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双规爱情-第2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听闻他的话,女人表情先是一楞,很快的又是一阵混乱变化,挣扎着猛的抛开了匕首,以额磕地了好几下断断续续的痛呼着开口“啊啊——啊!莫大哥,你快走!我…不是我。”
  “走!啊——”
  “卡——!”
  突兀的一声男音,正磕着头的林瑶冬立马起身,任化妆师在额头上化妆,紧闭上眼,毫不理会一边的闵行霄。
  他居然暗自加台词…
  什么背她下山,主动吻他…他到底想指什么!
  “台词加的不错…”
  “谢谢导演,我也一直很好奇,不知道他那么问她,她会怎么回答?”闵行霄把手轻轻搭在了林瑶冬肩上“有没有一丁点儿…动心?”
  “姗姗,玉恒问你呢。”
  耳边传来导演的打趣,林瑶冬拉开闵行霄的手皮笑肉不笑的回了句“导演,你们就别逗我了…行霄你也是,我还得化妆。”
  他居然算着导演来套话…哼。
  轻轻把林瑶冬的手放开,闵行霄笑声分外满足。
  今天是两人重返剧组的日子,林瑶冬一早起了没见闵行霄守在门外就赶紧先走。没想到这拍戏一上午几乎都是补和他的对手戏,真是想躲都躲不开。
  拍完了闵行霄的对手戏,又跟着副导补拍了好几场戏。很快的就到了中午吃饭的点。
  剧组吃饭统一在一个帐篷里,南山气温多变,每换一个地就得搭帐篷也是惯例了。
  林瑶冬跟着副导浩浩荡荡一帮人走到了吃饭的帐篷外,一眼,就看见了提着盒饭站帐篷口的闵行霄,望着他,林瑶冬慢慢顿了身。
  一直等到其他人都进了帐篷,林瑶冬才动身朝他走过去,扫了眼他手里提着的三盒盒饭,淡淡的问“是给我先拿了一个吗?”
  闵行霄受宠若惊的恩了声,用手量了下口袋里的盒饭,又朝林瑶冬歉意一笑“有点冷了,我打热一…”
  他的话未完,林瑶冬就摇了把头,迅速把手搭在盒饭上,然后温柔的笑着低语“闵行霄,你是我见过,最完美,情商最高的人了。”
  “没想到,原来…这样的你也会…不小心,凉了盒饭?你果然厉害。”林瑶冬收回被温热的盒饭温暖的指尖,一脸的温柔笑意化为了冷淡排斥,没看闵行霄一眼,转身就走。
  “瑶冬!你觉得我是故意的!?”
  闵行霄顿悟后的话,被一帐遮布阻拦在了帐篷外。林瑶冬偏头一看,也不知闵行霄是怎么了,始终不曾踏入帐篷里。她眉一皱,没多说话,走向众主演吃饭的地。
  因为补拍,林瑶冬今天吃饭开得比其他主演都晚。走近了,她就看见,宋怀正和几个主演谈得热火朝天。端着盒饭找了位置坐下,林瑶冬冷着脸自顾自的吃饭,打算充耳不闻了。可宋怀却没因为她得表情退却,见她来了,还兴奋的点名叫了她又问“瑶冬啊,那天去琴溪那小子有没有坑你?”
  林瑶冬继续慢条斯礼的吃饭。
  “闵行霄那小子心眼坏啊!他拿着根劣烟骗我们说是高级烟,五百一根…然后害我们都被抓去听教育…”
  “……”她就说怎么全部放她鸽子呢!!林瑶冬忍住想笑的欲望,假意同情的拍了把宋怀的肩。
  哟闵行霄,心机男,这事干得杠杠的!使劲坑这白眼狼!
  “今天来了剧组还不道歉,我们前辈也不是说要和他计较,只是他这种态度很不对…太不懂尊敬人了!”
  “谁让人家有本傲…本来就是投资商的儿子,当然能任性…”
  “最讨厌这圈里的关系户了。”
  “我看啊,指不定他那毕业证也是买的吧…”
  周围话题不知何时开始偏了,林瑶冬没兴趣插话,众人也似乎忘记了她,越说越兴奋。周遭的恶意诋毁猜测传入耳,一时间,林瑶冬觉得口里的饭菜也变了涩味。
  “我一看他就是那种心机特重的,就说上次吧,他不是也故意接近瑶冬吗?瑶冬,当时他说是要你拍戏的时候看着他吧?你是不是没理他,他怎么最近还在剧组里说追你啊?我说那小子是不是怀恨在心想要借你炒作啊?那心机,啧啧……瑶冬你啊,也听哥的,多防着他点,知道吧。”
  宋怀这番话说完,林瑶冬就直接把盒饭撂下,起了身一言不发的朝帐篷外走。
  “什么他?邓中,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帐篷外,闵行霄拿着手机满脸阴沉的说话。
  “少装楞,我问你!A市太子爷怎么成了吴局的儿子!”
  闵行霄一脚踹飞了脚边的盒饭,在饭菜上碾着脚尖,拿近了手机阴森的凉笑“啊~?邓中,你是请了A市太子爷回C市吗?听你话的意思,他难道是被人绑架了?唉,这可坏了,我记得邓书记一直不好过啊…这事要是被人知道可怎么办。”
  “闵行霄!”
  “不过我们是兄弟,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绝对会管好我的嘴…”
  “闵行霄,我告诉你,你再算计我,我就…”
  “嘟——”无心理会手机那头邓中的想法,闵行霄匆匆挂上了手机,踢散了盒饭,阴沉沉的专注碾压饭菜,一转过身,他来不及藏起脸上阴沉表情,就发现了不该出现在这的她的身影。
  老天,她听到了?闵行霄搬空了大脑找不出一个字来,楞在原地静静看着林瑶冬走近他。
  “和我耍无赖的时候不是很聪明吗?怎么?让自己这么狼狈给谁看…”发现闵行霄踩在饭菜上似在泄愤,一脸阴暗表情的转过身,见了她还立即白了脸收敛了表情,生怕惹了她厌恶一般。林瑶冬又开始觉得自己过分了。
  就因为他比上别人多点心机心眼,就开始在防备怀疑他甚至伤害他。
  但…这其实和那些曾经喜欢疏远她的人做法又有什么区别!?
  只是因为聪明一点,只是因为凡事多个心眼,就一定要遭人排斥嫉恨吗!?
  没有那么过分不讲理的事!
  “走,进来!”林瑶冬一手拉住了闵行霄的手臂,拖着他进了帐篷里。
  闵行霄脸上表情十分精彩…
  “瑶冬…你?”
  “你既然让我签你!至少给我处理好人际关系!是男人就别畏畏缩缩躲在外面!动嘴道个歉能有多难!?”林瑶冬头也没回的甩话,拖着闵行霄走回了几个主演坐着的位置,把他向前一推,退了几步,观望着众人神情。
  “……”
  这一突发事件,众人都皆是一惊,把视线都对准了宋怀,宋怀看着闵行霄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摇头道“瑶冬……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瑶冬依然一言不发。目光盯着闵行霄的背影。
  “这要不知情的人看了,还以为我们为难后辈呢。行霄,你站着干嘛?坐下吃饭吧…”宋怀和善的说着话,大度作风赢了周遭人令眼相看。
  “对不起,之前我和各位前辈开的玩笑太过…”闵行霄适时开了口,林瑶冬把头一偏,对这样的情景本能的排斥,趁着众人不察,迈开步子出了帐篷。
  签约的话已经撂下她就会遵守,所以无论他是不是故意在她面前戴着面具博同情,或者玩心眼给她下套,她都不能反悔,也不会随随便便拿着一个人的事业当玩笑。
  她现在可以非常肯定,那男人才不是看上去那么老实,心眼真的很多…
  从小到大,身处豪门,肮脏龌龊事见过不少,看上去越像好人的先生太太,一转眼就能变脸,心机城府个个都深沉得可怕…她最怕接近的,也就是干净纯粹彻底的近乎完美的人了。很不巧,闵行霄之前真的有给她那种错觉,不过一切却都在昨晚粉碎得彻底。
  昨晚,她认真的回忆了一些细节…才发现了他的不简单。她发现这段时间里,他的一些行为非常刻意,分明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让她潜移默化里…主动接近他,对他心软。
  可即使知道了这些,她却还是能在心底谅解他的那些小算计…
  毕竟,她也曾那样过。百般刻意讨好一个人……
  而让她唯一受不了,就是他越来越强硬的逼迫态度和故意为之的设计勾引。就拿昨天说事,他拿着她口袋让她跟着他回屋,就是想让她在他房间里和他做些什么,偏偏他不到最后绝不肯挑明了说。今天一早来了剧组独处时,他也对昨夜的事也只字不提,她心想着他或许是想当没发生,她也尽量遗忘。可她没想到,他却是一直等着剧组里人多起来才突然兴起问她什么时候再到他屋里取昨晚没拿走的东西…
  其实,宋怀所说的和她心中所想没什么差别,她已经逐步察觉到这个男人多有心机了。这样的男人所说的喜欢又有几分真?林瑶冬并不想估量,也觉得没有估量的必要。因为从几年前轰轰烈烈和贺瑾一分手后,如今放眼整个A市就没男人会看上她,更莫说联姻了。不过那也没关系,那正是她要的……
  这些年,她也知道父亲的顾虑,贺瑾一那件荒唐事她在当初也说漏过嘴……起初,父亲也第一次打了她,在她久久不肯放弃的态度下,父亲就好像变了。不再给她一点关怀,对程莲莲护若至宝,甚至让她干脆让出贺瑾一给程莲莲,还安排她和几个同龄人相亲,太多太多她都看不懂的举动了。
  可是没办法,她就是不想放弃,就是贪婪的想看贺瑾一,想听贺瑾一更多话。
  至于那些其他人,不是为了她三象国际太子女的身份,就是本来也抱着玩玩的心态找上来。她也懒得一次次麻木的重复自己不想联姻的意愿了,恰好那之后又和沈澈不小心闹出同住酒店的绯闻,那的确帮了她挡住不少人。
  只可惜,她最想解释清楚的对象,偏偏一次又一次误会她。
  她想,能够重生真的很奇妙。一直执着的东西,原来在要断气的那一刻真的会想放弃。再次看着一年前的他,她却忽然没了让那段感情继续进展下去的冲动。
  她忽然就想,或许,贺瑾一不是不听她解释,而是不愿意分心听呢?可是,亲口告诉她,她已经不会再是他的真爱了,只是这么一句话真的很难吗?偏要对她招之即来挥之即去,戏弄、嘲笑。
  她这些天有时候好像能在闵行霄身上看见她曾经的影子。那种眼神,那种刻意讨好般的装糊涂,那种不为人察的试探……这次相遇,是否又是他精心演算后的接近呢?刚刚宋怀的话给她了最后一点,林瑶冬已经在心中有了一个不安的猜测。
  她在A市的名声那么差,相信圈里是没有哪个傻男人会想娶她的。闵行霄演技很好,心机城府也不低,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太会演戏了……
  他不可能是什么还喜欢她,因为如果他真的喜欢她怎么可能对她做那么失礼的事…如果她猜得不错的话,他应该是遇见了什么事,想尽快确定下他们的关系。可惜,他太着急以至于让她逮住了他的狐狸尾巴!他只有把她当会随随便便就去潜规则男星的女人才会故意那么设局引诱她…他会那么做,从另一个角度而言,那也代表他觉得她不过是需要利用的一枚好棋,他从潜意识里就早早暗示过自己他不需要特别尊重她…
  始终想不清楚他的真实目的,这另林瑶冬心情很糟。更糟的是猜着他不愿进帐篷里可能又是一场苦肉计,她还是莫名其妙的又一头栽了进去管了他的闲事……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方面对他那种爱耍心眼把人哄骗了还对他感激不已的行为讨厌得不行,一方面,听见别人说他,她又…
  “瑶冬…”还在理着思绪,身后就又响起了闵行霄的声音。林瑶冬转头看了一眼。
  闵行霄手上提着两个盒饭,几滴热汗聚在额上,透过肤色像极了铜油。他是一路奔了过来的,林瑶冬不知道他要跑那么急是不是来追自己,思及他的那些心机手段,下意识想远离他,便侧了侧身。
  毫无征兆的,闵行霄就那么跑过来紧紧抱住了她,任她开始挣扎,他更加紧了手臂大声喊道“我认错!”
  “…?什么?”林瑶冬被他这么一喊给喊懵了,停止了挣扎有些茫然的看着他问。可闵行霄就那么也望着她僵住不动了,好半晌,林瑶冬才发现闵行霄这厮右手刚好搭在自个胸下一点的位置,视线直勾勾看着他自己的手,一点闪躲开的意思也没有的往上移了移,非常奇怪非常荡漾的噗嗤笑了出声。
  林瑶冬脸一阵红一阵白,赶紧拍开了他的手猛地退了几步,脑仁胀得厉害。
  她被袭胸了,对方还很变态的笑了声。她的天啊——怎么会有这种人!
  “……噗嗤。”又短促的笑了声,闵行霄赶紧抬手以拳掩嘴轻咳了两下,在林瑶冬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下晃了晃手里的盒饭“我来道歉。”
  “……”呸!谁道个歉还袭胸?!林瑶冬脸上的表情已经绷不住了,闵行霄递过一个盒饭,眼神更得寸进尺直往林瑶冬胸上瞄。
  “……”林瑶冬手一动,拿起盒饭上放的铁勺子一下飞转拍在了闵行霄的俊脸上。
  “哎呀,不好意思行霄,我手滑了。”林瑶冬的表情非常无辜。
  “能让你消气就好…”闵行霄戳穿了她的谎言,捡起了铁勺子递过去,视线转而看向一边风景又道“你还生气的话,晚饭一起吃?我请客。”
  喔!太险恶了,这才是他道歉的最终目的!其实他压根不知道该反省什么吧!林瑶冬心塞的扭过头。
  “上次我说过的有事相求,瑶冬,今晚和我仔细谈谈吧?”
  “不谈!”怎么,她看上去像傻子吗?!晚上还谈什么事!他以为她还会蠢到再次送上门又让他压着强吻吗!门都没有!!
  “我不会做过份的事的…”
  “……哼。”谁信,去琴溪之前不也保证过,结果去了那还不是想吻她就吻她!不要脸又无赖!
  “真的,你可以把我绑起来…”闵行霄冲林瑶冬抬了抬自己两只前爪,配上沮丧的语气,小模样可怜极了。
  林瑶冬心情复杂的看了好一会才终于开口问“…是真的很重要吗?”
  “恩。”闵行霄轻轻点头,闭上眼,掩去内里的得逞之光。
  她会心软的。
  “那…好吧。”林瑶冬思索片刻,还是松了口,语气微微迷茫,连自己都未注意。
  果然。
  闵行霄嘴角的笑意偷偷漫开,心上某处如结了一张庞大的蜘蛛网,仅仅一个小触动,便牵引出无数蛰伏在未知的黑暗。
  不能太着急,她会急着逃离。他要她心甘情愿留下来,留在这蛛网上让他慢慢用一丝一丝的缠住她…哪怕卑鄙一点,不择手段也罢。他再也不要她离去了。
  浑浑噩噩虚度一个五年已经足够了。

☆、初心·单墓

  又是一星期的拍摄已经结束,主演们短暂的休息两天后就将跟着剧组里其他成员一起前往市里在市里某些地方布置取景拍摄。收到了助手发来的短信,林瑶冬开始深思一个问题,重生一次的机会她到底要用来做什么?
  如她所料,宋怀果然就是传播视频造谣的幕后黑手。实话说,她并不知道他哪来的对她那么大的敌意,前世今生都那么爱针对她陷害她,她是一点也没兴趣知道他那么做的原因。这次重生,她的生活在慢慢步入正轨,事业、人际关系都再往良好的方面发展。这个时候,宋怀要是还想做对她不利的事……她会出手反击的。
  【明天带他去景区核心,带上你的照相机,拍完照给他,自己溜。】
  两根纤指拎着手机,看着屏幕上已经发出给周文的短信,林瑶冬微微失神。
  这样的她,算单纯吗。贺瑾一喜欢的,到底是她的那张假面,还是真正的她……
  “重要吗……”林瑶冬自言自语了一声,拿过床头柜边的杂志强迫自己又看了一眼。
  那是C市的报纸。几天前,闵行霄演戏时就心神不宁的,有天下楼还发现自己没带手机,她就趁机要了他的钥匙叫上了方小婉和周文一起去了他屋帮他拿下手机,顺便想拿回自己那两个口袋。结果走的时候,她就在他手机旁发现了这本报刊杂志。
  标题,文字,都没什么特别吸引人的,介绍了C市豪门的赌博产业。可就是配图,让林瑶冬看得寒了心。
  尽管他穿得有些奇怪,距离镜头也有些远。但是,认识了十几年,她绝对不会认错,那是贺瑾一拥着一个女人坐在不远处赌牌的画面。
  不顾公司,专门跑去C市赌博玩乐?这样任性的举动让林瑶冬想起来就很痛心,给贺瑾一播过好几通电话,可他始终不接听,最后甚至是关了机。让林瑶冬无奈至极。
  她觉得自己也有做得不够好的地方,这次重生,她应该是在努力劝说他回归正途一些的。
  方雅琴待她如同亲生女儿,前世最后,她也一直对她很好。所以,她再怎么对贺瑾一心有埋怨,她也不应该抛下十几年的亲情不作为!可是,偏偏她就是那么冷漠的没管他,他也根本没有体谅到父母的心情。事到如今他会变成这样,林瑶冬不知道这该算是谁的错。
  据闵行霄说,他也并不确定那是贺瑾一,他私心的不想她去管一个都是成年人的男人,所以才一直没告诉她这件事,如果她生气他的隐瞒,他也只能受着了。林瑶冬心里那个他一切是他设计好的那个念头就这样打消了。
  一星期前,他们聊了很多,也约定好了一起去一个地方。至那以后,闵行霄可以说是把自己最真实的那面露了出来。
  林瑶冬发现,他的某些看法和观点相当阴暗冷漠,任何为别人考虑的事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做,也没了要在她面前刻意挣表现的行为,大有‘你都把我当心机男讨厌我了,我就破罐子破摔得了’的无赖脾性。
  放在平时,这样的人林瑶冬是唯恐避之不及的,可碍于拍戏、碍于同住一个旅店,林瑶冬还是没多说什么,只把他当自己签下的一个普通艺人看待。
  这样平淡的过了一星期后,明天就到了和他约定好了一起去墓园的日子,林瑶冬辗转难眠。越是了解他,她越是觉得命运的奇妙。
  因为一句话,他就免于死亡,来到了她身边,将她和他因为口头联姻绑在了一起。明明是阴暗得不行的性格,还笑着说什么要做她的光……
  她是真的有一点动心。
  可就像是人喜欢温暖而畏惧寒冷一样,在知道一切都是他伪装的温和性格后,她又吓得把心收了回来。
  大概,贺瑾一也是如此。
  那么想着,林瑶冬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
  休假两天,一大早,林瑶冬还没习惯的早早的起了床。洗漱吃饭后反应过来时已经和闵行霄碰了头,一起坐他车上往墓园出发了。
  林瑶冬对闵行霄脱线的神经有点醉,想着第一次和他单独约会被他背着走无人山路已经够奇葩了,没想到第二次两人单独约会居然是去墓园。
  他和她说,那是他几年前来A市真正的目的,她如果愿意帮忙,他会告诉她一个她想知道的任何事。林瑶冬不太清楚自己想问他什么,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说实话,可她还是答应了。她想知道是什么导致他的性格那么…偏激,好奇他几年前来这的真正目的又是什么。
  闵行霄所说的墓园位于山下市区里,现在下山就意味着他们会比剧组提前动身两天出发,林瑶冬对此没什么意见,一是反正她家也在市区,她的戏份也完了,下了山回家住两天等剧组就是了。
  下了山,闵行霄就一路开车进了墓园。等到一下车,林瑶冬立马打了个寒颤。这天很阴,墓园里的树叶子长得很密,遮住了大把光,走在树下听着树叶被风轻拂而过的声音,林瑶冬感觉非常难受。
  林航从小对她的教育就是,人死后是前往天上的。所以她真的非常害怕遇见人在烧纸钱、祭拜、一群人围在一块说厉鬼猛鬼故事这些场景。这样第一次站在墓园里,林瑶冬紧张得大气也不敢出,心里也毛毛的。她那么一紧张,也没注意到闵行霄牵着她走了多久,她就紧盯着脚面不敢乱看,生怕一会看见不该看见的东西。
  走了大约五分多钟,闵行霄就顿住了脚步。林瑶冬一直看着脚底下,哪敢轻易抬头,没注意着闵行霄已经停了脚步,一时不察就重重的撞上了他的身侧。
  “对不起——”林瑶冬赶紧伸手扶了闵行霄一把,墓园的地很滑,闵行霄被林瑶冬突然那么一撞惯性向右滑了那么一步,还好他一脚踩在了一株杂草上,倒没什么大碍。
  见闵行霄好运气的踩在杂草上,林瑶冬微微松了口气,抬头望了眼墓碑,怔住了。
  这墓碑普普通通并不起眼,甚至连张照片都没有。而上面的名字,真正让林瑶冬心抽疼了下。
  先母闵语潇之墓,儿闵行霄。
  林瑶冬不太懂关于这些的事,却也还是有常识,明白这墓是个单墓。想起闵行霄很少说起关于自己父亲的事,林瑶冬突然有了一个荒谬的猜测。
  他曾经也告诉过她,他有一个早逝的母亲。而她托人调查过他,她发现他是有父亲的,父亲是一个律师事务所的,她一直以为,他也是在单亲家庭长大的。但是这次重逢,他却告诉她,她托人调查的都是假的,他真实身份就是C市豪门里一个名不经传的政治傀儡而已。
  为什么他那么排斥自己父亲?他是随母姓的吗?可听他之前的话,他的父亲应该还在世,为什么这墓碑是单墓,甚至那么寒掺,只有子系的名字。
  “这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