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双规爱情-第1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闷鸺ち椋盅焙羝郑惶绞展ぃζ鹕恚湎铝舜钤诩缟系耐馓祝⒄似蹋窒蛏肀呷丝慈ァ
  “真遗憾,我们的戏份又下雨拍不了了……”闵行霄这样说着,脸上并无遗憾之色,勾着浅淡的笑意拉上了林瑶冬那件落下的外套轻声问“今天收工没事的话不如一起吃个饭?”
  林瑶冬脸微僵,忽而失笑道“你要穿这身和我一起去吃饭?”视线在闵行霄老旧T恤上几道划破的口子上转了转,林瑶冬摇着头递回了肩上的外套对他指了下场记“行霄,不如你先把戏服换了再和我说话怎么样呢?”
  “真的?”闵行霄语气显然有些不相信,林瑶冬却也没多说,背对着他点了下头牵着方小婉去了自己的化妆帐篷里。
  直到彻底隔绝了身后那炙热的视线,林瑶冬才放松下来,摸了把鼻尖,竟全是冷汗。
  上次闵行霄的单独邀约她没敢应,于是这几天,偶尔她想出旅店跑步透气,一开门,总会看见他就蹲守在她对面,盯着她的门…不但如此,这三天,一旦拍戏完工,他就以顺路为由让她和他一起走,任她找理由推辞也当没听见。说难听点,林瑶冬觉得他这种行为就和狗仔队和跟踪狂简直没什么区别。
  而且,他现在和初来乍到时那行为作风简直判若两人。因为总是一起走,剧组里已经有人讨论他们的关系了。他居然毫不收敛,当着导演面就说他是在追她。他这话一出,她就知道前期宣传准压他们身上没跑了。有了导演和宣传方的施压,她再怎么想疏远他,起码近日在剧组里她不能做得太过分……
  若他那么说真是意外也就罢了,可之前他们一起去火锅店他都会注意,又怎么会在剧组里如此不加遮掩的高调行事宣布?林瑶冬想,他这么做,明显是……故·意·为·之!
  这个心机男!真是拿她的退步忍让当默认了不成!林瑶冬越想越憋闷。
  换下了戏服调理了会气息,林瑶冬勾起了自家萌妹助手的下巴,用假音道“跟了本座那么多年,本座最信任之人莫过于你!现在本座要给你个任务…”
  “…主公请说。”方小婉嘴角抽了抽,拱手作辑配合自家艺人犯二。
  “门外有名来自C市的探子,你乔装打扮一番,拿着本座的信物引开他…”林瑶冬边说边把自己醒目的手机交给了交给了方小婉。
  做这种事的次数不少,多半是躲避狗仔,没想到如今她还要用这招躲别人了。她今天说什么也不会再和闵行霄一起走了。她想好了,今天支开了他,她就再换一家旅店住,省得每天出门都看见他蹲在门口……盯着她。
  一想到清晨时他打量她时的眼神,林瑶冬就止不住的一阵毛骨悚然。帐内四下安静得过分,丝丝说不清的寒意开始向她围拢。林瑶冬不知怎的又莫名心悸。
  夜幕初临,细雨肆意在空中飘飘洒洒。南山脚下市区的某公馆里,最靠窗沿的偏僻角落正上演着一场若无旁人的活色生香。奇怪的是,周围时有形形色‘色男女路过,却都只是暧昧一笑并未阻拦。更有一人,两眼盯着窗外拿着酒杯就坐在他们身旁,任那身边女子娇吟声入耳也未有半分动容。
  许是觉得这样无人关注太过乏味,那上演活色生香的女子突然的向旁一倒,一双勾人的媚眼轻眨着浓密的睫毛,手缓缓摸上了一旁面色冷凛的男子大腿轻吟道“太子爷…外面能有这儿好看?”
  话过了半分钟,男子依然继续把玩着自己手里的酒杯,漠不关心的神态。仿佛什么也撼动不了他一般。当然,若不是他的眼神因为大腿上的手稍稍动了下,旁人大概就会以为他真的什么都没听见…
  “太子爷…”女子吃痛的皱了下眉,强笑着又扯了扯男人睡裤裤管,那半带诱惑的语气里不知何时开始夹杂起了隐隐央求。若是有人细看便能发现,之前和这女子一起上演活色生香画面的男人,手里正拿着一块极小的控制器,也不知道是做何用处…他每每按下,那女子表情就更苍白几分。
  “闭嘴…”神色不耐的抖开了睡裤上的手,男人将酒杯中的烈酒一口饮尽,大概是后劲有些大,他横倒在软皮长椅上,合上眼竟直接在上面睡了过去。
  他这样的举措,让周围几个穿着时尚的男人面面相觑,交换了会表情都颇为无奈的摇着头走了。谁也未注意到的,那手拿遥控器的男人同远处某人换了下眼神,轻轻点了点头。
  这角落里格格不入的安静,另一头处却是一派热闹。
  红灯绿酒,食色男女说得大概就是这番景象。入眼处,最惹眼的非一对男女莫属。男方是国内知名大腕沈澈,而女方,似乎是最近迅速爆红的女星。
  那女星穿着一身晚礼服,貂毛披肩半遮半掩垂在身前,醉眼迷离的骑在沈澈身上,令人沸腾的是她那身礼服裙摆已经被提到了腰间,紫色的三角内裤完美包裹着玉臀,如此令人血火上涌的尤物,让人不禁恼火的想拍开她大腿根那只纤长的手,好亲自上阵,好好怜爱美人一番。
  有不少爱美者上前,却皆在看见两人胸前那枚黑亮的宝石胸针后,退步不甘的嘘声观望。
  这公馆里有几大规矩,一则无胸针不能进,二则配有宝石胸针的会员能享受公馆最顶级待遇,可想要拿到宝石胸针…那条件和途径一般人根本无能为力。
  就只看胸针,他们也懂这不是他们能惹的对象。当然,虽说是明白了这一点,留下来看热闹的人还是不少,毕竟这女人身材火辣,是个极品尤物。谁也没规定说不能碰还不让看啊。
  嘘声阵阵,这对男女倒毫不在意,慢悠悠的在彼此身上探索着,就是不到最后一步。
  “怎么这么吵?”耳边隐隐有人拍掌嘘声,贺瑾一翻了个身从长椅上起来,视线正对上另一头香艳的画面。
  匆匆看了一眼,他眼里困乏之意俱无,只余下化不开的厌烦。眼瞥到一旁站着的贝拉,他又垂下头冷淡询问“贝拉,这些天我对你怎么样?”
  “瑾一对我很好啊。”
  “那我要你做件事不过分吧。”话那么说,贺瑾一却是没问贝拉的想法,懒散的靠在长椅上冲远处的那对惹眼男女一指“看见那个被女人压着的玩意了吗?给我让他出丑…敢么?”
  “啊?!”贝拉微张口,脸上惊讶为难之色一闪而过。
  “你这是什么表情?做不到我们就分手吧。”迅速别开了脸不去看那张相似的脸,敲着桌上的空酒杯,贺瑾一漫不经心的又说了句。
  这令人尴尬的气氛没持续多久,之前手拿遥控器的男人压低了声,在一旁干干的笑了声“我说太子爷,何必为难一个姑娘?以前我还不信…这圈里都听说你初恋女友和沈澈那明星睡了,真的?”
  “…”回答男人的是贺瑾一危险的沉默。
  男人了悟似的点了头,怎么看都有些缺心眼的味道。眯着眼也向那热闹之地望去,嘴里还细声低语“哦原来是气不过…”
  这话一入耳,贺瑾一立即反口“有什么气不过的,不过一个女人…我,只不过是看不顺眼他那种每次都捡人用过的货色的窝囊废……”
  “哈哈——的确!对了,瑾一哥,听说前几天林家大小姐找过你,为什么啊?”
  “能为什么?欲擒故纵咯…谁稀罕她…”
  “听说最近三象国际经常开盘就跌…她来找你莫不是…”
  “玩的时候提这些你扫不扫兴?!”贺瑾一还是漫不经心的语调,可任谁都能听出他语气里难以掩饰的失望。男人微微眯眼,又冲贝拉换了个眼神。
  这一切,埋首看着手机屏幕的贺瑾一自是没看见。
  “她在哪?”绿野郊地小雨纷纷,男子为女子打着伞这种美好意境却被男子那声质问生生变了味。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无耻跟踪狂!把墨镜还给我!”方小婉说着,伸手抢闵行霄手上那副本是林瑶冬的墨镜。
  之前,她换完装出来后。果不出她家艺人所料,他一见‘她’就过来了。她假意打电话垂头不和他搭话,他也只拿着伞不插话,可也不知哪里出了错,走了还没几分钟他就突然站到了她面前冷着脸把她墨镜给摘了。这才发生了刚才那一幕。
  “我不是跟踪狂…”闵行霄摇头否认,看着手里取下的墨镜,心里无端竟有些发凉。方小婉对他这话压根没好脸色,见他发愣立马拿回了自家艺人的墨镜,想也不想的讽刺道“你这行为有区别吗?”
  “那你呢?你这是做什么,是她觉得我像跟…”墨镜被抢了回去,闵行霄还是下意识的握紧了拳,望向女子试衣帐篷向方小婉发问。他的话未完,方小婉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声声小黄人嬉笑声在雨中声格外清晰诡异……
  “谁的电话?”闵行霄这样问着,直接一个伸手就把手机拿了过来,见到手机屏幕上‘方雅琴’的名字,微皱起了眉,厌恶神色一闪即逝。
  “还给我!你这跟踪狂,这是我们艺人的手机!你干什么!”方小婉被他气得不行,想抢回手机却被他直接把雨伞塞到了手里。这还没完,方小婉正待再次尝试抢回手机,闵行霄这回直接按了接通键。
  天,厚颜无耻!方小婉恨不得用手里雨伞一把砸向他。或许是看见了方小婉神情,闵行霄提高了些雨伞,开着免提放在了两人面前。
  方小婉突然悟了前些日子为何自家艺人总是一脸憋闷的表情……
  “瑶冬啊,我是瑾一妈妈,最近拍戏很忙吗?有件事,我想只有你能帮忙了……”那头温婉的声音动听入耳,方小婉正要接话,不料闵行霄竟嗖的抽手,瞬间窜出了雨伞下面对着那头就回道“啊,不好意思,我是瑶冬的……助手。方夫人是吧?有什么我可以替你转达。是这样的,最近我们艺人行程很紧,她现在都还在拍戏呢。不如您告诉我具体什么事情,我可以调换下她接下来的行程安排啊,等一会她拍完戏了,也方便很多,你说对吗?”
  这下,方小婉才明白,这男人压根就没想过让她说话。她气恼的追上去,可没跑两步,她的手腕就被赶上来的邓中一把捉住了,动弹不得。她愤然的皱眉,腰间却忽的被什么抵住了,她恐慌的睁大了眼,听见耳畔低低一声“嘘——老实待着。”
  这下,方小婉只能举着雨伞眼睁睁看着闵行霄在几米远的地方瞎说话。腰侧如匕首抵着的触感,让她几乎快要吓得掉泪。闵行霄免提声未关,她也无心详听。
  “喔?你是新来的助理?瑶冬最近行程很忙?这几天瑾一这孩子给她电话也没接过,都是关机。”
  “因为新剧刚开拍。我们艺人的确有点忙,电话方面可能没注意。原来的方助手最近感冒请了假,我是瑶冬的临时助手。”听出了方雅琴话里的怀疑,闵行霄面不改色的接着编着话。
  “是这样啊。那等她拍完戏你就告诉她……瑾一已经很久没回过家了,我人在外地,他和他爸…总之,她能帮忙找找瑾一就帮帮找找吧,赶紧的劝那孩子回家一趟…你说,再怎么忙,毕竟从小长大的情分,怎么就一星期都疏远彼此呢……”
  “一个星期?的确是不好,这样吧,我现在就安排下行程,之后我再给您回复。”忍住了想挂电话的冲动,闵行霄眼里温度更凉。
  “好,对了,你叫什么?”
  “我姓闵。”也不知想到了什么,闵行霄勾起唇角,眼里阴鸷毫无掩饰,看得方小婉吓得直掉泪。
  “闵助理,你记得一定要和瑶冬说,谢谢你了。”
  “不用谢,毕竟被喜欢的人疏远三天,我就到了极限。何况一星期呢…你放心好了。”嘴里话浅浅淡淡,仔细听来无半点尊敬之意,说完话,闵行霄也没管那头还要说什么,径直挂了电话,缓缓走到了方小婉身边。
  “你是个好助手,你说,这种拖累艺人、让她不管不顾自己的工作去找一个都是成年人的人!这种事,方助手,你觉得,瑶冬有必要做吗?”他一边说,一边当着方小婉的面点开了手机,一下拖黑了几个人。做完这些后,他又半歪着头,双眼如同看死人一样的盯着方小婉,诡异的笑着送上了手机。方小婉直觉得自己像是被掐住了脖子,呼吸间喉咙都是紧扣着无法放松的。好半会她僵硬着摇了摇头。这一摇头,腰间抵着的硬物才被人抽走。方小婉颤栗着回头张望,只见邓中手里拿着的……只是一个手机。
  卧槽,她刚才居然被一个手机吓得哭出来了!?
  “你告诉她,我不是什么跟踪狂,我只是没追过人,如果她讨厌我这样…不必这么做,我可以换一种方式…我会通过她考验的…没关系……”趁着方小婉哭笑不得,闵行霄把手机交回给了她,说完这些话他再次冲进了雨里,冒着雨走了。
  留下站在雨中撑着伞的方小婉低头看着手机。
  算是任务成功了?但…是错觉吗,那男人话里逻辑…似乎…不太对劲。

☆、爱与委屈

  这还是重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美景,林瑶冬摇下了车窗感概。之前忽来的一场雨仅仅持续了十来分钟。雨后见晴天空映射出道道彩虹。夕阳西下,这黄昏晕染后的山色得格外醉人。
  很可惜,尽管处在这样的美景下,林瑶冬还是没心情停留下欣赏,对从旅舍出来的方小婉摆摆手询问“怎么样?”
  “林小姐,现在正值暑期旅游旺季,离着剧组稍微近一点的旅店基本客满。像这样剩下来的旅舍,卫生环境和安全系数都太差强人意了点…而且,这里人太多了。我还是认为我们之前住的旅店比这好一些。”方小婉没掩饰自己对旅舍的不满,走近了车窗边挡住过往人的视线平静叙述。
  她这一挡,正好挡住了旅舍院里拿着手机大玩自拍的游客视线,林瑶冬微怔,随即迅速戴上墨镜,缩回车座上“…先上车吧。”
  “林小姐是不想和闵艺人一起一个旅店吗?”坐回了车内,方小婉并未急着走,转头对林瑶冬问到。
  “也不算是,但…”林瑶冬语气一顿,没有继续说下去。这几天,无论是到剧组工作亦或是收工后,总是能够‘巧遇’闵行霄。她没忘记那天闵行霄的行为,老实说,在那以前或许她会信闵行霄说的话。例如有事相求啊,不会做过分的事啊。可是,任谁被一个不算熟悉的男人强按在椅子上舌吻之后,都会感到抗拒和害怕吧。
  谁知道他还会不会继续对她做什么呢?毕竟他们之间可是有着婚约,就算到时候被他生米煮成了熟饭,林航说不定也只是把她嫁出去罢了,林瑶冬一想一阵透心凉。
  她想退婚,但这种事情,她根本没有办法对别人说。
  前世林航对程莲莲的宠,对她的不闻不问相当分明。他说他愧对于程莲莲,十几年未曾照料过她,该补偿那些年她未尝过的父爱。他疑她心狠手辣,为争回贺瑾一对手足姐妹使计陷害。
  天知道她虽想过争回贺瑾一,可却一直未曾对她用过半点肮脏下作手段。但不论她怎么解释,他终是不信。
  她是从小耳濡目染各色钱财权望的世故大小姐,她是遗落市井却性格纯真的二千金。林航和他心里是否是那么想的呢……
  ‘她比你好。’
  摇上了车窗,林瑶冬缩坐在座位上,头靠着车窗低声道“先开车。…那无赖不是说了要换种方式吗?应该不会…再……”
  后面的话,已是听不见了。方小婉看过去,只见自家艺人双手架着墨镜,闷不吭声的看着窗外。
  车行驶了一会,林瑶冬才开口,小声的问“他还没有给我打电话来吗?”
  并没有问这个他是谁,方小婉沉默良久,低着头闷声“没有。一通也没有……”
  话音一落,如约听见了林瑶冬低声啜泣在身后响起,方小婉静静听了会,最终忍不住转过头道
  “但是——”
  “沈澈,你找我有什么事?我助手说你之前就有找过我,那会我还在拍戏…不好意思。”从手机那头传出的声音久违的温和,握着手机的男人扯了把嘴角,眼里残留着的希翼微光尽数全灭,没有回应一句话,他高举起了手机,在数人围观下把手一松,让那还通着话的手机掉入酒杯里。
  “哇——”
  周遭人哗然,指着手机真正的正主连退了几步,生怕一会儿会发生斗殴事件波及到自己。然而那手机的正主并未动怒,手搭在身边女人肩上,一边把玩着她的头发一边笑道“宝贝,你说这女人要是连一个男人手机都拉黑了,那得有多讨厌他啊?”
  “这……”被困在两个男人之间的女人僵硬的动动唇,低垂下头不去直视眼前穿着睡衣同这环境格格不入的男人。就是这个穿着睡衣的男人,他是当今A市房产界太子爷,更是这公馆真正的主人。
  对峙气氛愈发剑拔弩张,贺瑾一跃上茶几一脚踢开还泡着手机的酒杯,俯视着两人极不客气的喝到“滚出去。”
  ‘想想我们一起拍戏那会,那小丫头就爱缠着我逛街……是我疏忽了她的那些言行举止,没想到,要让她借着酒劲来向我表心意。’
  ‘不瞒夫人,您儿子这个手术,成功率最多……只有三成。’
  ‘贺大哥,把我当作姐姐,让我在姐姐不在的时候照顾你,好吗。’
  “林小姐——需要改行程吗?”
  “不用…电话那头太吵了,沈澈可能是在酒吧喝多了不小心碰到了手机。不提他那人了,想着他就烦心。这都到旅店了吗?”林瑶冬摇了摇头,挂断了手机向前望去。
  山路崎岖,从旅舍到旅店的路上没少颠簸,手机信号也不好。本想着一会回了旅店再打过去,没想到沈澈先来了电话。他不说话也罢,反正该还的人情她也都还了。更不提他还算计过她……想到这,林瑶冬撇了撇嘴,心底那种厌恶跟委屈更浓了些…闷闷看着窗外景色许久才缓和过来。
  天已经灰了下来,车减下速来开得很稳。景区的旅店算不上太高级,不过当地人加盖了几层的建筑,就连停车场也不过是露天院子罢了。
  露天院子里附近还种有蔬果,平时清早出门林瑶冬偶尔能看见这的业主穿着一身简单的行头坐在那田旁边的摇椅上啃西瓜,好不惬意。
  也就是那么不经意间瞄了眼,林瑶冬脸上表情一下全卡住了。
  莫非……那男人嘴里说的换种方式就是把从门口盯着她这事改成在院里盯着她吗?
  隔着数米远的距离,林瑶冬看见闵行霄就站立在田地边上,他身边摇椅上躺了个老大爷。发现了林瑶冬隔着车窗的视线,他双眼一柔,手里帮着老大爷打着扇的动作就那么慢了下来。
  “你回来了。”
  林瑶冬看着他笑容一愣,差点点头。回神过来,尴尬扯了下唇角问道“你在这干什么?”
  “我一直在等你……”闵行霄把扇子放回了老大爷肚上,拍了把脸颊,温声轻语。
  闵行霄这话一出,林瑶冬脸噌的发热。当然她也没落下闵行霄的动作,隔着几米远也能看见那田野地旁边的蚊子猖狂的飞在空中,而他就还是站在那,盯着她似乎在犹豫该不该上前。林瑶冬没由来的一阵羞愧内疚,她感觉早些时候躲着他那事大概是伤他心了。
  林瑶冬还想着该不该道歉,闵行霄就走了过来,拉开车门把懵傻了的方小婉从司机位上拉了出来,又一把锁了车门直接坐下了。林瑶冬又气又好笑,不知怎的就想起了一星期前他在她房间吃饭,堵着不让她走的画面了。
  闵行霄一坐下,就转过身看向了林瑶冬,眸底幽光一漾,勾唇笑着“和我谈谈。”
  没料到温和少年郎又变身成了腹黑狐狸,甚至还被他堵在了车里。林瑶冬仅存的一点欺负弱小的心理负担一下就没了,双臂环胸挑眉扫了闵行霄一眼“行啊,你想谈什么。”
  “婚约。”说完这两字,闵行霄放松的靠在座椅上,半眯着眼望着林瑶冬道“你想让我们婚约作废失效对吧?”
  林瑶冬深深皱眉,现在的闵行霄,周身都散发一种让人胆寒的气息。
  “可我想让我们婚约生效呢。”闵行霄语气相当温柔,摸着车前视镜里倒映着的林瑶冬的脸轻轻笑着。
  他这一举动林瑶冬当然看见了,她相当悚然的挪了下身子,垂下头尽量平静的说“我不想结什么婚,更重要的是,我不喜欢你。”
  “话别说太死!”几乎在林瑶冬话落的瞬间,闵行霄就立马冷冷的接话。又转过了身对林瑶冬伸出小指头勾了勾“瑶冬……不如我们定个约定吧。”
  “约定?”对上闵行霄镜片后的掩饰不住的热烈贪婪眼神,林瑶冬一怔,无端生了种宛如同恶魔对视的错觉。心底隐隐有着声音叫她停下,但被闵行霄疑惑玩味的眼神一激,她也不知哪来的傲气偏头一笑“凭什么?”
  “凭我能打电话告诉爷爷我非你不娶不然此生孤独终老,让他站我这边不让你退婚。”闵行霄满是无辜的眨眼。
  林瑶冬被他这话给噎住,气得直瞪他“你这个!!”
  “但是——我知道这样做你会讨厌我,我不能那么做。”闵行霄再次开口,温和眼神注视着林瑶冬,哪有之前半分无赖劲。小指伸在她面前晃了晃又道“你想为让婚约失效努力,我也同样,我会为了婚约生效努力。在和我回C市之前,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