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双规爱情-第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獠惶昝赖幕髡苹挂蛭苑酱髯虐资痔紫缘糜行┗还獾共皇桓雒篮玫幕匾洹
  听到了入口处嘈杂的交谈声,林瑶冬转过脸,几个穿着婚纱的艺人在几个穿着宫廷装的男人带领下缓缓走步,林瑶冬被俊男美女组合闪到了眼,赞叹道“真漂亮。”
  “嗯,很漂亮。”闵行霄并没有看入口,盯着林瑶冬侧脸赞同的说话。只是很可惜,他赞扬的对象却没看他。
  人很快都到齐了,林瑶冬被排到了最后试镜,好几场过去后,她心里又是纠结又是欢喜的看着前面艺人出场。
  她没拍过代言,知名杂志不会请她一个刚出道没什么名气的未成年女星拍服装,红泠更是严厉教导过她不让她接有的代言产品。所以在拍广告这方面,她经验完全等于零。她想趁着晚出场可以多学一些东西,但长时间下来……她已经很饿了。
  之前的考核官去了试衣室把她的包包拿来了,林瑶冬满心欢喜的打开,又仔细想了一会决定继续忍着饿。 
  她包包里能吃的只有一个苹果,别人都在认真工作,她一个人这咔擦咔擦的啃苹果不太好。而且,要是考核官一生气说不定她就被刷下来了。
  “怎么了?丢东西了?”看见了林瑶冬脸上带着遗憾,闵行霄小声对林瑶冬发问。
  “…倒也不是。”林瑶冬才不会说她就是饿了。不过闵行霄的话也提醒了她,刚才检查包包里东西的时候,她卡在钱包里的大头贴不知道掉哪了。她实在不好意思,也没那胆子耍大牌麻烦别人帮她找一张大头贴。
  没有大头贴给贺瑾一,他估计得不高兴了。他要她大头贴的时候语气那叫一个漫不经心,理所当然……但是她知道,她要是没把他要求放心上,那后果,绝对又是一轮来回推水杯的冷战。
  “为什么只有你戴面具?”林瑶冬话锋一转,提出了自己最疑惑的问题。
  “呵,那为什么之前只有你穿婚纱?”闵行霄不配合的反问。
  这语气,让她怎么回答…林瑶冬稍愣,安静的重新看向一边。
  拍摄试镜又进行了四十多分钟,林瑶冬安抚了下自己空空如也的胃看着前面的两队人。轻轻松了口气。
  先拍完试镜照的都先回去了,那么她拍完就可以吃东西了,两队人马也不会太久,毕竟退出的人太多。
  “我们最后出场你紧张吗?”似乎是为了缓和之前僵硬的气氛,闵行霄缓缓走到林瑶冬面前就地而坐讲故事一样的轻柔开口“我知道,灰姑娘是穿着水晶鞋在舞会开始的最后一刻出现的……她出现得有些晚,但她也赢走了王子的心。我认为无论如何,拼一拼,或许就会有奇迹发生,对吗?”
  “你说得我好像要认输了一样。”林瑶冬眨眨眼,弯唇一笑“搭档,一起加油吧。”
  “搭档啊……”闵行霄扯了下嘴角,眼里少许情绪飘摇不定,凝神注意到林瑶冬颈边项链时,一股透凉的湿气侵透了心口,牵强一笑又道“加油吧……”
  试镜的规定动作,林瑶冬观望了好一会也早就注意到了其中要领,对于这剩下两队的表现也只是淡淡看着,不发表言论。
  她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她也不清楚,只能说,她的确是选择拼一拼。怎么才能赢?她并不知道。
  “把手给我……”
  听见这话,林瑶冬偏头,没多说话,抬手把自己的手放到闵行霄掌中。
  这是每个扮演‘王子’的人都会做的,其实她倒无所谓,无非是牵着手走一段路。主要的,还是在待会拍摄的时候需要注意鞋子角度。
  被牵引走到了主灯正中,林瑶冬想收回自己手了,莫名的,她觉得自己手心被挠了两下,有些痒。仔细一看,闵行霄真的在用他指头勾挠她的掌心,还冲她惬意的扬唇,那模样,简直就是在说,我是故意的。
  “交给我吧……”
  没细想闵行霄话里的意思,林瑶冬只想马上抽回手。没料到闵行霄话一出就放了手,林瑶冬整个身体重心向后,她下意识闭上眼,腰间被一只手揽住。
  狂跳的心这才开始渐渐平缓,林瑶冬睁眼。果然,闵行霄揽住了她的腰,她的另一只手也被他牢牢抓住了,半抬着一只脚尖躺在他怀里。刚松了口气,闵行霄就松了她一只手抬起她那只半抬起的大腿。林瑶冬哪被人那么接触过,当即恶瞪着闵行霄,口中流氓两字顾及着周围人实在没好意思大骂出口。
  “好——你们不要动!让我拍几组。”这时,摄像师赞了声,林瑶冬只得压下心里恼火,视线看不到脚那头。把全身重量交到一个陌生人手里感觉太怪异,是视线所及的就是戴着面具的脸。
  林瑶冬不懂,怎么一个人的眼神可以那么奇怪。刻意冷淡躲闪的视线,在来回几次偷偷看回她后牢牢锁在她身上。深棕色的狐狸眼缓缓散发出温暖,偶尔又碎开几次变成伤感埋怨,见林瑶冬恶瞪着他,他似乎有些懵,动了下喉咙,看向林瑶冬眼神越发袒露。
  林瑶冬直觉得自己全身都僵硬了,完全不懂眼前这男人眼神里的是什么意思。而且感觉到男人视线落在她唇上,吞了口唾沫向下凑近。林瑶冬吓得迅速别开了脸。闵行霄的确有失神,可林瑶冬一番动作明摆着是拒绝了,他只好遗憾的顿住了动作。
  时间分分秒秒过去,空气中飘漾着浅淡的气息,和某种熟悉的香味混迹在一起。过了好一会,林瑶冬缓缓转回了脸,极认真看着闵行霄那双深棕色狐狸眼,悄悄抿了唇。
  这细微的动作当然没逃过闵行霄的眼。软玉在怀,每一秒,无论是贴面的热流,还是掌心里轻微颤栗的皮肤,都让他情难自禁的升起丝丝满足和渴求。那张白皙如玉的脸庞,腮边两抹不知是羞还是恼的嫣红更是对他极力引诱,林瑶冬的一个抿唇动作竟让他心生生澎湃不停。当然他也知道,他不能动,更不能说。
  几乎在摄影师拍完的瞬间,林瑶冬就挣脱了闵行霄和他拉开了好几米距离,但她的视线却是立马钉在了考核官身上,冷淡的开口“我希望这是个正规的试镜,我,是不会不拍任何私照的……如果我的照片未经允许被擅自使用宣传炒作,我和我的经纪人一定会追究到底。”
  发觉林瑶冬表情不似开玩笑,考核官愣了一下,很快的解释:“这是正规的试镜!”
  林瑶冬见好就收,不再开口。任由闵行霄替她换好了鞋后匆匆去了试衣室也换下了婚纱。意想不到的是,她本以为自己还要穿着那身脏长裙出去,但那长裙已经洗干净甚至熨烫好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林瑶冬重换上这件衣服后还是隐约能闻到些咖啡味,她翻了下自己的包,从包里拿出一小瓶便携香水。
  欺骗。
  这是一款中性香水,前调很一般,后调隐隐透着一股沉木香。如同夜晚的气息,在开始的时候它只是安静的卷席你的鼻腔。待你醒悟之际,已经为时已晚,你已经深陷这种带着危险的暗香里了。
  “是你前天和我说收到的通告单上写的就是9点…11点吧,你怎么看时间的?知不知道你一句看错了就害……昨天临时改的?那你怎么不早点通知我?”
  已经换好了衣服,林瑶冬没有逗留下来的想法,从一名正在打着电话的面生艺人身边走过,出了试衣室。
  刚出了试衣室,林瑶冬就伸手对要走过来闵行霄做了个阻挡的动作,微笑道“你的工作辛苦了,我就不劳烦你送我了。”
  闵行霄先是表情僵了下,又在林瑶冬走了两步的时候,再次开口“两天后……试镜方会再办一场酒宴…”
  “对不起。”然而他的话还没完,林瑶冬就打断了他,用极轻的语气道歉。
  “…怎么忽然说对不起?”闵行霄看不到林瑶冬的表情,她像是有意躲开他似的,说完话大步就走开了。
  “不再试试吗?!”有些猜测在一瞬间产生就足以让他激动,闵行霄重新拦在了林瑶冬面前,逼近她沉声蛊惑:“机会就在面前,不试试吗……”
  “在我没满十八岁之前,我的交际全权由经纪人安排,我不会参加任何没有我经纪人陪同的酒宴。这不是我能做主的,对不起,辜负了你的好意。”林瑶冬抬起头,脸上一片认真,没有哪怕一丝半点的闪躲。
  闵行霄不禁觉得自己猜测错了,话已至此,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林瑶冬步步走远。至始至终,林瑶冬都没回过头。
  “霄,你来A市是为了那个女生?”不远处,一名同样穿着宫廷服的男子走了过来,吊儿郎当的询问。
  “怎么会。我只是想再来A市闯闯……老爷子身体不好,邓中,我不想惹他胡思乱想,你可别在他面前开什么玩笑……”闵行霄摇头轻笑,好似邓中说了一个笑话。
  “哦~?对了,刚那女生,我在娱乐报见过。上面写明是A市太子爷的女朋友,居然是个未成年?要我说,这混娱乐圈的女人没几个干净单纯的……”邓中语气又开始不正经起来,一张俊脸上硬是被他堆出了猥琐劲。
  “邓中,别瞎说她!”闵行霄一下子就变了脸,愤然偏头看向邓中,却只见他一脸的打趣哪还有半分猥琐劲。
  “别生气…我是怕你忘了我们来A市的目的。”邓中更悠然了起来“做男人嘛,就要拿得起,放得下。既然见过了,这事就告一段落吧?”
  良久的沉默后,闵行霄才再开口“……我该拿得起,放得下,不多介入我知道。我也没想做小三。我只是……想要再等等……”
  “等什么?你想做什么?”邓中直觉这个等,其中可能蕴含的意思太多。
  “等……”说了个等字闵行霄就收了话,狐狸眼轻转。取下了两手戴着的白手套,郑重的收进怀里。
  等一次不期而遇,情窦初开,砰然心动。
  等一次辗转反侧,难以忘怀,百转千回。
  “你觉得我还能做什么呢?自己都恨的小三吗。”闵行霄自嘲的笑笑,单手扯掉了衣内套着的圆领巾丢到了地上。
  煞费苦心把她骗来只为了看上那么一面,还舍得忘掉她吗?他没法真的孤注一掷,所以注定是输的那个人。
  “我还以为她认出我了。她刚才…和我说对不起…”叹息一声,闵行霄又用脚踢了下地上那张害得他热得不行的圆领巾。
  半晌后,他才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蹲下身把那张圆领巾凑到鼻前嗅了嗅。
  “哦对,我用了点你的香水,这圆领巾穿里面太热了,一出汗就臭……你之前感冒鼻塞了可能闻不到…怎么样,现在是不是觉得哥们我思考很全面?”邓中边说边把自己圆领巾取了下来,掂量在手一副大爷样。
  “这个香水叫欺骗。……果然,名符其实。”闵行霄只是苦笑,任凭圆领巾从他手上滑落。
  这究竟算谁骗谁?

☆、『番』行于夜色

  “行霄啊,你对人要友善一点。”闵世又开始对闵行霄训话,自从女儿死后闵行霄就完全变了个样,性格古怪阴森不说,他现在偶尔还能听见些恐怖的传闻。
  就在刚才,他接了个电话才知道,他这孙子把自己的商业对手逼得跳楼自杀了。这才十五岁做事就这样狠辣不择手段,不给人一点退路,未免太……铁石心肠。
  “爷爷,家主历来从政,商业上的事您又能帮我什么?”闵行霄冷瞥了闵世一眼,继续拿手机漫不经心的说话“您是怕事情暴露后对邓议员有影响吗?我不会牵连家族,您放心。”
  “行霄啊……做人不能这样啊。”闵世想再劝话,闵行霄忽然森冷的笑了起来,手机收进衣里,躺在沙发上仰头手指上天,玩味的说“做人要像我母亲那样?也对,爷爷,她死得真好,一了百了。不用像我一样我每天看着某人那种‘她才是真爱’的脸,不用每天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只知道吃喝拉撒睡的野种弟弟。您的好女儿啊,尸骨未寒,就有人惦念她儿子的价值。爷爷,我真心请教您一个问题,您,是怎么坐稳家主位置的?呵,这些脏事我来做,出了事我也保堂哥稳坐政界,您怕什么……”
  “唉……”闵世叹息,见闵行霄眼里还是一片死寂的阴寒之色,一时更找不到话。
  说再多次,他这孙子都固执得很,只坚持自己做得对的事,从不悔改,反而谴责他。他试过对他狠下心赶他出家门,没想到那之后他这孙子照样在C市混得风生水起。那时候,他才知道,这孩子,是连亲人都一直防备着的。
  “如果没有别的重要的事,爷爷,我该分些聊闲话的时间去处理死的那人的后事了。”闵行霄这样说,起身就走。听见闵世唤他,他转过脸,神情漠然的回看闵世。等了几秒,闵世也只是一直皱眉看着他,没有关心的举动,他收回视线再次走了几步。
  “你弟弟改姓闵了……”
  “弟弟?爷爷,我妈没给我生弟弟,那个家伙不过是个小三生的野种,有什么资格进闵家?你这样问我,你是心软了?真让我心寒。”面无表情的说完这一系列话,闵行霄只感觉心情更加灰暗。
  他到底在期待什么?就算有挫折,所有人都会觉得他会挺过去的,没人知道他曾经哭过,痛心过,全都来指责他的错误。他做错什么了,那小三害死了他的母亲,他还要接纳她和那野种,凭什么?
  别告诉他是什么‘孩子无辜。’他母亲死的时候,那该死的小三就守在医院门口和那小孩幸灾乐祸的笑。可惜当时他不自知自己人微言轻,还天真的以为长大后就能有所改变,天真的以为自己是年纪太小以至于不被信任。从小,就注定要在被孤立、排斥、使坏、算计里步步成长……
  “闵行霄,你弟弟毕竟是无辜的!你不可以骂他野种。”闵世沉声说话,闵行霄头也不回的拉开门,走了出去。
  有的人生来就备受呵护宠爱,他就只该自己忍痛防备周围人的偷袭。
  无人关怀,更不敢妄求。
  见闵行霄表现得目无尊长,闵世拿过茶几上的杂志就丢了过去“站住!听见没!”
  牢牢抓住了杂志没让杂志打上自己,闵行霄重新走回屋,把杂志搁在茶几上冷淡开口“爷爷,这次你就把我赶出闵家好了。我豁了命为闵家,你还嫌我手段下作。那野种他什么都不会,一点利用价值也没有的东西,就算是死了,像母亲那样,大家不过虚伪掉几滴泪,再接着日子照过,你犯得着吗?”
  “天啊,你孩子究竟在想什么?!你要做什么?我告诉你,那孩子再怎么说都是你弟弟!你不可以杀人。”闵世倒吸寒气,摇头猛打闵行霄的背,似要打退他心里那些恐怖的念头。
  不乐意被人触碰,闵行霄扬手直接拍开了闵世的手,摊手邪笑:“杀人?爷爷,那野种这么想要攀上我们家,这么想要叫我哥哥,你觉得我会舍得杀了他?不,不,不……我要让他这辈子永永远远活在我的阴影下,让他深刻认识到他自己的无力,他的愚蠢可笑。我要让他恨透我又畏惧我!挣扎着感受身边每一个人为了权利地位不敢施以援手的绝望无力感……”
  “住嘴,你这孩子,从今天起,你给我滚出闵家!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你再回来!”闵世越听心越沉,眼见闵行霄表情已然完全阴暗下去,他又怒又急的怒吼。
  “你瞧,我只是说说,你就偏袒着他。他已经准备把我拉下台,你肯定知道却不为所动,你只关心他有没有吃饱穿好睡安稳;看不见我的努力,看不见我在哪受辱跌倒,我还在这家待什么?爷爷,我走。”看着脚尖,闵行霄缓缓沉声,闵世脸色渐渐僵白,摇头背过闵行霄冲他摆手。
  走出了家门大院,闵行霄突然不合时宜的笑了起来。拿出刚才拿着玩的手机,屏幕上赫然显示定好了去A市的机票。
  既然是被‘赶’出闵家的,家丑不能外扬,更何况有人汇报他‘逼人跳楼’在先,老爷子不会糊涂到跟人细说他的行踪,等他要找他,他人已经在A市了,看他怎么查。
  那野种想要和他平起平坐,想都别想。反正等到爷爷知道他被自己算计了,也来不及了,对待他们,他再也不会妄求关心。
  回想起了闵世痛惜的神情,闵行霄冷淡脱下外套嫌恶的丢在地上,淡淡低语“……我会赢的。”

☆、【回忆篇】贪壑

  林瑶冬想,她不该点开这封邮件。
  这封邮件里发了一组黑白照,每一张照片下都配有黑体字。
  第一张,她穿着婚纱站在试镜场地,聚精会神看着供参观的水晶鞋的全身照。
  我只是不愿看着你这样走开…
  第二张,她把手放在那个人手上,他戴着眼罩面具下明显笑意的上扬唇线近照。
  这样忘记我对你的爱…
  第三张,她换下的水晶鞋。
  你怎能这样毫无遗憾的走开…
  第四张,被那个人耍了无赖抱着大腿,害她无奈维持着‘舞姿’,甚至别开了脸的模样。这本是尴尬的,却在摄像师借位角度拍摄下,显得优雅浪漫。
  难道我如此容易被忘怀…
  第五张,这在是在A市一家着名公馆门口拍摄的,地上摆放着一只水晶鞋,旁边立着两块时间不同怀表的照片。
  我会说我们从不相识…
  第六张,名为欺骗的香水瓶静物照。
  如果我是如此健忘…
  “问你呢?水晶鞋广告怎么不去了!?”电话那头红泠说话的语气俨然一副训练期间的严厉,林瑶冬看着电脑屏幕,犹豫再三道“他让我参加酒宴……”
  红泠表情瞬间冷了,抓住了关键词问到“谁?你想去酒宴不成?”
  其实圈里试镜后的酒宴,说好听点是派对,说难听点无非是明码标价接私活的地方……多是外围女和模特。当然,也不排除正经社交聚会性质的酒宴,只不过内地少见罢了。但无论是哪种,林瑶冬这个年龄都不适合接触。
  “…没、对了,今天《爱的狂想曲》的编导亲自打给我电话让我尽快启程去签合同,我已经拿了他一半剧本了,老师可以给我安排几个助手吗?”余光瞥到门外一闪而过的身影,林瑶冬猛地盖上了电脑,岔开了话题。
  “这个没问题……至于水晶鞋广告…你下了决心再告诉我吧,我可以替你回复。”红泠叹息,换成其他艺人,她说什么都得让人去酒宴。有她红泠在,圈子里认识的怎么着也得给点面子,以后也好混。但让林瑶冬去酒宴,她没那胆子,身不由己。
  “谢谢老师了。”再聊了会,林瑶冬挂了电话出了自己屋。
  一出屋,她就和她同父异母的妹妹程莲莲打了一个照面。
  程莲莲烫了卷发,一张脸上化着淡淡裸妆,穿着一身暖黄的连衣裙,活像小巧版的林瑶冬。
  林瑶冬心情复杂极了,程莲莲却似无察觉,手上端着一盘水果语笑盈盈对着她说:“姐姐,我特意给你亲手做的,刚才看你好像在打电话,我就没打扰你。”
  “谢谢,”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林瑶冬只是轻轻点了头,接过程莲莲手上那盘菠萝,却没有尝。
  “姐姐,你、你不吃吗?”见林瑶冬没有吃,程莲莲局促不安的看着她,林瑶冬垂眸静了会,微笑道“你有心了,爸爸在楼下书房吗。我去看看他。待会让爸爸也尝尝妹妹的心意吧。”
  实际上,她是对菠萝过敏的,这事只有贺瑾一知道。可既然人家第一次对她示好,她怎么可能甩她脸色,说伤人的话。
  林瑶冬哪里想到自己端着盘子才走几步,程莲莲就摇了头挡在她面前噘嘴看着她委屈的说“姐姐是不是觉得……觉得……”
  这个觉得卡在嘴里半天说不出,林瑶冬听得头都要炸了,直想揪着程莲莲大吼一声‘我对菠萝过敏’。
  当然,林瑶冬没那么做,对上梯口贺瑾一突然出现的身影,林瑶冬灵光一闪,端着水果盘飞奔下了楼。
  林瑶冬拼命超贺瑾一眨眼,抱了下他在他耳边就低声“江湖救急,菠萝!!”
  “菠萝!谁……”贺瑾一对这词很敏感,小时候林瑶冬在他们家吃了菠萝脸上就起了小红痘,为此她还好几天没理他。
  “都不能和你抢!?”林瑶冬忙接话,贺瑾一转眼一看楼上站着的程莲莲,想明白了,当即拿过林瑶冬盘子,几块菠萝全下了肚“那当然。”
  程莲莲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禁有种不真实感。
  “贺大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贺瑾一没回答,面色不太好的把盘子放到地下。牵着林瑶冬手走了几步才转过头对着程莲莲命令一样的开口“你和林航说一声,我带林瑶冬出去玩,她晚上不回这了。”
  听着这话,林瑶冬恼了,瞪了贺瑾一一眼,可贺瑾一回瞪了她一眼。林瑶冬也不知道怎么就怂了,干脆的任着他牵着她出了林家。
  仔细想想,一旦关乎到她,他做事虽然霸道……但每次都让她很有一种被宠着的感觉。
  “你们同居了吗?”
  身后程莲莲的疑问被贺瑾一阻拦在了门后。林瑶冬听在耳,不由想多了,挣扎着抽回了自己的手。贺瑾一倒不在意,走在前面给了林瑶冬一个眼神让她跟上,林瑶冬短暂的一愣,屁颠屁颠的跟上了。
  “瑾一哥哥,去哪玩?”林瑶冬眨眼问,一脸图样图森破。
  贺瑾一慢慢凑近林瑶冬,故意吻了下她的唇瓣,又低笑“我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