默,同女子并肩走,偶尔面上带笑,话也不多。走了大概五分钟,才到试镜场地,这里有些简陋杂乱,反光板背景板随地堆放,有十几个人拿着平板相机在四周闲逛。林瑶冬眼尖的看到自己公司里的两个女艺人也在其中,心稍稍安了些许,同她们打了个招呼,那两个艺人愣了会,垂头看了眼自己衣服,有点闷闷不乐。
  “她怎么穿婚纱啊……”
  “有的人攀了个好男友,怕是早就得了内部消息了吧?我们哪知道这试镜是直接拍照呀?唉,穿这样拍肯定输了!还一个公司的呢,也不关照下,唉,姐姐,我们自求多福吧。”
  试镜场地人出乎意料的少,交谈的人也不多,两人说话声音故意的大,林瑶冬听得分明,默默拽紧了手,风轻云淡的移开了视线,看向了场地中央玻璃柜台里盛放着的水晶鞋。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除了贺瑾一,她总也少不了莫名其妙被人排斥嫉恨。她不想计较,随便她们说好了,有这样的领悟,下次试镜也能长心眼。而且,她不想在外面和同一个公司的明星发生争执。
  “我们只能自求多福?她迟到那么久,应该取消试镜资格吧……”那艺人也提高了音调说话,一时间所有人都看了过来。林瑶冬明白,这次不能装作没听见了,看向龙媚“不知道你能不能告诉我现在的时间?”
  她怎么也不可能花了四十分钟吧?虽然换婚纱的确比较麻烦……
  “妹妹,她问我时间诶……”龙媚笑到,林瑶冬身边的考核官猛的拍手,板着脸冷声“你们当这是哪里,闹市吗?都给我闭嘴,没去换衣服的不要闲着,上来的时候没看过试衣室吗,夏笙,你带他们去选试镜用衣。”
  “我先说明,我们的婚纱还未上市,如果破损十倍赔偿,你们现在退出来得及。”夏笙傲气的仰头,环视了圈众人的表情。
  林瑶冬抚额,有种进入传销窝点的感觉,望了眼自己沾着灰尘的婚纱裙后摆,暗想着估计试镜完她得找贺瑾一借钱了。
  “十倍?!一定要穿婚纱?”
  “是要穿婚纱吗?”
  一时间又开始议论纷纷,考核官站在林瑶冬身侧,拿出上衣口袋的纸笔,在纸上勾画了几下,林瑶冬匆匆一瞥,几个人的名字已经被划上了叉,一时心生寒意。
  这考核官在她面前毫不掩饰的做出这样的举止,她要是问出口,不就是间接做了恶人?这……是把她当枪使?还是只是巧合?
  回想起来时路上考核官的骄纵姿态,林瑶冬提高音调对考核官发问“姐姐,这个被叉掉的是?”
  “淘汰的。”考核官很满意林瑶冬的适当询问,看着众人再次道“你们从进来这里的时候,试镜就开始了,我暂时不会公布淘汰人选,各位先去试衣室换衣服吧。”
  这话说得就有些得罪人了,在场艺人视线来回在林瑶冬和考核官之间来回,最终盯着龙媚轻轻摇了摇头。龙媚被周围人同情的眼光锁定,忍不住爆发冷笑到“笑死人了,先不公布。林瑶冬,我看你早就知道谁被淘汰了吧,双簧演得不错啊,好让人巴结你问你有没有被淘汰吧?我看你们也别整得个真人秀似的,谁不知道早就内定了……”
  广告费出得那么低,大家不过都是为了曝光率来的。一个C市品牌,不找大牌做广告,反而在公司里发通告,她还以为自己是运气来了。是潜规则还是什么她根本不在乎,只要出名,所有人都会忘记一个人的不堪。国内大陆粉丝向来大度,前几年吸毒的明星雪藏几个月照样接戏被人捧不是么。
  ‘婚纱损坏十倍赔偿’这分明就是让她们这些人之间识趣主动退出的幌子吧?
  也对,林瑶冬有贺瑾一撑腰呢…他们没那财力,说白了,轮不到她。既然清楚,她还有什么必要不放纵一回把话说出口。
  “早知道某人会来,我和我朋友就不来试镜了!都是一个公司的,有些人不过就是傍了个男人…靠潜规则上位的表…”
  “赶走她…”考核官冷淡晃手,在旁观望着的几人顿时凑到龙媚身边,捂住了她咒骂不停的嘴,架着她出了试镜场地。
  “阿冬,看来你在公司人缘并不好啊…”
  考核官又一句话,林瑶冬心温度骤降。
  是,她都不知道除了贺瑾一,自己身边还有谁。法兰斯环球旅游了,她说得上实话的朋友离得太远。
  公司里的训练生,知道她是安蒂恩董事长女儿也不敢声张。不知道的,全都当她是千方百计勾搭上贺瑾一才有的今日成就,要多防备她就有多防备。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想来这也算是公司大多数人的想法吧…
  “个别而已…”林瑶冬缓缓道,余光冷冷瞄了龙媚一样。
  她让这考核官把她当枪使,确有讨好的意思。她是想要那双水晶鞋做婚鞋,一生一次的事情,她当然得精心准备,她才不会因为几句话就把机会拱手让人。
  龙媚说的什么潜规则,在她看来简直可笑。
  她也不会说什么自己从没遇到过潜规则,她早就不是初进娱乐圈的那个小女孩了。她也有过几次收到过奇怪的短信,但她什么都没回,于是第二天就被抢了角。当时她看着几个场记的表情就懂了,有些事大家都心知肚明,可就是不能挑明说,戳穿了撕破脸皮惹一身臭,没有后台你叫破喉咙都没人会帮你。
  她是因为和贺瑾一在一起受过一些制片商和广告商的照顾提点,这点她不否认。
  心里嫉妒、愤恨、咒骂她,没有关系。大家争的都是安蒂恩一姐的位置,平时就少不了勾心斗角,见面笑嘻嘻亲热那才有鬼。公司里,内斗背后议论她也知道。在外既然是从公司接的通告,就该一致对外。龙媚不懂……她没有闲心更不想亲自去点醒她。
  她和贺瑾一在一起,她的努力就全是潜规则了?呵,龙媚就自己花个十年八年领会什么叫娱乐圈真正的‘潜’规则吧……
  把心里的想法暂时抛却,趁着其他人去换装的时间,林瑶冬也和身边考核官聊了起来。还没聊几分钟,入口处就走进来几个人。为首的男人约莫1。83的身高,脸戴着一个西式宫廷面具遮住了上半脸。他一身宫廷伯爵装,精致典雅绣着暗纹的红色上衣,有纯金色纽扣作为装饰,半腰的金线流苏轻轻晃动。下身是华贵的黑色长裤,面料上乘。黑色皮鞋走在地面几乎毫无声响。走动间,无不散发着神秘优雅的气质。林瑶冬还注意到,他衣服上金色腕口前用白色蕾丝花纹作为点缀,双手都戴着一副精致的白手套,其他人似乎并没有他穿着严谨。也不知是不是看到了林瑶冬,男子将单手放在前胸,上半身前倾约莫了十五度注视着林瑶冬做了一个鞠礼。
  “这不会……真的是真人秀吧?!”从没见过试镜就和上综艺节目一样,林瑶冬不禁有些懵了,对着身边考核官疑惑问到,似乎觉得自己语气太傻,她又强笑了一下缓和气氛。
  往好处想,那男人身上的面料林瑶冬看得出来,绝对不是粗糙赶制的。像一般剧组里那样一套宫廷装,起码得上万,试镜方这样大手笔他们产生利益纠纷的可能性不大。
  往坏处想,这架势,就算不是真人秀,也差不多是要拍视频做宣传的了。很有可能他们这些没什么名气的小明星不过就是初步宣传的踏脚石。之前龙媚那段要是被‘有心人’当做炒作传出去,他们安蒂恩艺人素质肯定会被质疑……
  “拿来了吗?”考核官没理会林瑶冬,走到男子身边对一个男子问道。那男子没戴面具,双手拿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双水晶鞋。他红着脸点头又看了眼身后一个短发女生道“在她那。”
  林瑶冬顺着视线看过去,只见那短发女生抱着一堆……胸贴。
  “拿来就好,和我一起送去试衣间。”考核官拿来一片胸贴奇怪的玩了玩,塞到男子手上拍着他肩命令。
  “可我是男的……”
  “我还是你BOSS呢!”
  “……”
  就这样,考核官领着一脸委屈的男人和胸贴小妹风风火火的走了,留下林瑶冬在原地默默无语。
  考核官的离开没有影响到在这里留着的其他人,大家都在很认真整理着背景板和机器,林瑶冬不想打扰他们也无事可做,自己四处张望。
  之前那个戴面具的男子并没有离开,捧着水晶鞋径直走到了林瑶冬身前,垂眼看着林瑶冬的脚。林瑶冬被看得发寒,不自在的缩了缩脚问到“有事吗?”
  “只是看看你。”男子声音有些奇怪,又干又哑像是感冒了一样。慵懒的语调却莫名的熟悉。林瑶冬被这话弄得愣了会,看了眼男子脸,只望见那双像狐狸一样微微眯起的深棕色眼眸。
  “我们见过?”林瑶冬觉得自己就像故意搭讪小萝莉的怪蜀黍,可眼前这个男人给她真的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又说出那么一句让她觉得很诡异的话,好奇心重重压在她心上,不吐不快。
  “你接通告单的时候,上面的一句话你还记得吗。”男子不答,蹲下了身把水晶鞋轻放在地面一块方巾上。看着林瑶冬聊家常一样的询问。
  “你将成为他的唯一,很浪漫。”林瑶冬点头,说出了感触最深的一句话。
  “我喜欢一个女孩,她看不见我。”她会穿上我的水晶鞋,奔向她的王子。男子抿唇,没说出这句话。
  话题变得太快,林瑶冬觉得接话难度系数有点大。她没有能直接和陌生人莫名其妙谈心说深奥问题的粗神经,索性直接闭了口,看向一边。可哪知刚偏头,男子就就用他那双戴着白手套的手握住了林瑶冬脚腕,林瑶冬受惊吓的向后缩了缩,男子依然紧紧握着她的脚腕,林瑶冬面红耳赤的皱眉厉声“你、你干什么!”
  “脱你鞋啊。”男子耸肩,语调里暗藏的痞气让他优雅形象瞬间全无。
  你为什么要莫名其妙脱我鞋啊!?林瑶冬显少有踢人的冲动,现在忍不住要爆发。但当她视线移到地下放着的水晶鞋时,突然了悟了。
  “我可以自己脱。”林瑶冬的话显然没什么用,男子在她话说完那一刻就把她高跟鞋给脱掉了。
  林瑶冬有些憋屈,她知道,水晶不能直接用手触碰,这男人手戴着手套的原因大概就是这个。
  真的水晶做的水晶鞋……林瑶冬又期待又羞恼。
  任由男子脱掉了两脚的高跟鞋,在林瑶冬以为自己能够穿水晶鞋的时候,男子又磨蹭了。“你刚说得不全对。爱恋,钟声敲响,他会降临。替你穿上遗落的水晶鞋,你将成为他的唯一。”
  ……这的工作人员怎么都有点脱线?林瑶冬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有点饿了,短时间试镜应该很难完成。一想到这个她就后悔自己没有随身带巧克力。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男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轻笑了一声,郑重的捧起林瑶冬脚拿过一边的水晶鞋牢牢套上。
  “不知道……”林瑶冬把手机忘在了试衣室,她没有戴手表,没法知道确切时间。想到来之前她看见的钟塔,她转过头看了眼。
  “十二点。”男子话刚说完,林瑶冬就听见那钟塔响起一声钟响。转回头怔怔的看了男子一会,收回了自己两只穿着大小正好合适的水晶鞋的脚,林瑶冬脸有些发烫。
  爱恋,钟声敲响,他会降临。替你穿上遗落的水晶鞋,你将成为他的唯一。
  “心动吗?”说话间,男子已经站起身,低身柔俯坐着的林瑶冬,微扬着嘴角,深棕色眸里满是得逞。
  “你很绅士,谢谢你为我穿鞋。”林瑶冬微笑,目光坦诚的看着男子,规规矩矩道谢的语气里却有些疏远之意。
  男子眼里笑意淡去,指尖动了下,垂头僵硬的回应“……不客气。”
  其实一开始结局早就注定,妄图在两人中间横插一手的他不过就是龙套配角吧。
  ‘如果不能接受,给我个朋友的拥抱就好了。’
  他分明清楚的不是吗,她的回答大概也就是,‘谢谢你’。
  林瑶冬身影被灯光拉的修长,只相距几厘米的距离在地面上也清晰的投射出来。男子转过身,背对着林瑶冬偷偷把手放在虚空拍了拍,地面上他的影子也跟着他的手相同动作,映在地面上就好似他真的用手拍了拍少女的头。
  她其实很狡猾,他一直知道。
  她越是客气,越发让他感觉到,他连和她相处的时间都是偷来的。
  每天训练,习惯早她一步出现在训练室,说不清缘由。一边害怕她的接近,一边期盼。
  但是有个人不需要,每每一出现,就能吸引走她的目光。只要那人站在她身侧,再平凡不过几句话几个动作就能隔开所有人,包括他。那时候他还不懂,他已经从一开始就输了先机。
  他只是接近了她一点,就被那男人威胁警告性命。那样的男人,又怎么可能让他把她。偷过来…。
  他好不甘心。
  “一会试镜的时候我是你的搭档。”所有心动,都藏在心。他的心声,还能对谁说?原谅他的算计吧,毕竟从那以后,他就难过得再唱不出歌了。
  林瑶冬对这场试镜了解甚少,听见男子那么一说,完全消化不开,愣愣的发问“搭档?”
  “嘿,搭档。”回应林瑶冬的是他停在林瑶冬身前的手掌,唇线轻扬,他又晃了晃手。
  “嗯?…你好,搭档。”林瑶冬领悟力不错,笑着伸手同闵行霄击掌。很有意思,她从前只看过男生之间击掌为盟,从没想过自己有天也会和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像是老朋友一样默契击掌。虽然这不太完美的击掌还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