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双规爱情-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他所认识的林瑶冬,很强,也很……傲慢。
  是的,傲慢。
  早在当年,她熟悉这个圈子规矩,扰乱了他其实本在计划内算计好的事。那之后,她也一直不曾解释过给那些人。
  其实他也懂,她是没把别人对她的忌惮当回事,甚至某种程度来说她也需要这种威信。帮他,也纯粹无心之举加个顺水人情。更多的,却只是他自己的臆想。
  不然,她不会远远的走,一个眼光也没曾给他。
  ‘我保证,这就只是我们一个跳板而已。’
  这几年,他思来想去总算理解透了她那句话。若是他一开始没赢得和阿拉丁那场最终比赛,也就根本没有走进她心中的契机,更不可能听见她那么一句话。他就只是俗话所说的一个利用工具。替她捉了几个廉价劳动力的一张牌,而已。
  这样傲慢的她,光等,是等不来的。
  “时间不多,你要尽力而为。时间很久,你会水到渠成……瑶冬,这是你有次上综艺时候说过的话,我一直都记着……其实说句不太爱听的,这次我也想好了,我不会让你再离开我,我……”
  “zzzZZZ……”
  “……”

☆、移情

  俗话说得好,伤筋动骨一百天。林瑶冬因为脚上的伤又申请了假期,什么时候估摸着腿上的青消了,她就再回剧组拍戏。
  拍开了意外砸在脸上的还响着闹铃的手机,林瑶冬痛苦的捂着脸去了卫生间一翻洗漱后出了门。门对面,已经没了闵行霄无时无刻的蹲守‘巧遇’了。林瑶冬惊悚的发现自己居然有那么点说不清的失落,顺了口气,站在走廊外做了会热身运动下了楼开始晨跑了。
  昨天,闵行霄还真是把她从山顶背下来了,足足走了将近两个小时的山路!她也忘了是什么时候在他背上给睡着的了,记忆里模模糊糊记得后来他好像说了什么,却也不知道是梦还是现实。唯一最清楚的印象就是她想要走之前尝尝那的水到底是不是甜的,然后,摸到了那水沁骨的凉。一转头,闵行霄那厮还光着上身,神情温柔的看着她只问了一句,甜不甜?
  她真的从未有过那种感觉,感觉自己像是一个累赘,像是一个任性到极点又自私的人。这让她非常内疚,也非常……感动。
  现在,她唯一想做的就是尽快让身体好起来,不要再拖累剧组的进度,不要想其他事了。
  出了旅店门,林瑶冬本是小跑着的身子因为院田野旁的身影一下顿住了。
  那家伙他怎么不去拍戏?等等、他在干什么?莫非…给老大爷打扇还成他日常任务了?
  顺着林瑶冬视线看过去。那田野边站着的,可不就是闵行霄。只是他这次却没看见林瑶冬,拿着把扇子背对着林瑶冬又在那给老大爷打着扇,林瑶冬满是纠结的看了会,没好意思打招呼,绕院子外跑了圈又重新回屋了。
  回了里屋,被丢在床上的电话刚响完最后一声,林瑶冬稍微一愣,迅速跳回床上,看了眼来电人,迅速回拨了过去。
  “嗒——”似乎还觉得此情此景不够紧张,门口,又猛地响起一声脚踢门槛声。林瑶冬被吓得手一抖,转身看去,闵行霄抱着一个西瓜进了屋,静静看着她的动作,好像呆了似的。
  这样对视了良久,林瑶冬终于也听见手机那头的男声传了过来。
  “谁…的?”闵行霄阴沉沉的问上了一句,惹得林瑶冬怪异的瞄他一眼,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开口“艾总,好久不见…不知道您今天找我有什么事…”
  这艾永智是宣传方的总BOSS,听说是个生意人,平时老爱让人叫他老总摆摆架子,为人又俗气,特不太受明星们待见,所以平时剧组里也老不见他人影,但他今天怎么会突然给她打电话?
  “小冬妹妹啊,我听导演说你受伤了?这…拍动作戏受的伤可要好好养啊。在拍戏期间在剧组受了伤,太令人痛心!简直太令人痛心了!”
  “呃?艾总,我不是……”
  “不要说了,这事!!!必须写微博上去,像你这么敬业的好演员,就该让更多人知道。”
  “……”
  一番话下来,林瑶冬也听明白了。艾永智是要拿着她受伤做宣传呢。挂了电话,把伤照发了过去,林瑶冬满脑晕乎乎的。
  这次找的宣传方真是百里挑一的奸猾啊,连受个伤都能做上文章。嘛,算了,一会去看看她微博被他们登着发了些什么吧,总觉得不太放心……
  身边闵行霄一声轻咳,林瑶冬思绪骤然被拉回,回看着他轻声到“怎么这么看我?…炒作而已,你…没见过吗?”
  说起来,闵行霄也是才接触拍戏,这些事应该不太了解吧。果然的,闵行霄摇了下头。不知怎的,林瑶冬觉得他的样子,比上之前,更像是松了口气。
  莫非他是紧张?林瑶冬被这猜测弄得一阵脸热。要说紧张,她才是…
  “我给你摘的…”闵行霄拍了把桌上的西瓜。
  “摘的?”林瑶冬没错过他话里的重点,走到餐桌面前看着他拿来的这个西瓜。
  这西瓜个头很大,翠绿翠绿的,隐隐的还有一股瓜的清香。林瑶冬眼见的看见闵行霄手有指尖上有点土,这让她瞬间明了,这西瓜就是院里业主种田里的那些西瓜!
  这些西瓜,业主是不愿意对他们旅客出售的,她还疑惑这他为什么给那老大爷打扇呢…想来回来的时候看见他在田里蹲着,大概都是为了拿准许摘西瓜吧?他也太…温柔体贴了些。这样一想,林瑶冬连带着眼前这西瓜都越看越好看了,戳了把西瓜笑道“闵艺人~你这还是日常任务奖励道具呢?”
  “…”闵行霄一脸女神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呆愣表情。
  “好啦,看什么呀。看我我脸上就有西瓜刀了吗?你拿刀没?”林瑶冬拉下餐椅,坐到了闵行霄对面,笑了。
  经过昨天,她发现她真的很难逼着自己再去讨厌他了。
  又累又违心,何必呢?而且说实话,她身边自从几年前后就早没了异性追求。像他这样没有带着成见的炙热追求。林瑶冬觉得自己可以换一种思想,不把他当做行为有点异常的男人,而是把他当个勇猛的战士看待,他的确也很符合她的某些幻想。
  那些幻想来自于上一段和贺瑾一那段感情。大概她就算说出来也没人信…交往后,贺瑾一从没有背过她走路,也没有邀请她跳过舞。
  那会贺瑾一又爱放冷气又喜欢没头没脑的吃醋,她也生怕说这话惹得他又大爷似的嘲笑她幼稚,自然也不好意思提,只想着会有水到渠成的一天。
  可也没那么亲密的时候,中间就被人插足了。
  当年八月回了A市,她因程莲莲装修翻新她原本住的屋子里心生不满说了她几句,这事当时贺瑾一看见了,头一次没帮她说话。
  当时她就觉得怪异,后来又过了一年,程莲莲就找了她说要和她公平竞争,气得她当场扇了她一耳光。
  然后,然后没有然后,贺瑾一选了丢下她去追程莲莲。她也在和贺瑾一冷战几天后看见了他们一起去酒店的画面。
  说不失望是假的。
  更失望的是,那之后媒体网络上突然爆出的她和沈澈的绯闻,因为当时又是她事业巅峰期,不想和贺瑾一没日没夜的冷战下去她就一直专注事业,等到看到这种宣传炒作的时候已经闹得人声鼎沸了。然而,她找了他慌里慌张想解释,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说分手。
  他还拿着报纸冷嘲热讽她好一会,没提酒店的事一句。好像她才是背叛者一样。
  她不知为什么开口提及程莲莲,他却也只说了四字,却足够让她心碎了整整四年。
  她好在哪?又让你成了这幅模样?
  前世,十七岁至二十一岁,从斗气到丢下骄傲也要拉他回正途,她做的改变真的很多,他却一点也不领情,把眼睛长在耳朵上,一点道听途没影的事就往她身上套。
  她不知道她的死,对他来说是解脱还是会不舍。
  一点点不舍也好,可重生之后的那次见面她就懂。
  他说的是真的,他太子爷,不缺一个女人。
  自个把真心捧上去让他再践踏一遍?
  不。他要误会随意吧,他要堕落随意吧。她不要前世那样的结局了,只能放弃。
  至于到底要不要独自一个人一直拼搏事业,林瑶冬心里也一直没个谱。但自从闵行霄出现,就好像现在,其实她的心,竟然有些松动。
  在她需要依靠的那些时候,他可以找到她,洞悉她的脆弱,没有抛下她一次。昨日十里寒河水他背她淌过,没有哪怕一声埋怨,但她连一句关心都吝啬于口……
  她不知未来如何,总之…若是联姻不可避免…
  她大概…是,是愿意的。愿意对他付出同样关怀…
  “刀?”闵行霄脸一僵,回望着林瑶冬今天格外温和的眼神,脸一热,痴汉之心熊熊燃烧,一下伸了手“瑶冬,其实我用手都行的,特帅!”
  话落,这厮就一个手刀向西瓜劈了过去。看了眼后,林瑶冬顿时头大的捂住了脸。
  这男人今天是怎么了…昨天遭寒气攻脑了么?
  “闵行霄…唔,我下楼借刀吧。”
  “我切开了啊,瑶冬你看。”闵行霄一副邀功模样。
  “…切开?…拜托,你是要把脸埋进去吃吗?”林瑶冬不给面子的撇嘴吐槽,看着面前两个西瓜大脸盆,无语极了。
  他今天真是有点傻乎乎的…不过,还、还蛮可爱?
  林瑶冬猛的摇头,捂着发烫的脸抬脚出了房间。
  借刀,借刀。胡思乱想什么呢,他哪可爱了…明明就是大流氓、大无赖一只!
  屋外情形暂且不提,屋内,林瑶冬一出了屋,闵行霄就慢慢从餐椅上起身走到了床边。床上,林瑶冬手机尚未拿走,拍照发出的彩信已显示为了已被接收。闵行霄缓缓坐下,等了会,点开了微博。
  炒作宣传?他当然懂,这种类似的事他都不知做了多少次。
  可是呢。
  点开了林瑶冬微博私信,视线在一个人接连发来的信息上打了个转,伸出手指轻轻点了点。
  有句话说得好,近水楼台先得月…
  安蒂恩,久违了。
  “倒是回信啊!”烦闷的嚷出了声,贺瑾一坐起身,滑着手机屏幕刷新。
  出现在林瑶冬微博最新页面上的是一条附带了伤照的大哭加文字。最靠前排的回复里,她还委屈的同那抱怨不平问什么戏的粉丝说了几句话。他的回复靠后应该是看不见了,又发了好几条私信过去,现在都没回音。
  贺瑾一捂上胸口,之前的阵阵莫名心悸已经消退了不少。
  他无法解释刚才忽然的强烈心悸是什么,就好像…就好像…
  有什么原本属于他的东西,被人生生夺走了一样……
  他得做点什么。
  ‘谢谢你啊贺太子爷,牵我出这泥潭,又推我回去…’
  下一秒,贺瑾一着魔似的点开了那本该是二十五关注的二十六。
  这是一个未说过任何话的注册了很久的账号,头像照片上的男人,莫名让他眼熟。
  “久等了…”林瑶冬走进屋,闵行霄背对着她坐在床上,听到她的声音,转过脸温柔一笑“瑶冬。”
  “你在…干嘛?”林瑶冬微楞,看着闵行霄点着自己手机屏幕上自己的微博,有些难以言明的反感。
  “恩,这个?我关注下你微博…”闵行霄笑着递回了手机,见到林瑶冬看着关注人数疑惑,又道“你还记得我说过拍公益广告吗?以后方便联系…呵呵呵……”
  “哦…”林瑶冬轻点了点头。下意识看了眼他微博账号,脸色又有些微妙起来。作为明星,平时少不了要关注些社交论坛,而闵行霄的这个账号ID,林瑶冬相当眼熟,仔细想了想,突然想起这不就是几年前开始就几乎每天都在各大论坛求剧照花絮问她踪迹的人吗?这个认知多多少少让林瑶冬有些毛骨悚然和排斥。可她面上没露什么,抬起眼又和他对视了眼,只见闵行霄一副手脚无措尴尬着要道歉的惶恐的样,要问的话也卡在了嘴边。怎么都没法把眼前这个男人和痴汉二字划上等号。
  叹了口气想,心道算了,兴许只是巧合重名呢?反正也只是工作才用微博,多关注个把人也没什么,况且他也没做什么坏事。
  随意的扫了眼微博上的其他信息,林瑶冬意外的发现贺瑾一竟在此时还发了私信过来,还是火爆的口吻,夹扎着藏不住的关心。
  林瑶冬看得出神,手臂却突然被闵行霄拉住,她向他看过去,他从兜里拿出一支膏药放在了她手心,温声嘱咐“这是我调了你医疗记录问过医生让他单独开的特效药,好得更快些。一天早中晚三次,记得不能沾水。”
  调了?听见这字眼,林瑶冬头皮发麻,那种心悸的感觉几乎强盛到了顶点,刚想抽回手拒绝,就听见他又补充到“真的,对不起。是我没照顾好你…是我自私非要背着你一起完成那次约会,耽误那么久…我向剧组那给我们都请假了三天,如果遇见任何事,你都可以来找我,电话也行!我随时随地都有空来你屋照顾你。”
  闵行霄微垂头,深棕色眼眸流露出的自责疼惜让林瑶冬心突的一快。
  她好像,有些悟了,若一个人真正关心另一个人,又岂是寥寥几字不痛不痒的话能说得清的。
  “你这人…真傻。”林瑶冬鼻尖微酸,轻轻把手机放了下,握回闵行霄的手拉他起身,亲手切了块西瓜递了他面前。
  尽管,林瑶冬这个动作有些笨拙,闵行霄却是表现得惊喜若狂,吃着西瓜的时候,看不够似的一直看着林瑶冬。
  林瑶冬不晓得为什么,非常坏心眼的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只是嘴角怎么都止不住上扬的弧度。
  一整个上午就在这么悠闲的环境下度过了。和闵行霄吃过午饭,林瑶冬才想起了被放在床上的手机,困乏的拿起来又看了眼微博,发现贺瑾一就只发来那么一条八个字的私信,林瑶冬勾唇一笑,说不清讽刺还是自嘲。也只打了八个字,发了过去。
  『体安勿念,家父安康?』
  前世,似乎他从这时候开始就把公司弃之不管,混迹于各类娱乐场所里把那些地方当家,气得他爸差点和他断绝关系吧?
  她能做的已经做了,剩下的,没身份地位管那闲事。反正,他不是有女朋友呢么。
  发完私信,林瑶冬点了点贺瑾一微博下的取消关注。
  那些不堪回忆的未来,她眼不见为净。
  午睡至了下午两点半,林瑶冬醒来后没多久,门外就传来闵行霄敲门声。
  打开门,闵行霄捧着个盒子钻进屋就在床头那坐着了,还一脸没事人样的叫林瑶冬赶紧过来。
  林瑶冬头又是一大,这换了哪个男人坐她床沿做这动作,她都不会过去,可闵行霄手里拿着盒子,林瑶冬寻思着他真有事便坐了他旁边,指着盒子问“这什么?”
  “你猜猜?给你提示,是你忘记在我那的东西…”
  “鞋?”林瑶冬领悟了,见闵行霄点头,立马把手搭过去意图把鞋盒拖过来,嘴里还假意客气“哎,这多不好意思呀,让行霄你差人又去琴溪跑一趟。”
  赶紧放手!我一穷千金用自个拍广告通告费买双限量高根鞋容易么…
  “…瑶冬,我似乎没说过是那双鞋喔?”闵行霄说着,伸出一只搭在鞋盒上的戴着白手套的手轻轻挪开林瑶冬两只手。
  “那我那双呢!?”
  “我等了你好久…”闵行霄答非所问,掀开了鞋盒,惹得林瑶冬一声惊呼。
  水晶鞋!!
  当年,因为那广告通告上的一句话,她存了要用那鞋子做婚礼用鞋的念头。
  去了那地,她却被他耍尽无赖!闻到他身上香水味,才意识到原来是他,她自己也不知道原因,她当时只想逃开。
  那之后,那个品牌也一直没推出水晶鞋。
  现在这双水晶鞋,比起当年,多了一个系带。上面垂着的吊坠,和她当年戴过那枚胸针一模一样。
  仿若盛开在深蓝星空夜色钻辉里的洁白雪花…
  真的很美,林瑶冬在心里赞了声,看着闵行霄双手戴上了白手套,扭开脸止不住笑意。闵行霄也跟着轻笑,端着盒子半跪在了林瑶冬面前,一如当年,一掌托起了林瑶冬的脚。
  “我等太久了…”闵行霄叹到,两指捏起林瑶冬拖鞋向旁一扔,放好水晶鞋引着林瑶冬穿上。
  待到林瑶冬两脚都穿进鞋里时,闵行霄才动身,低伏着身双手轻按在了林瑶冬膝盖上低语“我一直在等……等有朝一日,我再替你亲手穿上你遗落的水晶鞋。你就只能成为我的唯一了。”
  话落,他手还缓缓爬上了林瑶冬大腿,林瑶冬吓得一个激灵,直往床后一缩,一抬脚,刚好勾住了闵行霄逼近的下巴。
  闵行霄饶有趣味的坏笑一声,林瑶冬顿时又惊又羞,尖叫着抓过枕头啪的砸了过去。
  他、他不会想霸王硬上弓吧?!!!
  “好了好了…我开玩笑的…”闵行霄失笑,把接住的枕头递回去。趁着林瑶冬有所放松伸手接枕头的时机,他却直接扑上床,把脸倒在林瑶冬瞪大了眼的惊讶脸旁轻语“怎么,都不肯说谢谢?那…用我感谢你的方式感谢下我怎么样?”
  他感谢她的方式……?吻他!?开什么玩笑!!
  林瑶冬气愤的瞄了他眼,猛的向旁一滚,意外的,身体却被闵行霄伸出的手卷了回来。
  双臂牢牢撑在林瑶冬身体两侧床咚着她,闵行霄低下头,又催到“要是时间久了,我可不知道自己还会做什么。快点儿~”
  说着,他还是在林瑶冬身畔的身子一抬,欺身朝林瑶冬身上压了过去,呼吸短促的轻眨了眨眼。林瑶冬吓得又抖了一下,随即,闵行霄的痛呼响彻了整间屋子。
  “谁、谁让你对我耍流氓的。”林瑶冬摸摸鼻子,她才不会说她这些年拍戏换过的武术指导至少不下十个的。
  闵行霄沉浸在欲要断子绝孙的痛里,听见林瑶冬这话,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气笑了“我就喜欢对你耍流氓怎么了?有胆你现在耍回来!”
  “……”林瑶冬快被他的厚颜无耻打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好甜好甜,要被自己虐狗了!

☆、白月光

  伫立在窗边,男人那张完美而妖异的容颜仿佛被月光被镀上了一层银辉,华美危险。轻遮上了窗帘,将一切隐于漫无边际的黑暗里,他半举着手机,面无表情的吐字道“…动手吧。”
  稀疏清冷月光透过窗纱,逆着光,他的神情难辨,语调却是清晰的冷。而他对面的邓中,凝视着他,屏息静听。脸上神情变化再三,由疑惑不安至震惊到最后的无奈叹息。
  “…霄,我已经越来越看不懂你了。你为什么不先和我商量一下就布置好了这种事?…你清醒吗?对他下手会有多危险…你到底在想什么?”邓中皱眉问道,见闵行霄挂上手机后又撩开窗帘偷看院里吃着西瓜散步的某人,对他的话闻所未闻,不由苦笑。
  都说慧极则伤,情深必寿。他这兄弟可算得上是占了个全吧,像这样超乎常人得有些偏执的爱情,他其实并不看好,但他也知道,一旦决定了的事他这兄弟是不会改主意的,更何况……他这兄弟本身就已经……他现在只希望着…最后不要又是一场两败俱伤的结局了。
  防备着亲人苟活,那是一段多冰冷扭曲的过去。她能化开你已经满是冰凌的内心吗?
  “唰——”突然一声拉上窗帘的响,如撕扯般刺耳的音节钻入邓中耳中,他的思绪戛然而止。
  拉上窗帘,闵行霄把身体缩在墙壁后笑了会,又再盯着邓中道“我很清醒,邓中,你知道要是我想瞒你,你这辈子都不会听到刚才我的那些话的。实际上,我也需要你帮我一件事……”
  “什么事?”
  相比邓中满脸凝重,闵行霄倒是心不在焉的靠着墙面,望着天花板幽幽开口“贺瑾一他母亲那句‘谢谢’,我既然受下了,就该帮她不是吗?说起来,她也真是个可怜的母亲啊,生了个整日混迹娱乐场所,一点屁事就让着母亲!让着朋友!去拜托前女友为他操心的废柴……他不就是仗着他贺瑾一有个妈,得个先机吗!?是,我什么都没有!难道我就活该吗?!我好不容易和她亲近一点点,凭什么该高兴的时候我都要担惊受怕的!凭什么啊——”闵行霄紧握右拳,放在唇边狠狠一咬。眼里浓重的阴郁之色铺散而开,这只狐狸将它的凶性一直藏匿,在伴侣面前温顺,可不代表对必须铲除的危机软弱。而他,一向狡猾着称的狐狸…一旦出手,也不知对手撑得几时才能醒悟?
  “我这次已经成功了,我今天都和她像情侣一样相处了,她朝我扔枕头玩,在床上…她的床上!她的枕头!但是!!贺瑾一那贱人他又阴魂不散的来了!他又想抢走我争取好久的幸福吗…只用一句话…”闵行霄放下咬出牙印的右拳,瞳孔内光点逐暗,话到最后,他满眼愈演愈烈腾腾燃烧着的怒气一下消退掉。贴着墙壁的身子微微下滑,无神的开始抱头蹲下身低声“邓中,我向你保证,我只是想让他先消失一段时间。等到时机成熟,他再出现就是,不会多危险的…我绝不牵连你们,你只需要帮我隐瞒住这件事,不要告诉爷爷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