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双规爱情-第2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踔聊敲春簦挥凶酉档拿帧
  “这是我母亲的墓,很奇怪对不对?我是C市人,母亲的墓怎么会出现在A市……”像是为了给林瑶冬解惑,闵行霄径直在墓碑前跪了下来,抹了把墓碑上不存在的灰,又轻声道“母亲,我带了她来看你了,我和你说过,我喜欢的人。”
  说着,他又在墓前重重磕了三下头,林瑶冬不忍看下去,别过了脸,心脏因为他那么一句话莫名又乱了几分。
  ‘你说要听我的心声,我唱,这三句我只给你。林瑶冬,我喜欢你,你呢?’
  ‘我还喜欢你,所以,既然知道你的消息,我就一定要来找你。’
  ‘像你歌词里那样…去做光,照亮她的心…’
  ‘月光光,照地堂……’
  难道,他是真的喜欢她吗?是她把他想得太复杂了?
  林瑶冬视线锁在了闵行霄绷直的后背上,他已经磕完了头,偏过头看着林瑶冬,向她缓缓伸出了手。林瑶冬几乎是下意识的把手凑了过去,她没见过他这种难过的眼神,好像很需要安慰。目睹任何一个人的脆弱,林瑶冬都会有种悲悯感,对闵行霄也不例外。
  “愿意听我讲个故事吗?”闵行霄有些老套的开头,林瑶冬却无法拒绝。
  蒲团只有一个,闵行霄拉着林瑶冬一人坐了一半,老实的放开了他的手,双眼游离的看着墓碑,缓缓开口。
  “她很漂亮,我告诉过你她的容貌,你还记得吧?”
  林瑶冬点头。
  “我们家,长从政,次从商,虽然那时候我们闵家在C市还不是名列前排的,但也有些名气。求娶母亲的人也很多,你知道商业联姻吧?”
  林瑶冬微皱了下眉,点了头。
  “当年我母亲不肯联姻,在外遇见了我父亲。怀孕三月,她才回闵家,带着我从小没接触过豪门的父亲……”讲到这,闵行霄表情突然阴暗得吓人,讽刺般的勾勒起嘴角,语气轻松的又开始说“母亲倒贴彩礼嫁妆把婚礼办的红火,可豪门里,几句话就是离间人的好武器。有人和父亲说,母亲配不上他,他也那么信了……”
  “没多久,我就多了个同父异母的弟弟,那女人找上门要求我母亲退位,我母亲身体不好,去世了。”闵行霄沉默了很久,又伸手握住了林瑶冬的手,发现她的手温度有些凉了下来,干脆把她的手一拉,捂在了自己肚子上。
  林瑶冬觉得自己眼睛有些湿润,其实她最受不了这些难过的故事了,她本来也是很敏感爱情绪化的性格,闵行霄那么关怀的一个动作,林瑶冬憋了回去的眼泪哪还忍得住,啪嗒的就掉了,又焦急的问“后来呢?”
  “后来,他娶了那女人……瑶冬,你知道那种看着在我母亲葬礼上吊唁的人再来祝福那个女人抢了我母亲的一切,我心里是什么感受吗?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没可能。”闵行霄切齿,林瑶冬心一颤,再看他脸上的阴暗色,那种害怕消退散去,取而代之丝丝心疼。
  “那女人嫌我母亲的骨灰坛在家摆得晦气,还有我那同父异母的弟弟,好几次‘绕路’‘偶然’经过灵堂回自己屋碰上突发诡异状况,呵呵……”闵行霄眼眶微红,眼里憎恶悲痛交织,林瑶冬心惊不止,手上暖意回升,内心却感到冰凉冻人。她想要劝闵行霄别再说下去了,可张了唇,却又不知怎么开口。就在此时,闵行霄却忽的又振作了,把头靠在林瑶冬肩头,温温柔柔的低语“我前几年来A市偷偷买了这块地,这件事我只告诉你……”
  林瑶冬僵硬了身,耳边闵行霄的声音说不出的柔腻,他抽出一只捂着林瑶冬手的手轻轻揉上她头顶又道“能遇上你真的好幸运。”
  她是他始料未及的一场意外心动。那一刻,她用脚踢散照片,一身完全散发出同类气息的时候。他确定了他想要她。
  想要她也对他笑得娇俏,想要替她挡住那些不堪入耳的污词,想要她身边的人……变成他。
  终于,得偿所愿了。
  “瑶冬…我没有可以信任的亲人了…”闵行霄伸出双手搂过了林瑶冬。偏过头和她对视,没错过她眼里疑惑不安的光,若无其事的缓声“我希望你能先成为我的亲人,你愿不愿意?”
  “亲…人?”林瑶冬小声的问了句,闵行霄鼻息隐隐能拂在她脸上,她脸上表层皮肤无法自控的发热。
  “嗯。”闵行霄鼻音一应,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梳理着林瑶冬身后长发,又道“你已经把我签下了,我也决定好了以后的路要怎么走。说实话,我不喜欢一个人没有任何动力的走下去…像这些天,我们一起吃宵夜,一起对戏,我能感觉到你对我应该有好感…是吧?如果你真的执意要解除婚约,我知道我也没有办法,感情的事强求不来。那以后呢,你要和我形同陌路吗?”
  “我们的合约时限有十年,如果这十年你都没有喜欢上我,只能把我当朋友,好吧,那我也认了。那时候,我相信我们会更像亲人,就算你有了喜欢的人,也不会误解的关系……”闵行霄慢慢握上林瑶冬的手,慢慢凑近她唇边“当然,如果没有……”
  林瑶冬瞪大了眼,闵行霄凑近她唇距离两指的距离顿住了,静静的看着她无声浅笑了下“三十岁嫁给我也不晚。”
  林瑶冬心脏突突的跳了起来,直觉得自己像是被求婚了。还来不及思考更多,闵行霄撇眼看了下墓碑后又轻轻闭上了眼,无声低垂下了头。这一次,他没大力拉着她,没强迫她,林瑶冬却不知该作何反应了。
  看着他长卷的睫毛颤一颤的靠近,林瑶冬心猛烈一跳,手捂胸口微微低头慢慢也把眼闭上了。
  以后?这个问题从重生后她就没怎么想过。爱情,她等不到那个人那就不要,一直拍戏专注事业就算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的。她一直那么想,但是他的出现打乱了这些,他逼着她做出选择,踏出了一步又一步。她发现他说得很对,十年,就是养宠物都会有感情,更何况是人。难道她真的要把他当亲人耗费他十年光阴吗?她不可以那么过份的啊!她该给他一个准确答案!
  她喜欢他吗?
  有的……
  林瑶冬想要抑制胸口的猛烈跳动,唇上已经传来了酥‘痒的舔咬,唇唇相接,口腔逐步被闵行霄顶开,温柔缠绵惹人沉醉。在公共场合偷偷做这种事,林瑶冬内心抵抗不住涌起丝丝刺激感,闵行霄吻得极慢又极重,闭着眼投入的享受这来之不易的一刻。林瑶冬被他吻得心上酥酥的,颤颤巍巍的勾住了他衣服衣角,忽然觉得接吻闭眼是有道理的,比如让她看见发出那么奇怪声音的人是她自己,倒不如挖个洞把自己埋了去。
  颤着牙,当着墓碑的面,林瑶冬轻轻咬了口闵行霄唇瓣。猛然间,她开始意识到他们的关系,正在迅速变味。
  什么亲不亲人,她没可能那么做,那对他不公平……
  她微眯开眼缝,闵行霄也有所悟的睁眼看向她,闪着兴奋之意的棕色双眼倒映出她的脸,林瑶冬忽然也不想停了,一手勾在他颈脖上食指轻轻划了两把,意识闵行霄继续,闵行霄吻着林瑶冬的身子一停,反而迅速松开了她,在林瑶冬莫名的眼神下也莫名的把唇贴近了她颈脖……尝试咬了口。
  ……啊啊啊啊啊啊!!!!!!他干什么!!!
  林瑶冬一张脸都红得沸腾了,手机铃声也似要打破这一僵局瞬间响起。闵行霄手向下一摸,一下掏出了林瑶冬裤兜里放着的手机,按了接通置于她耳边,嘴角扬起一个满意的弧度。倾身压向她,另只手揽着她的腰,头又倒回她颈侧轻吻了起来。
  林瑶冬没由来的想起来狐狸精这个词,手机那头的声音也传过耳膜,熟悉的口音让林瑶冬理智一下拉了回来,红着脸慌乱的举着手机拉开和闵行霄的距离。
  “瑶冬!?”好不容易从闵行霄怀里挣脱,林瑶冬就听着手机那头方雅琴的疑问呼唤。闵行霄一点没自觉的将脸凑近林瑶冬拿着手机的右手,边听边朝林瑶冬坏笑,无声的也跟着唤了声,在林瑶冬肚脐上划了一把。
  “……嗯唔。”林瑶冬含含糊糊支吾了声,别开了脸。
  “你有在听吗!?”
  “我…我当然有、有啊!”林瑶冬几乎是下意识就撒了谎,大脑稍稍放空了几秒,内心微不可查闪过一丝难堪。又推开了闵行霄不开心凑过来的脸,林瑶冬气得瞪了他一眼,莫名松了口气。
  其实,她之前注意力没放手机那边……方雅琴,贺瑾一妈妈找她有什么急事吗?她也正打算明天叫她一起做个美容散散心的,贺瑾一手机那边关机,她也不能做什么,只能这样替她减压了。
  “瑶冬,如果你觉得是伯母太烦,你可以说!”手机那头方雅琴从未有过的严厉语气,让林瑶冬心更加紧张了起来,看着近在面前舔着唇看她的闵行霄,林瑶冬更是又羞又恼心又乱,气呼呼的锤了他一把,忘记了该回话。而那头方雅琴没听见回应,误以为林瑶冬默认了,语气更是徒然一变,有些埋怨又有些急躁“算了,你好好拍戏去吧。”
  “啊——?”林瑶冬一惊,飞速在脑海里过了遍方雅琴的话,隐约记起她之前似乎在说贺瑾一,具体是什么,她因为闵行霄的挑逗分了心,居然没听清。林瑶冬动了动唇,视线经过闵行霄时,手一抖,微微拿开了些电话。
  她要做什么?不,千万别再问下去了,她难道还要再伤闵行霄的心吗?再说了,贺瑾一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嘲笑她吧。一定会说什么,她一边说喜欢他,一边居然还和其他男人接吻真令他恶心的话。
  那她要又该怎么解释才好?不,不?不!等等……她为什么要解释…?他贺瑾一自己让父母操心,方雅琴干嘛怪罪撒气于她?行霄说得对啊,他已经是成年人了……而且别的不说,他已经有女朋友了啊!
  他有父母,有爱情,更有事业。他还有什么不满的呢?他自己要任性,为什么一个两个都要朝她质问?一个两个都好像不乐于看她不去为贺瑾一担心一样?
  她只想早点让自己的生活重新步入正轨有什么错?他为什么还是那么不懂事?怎么,因为她没去见他,他觉得输了赌约丢脸了,所以继续在A市待着玩不好意思,就跑了C市去玩?
  简直无药可救…!行霄没有那么温暖的亲情,事业也才起步,看看他,他不也一句话没说吗?也没见得谁替他朝她生气。
  不能说下去了,林瑶冬敏感的察觉到闵行霄表情开始变得有些像是吃醋,她想也不想的挂上了电话,看着闵行霄轻咳了声。
  闵行霄神情复杂的扯着嘴角低语“稍微。有点嫉妒。”
  “…嫉妒。”林瑶冬回味了下他的两个字,没多说,只勾起一个若有若无的苦笑。
  说到嫉妒,其实,她甚至曾嫉妒过贺瑾一有那么温柔的母亲。而她,只能在别人都说着母亲的时候……沉默。然而她一直觉得很幸运的是,没和贺瑾一交往前,贺瑾一母亲也待她像亲生女儿一样,那种亲情的温暖,她生平第一次感觉到,没想到还能一直拥有。
  可今天这通电话,彻底让她开始改观。说到底,她不是方雅琴的女儿。一厢情愿的奢望不属于自己的亲情,未免太可笑了吧。
  “瑶冬。”闵行霄在林瑶冬面前晃了把自己五根手指,轻轻唤了她一声。
  林瑶冬淡淡应了声,内心给自己做了下心理斗争,极小声的开口“刚才的事…我…那个…”
  闵行霄听清了,同样等不及想问她刚才回吻他的意思了,一把握住了林瑶冬的手就道“我们现在算交往了对不对?你不会赖账吧?”
  “唔。”林瑶冬尴尬了下,含糊的摇头,心里还没缓过劲来有点莫名其妙。最后想着想着理不出头绪来也干脆的不想了,打算着大不了试试。反正也吻过他了,再说反悔的的确太作,且不说要是做不成情侣,以后再退一步也可以。
  闵行霄又对着墓碑磕了三下,林瑶冬心脏猛的冷悸了下,捂上了胸口。那感觉来得也快去得更快,在闵行霄磕完第一个头后,林瑶冬就没了那感觉,她摸摸头,把这归类于是心疼。
  她没看见,她手机屏幕上一闪而逝被闵行霄安装的杀毒软件拦截下的陌生来电。

☆、留宿

  听清了闵行霄的有事相求是什么事后,林瑶冬开始感觉,她是不是又被他给坑了?
  他希望她能替他保密今天这件事。他说,为了还他生母一个清净安宁,他已经找过很多次来A市的借口了。今后,他不想要连替生母亲手扫扫墓这种事都再费劲心思去找借口了。既然她也有愿意和他继续下去的心,能不能就替他撒个美丽的小谎。
  又问了很久,林瑶冬才理解了他所说的不想要再费尽心思找借口是什么意思。他要她替他在他爷爷那打好掩护,告诉他爷爷,他这些年来A市的目的都是她。这样一来,以后他在A市的行踪,也就不会被亲人怀疑调查了。他的初心并不是想对亲人撒这样的谎,可他没法忍受生母待在那样的家,所以,他只能瞒。
  林瑶冬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答应了,或许是看着他那种连亲人都要顾虑的模样,或许是类似环境下的同情。保持着对他感同身受的这种心情,在闵行霄在离开墓园的时候,他一个盯鞋面灰的动作让林瑶冬一下又冷静了下来。在回想他没有拔走他母亲墓前拿株杂草,开车前递了她纸巾也擦自己手上灰尘的时候,林瑶冬的这种冷静心情更是加剧了。
  她脑海突然就想起了他说的话,‘我不会在爷爷面前乱说话左右他的思想’。
  的确,他不需要再乱说话左右他爷爷的思想了,因为会说假话左右他爷爷思想的人,成了她。
  她还傻乎乎的被他孝心打动,答应下了替他打掩护的事。居然没有想过,她真要说了‘他这些年都是为了我’那么一句话,还怎么可能有希望退掉婚约!想到这,林瑶冬又产生了一个荒谬猜测,倘若他说的‘我只告诉过你’只是个暗示呢?这样,即使她没有答应,她也不会真的去找谁求证。因为她会怕暴露多一个人知道的可能……
  可这样一来,他完全可以自导自演那么一出戏。为了她一句话,为了一个更复杂的目的。坐在车上细想了一会,林瑶冬觉得自己居然吻了他这事简直糟糕极了。
  于是,林瑶冬还是相当纠结的和闵行霄说了一句话,把闵行霄气得也回了她一句话,一路只顾闷头开车不理她了。
  “行霄,关于交往的事,我想了想。那个时候,我、我大概,只是感谢…”
  “是吗?!那你还真会学·以·致·用!”
  这种低气压让林瑶冬倍感煎熬。
  她…没法解释她怎么会回吻他。那一刻,她明明能够退开!也应该退开…
  偏偏,着了似魔的想着他对她温柔每个的瞬间…
  再难以压下那种心动…给了他回应。
  林瑶冬家离着墓园不远,因为林瑶冬临时反悔交往的事让两人气氛也尴尬极了,林瑶冬没和他继续待一块傻僵持的想法,等到车到了家门口,林瑶冬简单说了句再见就走了。
  闵行霄表情更郁闷了,车窗按下冲林瑶冬急喊“我一路送你到家一口水都没喝!”
  林瑶冬摸摸鼻子,转过头看了闵行霄好一会,终于还是败在了他满是怨念的脸上,垂着头“进屋喝口水再走吧。”
  实际上,林瑶冬会请他进屋也是有底牌的,她屋里是有艾姨长住着的,闵行霄要是想对她做坏事,艾姨拿着扫帚就一个冲锋搅和。以前贺瑾一来她家,就没少心烦这点。
  只是喝口水的话,他…应该不会再耍赖吧?林瑶冬对闵行霄那爱得寸进尺的性格一点把握都没有。
  “四季~”听见了开门声,一个身穿红色长围裙装的中年妇女迅速从阳台冲了出来,手里拿着的龟食撒了一地也没注意到,激动的跑到林瑶冬面前抱了她一下“四季拍完戏回家了吗?”
  “没呢。过两天还得出门,艾姨,那个,这是我的…我的…朋友。”林瑶冬放松了下来,软软的说着话,指了下被无视掉的闵行霄。
  朋友,好朋友,一字之差,意义却是大不相同,望着林瑶冬眼里的闪躲和脸上微薄的红晕,艾姨一下呆了。
  她家四季这是终于开窍了?知道放弃那脚踏两船的贺家臭小子认认真真谈恋爱了?
  “四季的朋友没喝水吧?我去烧着些水。”艾姨急匆匆的走了,倒叫得林瑶冬有些莫名奇妙。
  “脱鞋吗?”闵行霄扫了眼鞋柜上摆放着的卡通拖鞋,微勾了下嘴角,拎了双映着小飞象图案的蓝色拖鞋放下,见林瑶冬没什么反应,笑意更浓,又问了句“这双鞋没人用吧?”
  林瑶冬先摇了下头,又瞪大了眼叫到“只是喝水你换鞋干嘛!?”
  闵行霄又一笑,慢腾腾进了屋“嗯?因为我不喝白开水,喝茶啊~”
  “……”林瑶冬又有那种被坑的感觉了。
  而事实证明,这还不算最坑。
  闵行霄端坐着喝茶的模样很正经,通常一杯茶端着耗了好一会都没个动作。眼看着时间越来越晚,林瑶冬也越发的想赶人了。
  也不知闵行霄是不是也察觉到了,站了起身“瑶冬,厕所在哪?”
  啊哈!叫你喝那么多!林瑶冬在心里幸灾乐祸了下,指着厕所的方向“行霄这是茶喝多了?唉怎么不早说呢,我也不好意思留人呀~喏,左面第二个房间就是厕所,请吧。”
  “Ye!”隔着层门板,林瑶冬的得意笑声传入了厕所里,闵行霄也轻轻笑了声,收回了看着牙刷的视线,看着镜中自己的眼球,手指附了上去。
  闵行霄在厕所待的时间有点久,等得林瑶冬都有点急了他才出来。林瑶冬万万没想到,闵行霄这第一句话,就让她头大。
  “刚才喝茶的时候,眼睛就好像有些不舒服…瑶冬,抱歉,占用了家里厕所那么久。我刚才想重戴一下隐形眼镜的,结果哪知道隐形眼镜掉地上不见了,我实在找不到。”闵行霄摇头苦笑,指了下自己右眼,把脸凑近了林瑶冬让她看。
  “呃…”林瑶冬赶紧退了步,闪躲着也不敢直视闵行霄。这一情况被艾姨看在眼里,奇怪的眯了下眼。
  “艾姨?!”一转眼看见了艾姨的表情,林瑶冬心里的尴尬一下就散了去,回过头确认了下闵行霄真的掉了一只隐形眼镜后,颇无奈的说“你车上有备用的眼镜吧?我记得你应该是用日抛的……”
  “没有,平时都是助手帮我准备。助手换了周文后,近视的事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他,他明天也请了假,唉。”闵行霄摇头叹息着,林瑶冬没好意思道出周文请假的原委来,内疚的抿了抿唇,正要说话,林瑶冬就见他嘴角抽了下“只剩一只眼镜,待会看不清也不知道该怎么开车……”
  林瑶冬觉得,她似乎有点明白闵行霄想做什么了。咬着牙到“闵艺人用不着担心,这找个代驾多容易啊。艾姨也会开,不如就让她帮帮你,怎样?”
  闵行霄顿了两秒,应了下来,摸了把裤兜后蛮无奈的看着艾姨“太糟了…我好像把车钥匙放车上了。”
  ……林瑶冬简直有种想把他裤兜扯出来看的冲动。
  “闵艺人?和瑶冬是同事吗?”艾姨被闵行霄这无奈眼神看得一愣一愣的,心也软了下来。
  “恩。我是C市人。来了A市,人生地不熟,一直都让瑶冬费心,真的有些过意不去…今天这种事…我想办法自己解决吧,实在不能再给瑶冬添麻烦了。阿姨,谢谢您今天的招待……”
  林瑶冬要吐血三升了。
  这腹黑简直够了,又开始装了!人生地不熟?呸!上了车她连地址都没报他就傻乐着朝她家方向调头了!前些天还装傻要看GPS,要她靠近替他指指路,全是假的!!全是为故意占她便宜撒的谎!他十句话九句都是谎话!
  林瑶冬要爆发了,突然的,她的腰被艾姨掐了一下,纳闷的转过头,林瑶冬发现艾姨望着自个眼神只有那么恨铁不成钢了。
  怎么了?林瑶冬满脑的疑惑。
  “四季,家里不是还有客房吗?”
  喂!艾姨你不要卖队友好吗!他是个腹黑,腹黑话能信吗!!林瑶冬委屈的吸吸鼻子,恨恨的给了闵行霄一个待会算账的眼神,在艾姨要揍人的眼神下,怂了。
  今晚门窗都锁死,闵行霄这男人太无赖了!不得不防。
  林瑶冬自以为是做了充足的准备,却没料到被闵行霄耍了流氓。
  手里夹着的菜抖了抖,从唇边跌落在了桌上。林瑶冬却也没看菜,直勾勾看着闵行霄,只见那厮咬着筷子头,指尖有意无意的在筷子尾端上下滑动,就和桌下动作一样。
  他能不能消停下啊!!他到底要做什么啊!!
  林瑶冬尽量小心的避开闵行霄探过来的脚,无奈餐桌位置太小,闵行霄几番来来去去,两只腿已经缠住了林瑶冬一只腿了,他把她的腿勾直,行为更肆无忌惮。半站起身给林瑶冬夹菜,他脸上干净温和得让人看着就舒心,脚底下看不见的动作让林瑶冬一脸都红透。
  “瑶冬不爱吃肉吗?还和五年前一样瘦可不行…”闵行霄脸上表情真情流露,艾姨看着这男人如此关心自己这从小照顾到大的姑娘,和连说话都带牛气味的贺家小子一比,好感更是蹭蹭的长,发现自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