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双规爱情-第1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前世到死的时候他也不曾来看过她一眼…就是用这种表情,一直厌恶她,看轻她。
  可笑前世她居然以为他想和她复合,居然以为他一直有难言苦衷…
  她都不知道他已经有了女朋友…
  既然如此…何必再给自己留着念想…
  “你走哪我都管不着?哈,林瑶冬你搞清楚,谁稀罕你?是你自己跑来我家和我玩欲擒故纵的把戏……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自甘下贱去拍什么激情戏?”一手再锢住了林瑶冬的下巴,贺瑾一冷笑连连,大拇指极重的在她唇上擦了两下,更是玩味的冷哼“这地方,都有多少男人碰过啊……”
  字字不堪入耳,林瑶冬气得扬手就挥了贺瑾一一巴掌,没来得及抽回,手掌就被他捉住还吻了下。不仅如此,贺瑾一步步逼着林瑶冬退到了墙边靠近主卧的位置,他挑着眉又接连笑了好几声道“不痛啊林瑶冬,拍激情戏有经验吗,啊,我差点都忘了,你当年在公馆玩得多尽兴,怎么会没有经验。要不也和我在床上说说话,让我看看你有多放浪……”
  说罢,也不顾周围还有贝拉,贺瑾一俯下身就要凑近林瑶冬。
  林瑶冬脑海里顿时有根弦嘣的断掉了,心中钝痛,眼里发酸,啐了贺瑾一脸口水。仰着头狠狠瞪着他道“贺瑾一,喜欢过你,我真是瞎了一辈子的眼。”
  “看,这就是你的男朋友,会在暧昧对象面前无视你所有的感受,你还喜欢他什么……”眼泪顺着眼眶直流,林瑶冬又别对贝拉说话,却不知这话是说给谁听。
  “好自为之。”没有看贺瑾一此刻的表情,林瑶冬说完这四个字,一个抬腿踢在了贺瑾一两腿之间,甩开他的手跑出了他家。
  什么时候,和他每次说话都成了这样的嘲讽,再无丝毫往日温柔可言。少有的几次相互问候,都会演变成不愉快。
  甚至,她这才知道,在他心里原来她就是一个如此卑劣不堪的形象。
  走出了大门,林瑶冬发现天上开始在落雨点,皱着眉跑了几步出了院门,一声熟悉的男音就在附近响起。
  顺着发声地看过去,院门外,不知何时停了一辆低调的黑色私家车,闵行霄静静看了她一会,瞥见了林瑶冬脸上的泪痕,走过来一把牵住了她的手“和我走。车上…躲会雨。”
  都没有问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林瑶冬有些失魂落魄,直到闵行霄打开了前座车门把她几乎算是推的关进了车里才回过神。可她刚无意识碰了碰车门,闵行霄就钻进了车里,紧紧拉住了她着急的说“下着雨你也要走?他和你说了什么,你不要信他说的话…”
  “什么?”林瑶冬抽不出自己的手,听见他的话怪异的看了他一眼,闵行霄衣服上全是雨水,湿哒哒的滴落在车里模样实在有些狼狈。
  “为什么请个假都要下山一趟来见他?我感冒了!是照顾你一晚上传染的!你先陪我啊!干嘛看他?他什么都没做,电话都没打一个关心你。他肯定还把借口推你身上了,说你关机,对…关机!”语无伦次的讲到这,闵行霄重重松了口气,拉着林瑶冬的手缓缓收回,坐正了全身都颤了会,又温和笑着捡过后座的零食袋递到林瑶冬面前“瑶冬,这是你最喜欢的绿豆牛奶……”
  隐约,林瑶冬觉得有什么不对,可最后都被手里的零食袋打散了思路。
  “你…没有去拍戏吗?”
  “……南山下雨了,外景拍不了。我担心你又感冒,问你助手你去了哪,顺着GPS找来的。”闵行霄眼闪了闪,凝神看着车窗上的水珠,强笑着柔声解释。
  “这样…其实你不用…我没事的。”林瑶冬心不在焉的回应,半天没见别墅里追出人来,她彻底失望的垂头低声问“你…能带我回剧组吗?”
  “好。”闵行霄如释重负的点头。
  天上飘着小雨,已是七月的天,一场雨浇凉了市区气温,也浇凉了林瑶冬的心。车内气息过分沉闷,生生让被阴凉气息洗礼过的车都闷热了起来。像荒芜干涸的死寂禁地,看不见的地表下藏着不愿服输的希望,它炙热疯狂,愚不可及的为一丝渺茫希翼加注全部。现在,冰凉正在一丝丝渗透进它,仿佛近在耳边的火辣辣的讽刺声也以压倒性的攻势打压住了它的所有蠢蠢欲动。
  车开过了一会,林瑶冬都不再说一句话,抓着胸前安全带别过脸望着车窗外。闵行霄盯了她一会,打开了车内收音机。
  收音机里电台节目放着一首歌,是道有着淡淡无奈又忧愁的女声。
  “你放轻声线……”
  “说过了婚姻……”
  只是两句,林瑶冬就潸然泪下。要她怎么忘记,十七岁以前,有个少年,吻过她,立过誓,用极温柔神情同她说婚姻。
  “幸运的相遇用尽大家的幸运……”
  “日落了以后……”
  “大道便会暗……”
  “你说的珍重……”
  “语气太窝心……”
  “承诺过终生的约却没下文……”
  “明明不应该牵挂你神情……”
  “明明不应该将细节辨认……”
  “明明双方都打破约定……”
  “彼此都需要冷静……”
  “怎么始终我挥之不去窝心笑声……”
  “明明不应该一再说明明……”
  “明明好应该相信这是命……”
  “明明烛光都烧化散剩……”
  “怎分开都已决定……”
  “怎么一想你始终都会浸湿眼睛……”
  “人宁愿金鱼般记性……”
  一首歌刚完,林瑶冬再也无法忍受,带着一脸泪痕看着闵行霄呜咽“你为什么要开收音机!关掉啊,我不要再听了!”
  “一路上,你有没有问过我的感受?”车已经行驶高速上,闵行霄按掉了收音机半转过脸,没看前方道路,他解开安全带凑近林瑶冬再次沉声问“你为他再哭值得吗,把他忘掉不好吗?我要怎么才能走进你的心?做你的光?那我也可以做啊…忘掉他好吗…瑶冬,把他全都忘掉。”
  林瑶冬被他越来越逼近的脸吓了一跳,但当一辆车从他们身边开过后,林瑶冬立刻伸出拳头揍了闵行霄的脸一下,凶狠的大喊“蛇精病,给我开车!!”
  她莫非两世都要死于车祸吗?!这个家伙居然在高速路上停车!!
  “……”家暴,这属于家暴!被打了一下,闵行霄老实多了,又系上安全带重开起来车,不过在几分钟后,他看了林瑶冬一眼,林瑶冬以为他又要犯二了,惊愕的回看他。
  “瑶冬……”
  “闵艺人你专注开车好吗!!”
  “不是,我口渴,能把绿豆牛奶给我一盒吗?”闵行霄说着话,目视前方,果然一副专注开车的模样。
  林瑶冬略心塞,拿过牛奶盒递过去,闵行霄接也不接,一脸极为专注的开车看路模样简直不能更浮夸。林瑶冬被他这装模作样的行为气得有些牙痒,只得把吸管插好再递到他唇边,还故意用吸管戳了下他的嘴。闵行霄也不躲,任林瑶冬戳了下后,就着她手捧着的牛奶盒咬住吸管头喝了几口,有意无意间,碰了林瑶冬指尖咬了几次。微微偏头,狐狸眼温柔的轻漾开一层温柔甜蜜。
  车内温度有些高,这细小暧昧让林瑶冬躁红了脸。想收手却又怕他再弄新花样,难以直视他那沉溺眼神,僵硬的举着牛奶盒随了他去。半晌,牛奶盒才见了底,林瑶冬赶紧收回了手,对上他那对暗含露骨意义的眼神,别开脸纠结的嘱咐“好好开车。”
  “恩。”闵行霄应道,聚精会神的盯着前方。在林瑶冬以为这事过去后,他又说“瑶冬~我有点儿饿…袋子里好像有薯片?”
  “……不,没有。饿就忍着吧。”得寸进尺,谁要喂你再吃薯片啊!林瑶冬默默忍住了开口说这句话的冲动,把塑料口袋里的薯片偷藏在了后座,堕落的睁着眼说瞎话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里的歌叫【明明】

☆、秘密

  林瑶冬开始有种错觉,一种仿佛从来没有遇见过贺瑾一的错觉。
  拿回了维修好的进了水的手机,林瑶冬却被告知里面的内存卡坏掉了。她粗略看了看,损失的多是些照片。
  巧合得简直像是上天安排。
  问过维修师傅,他说没办法复原。林瑶冬难过了很久,最后只好自己尝试找回那些过去的照片。她很少做备份,唯一一张备份过的照片就是一张被洛沉霜偷拍的她和贺瑾一相拥的照片。
  她还记得,当年她信誓旦旦说什么拍一千张都没问题,而他,故意和她说反话。
  一张就该知足了。
  的确,若是每十年一张,他们根本没有再一个十年。
  林瑶冬无法把照片上这个别扭的傲娇少年郎和前几日那个对她满口刻薄轻蔑的男人联系在一起。但想了很久,她又了悟了。
  此时你要问她,这世界上有始终如一的爱吗?
  她毫不犹豫会说,那是童话书里边才有的;现实里,没有。
  或许这就是时间,潜移默化里改变了她,也改变了他。
  当箭头光标移到照片面前时,林瑶冬有些迟疑,然而这一迟疑,她也迎来了门外准点的敲门声。
  “瑶冬,开下门…”
  怎么…喂食时间又到了?
  且从上次一起吃过火锅后,林瑶冬就发现,闵行霄其实是个饭量相当惊人的吃货…
  前几天感冒好了被他从市里拉回到了剧组里,他可以说是坑蒙拐骗的拉她一起吃了宵夜,之后又来来回回好几次巧遇,他们就成了这种吃饭搭伙关系…
  说来也是她惹的事。在知道这男人的大食量后,她准备吃晚饭的时候看见他又蹲在走廊外面幽幽盯着她,询问后才得知他那吊儿郎当的助手居然去泡吧了!她就顺便…朝他招了招手叫上他一起来屋里吃了个饭…
  显然她是忘记了他那厚比城墙的脸皮…
  这不,他这几天的饭都让她给承包了…
  “瑶冬,你知道情溪吗?”一开门,闵行霄就直直看着林瑶冬。和拍戏时候不同,他又戴上了副银边眼镜,微笑起来,好一个翩翩君子,让林瑶冬看得稍稍失神。
  “琴溪十里河滩吗?”林瑶冬很快就有了映像,有意无意的,前鼻音咬的有点重。
  那是南山独有的景区,十里河滩青山碧水。可惜拍戏并不在那取景,她也就没有去看。
  “我听这的人说,每年南山景区一到暑假的周末晚上都会有烧烤宴…”闵行霄笑着点了下头,径直走进屋里坐在餐椅上接着介绍“玩的项目也很多,听相声,看杂技表演,参加工艺品拍卖…”
  “…在琴溪举行的吗?”见闵行霄又是要赖着不走的模样,林瑶冬心底叹息一声,向他问到。
  除了一起吃饭,他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当然,偶尔对她耍赖装糊涂除外…像现在这样,唉,她可真是拿他没辙…
  “是啊,和我一起去吧…”闵行霄惬意坐在椅上,身体微微前倾,对着林瑶冬笑着邀约,一双眼里的情绪热烈得无法隐藏。
  “单独?”被他那么深深注视,林瑶冬本还没太变化的面色立刻一变,轻轻摇头算是拒绝了。
  本就身份特殊,还一起结伴出去,不就成了……约会了么。
  “我似乎并没有这么说啊。不过瑶冬,如果这是你朋友的邀约你是不会拒绝吧?不肯和我单独出去,是不是说明现在在你心目中,我已经不是朋友那么简单了?或者说…你是在怕什么…怕你会爱上我?”闵行霄没有失望,靠在椅上细细分析,想到这一可能,他失声笑了起来。
  “歪理!我…”对于这话,林瑶冬下意识就开口反驳,可刚说两句又对上了他那对闪亮的温柔双眸,脸一热,莫名不敢直视他,鸵鸟般的埋下脑袋。又气愤自己的行为,恼道“算了,我不和你争论这些没有用的。我说得很清楚,我之所以答应和你去C市的理由,就是为了说服你爷爷放弃这种不靠谱的婚姻利益交易。”顿了顿,林瑶冬站侧了下身,让出了大门的位置再看着闵行霄道“如果我这些天给你了什么错觉,以后几天…我们还是保持距离吧。”
  如果继续让他这么磨下去,林瑶冬想,或许真的不太妙…
  被下逐客令,闵行霄顿时笑不出了,拿出自己手机垂头看了起来,好一会他才又开口“瑶冬,你不喜欢我们的婚约。好…可以,我也能理解。但是这件事我从没大肆宣扬,也更没有仗着这个身份对你做过分的事对吧?只是一起结伴玩,你还怕我对你做什么吗?”
  “再打比方说,这次你能说服爷爷退了婚,下次…你又要说去服谁呢?”说到这,他把手机放在了桌对面,垂下头,让林瑶冬看不清他的神情。
  “…你在威胁我吗?!”林瑶冬心悸了一秒,立马警惕了起来。她之前并没有想过,如果真的退婚成功,那么是否还会有下一次……
  “我哪舍得啊。”闵行霄轻轻摇头,又点了点桌上的手机抬头道“我也说过啊……我是有事相求。瑶冬…不如你先过来坐下,我们慢慢谈。好吗?”
  闵行霄脸上神情淡淡,看了林瑶冬一眼后,他又把注意力全放在桌上手机屏幕上,露出极浅的笑意。见他这样,林瑶冬心里更疑惑不安了,犹豫着还是走近了他,在他对面坐下把视线也落在了他放在她面前的手机上。
  手机屏幕上,正是前几天林瑶冬看到的飞机失事的后续报道,但上面写的信息,让林瑶冬整个人都起了一个冷颤。
  “我告诉过你我是C市人,我爷爷是C市行政议员。前几天是C市回归日,我本应该提前回去帮爷爷的,我还预定了这班飞机的机票……”
  “可我一想,爷爷认识的人,都是堂哥需要认识的。我的身份去那些场合,未免有些…给人看笑话了。”
  “实话说,我也打不定主意,正巧,在我决定走之前的几天,看到了你新发的一条微博。”
  “无论你愿不愿意相信,我一直,都没有停止喜欢你。所以,既然知道了你的消息,我一定要来见你。”
  闵行霄说完这些,向林瑶冬看去,只见她脸色苍白的抬起头,把手机推回给了他,颤抖着唇问“你是说,如果你没有看见我的那条微博,你已经……死了?”
  “恩…死了。”闵行霄轻描淡写的回到,没注意到林瑶冬愈发苍白的脸孔,拿手机的手偷偷上移握住了林瑶冬的手,察觉到她没有退缩,更是心情愉悦的继续说“所以,就当替我庆祝一次吧?和我…至少约会就这一次…?”
  “…对不起。”林瑶冬又摇头,抽回了自己的手掩面深深呼吸。熟悉的三个字再次让闵行霄笑意顿散,盯着林瑶冬眼神逐渐多了些阴郁,他起了身正预备继续说话,林瑶冬又接着摇头说“我不知道…对不起,害你就这样死掉…早知道,早知道只要发一条微博,就会救你…”
  她前几天还想着,希望他和前世一样从不出现…她怎么也没料到,不过就是一条微博。一个人就因为这样的一个原因,免于死亡。
  前世,电视剧未开拍前,她没有写过微博稿……
  她少写了短短几字,一个人生命就这样消失,林瑶冬实在承受不了这样难受的心理压力。掩着脸难受的摇头。
  没有比她更能清楚这张飞机事故的了。重来一次,她也做了些提醒,但没有用,该发生的依然发生。不能改变也就算了,单凭她无法改变这些东西的。在刚才以前她都是那么想的。可看到后续报道上死亡人数竟然减少了一个的时候,她是真的……
  无法承受。
  “好了好了…别哭…”慢慢拉开了林瑶冬手,闵行霄叹息着用手擦去了林瑶冬脸上的泪痕,温柔低语“我告诉你这个,是想让你和我一起去吃烧烤。我想和我的救命恩人庆祝,不是看你把错揽在自己身上歉疚。”
  “瑶冬,虽然以前也看过你在我面前哭过几次…但这一次,我很开心。”抹匀了指尖的泪珠,闵行霄垂眸轻笑,视线移过手机上凄惨新闻时,眼眸里的幸福也丝毫未退,反而愈加浓厚。
  林瑶冬不知该如何接话,心里的震惊、迷茫、恐惧的情绪不断交织着,让她感觉非常压抑。
  飞机失事这件事,她也做过努力,但都没人听。偏偏她毫不沾边的一句微博,一个人就活了下来,她算是改变了什么吗?
  是啊,已经发生好多和前世不同的事了。这是怎么了呢,这一切都只是蝴蝶效应吗?
  因为一个细微得不能再细微的不同举动,然后一切都开始慢慢偏移,最终走到一个未知的结局里。
  她究竟是到了另一个世界,还是重生?如果这是时间倒流,她为什么会回到这个时候?她知道的接下来一年内所有的大事,是真的吗?这种能‘预见’的感觉让林瑶冬莫名感觉很糟。
  因为在她记忆里,贺瑾一这时候绝对没有什么女朋友,所以即使前世的她在眼睛受伤后仍然爱得义无反顾,自持青梅竹马的身份对他说教。直到最后,她才彻底觉得累。
  就算世界里已经是一片黑暗了,她也一遍遍在黑暗里想着他的轮廓。从豆丁的,少年的,青年的。可播通了电话,她却率先听见他很困乏的说‘……能不能别再烦我’
  那一刻她忽然就想,要是没拨通这通电话多好。
  他让她岁月如歌,却也让她爱而不得……
  无论如何,林瑶冬也没料到。有朝一日自己去他家,会被一个从陌生的女人挡在门口……甚至她还在那女人的目光下心虚不已。
  很快的,林瑶冬又自嘲的一笑。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他会有自己的生活,她也知道了她前世一直坚持的不过是自己在自欺欺人。
  前世今生,哪个他都是不愿分心关心她的了。真相就在心底,她亦不敢深想。她也不想再去辨认那段虚幻的未来的真实性。
  且不提她现在无非也就是一个没什么实权的豪门千金,婚姻都不能自主,其他的,想那么多又有什么用呢?也不知…这男人能不能先退婚?
  林瑶冬开始调整了自己的心态看向闵行霄。
  很特殊,那种本会消失的人因为一个她小小的举动变了人生轨迹的感觉…像是冥冥中承担了一个人全新的人生…而这个是个秘密,只有他们两个人才会知道的秘密…
  闵行霄前半身都趴在了桌上,偏着头静静看着她,隔着镜片,他两只棕色狐狸眼里的镀上了一层朦胧,那忧郁模样似乎是看了她好一会却又得不到关注一样。对视的刹那,他笑了笑,两眼绕着林瑶冬打转,眼底丝丝情意毫不掩饰的浮动了上来。有句话说,眼睛是人心灵的窗户,林瑶冬一直不觉得自己看人眼就看出人的性格,她眼不够毒辣。她只是觉得,他那双眼,像极了晚江渔火,若隐若现的星星点点光亮在那双棕色眼眸里忽闪着…非常漂亮。
  良久的对视,氛围变得温馨暧昧起来,林瑶冬本能想逃开。可还没等她站起身来,闵行霄就拉住她的手,在她越发紧张的目光下站了起来,几步走到她椅子旁,弯下腰伸出双手圈住她,眯着眼把脸凑过来一口咬住了她的唇瓣,轻轻嘬了一下,发出一声极短的啾声。
  林瑶冬气极了,没想到闵行霄突然来这么下,被强吻她第一反应就是要挣扎开。哪知道她刚伸手推了闵行霄一下,他更是变本加厉,干脆的抬起了一条腿,膝盖使力压住了她大腿,双手捧着她的脸,垂头伸出舌头钻进她的唇里就开始重重吮吸起来。
  “啪——”门边,方小婉提着的四人份晚餐都掉在地上,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嗬~这是…感谢你救命之恩的吻。”见来了人,闵行霄只能收敛,单手还揽着林瑶冬的背,附在她耳边故意压低了语气,细声吐字。
  谁要你谢了??!!林瑶冬被他这话给气得,又看见门边方小婉用一副‘艺人你用不着想不开去勾搭男演员吧?’的表情看着她,心里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来。
  “方小婉,从今天起不要给这家伙带饭了!”林瑶冬狠狠推开了闵行霄,气愤的边擦着嘴边用眼神瞪着闵行霄冷嘲“真没想到闵艺人你食物谱里还有人这一栏,逮人就当白菜啃!哼,我看你上哪都不愁吃!出去吧!”
  “好好,瑶冬,晚上一起吃烧烤……”
  “哈?什么、谁要去啊!?”林瑶冬瞪大了眼惊呼,没想到闵行霄还能那么无赖的当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的说话。
  “你和我啊。”闵行霄这话说得那叫一个顺溜,一脸自然好似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
  “…小婉,赶他出去!”林瑶冬挫败的捂额。喔,这家伙、这家伙他真是又一次刷新了她的下限!

☆、伤与谎言

  七月正值梅雨季,A市南山上好持续几天凉爽的飞雨让前来避暑的旅客们连连叫好。然而另一边,身在南山温泉馆附近片场的剧组人员们心情却是恰恰相反的。
  “大家今天都散了吧,都收工啊……”眼见着差那么一条就能收尾,天上却又开始落下了豆大的雨。本剧的副导乐艺无奈的把光板往身边一放,垂头散气的疏散了正在片场里忙绿的众人。
  南山是本市避暑胜地,风景优美雅致,唯一可惜的就是天气多变。落一场雨,那温度可就骤降得能凉到人心骨里去了。被突降的寒意冻得起激灵,林瑶冬直呼气暖手,一听到收工,她连忙起身,落下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